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都市之山流 > 251章 花开花落(五)(大结局)

都市之山流 251章 花开花落(五)(大结局)

作者:陇上清风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3:17

天网的魁首究竟是谁.

这是每个人心头都有的疑惑.萧寒之所以决定今天摊牌.除了萧天龙和山流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外.其实最为关键的是.不管是哪方面的势力.都想弄清楚那个神秘的魁首身份.倘若这件事沒有解决.那即便是胜了萧天龙.也沒有太大的意义.

只是有一点.不管是萧寒还是萧天龙心里都清楚.天网的魁首现如今一定在场.换句话说.他一定就混在在座的这些人群之中.

萧天龙目光闪动.却是将眼神投向了萧寒.“你难道就沒有问題.”

“当然有.”

萧寒深吸了口气.“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哦.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从何时知道我就是你儿子的.”

“还记得那次毅行么.”

“当然.”

“夏俊风和练飞雨是我的人.”

“原來如此.那这么说.当初毅行途中所发生的那些凶杀案全都出自你手.”

“不错.开始的时候我派人去找司徒.本來想让他为我所用.只可惜这个懦夫被若飞那一次杀破了胆.说什么也不出山.只想做一个缩头乌龟.既然这样.我只好借用他的成名绝技杀了苍云门的人.然后又用夏家的鸿爪功杀了司徒家的一个嫡系子侄.苏家家大业大.我当然也不能放过.所以我便用破军棍杀了机关门的人..天龙诀由我所创.稍加改动便会似是而非..我本來想挑起这几个门派之间的争斗.可惜事与愿违.这些个家伙竟然变得聪明了许多.当然.这也得力于龙四的判断……”

萧天龙有些淡漠的看了不远处的龙四一眼.后者眼圈微红.撇开了头.似乎不敢面对萧天龙的直视.

萧寒点点头.不再问他.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儒生.

“萧叔叔.我想问你.当初毅行一事是不是你和苏别离两人共谋.”

萧若飞神色漠然.听闻此话后冷笑一声.说道:“原本是想让你在这些人中树立威信以便将來为你所用.却沒想到是替别人做了嫁衣裳.”

“那个名叫水玲的小姑娘是你的人.”

“不错.她是刺客联盟的.也不完全算是我的人.这个女孩子身份模糊.來历极为神秘.若不是她天生有种化解剧毒的能力.我也不会派她去保护你.”

“那和她打斗的那些人又是谁.”

“这你得问问周天海了.”

萧寒沉默了半晌.突然笑了一下.他的声音有些空洞:“你们都是大人物.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打算.哪些人该被牺牲.哪些人能被利用.你们早都计划好了.既如此.还要我这个傀儡做什么.

儒生.你这辈子最念念不忘的便是恢复山流昔日的荣光.然后为我父亲报仇.为此你不惜舍了妻女.在监狱里一呆就是数个年头;锋刃.你背叛了我的父亲.置他的生死于不顾.却又费劲心力的照顾我.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我至今仍不甚明了;萧天龙.好一个萧天龙.仅仅只是一句无奈便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撇清……

你们都是大英雄.那我呢.充其量只不过是你们手中的一颗棋子.但你们都沒有料到.我这颗棋子最终也有不听话的一天.萧天龙.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題.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国际刑警.名叫华祥云.此刻是不是在你手上.”

萧天龙皱了皱眉.突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萧寒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但他什么话都沒有说.仅仅只是点了点头.

“什么兄弟.什么情谊.全都是一句空话.锋刃对龙一有恩.所以龙家的三兄弟真正效忠的对象永远只是锋刃.锋刃.你为什么派龙二跟着儒生.四司中.刑司和礼司全都是儒生一手提拔起來的.所以他们也算是儒生的人.但无论是吴天傲还是孙天來.却又和锋刃走的极近.这是何故.龙四暗恋我父亲多年..你们都别这么看我.若不是苏别离临终前告诉了我这些.我至今仍被蒙在鼓里..所以对我父亲的任何命令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你明里是卖了锋刃的面子去保护儒生一家.但又何尝不是我父亲的命令.

山流虽大.但内部派系林立.相互之间勾心斗角.这样的组织.竟然能够成为神州第一大帮.想想还真是搞笑.天网又怎么样.即便是沒有天网.山流迟早也会分崩离析.既如此.我还费力维护这些干什么.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请恕我有不当你们玩具的自由……”

萧寒越说声音越冷.等说完这番话后.他竟是拍拍身.转身就想离开.

“少主.有什么事慢慢谈.不管怎么说.在座的这些可都是你的亲人……”

不知何时.人司于天穷幽灵一样出现在萧寒面前.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终于出來了……”

萧寒和萧天龙几乎在同时说出这句话.其余人尽皆一愣.于天穷也是一脸的惘然.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萧寒和萧天龙.问道:“少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寒摇摇头.“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称我为‘少主’.心机不可谓不深.其实自我当上山流的龙首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若是按照天网的实力.在锋刃和儒生尽皆不在的情况下.应该能够很快的灭了山流.但它迟迟沒有动作.为什么.

随后我才意识到.天网魁首的目的不仅仅只是灭了山流.而是想将其纳入自己的势力.但只要两使三龙四司这九个人还活着.他就永远都做不到这一点.而唯一能够完全掌握山流势力的人.无疑也就在这九人当中.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自夜帝失踪.山流的实权其实全都由这九人所掌控.而要想将这些势力全都纳入自己手中.除非其余几人全都死亡.

想明白了这节.我就开始有意识的调查.一段时间过去.我知道自己是沒有能力完全查清这件事.不说别人.仅仅只是儒生一个人.要想调查他.比登天还难.我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转而去想其它的办法.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摊牌.

我不清楚你们九人之中谁才是天网真正的魁首.我只相信一点.是谁谁就会自己跳出來.因为今天这样的机会百年不遇.若是能借此将山流中所有的高层全都一网打尽.那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将会名正言顺的掌控山流中的一切.

当我得知财司周天海叛变以后.我第一时间便怀疑周天海就是天网的魁首.经过和我父亲的一番谈话.我们又否认了这种判断.因为用他的话來说.周天海沒有这么大的格局.

今天设这个局.最大的目的便是吸引这个幕后黑手自己站出來.但我做梦都沒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你.于天穷.山流中的人司.”

萧寒一口气说完这番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于天穷.对方也同样看着萧寒半晌.随后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

“看來我还是小瞧了你.夜帝血脉.竟然强大若斯.我苦苦筹谋了数十年.沒想到竟被你一个黄口小儿看破.厉害.沒错.我便是天网的魁首.我姓裴.单名一个鹰字.”

“裴鹰.”

这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在座的沒有一个人听说过这个名字.当然.萧天龙除外.

“我明白了.我说为什么你会有织罗这种奇毒.为什么对我又会如此了解.原來你竟然便是那个很多年前判离离宫的人.难怪.难怪.不是说你早就死了么.”

“若非我诈死逃生.祭祀那个老家伙又岂会放过我.我逃出离宫时.大祭司打了我一掌.几乎废了我半生的修为.无奈之下.我隐匿蛰伏了数十年.随后便创立了刺客联盟.紧接着又派人给离宫送信.诈死以逃生.接着便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流落江湖.

随后.你创建山流.我便趁势混入.一步步爬到四司这个位置.不得不承认.在组织和管理上.你的能力远不是我所能具备的.我一方面努力替山流招揽人才.另一方面却也暗中学习你的操作方法.天网由此而來.

萧寒说的沒错.我的本意并不是想彻底消灭山流.而是欲将其纳入自己的组织之中.如果事情顺利.今天你们发生火拼.山流中所有的高层死伤殆尽.周天海又掌握着山流一半以上的财力.我们两个联合.山流将会是我的囊中之物.只可惜我多少急躁了一些.以致功败垂成.”

“既如此.那当初狼牙佣兵团在围攻我的时候.你完全可以不用出手相救.你干嘛还要多此一举.”

开口的是萧寒.得知人司于天穷便是天网的魁首后.他首先冒出來的便是这样的疑问.

“当时时机还不成熟.而且我也清楚.除我之外.龙二也一直在暗中跟随.若我不出手.他一定会有所怀疑.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先救下你……

萧寒.你和萧天龙不愧是父子.两人都是同样的自信.同样的大意.你们明知今日便要摊牌.却并未带多少人过來.我理解你们的心思.生怕带的人多了会惊吓到我.你们不想打草惊蛇.但正是因为你们的过分自信.今日之事.在座的恐怕很难活着出去.

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在外围安排的人都已被我剪除.而在座的各位也已中了‘织罗’.如今虽然情况超出了我的预料.但结果却仍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们……不可能.”

一直自信满满的人司突然间惊叫了一声.在他面前.一个松鼠样的小动物正被萧寒握在手中放血.小家伙显得极为痛苦.但却沒有丝毫反抗.任由前肢的血液一滴滴流入到酒杯中.

“用酒稀释.然后给每人喝一杯.”

萧寒沉声吩咐了一句.白狐影子一样闪身出现.然后照着萧寒的话给每人服了一杯血酒.

“既是离宫中人.应该认得此物.这便是混沌变.这世上唯一能够克制织罗之毒的.唯有它的血液.事已至此.你还有何话可说.”

裴鹰仰天大笑.“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混沌变最终还是落到了你的手里.就算解了他们的毒又能怎么样.外面全都是我的改造人.你们修为虽高.但今天可还有不少女眷.大不了咱们來个鱼死网破.”

“又要让你失望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已是千门的宗主.就在咱们谈话的这当口.千门中人在苏洪冰、小方和叶枫的带领下.早已和你的那些手下干上了.现在想必已经差不多了……”

“少主.门外一百三十七个改造人已被拿下.正在等待您的发落.”

说这话的正是萧寒的手下“不败将军”.两人一脸的兴奋.连带着语气都有些颤抖.

萧寒不动神色的点点头.“如何.”

“哼.我裴鹰纵横天下几十年.又岂会轻易认输.來吧.我倒想看看新一代的夜帝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

“你是离宫的人.用不着我來出手.自然会有人收拾你.”

萧寒指了指门口方向.裴鹰霍然转头.然后浑身一颤.垂下头去..门口站着的正是离宫的大祭司.

“你们两个是乖乖的跟我回去还是想再试试我的身手.”

大祭司缓缓问道.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

“哪敢和您动手.我这就跟您走.”

一向沉稳内敛的萧天龙此刻竟然变得有些孩子气.他苦笑一声.赶紧站起身.快步來到大祭司身边.

裴鹰脸上神色数变.最终仍是乖乖低下了头.朝着门口的两人走去.

“萧寒.等这里事了.你务必要來离宫一趟.有关夜帝的传承总得进行下去.”

大祭司说完这句话.再也不看众人一眼.携着萧天龙和裴鹰的手渐行渐远.

“这就完了.”

儒生和锋刃面面相觑.其余人等也是神情各异.“我还特意从军中调來了‘隐刺’.沒想到却全然沒能派上用场.”

锋刃有些苦笑.接着又转头对着萧寒说道:“你这臭小子.连我都骗了.你老实告诉我.今天的这个局是不是你和大哥两人早就设好了的.”

萧寒挠挠头.“是也不是.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您就别刨根问底了.”

“你干什么去.”

看着萧寒头也不回的出了内厅.儒生和锋刃两人喊了一声.

“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我当然要去见见新娘子.这还用问.”

儒生一个闪身來到萧寒面前.“新娘子.那我家的瑶瑶怎么办.”

“瑶瑶.这又关瑶瑶什么事.您总不会认为我和她……”

“反正我不管.瑶瑶既然喜欢你.你怎么着也得给她一个说法.要不然.休怪我翻脸无情.”

儒生一下子变了脸色.萧寒瞠目结舌.还不等他反应过來.一袭白衣的周若萱也走了过來.她神情不善的盯着萧寒问道:“还有我呢.”

萧寒一下子觉得头疼无比.刚才的轻松劲儿早就不知跑去了何处.看着儒生和周若萱两人杀人般的眼神.他大叫了一声.撒腿便跑.

“哈哈……”

震耳的笑声从院子里传來.儒生和锋刃对视了一眼.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如僵尸般神色木然的周天海.两人都是摇了摇头.儒生再也不理会其他.转而大声说道:“今天是萧寒大喜的日子.你是不是可以破例喝次酒了.”

锋刃笑道:“理当奉陪.”

至于萧寒的死活.在座的众人再也沒人去关注他了.所有人心中倒都有一个疑问.一代夜帝.总不至于死在这帮女人手里吧.如果真是那样.倒也应了那句古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正是:萧萧夜雪伴寒冬.翩翩少年雪中行.惟愿红颜常相伴.不求富贵功与名.

........本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