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似曾相识妻归来 > 163章 幸福在路上(大结局+谢谢Lose的玉佩)

乐谣回到榄城之后,在家里面收拾了一点东西,提着一个包裹就从楼下走。

在等的士的时候,她回头望了望自己家的窗户,接下来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这里住了。

不过这个房子她还是没有退,这段时间她要去安城的沈家住一段时间。照顾老人家和小孩,其实老人家和小孩也不需要她怎么照顾。可想起沈墨宸还不知道要关多久,她有点没谱。起码在他没回来之前,她要让这些和沈墨宸有关的人都好好的。

等到沈墨宸出来之后,在好好的和他谈谈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

“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在乐谣等的士的时候,一个车突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陈琦迅速的从车上下来,杀到了乐谣身边,火急火燎的问。

“我……”

“太太,是不是我不及时赶来的话,你又要离家出走了?你这样走了之后,如果总裁出来看不到你。那我又惨了。我知道关小姐和你提条件了,可是我们不需要你这样的牺牲。你不能走,你知道啵?”陈琦生气的看着乐谣,然后直接对着乐谣一顿数落。

他上次就和乐谣说过的,只要她一走,沈墨宸就会派他全世界的去找。想想那些年的艰辛,满世界的跑,吹风日晒,他的心还是碎的。乐谣很乖巧,可是能不能不要让他这么操心?

乐谣一句话都没说,直到陈琦把话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明白陈琦说这些话的意思。陈琦是担心她为了让沈墨宸出来。偷偷的答应关寒珊的条件,自己一个人离开。

“哎呀,太太,你的东西给我。不要动不动就提着个袋子,你这样会很让我和总裁都很难过的。”陈琦把乐谣手上提着的袋子抢过来,心中庆幸,幸好自己来得够快。

乐谣想啊,陈琦这些年一定是过的很阴影。

她只是提这个袋子而已,他就这么惶恐。话说,沈墨宸的这个助理还挺有意思的。

“陈琦。当年,你们总裁和我有约定,我如果生一个儿子的话,离婚的时候他给我三千万,如果我生一个女儿的话,他给我一千万。这个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的吧?”乐谣含着笑容问。

陈琦心有点虚,这个事这样被乐谣掀出来,他心里是有愧疚的。这生孩子的事情变成了一桩生意,总裁其实一直都是有点后悔。而办理这件事的人,恰好又是他。

“太太,你还提这个事情做什么?这事已经过了很久了……咱不提了好不好?”在提他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上次他给我三千万,还加一个布加迪威龙和别墅。我拿着钱捐掉了。”

“太太,你这是善良。”

“不,我告诉你这事并不是要你夸我善良。”乐谣神情从容。带着笑意。

“那太太你……”陈琦有点懵懂,莫名的看着乐谣。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我和你们总裁的协议,他给了我钱和财产,但事实上他和我还没离婚。也就是说上次他赠与我的东西不能算是离婚的补偿。他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也就代表着我们现在是婚姻期间。而之前那份协议也没失效。那现在他如果要和我离婚的话,就是要给我四千万,协议是从4年前开始提出来的,那现在如果他要和我离婚,也就是说我要离开的话,我就需要四千万及四千万在这4年中日复利,月复利,和年复利,这样利滚利算下来,沈墨宸现在欠我多少钱了?”

四千万,日复利,月复利,和年复利,利滚利,好像是很多钱啊?怎么会这样,总裁以前没签字一下子就变成这么多钱,这样算下来,那不是要上亿了?

陈琦其他的都好,唯独对这个数字没啥敏感性,钱又得花有得存就好了。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算下来沈墨宸要给乐谣多少钱,“太太,这个数我也不会算。晚点我找精算师给你算算……”

话说道一般,陈琦突然之间发现好像有点不对,一不小心就乐谣套进去了,“太太,不是这样的,总裁以前都没和你离婚,现在更加不会和你离婚,既然你们都不会离婚,为什么要找人算?”

“对啊。先不说我们离婚不离婚。如果要离婚的话,我肯定要把这个钱拿到了再说。这钱我都没拿到,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偷偷的离开?”乐谣反问道。

“……”陈琦。

“陈琦,我只是要去你们总裁的家里面照顾我的孩子们和老人而已,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我一个偷偷的离开?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为了你们总裁付出所有,还偷偷的离开。那是十**岁干的傻事。乐谣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六了,已经学会现实了。所以你不要担惊受怕的。我也不会给你找麻烦的。”陈琦黑乎乎的脸蛋一派懵懂的样子,让乐谣忍俊不禁。

陈琦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的,太太从始至终就没说要离开,是他有点惊弓之鸟的味道,小题大作了。

“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坐你的车去榄城吧。省的我打的了。”乐谣不客气的打开车门,自然的坐在了车上。

陈琦喜笑颜开,这样太太多好!对嘛,不需要和他客气。

车上,乐谣问道,“陈琦,你是不是很害怕我偷偷的离家出走?”

“当然。你要离开了,那嘉嘉和双双那不就找不到妈妈,总裁也找不到老婆,那个人多可怜。哎……”

“哈哈。你可真会为你的总裁操心。陈琦,你有女朋友了没有?”

“我还没有呢。”陈琦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真是难得啊,沈墨宸那种花心大萝卜身边,还有没有找过女朋友的纯情男生。

“下次如果我看到好的女生,我给你介绍一个?”

“这样多好不好意思。我还没相亲过。”陈琦害羞的道。

乐谣觉得更欢乐了。

*****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陈琦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李律师,你好!”

“你说什么?”

“什么时候的事?”

“好,我知道了。我们会尽快赶到。”

陈琦挂断了电话,脸上的表情有点让人难以看懂,有点沉重和悲伤,却又有点释然和庆幸。

乐谣小心的问道,“陈琦,怎么回事?”

“关寒珊死了。”

“什么?”乐谣不敢相信的问,昨天关寒珊还特别傲然和她说,她如果不离开沈墨宸,她就和她死磕到底。

“自杀的。”陈琦补充道。

乐谣沉默了。任何的事情只要和死亡挂钩,都会变得沉重。一个活脱脱的人突然之间就这样离开世界,都会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哪怕这个人在十恶不赦,死了都会让人觉得遗憾。

“李律师说,关寒珊是在老太太去看她之后不久自杀的。”

“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自杀?”

“具体原因我们还不清楚。现在事情有变,我们先去安城警察局。去了解一下具体的原因。这对总裁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

****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警察局里。

李律师一早就在等待他们了。警察局里面一如既往冷清,严肃得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李律师,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陈琦急匆匆的问道。

李律师带着他们找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道,“关寒珊这边被初步断定是的畏罪自杀。”

“警局里面不是都挺人性化的吗?是杜绝人自杀的。关寒珊是怎么自杀的?”乐谣依然有点难以接受,不解的问道。

“警察局里,是什么东西都没有,锋利的东西都没有。所以她死得比较惨烈,她是咬舌自尽的。”

陈琦和乐谣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关寒珊死得却是够狠,对自己够狠。

“其实你们也不用觉得害怕。从关寒珊以往的做法来看,她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她可以为了得到沈墨宸,狠心的制造陈秋芸推下水的假象,为了杀掉你,她把自己的搭了进去。她会用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算是突兀。”李律师冷静的为他们两个分析。

乐谣心里依然发怵。

“听说关寒珊死的时候,写了一份遗书。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她这份遗书里面内容是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关寒珊的死,对沈墨宸来说,都会是一件好事。”

听李律师这样说,乐谣的心就没那么害怕了,可是她又有一点担心,“这件事情本来就和沈墨宸没什么关系,关寒珊这样一死,如果她没有其他说法,那沈墨宸这边是不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证明是清白的?”

李律师本来想说,不管她有没有说,或者她是在死的时候还在咬着沈墨宸,关寒珊只要死了,沈墨宸都可以完全身退。但是想到乐谣是个女人,女人的心有的时候毕竟会软一点,他声音放缓道,“这些,先等我们拿到关寒珊遗书里面写的是什么再说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觉得她既然是决定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肯定也是想最后得到别人的原谅。”

等待的时间如坐针毡,特别漫长。

好在让他们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多长。李律师很快就获得了可以去了解具体情况的资格。

许久,李律师就出来了,“关寒珊在死的时候,承认了这件事情和沈墨宸无关,结束沈从重的生命是她一个人所为。我们这边和警察处理一下,沈墨宸就可以出来了。”

听到李律师的话,乐谣如获大赦,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关寒珊写了一份遗书,一份信。遗书是给警察的,另外一份信是给沈先生的。沈太太,我把信交给你,等到沈先生出来之后,你交给她吧。”

乐谣接过这份信。放在兜里面。

然后安安静静的等到沈墨宸出来。

“太太,关小姐的信,你不打算看看?”陈琦问道。

“这是关寒珊给沈墨宸的,我不会看的。”

太太真是好品质。如果是他的话,他就会忍不住的想看。

*****

沈墨宸是第二天的时候出来的。

出来的时候,他脸上胡子拉渣,但精神还不错。

乐谣和陈琦一早就在警察局等他,办理好手续之后。

乐谣走上去,给沈墨宸一个大大的拥抱。

沈墨宸一时也感慨万千,用力的把乐谣抱紧。

经过了无数的波折和折磨,两个人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拥抱彼此了。

被沈墨宸的抱在怀中很久,乐谣推开了沈墨宸,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她踮起双脚,直接吻上了沈墨宸的唇。

沈墨宸被她这么豪放大胆的动作吓到了,算起来,这是乐谣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大方的吻上来。

乐谣也变得不矜持了,不过这样的乐谣,让他真是……更喜欢了。

他们的嘴唇刚碰上,沈墨宸就别开了脸,在乐谣耳边轻轻的道,“老婆,这里人多。我们去人少的地方!”

说完就牵着乐谣往外面走。

留下后面的一群看戏看得意犹未尽的人。

乐谣有点郁闷,其实她就是想给沈墨宸一个吻,鼓励她一下而已。这些人在想什么?!而沈墨宸故意把脸别开,搞得她好像真的是想干什么一样。

在他们要上车的时候,一直在一旁等待的沈墨寻走了过来。

有点怯怯的叫了一句,“哥。”

沈墨宸让乐谣先上车,向沈墨寻那边走过去。

“你找我有事?”沈墨宸问。两个人是兄弟,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气场却完全不一样,沈墨寻始终有一点怯怯,而沈墨宸则完全不一样,他不管是在站那里,都会有一种气压一切的王者气势。

沈墨寻点了点头,他还是有点害怕沈墨宸,可是他还是鼓起勇气道,“哥,现在盛元集团没有你不好。你回盛元集团好不好?很多的事情,我都做不好。”

沈墨宸挑眉,这个弟弟真是很简单。叫他回去,难道他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我可以不做总裁的。哥,虽然你一直不喜欢我,也不喜欢爸。可是这盛元集团也是我们沈家的,我的能力我知道,你能不能看在自己也是沈家的份上,回到集团来?”

“墨寻,你应该知道,不管我回不回来?盛元集团都会是我的囊中之物。你不介意我给盛元集团改个名字?”沈墨宸反问道。

沈墨寻点头,“我不介意。”

沈墨宸真是想笑又笑不出来,沈从重一辈子的英明勇猛,没想到他一心想要扶持的小儿子是如此的简单如此单纯。

沈墨寻的性格他是知道,可他没想到沈墨寻会跑过来求着他接受盛元集团。

不过这样也好,沈墨寻能保持他那一份简单和纯真,能深刻的认识自己的能力也是一种幸福,起码他可以给他一世安虞,不需要进入勾心斗角的商战中,不需要体会世态炎凉的淡薄。

“我会考虑的。”沈墨宸道。

“那哥,你一定要回来。”沈墨寻期待的道。

沈墨宸转身上车,并没有给沈墨寻一个明确的答复。

****

“总裁,我先送您和太太回您家里?”陈琦一边发动车,一边问道。

“好。先回家里面。”沈墨宸把乐谣抱在怀里面,回答道。

“陈琦,这段时间公司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车里面安静了一会儿,沈墨宸的声音想起。

陈琦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在心中嘀咕道,总裁,太太还在你怀里面呢。你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公司的事,也不怕太太伤心。

不过他说话向来很讨巧,道,“总裁,公司那边的事情正在进展中,只不过速度有点慢。”

“刚才沈墨寻来和我说,叫我回去主持盛元集团的大局。”

“沈墨寻小同志年级那么小,集团的事情那么复杂,他知道来请你回去,算他是聪明的。不过,你也真的是打算回去吗?回去之后,那还要不要进行收购?”

“当然要收购,事情已经开始了,为什么要停下来。沈墨寻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做起来会更方便!”

陈琦点了点头,这样才符合沈墨宸的作风。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过红绿灯陈琦偷偷往后瞄的时候,乐谣已经窝在沈墨宸的怀中睡着了。

“总裁,太太昨天晚上没怎么睡觉的。她以为你昨天可以出来,晚上等到11点才回去。早晨6点钟就起来了给我打电话,说要来警局等。”陈琦看到沈墨宸和乐谣如此和谐的画面,忍不住的道。

“我知道。”沈墨宸淡淡的答。看到乐谣那小脸蛋的憔悴神情他就知道了。现在的乐谣窝在他怀中,他感觉他的心是满的,很满足。

“总裁你真聪明。”知道太太很累,所以故意找话题和他聊天,这样太太就可以听他们聊天,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这样曲线关心人的做法,他也一定要学着,以后有女朋友的时候,就可以好好的运用。

*****

直到下车的时候,乐谣还在睡觉。

沈墨宸把乐谣抱在怀里,下车。

别墅里面没什么人,只有几个仆人在整理花草,沈墨宸静悄悄的把乐谣抱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轻轻的把乐谣放在床上。

他则进浴室里面洗澡,按照习俗,他是要从头到尾都洗一遍,虽然这事最后和他没关系,可在警局里面呆了这么一段时间,说起来也是晦气。得好好洗洗。

他洗完出来之后,乐谣也醒了。

乐谣从床上爬起来,房间里面的风格干净利落,虽然她在别墅这段日子她住的是客房,但她知道这是沈墨宸的房间。

“你醒来了?”沈墨宸的心情似乎很好,笑问。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乐谣低头不好意思的道。

“在自己老公面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沈墨宸走到乐谣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抚摸乐谣白皙的脸蛋,而后挑起她的下巴,就要俯下身子来吻乐谣。

“等等。”乐谣开口,“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我现在最想看的是你。”沈墨宸唇移了过来。

“很重要的东西。”

“在重要的东西都没你重要,亲爱的乐谣小姐,我可没忘记你在警局里面的大方!”沈墨宸调笑道,暧昧的气息传来。

“是关于关寒珊的。”乐谣继续道。

沈墨宸一愣。

“关寒珊自杀了。”

“我知道。”沈墨宸停止了他手上的动作。

果然一提关寒珊,沈墨宸的眸中就会出现不一样的感觉。

“关寒珊死的时候,写了一份自白书,还有一封信。自白书是给警察的,信是给你的。李律师把信交给我,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乐谣拿起自己的包包,把关寒珊那封信完好的交给沈墨宸。

沈墨宸神色凝重。

乐谣准备离开,给沈墨宸一个安静的空间。不想沈墨宸却伸出长手拉着乐谣,声音有点的沉重的道,“乐谣,我们一起看。”

****

沈墨宸展开关寒珊的信。

想来沉稳遇事无比冷静的他,他并不知道,他在打开关寒珊的信的时候,手是颤抖了。

乐谣紧紧的握着沈墨宸的手,沈墨宸的心才安定了一点。

好一会儿,他才把关寒珊的信打开,随即关寒珊娟丽隽秀的熟悉的字迹展现在他眼前。

墨宸:

当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呆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悲伤过,无助过、绝望过,最后我选择了解脱。

我不知道当你知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曾经试想过,如果让你伤心的话,你就伤心一下下。其实我很害怕你一点都不伤心,那样就代表着我在你心中比什么都轻。如果你可能伤心一下,我会高兴,起码代表,你对于我的离去会难过,会舍不得。

可你不要伤心难过太久,因为这件事情是我想了很久之后才做的决定的,和任何人无关,只是我的决定。

墨宸,我们在最美的季节,最美的年龄相遇相恋,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最美好的事。谢谢老天让我遇到你,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人生的美好。

所以,我想和你说一句话,对不起,对不起我很长很长的时间都不曾关心过你,我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如果我有多关心一点,我有多探查你的内心世界,或许我们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最后那两天里面,我一直都在想我这些年做的事情,很多很多的事情,可想起来之后,竟然没一件事情让我自己是开心的。我伤害你的时候,也伤害了我自己,还伤害了其他的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可是我到最后才醒悟。

一切都太迟了,太晚了。晚得我都没法原谅我自己。

因果有轮回,我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所以我才有这样的结果,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后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做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担心我会更加偏执而只是好意的提醒。只是我听不明白。

很多的事情,我会后悔。唯独有一件事我不后悔:我亲手结束了沈从重的生命。

他毁了我,毁了我们,这样的人该死!死一千次都不为过。

你不要为我感到不值得,这是我做得最解气的一件事。在这里,我又想和你说句对不起,你又被我牵涉到了。

原谅我,我只是想要引起你的注意而已。爱一个人爱到最后,会极端到连自己都看不明白。以为同时呆在警局里面,我们就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声;以为拉着你一起下地狱,我们在地狱里还可以相遇。我只是想要爱你,可越爱越错,越爱越离谱。直到我们越走越远。

墨宸,请将我葬在妈给修的坟墓里。那个墓碑上的关寒珊,笑颜亮丽,纯真善良。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回来过,起码你们还会对我保持在最初的印象;如果可以,也请你们忘记我曾经回来过。

从此,愿你的人生美丽如初,幸福美满。

就此别过!

如果,

有来生,

我们不要在相见!

关寒珊

这封信上,依稀能看到有一些斑驳的印迹,不用说,关寒珊一定是一边写一边哭的。以前关寒珊给他写信的时候,开端总是一长串俏皮的温馨的累加形容词,亲爱的我爱的最爱的无敌的最帅的墨宸同学,她的落款总也会一长串的形容词,爱你的想你的念你的很想见到你的寒珊小姐。

可是在这封信里面,关寒珊的对他的称呼却是如此的简洁,她在刻意的规避他们之间的亲热,她的言词中越是生疏,他就越能感受到她的深情。

关寒珊是爱他的。

他恨过关寒珊,疏远过关寒珊,冷漠过关寒珊,也过关寒珊机会,可是如同关寒珊说的,他们却越走越远。

不管她做了多少罄竹难书的坏事,终究也他深爱过的女人。她照亮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她让他感受到不一样的人生,他们曾经甜蜜过,他们曾经幸福快乐过。他曾经为她感到骄傲,曾经为生命中有他而觉得幸福。

现在这个人再也不在了。

沈墨宸的心堵得慌。

他就沉默了很久很久。

乐谣也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的呆在沈墨宸的身边。关寒珊不比其他的人,她对沈墨宸来说,有这举足轻重的意义。

在关寒珊这封简短的信里面,她说的只有她和沈墨宸两个人。连最后的祝福语都只有一段话,没有涉及到其他的人。只有深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吝啬去祝福自己深爱的人和其他的人在一起。他们都是凡夫俗子,如果换做是她,她也一定不会在临了的时候,祝福沈墨宸和其他的人在一起幸福快乐。而且,关寒珊最后那一句,如果有来生,我们不要再相见这句话,也是句句剐心的。

乐谣不知道沈墨宸现在具体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她可以肯定,一定很难受。

一段情感的结束,需要一段时间接受。

****

沈墨宸遵照关寒珊的要求,在刑事案件结束、关寒珊尸体火化之后,为关寒珊举办一场小小的葬礼。

参加葬礼的人就只有他们几个,沈怡琳,乐谣和他三个。

墓碑没有重新修,用的是以前陈秋芸给关寒珊做的那个碑。

碑上的关寒珊,大眼睛清澈,长头发妩媚,笑颜如花。只是这样的人从此以后再也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很多的事情都告以了段落。

许诗琪那边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了无期徒刑,她在监狱里面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是乐谣杀的陈珍,她还苦苦的哀求唐玉梅,到最后许诗琪说出了真相,她是害怕给陈珍换器官,她害怕换了器官之后自己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这是她在不得已的情况做的事情,而且陈珍本来就是植物人,这样活着痛苦,还不是一了百了。唐玉梅本来还有后悔,但听到许诗琪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就一点不安的心都没有了。许诗琪以后只能在监狱里反省自悟。

许诗琪说话不中听,却也有一丢丢的让人同情,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犯了罪就需要自己承担责任。

陆子轩去了国外之后,就在也没有和乐谣、沈怡琳联系,虽然乐谣有发过e-mail给他,可是他也从未曾回复过。

陈秋芸依然把沈怡琳当成了关寒珊,把双双当成了她的女儿沈墨琳。大家也没有纠正她,这样的生活的似乎也不错,起码陈秋芸的世界开始春暖花开。

沈墨宸的嘉晟集团收购了盛元集团,因为之前他就是盛元集团的总裁,对盛元集团的组织架构、业务范畴、人员安排都非常的清楚,接手起来也非常的顺手。

嘉嘉和双双两个小屁孩,妈咪不见的时候以为妈咪出差了,爹地不见的时候,以为爹地出国出差了。所以乐谣和沈墨宸发生的事情,他们丝毫都不知道,因为爹地妈咪经常在一起,他们每天也都很快乐。嘉嘉“吃饭、画画、找妈咪”的三大事业现在变成了两大事业,吃饭,画画。因为妈咪已经找到了。

乐谣没有回榄城了,因为这边要照顾两个孩子。

她开始了家庭主妇的生活,一边带孩子,一边和嘉嘉一起画画。

以前她不知道,原来带两个孩子原来是这么累的。单带双双的时候,她一点都不觉得累,因为双双本来就乖巧;单带嘉嘉的时候,也不累,因为嘉嘉和她在一起,他就一直乖乖的画画。可是当嘉嘉和双双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玩疯了。疯狂的时候,两个人大吵大闹的声音可以把整个别墅抬起来。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沈墨宸老是要凶嘉嘉,并且都是说他是熊孩子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舍得骂嘉嘉。

自己的孩子怎么舍得骂?

今天,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两个小屁孩搞定让他们睡觉。等她回到房间的时候,浑身都是酸痛的。

“亲爱的乐谣小姐。”房间里猛然之间传来了沈墨宸的声音。

他每天差不多都是12点回来,今天才10点钟,这么早回来,乐谣倒是觉得有点意外。而且今天沈墨宸穿着的竟然是睡衣,他坐在房间里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眸中闪动着陌生且诡异的光芒。

“乐谣小姐!”沈墨宸低沉又华丽的声音响起。

乐谣觉得有点不对劲,沈墨宸这唱的是哪一出,是专门为了引起她的注意?

乐谣皱眉问道,“怎么?”

沈墨宸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乐谣面前,眸眼眯离的看着乐谣,低声暧昧的声音响起,“乐谣小姐,我好久没有这样看过你了!”

他是很久没这样看过她了,那是因为他每天晚上回来都是12点以后了,她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虽然是这样,可他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折腾她一番。役沟夹血。

这段时间还好点,他经常要出差。可是他这样话,这样的眼光,真他妈……也很勾银啊!

“唔……”乐谣来不及多想,她嘴巴一下子就被沈墨宸封住。他的吻温柔缠绵,乐谣忍不住的娇躯一震,浑身战栗。

他吻的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霸道,越来越强势,揪着她的舌尖吻得乐谣差点透不过气来。

房间的气息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有感觉。

沈墨宸的手不断的在乐谣身上游走。

乐谣沉浸其中,沈墨宸总是可以挑起她的各种感情。

这的感觉,酥酥麻麻,让人欲罢不能,让人忍不住的沉沦。

乐谣白皙的脸蛋开始出现薄红,这个男人……太撩人了。

在她最享受、最期待的瞬间,沈墨宸骤然间离开,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和刚才热情的态度千差万别,就像啥事都没发生的人一样,幽幽的道,“乐谣小姐,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聊一聊。”

乐谣有点恼怒,可是也不好发作。她从来没主动过,今天沈墨宸主动来,现在这幅冷淡的样子,这在玩她吗?

不过也好,这样她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好觉。

“你想和我聊什么?”乐谣问。

“我听陈琦说,你和陈琦说起过,我们之前的那份离婚协议还没生效,我之前给你钱算是给老婆花的。如果再次签订协议的话,是需要四千万日复利,月复利,年复利的?”

乐谣秀眉微皱,沈墨宸这是什么意思?这等交易的事情他还好意思再提出来,她的爱情被他变成一桩生意,他还好意思再说?

“是。是我说的。”乐谣抬眸静静的看着他。

“我今天算了一下,你这复利复利复利,这样算起来,可能需要1.5个亿。”

“然后呢?”

“是不是这样算起来,我欠了你1.5个亿?”沈墨宸问道。

“……”乐谣。好像是这样的。

“可是我现在很穷。”

“……”乐谣。他在她面前唱穷!去,他都是收购了盛元集团的人,他说他穷,真是欺负她读书少?!

"乐谣小姐,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看,我刚收购了盛元集团,我还欠银行里面几千万。不过,即便我很穷,但是我还是想起还你一个好办法。"沈墨宸接着道,“我先和你沟通一下。”

乐谣觉得有点意思了。

沈墨宸站了起来,穿着金黄色的睡衣挺拔的站在她的面前,“乐谣小姐,你我帅吗?”

“……”乐谣。沈墨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沈墨宸稍微侧身,微抬下巴,手肘弯起,将如雕塑般的完美的侧脸容颜、手臂上纹理分明、充满 力量感的肌肉展示在乐谣面前,“乐谣小姐,我好看吗?这肌肉诱人吗?”

“……”乐谣问,“所以呢?”

“如果我出卖色相的话,一个晚上一千块,值么?”沈墨宸一本正经的问。

乐谣被他雷得里嫩外焦。

沈墨宸要去做dack?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一种很好笑的感觉。

“乐谣小姐,回答我!”沈墨宸严肃的再次问道。

乐谣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就你这样,你还想一个晚上一千块,一百块有人点就不错了!”

“好,这个价位我接受!”沈墨宸表情依然很认真,然后开始算,“一个晚上一百块,我欠了1.5个亿。那我的需要的陪你1.5个亿除以100块,我要赔你多少个晚上?好像这几辈子,我都要卖给你为奴了,我好凄惨……”

呜呜呜呜,沈墨宸竟然还卖起乖来!去啊。

等等,这事怎么想想都不对劲,越想越不对劲。

“……沈墨宸,你无耻!”乐谣终于明白了过来,特么沈墨宸和她谈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给她下一个套?

“钱债肉偿,我觉得这样很好。乐谣小姐,你也不会拒绝的吧?”沈墨宸把脸凑过来,死皮赖脸的问道。他和乐谣就是从钱开始生芥蒂,现在也应该从钱结束这一页了。

“我拒绝!”乐谣的义正言辞的反对的。沈墨宸这哪里是和她商量,这是奸诈!

“拒绝无效!”

沈墨宸直接把乐谣扑倒,乐谣被他撩得咯咯咯咯咯的笑。

继而,房间里响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合奏之声,幸福在路上,不断前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