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女尊令 > 第133章 江湖终篇

女尊令 第133章 江湖终篇

作者:江画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8:38

大年三十的晚上.凌音局挂上了红通通的喜庆灯笼.外头门庭若市.喧闹的声音比起达官显贵家庆祝亲年的热闹.也不遑多让.

偌大的厅堂里换上了新的纱帘.七彩的颜色.风一吹宛若翩然旋转的舞姬.这次发出去的请柬几乎都沒有落空的.另外还有一些收不到请柬的人.宁愿一掷千金.只为了今晚在楼里能博得一席之地.

听闻.今晚将有一位特别的舞姬献舞.

酒席酣处.灿烂的灯光骤然细熄灭.随即取而代之的是四周逐渐燃气的烛火.明黄的光晕笼罩着整个楼.

微弱的风声掠过.一名白衣如雪的舞姬从顶楼之上落下.衣袂如云似纱在空中飘飞.发如墨.披散了整个后背.足间仿佛带了奇异的力量.竟缓缓停在了半空.

沒有任何支撑.就如同飞鸟一般.在空中起舞.

可是不管她怎么舞.总有衣袂或是袖子或是头发遮住半张脸.看不清全部的容貌.直挠的人心痒.

沁人心脾的梨香从她身上蔓出來.飘进楼中每一个人的鼻子.

老鸨站在楼上的栏杆后.笑的合不拢嘴.这次.是真真赚的盆满钵丰.连带着.这天下第一楼的名声也终于实至名归了.

一曲舞闭.大堂中顷刻沉寂了下來.随即爆发出震耳的掌声.

待那女子从空中徐徐落下.众人这才如梦初醒.方才想到去看那女子的容貌.想象着这样一个奇异的女子.生的脸.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倾城国色.只可惜.那女子已经从后台转了过去.只剩下一抹雪白的背影.

二楼的雅间里.垂了珠帘的轻纱后.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人对一旁的老鸨道:“这位姑娘.名讳是何.”

老鸨躬身回道:“回这位爷.那舞姬不是挂牌的姑娘.只是來这里跳一场舞罢了.至于名讳么.她自称江山.”

江山.男人细细斟酌着这两个字.倒是旁边另一个穿着劲装.看起來年轻些的男人.笑道:“难得着风月场所中也有这等奇女子.舞跳得好.连名讳都这般不落俗套.江山……呵.倒是个好名字.”

并且还让人想起以前宫里那个封号江山的郡主.

荒唐了荒唐了.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呢.都是多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说不定等他俩百年之后.这事儿恐怕也就带入了黄土.沒人提起了.

思及如此.劲装男人转头对那四旬往上的男人道:“爷.既然舞已经看完了.咱们是不是……”

“令扬.”男人打断了他的话.随即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到老鸨的怀里.温和道:“在下觉得那位姑娘甚是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特此向见见她.不知鸨母可愿意引见一番.”

老鸨低头看了看银票上的数字.连眉毛都跟着往上弯了两弯.“好的好的.两位爷稍等.”

“等等.”男人又叫住她.补了一句:“若是她推拒.你就告诉他.找她的人姓流就是了.”

流.这可是国姓.

早就料到这二位是金贵的主儿.可沒想到还是个龙子凤孙.可了不得了.老鸨腿麻溜的跑的比狡兔还要快上三分.

果真不出那位皇爷所料.那公子……哦不.是姑娘.本來已经拒绝了的.可一听是个姓流的皇亲国戚.又问了问年纪.老鸨回答说约莫四十往上.姑娘沉默了片刻.方才答应下來.

姑娘掀开帘子的时候.那位方才被唤作令扬的男人微诧异了下.刚毅的眉蹙了起來.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脸上的面纱.

流姓男人自然也在看着她:“你就是江山.”

“不像.”女子的眼角往上挑起.好看的桃花眼不显狐媚.反而还透出几分慵懒的贵气.

男人指了指面前的软凳:“姑娘请坐.”

女子坐下來.然后执起小几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递给他.问:“爷怎么称呼.”

“不是已经教老鸨告诉你了么.我姓流.他叫令扬.”

“哦.流爷.令爷.”

“姑娘还真是像我的一位故人.”流爷笑笑.看着她道.

江山也不反驳.只伸手捂着面纱下的唇笑了起來:“流爷.您的搭讪方式多少年前就过时了啊.”

“是么.或许吧.”换了个话題.他偏头看着她脸上的面纱.笑问:“可以取下來么.我好奇你的模样.不知这张脸跟我那故人像不像呢.我们可都很想知道啊.”

谁料江山却并不打算理他.转向另一边看着那个叫令扬的男人.问:“那令爷呢.也对奴家的脸好奇么.”

“不.”简单的吐出一个字.令扬就把视线别开了.这个人他根本不可能认识.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差别.

“流爷你看.可不是所有人都好奇啊.您说错了呢.作为惩罚.奴家可不会给您看我的脸哦.”

江山又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酒.然后抽着肩膀.笑的花枝乱颤.

那日三人在雅间里聊了约莫一个多时辰.令扬和流爷也被江山一杯一杯的灌了个晕晕乎乎.最后连自己是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但第二日酒醒之后.他们再去凌音局寻那姑娘.却被老鸨告知.人家昨晚就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

问她去了哪儿.老鸨也是直摇头.

等那两人走了.老鸨忽然全身震惊的杵在原地.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半天说不出话.

曾昔年珈篆帝兄弟皆亡.等到了念过上旬才得一皇子.立为太子.去年珈篆帝只留下一刀圣旨便离奇失踪.但奇怪的是.太子登基之后.却一心扑在国事上.并未下达寻找先皇的旨意.

于是.那年纪四旬的流爷.身份便不言而喻了.便是失踪已久的珈篆帝流无心.跟在他身边的那个.是前护国大将军、禁军总统领令扬.

这样大的金主啊.怎么就这样一去不回了呢.寒风里.老鸨顶着飘落下來的飞雪.恨恨跺脚.

其实.时间才是味良药.虽然开始的时候苦不堪言.但到了最后.所有的病痛都会慢慢褪散.恢复如初.

就像人生.不管多大的苦痛.过了些时间去回想.如果还是觉得痛.那只能说明还不够久.真正的久远是.即便是当年的人或事重现.也感受不到太大的波动.顶多也就是微微唏嘘一下而已.

当年的人.当年的事.经过岁月的沉淀和淘洗.已经变成了灰白的走马灯.一张张、一幕幕.都是记述.而不再有伤痛或是心酸的感觉.

所有的事都已沉淀.所有的人.早就已经重新开始了.不是么.

一路南下.长安的华丽、金陵的繁华、维扬的清秀、江南的温婉、还有洛阳的肃穆.都好好的认真的看了一遍.一个一个焕然一新的场景.从头看到尾.已是又一个春去秋來.雪后初晴的冬天.

似乎.只剩下这一个地方沒看了.

平乐镇.

“咳咳……咳咳咳……”江画捂着嘴咳了两声.指缝里隐有红色的东西流出.她从篱笆边的竹条上折了一根冰柱.用内力融化成水.洗去了粘在手上的污秽.

入手的大门很干净.门前的雪都扫开了.堆在一边.也沒有残叶变腐的痕迹.原來.已经有人住了.

她伸手拢了拢狐裘.看着面前的两扇红棕木门.敲了敲.

“谁啊.大冷天的不回家.又是过來蹭炭火的么.”

大门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一个穿兰花缎子小袄的男孩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睛还懒懒的眯缝着.看也不看就朝外面的人大吼.

“我家男主人说了.凡來蹭炭火的.女的留下.男的滚远.哎呀……”

小孩看清了來人的容貌.呆愣之下猛地一抬头.脑袋和门上的大铁栓來了一次亲密接触.一下子蹦了两尺远.捂着发疼的后脑勺.继续盯着她问:“到底干什么的啊.”

初晴的阳光很是明媚.照在女子雪白的衣服上.漂亮的宛如白色梨花瓣.

江画站在那儿.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然后笑问:“我是你家男主人的妻子.请问可以进去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