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绝色江山 > 第一百一十章尾声大结局

绝色江山 第一百一十章尾声大结局

作者:惜辞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53:55

秦非叩首.声音洪亮道:“先王无子.奈何同族兄弟侄孙无德不孝.未有德配天下者.唯喜珩公子少而灵鉴.长而神武.智勇天锡.仁德知礼.故早拟定圣旨.意在将珩公子赐姓封储.并秘托付微臣以备不测.以玉珩为信.请储君恕臣隐瞒之罪.”

刘桓珩满意地看着秦非.笑意浓浓.

秦非略一停顿.再叩首道:“只是天意无常.忽降时疫.龙驭宾天.请储君节哀顺变.控制疫情.莫要伤及无辜.”

刘桓珩眼睛一亮.心中钦佩不已.还有什么比时疫更好的借口呢.不但可以解释项重华的焚化.更可以杀人灭口.

秦非抬起上身.直视刘桓珩道:“微臣请以明日为期.奉上圣旨.具体事宜.需和诸君商谈.”

刘桓珩亲自搀起秦非.一揖到底.道:“多谢丞相.”

秦非长叹一口气.缓缓道:“先王兼并天下.固拥四海.除了天赋智勇外.更重要的是他知人善任.手下济济多士.如果沒有众多臣子相助.恐怕我们即使打得了江山.也守不住.”

刘桓珩将窗户关紧.恭恭敬敬请秦非坐下.自己却立在一旁.道:

“先王已经警告过珩.”

秦非淡淡一笑.道:“储君会听几分呢.”

刘桓珩不语.

秦非接着道:“储君想要安享天下.就请言听计从.储君可听说过贾子令.”

刘桓珩心中一凛.他自然听说过这块可以操控天下商贾的至宝.刘桓珩多年來一面培养势力结交权贵.一面暗中寻找的便是这可与虎符玉玺抗衡的贾子令.但他沒有想到项重华竟然将它交给了功高善谋的秦非.可见两人间的默契与信任更胜兄弟父子.

秦非念物伤怀.老泪纵横.声音艰涩道:

“先王为防有人图谋篡位.一直让我拿着贾子令.后來.因为魏起一事.又将贾子令分为数块.授予其他几位和陛下一起打天下的功臣. “

刘桓珩不禁冷汗涔涔.暗想项重华不但看穿了自己的阴谋.设下伏兵.更是早早步好这样一步棋子.心思缜密远非自己所及.纵然有人侥幸篡位成功.只消贾子令一出.物价飞涨.天下必定大乱.到那时人心涣散.这江山岂能坐稳.

他偷眼看向秦非.只见秦非的眼波澜不惊.却有着洞悉一切的力量.

秦非道:“和陛下一起打天下的人太多.贾子令又是由陛下亲自所分.所以谁拿到了.谁沒有拿到.臣也想不起來.我们这几把老骨头虽已经日薄西山.但均惦记着当年生死患难的情意.若是一朝哪个兄弟无故辞世.其他人可是万万不会坐视不管的.

秦非的眼神依然平和.却透着令人心胆俱裂的力量.一如当年指点天下般的威严和从容.

刘桓珩这才真正相信了项重华的话.只要他对项重华曾经的臣子中的一人下手.其他人便会动用贾子令.让他的江山无法坐稳.

秦非语气放软.道:“老臣以性命担保.若他们见了这对玉珩.也是万万不会起异心的.过上几年.等新一代的才俊渐渐有了经验.接替我们这些老骨头也未必不可.”

刘桓珩哈哈一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小侄是叔叔伯伯们看着长大的.岂能不知各位叔叔伯伯们的智勇.何况忆奴以后还得要让你们多多劳心呢.”

秦非心里放松下來.起身行礼道:“臣还要处理圣旨的事情.时疫难缠.储君还是尽快处理.以免夜长梦多.”

刘桓珩心领神会.向门外走去.

门忽然砰地一声打开.一团红衣抢进屋子.伸直双臂拦在刘桓珩面前.道:

“刘忆奴.你还真有胆來啊.”

秦非心里一惊.两个侍卫站在门口.一个捂着胳膊一个抱着脑袋.脸上也全是惊恐.三人齐齐看向刘桓珩.

刘桓珩的眼睛往项思红彤彤的衣裳上一扫.知道她定然不知项重华的死讯.暗暗松了口气.一揖到地.道:“小将诚恐.特來负荆请罪.”

项思“扑哧”一声笑了.俏面生辉道:“你上一次答应我要带我去骑马.骑到哪里去了.你不是沒空吗.怎么和父王去行宫游玩了.还带着虞夫人那个妖精.”

秦非上前.向刘桓珩沉声道:“珩公子快去处理时疫的事情吧.免得夜长梦多.”

刘桓珩点点头.绕过项思去了.

项思听得时疫心里一惊.还要去追.被秦非喝住.道:“思儿.去把红衣服换了.”

项思一愣.随即明白了一切.她眼泪簌簌落下.转身便跑了出去.

秦非再也支撑不住.泪水伴着撕心裂肺的伤痛.沒顶而來.

一切.终归是尘埃落定了.

连绵了十几日的春雨终于渐渐停下.河水满涨.草气弥漫.空气里酝酿着潮湿的春意.斜飞的燕子蹴就风丝.裁成柳叶.纠缠着满山初绽挤挤挨挨的桃花.红浓绿翠.如烟如霞.

寂静的山谷里渐渐响起马蹄.一红一白两匹骏马从西边的桃花丛中蹿出.一前一后沿着潺潺的溪水奔向山顶.

红马上俯着一名穿着箭袖劲装的美艳少女.绣着金花的大红斗篷迎风洒了开來.与她肩头剑柄的红绸一起迎风绽放.她穿着黑色的长靴.乌黑的秀发简单地束在脑后分成两股披散在胸前.小腰被一根黑色滚边腰带勒住.显得更加不盈一握.周身的殷红和四周的桃花浑然一体.灿若烟霞.

少女手持辔绳.侧脑笑盈盈地偷看向隔在几丈远外的白马上的少年.两匹马的距离逐渐缩减.浅草刚沒马蹄.被惊飞的水鸟飞禽掠岸而飞.鸣声水声乱成一片.

白马转眼间已紧迫在红马后.少女斜睨一眼.左手“哗”的挥出鞭子扫向少年.却被少年一把握在手里.用力拉向怀中.

少女略微一惊.沉腰坐马.手上也不示弱地用足力气.鞭子被拉直成了一根直线.

少年嘴角扬起一个微笑.精致如同雕琢的五官显得懒散而俊秀至极.他手腕一旋.便将鞭子缠在手臂上.然后坏笑着看着即将脱离马背的少女.少女却粲然一笑.骤然放开马鞭.抛下差点摔下马背的少年.全速奔向山顶.

山顶上也植满了桃花.密密匝匝的枝条花瓣隐掩着精心建造的一新一旧两座坟茔.并肩而立却略微相隔几许.旧的坟茔前立着墓碑.上书“息国公主息雅之墓”几个大字.另一座坟则沒有墓碑.如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默默守护着心仪的佳人.

红衣少女和少年一起走到坟前.神情肃然.

少年独自跪在息雅的坟前.摆放上香烛贡品.恭敬地叩首.然后走到无名坟茔前.重复相同的动作.

少女抱着一束桃花.蹲下分别献在两座坟茔前.道:“忆奴哥哥.这座坟茔里究竟是什么人啊.”

刘桓珩帮她把桃花摆好.默默又给无名坟茔深鞠了一躬.方轻声答道:

“是我此生最钦佩敬爱的一位前辈.”略微一顿.接着道:

“对我來说.同于生父.”

项思默默地站起身子.也向无名坟茔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跪拜大礼.道:

“那他便也是思儿的父亲.”

刘桓珩把她扶起.看着无名的坟茔.眼中隐隐有泪光.

项思抬起红袖.为他拭去眼泪.又在他鼻尖轻轻刮了一下.

刘桓珩温柔地看着她.抓住她抬起的手.眼中深情款款.

但随即.刘桓珩又看向了两座干净的坟茔.眉头略微一皱.

桃溪谷有重兵把守.平常人想进來是万万不易的.更重要的是除了自己.谁还知道这无名墓中葬的是何人呢.

项思忽然想起什么.愤愤地道:“那个虞夫人生前只知道狐媚惑主.害的父王沉迷酒色.虚弱不堪.所以才感染时疫而死.这种贱人根本不配同父王的衣冠葬在一起.”

刘桓珩道:

“她终究沒有进王陵.所谓合葬也只是其衣冠和先王的衣冠葬在一起.而且她.其实也是很爱先王的.不然也不会投江自尽.”

项思“哼”了一声.走到息雅的坟前.

刘桓珩低声道:

“我爹也是为了我娘亲而死的.你是不是也很看不起她.”

项思看着他略略担忧的眼神.摇摇头.柔声道:“我其实一直很羡慕息夫人.虽然一生飘零辗转.更背负着祸水的骂名.但四位君主无不爱她惜她如珍宝.父王更为了她扫平天下.他虽未得到她.也是对她魂牵梦萦一世.至死不休.如果真算错的话.她的错只因为她太美.美到倾城倾国.”

刘桓珩叹息道:“但娘亲的一生并不开心.她要的只是最爱的人一世的守护.得不到时郁郁寡欢.近在眼前时却又物是人非.咫尺天涯.倾城倾国又能如何.譬如这桃花.若是沒有知己赏惜怜爱.纵然千娇百媚也依然是枉然.”

项思握住他的手道.垂下螓首道:“君恩无定.唯爱江山.美人不过过江之鲫.鲫鱼无水难活.水无鲫鱼又何妨.何况美人如名将.不许见白头.红颜总是未免薄命的.”

刘桓珩把她的双手握在怀里.嘴唇像花瓣一般温柔地轻轻贴上去.柔情似水地道:“但对我來说.你才是水.”

项思摇摇头.苦笑道:“无奈弱水三千.”

刘桓珩认真地道:“忆奴只愿取一瓢饮.”

项思抬头看着他.道:“如果为了我要倾国倾城呢.”

刘桓珩一字字道:“绝色佳人.理应倾国倾城.忆奴无悔.”

项思靠在他的怀里.艳丽的面庞美得异常.

刘桓珩吻着她光洁的额头.任清风携着薄绡般的花瓣洒满肩头衣袖.浓如情丝.

“生死挈阔.与子成悦.”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秦非站在远远的花丛里看着相依的两个身影.眉头深锁.

(全剧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