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郡主要出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梦中少年(终)

郡主要出逃 第一百四十六章 梦中少年(终)

作者:步清欢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54:06

清晨的时候.家家户户户都还闭着大门.街上也见不到几个人.

还记得是幼时來过这里.如今再在这里走着竟是觉得恍如隔世了般.除了记得要与容世景一起來挖梅子酒.别的就都不记得了.

在那个似梦非梦的梦里.她也曾经來过这个地方.却沒有停留而是去了传说中才有的仙界.阮清欢刚要扬起的一抹微笑便就凝固住了.她怎么就又想起那个不真实的梦境來了.已经不断地告诉过自己多少回.不过是个梦而已.可她却还是这么当真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又往前走了几步.留在身后的是一道道的脚印.或深或浅.

待到了雪山最上面的一处时.一眼便就看见了雪地中间似曾相识的小坑.竟还沒有被覆盖掉.不禁想着.也许是容世景每年都來过这里.顺道清理了才不会被覆盖了.顾不上其他的.阮清欢提了裙摆蹲下來.迎面吹來的是阵阵刺骨的冷风.

又在这里等了许久.已有星零的几朵雪花飘落在了她的小脑袋上.却还是不见有谁朝这里走來.不觉有些失望.但是又觉得这才是正常的.他已经陷入了长睡不醒中.若是真的能來那才是奇怪了呢.

“算了.还是不要等他了.”阮清欢嘀咕了句.拿起小铲子便开始挖起來.过了好一会儿才隐约看到一个小山包似的东西.心下一喜.便把周围的雪铲开了些.将那坛被埋了十年之久的梅子酒从雪地里端了上來.用手帕轻轻地抹去酒坛上的那些厚厚的积雪.这才心情愉悦了些.

过了这么久了.总算是亲手将它给重新取了出來.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不能与容世景一起取.到底是不如人意的.不过这坛子酒却是香得很.光是闻着就让人醉了.

雪山上的雪是越落越急了.眼看着就要成为鹅毛大雪了.阮清欢这才恋恋不舍地拿起酒坛子放进了篮子里.踏着轻功飞了回去.

自从昨儿夜里接了世子爷回來后.恒老王爷是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床沿.哪儿也不肯去.就是今儿早上起來用早膳也是说沒有胃口的.

看着软榻上躺着的世子爷.云管家心里也是一阵难受.老王爷是从小照看着他长大的.他又何尝不是呢.都是照顾习惯了的人.忽然看到世子爷旧病复发了.一把泪就这么流了出來.

但这些都还不是特别重要的.如今的恒王爷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光辉.即便是富可敌国又能如何.先是王爷王妃相继离去.后是世子爷长睡不醒.甚至是日后还可能会一直睡下去.再沒有醒过來的一日.若是老王爷为了守着世子爷而整日里不吃不喝的.又怎么受得了呢.便从一旁服侍着的丫鬟手里端了一碗小米粥过來.道:“爷.您多少也要吃点啊.这么不吃不喝的.若是世子爷醒來看了还不得自责了.”

世子爷就是老王爷的软肋.这一点只要是恒王府的人就都是知道的.即便是外头的人.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些的.所以若是想要让老王爷乖乖就范.除了说说世子爷的事儿.就不会有其他的法子了.

他手里端着的那碗粥还在往外冒着热气.香味倒是很淡.不过这样的粥也就得这样熬才最是好喝.老王爷回头看了他一眼.考虑到他的难处.便也就点了点头.道:“端过來吧.”不难听出恒老王爷是有些累了的.但是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孙儿.他也算是豁出去了.都活了这么久了.有些事早已看开了.

云管家当即就很配合地应了声.再将那碗小米粥递了过去.看着老王爷接连喝了好几口.心里也是替他开心.只要老王爷肯吃就好.就怕他心里边难过就连饭也不愿意吃了.

用完早膳后.云管家正要关门离开的时候阮清欢闯了进來.手里还提了一个精致的篮子.不由得眯起了眼.清欢郡主这么大清早地又是要來做什么.猛然想起昨儿夜里她交代过的话.虽觉得有些食言了.但他也是无可奈何.也就只有问了声:“清欢郡主这是要做什么.”

不怪他这般警惕.毕竟昨晚的事也就她一个人知道.世子爷的旧疾平日里都是好好的.也不见有复发过的时候.如今与清欢郡主在一处时就复发了.这难免会引起旁人的猜忌.

“容世景醒了沒.”即便她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上一句.总归留着一点希望也是好的.若是真的就连一丁点儿希望都沒了.她不能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來.或许.她会很自责.然后再无半点乐趣.

若是昨日下午的时候她能够更警觉些.现在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她把一切罪责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归根究底也是因她而起.若不是她太任性了些.容世景的弱冠礼早就过了.又怎么会等到昨日.而发生那样的遇刺事情.

门口守着的两个丫鬟硬是不肯走开.就好像是阮清欢就是她们的仇人一样.一旦放了进去就如同引狼入室般.她也很是无奈了.这些人为什么都是一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的模样.就不知道这样更是让人不喜欢么.便也就不那么着急了.而是缓缓地看着她们.然后才道:“你们两个小丫鬟也敢拦着本郡主.是不想活了呢还是不想活了呢.”

颇有些戏谑的味道.不过就是两个还不知道世间人情世故的小丫头罢了.若是真的要与她们置气那可就是丢了面子了.索性也就对着她们微微一笑.大有一副你若是不让开她就要动手了的警告.

见三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冷到了极点.云管家倒是沒有再去刁难她.而是朝她微微地拱了拱手.就算是行过礼了.

“你们两个还不让开.清欢郡主是恒王府未來的当家主母.仔细你们的皮.”在这个时候云管家也沒有要说清楚的意思.世子爷病成这样沒半点血色的.若是清欢郡主不会嫌弃世子爷.而是还愿意嫁给世子爷的话.老王爷便也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又转过身來对着阮清欢笑了笑.比起之前算是恭敬了不少.只是这其中究竟有几分真心几分利用就不得而知了.听他说道:“世子爷还未曾醒过來.清欢郡主随老奴來便是.”

只是一会儿若是见到了老王爷.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说上一通.毕竟老王爷一向护着世子爷.云管家当真是极头疼的.却也是沒有办法.是好是歹还是要去看了老王爷才知道.

“嗯.那边就有劳云管家了.”阮清欢点了点头.总算是不那么冷若冰霜的了.提着手里的篮子就跟了进去.在路过那两名丫鬟身边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她们的不满.不禁撇了撇嘴.容世景的桃花还是有很多的嘛.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沒有多大的意义.一切只盼着他能醒來.

在他们走后.那两名丫鬟的其中一名长得还算是清秀可人.只是这说出的话却是不怎么中听.见她面露凶狠之色.啐了句:“还真就把自己当成块宝了.是个人见了她难不成都得逢迎着.有什么好嘚瑟的.”

她就是看不惯清欢郡主的所作所为.之前说什么是清欢郡主救了世子爷.却在当天夜里就找到了旧病复发的世子爷.而这期间与他一直待在一起的也就只有清欢郡主了.也是因为这件事就更加看她不顺眼了.

“好了好了.你也就少说两句吧.要是让人听见了那还了得.快别说了.”另一名稍微逊色些的女子倒是懂事明理得多.见她这般口无遮拦的.便就提醒了句.哪知换來的却是她的不屑.

“我说上几句又怎么了.嘴长在我身上.难道我还不能说话了.”丫鬟并不买账.还很理所当然地说着.末了.又添了句:“左右也不过就是一个活死人世子了.你要是还想留在这儿侍奉着那就呆在这里吧.我可是不会陪着你的.”

说完小脸一昂.趾高气扬地离开了.只留下那名丫鬟迷茫着.

而阮清欢自从随着云管家进了里屋之后.与老王爷商量了许久这才从屋子里出來.看了眼外边的天色.还算是正好.又见云管家出來相送.忙道:“云管家不必这般多礼.这件事全有恒爷爷与本郡主爷爷做主就是了.”

说的也不过是三日后嫁给容世景的事.即便是他还沒有醒过來.但是这一辈的老人总是思想很传统.以为冲喜就是一定能够让他得到庇护从而醒过來的法子.阮清欢本也是要嫁给他的.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意见不意见的了.想如何安排便就如何安排吧.

在拖着一身疲累回到了清欢阁后不久.便有人上门來下聘礼了.又像是走走过场似的交换了各自的庚帖.定下了嫁娶的吉日.

时间一晃也就过去了.这日从梦中醒來的时候.因着锦溪的伤势还未痊愈便另外挑了两个丫鬟來服侍.手脚也都算是灵活.做起事儿來也算是丝毫不含糊.倒是让人觉得欢喜.也总算是沒有再挑到第二个辛悦了.

“郡主.婆子们都來了.”丫鬟绣儿挑了帘子进來.朝里头说了这么一句.

今日是她与容世景的大婚之日.每一个梳妆梳发上妆的婆子都是精挑细选來的.恒王府因为景世子尚未从昏迷中醒來的事有着歉意.便什么事儿都让着淮南王府.光是当时的聘礼就惊艳了许多人.成为众人的饭后谈资.

呵.沒想到竟是來得这么快.阮清欢低笑出声.像极了出嫁女儿应有的娇羞姿态.随手捻了块小桌子上的桂花糖糕放进嘴里.细细地嚼了嚼.才道:“让她们都进來吧.”这些婆子的來历都是记录在案了的.每一个都不容出半点马虎.否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让人诬陷了去.

又起身行至窗前.对着窗纱吹了几口气.便有薄薄的水雾出现在上边.但不如玻璃窗的明显.不过也是.这里是古代又不是现代.哪里是能够相提并论的呢.不禁笑了笑.果然是这几日心思太重了.

今日她穿的是容世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一件嫁衣.原本在这样的封建社会里嫁衣是需要女儿家自己亲手缝制的.但是她可是从小就不擅长那些女红之类的.也好在容世景能够记在心上.不然要真的在三日内赶制出一件來还是会有些困难的.

正当她神游之际.那些婆子们陆陆续续地跟着绣儿走了进來.个个都是穿的极喜庆的.待到了她跟前的时候.便都低了头.不敢贸然张望.

“婆子们不必这般拘谨.本郡主今日出嫁.你们只需要替本郡主把活儿做好了就行.”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些婆子是害怕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上京城的恶名太响了些.有些头疼.

这些个婆子们虽然都是被人客客气气地请过來的.但是面对的是最受宠的郡主.自然也就会有些惧怕.这本就是天性使然.并沒有什么的.谁也不能够做到完美不是.纵然婆子们手艺顶尖.也还是会有别处不会的.

“是.郡主.”众婆子异口同声地答了句.便就开始分工了起來.半个时辰过去了.总算是全都弄好了.这才拜别了老王爷、寒世子.还有淮南王.上了花轿.随行的还有几个陪嫁丫鬟.和满满的一百台嫁妆.

淮南王府的清欢郡主出嫁的嫁妆也成为了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话題.无人不羡慕她能有这般的好福气.却沒有人想过她要嫁的不过是一个可能永远都醒不过來了的活死人罢了.

坐在花轿上.阮清欢还是觉得有些迷茫.虽说都已经决定要嫁给容世景了.哪怕是要守一辈子的活寡也不在乎.但总归是觉得还有哪里是她遗忘了的.却是想了许久也想不起究竟是什么被她忘记了.只得摇头作罢.

或许.这就是命运了吧.注定了她欠了他的就要还.

还沒走出多远.前方的路就被人拦住了.轿子也被迫停了下來.阮清欢本來是不想理会这些事的.却还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掀起花轿的帘子向外看去.只是一眼便就愣住了.那个站在桃树下的少年可不就是梦里的那位么.阮清欢秀眉微蹙.蓦然地想起他的名字..冥世珩.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就真的从花轿里跳了出來.朝那个少年的方向缓缓跑去.不为别的.只为了解开那个困扰她多时的梦境.

却在这时.身后有小厮高声喊了句:“快去追.别让郡主跑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