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俏狐 > 第一百零四章 病公子(九)

俏狐 第一百零四章 病公子(九)

作者:白秋练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55:09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郑谦开始还以为自己思念过度.产生了幻觉.

后來才确定.真的是她來了.

他想和秦嫣说话.可是一想到她可能一直都在门外.将方才他和女采花贼的对话都听去了.

而且.如今他衣冠不整的模样.也被她给看去了.就觉得脑中一阵眩晕.

又想到白天她说.她已经有了心上人时.那般决绝无情的表情.心更是灰了一半.

这样一想.他便沒有说话.合紧了嘴巴.

“你终于肯献身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如此铁石心肠.打算一直躲在那里.欣赏我们寻欢作乐呢.”

玉狐狸的感觉十分敏锐.早就发现窗外有人了.却一直不动声色.

虽然不知來的人是敌是友.不过既然窗外的人沒有任何举动.她便也沒有轻举妄动.

等秦嫣一进來.玉狐狸立即便认出了她.

她们只见过一次.不过玉狐狸对秦嫣的印象极深.

她知道秦嫣的真实身份.也知道她喜欢跟在风云溪身边.

有一段时间.她看上了风云溪.可是因为他的武功极高.行踪捉摸不定.她便专门找人调查过他.

顺便.她也就知道了关于秦嫣的事.

这个女孩儿生得简直太美了.相貌如此绝色的女子.百年都难得一见.想忘记都忘记不了.

别说是男子了.连身为女子的她见了都惊呆了.

所以玉狐狸才多看了秦嫣几眼.并记住了她.

当时的秦嫣比现在的个子更矮小一些.在得知她纠缠风云溪之后.秦嫣鼓着腮帮子还想和她动手來着.后來被风云溪给阻止了.

想不到才一年多不见.她竟然出落得越发妩媚动人了.

秦嫣沒有给她好脸色.出言讽刺道:“玉狐狸果然沉稳老练.难道就不怕我大声喊叫.让郑家的护院们來抓你吗.”

“不怕.你若是不顾他的性命.就尽管叫好了.”

玉狐狸并不白给.沒那么容易被人威胁.

“平时你做的那些事.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干涉.我们只说今晚的事.

怎么着你也算是一个习武之人.如此为难一个病弱又不懂武功的人.不觉得羞愧吗.”

“你又不是他什么人.何必管这个闲事呢.回去照顾好你的风云溪吧.别打扰了我和郑公子的好事.”

秦嫣的心理要比郑谦强大很多.沒有因为玉狐狸的几句讽刺而退缩.

“阻止你做恶事.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我不需要和他有什么关系.才能管这件事.我相信.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会像我这样做的.

再说了.上次你纠缠我师父那笔账.我还沒和你算呢.”

“想不到.你不仅相貌出众.还生了一张伶牙俐齿呢.怪不得这样会勾搭男人.把床上的这个男人迷得晕头转向的.危急时刻还会叫出你的名字.看來.我有必要和你好好学习一下啊.”

听秦嫣被这个坏女人挤兑.郑谦十分恼火.

正想开口说点儿什么.却呛住了一口气.又开始大声地咳嗽起來.

“住口.我不想和你枉费唇舌.速速过來跟我决一雌雄吧.若是胜过我.他随便你怎样都可以;若是败在我手下.你就马上离开这里.”

玉狐狸闻听.拉出了背在身后的宝剑.

二人刚要动手.就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说道:“住手.”

秦嫣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沒有回头就低低地叫了一声:“师父.您怎么來了.”

“不放心你呗.”

來的人身着一身红衣.生了一张潇洒俊美的脸.來的人正是风云溪.

他板着脸.轻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宠溺之意十分明显.

床上的郑谦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涌起一股酸涩.

她所说的心上人.就是这个男子吧.

看他们这般亲密的样子.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两个人的感情不一般.

果真.听说是一回事.真正见到了.又是另一回事.

“哟.这不是风公子吗.好久不见.你仍然是那般气质不凡啊.”

“哈哈.过奖了.

你也依然是那样的魅力不减.风姿卓越.

我徒弟不懂事.还请看在我的薄面上.不要与她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才好.”

“好说.只要你带着她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打搅我的好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沒发生.”

“不行.”秦嫣回过头.恳求地看着风云溪说:“师父.救他.”

不消秦嫣多说.他便明白了徒弟的意思.

风云溪转过头來.对玉狐狸说:“能不能再赏我一个面子.把这个人也放了呢.”

“风云溪.你可别得寸进尺.”玉狐狸脸色一变.厉声说道.“我玉狐狸可不是怕你.上次不过是念在你说的经历.让我觉得有些感动.才会放过你的.这一次.我看上了郑谦.你又要我放过他.

抱歉.这个绝对办不到.”

风云溪微微一笑:“你不必着急.我怎么会以为你怕我呢.我可沒有那么想过.我知道.那时候你是同情我的遭遇.才决定放我一马的.

你对我的好.我在心里一直记着呢.

这样吧.这次就算风某欠你一个人情.厚着脸皮再恳求你一次.

只要你肯放过他.将來我可以帮你办一件事.你看.这笔买卖可还合算.”

玉狐狸托着下巴想了一下:“让你办什么事都行吗.”

“是的.”

“好.那我今天就赏你这个面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改日再见.”

说罢.纵身飘了出去.

看着玉狐狸离去的背影.风云溪才长出了一口气.回头招呼秦嫣:

“好了.人已经救了.现在跟我回去吧.”

秦嫣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发现他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她有些放心不下.便转头对风云溪说:

“师父.您在外面等我一下.我看看他有沒有事.随后就來.”

闻听此言.风云溪眸色暗了一下.

他用眼角扫了一下倒在床上的虚弱男子.才点了点头:“我在门口等你.不要耽搁太久.”

说罢.也纵身飞出了屋子.

秦嫣拿起玉狐狸留在桌子上的火折子.把蜡烛点燃了.

她走到郑谦近前.看见他衣冠不整.手脚被绳子绑着.

里衣的前衣襟儿都被扯开了.露出了他白皙的锁骨.

连忙取过旁边的被子.盖在他身上.一边去解他手上的绳子.一边轻声问道:

“喂.你沒事吧.”

“你來这里多久了.”

刻意忽略掉她的问題.他看着她.悠悠地问.

“额.沒多久.”

她心虚地回答.

“沒多久是多久.”

“我白天在人群里见到她.担心她晚上会來对你做出无礼之事.所以來这里等候.她果然來了.”

这么说.她是很早就來了.从头到尾都看着他被欺负.却沒有做声.

好.很好.

“既然你拒绝了我.还说你已经有心上人了.那还來管我的事做什么.方才那个女子说的对.你确实是打扰了我和她的好事.你就不该來这里.”

羞愤和妒忌的情绪.冲到了他的头顶.

赌气的话脱口而出.完全沒有经过考虑.

“既然用需要我救你.方才为何要喊我的名字.”

秦嫣知道.郑谦是在说气话.

只是不明白.他究竟是在气什么.

“那是随便喊着玩的.我早就想体验一下.夫妻之间的乐趣了.我身体虽然不好.不过毕竟我是个男子.沒看出來.我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吗.”

他故意气她.他心里难受.不知道怎么消除.只好让她也陪着一起难受.

可是.她并不生气.反而笑了出來:

“看來.我是多管闲事了.要不.我去帮你把她叫回來.你们继续.”

“不必劳烦你了.你快走吧.方才那位公子.不是在等你吗.”郑谦挣扎着坐起來.从抽屉里拿出那个手绢.丢到了她手里.

“这个还给你.”

郑谦还是知道.來偷他玉的人是她了.

看來.想当神偷可真难.想当好人也好难.

她挠了挠头.将手帕放回到百宝囊里.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那我走了.后会有期.”

听她真的要走.他心中着急.不想让她走.可是又说不出口.

算了.她要走就走吧.

郑谦趴在床上.用力地咳嗽起來.想抬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杯.

全身无力.起來得太急了.

他眼前一黑.竟从床上跌了下來.

秦嫣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声音.回头一看他趴在了地上.全身不停地颤抖.想必是摔疼了.

于心不忍.她只好又回來了.

想伸手去扶他.可又想起他不要她管的话.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

“你沒事吧.我去帮你叫人來吧.”

刚要转身.裙摆就被人死死抓住.

“你不许走.”

“是你赶我走的哎.”

这男人怎么那么矛盾.到底是想闹哪样啊.

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他现在十分虚弱.她又不方便在此时和他争辩.

秦嫣很无奈.只好在他身旁蹲了下來.

他用双手撑起身体.勉强坐起來.不知道从哪里來的力气.一把将她扯进了怀里.

环绕着她柔软的身体.鼻子里又闻到熟悉的清香味.他才安下心來.心中既安稳又充实.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