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 > 108 大结局上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 108 大结局上

作者:不爱耍流氓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9:01:19

赵薇妍怀孕的事情,就跟春风吹遍许家霍家似的,不管是对她看不上眼的许老太太,还是霍老太太,都赶着来到星月园。

在她们来之前,赵薇妍已经去医院确认过了。差几天一个月的肚子,过几个月就会想皮球一样鼓起来。

怀孕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好差事,尽管很期待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孕吐以及各种反应,也是让准妈妈难受之极的。

“你是哪位?”许老太太一进门,就见霍老太太对着赵薇妍嘘寒问暖,连赵母都被挤到旁边了。

顿时老太太的脸色就怎么好了,又观霍老太太的年纪肯定不是赵薇妍的外婆,那……

霍老太太却早就知道这位许老太太的,当初她也想过,要不要到许家拜访,顺便感谢一下许老太太这么多年的辛苦。

许宁川却说不需要,后来便不了了之。

“这是许夫人吧?”霍老太太矜持地转身,嘴角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

她的友好态度没有打消许老太太的疑虑,活到这个年纪,还第一次有人叫自己许夫人。

许老太太撇了撇嘴。“你是哪位?怎么在我儿子家?”

配上她略微不悦的表情,房子里的愉快气氛顿时散去大半。

而赵薇妍,是没想到许老太太会亲自过来,一时不解罢了。

她不禁跟霍老太太对视,霍老太太也不拿乔卖关子,直接指着自己的脸。

“看我的脸,就知道我跟宁川是什么关系了吧?”

既然直接被霍老太太撞破,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霍老太太如是想到。

然虚老太听到这句话,却变了脸色。

而她打量了霍老太太半响,确实看到霍老太太的脸跟许宁川有几分相似。心里咯噔一下。

“你是宁川的生母?”土何农划。

霍老太太点点头,她的淡定让许老太太的脸色更加难看,又惊又怒地瞪着霍老太太,仿佛她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来做什么?你什么时候来的?”许老太太提高声音,对着霍老太太骂骂咧咧。

怪不得许老太太惊慌,她当年买下许宁川之后,对于这个儿子便归属于她的儿子这一行列。

许老太太向来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当年“抛弃”许宁川的霍老太太又重新贴上来?

在此刻的许老太太看来,霍老太太非要在这个时候找到许宁川,肯定是看着许宁川发达了,想分一杯羹。

原本来星月园的喜气荡然无存,她瞪着赵薇妍:“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们是当我死了吗?连通知都省了?你当她才是你的正经婆婆,看我不顺眼,也帮忙隐瞒了是不是?”

这话说得赵薇妍好生无辜,还有许老太太诅咒自己她无法管。但是话里的意思,好像全都是她错了一般。

赵薇妍的脸色顿时也不太好看了起来,倒是霍老太太不悦地打断她。

“许夫人,你怎么这么说话的?我想你误会了很多事,而且告不告诉你,跟薇妍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年纪也不小了,骂小辈做什么?”

更别说,现在薇妍的肚子里还怀着她的金孙,她连一句重话都不舍的说,别说骂了。

这许老太太,还真的是……

想到她是抚养儿子长大的养母,霍老太太悻悻地将粗俗两个字收了回来。

许老太太怒火中烧,挥开霍老太太的手。冷笑道:“我教训我的儿媳妇,还伦不到你对我指手画脚。我不管你是不是宁川的生母,但是这么多年来你对他不管不顾,别妄想他现在发达了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

说着骂着也不怕霍老太太的脸色难看,反而是越发的来劲。

“儿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当初你拿了那一千块之后,你们之间的生恩就彻底断了,你别想以宁川的母亲身份自居。”

赵薇妍听到这些话。顿时气得眼前发黑。

原本她以为许老太太是好意,但现在她说得越来越离谱,赵薇妍反而直接怀疑她是上门来捣乱的。

“老太太,您先别急,有什么话好好说……”

“好好说什么说?在我面前怎么不见得你这么软绵听话?养母就不是母亲了,生母才是你婆婆了是吗?”赵薇妍本想着劝她的,反而被骂得一无是处。

许老太太的撒泼功力,赵薇妍算是比这个屋子里任何人都清楚的。

偏偏许宁川这下不在,也没人挡得住许老太太的连番轰炸,就算是赵母,许老太太也是看不上的。

虽然让整个屋子的人嫌弃,但是许老太太完全不以为然。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的?谁否认你身份了?但是就你这作风,将好意劝和的人骂得狗血淋头,还摆婆婆的谱呢?什么一千块,我儿子当年是被人拐子给拐走的,才不是那些人口中胡扯的我未婚先孕。”

霍老太太瞪着许老太太,两人差点在客厅里掐起架来。

一番话说得许老太太满脸发懵之际,霍老太太也不愿意就此停声,觉得就许老太太进门之后对赵薇妍的态度,儿媳肯定在她手里没讨过任何好处的。

不由得怒从心生。

她养大许宁川是一回事,但是作践别人家的女儿又是另一回事,霍老太太看不惯的是许老太太的横行霸道,仗势欺人。

“我找了二十几年找到我儿子,对于你亲手养大他一事,本也心存感激,想着找个时间跟你坐下,好好感谢你的功劳和苦劳。但是你进门之后,不给我一丝解释的机会直接对着我和薇妍开骂,许夫人做人做成这么成功的,我见得也不多了。”

“再者,我怎么是见宁川发家就跟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了?我不缺钱,也不需要宁川供养,只是找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想一享天伦之乐,在你口中却是糟糕的狗皮膏药。你口口声声说我抛弃宁川,又何尝知道我失去他的苦?我虽然敬重你这么多年对宁川的好,却非无下限地忍耐你的蛮横泼辣。你以为你花了一千块买了个儿子就万事足了,放了现在,买卖儿童可是犯罪。”

霍老太太的话一出口,许老太太顿时声音就没了,愣愣地看着她,片刻后又露出悲愤的表情。

“都坐下来吧,都是误会。”赵母无奈站了出来。

赵薇妍对许老太太的举动,说实话还真的是看不上眼。

但是站在许老太太那边,也能理解她心情这么激动的原因,赵薇妍也没跟她多计较,显然她着实被霍老太太的话给唬住了。

“事情是这样的……”

赵母已经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让赵薇妍出头,自己来说,好歹自己跟许老太太是一辈的,她若是敢对着她骂骂咧咧,哼哼——

半个小时后,赵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得清清楚楚。

当然,也着重提过霍老太太除开是许宁川生母之外的身份。

——海城军区前司令员的妻子,大儿子也是部队的一把手,未来要接替他父亲衣钵的,而大儿媳的父母均是高校教授,目前经营着一件自创品牌的服装店。

虽然说现在商人不像古代那个时候低贱被人看不起,但是在官商之间,地位偏高的依然是前者。

而霍老太太的来历又是那么大。

听完赵母的话,许老太太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无论如何做不到开口道歉。

赵薇妍向霍老太太安抚一笑,给两位老太太各倒了一杯茶。

“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般,关于宁川身份的事情,他自己也没想过声张,也是因为不愿意伤了老太太的心。”

许老太太被说得脸色越发惨白,却无论如何做不到像刚才那样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

原本和乐融融的气氛被她一插,顿时失了那份滋味,变得尴尬和沉默。

许老太太有心安抚一下赵薇妍,可是却觉得拉不下脸,只是多看了她的肚子几眼,一边告诉自己这么多人伺候着,想不好都难。

尽管如此,她也没提要先回去的事情。

就在这古怪沉默的气氛中,彤彤回来了,背着粉色的小书包,后面跟着李一。

“今天怎么那么早?”赵薇妍有些惊讶。

“老师说可以回家了。”彤彤放下书包,穿着圆滚滚的衣服,屋子里暖和,赵薇妍便将她的厚外套脱了下来。

几天不见孙女,霍老太太也想念得紧,不理会许老太太了,笑呵呵地招了彤彤过去。

“宝贝儿下课了?在学校习惯吗?吃得好不好?同学对你好不好?老师对你呢?”

一连串的问题咕咕唧唧地问了出来,彤彤窝在霍老太太的怀里,乖乖的回答了。

都说好的,赵薇妍也跟老师了解过情况。

老太太听完,笑得更加灿烂,衬得那边办绷着脸的许老太太脸色越发不好了。

“你妈妈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了,彤彤喜欢弟弟还是妹妹?”霍老太太又问。

彤彤的目光移到赵薇妍身上,小跑着过来,小手隔着衣服摸她的肚子。

“我希望是个弟弟。”彤彤歪着脑袋,脆生生地回答霍老太太的话。

由着赵薇妍和许宁川各自解释过数次之后,彤彤便明白小宝宝的意思了。

“彤彤喜欢弟弟,是吗?”霍老太太看孙女不会排斥家中新成员的到来,笑得越发开心。

“喜欢,我的同桌也比我小,可好了。”又听话,又懂事,彤彤就喜欢这样弟弟。

所以许宁川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妈咪怀孕了的时候,彤彤立马说自己想要一个弟弟。

这话可没人教她,连赵薇妍都哦的一下,吃了好大一惊。

“弟弟好啊,以后彤彤就是姐姐了,要多跟肚子里的弟弟说话哦。”

彤彤高兴地点点头,轻轻摸着赵薇妍的小腹,一脸好奇。“弟弟你快点出来啊。”顿时大家哈哈大笑,而沉默也被彤彤的回归成功驱赶开。

赵薇妍侧目,刚好看到许老太太眼底来不及收起的笑意,顿时抿了抿唇。

听说许老太太跟许婧彻底的脱离了母女关系,赵薇妍当时是无比震惊的,待得知许婧的所作所为后,她对许老太太多少有些同情。

说实话,许老太太的心不坏,只是脾气太大,而且做事拎不清。

但亲生女儿做了这样的事,若不是许老太太能接受现实,怕是直接被刺激得进医院或者更后严重的后果都说不定。

赵薇妍打了个寒战,将这些事甩出脑海。

许老太太还要留下来吃饭,虽然接受不了霍老太太的身份,但是她却没再口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赵薇妍自然不会反对。

五点半,赵薇妍给许宁川打电话,问他今天加不加班。

“不用,我这就回去,家里那么吵?”

电话里,许宁川便听到了那边的声音,有些惊诧。

“哦,你妈过来了。”这里的妈,可不止一个,赵薇妍又觉得说“两个妈”都来了很奇怪,索性不说,反正许宁川回到家便知道了。

天气冷,外面的能见度不高,赵母煲了一锅高汤,准备打火锅,当汤底。

——————————

许宁川从二十一楼下来,许氏的员工大多数已经回去了,大厅里静悄悄的,只有灯光明亮得刺眼,以及休息区的一个小肉团。

小肉团?

许宁川以为自己看错了,脚步微顿,定睛看过去,没看错,蓝色大衣里面包裹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

脚步走向沙发,虽然大门紧闭,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有些冷。

直到走到沙发旁他停下脚步,许宁川的脸顿时一黑。

因为这个小孩,不是他以为的某个员工的家属,而是褚景煜。

褚景煜本歪在沙发上,然后不小心睡着了,最后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小嘴微张,吸气,吐气,吸气……

不停交织,直到他的鼻子被人捏住。

褚景煜感觉到不舒服,迷糊地睁开眼睛,就见面前一张放大版的许宁川的俊脸。

“呜呜呜,放开我。”褚景煜四肢并用,想推开他。

许宁川松手,褚景煜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小脸压在沙发上,红透了半边,一边白一边红,好不滑稽。

“你怎么在这里?”许宁川拧着眉,往后退了一步。

褚景煜将小书包背到自己的肩膀,原本被捏鼻子的不乐意听到这句话后,顿时被压下。

仰着小脑袋讨好一笑。“许叔叔,我等你啊。”

讨好他的时候,褚景煜最常见的做法就是改变称呼,以往他没少叫他许宁川。

“嗯?你等我?”确定没说错?

褚景煜站在他旁边,小鸡啄米般点头。

“我特地来等你呢。”

“什么事?”许宁川挑了挑眉,无事不登三宝殿,天都黑了……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许叔叔,你还愣着做什么?外婆说一会儿就要开饭了。”

他快乐得像鸟儿一样,想飞回星月园,但许宁川却不是。

“褚景煜,你家的司机呢?”许宁川捏住他的后衣领,褚景煜顿时跑不了。

“司机放假了,爸爸去出差,爷爷去找老朋友了。”褚景煜转过身,可怜兮兮地看着许宁川。

最后,以褚景煜的一通电话打到赵母那边,成功地说服他们“收留”他这位暂时无家可归的小孩。

————————

“景煜那小家伙一会儿过来。”赵母收起手机跟赵薇妍说。

“这么晚?”赵薇妍有些惊讶。

“他爸爸出差去了,爷爷据说也不在家。”

“有提醒他跟他爸爸或者爷爷说一声吗?”赵薇妍倒不介意褚景煜在这边吃饭,但却不能忘了报备。

赵母说已经说了,褚景煜早就先打电话跟家里的长辈说过了才来过问他们。

“那就好,他一个人在家怪冷清的。”

当然也不是一个人,褚家好歹还有几个佣人,但是褚景煜跟他们没那么亲密。

而他说要来赵薇妍这里,其实只是给褚老打了电话。

褚老知道他跟赵薇妍感情好,也知道褚景煜不止一次住在赵薇妍这边,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跟老朋友相聚,要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褚景煜抓住这个缝隙争取到这么一个机会。

——————————

然而不管是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褚老,还是在家中等待他们回来的赵薇妍,都没有想到事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顺利。

从五点半等到晚上七点,没有等来两人的身影,却等到了120的电话。

“请问你是电话主人的朋友或者是亲戚吗?他出车祸了,正在送往桐城人民医院。”

赵薇妍以为自己听错了,电话那边的工作人员“喂喂喂”的叫了几句。

“你还在听吗?或者你知道伤者的家属电话吗?麻烦快点过来,若是出了什么事……”

其他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为是许宁川打来的电话。

赵母问:“是不是路上塞车?没事,我们慢慢等。”

赵薇妍手里的电话“啪嗒”一下掉到地上,呆呆地摇头。

“不是塞车,他们出了车祸,现在正在赶往桐城医院。”

一群人脸色顿变。

半个小时后,赵薇妍等人赶到医院,门外有一名穿着制服的便衣工作人员。

“请问是许宁川的家属?”

“对,他在哪里?现在怎样?他没事吧?”

谁都慌,但是赵薇妍等人都往最好的方向预想,安抚自己以及大家,或许只是不小心碰到了。

“在抢救中。”

短短的四个字,让赵薇妍眼前一黑,连同霍老太太等人也不例外。

如果不是情况很紧急,哪里需要用到抢救来形容?

“家属先过去看看吧。”

赵薇妍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急诊室外的,只觉得耳边吵得很,等她缓缓回过身,才看到一直在耳边说话的是赵母。

“妍妍,你别慌,一定会没事的。”就怕赵薇妍情绪激动直接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赵薇妍的手冷得像冰块,她呆呆地点头,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惨白的灯光从天花板上倾泻下来,赵薇妍倚在墙壁上双目无神。

很快,她的惊慌被打断,是褚擎天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回事?我听说景煜是跟许宁川一起出的车祸。”他的语气有些重,以及生硬。

赵薇妍认识褚擎天这么久,几乎是第一次听到褚擎天的这种语气,带着淡淡的责怪,以及担忧。

“我不知道。”赵薇妍的声音茫然又无措。

车祸的结果到底如何?

“他们伤得如何?”褚擎天缓了缓语气,但依然显得僵硬。

赵薇妍的答案跟刚才一眼。“我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褚擎天的语调有些失控。

赵薇妍的手指在泛白,她也想问自己,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我赶最快的飞机回去,我爸再过一会儿就能到,医院那边,先拜托你了。”

挂完电话,赵薇妍立马找了相关案件的负责人。

也就是刚才给她打电话的年轻警官。

“许先生是完全被波及,肇事者严重酒驾,现在已经被带回警局处理。”

在十字路口等候红绿灯,许宁川开着车要过去,但是旁边冲出一辆小轿车直直撞了过来。

“是那个杀千刀的这么害人啊?这是拿刀捅我的心吗?”许老太太听到警官的话,顿时嚎啕大哭。

到底是运气多坏,遇上这种人?

赵薇妍的眼泪也无法止,而怀着孩子的她泪腺格外发达。

一时间,走廊上所有人的表情都难看到了极点,而许老太太更是差点晕了过去。

“哐当”一声,手术室的门被医生拉开。

赵薇妍眼泪一擦,六神无主地走了过去。“医生,他们怎样?没事吧?”

“你是病人家属?”

“是的是的。”赵母代为回答。

“两位病人的情况不是太好。”医生表情凝重,众人的眼睛像刀片一样飞过去。

赵薇妍的浑身都在发抖,原本高高兴兴的等候变为此刻的伤痛,而医生甚至还告诉她他们两人的情况看都不太好。

“什么?”霍老太太也彻底慌了,眼睛通红。

医生沉重地点头,“两位病人均大失血,而且不幸的是他们的血型均为熊猫血,但是目前我们医院的血库现有的熊猫血量有限,我们已经跟周围的医院联系过,看能不能及时调血袋过来。”

“那就赶紧啊,你还在这里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救人要紧,说这些话有什么用?”许老太太睁开朦胧的眼睛带着哭腔吼道。

“因为不确定能不能在一个小时内调过来,而且联系的山间医院里,只有一间医院才有熊猫血。所以,在手术之前,我想问,只够供应一个人的血量,是给大人,还是给小孩?”

在生命紧急的关头,还被要求做这样的一个选择题。

赵薇妍觉得医生的话是那么可笑,但是她却笑不出来。

难以相信的是褚景煜竟然也是熊猫血?

“请以最快的速度给我们答案,拿一袋血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救命的东西。”

“那还用说?当然是救宁川。”许老太太从地上爬起来,语气坚决地说。

她对褚景煜不熟悉,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满心都是许宁川,这个想法,可以理解。

“别家医院的血袋一个小时内不能赶过来吗?是不是可以?”霍老太太含着泪问。

“正在收集,够不够量还不一定,而能不能及时赶到,我也不敢肯定。”

“麻烦尽快做决定,里面好及时进行手术,而一旦那边的血袋到了,便给另一个人。”

“老胡,还在迟疑什么?快点进来帮忙!”手术室的门又被拉开,一名带着口罩的医生微微探出脑袋,朝着赵薇妍等人的方向喊了一句。

他口中的老胡,便是站在赵薇妍面前的医生。

他手里还拿着一份需要他们签字才手术的手术单,笔已经被塞到赵薇妍的手里。

“救宁川,快点,我来签字,我是他的母亲。”许老太太一抹眼泪,从赵薇妍手里抢过签字笔。

赵薇妍此刻想的却还要褚景煜的小脸,那个总在屁股后面跟着叫“妍妍”的小孩。

许老太太已经将名字签到了单子上,就要把笔塞回给医生。

在许宁川和褚景煜之间,要做一个决定。

赵薇妍的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涌,她靠着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对不起,景煜,我太自私,只能选一个的话,我选择许宁川。

可是褚景煜还那么小,如果没有支撑下来,她就是禽兽扼杀他生命的凶手。

一时间,赵薇妍要脱口而出的许宁川三个字,又变成了褚景煜。

她猛地抢过许老太太手里的笔,摇头否认。“先让小伤者手术,宁川是大人,他还有我和彤彤,一定可以熬到医院那边的血送过来的。”

赵母和霍老太太顿时看直了眼睛,而许老太太却转了过来,浑身发抖地指着赵薇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那个褚景煜是谁我不知道,但是许宁川才是我的儿子,也才是你的丈夫,你要眼睁睁看着宁川死吗?”

如果说一开始,大家抱着良好的心态想着或许只是不小心擦伤,而到了此刻,没有人以为这是一场玩笑。

而是两条生命。

谁都不知道那边正在收集的血袋够不够一个人的分量,而且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赶过来。

一旦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直接没了命,他们不敢赌,也赌不起。

人都有私心,霍老太太和赵母虽然平日里很很喜欢褚景煜,但是这个时候,她们的选择却一致地认为要先给许宁川。

“景煜一定会没事的,薇妍,让宁川先进行手术吧,我让他大哥联系一下,让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熊猫血,他在这边也有熟人的。”霍老太太握着赵薇妍的手,几近哀求地说。

“妈,宁川他一定会没事的,他是成年人,他的抵抗力和身体素质都比景煜好,他一定可以等到血袋送来的。可是景煜只有四岁半,他跟彤彤一样大,那么小,一旦没等到血袋,他会直接……”

许老太太冲过来,打断她的话。

“他虚弱,宁川就不虚弱了?现在不是考研孔融让梨,而是救宁川的命,赵薇妍,你怎么敢说出那样的话?”

不仅是许老太太,连赵母也皱眉,霍老太太亦是如此。

大家都一副你太不懂事的样子看着她。

许老太太将单子塞回医生手里,挥手让他进去:“你去忙吧,我儿子就拜托你了。”

不给赵薇妍任何说话的机会,医生闻言,深深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向手术室。

“妈,景煜才四岁半。”赵薇妍低吼,声音已经沙哑到几乎残破。

“他就是两岁,刚刚出生,我的选择依然是宁川。”许老太太怒吼回去,瞪着赵薇妍,仿佛要将她吃掉。

赵母拉了拉赵薇妍的手,让她少说两句:“你婆婆已经给宁川的大哥打电话了,一定会送到的,你别担心。”

不担心?她怎么能做到不担心?

赵薇妍想到那个褚景煜可爱的小脸,就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脸面对他的好。

医生刚要进去,褚老姗姗来迟。

“等等,医生,我孙子怎么样了?”褚老气喘吁吁地问。

听他的话,霍老太太和赵母便猜到他的身份了,两人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她们仗着褚家的人没来,做了这个决定,但现在褚老到了。

“正在里面进行手术,别担心,会没事的。”许老太太的脑子瞬间灵光了一下,示意医生忙他的。

“医生,我孙子怎样了?”褚老不放心,急急忙忙地冲过去。

他这才想起电话还没挂断。

“擎天,我已经到医院了,有什么事你回来再说吧。”

挂了电话,医生原本要进去的脚步顿时又收了回来。

“我们这就给大人进行手术,一会儿合作医院的血袋送过来之后,即刻给小孩手术。”

不要问医生为什么特地解释,多少有些不满的原因在里面。

他从刚才那几位家属的口中听到小孩并不是跟大人同一家的,听到她们口口声声说着要抢救大人,心里便有些发寒,所以他是故意跟褚老解释的。

而褚老显然听出了不对劲。

“为什么是先救大人而不是小孩?”

后得知这个决定是赵薇妍这边的人做出的,褚老看着赵薇妍顿时翻脸。

都说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人便会变得自私,这句话不管是放在许家还是褚家,都是一样成立的。

于是,手术不得进行,两家人在外面吵成一团。

褚老自然是要求先救褚景煜。

而许家这边,许老太太和赵母等人都坚持要先救许宁川。

“许宁川是大人,身体素质和抵抗力都远远强过景煜,自当是景煜先手术。”

许老太太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让,几乎是宁死不从。

“做人要有良心,是你家的那个褚景煜要求到许家来的,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你光会说他小如何如何,又想过我这个母亲养大一个儿子容易?”

“医生也说了,一会儿别的医院的血袋就会送到。”

许老太太不甘落后,“既然如此,让褚景煜等着又如何?”

激烈得几乎要打起来。

褚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气狠了,三言两语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个大概,连里面手术的护士都被惊动了。

褚擎天听到这边的情况,面色犯冷,隔着电话,都能听到那边激烈的争吵声。

“赵薇妍怎么说?”他深吸了口气,问褚老。

“她怎么说?大家都要求救许宁川,她能怎么说?”褚老怒道。

从头到尾足足吵了十分钟,每一分钟的流逝,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然后,手机转到赵薇妍的耳中。

赵薇妍没说话,不想说,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对褚景煜是愧疚的,但是在赵母,许老太太等人的连番轰炸下,本就不算太坚定的立场,更偏向于许宁川。

而现在,她不知道能跟褚擎天说什么。

她不说,不代表褚擎天也不说。

“赵薇妍,景煜跟你女儿在同一间产房出生,你知道的吧?”

赵薇妍“嗯”了一声。

“那你知不知道,你当年生的龙凤胎的儿子没有死?”

赵薇妍的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你说什么?”

褚擎天的声音又低又沉,却一个字一个字的,吐词清晰。“狸猫换太子的事,若非此刻情况紧急,我并不打算告诉你,你有权利在你的儿子和丈夫之间选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