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 > 109 大结局下

若爱只是一场豪赌 109 大结局下

作者:不爱耍流氓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9:01:19

赵薇妍不知道自己怎么挂断电话的,但是因为情绪失控而喊出来的一句话“褚擎天,你怎么可以做这么卑鄙的事情”却被所有人都听到了。

赵母心头一跳,以为褚擎天拿什么威胁她,忙扯了扯赵薇妍的衣袖。

“怎么了?他说了什么?”

扭过赵薇妍的身体,却看她刚刚才停止的眼泪又一个劲地往下涌。

“妍妍。你没事吧?褚擎天说了什么?”赵母声音干涩地问。

赵薇妍伸出手,胡乱地抹了抹眼泪,止住哭声。

一想到褚擎天声音平静地说起“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她就觉得愤怒。

到底是怎样的心肠,才会让他对于这样的事说得有恃无恐?又毫无愧疚之心?

景煜粘她,赵薇妍从来都以为他只是缺少母爱,而她确实恰好在那个时候出现,触动了小家伙的心脏。

却不知道有些事情,根本就是深入血骨,即便隔着一层假象,两人的亲昵也顺其自然。

同是熊猫血,这仅仅是巧合?

虽然褚擎天并没有过分解释,但是已经先信了褚擎天的话七分。

直到他说起他的前妻跟朱莉是好朋友的时候,这七分便上升到了十分。

赵薇妍记得朱莉看到她的时候,惊慌失措的表情,赵薇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现在看来。当年敢偷天换日的朱莉医生,现在也知道害怕了。

赵薇妍只觉得心如刀割,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她永远也不知道褚景煜是她的儿子,永远也以为她的孩子已经被葬在纽约的某个墓地。

“医生,无论如何也要先救孩子,立刻,马上。”赵薇妍擦干眼泪,强作镇定地开口。

闻言,褚老的脸色闪过一丝惊诧,但是很快被满意所取代。

但许家这边的三个老太太却没有那么好糊弄。

其中。以许老太太的反应最为严重。

“赵薇妍,你疯了?你以为你是谁?还能决定我儿子的命?医生你若是敢先给那个褚景煜手术,你看着你以后还能不能在这个医院做事。”

被逼无奈,许老太太咬牙切齿地瞪着赵薇妍,以至于当着所有人的面撂了狠话。

褚老第一次跟许家的这位老太太接触,外人说许老太太如何如何,他没当一回事,却没想到今天一看,果然粗俗无理至极。

“好啊,连这种威胁的话都出来了,许家的老太太本事果然不小,都快能在医院一手遮天了。不过你当我们又是吃素的?”

耳边是两人激烈的争吵声,赵薇妍忍无可忍,直接从他们的身边挤了过去,将门口怔愣的医生推了进去。

“去手术吧。先救孩子,一切拜托你了,他们两个都不能有任何事。”

手术室的门“啪”的一下关上,外面的人才察觉赵薇妍竟然偷偷地将人推了进去,许老太太瞪大眼睛,直接被气得晕了过去。

“张姨吗?你过来桐城医院一趟,快一些,叫上李一。”赵薇妍不能乱,里面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如果她乱了……

她让张姨将许老太太送回许家,这个时候,赵薇妍分不开心思来照顾她,而且若是许老太太一会儿醒来。估计又会闹起来。

等待的人只剩下赵母等人,但霍老太太的眼神看向赵薇妍,多少带着些失望和难以理解,但好歹修养还在,她也不嫌现在过多指责,只盼着里面的许宁川没事。

而赵母是赵薇妍的亲生母亲,自然是没有霍老太太这种顾虑的。

她压低声音,握着赵薇妍的手,语气略沉。

“妍妍。你知不知道这直接得罪了你的两位婆婆,以后,叫她们怎么看你?”

毕竟嫁人了,就算许老太太不是许宁川的生母,而霍老太太也不会过多干涉,她依然是她们儿媳,这是不争的事实。

“妈,我知道,但是能先不提这事吗?”

赵薇妍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疲倦。

谁都担心,但是谁的脸色都没有赵薇妍的差,他们只牵挂着一个人,而赵薇妍除了牵挂两个之外,肚子里还有一个。

“你以为我想提吗?”赵母沉了沉脸。

赵薇妍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们觉得我不让医生先救宁川,以为我很乐意?”

“那你为什么还……”

为什么还跟医生说要先救褚景煜?“赵薇妍的睫毛捶了下来,掩盖住她的悲伤。

“妈妈,我从没跟你说过,当年我怀的其实是双胞胎对不对?”

赵母的瞳孔陡然瞪大,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点头承认。

从来没有。

“自然我也没有告诉你,我怀的是龙凤胎,但是那个男孩,刚刚生下来,医生就告诉我是个死胎。”

“什么?”赵母捂着嘴,难以置信地问。

“我知道很荒谬,但是事实是,景煜是我的儿子,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

这件事,赵薇妍并没有过分解释,甚至连霍老太太,她也没有说。

只不过,听完赵薇妍的那句话后,赵母便沉默了下来,也没再说什么。

大家都在外面等候里面的手术情况,而在等了一个小时后,终于等到了别家医院送过来的救命血袋。

霍老太太的脸色依然苍白,“可是,前后加起来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赵薇妍深深看了她一眼,“里面的医生也没有说宁川有生命危险,您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她这么告诉霍老太太,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后来,上官彦赶了过来,蒋馨儿也赶了过来。

而霍以安,还在来的路上。

“上官助理,麻烦你去警察那边了解一下情况吧。”赵薇妍想扯出笑容,但发现这个动作太难,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可以想象就在此前,她哭得如何撕心裂肺。

上官彦点点头,赵薇妍说了一句谢谢。

手术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的三点,打开手术门的时候,医生护士鱼贯而出,而赵薇妍一眼就看到医生手术服上的暗红色血迹。

“医生,我儿子怎样?他没事了吧?”霍老太太率先迎了上去。

医生揭开口罩,赵薇妍看到他的额头上冒了一层层细密的汗水,可以想象里面的激烈和紧张。

她站在霍老太太的身后,甚至一句话都不敢说,就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暂时已经稳定了下来。”

霍老太太闻言,仿佛一颗心松了下来。

“那我孙子呢?”褚老不甘落后,急急忙忙地问。

医生说命已经保住了。

但他特地看了许家的几个人一眼,表情踟蹰了片刻,才再度开口。

“另外,大人的情况……”众人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一双双眼睛都落在医生的身上。

“大人怎样?”赵薇妍慌张地问。

在医生宣布暂时稳定下来后,她也是狠狠吐出一口气的,又想哭,又想笑。

但是医生突然又提起大人,赵薇妍的一颗心便跟着紧揪。

医生的表情越发凝重,在大家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看着他的时候。

“因为供血不及时,腿部造成短暂缺氧,进而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可能,大概,以后他的右腿要……”

还有两个字医生没说完,残废。

见大家的眼睛瞪得极大,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医生又道:“情况也不会太糟糕,只是多少会影响正常行走,却不是完全坏死。”

“你让那么骄傲的人,顷刻间变成一个跛子,还不糟糕?”霍老太太指着医生,浑身颤抖地问。

赵薇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被人扼住脖子,呼吸不畅,更别说解释,说话了。

原本对赵薇妍没太大责怪的霍老太太突然转向她,深深地皱起眉。

“这就是你坚持先让褚景煜手术的后果。”

并不像许老太太那般直接骂赵薇妍,但是这句话里所隐含的责怪,却已经很明显。

赵薇妍抿着唇,眼泪滑落眼眶,也不多解释。

“亲家母,景煜他是……”

“罢了罢了,我也没多少资格指责你的不是,一切等宁川醒来再说吧,他能不能接受,也是另一回事。”

说着,便围上被护士推出来的许宁川病床上。

他此刻自然是睡着的,而褚景煜则是后一步被送出来。

医生有些同情赵薇妍,“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先给许先生手术,小伤者可能会直接因为失血而死亡。”

赵薇妍原本冷成一团的心顿时又因为医生的这句话而活了过来。

结果再差,也比褚景煜的命都没有得好不是吗?

她看了许宁川一眼,又来到褚景煜的病床前,只觉得那张惨白的小脸,怎么看都看不过。

这是她的儿子。

赵薇妍的手钻进被子下,握着褚景煜的小手,眼泪无法控制。

“抱歉,我要送病人到病房去了。”护士的声音打断了赵薇妍。

褚老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赵薇妍依依不舍地看着褚景煜,但现在他没事了,她的心好歹也活了过来。

她跟着大家去许宁川的病房。

霍老太太多少有些迁怒赵薇妍的,她刚刚进去,霍老太太就表情略冷地说:“你怀着孩子,这边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回去休息吧。”

赵薇妍怎么能答应?

自然是不听的。

她不回去,霍老太太也不能赶她走,只好随便她。

已经到了下半夜,赵薇妍面前在椅子上打了一会儿盹,医生说许宁川估计要明天上午十点之后才会醒来。

————————

第二天,早早的,许老太太便到了。

她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五点半了,吓得惊慌失措,打电话来医院问了一下,说许宁川没事了,许老太太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但来到医院,得知许宁川的右腿要瘸掉之后,许老太太就彻底翻脸了。

在进来之前,她已经打听到,褚景煜动过手术,什么事都没有了,而她的儿子却为此赔上了一条腿。

事关许宁川,许老太太不得不认真问清楚,包括褚景煜。

她从上官彦那里得知,儿子跟这个褚景煜是没什么交集的,完全是因为赵薇妍跟褚景煜好,他才时不时地去星月园。

叫许老太太如何不恨上赵薇妍?

“赵薇妍,都是你这个害人精。”进到病房,许老太太二话不说冲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打到赵薇妍的脸上。

这下连霍老太太都看懵了,“许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她拉住许老太太,压低声音喝道。

虽然她也多少有迁怒到赵薇妍的身上,但也只会给赵薇妍一些脸色看看,是万万不会跟她动手的。

“你别拉着我,我做什么?我这是为我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如了她的意,先给褚景煜动手术的后果就是赔上我儿子的一条腿,赵薇妍你现在满意了?满意了吗?”

若非被霍老太太拉着,许老太太怕是还会冲过去再甩上几个耳光的。

“有什么事等宁川醒来再说,好歹现在命是保住了。”霍老太太劝道。

“但是腿没有保住不是吗?你是不知道宁川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你让这样的人如何接受突然残缺掉一条腿的事实?”

说着,许老太太一屁股坐到地方嚎啕大哭。

对于被甩了一耳光的事情,若是换了之前,赵薇妍不可能对许老太太客气。

可此刻——

她也扭头,看着许宁川的腿,双目无神。

救回褚景煜的生命,赵薇妍对于最后决定让褚景煜先动手术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后悔。

但她怕许宁川会因此责怪,他不是她,他不一定理解那种感情。

上官彦进来的时候,大家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许老太太也是如此。

他轻轻将门反手关上,脸色竟然也难看不已。

大家的注意力顿时汇聚道他的身上,因为全权交给上官彦处理,她们甚至还没问肇事者的情况。

上官彦看了赵薇妍一眼,随后走向许老太太。

“那个肇事者呢?”许老太太也想起了这回事。

上官彦的脸色难看,不是因为许宁川伤得如何严重,而是因为即将脱口而出的肇事者,跟许老太太和许宁川关系匪浅。

“手术之后也保住命了,只不过伤势严重,下半辈子大概要躺在床上过了。”

对此,许老太太却一点儿都不同情,还说这是他应得的,这种人,老天都看不过眼,没有收他的小命已经是他走了八辈子的运了。

看着许老太太在那边念念有词,上官彦无奈打断她的话。

“肇事者是许婧小姐。”他不得不开口说明。

“什么?”被吓到的不止是许老太太,好包括赵薇妍以及霍老太太。

霍老太太对许家的事情已经知道得七七八八,许婧这个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是许婧小姐,她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警察到时候还要跟她录口供的。”

因为联系不上许老太太,还是许婧的朋友找到上官彦的。

赵薇妍也难以置信,许婧竟然是罪魁祸首。

然而听到许婧下半身要半身不遂的结果后,她的欲言又止顷刻间变为沉默。

却不是对许婧没有任何怨念的,只不过这个怨念因为许婧是许老太太的女儿,以及她的后果,让大家都一致地保持着沉默。

许老太太却被请了出去,虽然心里她对许婧也恨到不行,然而她在外人的眼中还是许婧的母亲。

“没想到竟然是许婧,真是作孽啊。”霍老太太摇着头叹息。

————————

跟医生说的十点差不多,许宁川早了半个小时醒过来,他的脸上都有好几个地方的擦伤,是因为玻璃被打破飞过来而被刺伤的。

而褚景煜坐在后座,连个安全带都没有,因而比许宁川伤得重。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赵薇妍就坐在旁边。

许宁川的眼睛眨了两下,才慢慢地清醒过来。

他的头上,腿上,都包裹着厚厚的纱布,露出一双略显无神的眼睛。

“唔……”想要说句话,却发现吐词颇为困难。

“宁川,你醒了?”赵薇妍慢慢绽放出光亮,激动地握着他的手。

许宁川轻轻动了动头。

“我去给你倒水。”赵薇妍的声音也惊动了旁边的霍老太太,她急急走过来,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感谢老天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霍老太太难掩情绪激动。

赵薇妍端着杯子,霍老太太已经坐到她原本的位置上,接过她手里的水,送到许宁川的唇边。

大家三缄其口,只字不提许宁川的腿会落下什么毛病,只捡好的说。

当然,也跟医生通过气了,只等许宁川的情况好转之后再告诉他这件事。

“谢谢。”许宁川的声音沙哑至极,习惯性地跟霍老太太道谢。

“您守了一夜?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清醒过来后,脑袋就渐渐的恢复了理智,习惯性地掌控着一切。

霍老太太看他眼底的疲倦,本想不答应,许宁川却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让她回去。

“既然您要照顾我,好歹先休息好,否则我还没好您就倒下去了如何是好?”

霍老太太想着也是,便也点了点头。

之后,病房里来看望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包括蒋馨儿和霍以安等人。

赵薇妍反而被挤到另一边。

只不过他醒来了,赵薇妍也放心了大半,唯一不敢面对他的,便是他的右腿。

赵薇妍不知道到时候,她要怎么跟许宁川说。

就如许老太太说的,那么骄傲的男人,她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

知道十一点,病房里的人终于离开,只留下赵薇妍和许宁川,就是赵母,也回去休息了。

“过来。”许宁川想朝她招招手,然而他的手也受了伤,力不从心。

赵薇妍小步地挪过去,许宁川的视线在她的脸色扫了一圈。

“谁打了你?”他沉着脸,语气冰冷地问。

赵薇妍一惊,将头发拨到前面,意图掩盖。

“你胡说什么?谁敢打我?”她心里恼怒许宁川的眼尖,却又因为他的冷语而有丝丝甜蜜,自然不是因为被打,而是因为他的关心。

她的脸刚才一惊冰敷过了,虽然痕迹不显,却被许宁川看了个清楚。

“别意图遮掩,你只有说谎的时候眼睛才会四处乱飘,你不愿意说,那我去问你妈。”

赵薇妍心道你去问就问吧,赵母应该不会再这个时候说这件事的,而且她已经勒令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

许宁川没等来她的答案,又气又无奈。

“熬了一整夜吧?我没什么事,你在旁边休息一下,到时候我再叫你。”

又红又肿的眼睛掩饰不了任何事。

赵薇妍没有拒绝,松开他的手,又给他掖了掖被子。

————————

下午,病房里迎来了不速之客。

褚景煜,以及褚擎天。

赵薇妍的脸色在看到褚擎天的时候,带着隐隐的愤怒。

但是看到被推进来的褚景煜,脸被玻璃渣子刺了一个大伤口,顿时心疼到不行。

褚景煜这会儿还没有多庆幸,他的眼睛甚至都不能完全睁开,赵薇妍看着他脸上触目惊心的上眼眶通红。

如果再偏一点点,景煜的眼睛……

她抬头,对上褚擎天冷峻的脸冷笑:“你还好意思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没说话,看了许宁川一眼,此刻许宁川睡着了。

“以后这笔账慢慢算。”当着褚景煜的面,赵薇妍没完全说出来,她低下头,跟褚景煜小声交谈。

小家伙的眼睛闪烁着不安的光芒,他轻声叫了赵薇妍一句妍妍。

“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道歉,事实上没有人告诉他许宁川的任何情况。

看到他躺在床上,褚景煜的心并不好受。

赵薇妍激动又哽咽地看着他的脸,此刻她无论如何都感觉看不够的,错过了之前的四年半,赵薇妍无论如何不会再错过褚景煜以后的时光。

无论如何,她也要让褚景煜回到许家。

“为什么说对不起?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好好的养病就好了,以后我每天都去看你,别动辄跑到这边来,明白了吗?”赵薇妍很想抱抱他,但是显然现实不允许她这么做。

后来,她只好作罢。

“许叔叔还在没有醒吗?”

这么多次,就数这一次,褚景煜对许宁川叔叔这个头衔叫得罪真诚。

“嗯,他只是累了,睡着了。”

他不说,但赵薇妍知道他对许宁川是出于关心和担心。

后来她送褚景煜回他的病房,趁着褚擎天出来的时候,赵薇妍丝毫不掩饰她的怒气。

“褚先生,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只有一个要求,我的儿子必须还给我。”

褚擎天抿着唇,冷峻的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是乐意,又或者是不乐意。

“你想过景煜能否接受吗?”

赵薇妍笑了,他没有拒绝,不代表他也是同意,比如这句话。

虽然说是站在褚景煜的角度上说的,但又何尝不是褚擎天的心声?

“我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免得到长大了再告诉他所谓的真相,更是不得他的谅解。”

褚擎天勾了勾唇,“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你认为你还有拒绝的权利?褚擎天,不要让我用卑鄙去形容你,就算四年前我再落魄,我也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是你们将我瞒在鼓里将他抢走。”

————————

五天后,许宁川的病情稳定了下来,赵薇妍也私底下询问过医生,问许宁川的脚有没有彻底康复的可能。

“几率很小,接下来的两年按时来做复健,或许能最大程度地恢复,让外人看不出来他的脚有什么问题。”

赵薇妍郁郁寡欢地离开了,回到病房里,许宁川正在翻开一杯财经杂志。

“去哪里了?那么久?”

“没。”赵薇妍扯了扯嘴角,摇头否认。

他招了招手,让她过去,赵薇妍顺从。

“去看褚景煜了?”

“没有。”赵薇妍依然摇头。

他将合上的杂志搁到一边,目光幽深。

此刻他脸上包裹的纱布已经取下了,露出明显的伤疤,赵薇妍注意到许宁川的表情比之前冷峻。

“聊聊吧。”

赵薇妍听到这几个字,心里一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在她想起身之前,被许宁川摁住她的手,止住了赵薇妍的动作。

“心虚什么?你以为我会怪你在我和褚景煜之间的选择?”

赵薇妍震惊地看着他,脱口而出:“你知道了?”

许宁川勾了勾唇,身边的人都三缄其口,他便转向医生。

虽然医生被提醒先别跟他说,却顶不住许宁川的狠话威胁。

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许婧,许宁川都清楚了。

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腿,说不介意那绝对是假话,但是他还不至于迁怒到褚景煜身上。

“你的选择没有错。”许宁川表情淡淡地开口。

一条腿,怎么也比不上褚景煜的命。

而且,这件事跟褚景煜还真没有关系,反而褚景煜是受到了连累。

“宁川……”赵薇妍怔怔地看着他。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接下来的时间,回家好好休息。”

赵薇妍却猛地抓住他的手,她从这句带着一丝疏离的话中感觉到一丝不安,她相信许宁川的话不含水分,但是他不可能对于他的瘸掉的腿无动于衷,甚至他内心可能在自暴自弃。

“回去吧,这边有看护就可以了。”许宁川拍了拍她的手。

赵薇妍咬着唇走开,她站在门外,在门缝里看到许宁川转过头呆呆地看着窗外。

心如刀割,不外乎如此了。

赵薇妍无愧于褚景煜,却愧对许宁川,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在许宁川发了十分钟的呆之后,赵薇妍推门而入。土页丽扛。

他几乎立刻转过头,见是赵薇妍,惊诧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不是回去了吗?”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迈步到他的旁边,猛地抱住许宁川的腰。

“宁川,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最后的结果,一切是许婧的错,不是你的,也不是景煜的。我不后悔在你和景煜之间选择了他,但是我也不希望你颓废。”

说着,她的眼泪也忍不住涌出来,忍了五天,赵薇妍此刻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

她能感觉到被子底下许宁川身体的僵硬,一个好好的男人突然要变成这样,赵薇妍能理解他一定很难受,只恨不能贴身体会。

“你还有我,还有彤彤,以及还没出生的宝宝,我们都需要你,你一定要振作。”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笑意却不达眼底。

赵薇妍深深吸了口气,“以及景煜。接下来我要说的,你或许觉得很可笑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景煜是我们的孩子,他不是褚擎天的,是他抢走了景煜,所以那一袋血救的不是一个褚景煜,而是我们的儿子,你明白吗?”

许宁川愕然地看着她,赵薇妍勇敢地点头,语气无比坚定地说:“当初我怀的是龙凤胎,但是给我接生的产科医生在我清醒后,告诉我男孩生下来后就没了生命象征,我一直以为这是真的。”

“若不是这一次紧要关头褚擎天说了这件事,我大概永远也不知道我儿子还好好的活着,就活在我的周围。”

赵薇妍抓着许宁川的手,又哭又笑。“那是我们的儿子,褚擎天抢了他去,你明白当初我刚刚知道这个小心时候的感受吗?我恨不得杀了褚擎天,他怎么可以?他怎么敢?”

“我被隐瞒了足足四年半,我错过了我儿子从出生到成长的足足四年。我以为我儿子的身体和灵魂都被埋葬在纽约的墓地里了,可是没有,他们欺人太甚……”

说到后来,赵薇妍的情绪激动,握着拳头眼底迸发出愤怒的光芒。

许宁川茫然地跟她对视了片刻。

赵薇妍又从包里拿出一份亲子鉴定。

“他当初那么说的时候,我几乎是顷刻间就相信了,但是或许你们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或许会觉得很可笑,后来,我拿了你的头发和景煜做亲子鉴定,就在这个医院的遗传科,你可以找丁医生了解情况。”

许宁川的手颤抖地拿着那张鉴定,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着实的发生了。

“褚景煜……”这三个字此刻陌生得可怕。

赵薇妍含泪点头,“他不是外人,是我们的孩子,你才是他的父亲。”

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像粽子一样的褚景煜坐在轮椅上,小家伙经过五天的治疗,虽然伤还没好,但是精力却回来了。

而不到轮椅高的彤彤,却站在后面要推他,一口一个“小哥哥,小哥哥”的叫得嘴甜。

“爸爸,妈咪,小哥哥来了。”彤彤从褚景煜的轮椅后钻出来。

许宁川的颓废和沉默此刻荡然无存,他看着对面那张略带羞涩和期待的小脸,感觉血缘的奇妙,又有着近乡情怯的寡言。

“妍妍,你怎么哭了?”褚景煜注意到赵薇妍的眼泪,担忧地问。

而这一刻,他的担忧对许宁川和赵薇妍都有了新的意义,那个原本看着不顺眼的小孩,此刻却哪里看都是极好的。

“没事,开心的。”赵薇妍很快擦掉眼泪,高兴地说。

她真的只是喜极而泣,她走到褚景煜的身后,推着褚景煜来到许宁川的旁边,眼底带着鼓励。

许宁川看着面前的小脸,却说不出一个字。

他有了儿子,他的儿子就在他的面前,仿佛天上突然砸下来一个馅饼,砸中了他。

他抬头看围在自己周围的男孩,女孩,以及赵薇妍,以及即将出生的宝宝。

他有什么资格颓废?他有什么可泄气?

许宁川伸出手,搭在褚景煜的扶手上,刚好包裹住他的小手。

褚景煜的表情有些迟疑,低声叫了一句“许叔叔”。

“很快,你就要换一个称呼了~”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