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战神之战 > 第一章 往事 二十 巾帼英雄

战神之战 第一章 往事 二十 巾帼英雄

作者:朗月刀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9:03:10

前有呼啸的战刀起码斫断两匹战马马蹄,中正剑回旋势如破竹,伤三人后其实就无需铁英出手,只需一路狂奔就一定能冲出包围。铁英当然要狂奔,可还有瞬间向缺口堵截的人呢?就是没有,他也一定要伤一个算一个,后面的路还长,就算勉县的敌人赶不及追上来,不算追总指挥去的三几十人,这里几个战团都还有五、六十号,平安脱身得了吗?所以铁英要狂奔,也不忘伤人。石头足够多,镖却不多,不多就不用,不过敌人在刀、剑、石头的三重打击后不战自乱,仓皇间被他成功脱出。后面还有最多三十人,当然还有几十支枪,可战场混乱,大半又是自己人,开枪可能鬼使神差能伤这个杀神,但保证自己人被误伤打翻的多,所以敌人还是叫嚣着穷追而来。

铁英出了包围就用不着再走“之”字,如一道血色的疾风。敌人马快,但被这人极尽凶悍的杀伐乱了阵脚后拍马追来也落了后。离“板”近了,二十米外铁英重镖出手,镖呼啸,直接洞穿一人后背射进侧一人手臂。“走”,铁英十步外两粒石子再度弹出,翻滚中挥出地下捡来的马刀;一马被断双蹄,铁英蹬马体身体斜窜而出,侧面一刀迎胸劈来,英不避,左手直抢这人马镫,朗月刀向上挥出。可以想象,大小相差不止十倍、二十倍的匕首想隔住大刀,必然是短小的匕首吃亏,就即便是神兵,马刀或断,但余势也足可把铁英开膛破肚。可铁英不知道这种厉害关系吗?当然不会,就是架得住,他也不会做这种既耽搁时间又耗费体力的蠢事:他已经耽搁不起和消耗不起了。所以刀锋接触的一瞬间他即改刀锋为刀面,向外斜引,卸去大半力的瞬间身体又借力上升。这种功夫和四两拨千斤恰好相反,但绝不是危言耸听;按理说,匪子的力道是向下,铁英以力接之也必然受向下的力,但须知正常的挥刀是刀尖向上,手臂带动刀划一个弧度逐渐向下,在力道将尽之时刀尖就基本是朝向地面了,那么刀和人的身体就形成一个夹角,力大,夹角就小,在居高临下的马上就尤其的小。铁英出刀不出力向外,护住身体、刀到有夹角的时候再发力岂不正好就有个向内、向上的反撑,力道虽极小,但铁英何许人?又是先抓马鞍向上窜出。马匪力竭,铁英朗月刀随身体向上的力闪电上划,一刀断去马匪手腕后人未及上鞍,一脚踢在下坠、还连着匪子手掌的刀脊上,刀不呼啸,但旋转,直接旋进五米外一匹战马身体里,人也上了马鞍。巧到极点,险也险到极点,不过恰到好处。

铁英二十米外出镖,十米内弹石,然后滚地出刀,再杀人上马,时间不过就是奔跑中跌了一跟斗,然后再爬起来上马,分秒之间起码五人失去战斗力,一人还能战也没有了马匹。“走”字落音,板身边就只有三个人了。三个人对“板”来说构不成威胁,铁英杀人,她在一匪愣怔间挥刀,匪仓皇举刀来迎,可“板”不敢和匪子刀硬碰就当然是虚招;所以匪子刀刚一上扬,“板”的刀已经划一道极小弧线,居然刀化剑术之直刺,生生刺入这人肋下。

铁英知道“板”的本事,纵马向虎子们战团杀去。围住“板”的两个马匪胆怯,“板”不追,紧随铁英身后。到虎子战团中间还有被截住的警卫排长。距离十几米铁英出手,两粒石子一中马匹,一中一匪。两人落马,另一人拍马闪开。排长汗流浃背中不忘报复,拔枪换弹夹要不了多少时间,一枪把跑路中的匪子撂下马,两枪被铁英打下马的匪子没跑脱。可报倒是报复了,马却跑远。紧随其后的“板”拍马赶到,喊一声“上马”,探身向他伸手。警卫排长不是白当的,马没有停步就一搭“板”的手骑上了她身后。

虎子们战团不远,几十米外铁英出镖,一镖射杀一外围之敌后向总指挥去的方向遥指,喊:“走,一号要紧。”是要铁虎几人追总指挥。

铁虎不是傻子,刚赶拢时见过一溜黄烟向西南面而去,知道必定是救援小队保护一号走了。如果他知道只有一号一人呢?估计要去追,也估计要先救兄弟。不管整样,战斗已经持续了两、三分钟,就是要去,铁虎知道自己独臂在马上不被颠下马就不错,要救人实在是勉为其难。喊:“你走。”

铁英明白总指挥的处境,知道几人在马背上实在是施展不开手脚,拍马经过,出一镖,两石,伤三人一马后向西南而去,回头喊:“不二呢?”

“少侠放心,裘不二死不了。”

“刘万山也死不了,少侠保重。”壮士也。

少侠不及感动,喊:“勉县还有马匪,速战速决。”

“好,少侠保重,等我等杀敌归来。”

铁英,“板”,包括警卫排长都安然无恙,几个豪壮汉子动起手来就了无牵挂。可铁英呢?还有不少于三十骑衔尾追来。

时间过去几分钟,远处还有一线黄烟,是马蹄卷起的灰尘无疑;黄烟还在向南,足见总指挥还没有被捉。铁英欣慰,却不敢耽搁时间,催促跟在后面的“板”一声“跟上”,提气轻身,催动战马如一道旋风先前卷去。可两人一骑的“板”跟得上吗?虽然虎子只向她说铁英这次救援的是西路军两个极其重要的人,没有明说是谁,但越是保密,也就是越神秘的东西越让人好奇。部队都在言传西路军总指挥、政委没有死也没有被捉,也没有随三十军政委**辗转新疆,那会到哪里去?“板”早就怀疑,在铁英向虎子喊出“一号要紧”后,她什么都明白了,前面被追的人必定是现在红四的领袖人物:总指挥和政委。而铁英浑身浴血,“板”心痛得流泪,也为自己为之追随、为之现身,甚至为之战死的郎君骄傲;“板”甜蜜的笑了,爽朗回答:“放心,跟得上。保。。。。。。重。”不过,保重两个字只有后面的排长听得见。还有“爱。。。。。。你”两个字就只是她心里说出来的了。。。。。。

“板”真跟得上吗?如果没有排长,凭她的骑术说不定,也不一定,因为现在的铁英心急如焚,前面是总指挥呀,还基本可以肯定,是救援小分队三十四条生命才换来现在的局面;总指挥不能出事,否者几十个红军精英、火种就死得毫无意义;不说其它,单是别人对他的信任就让铁英不得不真正的拼小命一搏——伤口仍然在流血,他可以用乾坤大挪移封住附近的穴道,不怕;几十个小时的冲杀,他感到了一丝疲倦,但还没有麻木的伤口疼痛使他战意依然;提气,轻身,排出体内浊气后,除了朗月刀和仅有的三柄飞刀、十几颗石子,他抛弃了身上所有累赘,甚至连救了他无数次命的飞虎抓都不留,所以他身轻如燕。可“板”能跟上吗?自然跟不上,但依“板”的骑术,马匪要想追上她也不可能。“板”呢?前面黑压压的敌人马队不少于三十,她多想助铁英一臂之力呀,可后面还有三十骑呢?三十骑又如何?依铁英的战力,要单独破围而走不是难事,可他体无完肤,一路只见他出手过一回的回旋斩都出了手,必定伤得不轻,带上自己只怕连前面三十骑都闯不出。所以“板”就算跟得上也不会跟,所以她为能帮郎君阻住后面的敌人而笑,极尽幸福,也极尽凄艳。。。。。。

马匪近了,警卫排长拔枪射击,阻不住敌人脚步,他的呼吸急促起来,言:“姑娘快走,保重。”

“板”大惊,大呼:“不可。”可排长已经滚鞍下马,跌得不轻,不过不重要,因为他已经不准备跑路,伏地射击。敌连续有人落马,二十几骑向左侧迂回。

右边还是那条小河,左面空旷,“板”插刀,拔枪,决绝一声“保重。”一句保重,是祝福,也是战友之间的生离死别,和其他人见不见面都要说的“再见”不一样,“板”说出来就更不一样,是有了必死之心的一种道别。话完,拨马向迂回之敌迎去,出枪,单骑纵跃,以一己之力兜截二十余马匪。

“板”枪快,杀匪无数;骑术精湛的她要换弹夹不是问题,问题是马背上的人都有神枪的本事那要战刀有什么用?“板”也不能。而马匪的马也不慢,且分散了四面向她围拢。“板”弹尽,还有十余骑到了。“板”拔刀,悍不畏死的伤敌五人,但自己也身披数刀。

“板”不是自我感觉美丽,而是确实美丽。而在马步芳统治的地方奇怪的是男丁又特别兴旺,女人不多,美丽的女人就更不多,否者只怕她早被流弹打死。

居然没有一个马匪去追铁英,估计他们也知道,追也追不上,还有六个围住了“板”。“板”无力再战,弃刀拔枪。枪里还有最后一颗子弹,她把枪对准了自己长发飘逸的太阳穴——亲亲的少主,英雄的铁英,我心痛的爱人,来世我还做你女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