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强嫁的婚也甜 > 第061章

强嫁的婚也甜 第061章

作者:小骨头1986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9:03:45

程小问站在早餐铺门口,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过了一样,僵直在了当场,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着坐在餐桌前的穿着浅色毛衫的简邵宸望去,可能是因为早餐铺内光线的关系,程小问根本看不清简邵宸镜片后的神色。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急需想逃,但却只能僵在当场,她扯了扯嘴角,故作轻松地打了一个招呼:“嗨,简医生,这么巧啊!”

简邵宸筷子上夹着小笼包,早餐铺外的程小问传了一身运动装,青春朝气,虽然还戴着口罩,但那双乌黑的眼睛,却还是明亮得如天上的星。

“早。”他薄唇微扯了一下,当看到站在门口的薄梓深时,微颔了颔首,但仅限于此。

见他转过脸又开始淡定地吃早餐,程小问的心可谓是碎了一地。心情突然就down到了谷底。

“我们坐下来吃,吃完了,你再给阿姨和妹妹带上去。”薄梓深并没有多在意程小问的变化,说完后径自在简邵宸边上的空桌子上坐了下来。

程小问虽然觉得尴尬,但若是执意上楼去吃就显得刻意,她跟老板娘点了一些吃的,然后朝着薄梓深的位置坐过去,可是她经过简邵宸桌位的时候,心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心塞堵塞到了极点。

腿脚不利索显得有些抽筋,两三步的距离却还是到了薄梓深的面前,她在薄梓深的面前坐下,位置是正对着简邵宸的,但她不敢抬头看,看一眼,心绞痛一次。

老板娘很快拿了小笼包和发糕上来,蒸笼里的小笼包热气腾腾冒着香葱的香气。程小问魂不守舍地用调羹搅拌着碗中的豆浆。

薄梓深夹了一个小龙包子到程小问的面前:“程小问,你还吃不吃早餐?”

低头搅豆浆的程小问乍一抬头,只觉得面前有障碍,面前的包子在她面前却显得十分的模糊,她目光汇聚直接胶缠在简邵宸的身上。

然而简医生却并没有看他,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他滑动屏幕看得万分认真。

程小问的心空荡荡的,她凝了凝眉,转首看着面前被薄梓深举了好久的包子,他脸上似都有了一些不耐烦。

程小问只好张开嘴咬住,总不能辜负他一番好意。

可是她刚咬住包子,就像是有什么感应一样,简邵宸的目光“嗖”的一下射了过来。四目交汇,程小问口中的包子就那么囫囵吞枣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咳!咳——”程小问抚着脖子猛咳了起来。

整个过程,她一直都在瞟她的男神,薄梓深也是看得有些醉了,他起了身,走到程小问的背后,大手顺了顺她的背:“程小问你啃一口包子也能把自己给噎着!”

薄梓深那么一说,程小问尴尬的直接涨红了脸,她甚至都不敢去看简邵宸的表情,她又一次在他的面前出糗了!

诶!

程小问咳了几下,等包子汁吞咽到喉咙时顺过来也就好多了,见薄梓深将豆浆给推到自己的面前,她说了声谢谢。舀起调羹喝了几口,将喉咙中的酱汁给冲淡,呼吸这才顺畅过来。

简邵宸虽然无动于衷地坐在位置上,可一颗心里已占满了担心,这个丫头,总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去操心。然而他是谁,只是她生命中的路人,他绷紧着身子,却只是远远地看着她,见她没事了,他这才转回目光,继续吃早餐。

程小问的目光也从简邵宸身上挪开,放在了身边人的身上。

薄梓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天熙的电话。他还是选择没有接听。

很快,天熙的短信也跟着进来了。

薄梓深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我想见你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虽然她无情,辜负了他的深情,但看到最后一面几个字,他的心却还是忍不住绞紧。

程小问见薄梓深看了信息后,整个人就像是陷在了某种情绪里面,悲伤一点点地染上了俊颜。

程小问不敢打搅,她只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早饭,心却早已不在自己身边,余光看到那个人起了身,紧接着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问,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程小问看着简邵宸那没有情绪的五官,心扯了又扯,然后她心塞地说道:“嗯,简医生再见!”

“再见。”

简邵宸转身朝门口走去,干净利索地消失在了程小问的视线当中。

程小问捏紧了口袋里面的那一张银行卡,卡边有些咯手,但握着它就好像会幸福。

不是不还给他,而是这银行卡,可以让她有一个再去见他的机会。

曾经她从来都是不说一声,强势闯入他的世界,什么时候开始,她竟这般唯唯诺诺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吧,但还是忍不住想爱啊……

程小问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可是——

谁能掐灭心中的那丁点期许呢。

程小问按捺住自己的小心思,开始认真地吃早餐,她有些麻木,觉得自己好像还是没办法去答应薄梓深,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

一顿早餐下来,薄梓深也是心神不宁,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她为男神魂不守舍,他为女神黯然神伤……

薄梓深食之无味地应付了早餐,他本来打算跟程小问一起上楼顺便看望一下程奶奶的,可吴天熙的短信却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不绝,他付完了早餐的钱,跟程小问走到了路口。

程小问以为他会跟自己一起去医院,却见他站在路口不走了,程小问疑惑地看着他。

薄梓深单手插在裤袋里面,深沉的目光复杂地望着程小问,半响他才说道:“我去公司,下班了过来接你吃晚饭。”

程小问想说不用接没关系,但她见他一脸阴沉,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

目送薄梓深离去,程小问拎着打包好的两份早餐前往医院,顺便给阿姨打了一个电话。

越来越冷的秋天,风吹来,都带着一些刺骨的味道,程小问加快了步伐。

站在奶奶的病房门口,她简单地整理了一下仪容,确定一切ok这才推门走进去。

一眼就扫了小岸和阿姨,程小岸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阿姨则是在整理床铺,程小岸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道:“姐你来了!”

程小问嗯了一声,将早餐递给程小岸:“快趁热吃。”

程小岸接过早餐,目光往门外瞥了瞥,却是没看到她那财大气粗的姐夫。

汪倩萍见程小问来,亲昵地叫着她的名。

“阿姨,奶奶怎么样了!”程小问快步走到了床前,只见奶奶身上插了许多的管子,氧气管,胃管,还有针管。

因为手术大伤元气,所以奶奶的气色看起来非常差,程小问心酸无比,眼泪就这样滚了出来。

汪倩萍拍了拍程小问的肩膀,温和地安抚着:“总是要慢慢恢复的,手术成功就是最惊喜的。”

程小问如鲠在喉,然后点了点头,她靠在程奶奶的床前,握住了老人的手,目光红红地凝视着老人爬上了皱纹的脸:“奶奶,感觉好一些了吗?”

“小问……”程奶奶虚弱地唤了一声,老眼里像是有什么光在闪一样,她最疼爱这个孙女,懂事听话,吃苦耐劳。

“小问不孝,来迟了,奶奶不要怪小问。”程小问心中始终是有所愧疚,没能在奶奶动手术前帮她加油。

程家奶奶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但没忽视她一直戴着口罩,程奶奶张了张干涩的唇:“问……脸……”

程小问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阿姨和程小岸,这才郁闷地说道:“奶奶,长了很多痘痘,太丑了不能见人,只好带着口罩。”

程奶奶望着程小问却不说话,似是不相信她似的。

程小问握了握程奶奶的手:“奶奶是真的,小问才不会骗奶奶呢……”她说得煞有其事,表情认真到位。

程奶奶这才点了点头.

汪倩萍和程小岸用完早餐就回去补觉了,程小问则是留守下来陪着奶奶,奶奶的精神状态基本处于睡觉当中,程小问时常起身用棉花棒沾了水帮她涂涂嘴唇。因为要守着奶奶,所以程小问除了上厕所基本上是属于寸步不离的。她拿着手机发起了呆,心想简医生在忙什么呢,看病例,还是在手术室?编辑好的微信删了又删,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她想,她迟早要放弃简邵宸的,不是今天,就是以后。长痛不如短痛……

薄梓深有意跟自己过日子,程小问也觉得自己做人不能太没品,是她毁了人家薄二公子的婚礼,她总得补偿他一点什么吧。

程小问不断地给自己做说客,她在这场自我战斗中挣扎着,难过着,揪心着。差不多十一点钟了,程小问打开外卖APP,点了一个简餐,刚点好餐,就看到门外闪过一道身影。

以为是查房的医生,但仔细一看,居然是简医生啊!

程小问绞紧了双手,面对着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扭捏和不自然。

简邵宸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内心也是掀起了一些波澜,喜欢一个人,看到她就会感觉心像是蘸了蜜一样,他朝着程小问走过去,望着病床上的老人,说道:“程奶奶怎么样了?”

程奶奶看到是简邵宸后,眼中有了笑意,她点了点头。

简邵宸不苟言笑的脸,染上了一丝笑意,他温声说:“奶奶你好好养!”

程奶奶嗯了一声,望着简邵宸的眼神满是欢喜。

简邵宸看向坐在凳子上的程小问,只见程小问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躲闪,他将自己手中的塑料袋递到了她的面前:“帮你订了餐,趁热吃!”

望着面前的塑料袋,程小问心中涌起了一股热流,她紧张的说话都有些结巴:“谢……谢谢!”

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实在太可爱,简邵宸都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好好照顾你奶奶,我先走了。”

程小问坐在凳子上,心都要跳出来了辣,他刚才居然那么宠溺地摸了她的头发,就像是韩剧里面安抚学妹的学长一样.

程小问两只眼睛瞬间成了桃心。

她兴奋了一个下午就连吃午饭也吃得津津有味,简医生送的午餐,满满都是爱的味道,那种喜欢,在心里面开出了一朵花,抑制不住的幸福感觉在爆棚。

那种感觉一直持续到阿姨来换她,程小问整个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过她才出病房,就接到了薄梓深的电话,就像是恶魔的召唤一样,程小问的心一落千丈,虽然薄梓深这几天对她挺好的,但也还是不来电——

程小问接起了电话,薄梓深在电话里说自己加班会晚一点,让她去他订好的餐厅等他。

程小问看了一眼安全楼梯口,心不在焉地回了声哦。

简医生应该不会出现在那里的……

程小问带着一颗五味杂陈的心步入电梯,电梯经过三楼的时候,她竟也鬼使神差地出去了,脚步不受控制一样地走向温媛的病房,果然,简医生在温媛的身边,贴心地陪伴着。

热泪滚烫,程小问仰了仰头,将眼泪给逼回眼眶,然后她飞快地跑向了电梯间——

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跑了下去。

站在大马路上,觉得心好冷,那种从骨髓里面透出来的冷意,让她心如死灰般绝望。

小问,别傻了,真的,这是最后一次了!

程小问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薄梓给她的包厢地址。坐在豪华的包厢里面,程小问给薄梓深发了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到。

薄梓深很快就回了消息,他说马上就出发了。

可是程小问等了足足半个小时,薄梓深才姗姗来迟,他手中拿着文件一样的东西,放置在餐桌旁边。

程小问觉得薄梓深的表情怪怪的,但她没有追问,只抱怨道:“你来得好迟,是不是要罚酒啊?”

在位置上落座的薄梓深,眉宇柔和,他嘴角噙着笑意看着程小问:“感觉你有点不一样……”

程小问双手撑着脸颊,她说:“不是你跟我说要好好过日子吗?”

薄梓深唇边的笑意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他目光复杂地看着程小问,是的,昨天他说过,想跟她好好过日子的,今天她就回应了他,可是……

“先点菜!”薄梓深摁了铃将服务员给喊来。

他点了满满一大桌的菜,程小问直呼浪费,但薄梓深只笑着说:“你喜欢就好。”

你喜欢就好,

程小问觉得其实薄梓深也不错的,也许培养着能培养出感情来呢。

晚餐时间,薄梓深的电话响了足足有三次,但他居然都选择了置之不理。

“即使不能在一起了,也不要不联系?至少,你们曾经深爱过。”程小问知道那是吴天熙的电话,她也爱过人,知道被所爱之人忽视的那种伤心欲绝的滋味。

薄梓深滚了滚喉结,他说:“我会给她一个交代,但不是现在,小问,你多吃一点,真的太瘦了……”

今晚上的薄梓深非常的随和,程小问都有些不习惯了,但她还是乖巧地听了他的话,吃了很多的滋补的菜肴。

伤心失落的时候,只要记住吃就好了,至少程小问是这样治愈自己的,她吃得正开心呢,看一眼薄梓深,也给他夹了一块肉。仿佛做这些,就能让她忘记某些痛楚。

服务员进来上菜,她的手肘不小心碰到了薄梓深的文件夹,薄梓深的文件夹洋洋洒洒地飘了出来。

薄梓深猛然站起了身,他剜着服务员:“怎么上菜的!”

服务员弯腰屈膝地道歉,可是,那张纸,却也还是落到了程小问的脚下。A4纸上,很清晰的几个字,闯入了程小问的视野。

程小问弯腰将A4纸给捡起来,等服务员出去把门关上的时候,她捏着A4纸心情复杂地望着薄梓深。

薄梓深望着程小问,说道:“我知道你没有怀孕,一切都是权宜之计……程小问,这是我母亲和爷爷为你设下的局。”

程小问的眼中有一些惊诧,她说:“四小姐是你妈妈的人?”

“四姨吗……”薄梓深看着程小问笑了笑:“她是我的表阿姨。”

程小问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真相,他母亲和爷爷为了逼走吴天熙,找了一个托,而这个人刚好是程小问。

程小问正视着他的眼睛:“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你?”

薄梓深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黑白照片,是一个年轻男人和女人的合影,那个年轻的女人,程小问不由得惊呼出声:“是我奶奶……”

“那个男人是我的爷爷。”薄梓深凝了凝眉,俊帅的五官上浮上了无奈的笑意:“这就是你一个乡下丫头,为何深受我妈妈青睐的原因!”

“却原来是这样!”程小问摇了摇头,原来他们都被设计了,她只知道奶奶年轻的时候深爱过一个人,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奶奶嫁给了爷爷,这些事情,她也是从阿姨那里听来的。

“薄梓深,你呢,一开始就知道我假怀孕吗?”

薄梓深点了点头:“一个男人,有没有碰过一个女人,他一定记得。”

“我知道了。”程小问如释重负,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看着薄梓深笑道:“你决定好了?”

薄梓深望着程小问,漆黑的眼瞳中闪过一些游离,然后他笑着点了点头:“是不是感觉自己也解脱了?”

程小问笑出了声,她笑得很放肆,在她想要跟薄梓深好好过日子的时候,没想到他却是递上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程小问以为自己会很失落,但奇怪的是这种心情并没有,而是整个人都跟着放松和愉悦了起来。

晚饭吃完了以后,薄梓深结了账,两个人同步走出了餐厅,薄梓深说我送你去宾馆!

程小问摆了摆手:“你还是去找吴天后吧,这几天估计把她虐得够惨烈——”

薄梓深伸出了手臂:“抱一个?”

程小问像只蝴蝶一样飞扑了他的怀中,然后将他给抱住:“再见薄梓深,祝你幸福!”

薄梓深的手机毫征兆地响了起来,薄梓深处理完了自己跟程小问的事情,终于能一心一意地去接电话了。以台讽技。

他放开程小问,摁下了接听键,电话里吴天熙的声音沙哑得厉害:“梓深,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天熙……”薄梓深的心没由来得发疼。

吴天熙在电话里面哭得厉害:“梓深,我只是被薄梓淮要挟,我跟他并没有关系……我跟你在一起后,从没有背叛过你,你要相信我!”

薄梓深眉宇间褶皱深刻,仔细想想,她跟他在一起的日子,两个人基本上都是黏在一起……

她又哪里来的时间背叛他?

“天熙,其实——”

“梓深,我看到了你了,我在你的对面,我可不可以过来?”

薄梓深眼瞳缩了缩,目光却是飞快地转向了对面的马路,只见对面马路边站着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红色大波浪妩媚。

“咦,那个人不是吴天后吗?”程小问也看到了吴天熙。

薄梓深的心发紧,他紧张而又充满期待地看着吴天熙,然后他担心地说:“天熙,不要过来,我——”

然而吴天熙根本没听到,风声太大,她眼中只有薄梓深,仿佛跑过来才能抓住他。

“嘶——”汽车轮胎尖锐地摩擦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程小问睁大了眼睛……

薄梓深冲进了马路中央,他痛苦的声音仿佛响彻了天地:“天熙!!!”

吴天熙被撞飞出去,滚了几圈,地上一滩滩的血。

薄梓深将吴天熙给扶起来,巨大的恐惧将他给淹没,他惶恐的声音听起来颤抖得厉害:“天熙,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天熙……”

程小问马上拿出了手机拨打第二医院的急救电话!

她也跟着跑了过去,为什么命运这样捉弄人,明明他们可以在一起了啊……

“梓……梓深……”吴天熙躺在薄梓深的怀中,脸已白透,她伸出手握住他的:“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没有……”

薄梓深的胸腔上就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疼得他浑身都有些抽搐起来:“天熙,不要说了,我信你,我相信你……”

“梓深……”吴天熙的脸上有泪,她搀扶着他的手盖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医生说,我生孩子有风险,但你知道吗,一个月前我就没有再避孕了……我怀孕了……”

她将揉在一团的检查报告递给薄梓深:“是我们的宝宝,我们的……呢……”

“天熙!”薄梓深的眼睛忍不住流出了泪水,站在一旁的程小问更是哭了一个稀里哗啦。

“是你的孩子,我很确信,可是……他好像没有那个福分做你儿子——”

“不会的,天熙,为了我你要撑住!”

“天熙小姐,薄梓深已经和我离婚了,他想和你复合的,请你一定要好好的!”程小问心中的愧疚海水般涌来,是她的错,她不该闯入他们的生命里面。

吴天熙望着程小问:“程小姐,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天熙!”

“天熙!”

“……”

九个月后。

产房门口的薄梓深纠结地来回徘徊,里面女人的尖叫声简直胆战心惊,他心想,作为女人实在太不容易,他一定要加倍疼爱自己的妻子才行。

一对男女,携手走向等待妻子产子的薄梓深,薄梓深笑着望过去,只见那个高高瘦瘦的女孩,肚子也隆了起来,他看着女人,调侃道:“程小问你们家简医生很厉害嘛?”

程小问使劲推了一把薄梓深:“你才厉害呢,双胞胎啊……”

薄梓深忍俊不禁,他用手捶了捶简邵宸的胸膛:“国家都开放二胎政策了,你们也可以三年抱两了!”

程小问朝简邵宸做了一个鬼脸:“为了我的二胎梦,简医生看你的了哦!”

简邵宸挑了挑眉,但嘴角却是向上扯了两下,他是没问题,就是担心他妻子会太辛苦。

此时产房里发出一生可怖尖叫,就在薄梓深凝眉以为出事的时候,紧接着新生婴儿嘹亮的哭声,就从产房里面传了出来。

原来,一切都还很美好。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