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花间辞 > 第六十七章 入魔

花间辞 第六十七章 入魔

作者:骨玲珑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9:04:53

“嗯......”虽然嘴上应付着.但是良宸心里憋着事情瞒着烟锦.着实难受.可是她又不敢说出來.生怕被别人听了去.就算有主子和婉妃娘娘.那么自己的妹妹和母亲也是必死无疑了.

迟疑了许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吞吞吐吐的.烟锦看她的样子.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接受自己的帮助.反而大方的对良宸说:“放心吧.沒事的.你家里的事情.我会妥善帮你处理好的.你尽管放下心來就好.”

“可是......”

“哎呀.”烟锦无奈的说道.“放心吧.沒事的.赶紧走吧.若是再耽搁.天色晚了.可要怎么回來.”

“是......”良宸只好忍着内心翻腾的想要一吐为快的yuwang.满腹心事的跟在烟锦的身后.最终还是沒有忍住停了下來.“娘娘.”说道.“娘娘.....其实......”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楚长生打断了.只见楚长生火急火燎的跑过來.对着烟锦说道:“婉娘娘.快跟我走吧.主子那里出事了.”

“出了何事.”烟锦看着他的样子.也不由的紧张起來.

“主子......主子......哎呀.一时半会说不清.娘娘随我前去就知道了.宸姑姑先回合欢殿吧.”见楚长生要刻意支开良宸.烟锦也会意的点点头.示意良宸离开.

“娘娘.”良宸本來还想说些什么的.却见楚长生拖着烟锦已经走远了.也不再上前追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朝合欢殿方向走去.

烟锦看着楚长生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沒有底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君笙被困住.还让楚长生一时失了阵脚.沐倾那边应该沒有出什么问題的吧.他不是还沒有醒过來吗.烟锦想着.却听见不远处的打斗声愈发激烈.

“娘娘.快.”楚长生紧紧拽着烟锦.手心都渗出汗來.一边小声的嘀咕.“主子要挺住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烟锦不由得有些生气了.甩开楚长生的手.却又 惊觉对方还是个孩子.这般严厉与大声会吓着他.只好又软了软语气.道:“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有打斗声.”

“婉娘娘.”感觉到烟锦的愧疚.楚长生也松了一口气.说道.“本來主子是不让我告诉你的.可是......主子被冥军困住了.”本來还是支支吾吾的却又忽然咬牙告诉了烟锦实情.

烟锦听到后又急又恼.跺跺脚到:“怎不早说.”撇下楚长生.独自飞速的奔向有打斗声的方向.右手一伸幻化出一把芮舞剑.火色的光芒舔舐着刀剑.烟锦心中的愤怒越是燃烧.芮舞的光芒就越大.几乎将她的整个人都笼罩在火色的流光之中.

君笙吃力的挡过砍下來的一刀.回首就见烟锦赶來.心中一暖.竟沒有了坚持下去的力气.

“君笙.快闪开.”烟锦叫着.君笙却像是沒有听见似的.软软的倒了下去.情急之下.烟锦也顾不得什么了.将手里的芮舞笔直的抛出去.火红色的光染红了一边天.燃烧的火焰将君笙身后的那名冥军烧的所剩无几.君笙闻着扑鼻而來的味道.差点吐出來.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困住.”烟锦赶过來.扶起了君笙.问道.

君笙沒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你以为被几百只冥军困住就有那么好容易对付的吗.”

“我沒有问你这个.我是说.你怎么会被冥军困住.”烟锦把他丢在一旁.问道.“就算宫里到处都是冥军.可是不见得有谁敢乱來.若是被皇上发现了.那么.是什么下场不是不是知道.”

“你还说呢.什么下场啊..史家一案已经结素了.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只要是跟史家有半点关系的人都死了.你知道这叫什么.这不叫株连九族.这叫扇丞相一耳光.”君笙郁闷的说道.

烟锦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问道:“你是说丞相现在不会放过你..”

“你说呢.尚书大人是一个何等重要的棋子.你自己看看.所有的案子都必经他手.在他手上的命案还少吗.不都是史尚书给解决的.”

“可是.这宫里.冥军也不会就这么乱來啊.”烟锦暗自嘀咕了一句.却又忽然一把丢开君笙.摔得君笙呲牙咧嘴的直骂.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君笙看着她.微微的皱眉.烟锦不解的看着他.问道:“忘记什么.”忽而又厉声问道.“是他..”

“哈哈哈哈哈......除了我还有谁.原本以为.婉妃娘娘会把我直接忘记了呢.”弗弼半嘲讽半认真的说道.烟锦不屑道:“我怎么会忘了你.怎么说也是弗忱的亲弟弟啊.”

一提到弗忱.弗弼的面目变得狰狞起來.仿佛是用尽了生平的力气.吼道:“你还敢提..要知道.哥哥是因为你死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是什么身份你是不是忘记了..”又忽然冷静下來.邪魅的一笑道:“哦.对了.我想起來了.婉妃娘娘是一只兽呢.还是一只凶兽.不知道婉妃娘娘想起來了沒有.想必是在人间呆的太久.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吧.”

“娘娘怎么可以这样子呢.怎么可以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呢.不过也沒有关系.既然你是忘记了.那我就提醒一下你.不知道你想起來沒有.”弗弼道.

说者无心.听的人却字字锥心.

霎时烟锦的面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耗尽了一切的力气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而弗弼却依旧不依不挠的说道:“你难道沒有发现吗.至要是你存在的地方.那里的人就会有灾祸.你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我的哥哥弗忱.你的爷爷.你的娘亲.申酉山的花草精灵.南海的蚌族.还有现在的人间.你难道都沒有醒悟吗.好好的深山你不呆着.非要來这里作甚.若是你沒有來这里.那么这里的一切都不会是这样.”烟锦听着.字字残忍.一幕幕的血腥的画面瞬间涌了上來.

爷爷被关在九天之上.娘亲被流放至六界之外.申酉山的花草精灵横尸遍野.南海蚌族一夜之间化作灰烬.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來了人间走上一遭.却又将人间霍乱至此.是不是真的沒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來.

弗忱......是不是就还会活着.若是不再任性.不再执拗.沒有说出那句‘为了娘亲.放弃一切都值得’的这种伤人 的话.弗忱就不会这么安静的离开.

嗯对了.还有雪瑞.是不是也不会带着女娲石就此消失呢.

这一切.就真的是因为自己吗.

看着烟锦逐渐痛苦的神色.君笙也沒有了办法.他不知道她的过去.不知道她经历的事情.不知道她的痛苦來源于哪里.“你闭嘴.什么叫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难道你就沒有错吗.这些不都是你一首策划的吗.”

“我怎么就一手策划了.我唯一一手策划的就是让这个可恶的女人从此消失.”一句话反驳的君笙无言以对.烟锦低着头.君笙看着她.把眉头埋得更加的深了.仿佛在思索什么.

烟锦忽然大笑.对着弗弼说道:“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吗.若不是你.怎么有今天的这般光景.怕是丞相也不会知道冥军的吧.”握紧手里的芮舞.发了疯似的朝弗弼飞去.

弗弼见形势不好.困住君笙那只是因为手里有足够数量的冥军.而烟锦就不一样了.她并非人类.且冥军已经被君笙消灭的所剩无几.如今这般硬碰硬.自己怕是只占了下风.虽然想到了.却还是不肯撤下.硬着头皮跟烟锦在半空中撕杀了起來.

芮舞吞吐着血色的火焰.火焰舔舐着剑刃的边缘.在阳光下显得异样的耀眼.像是一只火龙.又宛如毒蛇一般.吐着火红的信子.像是随时都会要了人命.

烟锦许是心里的愤怒被燃烧了.所以下手也比以往更加快准狠.刀刀稳.丝毫不留情.弗弼吃力的躲过她砍下來每一剑.生怕稍不留神就少了胳膊少了腿.

弗弼沒有办法只好闪躲的远了些.召唤了更多的冥军集结至此.眼看稳占上风的烟锦毕竟一人不敌多手.君笙也算是恢复了些许体力.跃至半空.一掌劈开了已经不远的冥军.扶住烟锦.烟锦挣脱开來.抛出手里的芮舞剑.在半空中停了稍一会.之见那芮舞见变得愈发的通红.弗弼一见心里大呼不好.就想转身逃窜.

变红的芮舞仿佛能滴出血來.红彤彤的染了头顶的一片天.炽热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的.压得人喘不过气來.君笙在烟锦的身边也感觉道了异常.她的眼瞳不再是那般的清纯无害了.如而代之的血瞳.

“烟锦.”君笙想要摇摇烟锦.碰到她的时候却像是触了电一般的迅速的缩了回去.君笙揉着手.内心大惊.她的 身上竟像是着了火一般的滚烫.碰到她的一瞬间.手心传來的就像是烈火焚烧过后的痛苦.

烟锦缓缓 的回过头來.毫无感情的看了君笙一眼.又再次回过头去.看得弗弼的心里直发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