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因为爱情 > 123:大结局

因为爱情 123:大结局

作者:倾若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2:42

和马小玲分手后,莫小桐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回家,莫家大宅,Bob是头一回来,一下车就寻着满地的鹅卵石,蹦蹦跳跳。看孩子很喜欢这里,莫小桐的心,也便放下了一大半。

任孩子随意玩了一阵,直到他玩累了跑回自己身边,莫小桐才忐忑不安地领着孩子进了屋。

“Bob,还记得妈妈说的话吗?”

“嗯。”

“叫外婆。”

“嗯。”

口是虽应着,但Bob依然对外婆这两个字很是陌生,外婆到底是什么呢?Bob在心里想了想,开始默默地背儿歌,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妈妈的爸爸叫外公,妈妈的妈妈叫外婆。

喔!是了,外婆就是妈妈的妈妈。

看到母亲的背影时,莫小桐握着孩子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孩子吃痛,皱了下眉,但却没有叫出声。只奇怪地看着莫小桐,一脸委屈。

“妈,我回来了。”

“小桐啊,妈今天买了你最爱吃的…………”

家里真是太冷清了,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孩子,莫母马上就笑开了花:“这孩子挺可爱的,谁家的孩子呀?”

很紧张,莫小桐扯了扯孩子的手,示意她叫人:“妈,他是,他是…………”

“奶奶,我是Bob。”

不知道是孩子太机灵,还是这孩子太没长心眼,总之,当Bob看到莫母后, 第一声叫的就不是外婆,反而是奶奶。叫完之后,莫小桐便愣了,刚想要纠正她不是奶奶是外婆,孩子却突然甩天她的手,奔进了莫母的怀里:“奶奶,抱抱,Bob要抱抱。”

望着眼前的一幕,莫小桐震惊了。卖萌,求宠,小家伙最拿手的一招,好像,好像在母亲这里也有用哎!

“Bob,叫外婆,是外婆不是奶奶。”

“是奶奶,是奶奶。”

孩子很坚持,表情很固执,莫小桐盯了孩子一阵,正不知所措,却发现母亲竟然主动将孩子抱在了怀中。

“好,就是奶奶,是奶奶。”

看母亲的表情,莫小桐实在不忍心让她失望,可是隐瞒对母亲来说,也更回不公平,想了想,她还是说了实话:“妈,他是,他是肖奕的孩子。”

“看出来了,你以为你妈真的老糊涂了吗?不过,看这孩子和我这么有缘的份上,我就应了他这一声奶奶吧,这孩子,长得真可爱,特别是这头发,跟你哥哥小时候一样,要是你哥的孩子就好了,只可惜啊,你妈没有这好福气。”

说这话的时候,莫母甚至看都没有看莫小桐一只,只蹲下身来,小心的擦着小Bob脸上不知道从哪里沾上的灰。每一个动作,都很细心,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真看到莫小桐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这个,真的是她的妈吗?

可是,再吃惊她也要分状况,母亲的口气,明显是可以接受这孩子的,那她也必须顺杆子直上,赶紧拉关系:“妈,Bob以后就是您孙子。”

“嗯!既然孩子来了,我就陪他玩一会儿,你去厨房把接下来的菜做了吧,好了就叫我们一起吃。”说完这话,莫母又转了脸过去问Bob:“乖宝宝,你喜欢吃什么呀?”

Bob眯着眼,二话不说,就喊出了自己最爱的美食:“披萨,披萨最好七了。”

“披萨啊!家里没有这个,能不能改吃别的?”

歪头想了想,Bob眼睛一亮,又叫道:“鸡腿,大鸡腿。”

“呵呵,这个倒是有,有有有,小桐,就做大鸡腿吃,嘿嘿!”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她本以为天大的难题,就这么被小家伙的笑容解决了么?

天啊!她不是在做梦吧?

事实证明,这个梦,真的有点长,有点美。从Bob进家门开始,母亲脸上便一直挂着笑意,明明很累,却还要坚持陪着孩子玩,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看着这样的母亲,莫小桐不禁红了眼,母亲是真的太寂寞了啊,这个家,也早就该添个小孩子了,如果哥哥不出事,如果自己不出事,如果小柳不出事…………

总之,一切都会过去的,而她,在不久的未来,也将为这个家,再添一个小生命,到时候,母亲脸上的笑容也会更多的吧,这么想着,莫小桐也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肖奕离开的日子,一切平顺。

Bob得到了母亲的认可,自己也顺利地向苏老辞了职,年后可以直接开始接管《绯色》,《娱乐一线》的经营权,也在莫小柳的坚持之下,无偿转让到了自己名下,一切都是美好的,就好像天那么蓝,云那么白,空气那么好一样。

除了,他不在。

肖奕离家的日子,从一月十六开始,到现在,足足半个月。距离她们约定的日子,还有七八天,二月八号的除夕,她不担心他不回来,只是担心,自己过不去。

每天都和他视频,每天都和他说话,每每总看到他一脸的疲惫,还带着明显的黑眼圈。他从不说自己在做什么,也从不说自己在累什么,他总是尽可能地对着她笑,告诉她,一切都很好。真的很好吗?如果真的好,他,应该早就回来了。

安顿好家里的一切,莫小桐挑了个大清早,就来医院里看莫小柳,这一阵子,姐妹们好得就像同一个人,完全将以前的一切都改写。削着手里的水果,莫小桐一下一下转着手,当指尖最后一点的果皮脱落,莫小柳突然问:“你会时候学会这一手的?”

“一直都会,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其实,她也记不清为什么会喜欢削苹果了,不过,是真的削了好多年,只不过到这三年来,才开始有了长进。

接过莫小桐递过来的苹果,莫小柳也不吃,只是看着她又给自己拿了一个,慢慢地削着。看着她手中转动着的果皮,莫小柳突然问:“姐,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头也不抬,莫小桐浅浅地笑着:“这么明显吗?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呢。”

“怎么了?有事?”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很久,直到现在佟依的精神好了很多,身体也恢复了大半时,她才敢拿出来问她。这种事,逃避不了,还不如大大方方拿出来讨论一下:“医生说,再有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可是,大过年的,我也不能让你回莫家,怎么办?”

“我回自己家呗,房子是写在我名下的,没事儿。”

要说不遗憾,也是假的,只是,要莫母接受自己,恐怕也是有些难度的,过年就图个开心快乐,她也不想自己过去找刺激。

腾出手来,拍了拍她的手:“小柳,别怪我妈,她还需要点时间接受这一切。”

“我有什么资格怪别人,要怪只能怪我自己,只是,医生说我这一年半载的最好在家休息,工作都没办法找,肯定会很无聊。”

将《娱乐一线》交给莫小桐后,她便成了真正的无业游民,这一阵子,她也想了很多,甚至想过病好后,离开F市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呆着。只是,医生的一席话,又将她的计划打乱了,卧床休息啊,她还能去哪里?

闻言,莫小桐微一抬眸:“你想工作啊?”

“想归想,不现实。”

工作了这么多年,她也累,要不是想着以后的生计,她还真不愿意工作了,只是,忙惯了的人,突然停下来,就觉得很空虚,那种寂寞,如影随行。

“要不,你回《娱乐一线》怎么样?”

一听这话,莫小柳急了,忙解释道:“姐,你别这样,我都说了让你去管理,就是让你去管理了,不会再和你抢的。”

“我也没说你要跟我抢啊,我只是说,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做了,你得帮帮我。”怀孕的事,除了马小玲以外,莫小桐还瞒着大家,是不想让大家太担心,也是不想让肖奕的离去,显得更加不负责任,她瞒着所有人,可日子瞒不久,总有一天,她的肚子,会出卖她的人。

“你怎么会没精力?肖奕他不是马上要回来了吗?”

“他能回来就好了,可惜啊!估计是回不来了。”

从他离开的那一天开始,她就预见到这种结果了,一直抱着希望在等,足足半个月,她终于也等冷了心。她知道他是想回来的,只是,每每都欲言又止,她很担心他,更担心他们的未来。

一听这话,莫小柳也急了:“姐,是不是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什么也没说,不过,你姐我神通广大,猜出来了。”

她笑,淡淡的,也不过多的解释,有些事情啊,外人是不会懂的,只有当事人才明白,什么叫心有灵犀。

“那个费雪莉还是不肯放过他吗?”

摇了摇头,她只是淡然:“还不清楚,所以,我得过去看看。”

“什么?你过去?”

抬眸,漂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对啊!我的男人,自然也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才安全。既然他被锁事绊住了手脚,那我就过去陪着他,盯得他死死的,谁也抢不跑。”

拍了拍胸口,莫小柳一脸庆幸:“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我就放心了。”

“所以啊,你得回来帮我,《绯色》有小玲帮我看着,出不了什么大事儿,《娱乐一线》我就交给你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希望,它没有衰败到让我不得不收了它。”

她是故意激她,也是故意想帮她,这个妹妹,失去了一切,她不想再夺走她最后的事业。

闻声,莫小柳的眼眶突然就红了:“姐,你是故意帮我的吧?”

莫小桐的用意这么明显,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心里的愧疚,她是真的受之不起。

“一半一半吧,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

离开是势在必行,这边也确实要人管理,找一个不熟悉的外人,倒不如找一个最珍惜的亲人,她相信,没有人比莫小柳更珍惜《娱乐一线》,也没有比她更希望将《娱乐一线》做向全国。

一声叹息,她终究还是不忍接受她的好意:“可是,我一时半会也是不能工作的。”

莫小桐不理她,只坚持道:“没关系,帮着拿个决策就行,我会在英国和你们开视频会议,遥控指挥。你呢,就在国内做我的执行官好了,虽然让你休息,也没说你得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吧?”

“真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只有你肯收留我。”

“说什么傻话呢,快吃吧,苹果都黄了。”

姐妹之间,曾经的仇怨那么大,可是,同样经历过生死的两个人,似乎都从鬼门关前找到了新的感悟。莫小桐的感悟是重生,而佟依的感悟,却是亲情。

“姐,谢谢你,你一定要幸福,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她笑,又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为了让你们都没有负罪感,我会努力幸福的。”

“那,你什么时候去英国?”

“不知道,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也许,在年三十。”

这半个月来,她想了很多,也计划了很多,终于决定,要主动出击。为什么她一定要在这里等,为什么她就一定是被动的那一个,从前,她是没有那样的能力,可现在,她已能独挡一面,也有足够的勇气去战斗。

所以,她决定了,她也要飞。哪怕,那是一个自己所不熟悉的国度,哪怕,在那里一个亲朋好友也没有,可那有什么关系,至少,她能找到他。

只要有他,就够了。

一周的时间,她安排了许多许多的事,给公司找了新的主事,给母亲找了新的保姆,给孩子找了新的阿姨。

傍晚的时候,莫小桐坐在饭课桌前,张了几次嘴,都没有说出那句话,直到,母亲看懂了她的犹豫,主动问她时,她才支支唔唔地开了口:“妈,我想,去英国。”

早就订好了票,启程的时间,也早已决定,一直不知道如何跟母亲开口,就怕自己只要一说,就伤了她的心。

“公事还是私事?”

母亲慢条斯理地吃着饭,间或还会偶尔给孩子添点小菜什么的,孩子很听话,自己吃着饭,只是时不时拿眼瞅着莫小桐,嘿嘿一笑。

瞒是瞒不住的,她也不想为了这些事而对母亲撒谎,所以,当母亲问起,她决定如实以告:“我要去找他。”

闻声,莫母的手稍停了一下,又开始慢慢地扒着饭,咽下好大一口后,才问她:“决定了?”

“是,决定了。只是,孩子还小,我不方便带着一起走。”

这一点,也是她最为难的事,按理说,没有理由把孩子留给母亲带的,虽然她很喜欢这孩子,可毕竟隔了那么远的关系。就算母亲不愿意帮她,她也无话可说。

抬眸,母亲的眼神很是清透,意思也相当明显:“我的孙子,我会好好带的,你不用担心。”

意料之外,莫小桐几乎涌出眼泪:“妈,您的意思是,不反对我去?”

“我反对有用吗?”

只一句话,莫小桐又紧张了,她瞅着母亲,斩钉截铁:“没有。”

说到这里,莫母难过地放下碗,一脸认真的望着女儿说:“既然反对没有用,我为什么要反对?只是,马上要过年了,你又怀着身孕,一个人走,妈不放心。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很听妈的话,肖奕是个例外,为了他,你一直和妈反着来。现在,妈也想通了,只要你高兴,妈也就高兴了。”

莫小桐怀孕的事,在几天前,她已经从马小玲那里探到了消息,没有怪女儿,也没有说女儿,她只是熬了一大锅汤,让女儿小心保养着。有些事,她虽介意着,但已然看淡,再不想为此给孩子们压力,也不想因此让自己一辈子孤独。

“妈,我没事的,孩子才那么点儿,不影响我。只是,我走了,你们要独自在国内过年,我才不放心。”她已拜托过马小玲,拜托过于千帆,希望她们在她不在的时间内,替她关心自己的妈。只是,毕竟外人还是外人,到底不如亲生的亲,她一想到母亲独自过年的凄凉,便忍不住红了眼。

“千帆会过来,小玲也会来,妈不会寂寞的。”

听到这话,莫小桐起身走向母亲,半跪在她怀中,嘤嘤地哭泣:“妈,谢谢你,我还以为…………”

“还以为我不会让你走是不是?我是不想让你走的,可是,你的心飞了,妈已经关不住了,所以,只能放你自由。肖奕这个人,有很多的毛病,但有些话他也没说错,妈不能再为了自己而耽误了你,如果,你觉得那就是你想要的幸福,那你就是追求。她不能支持你,但,妈也不能拦着你。”

“妈,我舍不得你。”

三年了,难得和母亲相聚,可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她又要远走高飞,抱着母亲,莫小桐心里难受,忍着不哭,只是眼泪不停地流。

莫母感慨着,也是红了眼:“舍不得就早一点回来,妈老了,身边没有儿女,也很凄凉的。”

“我会的,会经常回来的。”

此一去,不知道要多久,她不敢给母亲保证什么,但,只要有时间,她一定会回来的,男人她要,母亲也一样要。

“别哭了,有身子的女人,哭多了不好。”

“妈,妈…………”

忍不住伤心,她不停地叫着母亲,就像个小孩子一般,撒娇地叫着。

莫母忍着泪,一遍一遍地拍着她的后背,这个女儿,终于要飞了,飞多高,飞多远,她都不能控制,她只希望,飞走了的女儿,还记得回家的路。有一天,她突然打开门,就能看到她回来,也能看到,她一脸幸福的笑。

机场大厅内,莫小桐红着眼,一一抱别自己的闺蜜和好友。没有让母亲来,怕她受不了这样伤离别的场景,也没有让Bob过来,怕孩子舍不得自己,非要跟着去。

一手拉着自己的男人,一手拉着莫小桐,马小玲哽咽着道:“小桐,保重啊!记得早点回来。”

莫小桐点着头,将马小玲的手又交还到于千帆的手里:“千帆哥,小玲,在我回来前,替我照顾好我妈好不好?”

不久前,马小玲终于撑过了三日之约,也成功地降服了他的木头男,现在,两人的关系,呈直线上升的状态,直接又回到了热恋期。这时,

腾出一只手,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她的发心:“放心吧,夫人就是我的妈,我会尽力照顾她的。”

数度哽咽,她却强忍着不让自己落下泪来:“谢谢你们。”

马小玲撞了她一下,怪嗔道:“说什么呢?我们还要谢吗?”

“要的,我也不知道一去要多久,到时候,还得让你们多费心。”

都是非亲非故的人,没想到,在自己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她却只能靠她们,想到这里,莫小桐的心一酸,又想到母亲接下来的日子,眼也就更红了。

怕她太伤心,于千帆拍了拍她的肩,转移注意力:“要登机了,再这么罗嗦就不用走了。”

闻言,莫小桐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又拉着他的手道:“千帆哥,还有件事,可不可以拜托你?”

“说吧。”

“关于小柳,如果可以,适当的帮帮她,她已经没地方可去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是,就当帮我好不好?”再有几天,小柳就出院了,没有自己在身边,她的晶子,会过得比母亲还凄凉。她不忍心如此,只能提出这样过份的要求。

“你啊,就是心太软,不过,既然你都原谅她了,我也没什么可怪的,过几天我就去医院看看她,帮她办个出院手续什么的。”

“谢谢。”

“又说这个?”

“因为,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千言万语,不过一声谢谢,在既将要离别的这一刻,莫小桐带着对亲人的歉意,选择独自去英国,只因为,那个遥远的国度,有自己孩子的父亲,就算是漂泊在外,也要一家人漂着。

挥着手,告别了好友,莫小桐脚步坚定地登了机。当飞机冲向云霄,她紧抚着肚子安抚道:“乖乖,你听话,妈妈马上就带你去看爸爸。”

英国,伦敦。

欧洲第一大城,第一大港和最大经济金融中心。

两千多年前,罗马人建立了这座都市。伦敦近几百年来一直在世界上具有巨大的影响力。这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大都市,其居民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多元的种族、宗教和文化。

站在陌生的街头,莫小桐心中百感交集,大年三十除夕的这一天,她背景离乡,抛亲弃友来到了这里,只为了替他实现对自己的承诺,假如,你不能回来找我,那么,我也只能自己亲自送上门来了。

灰蒙蒙的天,下起了雪,渐渐的越下越大。

拖着行李箱,穿着厚重的大衣,莫小桐捧着手呵着热气,远远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她顾不上矜持,顾不上行李,什么也顾不上,便飞奔了过去。当她结结实实地撞进他的怀中,她咯咯咯的笑声,在伦敦的上空回荡,瞬间便温暖了他的心。

昨天,他忐忑不安地与她通着电话,绞尽脑汁地请求她的原谅。她还故意表现得那样的生气,害自己整晚都不曾睡着,可现在,她却精灵一般凭空出现,紧窝在自己怀里撒娇,他感叹着是否在做梦的同时,心,都要化了。

“小桐,小桐…………”

他一遍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只是不知说什么话才能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高兴吗?惊喜吗?快乐吗?幸福吗?”

她表达的,其实是自己的心情,只是,期待着他与自己一般快乐,期待着他与自己一般想念着。

拥她在怀,他几度红了眼:“小桐,我该拿你怎么办?你太好了,好到让我自惭形秽。”

这个冬日,他在异乡挣扎,却留下还身怀有孕的她在国内等着自己,大年三十,本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可她却只身前来,只为了让自己不再有遗憾,如此傻的女子,除了莫小桐,这个世上,再不会有人对他这么好。

“我说过的,过年的时候,我们要一家三口在一起,既然,你不能回家,那我就只能自己过来了,因为,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他听得清,他自责不已,只能轻叹道:“小桐,对不起!对不起!”

“又说这个,我说过了,不爱听。”

他知道她喜欢听什么,也知道她要听什么,所以,他一字不差地说着:“这么温柔,这么贤惠,这么体贴,这么善解人意的,我的小桐,谢谢你!”

“呵呵!是,我就喜欢听这个。”

伦敦的天气,与F市的反差太大,一阵风吹来,她冷得直往他怀里钻,半是撒娇道:“回家吧,好冷!”

“好,咱们回家!”

他笑,不再言语,只是大手加力,复又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她,这一辈子,他发誓要一直待她好,发誓………

寒冬清冷,一室温馨。

温暖的公寓里,莫小桐猫儿一般地窝在他怀中,跟他讲着在他离开后,她做过的许多许多事。

“《绯色》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不过,只是名义上的,实际上,现在应该算是小玲的,那丫头可算是赚大发了。《娱乐一线》本来是给我了,可是,我想了想,还是还给了小柳,钱啊,越多越好,可是,真的多了,你也发现,原来也就那么一回事。没有你,有再多的钱我也没意思,所以,我来之前,又还给了小柳,就当我这个姐姐,给她庆祝新生的一份大礼吧。”

她絮絮地说着,他却心不在焉:“你总是这么圣母,我担心有一天我的家产都会被你败光光。”

她笑,两只眼睛,闪着幽幽的亮光:“呵呵!那,你愿意给我败家?”

“只要你高兴,随便败。”

闻声,莫小桐笑眯了眼,凑近他就叭叽一下狠亲了一口:“你知道吗?我妈真是太喜欢你的Bob了,完全当亲孙子在疼,吃的喝的用的,全都要亲自张罗,每一件都做得比我还完美。”

对莫母的反应,他的反应淡淡,只道:“毕竟是养过孩子的,比你这种半桶水,是要好许多的。”

“什么意思啊?嫌我没带好孩子啊?”

“哪敢嫌啊?我这是高兴。”

他扔下了一切给她,他又哪里会嫌她,只是,心里有事,他坐在家里,还是不安心。

“这还差不多。”

多年的默契,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幽幽地,她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你想听什么?”

“不管我想听什么,只管你能说什么?”

只要是他说的,她都想听,但,并不是他说的,她都喜欢听,可为了让他释怀,她更愿意听他说实话,只有这样,她才知道,她的男人在想什么,她的男人在 愁什么。

“雪莉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要遭的多,在我来这里之前,她甚至不肯张嘴吃一粒米。每天每天,我就像个保姆一样,盯着她,喂着她,强行让她进食,强行让她说话,不过半个多月的时候,虽然有着最好的医疗设备,也用着最好的药,可她现在的模样已经不能看了。瘦骨嶙峋,形同走肉。”

说着说着,他的心又痛了,这个女人,陪伴了他十年时光。那些阴暗的过去,要是没有她的陪伴,或者,自己也根本坚持不下去。他无法对她的遭遇视无不见,正如在内心深处,他无法忘记,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般。

“所以,你才不能回家?”

这个理由,他从来不跟自己讲,她就知道,他一定遇到了天大的为难的事儿,要不然,他是不会这么丢下自己的。很心痛,很感慨,她只是紧紧抱住了他,用自己的行动,来传递她的心声。

“我若是离开了,她恐怕再也不会张嘴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对不起你,可是, 我真的狠不下这个心。当年,若是没有她,我妈妈和我妹妹,还有我,或许都会落到更惨的境地。”

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他只能一个劲地叹气。莫小桐扳正他的脸,紧盯着他的双眸,认真道:“我明白的,所以,我不怪你。”

“小桐,快要中午了,我得,去医院。”

最后的三个字,他说得异常艰难,知道这么说会让她不舒服,可是良心在此,他不得不说。

“给她送饭么?”

“是。”

听了那些之后,她怎么可能再拒绝,只是,对于那个一直与自己对立的如花女子,她现在的境况,莫小桐也同样为她担心,想了想,她问:“我,可是一起去看看她吗?”

“可以,不过,别刺激她,她已经受不了任何刺激了。”

“你就这么信不过我么?”

心头,飘过小小的失落,她为他的说法而伤心,可他却反过来捧着她的脸,解释道:“不是不信你,只是,她怕是已经崩溃了,任何风吹草动,她都经不起。”

“这么严重吗?”

“是,自从出事以来,媒体报章,到处都是她的丑闻,公司也容不下她,费安平却趁机将陈林带回了总部,有了雪莉的负面形象,集团极需要一个正面的继承人,所以,陈林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就进入了核心管理层。这一切被雪莉知道后,她甚至拨了针头,直接扎自己的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针孔,你若是看了,就明白,她的样子,就如同魔鬼。”

“……………”

那样明艳大方的女子,那样霸气外露的女子,如同魔鬼,那得是什么样的境遇?

她想不出来,只能唏嘘。

国外的医院,和莫小桐的想象中并不太一样的,她跟着肖奕的步伐,一路走,一走看,直到远远地,看到某间病房外守着的人,她终于停下脚步,不敢相信地问:“就是那一间吗?”

“是。”

“为什么还有保镖?”

“因为,怕她想不开又自杀。”

“……………”

一直以为肖奕的说词有些夸张,可现在,眼前另夸张的一切,似乎正无声地说明着一切。莫小桐红了眼,不知怎么地,就有些想哭,费雪莉啊!曾经那么强大的女人!

察觉到她的情绪,肖奕轻声道:“小桐,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可能时间有点久,不过,我一忙完就会出来找你,好吗?”

“我在门口看看她行吗?”

想看看她,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自己幸福了,可别人却不幸了,感觉,依然不那么好。

以为莫小桐对自己不放心,肖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行的,不过,等我和那些保镖打声招呼,要不然,他们是不会让你靠近的。”

“嗯。”

她温顺地跟着他,听到肖奕用英文跟那两个骠形大汉解释了一下什么,然后,他们就把她请了进去,在病房的玄关处,悄悄在看着病房内的动静。

从未想到, 再见面,竟会是这样的场面,当她看到病床上那瘦脱了人形的女人,她甚至根本就难以将她和费雪莉联想在一起。若不是那乱糟糟的短发,若不是那枯稿的双眼,若不是那曾经凌厉的嘴唇………

她捂住嘴,突然就落下了泪!

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她怎么可以真的变得如此不成人形?

不忍再看下去,莫小桐急急地退了出来,当她在医院的走廊上尽情落泪,肖奕却突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小桐,她想见你。”

泪还在眼角,莫小桐震惊地指着自己:“我?”

“对,她说,要单独和你聊一聊。”

浅浅的担忧,在他眸底隐现,莫小桐微笑着问:“你不放心我见她吗?”

“是不放心,不过,是不放心你,我害怕雪莉突然会发狂,你是不知道她最近有多么的失常。”

听他这么一说,莫小桐释怀道:“你就在外面守着,我不会有事的。”

雪莉的情绪,时好时坏,小桐还怀着孕,他实在是不放心:“小桐,你确定要见她吗?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帮你拒绝的。”

“不,让我和她聊聊吧!”

“小桐………”

本想再劝的,可她的眼神却告诉他,她已真的决定,不想勉强她,也不想让雪莉失望,肖奕忍了忍,终还是无奈地点下了头。

走近病床,看清她苍白的脸。

费雪莉闭着眼,就像是死了一般地安静,许是听到有动静,她终于慢慢地睁开眼,当她看到来者是莫小桐,突然便笑了。

“你来了!”

她的声音很虚弱,就仿佛病入膏肓之人所发出来的,但,她的表情又很温暖,就好像,她看到不是一个情敌,而是她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是我,他说,你想见我。”

对立的两个女人,因为肖奕的原因重聚,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心境似也大不一样了。

她看着她红润的脸,无比羡慕地瞅着,嘴里,却问着无关紧要的话:“今天,是年三十对吗?”

“嗯!”

“你能来陪她,我真的很高兴。”

意外,非常的意外,对至于莫小桐在听到这句话后,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费总监,你…………”

她笑,很是虚弱的样子,似乎莫小桐的一切反应,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他们都以为我恨你,包括肖奕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实,我那不是恨,是嫉妒,是嫉妒,到最后了,看着就像是恨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在这件事上面,也许,我们都有错。”

每一段感情,都会伤害到一些人,或多或少而已。

但他们三人之间,自己算是第三者,还是费雪莉才是第三者,她也说不清。虽然,她的性取向有问题,虽然,肖奕爱的是自己,可是,在道义上,她有些地方,确实做的还不够,也伤害了费雪莉。

做过的事,她不会说后悔,但,面对一个垂死之人,她真的做不到咄咄逼人。

“结果是好的就行了,结果就是:我会死去,而你,会好好地陪着他,一生一世。”费雪莉苍白地笑着,就像那黑池中颓败的睡莲,撑着无精打采的花瓣,看上去,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你,你别这么说,你会好起来的。”如果,她骂她,她反而能好应对一点,可她偏偏以礼相待,这让莫小桐无措,甚至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可我,不想好起来了。”

“为什么?”

“生无可恋,还有什么理由去活?”

生无可恋!多么绝望的四个字,她就那样轻描淡定地说着,就仿佛,她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莫小桐心头一阵乱搅,便劝道:“你还有,还有Bob。”

莫小桐的本意是想说,她还有肖奕的,可他的名字,莫小桐始终说不出口,哽了一下,她终还是将Bob说了出来,至少,名义上,她还是Bob的妈妈。

“那孩子,很可爱是吗?”

“是,很可爱。”

“可惜,他从来不叫我妈妈。”

“…………”

这种落差,让莫小桐很是意外,就如肖奕说的一样,只要长得漂亮的,Bob都可以很自然地叫妈妈。初见马小玲的时候,他也这么甜甜地叫过,可是,他居然从来不叫费雪莉。

别开眼,费雪莉突然将视线调转至窗外,下着雪的医院,有几个熊孩子在打雪仗,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可是,看得出来,很是快乐。牵起嘴角,费雪莉淡淡说着,表情,也淡得什么也看不清:“是我没做好,我从来就没当他是我的儿子,所以,他感觉到了,也从来不叫我妈妈。”

“孩子小,还不懂事。”

“他懂的,所以,他叫你妈妈。”说到这里,费雪莉的眼角,突然流下一滴泪,她没有动手去摘,只任她晶莹地挂在脸上,晃动着,慢慢地往下滑。

怀孕之后,莫小桐母性大发,看到费雪莉的眼泪,一下子便联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你,想见见Bob吗?”

“不想,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也就更不愿意叫我妈妈了。”

“不会的。”

“就让我留点美好的印象给他吧!”

她依然摇头,似乎真的不想见孩子,没有感情基础,没有血脉相联,她和孩子之间,似乎除了名义上关系之外,什么也没剩下。

“都依你。”

“其实,我让你进来,有个不请之请。”

顺理成章地说到了孩子,也顺理成章地说到了她的要求,莫小桐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方才慢慢道:“你说吧,如果我可以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那对父母,只是他们找来中伤我的,不是Bob的亲生父母,如果你真的同情我,就帮我好好照顾孩子,就当是你亲生的一样好好养大,可以吗?”

“放心好了,那孩子,我会好好养大的,至于他的身世,如果可以,我一辈子不会说。”其实,这个要求,说不说都一样,无论她做不做,Bob都是肖奕的孩子,他也不可能让孩子受半点委屈。

而自己,因着母亲对孩子的喜欢,也因着自己对肖奕的爱,对孩子,她自然也会更尽心,不过,就算她这么想,也不一定会为外人所相信,费雪莉会亲口来请求,也就很好理解了。

“谢谢!”

“不用。”

说完这些话,两人都突然沉默了,那样的气氛,压得莫小桐喘不过气来,她偏过头,看了看她身边的食盒,看得出来,她其实一口也没有吃。

“要不,我喂你吃饭吧。”

“他喂我,我都不想你,你喂我,我就更不想吃了。”

话说得很直接,让莫小桐一时下不来台,想到她还是个病人,可能在使性子,她也没跟她生气,只道:“不吃饭,病就不会好,为了你的身体,你坚持一下吧。”

“我,根本就不想要病好,反正,除了肖奕,根本就没有人关心我的死活。”

“……………”

她总会提到肖奕,时不时地提一下。莫小桐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这么刺激自己,但,她相信肖奕的为人,也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所以,对她的刺激,莫小桐也只用沉默来回答,什么也不说。

“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虽然你也家破人亡过,可肖奕的心里,永远有一个你。这就够了不是吗?我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贪着我的钱,恋着我身体的女人外,什么也没有。”

有种自卑是发自内心的,外表看不出来,但深入了的,就会知道,那种自卑,伤心腐肺。费雪莉就是这种人,看上去风光无比,实际却自卑到底,在某一个方面,她甚至一直在逃避,渐渐习惯了后,便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保护色。

“别自报自弃,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你知道吗?我是爱他的,虽然我忍受不了他碰我,可我真的是爱他的。害怕着男人,却又爱着一个男人,你懂这种感觉吗?不,你不可能懂,因为,你没有经历过那一切,莫小桐,你真的很幸运,真的……………”

说到这里,费雪莉突然就哭出了声,十年了,十年了啊!她一直自己都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在自欺欺人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她真的意识到了什么,想挽回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来不及了。

或者,她一直就是来不及的,她要挽回肖奕,除非,她在他遇见莫小桐的那一天,提早一分遇到他。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从别的女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对莫小桐来说,也是很别扭的。她看上的男人,还是太有行情了,有时候,她也会有些招架不住。可现在,连一个不爱男人的女人也爱上他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

“因为,没有人可以听我说这些,肖奕不能,爸爸不能,女朋友们,也不能。”

她的一生都很寂寞,没有真正的朋友,没有真正的爱人,甚至,没有真正的亲人。心如死灰,只因为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到最后,竟只能找到最初的情敌,来渲泻心声。

“振作起来,也许,你能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抿唇一笑,费雪莉自嘲道:“遇到过的,遇到过很多,比他优秀的,比他有钱的,比他帅气的,可是,再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那样温暖的感觉。是不是很可笑,一个同性恋,爱上了一个男人,可是,却不敢跟他说。”

“…………”

听到这里,莫小桐又一次沉默了,应该说什么什么?她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啊!比肖奕好的男人很多,可她爱了十几年的,不也只是他一个?爱情是盲目的,感觉是清晰的,或者,她们都是太傻了,傻到,一辈子只看到一个人。

“谢谢你肯听我说这么多,你走吧!”

闭了眼,费雪莉的表情看上去轻松了许多,想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那种舒畅感,是一般人所体会不到的。

“费总监,好好养病,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

半是客套的说着,刚转身,身后已传来一句:“祝你们幸福。”

突然便怔住了,莫小桐回望着病床上费雪莉,她仍旧闭着眼,一脸疲倦的样子,那话,也不知是不是她说出来的,但从她的脸上,却什么也看不清。

“谢谢!”

她今天的感觉很奇怪,也说了太多奇怪的话,莫小桐看着她,想说什么的,但却不知还能说什么,忍了忍,终还是闭上了嘴,默默地,默默地退出了她的病房。

她以为,自己真的还有机会再来看她的。

她以为,自己真的听懂了她的话。

只是,在她和费雪莉聊过后的第五天,她和肖奕在清晨被警察的电话叫醒,警察说,费雪莉死了,死在她爸爸跟陈林准备的新办公室里,用自己的鲜血,残忍地宣誓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她是个,一直都很悲剧的人物,在她死后,肖奕对莫小桐道出了她的过去,那幼年被抛弃,被强 暴的种种经历,还有她人格上的分裂和变态,听得莫小桐头皮发麻,以至于到后来,只要一想到费雪莉这个人,就觉得心痛无比。

墓园,白雪皑皑。

莫小桐静立他侧,一脸担忧:“肖奕,人死不能重生,你别太难过了。”

“一直以来,我都想要脱离她的掌握,她在我眼中,是恩人,却也是枷锁。我努力摆脱了她,可她,却最终因为我而死,小桐,我是不是很失败?”

从未像现在这般沮丧,就仿佛他又失去了另一个亲人,十多年来,他对费雪莉的感,一直很复杂,以为是怨的,其实根本不曾怨,以为是感激的,其实是心疼。或者,从她带他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他便把她划为了自己的亲人那一类,所以,看着她离开,他才会如此痛苦。

“生死有命,不是你的错,不要强揽上身。”

莫小桐也觉得很奇怪,自从那一天,她和费雪莉聊过之后,突然就再也恨不起来。就算看着肖奕如此伤感,她也不吃醋,那个女人实在太可怜了,让她觉得,不对她好,都属于没人性。

“她把最后的一点积蓄,都转到了她给Bob的存折里,对她来说,是小钱,可对Bob来说,是一辈子的保障,衣食无忧。”

以为不爱的,其实是爱,以为不亲的,其实是亲。被父亲陷害后,费雪莉失去了公司的经营权,失去了公司的股份,甚至,失去了在盛安该有的一份继承权,所剩下无几的财产中,都是她用自己的能力赚回来的存款和房产。

最大的一间,位于伦敦的城郊,是一个类似于古堡的别墅,单是那间别墅的价值,就已经是上千万。有了这些钱,就算没有自己,Bob的一生,便已有了最好的保障。

“她还是很爱Bob的,只是不懂得用什么样的方式。”

双拳,不自觉地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决定了的事,却始终说不出口。直到,雪越下越大,直落白了她们的头顶,他才护着她入怀,歉意道:“小桐,我想,我暂时可能回不了国了。”

她没有动,只是任他抱着:“为什么?”

“我欠她的,就算是她死了,我也要还她。她因怨恨而死,而我,要为她平这一口怨气。”

那一天,费雪莉流干了身上了血,才被人发现。她带着微笑死了在亲弟弟的办公室里,是给弟弟一个下马威,也是给父亲一个血的诅咒。

或者,她早就不想活了,之所以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只是因为她要找一个最残酷的方式,和一个最惊悚地点,当这两点都被她找到了,她也终于对自己下了手。一个女人,在报复的最后,用最残忍的方式结局了自己的生命,也用让血腥的方式,给了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一个恶梦。

听说,那一天上班的所有员工都辞职了,再不敢在那间大楼上办工,她们说,总会在任何地点,听到费雪莉的哭声,有如厉鬼。她们害怕了,所以,一一逃离。

“所以呢?”

他的手很冷,脸也很冷,说出来的话,更是冷:“无论用多久时间,无论用多大的代价,我也要打败费安平,把属于雪莉的一切,全都抢回来。”

“然后呢?”

“然后,我就可以回家了,真正的回家。”

不知该如何解释,但,在他的内心,回国才是家。无论多有钱,无论多有成就,只有妈妈在的地方,才是家,所以,当他做完该做的事,他是一定要回家的,回那个,他一直惦记着,却一直回不了的家。

她看着他,一眼不眨,似乎要从他的眼中,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他也看着她,定定地,似乎,想要从她的眸中,找到答案。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自私,只是,就让他再自私一次吧,他希望,他最爱的女人,可以接受他的决定,接受他的这一次自私。

“嗯,我打听过了,这边也可以帮我们注册结婚的,西式的婚礼,也不错啊。”

不过是形式,什么样的,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的心意。既然他的目标,这么宏伟,那她,也只能做他的小女人,做他背后,最坚实的抵柱。

未料到她会这么说,肖奕愣了许久,方才惊喜地问:“你,真的不介意?”

“你的人是我的,心也是我的,如果你再给我一本证,这就够了,其它的,还有什么好介意的?不过,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原本没有想过要和我结婚吗?就算我不介意,可是孩子需要户口是不是?不是F市的也算了,英国的也得整一个呀。”

他怎么可能不想和她结婚,他怕的,是因为自己的决定,她不愿意和她结婚。可是,没悉了自己的计划,她甚至提前去打听了这边的结婚政策,这样的可爱的小女人,叫他如何能不爱?

“小桐,我对不起你!”

明明想说感激的话,可话到嘴边,却又成了这一句。莫小桐窝在她怀里,浅浅浅浅地笑着,声音轻飘飘的:“知道对不起我,那以后可要好好补偿我,还有我们的孩子。”

“你妈妈那边,我以后会去负荆请罪。”

提到母亲,莫小桐一脸遗憾:“那你可要早一点了,我妈,可等不了太多年。”

“我保证。”

“我相信。”

是的,她相信,相信他的为人,也相信他的诺言。

这个男人,心比天大,但在天之上,还装着一个她,她不求富贵,不求荣华,只求能和他在一起,一世一生。可是,男人的世界,有男人的追求,如果,那是他想要的,那她,也会寻着他的脚步,要他所要,寻他所寻。

(全完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