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不愿与君共婚 > 第163章:希望现世安稳【结局下篇,九千字加更】

她只是哭却不说话一个劲的和我说着她当初是如何如何的不该。老实说,如果要再早几个月,没有发生那么多事之前,也许她的这番话,还可以让我动摇得到我的原谅。

可是许多事都已经发生了,她不仅仅伤害了我,还有陈爸陈妈,我可以说陈辰是自作自受,可他们两位老人家又有什么错,要人到老年得到这样的下场?!

“行了!我没心情听你乱七八糟扯这些,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打断她一再的哭诉,也许是因为怀孕了我脾气变差,竟然一点都不想再听她说话。

却碍于要胎教的原因,也不想再去对她怒骂或者是气伤了自己。

“顾汐…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嫉妒你的好人缘,如果不是因为我羡慕你可以得到陈辰那样的悉心照料,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顾汐,你要相信,我曾经是真的用心和你做过朋友的。”

她一字一句的哭泣着说出这些话来,我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诚如她所说,我相信某些时候她是真的用心把我当过朋友的。比如大一那年的冬天,因为心脏不太好而发高烧在宿舍休息的我,如果不是她冒着大雪逃课去帮我买药,我现在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比如大二上学期那年,我得罪了一个学姐,也是谷雪到处拉下脸去帮我求情,才能让我完完整整的完成学业。更别说那段时间她常常陪我一起出入校门,怕的就是我遇到危险了。

如果她没有对我好过,那么这七年我们的闺蜜情也不会维持的这么好。就是因为她也曾经那样真心待过我,才让我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显得那样不可接受。

所有人包括她都只看到我一次又一次挺起胸膛和他们对着干的样子,却没有看到我多少个夜里对着满屋子的空荡荡不停问自己为什么,是我哪里不够好才会让她忍心这么对我。

可是那时候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独留我一人听着满屋子的空旷回音找不到原因。

如果说她是因为发现了自己身边那个男人原来心始终是放在我身上的才会对我有报复的心思,这还可以理解,可是林一凡说,早在他们在一起之前,他就已经说过自己爱的是我了。

是谷雪一厢情愿的用一夜qing绑住了他,自以为只要这样,把林一凡的心从我身上夺走,她就算赢过我了,可是却不知道,从头到尾我根本不知道林一凡对我有好感。

她总是赖在我家里对我说顾汐,我要吃什么,我想做什么,你陪我或者是你帮我,可是从没有告诉过我,顾汐,你这件事做的不对,我会伤心会难过……

以致于后来的那一次,她口口声声的控诉我如何如何不在意她的心情,又是怎样的无意中伤害了她,我都只能膛目结舌的看着听着,完全无法反驳。

有些事情真的太小了,小到我自己都要记不住了,她说出来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在脑海中想着当时是不是真的是这样,会不会真的是我错了。

而现在,她又全盘推翻自己的说法,一句句的说着自己是如何的不对,让我完全无法理解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相信,你曾经是真心想跟我做朋友的,你对我的那些好,我现在还是能记得,我记得你一次次在我胃不好的是偷偷给我煮粥,我记得你无数次打电话叫我起床上课,帮我掩盖逃课的事实,还躲开那些深井冰追求者的狂轰乱炸…”

“你上课的时候帮我,期末考试帮我,四六级的时候也帮我,不是监督我背书就算陪我去图书馆,还因此和当时很相爱的男友分手了,这些我全都记得。可是后来,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污蔑我,打击我,让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名誉没了工作没了爱人…”

“谷雪,你有今天完全可以说是自作自受,如果你只是单纯的爱上了陈辰,你告诉我,我们可以三个人或者加上林一凡一起四个人讨论到底怎么办,而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在我家,我的床上以这样明目张胆的情况让我知道这件事。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破裂了。”

有些话其实我不想说的那么明白,她错了就是错了,即使是情况可以原谅,可我心里,情感上永远不能原谅她,她给我带来的这一切悲剧都让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轨道。

唯一算得上好事的,就是她又让我重新遇到了言,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和他在一起,即将可以得到幸福了。重要的是,我还认识了蔓琳这个朋友。

即使我再也不可能跟任何人做闺蜜了,但是现阶段来说,虽然我和蔓琳认识的不算太久,但她会是我最好的朋友。

“顾汐,难道你就真的,真的不能原谅我吗?求求你,当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只是…只是……”她说着说着颓然的跪坐下去,低着头呜呜咽咽的语不成句。

我心里叹息,面上却不动声色,她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认错。就算是现阶段,她也只想到了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而不是干干脆脆的直接说,她确实错了。

“谷雪,你不用说了。我现在还可以听你说话,已经是我承受的最底线了,说的再多,你也只会告诉我你犯错的理由,而不会堂堂正正的说一句,是的,你的确错了。谷雪,我多希望,七年前我就没有认识你。”

看着她现在落魄狼狈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片平静,一点想奚落她的心情都没有。反正对我来说,她现在已经够可怜了,不需要我再去落井下石,作为一个准妈妈,我还是积点德的好。

她听完我的话后背一僵,哭泣的语调止住,许久许久之后,才有抬头,只是这一次换成了恶狠狠的眼神。

“顾汐,既然你不原谅我,也就是说你不会借钱给我了是吗?那么,你最好不要后悔!”

她说完这句话,立刻抹了眼泪从地上站起来转身就走。留我一个人在病床上差点石化了,敢情我这边都无比感慨成这样了,她老人家声泪俱下了半天只是为了借钱?!

真是XXOO你个XXOO了!果然还是我段数太低,竟然看不出这货的本性!这尼玛简直是各种够了好吗!!

言从看到谷雪进门的那时候开始,就很明智的站的远远的,在幕帘之后看着我们,估计也是不放心谷雪这个疯女人。听完她的话,他也一脸无语的从幕帘后走了出来。

“虽然一早就知道她来了一定没什么好事也不安好心,可是听她那么说,虽然是各种为自己找借口,但也觉得好歹算是知错了。没想到…特么真是没想到啊!果然是我太单纯了!”

看着言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玩,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出这句话来,半开玩笑的调侃着他。

他无奈的耸耸肩,一脸三观都要被刷新的模样看的我扑哧一笑,都说孕妇的情绪喜怒无常,我也觉得大概是。

分明刚刚听完谷雪那话生气的很,现在就这么分分钟的时间又觉得无所谓了。

“哎,刚刚听她那意思,好像还想对付我们啊。”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要说忧心忡忡也不至于,只是多少有些许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似的。

“没事,先不说她一个女人能干什么,反正不管发生什么,至少还有我和咱爸妈撑腰,你怕啥?而且看她现在的狼狈样,估计也没钱了,还能做些什么?也就口头上出出气罢了。”

言眉眼带笑的安抚着我,大概是觉得我这喜怒无常的脾气很有趣,所以看着我的眼神带着些许探究的样子。

推开他的头,我格外的想撒娇,“言,我累了,想睡觉,你哄我好不好?”我和言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只偶尔有一回听他哼起过一首老歌,当时觉得很不错,所以一直记忆深刻。

他刚要拒绝,我立马苦着张脸看着他,无言的威胁比什么都有用。他摸摸鼻子无声轻叹,“那好吧,我就哄哄你。不过你也别太闹人啊!”

我吐吐舌直点头,心道谁管你那些呢!便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大概是我的眼神里恶作剧的成分太多了,他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对啊,你不是说要睡觉么?干嘛这么看着我?该不会其实只是故意闹我的吧?!”

我吓得直摇头,“怎么会!我真的累了,你哄我,我马上就睡!”说完,我立马躺下去有模有样的闭上眼睛,以示我真的有睡觉的**。

这家伙虽然现在好哄,但是这种看起来比较不符合大男人气概的事情他真真是很少做,要是我真的调侃捉弄他的意味太明显,难保他不会因为不好意思而彻底拒绝我。

言轻咳两声,我眯着眼偷看他,却发现他站起身来左右瞧瞧,甚至跑到病房外,打开门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番,才轻轻的关上门坐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小声的哼起了童谣。

我不太知道这曲子是什么了,只隐约记得很熟悉。像是小时候外婆常哼给我听的,本来不困的,可是听着这首曲子和言无言的安抚,渐渐的竟还真的有了睡意。

什么时候睡着的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陪伴我入眠的确实是言的轻哼,醒来的时候我妈一脸黑线的端着汤看着我。

“哟喂,大小姐终于醒了?我这老人家给您炖的汤,都热了三次了,喝还是不喝啊?”

我轻撇了那一晚浓浓的鸡汤,其实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看我妈的表情,这又是个什么节奏?我又哪儿无形中得罪她了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只知道要是现在不喝,估计她能黑着脸三天都不搭理我。看在我这个有肚子的人还需要照顾的份上,只好赔着笑道:“妈,等了好一会儿了吧?我这就喝。”

眼角撇到言一脸尴尬的站在一边,我眼神里满是求救的意味,还不等体会到言那个眼神的含义呢,我妈跟幽灵似的忽然出现在我的视线内粗着嗓子呵斥我。

“怎么,现在你妈炖的汤是毒药吗?喝都喝不得了?哟哟,大小姐您既然这么金贵,我这老人家还是趁早拎着自己的糙食躲一边去,不碍您的眼了!”

我妈只有在极度不爽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语气和表情,浑身一激灵,我立马二话不说端着碗就咕嘟咕嘟几口喝光了,还很给面子的长长呼了一口气。

看在我这样卖力表演的份上,我妈这才脸色稍稍好看一些,“那个谷雪又来烦你了?你怎么不告诉我?现在是怀孕不说,结婚不说,连有个小丑来找你都不说了是吧?”

我抬头瞪了言一眼,知道一定都是他告诉我妈的,转头又对我妈赔着笑:“您也说了她是个小丑么,这不是就来表演一出好戏给我这怀孕的人增加一点笑料么!没事没事,我自己能搞定的!我妈一般都是用来对付终极大BOSS的,这种小角色还是交给我就好。”

她听了我的话总算是脸色好多了,收拾完东西又道:“好了好了,不跟你贫嘴了。你现在都已经怀孕了,那么婚期就一定要提前。明天出院之后,你就跟言一起去J市,等我和他爸商量好宾客名单之后,也去J市筹备婚礼,先简办一次,日期就定在半个月之后。”

母亲大人一发话,那我们自然只有听命的分了。抬起头调皮的冲着我妈行了个军礼,回了句保证完成任务,病房里便又是一片和乐融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听到自己的婚期这么近,竟然也没有过于紧张的心情,只是期待,很期待。期待从今以后和言的朝夕相处,期待和祁慧阿姨之间的婆媳关系,更期待,这个属于我们的孩子降临在我们的家。

“对了,那你的婚礼,言妈要去的吧?她会不会不同意啊?”一想到婆媳关系,自然还会想到言妈,她当初可是一口咬定死也不会承认我这个儿媳妇的,还跟林妈一样烦不胜烦。

“没关系,你还记得邵珊珊吗?她已经又找到男朋友了,我妈那边也比较好说话。我爸说了,这事交给他。实在不行当天不要她出席也可以,反正你以后只会和祁妈见得多。”

这事我妈多少知道一些,后来听言说,当时我妈知道言妈不出席婚礼,当初就发了脾气拍了桌子,说言家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连长辈都只去一个。

后来弄清楚之后,反而对言妈不能出席表现出高度的支持和赞扬。只是现下,这还不是我关心的主要问题。

敏锐的捕捉到他称呼的改变,我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言,你刚刚叫祁慧阿姨什么?”

我妈见言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不耐烦的开口:“人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你还是真傻!不是都说了叫的祁妈吗?你是听不见啊?”

啧,还说怀孕的人脾气大,这即将升级当姥姥的人貌似脾气更大吧?我撇撇嘴期待的看着言,他果然笑着点点头。

我心里莫名有些激动,“太好了!你终于改口了!祁慧阿姨一定会很高兴的!”

祁慧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不说别的,但说一个女人为了不让继子难做而放弃自己当母亲的权利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别说这些年她一直对言家尽心尽力,这是她应得的。

“予墨都改口了,就你还高兴!你高兴还不改口?”我妈白了我一眼,上前来推了我的额头一下。

忍了老妈很久了,我忍无可忍终于爆发:“妈,你今天是怎么了?出门吃火药了是吧?怎么这么暴躁,我说句话你就刺激我,你也不怕把孕妇的心情弄坏啊?”

我妈难得沉默的低着头没有说话,气氛陷入尴尬中。我也知道自己的语气重了一点捏着我妈的袖子给她道歉。要说我们俩母女的个性也很像,都是气的快散的快,一会儿倒也好了。

言是我喜欢了那么久的人,一想到马上要当他的妻子,心里自然是难言的激动,几乎让我在送走我妈之后心情就亢奋的根本停不下来,一晚上翻来覆去的,直到天色微亮才渐渐睡去。

言爸和祁妈考虑到我的身体,直接一句话让言开着车带我回了J市。一路走走停停,本该正常十几个小时到的路程,硬是被言开车开成了两天,不仅没让我休息好,反而更累了。

以致于一回到言家,虽然发现家里很乱,但我还是困的完全没有精神,说了句等我睡醒了再收拾便滚回房间睡觉了。

这一觉,我睡了很沉很沉。梦里梦见我们的婚礼上,言穿着全白的西装走到我面前,在神父的见证下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那画面美到不能直视。

转眼间又是到了我要生孩子的时候,言急的在门外只掉汗,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我是一个旁观者在看戏一样,那么真实的身临其境,却又那么虚无的连人都触摸不到。

再度醒来,是被叮铃当啷的声音吵醒的,声音其实不大,我要继续睡也还是能睡着的,只是迷糊中鼻尖传来一股若有似无的薰衣草味道,我记得这个味道。

是我在学生时代最喜欢用的一款香皂的味道,很清新很独特,只是大学毕业之后,我找了很多地方都再没有找到,据说这个品牌已经停产了。

因这股味道太独特了,我眯着眼睛幽幽转醒,随意张望了一下,立刻能发现家里变了。除了我身上的床单被子和枕头之外,几乎房里的摆设都多少有些变化。

以前总是自己独居,我对家里的摆设总会格外细心,这样的话晚上回家就能发现有没有人进过我房间,后来自己买了房子,和陈辰在一起之后才渐渐没了这习惯,但偶尔还是会注意。

所以几乎是分分钟我清醒之后,立刻发现房子的摆设不对了,而且还不止是一个地方。

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这些摆设竟然和我曾经在酒店和言说的那些东西一模一样!从窗帘书桌,再到梳妆台和床头柜,以及房里的沙发小茶几,等等全部成了我喜欢的颜色和款式。

连摆放的位置也几乎分毫不错,能做到这一点的,自然是只有开了那么久的车,而且还跟我一起到家的言了。

只是我不知道,这些东西他到底准备了多久,又是怎么一件一件全部备好的,光是想到他如何去家具市场购买这些女人才用的东西,就心都软了。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房门,果然客厅也成了我想要的样子,除了蕾丝之外,还有花样新颖款式新潮的各色丝巾和桌布等等,铺在所有看的到的家具上,自然也是我想要的样子。

地毯换成了偏蓝色的毛绒地毯,上面也一样绣上了一些动物的图案,看起来可爱又高贵。

顺着声音走过去,果然看到了言,他正在原有的流理台边假设一个小小的流理台,这也是我曾经的愿望,希望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可以跟在父母的身边学习做家务。

“言。”我轻唤他的名字时,他正专心致志的为这个小流理台做最后的装饰。

听到我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满脸是汗的模样冲着我笑,“你醒了?!”

我点点头,咬着下唇有些哽咽,他不仅仅记住了我随口一说希望家的模样,还完完整整的把它送到我的面前,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棒的宠爱了。

“给你家里的聘礼倒是够了,但是怎么说那些东西也都是给你家人的,我要娶的是你,自然也要给你聘礼了!想来想去,给钱或者东西你大都也不是要,所以,这就是我要给你的聘礼。喜欢吗?”

我没有想到言的答案会是这个!自古以来,每个男人娶妻都会给女方家里一些财务或者是家具等等当作聘礼,这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俗,所有人都接受了。

可是没有一个男人想过,他首先要娶的是这个女人,而不是拿钱买来的,最该给聘礼的人,应该是这个女人才对!

虽然父母的养育也很重要,但是未来的几十年里,都是这个要娶的女人和男人过一辈子,有谁想过其实最该先收聘礼的,是这个女人。

我何其有幸,得到了这样一个男人这样全心和细心的照料,他对我的无微不至,我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表达出来了。

“言,谢谢你。”忍不住感动,我扑上去狠狠的抱住他,虽然这句话很苍白很无力,却是我现在,唯一能说和想说的一句话,真的很谢谢他。

耐心的等我到现在,更谢谢他对我这么好。好到让我觉得,即使以后我把他绑在身边,说不定都会有人觊觎他。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首先是成为了我妈的女儿,其次就是要成为言的妻子。

婚礼前两天,妈妈和祁妈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除了婚戒和礼服是我和言去试的,其它的大事小事几乎都是她们两个人包办的,而我也相信,她们给我的,一定是最好的!哪怕它仅仅是一场简办的婚礼。

按照规矩,女儿如果外嫁,是需要在外嫁的前一天和妈妈一起住在一家上好的酒店,由男方次日领了车队来迎娶,如果有必要,甚至需要绕城一圈回到婚礼会场。

为了方便,我妈最后决定我和她住的地方,就在我们准备举行婚宴的酒店。刚好绕这附近一圈,就可以回来了。

下午妈妈来接我的时候,脸色怪怪的,一想到这段日子我和言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日子,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我妈去处理,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

在酒店,刚好遇到了被我央求着一定要请来的蔓琳。为了林一凡,我也真算是煞费苦心了。

“蔓琳,还好吗?”看到她的时候,她正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嘛,我冲上去打了个招呼,才知道她在相亲,看她的脸色,人似乎好多了,不似我那天最后一次见她时那样狼狈。

自然也不会如我所想的那么瘦弱不堪或者是说颓废潦倒。还好,她看起来精气神都不错。

“嗯,我还好。恭喜你啊,明天就要如愿嫁给言了!”她看到我也显得格外兴奋,本来她也是今天的飞机才刚到,我们自然有些话要说。

对面的男人也十分有绅士风度,和我点个头之后借口有事便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帮我点了杯牛奶。好吧,无形中又给这男的加一分!

“谢谢!不过,能嫁给他,我确实很高兴。”捧着侍者刚端上来的牛奶,我笑眯了眼道。

蔓琳直叹我幸福的光芒太过耀人她要睁不开眼了,正笑笑闹闹的时候,刚在门口就发了短信给林一凡的我,立刻发现了窗外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他。

于是道:“我要先回房间了,我妈还在等我,那什么,回头婚礼结束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蔓琳看了我一眼,又瞄了瞄我的肚子:“不是说都三个多月了吗?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去吧去吧,改天好好聊聊就是了。”

我吐着舌和她挥挥手先走,怕要是再不走,一会儿林一凡来了,凭蔓琳的聪明估计马上就能猜出是我干的,我要是先走的话,她不一定会这么快想起来就是了。

快步走回房间,真是要默默的说一句,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点个赞了!

我妈坐在床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门也没关,我进门嚷嚷了一句妈你怎么不关门,却都没有得到她的回应,越觉得事情很蹊跷。

要不是她的样子没变,我简直要觉得这根本不是我妈了!

“妈,怎么了?”端了杯热水放在床头,我蹲坐在地上看着她,反正地上都有地毯,也不怕什么脏不脏了。

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妈竟然一声不吭在掉眼泪!居然在掉眼泪!我整个人都惊悚了,这可是我妈啊!号称无所不能就是不会掉眼泪的我妈啊!

上次看到她落泪,是因为林家的事情,她想到我爸爸,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她落泪的次数几乎和我考试没进前五名的次数一样,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妈,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母女心连心的这种说法,我妈一哭,我鼻子立刻就酸了,语气都有些哽咽的急躁。

“顾汐…丫头…”我妈一边念着我的名字一边把我抱在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以前妈都是放养你的,就是不希望让你觉得有太大的压力。这么多年了,你也从来没让妈失望过,虽然言家人看起来对你都不错,可是…一想到你真要嫁人了,以后要离开妈妈了,我这心都碎了。”

“从小,你就跟我相依为命,我把你从呱呱坠地养到二十七八岁,现在你都要当妈了,我是真的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你找到个好男人,害怕的是,这样的好不知道可以持续多久。你个脾气又不是特别好,直来直去的有啥说啥,我怕你在这边,跟别人相处不好,怕你吃亏。”

“怕你万一再受了委屈怎么办,我又不能再站在你面前保护你。宝贝儿,乖乖的啊,在别人家就是别人家媳妇了,不比在自己家里,想把鞋子乱丢就乱丢,想躺沙发就躺沙发,想睡到太阳晒屁股就睡到那么晚…是妈对不起你,没给你完整的家庭…但是只求你以后快乐。”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出嫁的女儿都会经历这一幕,我只知道妈妈在我耳边总是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很多过去的事情,有些我记得,有些我不记得的事情,让我心碎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甚至想直接说,妈,我不嫁了,你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嫁走了,你要怎么办啊?可是话真要说出口了,看着我妈的眼神我又开不了口。

她一辈子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希望我幸福,如果我做不到,又怎么对得起她这么多年的辛苦养育,可除了把她抱在怀里,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无法承诺她我会一辈子幸福,毕竟这种事情我自己都保证不了,如果我承诺了,以后又不能一辈子幸福,又该怎么面对她?

只能告诉她,我会照顾好自己,会不让她担心,更会乖乖的,收敛起自己过去所有的张扬放肆,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也变成家庭主妇,每天围着孩子丈夫和柴米油盐酱醋茶,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可以过多久。

可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管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努力去适应自己的新角色,保证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再随随便便的操控我自己,任性是我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女朋友的特权,可当我要成为一个母亲,一个媳妇的时候,我就只能变得宽容懂事。

和妈妈促膝长谈了一夜,说了很多很多,化妆师来找我们的时候,我眼睛红肿的像是个桃子,妈妈用各种冰敷也好还是什么方式,都没能让我看上去情况更好些。

一看到妈妈又忙前忙后的身影,我免不得又是一阵鼻酸,冲着妈妈摇摇头,然后对着化妆师道:“就这样吧,一个要出嫁的女儿,如果一点悲伤都没有,那该多讽刺。”

化妆师无奈,只好就这样直接给我化妆。为了不让妆花掉,我硬是咬着牙没有再哭,更不想浪费这些言从国外买回来孕妇也能用的化妆品,听说也是死贵死贵的了!

化完妆,换好礼服,镜子中的女人看起来虽然眼睛有些浮肿,但是也不算夸装,大概是做了母亲的缘故,还添了一种柔美的气息,我看着看着,笑了出来。

我妈是熬了多少年,才忍着没有催我快点结婚,又是多么担心,才会在昨天夜里哭成那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嫁女儿的妈妈会不伤心不担忧的,即使对方家庭再好,可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完全能理解妈妈的难过,正是因为理解所以我也才更难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管经历什么,都要努力笑着挺过去,不仅为了我自己,为了言和我们这个家,更为了,在我身后永远操心着的妈妈。

从坐上言来接我的婚车,我就一直在想,以后一定要用力的幸福。言看出我的紧张,朝我轻轻的笑:“不仅是当新娘的你紧张,我也紧张,但是相信我,就算我不能保证一辈子都能让你这么幸福,我也可以承诺,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走过。”

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话是甜言蜜语,最容易破灭的也是甜言蜜语不。我已经过了需要这些的十七八岁,如果言真的说,他会爱我一辈子,宠我一辈子,我才是真的不开心。

没有什么可以一辈子的,我始终坚信,哪怕是爱情最后都会在生活中慢慢燃烧,褪尽,然后消失不见,留下的就是夫妻相处间的亲情,割舍不掉的责任感,而正好,言是一个格外有责任心的男人。

所以我能相信他,就算他不会一辈子宠爱我,可是至少,不管发生什么事以后我们都在一起,而不是牵手到一半,却发现半路有人不见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