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盛世皇宠 > 第132章:就这样吧

盛世皇宠 第132章:就这样吧

作者:公子无粮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3:17

章节名:第132章:缘起缘灭(完结)

兖国昌景八年,兖帝刑弋大寿,慕国和祁国派使臣来贺,一时间中州城热闹非凡。

兖帝金戈铁马十余载称帝的传奇为世人口口相传,然而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却是兖帝的两个女儿,三公主刑潋娆和五公主邢潋蔷,一个让天下文人自愧不如,一个让帝王家的谋臣甘拜下风。

“素闻陛下最钟爱的两个公主为天下女子的典范,臣等不远万里前来,还望有幸一睹两位公主的风采。”高堂下的使臣弯着腰对着兖帝开口,其余众人也纷纷开口附和。不过是一个刚建起来的小国,凭得他们前来祝寿也是给足了面子。

刑弋手指微曲,勾着手里的杯子轻轻摇晃,漾起一圈圈的微波,映着帝王如炬的眸子。

刑弋抓紧酒杯,从龙椅上站起来上前一步开口道:“朕的两个公主已经到了适嫁的年龄,朕正在为她们挑选驸马,这个时候怕是不便抛头露面的,还望各位使臣谅解。”堂堂一国公主,怎能被当做歌姬一般被他们招呼,刑弋当即一股怒气,却只得隐忍着不发。

底下人到底是住了嘴,面前之人毕竟是一国之君,就算再看不在眼里,旁边也还站着一个旗鼓相当的,使臣各怀心思,盘算着其他。酒过三巡,歌舞正欢,胭脂味浸染在酒香里四处散开,度明斜着眼看着底下调戏宫女舞姬的使臣,清明的双眼打量了一圈,视线落在两个少年身上。左边第三个是祁国的当朝太子顾沧铭,此人面貌上乘,虽是不可多得的人中龙凤,然而引起度明注意的,却是他身后垂首站立的一个仆从打扮的男子,四肢健硕,肤色暗黄,方脸阔耳,偏偏嵌着一双黝黑阴戾的眸子,薄唇紧抿,叫人看上去心里发冷。直觉告诉他,那少年,不简单。

度明收回打量的眼神,看了眼依旧捏着杯子的刑弋,刑弋的眼睛也正好落在那少年身上,却是一瞬,就移开了。

右边坐的是慕国的人,慕帝年迈多病,眼看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太子守在床榻前尽孝,这次来的,只有一个已经封了王的皇子。

那男子相貌俊秀,在三国中颇负盛名,然在此处,却无人去在意他,不过是个会舞文弄墨的王爷罢了,帝王之家,从来不需要只会附庸风雅之人,纵然声名在外,也不过是个没有前途的王爷。容乾晟不顾四周嘲弄的目光,顾自把酒言欢,一番动作也确实儒雅风流的很,引得一众舞姬心神荡漾,纷纷侧目偷窥上几眼。

而此刻,刑弋微醺的眸子移到了大殿中央两个戴着面纱的舞女身上,露出了些许欣慰的笑容。那两个白衣女子在一群紫衫舞女中间起舞聘婷,清丽的眼眸里带着三分的魅惑,举手投足间相应相成,众人都停下酒杯观看,感慨兖帝想尽齐人之福。

“本宫今日前来,除了恭祝皇上寿辰之外还有一事相商。”

“祁太子客气,不知太子还有何事,尽管开口便是。”刑弋挥手,底下的舞者散去,众人敛了神色端坐,等着二人发话。

“早闻兖帝身边两位奇女子,沧铭仰慕已久,今日特向兖帝求亲。”顾沧铭细长的眼眸带着笑意站起来开口,度明分明看到他刚刚的目光从众舞姬身上划过,那一抹了然的笑容让度明抖了抖眉毛,三国齐聚一堂,高低自见分晓,祁国,乃是皇上的心头大患。

“不知太子殿下看上的是朕的哪个女儿?”刑弋好似已经明白会有人站出来这么一说一样,面上并无一丝惊讶之色。

“五公主钟毓灵秀,沧铭若得所愿,以三城为聘。”这个条件,祁国开的出,却也不是白给。顾沧铭觉得,那个女子值得。

刑弋笑意未减,半眯着眼睛看着顾沧铭。慕国众人当即变了脸色,料想不到在祁国这边会先开口,五公主邢潋蔷,师从兖国第一谋士铁天离。铁天离是谁在座的众人不会有人不知,那个对于刑弋来说不仅仅是谋臣的男子,更是刑弋的心脏,是兖国的心脏。容乾晟依旧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倒让度明多看了两眼,这人,和三公主实在是匹配的紧,可以呀,没缘分。

“太子殿下的提议不错,朕也觉得,是该为两个女儿找个好的归宿了,只是朕的五女儿呀,被朕给宠坏了,至于联姻一事,朕,做不了主。”

顾沧铭皱眉。

“朕便回去问问女儿,若是潋蔷与殿下心意相通,朕自成好事一桩。”帝王的眼眸里带着宠溺,也让众人明白了这个五公主在刑弋心里的地位确实是非同一般。

顾沧铭也不恼,拱了拱手坐下,“五公主真性情,是沧铭唐突了。”

话说到这儿,一些人未免觉得刑弋有些不识抬举,兖国刚刚建立,蛮夷部落,自封为王,在慕国和祁国面前,简直不值一提,纵然有两个才貌双全的女儿,也未免显得太过不自量力。

夜华如水,酒宴散去后众宾客鱼贯而出,刑弋踱着些许踉跄的步子走到曳池边上,两个素衣女子从岸边走过来盈盈行礼道:“父皇。”

“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

开口的是右侧的女子,眉眼间的聪颖还带着些浑然天成的媚气,似乎只消一眼,便能让人就此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顾沧铭如何?”刑弋淡淡的开口。

“蛟龙潜跃,焉比鲲鹏。”

“全听父皇安排。”

“娆儿,你没有说真心话。”

刑弋微醺的眸子一瞬间变得清明起来,刑潋娆动了动嘴唇,脸色有些苍白,最终无力的垂下睫毛,轻吸了一口气。

“三国局势,风云隐露,父皇不会让你们牺牲自己的一辈子去成全家国天下,却也不能为你们的一生谋划出坦途。前路如何,且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不要忘了,你们是兖国尊贵的公主。”

曳池一池荷花随风摆动,溶溶月色映着如花娇颜,邢潋蔷收了唇角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盈盈开口道:“阿姊,容乾晟绝非良人,除非……他不再是与世无争的平王殿下,而是慕国的国君,后宫三千,争出一条出路,亦或羁绊住那个男人一生,阿姊,这才是我们的夙命,从兖国建国的第一天起就决定了呢,没有人能够逃脱,一生不为情不为爱,时刻准备着奉献自己的一切,反抗亦或蜕变才是皇族每个人的使命和责任,阿姊,我希望你能够幸福。”

“玲珑江山,三千美眷,当真无一人不贪恋?”再抬眼时,曳池只剩自己一人,薄薄的水汽氤氲升起,夹杂着远处飘渺的琴音,黝黑的瞳孔望穿薄雾,只看到一道欣长的身影,立在月色里,溶成一幅水墨。任水汽打湿了裙角,睫毛上也沾了雾气。

“爷,该回去了。”

一曲终了,拿着披风的小童从远处走近来,容乾晟从那团薄雾里收回视线,披上披风转身跟着身边的人离开。

“三公主,五公主,皇弟更中意哪个?”顾沧铭摇着扇子,看着容乾晟离去的方向但笑不语,眼神瞥了一眼身后的男子,露出轻蔑的笑容。

“诗词歌赋,智谋才情,用在女子身上却是极大的浪费,皇兄居然还会拿出三座城池来换,损失未免有些太大吧,这样的佳人,做兄弟的可消受不起,哪里比得上艳妓舞女,温香软玉来的自在可人。”暗黄的脸庞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诡异的白光,漆黑的眼眸闪着莹耀的光亮,头颅垂得很低,脚步踩在石板上哑然无声,留下身后的一对主仆站在岸边兴致正浓。

“当真是扶不起来的烂泥,温香软玉算什么,三座城?哼,娶的到刑潋蔷何愁得不到三座城池,永远都不要小看女人的力量,不过倒是可惜了,三公主那样的清丽佳人,若能坐拥双姝,才是人生最大的美事。”

“主子说的是,不过这样也好,祁国再也没有能和太子殿下抗衡的皇子了。”

顾沧铭轻笑,收了扇子也踱步离去。

第二日正午,刑弋在居翠楼宴请慕国王爷和祁国太子,一群使臣被挡在门外,却发作不得。

“三公主到,五公主到。”细哑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纷纷停了杯箸看向门外。

云罗紫衫,仙裾白衣,顾沧铭放下手里的杯子了然一笑,纵然才情和智谋在外,这两个公主名扬三国却也是实至名归,直消一眼,那张绝色容颜又怎么能让人忘记呢,心下一念起,倾国佳人,自是志在必得。

“潋娆(潋蔷)见过平王爷,祁太子。”

“两位公主不必客气,陛下当真是好福气,有如此才貌双绝的女儿。”

“祁太子过奖,娆儿、蔷二过来坐吧,王爷和太子不远千里前来为父皇祝寿,朕身为感念,三女精于音律,舞女长擅水袖,今日没有外人在场,以歌舞为礼聊表谢意。”刑弋坐回座位,摆手命人奏乐。

黄昏下的楼角上挂着琉璃灯,宫女太监静静的站着,远处偶尔几个踌躇停走的人不时朝着高高的楼阁上望上几眼又转身离去。等到黄灯初上,静谧的宫闱仿佛一瞬间热闹起来,若是仔细辨别,便能听到杯盏落地的声音和几声狂放的怒喝从楼阙里传出来,惊得底下一众宫女太监瑟缩着脖子却不敢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蔷儿,不得放肆,还不快给太子殿下道歉。”刑弋一脸怒容,看着五公主一双龙目瞪得睁圆,真是人人惶恐。

顾沧铭一口怒气郁结胸口,黑着俊脸若非顾忌着旁人在场必然已经摔杯碎盏让人砍了那惹了自己怒气的人的脑袋,可是……

“父皇可是答应过蔷儿的,纵然要交两国之好,也不会强迫于我。”

“你,你……,”刑弋恨不能当场给这个女儿一巴掌,“你这个不孝女,太子屈尊向朕提亲,你居然不知廉耻的看上一个平庸的仆从,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邢潋娆眼神闪烁,可还是担忧的看着自己从小挨着长大的妹妹有些忧心,这样,当真是凶险的很。

“父皇为一国之君,莫不是不知君无戏言之说,本公主的心意已决,此生非这个男子不嫁,若不能得成所愿,父皇便可亲赐鸩酒一杯或者白绫三尺,只当今日没有这个女儿。”

“啪。”刑弋忍无可忍,一巴掌震惊了众人。

“皇上息怒,公主天性率真,此事还是慢慢商量的好,若要因此伤了父女和气。”容乾晟站起来劝解,今日之事,当真是棘手的很,原本是不愿意来的,不想还是逃避不料诸多是非之事。祁国那边,倒是人人脸色不善,对此现象有些窝火,这五公主,摆明了是瞧不上太子殿下,这,当真是丢脸丢大了。

“平王说的是,朕糊涂了。”刑弋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悻悻的甩着袖袍冷哼一声,陪着笑脸招呼众人坐下,只有一边的顾沧铭怒气未消却也是非尴尬,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子无情的拒绝,那女子看上的还是自己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弟弟,如今正做家家仆打扮,被众人仔细打量着,那男子面相普通,一双眼眸似是被看得不自在,垂着脑袋,不言不语。刑潋蔷也不气恼,孤傲的站在一边,等着刑弋妥协。

“罢了罢了,你这个不孝女,如此德行太子殿下又怎会瞧得上,你若自甘堕落,朕不管便是,只是往后莫要再提朕的名讳,省的丢人现眼,辱了国体。”度明至始至终都微闭着眼睛站在刑弋的身后,他仿佛能预见兖国未来二十年的盛世祥和,这时间,再也没有人会比这对父女擅于计谋,倒是那个被公主选中的男子,或许是真的不一般吧,自己,且等着看就是了。

“多谢父皇成全。”刑潋蔷换上一副笑脸,倒是不计较刑弋其他的话,退到一边,看着那个被当做话题的男人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晃了顾沧澜的眼,倒决定安然立于一旁,看那个女子要做什么,他似乎看到了转机,一切是否会和眼前这个女子有关呢。

“潋娆,你呢。”一个女儿离经叛道,这个一向最听自己话的五女儿又会作何选择呢?

“潋娆听从父皇的安排。”压了口气,她始终做不到像妹妹那样。

刑弋点了点头,终究还是有一个女儿让他省心的。

容乾晟觉得胸口似乎在灼疼,邢潋娆,邢潋娆,这个一眼看上去便觉得失了心魄的女子终究是与自己无缘的。四目在空气中碰撞,又急急躲开。

宴席准备了三日,三日后使臣各自归国,一封加急文书从祁国匆匆传来,只证实了那日被五公主看上的男子居然也是个皇子,祁国送来和亲文书,只消兖国答应,便会派人将五公主接了去。顾沧铭砸了三个时辰的物件,依旧怒气未消,邢潋娆嫁了慕国太子,刑潋蔷嫁了那个低贱的皇子,自己却空了手回去,当真是可笑极了,这脸面,如何拿到众人面前去。

“平王纵然风流雅致,亦已有平王妃相伴,实不是可托心之人。不过阿姐既然已经违心做了选择,往后便注定要在慕国后宫中博出一条出路来,太子心胸狭隘,不是长情之人阿姐好自为之。有的事,争的不是命途,而是性命。”刑潋蔷有些担忧,论聪慧,阿姐也是数一数二,可是那样温婉的女子,最难过的,是情劫。

“那么妹妹呢,那条路有多难,当真要踩着万人枯骨走到权力顶峰?”这个妹妹的能耐她不是不知,只是,她很想问问她,那样活着,是否当真欢愉,可她知道自己问了答案必定是心中猜想的那样吗,所以,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一场三国联姻,带来的利益自是不必多说。春兰始开,万物复苏,兖国两位公主出嫁,令多少女子艳羡,也令多少男儿扼腕。

“公主当初为何选择本皇子?”红烛锦帐,重云烟火,手指里鸳鸯红盖垂下的金线络子,纵然自己暗里谋划,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女子,确实不愧是兖帝的心头宝。而自己,又缘何得到她的青睐,不过自己居然答应了,当真是拿命在赌。

“他日登基为帝,你可愿迎我为后?”众人面前,那个女子浅笑嫣嫣,反手拔出自己腰间的长剑,直指自己的鼻尖,说出那句石破天惊的言论。那一瞬间,顾沧铭一定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二十年来的第一次,与他对抗,尽管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那个女子,也是如今自己的皇子妃。兖帝解围,笑言自家女儿错认了人,只是他却清晰的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志在必得,所以才选择了作壁上观,达成如今的局面。

褪去一身刻意的伪装,那男子倒真是没让自己失望。刑潋蔷莞尔一笑,“夫君说的这是什么话,一个女子将一身荣辱寄予一男子一生,自然是因为这个男子值得托付。”

顾沧澜没再问,一切自在不言中,噙着一口酒水印上那张红唇,天亮之后,他将再也不会是沉默寡言的懦弱皇子,而是战场上的杀神,朝堂上的前尘耻辱,后生荣耀,失去和即将得到的,他都将会夺回来,成为祁国最为尊贵的人。

“顾沧澜,既然是你想要的,我便帮你得到,家国天下,以及所有的荣耀,能做的,不能做的,潋蔷只是一个女子,不在乎世人说辞,不在乎史官笔录,只消你一颗真心,一生莫离,一世莫负,这锦绣江山,枯骨红泥,共望天下即可。不久之后,你便会成为祁国的王,高高在上的王再也不会有人敢看不起你。”这是她的选择,也是一个公主的使命,幸好,她能遇到一个足够强大的男人。

三个月后,太子顾沧铭举兵造反,十二皇子顾沧澜率兵镇压解救皇帝于乱军剑下,三日后,帝王驾崩,临了一纸诏书罢黜太子,将皇位传给十二皇子,新帝登基封皇子妃为后,一年后,宫中选秀,三宫六院粉黛争艳。

“后面的故事你便知道了,嫣儿,母后为顾沧澜的帝位付出了多少或许无从知晓,可是,我们不该步他们的后尘,朕以为得到了天下方可守护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才知那些虚妄的奢盼却要用自己最在乎的东西去换取,嫣儿,跟我回去吧,凝月楼里的白玉兰开了,寂寥的绽放,和从前一样的香味,我想为你亲自酿一壶酒,不论回不回得去,只想让你知道,这颗心,一直空着,想向你赎罪。”

桃花树下,落英缤纷,荆钗布裙的女子,眉心多了些沉稳和空灵,却掩盖不了最为纯净的风华,一如当年明月映在脸颊,只可惜那时没有细看。

锦嫣默默的站着,不远处炊烟袅袅,还有孩子的话语声。眼前的男人陌生而熟悉,她多想将手递上去,一如当年那样,不顾一切的随她走,渴死,一切都回不去了。想哭,却没有眼泪,他不敢出现在这里的,连着多年沉寂的心,跟着有了一丝的松动,在那个男人面前,她果真是从来都没有办法拒绝的。

“娘,青姨做好饭了。”梳着寿桃头的孩童拿着纸鸢走过来,看着前面蓝色衣衫的男子面露疑惑,“娘,这个叔叔是谁?”

“阿临,我们回去吧。”

牵过旁边孩童的小手,没有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去,顾君烨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捏了捏手里的一朵芍药花,中间一点嫣红,如眉间痣,如心头血,心疼的很。

“嫣儿,我不会放弃的。”寻了三年寻到她的下落,她不会放弃,纵然以天下交换,他也不会再放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