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钱倾天下:一品夫人 > 愿付痴心共白头【完】

钱倾天下:一品夫人 愿付痴心共白头【完】

作者:芒果头条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3:56

南宫绝尘在被她踢倒的那一刻一个旋身身子便稳稳地站在地上,他双手环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凤熙道:“很好,这件事情倒是有趣了,凤熙,你平时不是很痞吗?有本事今夜就继续对我耍流氓。”

凤熙白了他一眼,极快的将锦被一卷,将自己包了起来,她不屑地道:“你长得像娘们也就罢了,平日行事也像个娘们一样!”

南宫绝尘最恨别人说他是娘们,却冲她浅笑道:“是啊,我很娘们,你也很爷们,天天干些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事情,凤熙,你可真有本事。”

凤熙的眉毛掀了掀道:“我喜欢!”却见他一身雪白的中衣站在那里,胸膛半露,他身材高大,此时这般模样站在那里,倒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只是他此时脸上涂了一层白粉,画了一个新娘妆,如云的墨发微微盘着,让她觉得恶心无比。

南宫绝尘知道她是女子,倒也不和她一般计较,他想起儿时父母对他说的话,再想起方才凤司明对他说的话,这些话里其实已经透露出来了一些讯息,只是他见凤熙又痞又赖,就从来没有把她往女子的方面想,不承想,这里面竟藏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

南宫绝尘看到她鄙夷的眼神,他的眉头皱了皱,见脸盆里有水,便将脸洗净,将头上的发冠全部取下,他一扭头,见神龛旁点着三柱香,这三柱香是他让醉蓝点的,里面有毒,若是香再烧尽,加之凤熙体内尚存的慢性毒药,明日一早就会病倒。

他的眸光深了些,伸手将那本柱香取出,然后用水浇灭。

凤熙看到他的动作眼里满是不屑,尼玛一个大老爷们做事从来都没有光彩过,瞧那拔香的动作,娘的要命,虽然无比的优雅,却还微微伸着兰花指,还真是做女人做久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了。

南宫绝尘扭头刚好看到她的表情,他淡淡地道:“不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也没比我好上多少。”这样的事情已在他的意料之外,这样的洞房花烛也让他始料未及。

凤熙知道他指的是她平日的行为,只是在她看来,这些行为在二十一世纪也不算太出挑,她的眉毛挑了挑道:“是吧!如此说来我们倒是同病相怜了!”

南宫绝尘闻言笑了笑,他面上的脂粉除尽,墨发散下,胸膛半敝,这般一笑倒别有一番诱惑的味道。

凤熙看到他的那记笑容却打了一个寒战,然后不屑地道:“你有个好名声,就慢慢地在王府里做你的一品夫人,好好的维持你京中第一才女加美女的名声,我嘛,原本就是个纨绔子弟,你是否国色天香和我毛线关系也没有,我寂寞了饥渴了,还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找男/宠,享受我的生活。你就好生在王府里做你一辈子的老处女,甭想让我为你解决你的生理问题,也不用把话说得那么好听,爷不在乎!”

南宫绝尘闻言微微皱起了眉毛,他淡淡地道:“凤熙,你真不要脸!”

凤熙笑道:“我什么时候要脸过,再说了,脸值几个钱?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过你要是真的觉得寂寞难耐的话,你身边那个叫什么醉蓝的也不错,要不爷替你收了房,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无耻!”南宫绝尘依旧平静无波地道,他想过很多次如何面对洞房花烛夜,却从没想过凤熙会是个女子,再见她那副又痞又赖口无遮拦的模样,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凤熙白了他一眼道:“听你这么一说,醉蓝我是不用替你收房了,你自己去找吧!找到合适的女子就对我说一起,爷用七出之条将你休了,你回你的晋王府过你的日子去。”

南宫绝尘的眸光幽深,他见凤熙的满头的秀发散下,眼睛里满是灵动之色,那和偏中性化的脸却在这样的灯光下别有一番味道,他淡淡地道:“你倒是替我思虑的极为了周全,只是在我看来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虽然我极度不喜欢你,但是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个女人,我也可以将就用用。”

他的话一说完,便开始自顾自地将鞋袜脱了下来,然后开始脱衣衫,凤熙怒道:“南宫绝尘,你要做什么?”

南宫绝尘淡淡地道:“不要忘了,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能浪费……”

一个枕头砸在了他的脸上,他淡笑着将枕头接住道:“虽然你又丑又没有女人味,我对你厌恶到极点,但是这么多年了,我还从来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今夜又岂能不试试?”

说罢,他冲凤熙微微一笑,伸手便去拉凤熙的被子,凤熙顿时大急,扬起手就朝他的面门打去,他早有所备,轻松捏住她的手,他微微一用力,她便觉得一股大力袭来,她的人便落进他的怀里,他的胸膛结实而又有力,撞得她的鼻子生痛。

南宫绝尘原是想惩罚一下凤熙,只是这会子一碰到她的甜蜜他便心神激荡,一股激流身后背处升起,直冲脑门,把原先的意图抛诸脑后了,长舌不管不顾地就冲进了她的领地里,舔抵着她每一寸柔软,吸住她的丁香小舌缠绕轻搅,允吸属于她的芬芳,脑子里飘着的是昨儿瞅见的几张图。

凤熙猝不及防的被拽,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他吻的天昏地暗,神魂颠倒,周身酥痒难耐,娇软无力,胸腔里的空气一点点的被剥离抽尽,脸也迅速的绯红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还需要呼吸的。

胸腔有了空气,凤熙的神智这才有了一丝半点的清明,听了他的话刚想反驳,嘴才微张半个字还未吐出来,就又被堵上了,又是一阵天昏地暗的激吻,吻的凤熙只觉得身心全不是自己的了,那话也全湮灭到不知哪个角落,只想与他贴的更近。

凤熙被吻的提不起来一丝气力,双眼迷蒙间见他一双凤眼同样迷离着,眸底灼灼的细碎的流光在飞转,红霞般的俊脸透出妖冶魅惑来,唇瓣水润亮泽,微微肿红,泛着柔和的微光,整个人更加光彩夺目,妖娆惑人,凤熙看得怔住了眼,腻在他脸上的目光就再也错不开,心荡神移之间,感觉有流火飞串全身,下意识的搂紧了他的脖子,回应起他的吻来,非礼他是合法的。

就这么继续着,直到一阵飞旋,凤熙才睁开眼,眼睛还未睁全,一个矫捷的身躯已经覆了上来,又将她那一点点的清明带走了。

他火热湿润的吻落在她的眉心,鼻梁,双颊,来到她最敏感的耳垂时,她全身一颤,双手抓紧了他的衣服,想要抵触,却又不愿。

第一次做这么亲密的事,凤熙有些无措,彼时,那撕裂般的疼痛让凤熙狠狠的咬着他的肩膀。

凤熙局促着,没有再推攘他,南宫绝尘心上一喜,听着凤熙疼痛轻呼,他紧蹙眉头,轻声在她耳边宽慰着,他的声音醇厚温柔,如佳酿让她迷醉,如花香沁她心脾,如轻沙在身体上轻拂,又如流水涓涓流泄,让她看见了溪水看见了大海,更如轻歌在舞,时而轻盈时而狂放,让她身子轻软的同时,意志也随着他在飞扬飘荡,浮浮沉沉,不知身处何处。

看她不再紧张,反而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南宫绝尘美得精致到人神共愤的脸上绽开一朵迷人的微笑……迷眼。

凤熙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凤熙,只觉得浑身泛酸,像是散了架似地,腰间还横亘着一条手臂,凤熙伸手去挪开,这才发觉自己未着寸缕,他也一样,身体某处的不适感终于让她后知后觉地明白,方才某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凤熙红着脸咬着牙朝南宫绝尘瞪去。

南宫绝尘的心思幽深,他缓缓说道:“我以前以为你是男人,对你的手段是恶劣了一些,如今误会解除,我们也成了亲,不管我是否看得起你,你是否看得起我,往后的日子我们是要一起过的。不如这样好,我也不嫌弃你的粗俗,干脆将错就错就好了。”

凤熙刚有呵斥他的打算,转眼瞥见他脖子处几个嫣红的吻痕,凤熙脸更是红了, 豁然,凤熙哭丧的垮下脸,认命了!

==== 三年后 ===

“哎!”南宫绝尘站在刚开出的梨花树下唉声叹气。

“老公,你在愁什么啊?”凤熙挺着个大肚子,上前安慰南宫绝尘。

“这春天又来了。”南宫绝尘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啊,春天又来了。”凤熙幸福的看着满园的春色,满足的笑着,她这一生,能有这样的丈夫和儿女,她已经很满足了。

突然,凤熙肚子一阵剧痛。

“啊!阿熙!”

“老婆……”

于是那年春天,凤熙和南宫绝尘的女儿出生了……

【这部文就给这样一个结局吧,很匆忙,虽然这样的结局很对不起大家的支持,本来准备在怎么样也要坚持按着思路写完,但最近芒果可最近遇到了点事情,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实在是无心码字。芒果会好好调整,尽快回归。再次谢谢大家这一路来的支持与厚爱,祝天天大家笑口常开,天天开心快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