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皇上爱捡二手妃 > VIP

皇上爱捡二手妃 VIP

作者:景一宝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4:20

顾卿卿终于见到那个云南大理朋友了,天呀,那哪里是个人类,分明是个人妖!这是顾卿卿对他的第一看法,事实上也证实了她的看法!

妖孽慵懒的躺在羽毛蒲椅上,一双假睫毛般得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一身名贵的、薄透的纱衣缠绕在小麦色的胸胸上、修长的大腿上。大腿交错合拢,又突然打开了!

打开啦!我靠,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顾卿卿由于害羞的缘故也没看清楚人家长**还是MM来着,目前人妖的性别还是未知数。

妖孽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呀?”

咦?过去干嘛?

妖孽立刻黑下脸:“难道她没和你说,交换是要付出代价的吗?我给你药粉,你需要付出你的身体!”

顾卿卿立刻傻眼啊,我还真不知道有这等条件呢,我还以为是白给呢!

“请问兄台,给钱行吗?”

西域妖孽又开始交错双腿,合拢又突然……

顾卿卿急忙的垂下眼,西域人真他娘的开放啊,饶是我这现代人都脸红哇!

“不行!”西域妖孽斩钉截铁道:“我这人是有原则的……你到底过不过来!”

肯定不能过去!顾卿卿一咬牙,一跺脚,大不了不要了,我再想其他办法帮助洛莺莺就是了……再说感情又不是勉强来的,万一将沈絮阎吃个终身不举可怎么办?

之前虽然不行,但还举来着……

谁知,妖孽却淫邪的笑了:“那好吧,既是朋友转介绍,我便便宜了你!这包药粉你拿去吧……”

就这么简单?顾卿卿狐疑的摸了摸鼻头,老大,你不会给我包假药吧?万一吃死人了怎么办?就好比贵货买不起,便宜了又怕假货似的!

顾卿卿揣着药粉包惴惴不安的走开,心想要不先找个傻子试试效果?

说傻子傻子便到,顾卿卿一路上神色不定,连撞到人了都不知道!你猜撞到谁了?

顾卿卿的两眼冒金光:“骚包,不会真的是你吧?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元骚保桃花眼眯了眯,女人,说谎话也不打草稿,我整天在你眼皮子底下转悠,咋没见你找我的意思啊?

我那不是深埋在心底吗?偶尔会想起你的……

好啦好啦,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元骚保捏了捏顾卿卿的面颊,心疼道:“瘦了!跟着他一点也不好,不如跟了我,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这话实在啊,顾卿卿双眼一红便往元骚保怀里倒去!

“讨厌,净说好听的,说到人家心坎儿里去了!”

元骚保眼疾见她手上缠着绷带,更是心疼的问:“怎么搞的?快给我看看……”他二话没说便拉着她上了一家茶社包间,四周安静下来,元骚保小心的打开她手上的绷带。

“伤口长得不好,会留下疤痕的!”说罢,便起身找了干净的绷带和烧酒来,“会有些疼,忍着点!”他说。

他给她清理伤口的时候,顾卿卿的眼泪便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她半是撒娇道:“疼……”

元骚保给她重新上了药,他上药的时候,顾卿卿可是一点也不怀疑药是假的问题。他给她包扎,很细心的打了个蝴蝶结。

顾卿卿看着不算肿的手掌,扑哧笑了,“还是我家骚包知道疼人!”

元骚保眯着桃花眼笑笑,又去捏她的下巴:“你就知道哄我,一点实质的表示都没有!”

“有啊!这一次真的有!”顾卿卿猛的从怀里扯出药粉包,向元骚保扬了扬,“哈哈,你快把这个吃了,我要对你……”

她的脸一红……嗯,就这样吧,她心意已决!

元骚保显然被吓到了!他指着这药粉道:“你真的想好了?不是又骗我的吧?这药……”

“你猜对了,是春药!”当然死心塌地方和春药效果差不多,并且还能让你死心塌地的对我哦~

元骚保去抢药粉,被顾卿卿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她嘴巴一勾,“你倒是愿不愿意配合嘛!”

元骚保脸上升起一道红晕,“愿意是愿意,不过我不需要这个的……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不试药怎么行?沈絮阎还等着吃这药爱上别人呢!

顾卿卿当然是步步紧逼,直接将他逼到了墙角。

“你喝还是不喝,这般没有义气,你还是个男人吗?”她言语相讥!

元骚保只得羞涩的点了点头。

啊哈,顾卿卿乐坏了,“那你快告诉我你有没有心上人啊?她叫什么名字?”

元骚保微愣了一下,有点不高兴道:“你想干什么?难不成想把别的女人硬塞给我?”

顾卿卿这一次才清醒了!她到底想干什么啊?

她刚才明明想以身相许的,才过了这么一会儿便想反悔了?明明知道沈絮阎跟她再无可能,继续下去只会伤的更深,明明感受到元骚保水一般的温柔、火一般的温暖,想以身相许,海角天涯了,现在又想反悔了吗?

元骚保一转身,便将她压在了墙壁上。

“你竟敢打我的注意?你若真不喜欢我就算了,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也别随便塞个女人给我啊!我缺女人吗,我曾经三宫六院的,我缺女人吗?”

呃……顾卿卿是灰头土脸啊,元骚保的身子很重的压在她身上,只一会儿便挪开了,他的脸总是变得比翻书还快,他摸了摸她的头发道。

“好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来吧,快些兑水喂我喝了吧!”

顾卿卿脸红之际,元骚保便抢了药粉包过去,“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不方便!”

元骚保喝下死心塌地方以后,很快药效便上来了……他将顾卿卿双手举起,哑着嗓音道:“你受伤了,我自己来……”

顾卿卿木头一样,任骚包将她的衣衫带子解了……她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紧张莫名。

元骚保解得慢,像是抚摸一件艺术品,他坚毅的眸子里蹿出两束火苗,他硬是强压下去!

“怎么样?到底是真药还是假药啊?”顾卿卿此时竟然在关注这个问题?元骚保将她肩头直接给拔下,迷醉的瞪了她一眼,顾卿卿的身子又僵硬了些。

她闭上眼,心想来吧,来吧,来吧!

元骚保嘴角荒唐的勾了下,不再怜惜,她的心里竟然没他,一直没他……他岂不要好好的治治这个女人?

他将她的上身褪至腰际,露出姣好的上半身,又去摸她的裙底……

顾卿卿被摸到了敏感之处,浑身都是颤抖的……

元骚保将她的裙子撩开,露出一些肌肤……他的眼总是若有如无的移开,他的脸红的虾米一般,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将她反转过去对着墙壁,拖过她的蛮腰,将她的翘臀对准自己。

他生硬的扯下自己的亵裤,便将身子贴上了她……

顾卿卿的唇都被咬破了,紧张和隐忍让她一阵阵的发抖,她只能将自己听天由命的交付给他,希望他……

走一步算一步吧,骚包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有硬物抵在她的双腿间、秘密处,她害怕的加紧了双腿,扭了扭臀部。

这样子的顾卿卿无疑是在挑战元骚保的极限,他将她的身体往下压了压,找到合适的位置,便将硬物在她身上挤了挤。

他的身子紧紧贴着她的,一颗颗汗珠子落在她的后脊,他吻上了她滑嫩的背部,一双手扣着她的蛮腰,一双手去抚摸她的JIAO乳。

他总是有条不紊,纵是在这种时刻也怕伤了她!

顾卿卿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需要……想要被满足的感觉。她忍不住羞出口来,“啊……”

元骚保开始慢慢的在她腿间磨蹭……可能是药效奇猛了,他受不住便压下她的身子,狠狠的在她身上动了起来。

他没有弄痛她……他在她的体外用力的移动着……

可是好久……元骚保还是没有泄出来,顾卿卿想要扭过身来帮他一把,被他又压了回去。

“别转身,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顾卿卿好心痛,扭过身来抱住了他的头,迎上一吻。

“对不起……”

元骚保白着脸笑笑,“卿卿……我想要你……我想要的是你的一颗真心……你什么时候才能像我爱你一样的爱上我?”

话梢里,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在她的大腿上,他将她紧紧的抱了起来。

“说你爱我!”

顾卿卿一时间哑住了!她此时不是该说出哪个女人的名字吗?

她大声的喊道:“顾卿卿、顾卿卿、顾卿卿!”

顾卿卿很开心这药竟然是真的,便又折回妖孽那里一趟,厚着脸皮讨了一包来。不细表,主要是为了让亲们多吃点肉肉~

沈絮阎去了东山,查到了些蛛丝马迹,看来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真的问题大了!

回到将军府,他冷着张脸,那个女人,他无比痛恨又无比的想见到!他心思烦乱,只要一切跟她有关的事情,便让他愤怒不已。

该死的,她又跑到哪里去了?他才出去一会儿,她便逃离了!她就那么急着想跟男人欢好吗?她的严重还有没有他!当他说话是放屁吗?

他都已经休妻了!他都已经戒色了!他够忍气吞声了……

她还要他怎么样?她骂他粗暴、禽兽、畜生、不要脸,他在她心中就这么不耻吗?沈絮阎将襟口松了松,感到无比的窒息,他快要死了!

他为她着迷,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就想娶她为妻,天天搂着她、宠着她!可是这女人不爱他且恨他,骂他精虫、种猪?他娘的,老子玩的女人屈指可数好不好?还都是在中药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

他清醒的时候,他对哪一个女人多看一眼了?他除了像狗一样到处寻找逃避的她,便是狗一样的蜷缩着等候她……就算她日日被他搂在怀里的日子,他还是尊重她的,他是个挺容易满足的人啊!

就是因为容易满足吧,他松懈了她,一眼没看好,她便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

沈絮阎痛苦的合上了眼,她到底是喜欢元骚保呢?还是喜欢元苓简?反正她不曾多留恋他一点点……他的怀抱那么宽广,她竟然害怕的想逃?

那一幕……顾卿卿骑坐在元苓简身上,**的那一幕永久的印在他的脑海中……他忘不了,他觉得那是一把剑,一道伤痕搁在心里了……闭上眼便想到,睁开眼便觉得无望。

是否真的该放手,让她想选择谁就选择谁呢?她竟然是他亲妹妹,这更让他作呕!

她的身体那般嫩滑,他不知摸了多少遍了,上也上过了 ,而且娃儿也……

娃儿……我沈絮阎的儿子?想到娃儿他的脊背挺起,终于找到了承重力量,这是一张超级王牌啊,是他和顾卿卿之间紧密的连接!

终于顾卿卿如惊弓之鸟般的回来了!沈絮阎站在他身前五十米,她竟然没有看见?她只顾低着头抱着手慌慌张张的走路……

沈絮阎眉头一紧,怕是她又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了!

他竟是嘴角一勾,自嘲的低笑起来,这个女人当真不是他能够人为控制的啊!要不要将她关押起来,一天上她十次,她才肯屈服?

别人可以做,他为什么不能?就因为他是她哥哥?那怕啥,就禽兽呗,自家舒服了还跟谁谁说说?感觉是最真切的东西,他骗不了自己!

他迈开腿跟着惊慌失措的顾卿卿前后脚进了房。顾卿卿现在住的地方是当初沈絮阎为了迎娶她布置的新房,后来被洛莺莺给住下了,洛莺莺被休弃以后,顾卿卿便被强迫到了这里!

明眼人一眼就知,沈大BOSS这是金屋藏娇啊!

他嘴上不说,他就是将她疼到心尖上了,就是想看到她为他情绪化的表情,哪怕是恨也好啊,只要是对他的!他的心难过的要命,为何他那么在乎她啊?人犯贱,天地不容,他就是个贱人!

顾卿卿关门之际,一条狗腿伸了进来,掰开她的身子强行进入!

“你!”顾卿卿凶狠的瞪着他,“你就不会温柔点,你正大光明的敲门,我会不给你开吗?”

“说不好!”沈絮阎不相信她呀,若是真不给他开门,不还得砸门啊,他又不富裕!

顾卿卿不想理会他,在八仙桌前坐好,趴在桌子上休息,记得以前上课的时候,老师一边讲课,她一边支着手臂倒瞌睡,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沈絮阎跺了来,在他对面坐好,忽然他瞟见她手上缠绕的绷带,一双怒目便瞪了起来。

“这是谁给你上的药?竟然是云南白药!说,你今天偷跑出去见谁了!”

顾卿卿懒得理他,将头埋在臂弯里继续卖萌,就当是狗叫,我一句也听不见!

沈絮阎火了,霍的起身一把扯过顾卿卿的手掌,便将绷带强硬的扯下来,皮肉受损的感觉让顾卿卿毛都炸开了!

“沈絮阎,你别欺人太甚!我是看在你关押了两个娃儿的份上才向你屈服!如今你把若曦还弄丢了……”一想到可怜的小若曦,顾卿卿就心酸起来。

沈絮阎咬牙切齿道:“孩子没在我这里……被歹人劫持到东山了!那里一群草寇明摆着是要造反的,我正准备去剿灭他们呢!”

“我不信,我才不信呢,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哪一句话是真的过啊?就会欺负我……”说完,袖子一甩便哭了起来,“呜呜~~~~(>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