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宠妻之妻令如山 > 005 守护天使(完)

宠妻之妻令如山 005 守护天使(完)

作者:蔷薇晚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5:48

章节名:005 守护天使(完)

“以后,你可别再在浴缸里睡着,万一沉下去多危险。”明晚认真地交代。

他攥住她的手,以嘴唇轻轻碰着,笑着说。“没什么印象了,下回一定注意。”

明晚不以为然,拿过一块面包,凑到他嘴边。“千万别再这么粗心。”

裴煜泽想到什么,突然笑出声来。

明晚错愕地望向他。

“以前我们同住一屋的时候,你很不习惯我裸睡,每次一到晚上,我洗完澡出来,你那副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

“那时候,我怀疑你是不是暴露狂。”明晚不冷不热地说,就算身材再好,也该有个底线。

“要真是我讨厌的女人,我也不会无所顾忌地让她看我的身体吧。”裴煜泽冷哼一声,压低嗓音说。一开始她对自己那么多偏见,两人能成为夫妻,真不知是有多大的缘分注定。

这一句话,倒是当真。

他裴大少爷有这么不看重自己吗?

明晚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示意大宝还在喝着牛肉粥,他这个当爸爸的,说话多少收敛点。还好大宝没有追着问,什么叫“暴露狂”,否则,她肯定会词穷。

“喝粥。”裴煜泽又冲她笑了笑,香浓的牛肉粥,端到她的面前,就差摇尾巴了。

大宝仰着头,眨巴眨巴着眼睛,心中暗暗比较,小胖说他爸爸在外赚钱,家里的活都不干。而自己爸爸在外赚钱,还帮妈咪做饭洗碗,很明显,他爸爸更好呐。

“爸爸跟妈咪不会离婚吧”大宝语出惊人。

可见小胖的经历,对小孩子还有不小的影响。

“你爸喜欢的就是妈咪一个,怎么会离婚?”裴煜泽一本正经地问。

“那我就放心了。”大宝点点头,语气老成,继续埋头喝粥。

明晚跟裴煜泽相视一笑,大宝放心个什么劲呀?他就那么担心他们感情不再和睦吗?小孩子的世界,大人有时候很难看透。

临出门的时候,明晚听到他小声地咳嗽了一声,她跟他并肩走着,问道。

“是不是昨晚受凉了?”

“没事。”裴煜泽笑了笑。

明晚折回家里,把一盒感冒药塞到裴煜泽的手里,递过去一瓶矿泉水,眼看着他服药。

“最近的感冒来势汹汹,大宝刚好,说不准你也会被过到。”她认真地说。

“这是训儿子的口气啊。”裴煜泽无奈地说,心头却很暖。

“你生了病,还不是劳烦我来照顾?”明晚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家里大大小小三个男人,够我忙的了。”

“我可没这么容易生病。”裴煜泽的嘴硬,也是有名的。

明晚跟他额头相抵着,的确没有发热的前兆,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叮嘱他,一日要吃三次药。

“晚上想吃什么?”她笑着看他,家里的家务,两人向来分担着做,彼此都有几道拿得出手的家常菜,不必总是到外面餐馆去吃。

“啤酒鸭。”裴煜泽不假思索地说,是老婆做的最好的几道菜排在榜首的那一道。

“等着吧。”明晚望向前方,唇角却是上扬。

感冒药却没有阻止裴煜泽发病,他连着咳嗽了几天,明晚才终于劝服他,让李明准直接到家里来瞧瞧。

“病毒性感冒,再下去就是肺炎,纵使你是铁打的身子,看看医生又这么可怕吗?”李明准不客气地说了实话。他是医生,但就没见过这么讨厌医生和医院的人,很让人自尊心受损。

“李医生,你就别骂他了,现在他也没力气回嘴啊。”明晚为裴煜泽解了围。

裴煜泽咳嗽的那么严重,还是去裴氏上了几天班,她心里是有气,却也发不出来。到最后,还是不争气地为他说话。

李明准摇摇头:“裴先生的病倒是控制住了,现在裴家最倔的人,是他。”

裴煜泽压着嗓子说,“我人还在这里呢,说人坏话不是都要躲到墙角里去,哪有当着面骂的?”

“你看,这不是还有力气跟我对骂吗?”李明准无奈至极地苦笑,给裴煜泽打了点滴,他这个国外留学回来的医生,开车三十分钟就为了伺候这个牛脾气的主子,裴家的钱也不好赚啊。

明晚笑着起身,给李明准倒了杯水,他骂人也需要口水,也就趁着裴煜泽生病,才能占上风。

李明准一口气喝完一杯水,不冷不热地说。“裴少,你不是吹嘘自己的身体壮如牛吗?我连着来三天,看看你能不能好。再多的话,要加收费用。”

“李明准,你真是个贪财的医生啊。”裴煜泽冷哼一声,却没有真生气。

“我的小诊所不是为你要停止营业吗?这点费用,你总该承担吧。”李明准半开玩笑地说。

他们两人的关系,既不像是主仆,也不像是朋友,当然,更不像是兄弟。

明晚也懒得追究下去,等裴煜泽挂完了点滴,她送走了李明准,转头一看,大宝已经趴在裴煜泽的胸口上了。

“大宝,你在干吗?”

“我生病的时候,也是爸爸陪我睡的,我现在陪爸爸睡觉”大宝低声呢喃。

“把大宝抱走吧,别又让他感冒了。”裴煜泽的声音嘶哑,连着咳嗽几声,摸了摸大宝的头,却是真的被大宝的童言童语而感动到了。

“妈咪陪着爸爸。”明晚掉过头,对孙虹说道。“孙姐,你安顿他们睡会儿午觉。”

孙虹过来,拉着大宝的手离开了卧室。

“还想逞能吗?”等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明晚才握住裴煜泽的手,眼神堪忧。

裴煜泽无声地笑,总算示弱,在她面前,摇了摇头。

“这几天裴氏就别去了,在家休息吧。总裁也是人,也会生病,不是吗?”明晚神色一柔,没办法说重话。“要真有什么急事,我跟你说就行了。”

他闭了闭眼睛。

“没有别的不舒服吧?”明晚的眼底泛着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生怕几年前的病,对裴煜泽还有后遗症。

“没有。”他的唇角无力地扯了扯。

“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明晚这么说,拿起一旁的温水,扶着他坐起来,喝了半杯。

“我再怎么混不吝,也不敢骗老婆啊。只是喉咙疼,真的”裴煜泽满脸倦怠。

“好了,别说了。”明晚不想让病人说太多话,也不想在感冒这种小病上做文章。

他昏昏沉沉睡了很久,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明晚的心里,不是没有半点疼惜,他是男人,但也是普通人而已。自从坐上总裁的位置,除了年假之外,他不曾因私休息过几天,的亏他身体好,否则,哪里吃得消?

“喝点粥。”她熬了鸡丁粥,端到他的面前,香气扑鼻,她没心思再做菜,这一锅粥熬了一个小时。

大宝也比平日多喝了一碗,说是超级好吃。

最近这个孩子,把“超级”两个字,当成了口头禅。

“孙姐特意晚走了一会儿,给两个孩子洗完了澡,免得我再花力气。”她静静地说,有个可以信赖的人帮忙打点,益处极大。

裴煜泽接过碗,一口一口吃着粥,他是没有什么力气,但不至于还不能端着饭碗。

鸡丁粥的味道很香,虽然他口中没什么滋味,但隐约能感觉到她熬粥的用心,心中的情绪一牵动,没几分钟就喝完了。

明晚难得看他狼吞虎咽地吃饭,毕竟,他吃起东西来,没有粗野男人的狼狈,毕竟什么好东西都吃过了,很少让他会食指大动吧。

“你还记得我被老爷子打那阵子,你也给我喂过东西吧”裴煜泽的嗓音低哑,比往日更多磁性。

“说实话,那时你早就能自己吃了吧,非要我喂你,当我丫鬟似的。”明晚没好气地说,虽然不至于受了多少亏,但裴煜泽的无赖性情,每次都能翻出很多旧账。

“被打的时候,真是疼的动不了,心里正压抑呢,知道要饿肚子过夜。没想到还有人给我煮粥,那种感觉……真不赖。后来,我对自己说,明晚这个女人,心也不是冷的,只要好好调教,会是个好女人……”裴煜泽断断续续地说,看明晚挑眉瞪着他,他欲言又止。

“调教?”她冷叱一声,“早知道就不管你的死活了,我照顾你,你心里却算计我。”

“这哪里是算计?”他低低地笑,轻轻地抱着她。“把你算计到我的后半辈子来,说明我对你早就动心了。”

明晚无言以对,外人看裴煜泽什么都不缺,其实,裴立业的严苛,赵敏芝的偏执,他反而没有一个人真心地为他着想过。他们对裴煜泽所谓的“好”,都是残缺的。遇到她,稍稍一心软,他感受到她对他的那么一丁点好,裴煜泽才会对她刮目相看,才对她有了情愫吧。

其实她最初,给他的真不多,毕竟她对裴煜泽心存防备,怎么会把心肝都献出来?可他却看得那么重,全都藏在心里。

偏执的人,就是这么认定一个人的吧。

“还想吃吗?”明晚站起来。

“还有吗?对了,你吃过了吗?”裴煜泽突然问道。

“早吃过了。”她笑了笑,给他端来第二碗。

“你晚上别跟我睡了,免得再传染到你身上去,你还要照看孩子,这轮着来,谁都受不了”裴煜泽喝完粥之后,对明晚交代。

明晚垂眸一笑,没有拒绝,更何况他说的很有道理,这阵子感冒来的这么凶,她没必要成为家里第三个病人。还真没完没了了呢。

她仔细给他盖了被子之后,才睡到大宝床上。

裴珍珠一回国,就听到裴煜泽生病的消息,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裴煜泽已经坐在沙发里,陪着大宝看动画片,完全不像是个病人。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病。”裴珍珠往沙发上一坐,孙虹给她倒了一杯咖啡。

裴珍珠错愕至极,“孙管家,你到这儿来做事了?”

“我来了都快半年了,大小姐。”孙管家一脸平静。

裴珍珠没再说什么,看到扑过来的大宝,像是又有了些变化,心中唏嘘不已。

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信封,丢到裴煜泽的那头去,不经意地吐出一个字。“喏。”

“什么东西?”裴煜泽似笑非笑,眼底却有一丝确定,不疾不徐地打开。

“你不识字啊,非要我说。”裴珍珠没好气地说。

裴煜泽一拍大腿,扬声大笑。“原来是喜帖啊,恭喜你啊裴珍珠,杨白劳还是被你降服了。”

裴珍珠眼神锐利,不屑地瞥视他一眼。“别卖乖,我可没这么本事,我看明晚把你吃的死死的才对。”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愿意被她吃的死死的,不挺好吗?”裴煜泽半开玩笑地说。

不再激怒自己的姐姐,裴煜泽听了她的打算,微微蹙眉。“你们只打算简单办个仪式,然后旅行结婚?”像极了裴珍珠的作风。

“打算环游世界,最少三个月时间,别太想念我。”裴珍珠倨傲地笑。

“我有老婆有儿子的,想你干吗?”裴煜泽比她更云淡风轻,轻描淡写。

果然,跟这个没良心的弟弟吵架,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裴珍珠,你生为女儿身,真是大大的福气。”他无声叹气,摸摸小宝的脸,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能够陪伴老婆孩子,环球旅行。

“谁让你是裴家唯一的儿子呢,能者多劳啊。”反正这个弟弟,还是要为她的旅行埋单,在她嫁出去之前,他也有照顾姐姐的义务。

“珍珠姐回来了啊。”明晚刚从外面回来,就瞅着屋内的裴珍珠。

“马上就要走了。”裴珍珠拿起皮包,果断的告别。“跟他把话都说完了,也探过病了,任务完成。”

明晚没有强留,裴珍珠说风就是雨,再说了,裴珍珠现在也有男友,该有私人的安排。

吃晚饭的时候,裴煜泽才说起,裴珍珠跟杨柏乐的婚事,她真心为裴珍珠感到高兴。

裴家的事,就这么一件一件的,安定下来了。

等关上门,裴煜泽才环住明晚的腰际,轻叹一声。“你看,有个亲姐姐也不过如此。明天准备到裴氏给她开两张支票,算是给她尽心了。”他生了病,刚刚痊愈,裴珍珠来看了一刻钟而已,可见姐弟之情有多淡薄。

好像更重要的是,告诉这个总裁弟弟他们新婚夫妻要环球旅行背后需要付出的数目吧。

明晚笑道。“能让珍珠姐特意来看你就不错了。”可别指望裴珍珠为他倒水熬粥。

“还是有老婆好。”裴煜泽的双臂稍稍用了力道,在裴家他能感受的,远远不及明晚给过他的。

“不然娶了老婆干嘛?”明晚轻笑出声。

她并不是别人付出,她就非要回报的那种人。但如今在这场婚姻之中,裴煜泽宠爱她,她也愿意回应他的好。

“嫁了老公就没有好处?”裴煜泽的嗓音低沉,似乎还有重感冒遗留下来的低哑,他轻轻地说,他沿着她的耳轮一路吻下来,暖暖的气息在她耳鬓徘徊。

明晚对他的耳鬓厮磨向来没什么抵御能力,急忙转身捂住他的嘴。“想把感冒传染给我?”

“早好了。”裴煜泽坏笑着说,在她柔嫩的手心中连连吻着几次,看她眼神微变,才吻上她的唇。

“哪里舍得你生病?”他低声嘟囔,拉着她躺上床,没有得寸进尺。

明晚微微一笑,躺在他的身旁,任由他为她按揉肩膀和手臂,要是换做几年前的自己,哪里敢想象不可一世的裴少会为女人按摩?!

“这架势,显得我是皇后娘娘似的。”明晚笑望着他。

“以前是太子妃,现在可不就是皇后吗?”

裴煜泽的心里很清楚,除去自己的亲人之外,明晚是唯一真心为他好的人,而且,是没有理由地为他好。

只是这按摩按过了十来分钟,渐渐变了味道。

明晚半眯着眼看他,心中好笑:“裴煜泽,你是不是按错了地方?”

某人的爪子,正好放在她的胸前,她原本被按摩的舒服极了,有些昏昏欲睡,结果地方一变,她马上醒来了。

“明晚,你没觉得自己比结婚前丰满很多吗?肯定是按摩的勤,才有这样的效果。”裴煜泽若有其事地说,爪子还是没有移开。

“你喜欢丰满吗?我给你去农场买一头奶牛好了。”明晚挑眉看他,语气很呛。当了几年夫妻,彼此什么话都敢说。

“生什么气那?”裴煜泽笑着侧过身子,抓牢她的手,薄唇贴在她的肩头,隔着衣料烫着她的肌肤。

“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很喜欢。”

明晚抿唇一笑,被他扳过身子来,他拥着她的身体,动作已然不单纯起来。

他们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亲密过了。

一条紧身的牛仔小脚裤,已然让裴煜泽万分不耐,额头冒汗,支撑着身子褪下她的牛仔裤,花费了不少功夫。

明晚看他的神情,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裴煜泽,你至于这么猴急吗?”

“下回能不穿这种牛仔裤吗?费劲。”裴煜泽无奈地笑,好不容易欺身上前,嗓音跟他的身子一般紧绷,蓄势待发。

两人正在情动时刻,呼吸急促,身体滚烫,突然门口传来小小的敲门声,带着一丝急迫。

“妈咪”

是大宝。

明晚急忙扼住裴煜泽的手腕,彼此像是石头一样僵持着,裴煜泽更是难耐,耳根通红,进也不是,出也不是,额头的热汗一滴滴地滑下俊脸。

“什么事啊大宝?”明晚故作镇定地问,还好她很早就教育大宝,进门先敲门,否则,这事就闹大了。

“我要跟妈咪一起睡,外面的风好大……”

裴煜泽闻言,已经起来把裤子穿好了,明晚看他一脸不爽但又只能忍耐的表情,在心中暗笑,但还是穿好了衣服,把大宝领了进来。

外面风雨交加,难怪大宝睡得不好,平日里,他已经能够习惯一个人睡了。

大宝睡在夫妻之间,得了安宁,没几分钟,就睡得死沉死沉。

裴煜泽抬起手臂,关了灯,毕竟坏他好事的是自己亲儿子,他就算满心怨气,也没办法发作。

这件事,着实让明晚乐了好几个月。

用裴煜泽的话说,往后还得防着自己儿子,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很快到来。

明晚看大宝已然能够懂事,跟裴煜泽商量着,两人提前一天,开始布置家里的客厅。买来圣诞树,趁着周末的时间,夫妻一道将彩色星星,彩灯,彩带挂到树上,在树下放了不少礼盒。

裴煜泽似真似假地给大宝讲了圣诞老爷爷的故事,大宝果然天真无邪,把新袜子挂在床头,那个晚上早早就睡了,等着圣诞老爷爷给他送礼物。

明晚跟裴煜泽没有太早睡,圣诞树下铺着进口羊毛地毯,温暖舒服,他们盘腿而坐,一起看电影。

平安夜和圣诞日对他们而言,并不是充满甜美回忆的日子。

“孩子的礼物都准备好了,也该看看我送你的礼物了吧。”裴煜泽笑着说,从树下的礼盒之中,找到一个金色的缎带礼盒。

裴煜泽虽然不算是顶顶浪漫的男人,但每年的生日节日,他从不会忘记亲自为明晚挑选礼物。

“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讲究?”明晚抿唇一笑,说老实话,没人不喜欢收礼物的感觉,老公送老婆,她没太多心理负担,乐得收下。

“我可不承认自己老了啊。”裴煜泽不服气地说,他今年三十有二,正是壮年时期。

“是什么啊?”明晚笑望着他,拆开礼盒,是一对钻石耳钉,简洁大方,没有太过复杂的款式,在夜灯之下,几十分的钻石闪烁着淡淡的光耀。

要是她亲自去珠宝店,定会一眼看中这对耳钉,她的首饰不多,讲究不容易过时,名牌不是买不起,但她更注重实用,华丽但不实用的,她宁可不买。

裴煜泽买的东西,不见得贵的令人咂舌,但这几年来,越来越对她的胃口。

“你给我戴。”明晚笑弯了眉眼,其实只要一个眼神,裴煜泽就知道她喜欢或是讨厌。

裴煜泽拨开她的黑发,给她戴上钻石耳钉,黑发夹到耳后,小巧耳垂上镶嵌一颗钻石,更为她的姣好面容,添了几分娇媚。

“我没给你买礼物的话,你会不会心里不平衡?”明晚试探地问。

“你会这么说,肯定是买了。”裴煜泽大咧咧地朝她伸出手,神色倨傲。“拿来吧。”

“真没有给你买。”明晚无奈地摇摇头,故意要看他脸色难看。

“没买也成,把你当礼物得了,我来拆拆看,里面有没有什么惊喜。”裴煜泽眸光一暗,双手从她宽松的套头毛衣里探进去,覆上她的内衣。

“我投降还不行吗?我给你买了,真的。”明晚左躲右闪,两人闹了会儿,只能说了实话,其实裴煜泽身边没什么缺的,但他越来越依赖她给他选的那些东西,衣服鞋子大多都是她买的,就算他不喜欢逛商场,她心里记住他的尺寸,不用多试,有时候穿起来比海报上模特的效果还好。这一点,真是让明晚少花了很多时间。

裴煜泽这才满意了,松了手,其实男人还真跟女人的心情不太一样,他没有较真,想问明晚讨要什么礼物。送礼物给她,也只是他自己想要这么做,能看到明晚露出笑容,就是他最大的回报。

“领带?”他扯唇一笑,是他常用的那个牌子,宝蓝色银丝,不算太低调,但配着暗色西装,又为他整体添了一丝时尚。

“明晚,心心念念想把我套牢是不是?”他黑眸半眯,压低嗓音问,俊脸在闪烁的彩灯之下,更是迷人。

“你不愿意被套牢也没关系啊,我无所谓。”明晚云淡风轻地笑,为他打了一下新买的领带。

他蓦地捉住她的小手,意味深远地说。“我以前去公司最讨厌穿的西装笔挺,打着领带”

闻言,明晚这才想起来,她当初进裴家的时候,裴煜泽还是副总裁,常常穿着自己的便服就去了公司,而现在,他几乎多半时候都穿西装,是有很大的差别。

那她岂不是买错礼物了?但平日里他打领带也打得很习惯的啊。

见明晚的眼底闪过一丝困惑,裴煜泽这才说了实话。“你还记得第一次给我打领带的时候吗?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一刻的你特别温柔,往后天天穿西装,让你给我打领带,才更像是夫妻……”

“裴煜泽,你的想象力也太好了吧。”任何一个小片段,他都能想得那么远,明晚自愧不如。

“现在不是成真了吗?”裴煜泽笑道,眼底的神情,万分温暖,突然话锋一转,唇角扬起坏笑。“再说了,某人每次看我穿西装的样子,都能看的眼睛发直,是不是西装控?”

明晚轻哼一声,眼神一沉,陡然将领带勒的很紧。“你穿什么不都这样?”事实上,她是觉得裴煜泽的身材太好,肩宽有型,腿长窄臀,穿西装总是能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感觉,可她也不会在裴煜泽面前承认自己是西装控。

裴煜泽故作窒息的表情,夸张地喊。“你要谋杀亲夫啊!喘不过气来了!”

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才坐正身子,摆正胸前的领带,一脸笑意。

“一脸的嫌弃,也不说点好话来听听。”裴煜泽轻叹一声,他的魅力,在老婆这里总是使不出劲。

“礼物也收了,还要我说什么甜言蜜语?”明晚不以为然。脑海里却闪过他昨日穿西装的样子,男人都三十出头了,却反而有了年轻时候没有的时光沉淀的男人味,她心中有个声音问,她该不会真的是西装控吧。

裴煜泽笑了笑,明晚的情趣,永远都是那么一丁点,不过他喜欢的她,原本就是这幅模样,也没想过要她改变。

“煜泽,圣诞节快乐。”明晚轻轻抱着他的脖颈,将小脸靠在他的面颊上,这一句,是补给几年前的他。

补给那个在圣诞夜求婚,补给那个被她拒绝,补给那个没得到回应的年轻男人。

其实他要的不多,只是这么一句,温柔带着真挚,已然让他欣喜至极。

他不会再放开她了。

这辈子,就她了。

“圣诞节快乐。”他笑着吻上她的唇,她身上的淡雅芬香,沁入鼻中,心中竟有些飘飘然。

算了,今夜谁才是谁的礼物,又有什么关系呢?

窗外的远方,烟花绽放,在玻璃窗上留下绚烂的光影。巨大的烟花声响,却没有打断他们情迷的时刻,他们在这一夜,吻了很久很久。

……

明晚瞅了一眼在客厅陪两个儿子看电视的男人,本以为裴煜泽的个性,肯定万分不耐烦,毕竟,这一部《喜羊羊与灰太狼》翻来覆去都不知道看了几遍了。

“妈咪是红太狼,爸爸是灰太狼,对不对?”

她刚端出水果,已经听到大宝的这一番话,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你妈咪可没有平底锅,也舍不得打爸爸。”裴煜泽竟然还认真地解释了这个可笑的问题。

明晚哑然失笑,这家里还真成了狼窝了?

“羊羊羊……”小宝自得其乐,跟着大宝看了动画片,学会了不少词汇。明晚想,两个孩子也挺好的,免得各自孤单寂寞。

“妈咪,吃果果”小宝指着明晚手里的水果说道,眼眸晶亮,现在吐字比半年前清楚不少了。

裴煜泽给他剥了一颗橙子,将一片橙子分成两半,一半给大宝,一半给小宝,那双跟大宝小宝相似的眼,笑的明亮。

明晚的心,不无动容。

她的生活,跟普通人的没有两样,裴煜泽用他的感情,用他的举动,给了她安全感,也为她扫除了对豪门这两个字最大的嫌隙和偏见。

他们没再提过再要一个孩子,或许是两个孩子真的很好了,生孩子容易,但要教养的好,可是一门学问。

裴煜泽也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说过,他两次亲眼看到明晚生产的痛苦,那种痛苦太大太沉,压得他也喘不过气来。因此,他没有太大的期望,再让家里添一名成员。

以前提到套就一脸鄙夷的男人,竟然自觉买好备着,他不想让明晚吃避孕药,毕竟,药吃多了也不好。

不管未来还有多大的难关,明晚清楚,她不再是孤军奋战。

她向来要的不多,没那么贪心。

只要一个人,能够紧紧握住她的手,跟她一步一步走下去。

不离不弃。

一心一意。

“明晚,外面下雪了”裴煜泽的话,在她耳畔响起,她缓缓起身,耳畔两个孩子的欢呼声,越来越响亮。

他拥住她的肩膀,两人一道望向窗外,天际飘下来细碎雪白的花儿,今年的这一场雪,比往年稍稍来的早了。

她的神色柔和下来,将脸靠在他的胸膛,他们的世界,就这么大,他们的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

“快过生日了,老婆。”他低声说,黑眸之中,尽是深沉的爱意。他永远都记得,她出生在下雪的冬日。

十二月二十。

明晚抬起小脸,眼神清澄明亮,对着他浅浅一笑,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交汇,心中微微一动。

他们的爱情,并未因为家庭琐事而死去。

夫妻的相处之道,他们也越来越熟络了。

她知道,自己会跟这个男人过下去。

过去……就让它彻底地过去吧。

“雪下大一点就好了,那该多美。”明晚憧憬地说。

裴煜泽笑而不语,室内开着地暖,他的心里也异常的温暖充实。

“下雪啦!我要打雪仗!堆雪人!堆灰太狼!”大宝精神亢奋,惹得小宝也咯咯地笑,有样学样地挥舞着小胖手,囔着。“灰太狼!”

明晚回头看着逗趣的儿子们,笑着,肩膀轻轻抖动,重新依靠在他的胸膛,继续欣赏雪景。

他们谁都没再说话,静静的呼吸,感受着对方的气息,知道彼此就在咫尺之间的距离,已然万分安心幸福。

或许往后还会有无数个故事发生,有好的,有坏的。

她深深望了裴煜泽一眼,他的侧脸轮廓分明,眼神深邃,肩膀坚硬,可以让她一直靠下去。

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种依赖。

无论何时,他都会守护着她。

她也会。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