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农门贵女 > 番外之生日礼物篇

农门贵女 番外之生日礼物篇

作者:懒人闲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6:09

章节名:番外之生日礼物篇

话说苏牧锦已经成为了徐夫人已经两年了,依旧保持着自己特有的姿态,她当初的算盘打得好,也打得妙,虽然被迫成亲了,但是她现在过的日子,那叫一个悠闲,简直就是和没成亲的时候一样的,想做啥就做啥,关键是她现在是鱼妖龙门,不仅嫁了个好老公,自己还成了个小富婆了。

苏牧锦此时正悠闲的嗑着瓜子,翘着个二郎腿在阳光下享受着日光浴,两年的光阴,除了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之外,依旧是那样慵懒姣邪,漂亮的五官让人不知觉的沉迷,如果不是已经嫁人,想必求亲的人定能排好长一队。

想想整个东溪村,现在最有钱的就要属她苏牧锦了,大规模的桑园,还有那养蚕基地,就这么两年时间,办的是红红火火的,让那些曾经都嘲笑过他们家的人都羡慕嫉妒不已,几乎都换了一个脸色来讨好她们家了。

只有宋财一家人那可是悔到肠子都是青的去了,女儿没了,连家也不像个家,当初因为宋财执意要把俏寡妇娶进门,无论金花如何的哭闹威胁,就是没能阻止,想着那么多年的夫妻情分,算是忍了,只是那俏寡妇可不是个安分的主,显然对于只有简单头闹的金花除了看不起之外,还是看不起。

没过多久,俏寡妇便整得金花苦不堪言,也终是前尘坏事做多了,报应来了,最后受不了相公的冷嘲热讽还有妾室的挤兑,带着所有的身家跑了,最后大家都找不到,便就作罢。

而宋财好赌,所有的银子都给输光了,脾气越来越暴躁,俏寡妇便也不着声响的跟着村里的一光棍跑了,让宋财这才幡然醒悟过来,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女儿不认他,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原配妻子也走了,这些年他做的恶事,也随之被揭发出来,成了村里人人都厌恶的人,再也没有人和他来往,当真是要孤独终老,做恶事多了,便是这样的结局。

宋良和许氏这两年来身体还算可以,对宋财的一切遭遇,也只是不做声,他们也管不着,现在的日子好不容易安稳了下来,不想再做折腾了,倒是因为苏牧锦的关系,现在老两口都在家里歇息养养生,然后在喂点鸡鸭就是整天的生活,蛮安心的了。

再说到宋宁,自打苏牧锦成亲之后,便回到了这东溪村,最初是有一些不习惯,有点郁郁寡欢,只是没想到她闺女成亲还没半年,便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家里搬,吓得她还以为出了啥事,结果才知道她家闺女说是回来尽孝道,虽然有点纳闷徐朗月为什么会放任她回来,便对徐朗月的意见又开始大了起来。

哪知道再苏牧锦回来了之后的第二天,徐大少爷就顶着两个熊猫眼,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宋家门前,那样子哪里还有一副大少爷的样子,使得宋宁都诧异无比,最后经过一番了解,才知道是自家闺女偷跑出来的,之后便狠狠的说教了她一番,但是明显那效果不大,该走的人,依旧没走,她也拗不过苏牧锦的一番歪理,便也没法,只得任由他们年轻人自己商讨。

最后宋宁以为她家闺女会回去的,没想到,徐朗月竟然能同意了她就在这住着,而且时间是半年,这又让宋宁心中的怀疑因子更加的深了,这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一家女儿嫁出去了,还会回娘家住这么久的,这种情况,要么是夫妻感情不和,要么是女方受气了,然后赌气住娘家。

显然苏牧锦和徐朗月两人的这两种情况都不是,苏牧锦住在了娘家,那徐朗月也开始两边跑,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爽的地方,既是这样,自家女儿既然要在家里住,当然宋宁也欣喜,儿孙自有儿孙福,管那么多也没有用。

就这样,某个看着很无良的人,开始了她的致富之路,当然有一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就是不一样,所有的渠道什么的,徐朗月自己就乖乖的贡献了出来,这点让苏牧锦感觉非常的满意,一点都没有感到羞愧,靠男人怎么了?反正又是自己男人,说什么所有靠自己能力如何成功,那都是傻叉才会有的想法。

苏牧锦闭着的双眼,被由远及近的跑步声给吵醒了,不用想,这么冒冒失失跑步的人,出了自己那刚过门的嫂嫂,还会是谁呢!苏牧锦手摸了摸肚子,嘴嘀嘀咕咕的说了两句话,也没有起身。

“小姑子,你还在这里啊!你相公今儿个回来,你都不去迎接一下?”小苑的脸因为小跑,而微微红晕,双手插着腰,依旧是那样精神劲十足的小女人。

“回来就回来,你哪次见我去接过他?”苏牧锦撇了撇嘴,心底里对徐朗月有些不爽呢。

“你看看你,真不知道这脾气怎么来的,最近你是越来越懒了,这都两个月朗月都没时间来,你这个做为人家妻子的,竟然还不去接他?我和你大哥都快看不下去啦!”小苑嘟着嘴,说罢,伸出手,便一把抓起苏牧锦的手就要扯她起来。

只是那手上跳动的两条脉搏,让小苑瞬间就呆愣住了,随即脸上又十分凝重了起来,确认了那脉象与常人不一样,便由衷的掉下了泪水,然后抹掉眼泪水又笑了起来,“你……你……”

苏牧锦甩了一个白眼给她,径自站了起来,道:“我知道我很漂亮。”

小苑的脸黑了黑,有点无语的摇摇头,难怪这阵子看她食欲都不怎么好,还时常挑着挑那的,原来是有了啊!不过,某人那自恋的样子,是越发的不要脸了,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这么自信。

“你早就知道了?居然不告诉我们,要不是我是个大夫,我和娘还有牧成都被你蒙在鼓里,太坏了啊你。”

“也就这两天才发现的,不过,不许让徐朗月知道。”苏牧锦语气冷冷的说道,眼睛里闪着的是莫名的光芒。

小苑瞧见这表情,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总觉得这个眼神太让人感到惊悚了,在心底为徐朗月默哀了一遍,孕妇总有那么一段情绪不稳定期啊,自求多福吧!

果然没过一会儿,徐朗月便回到了这里,一回来就往苏牧锦的院子这里来,果然看到他心念念的人了,也不顾及小苑,便直接就张开双臂,就要朝他家娘子抱去,只是却被苏牧锦闪过身子,但她咋是徐朗月的对手呢,依旧是落入了某人的怀里。

苏牧锦埋头在徐朗月的怀里,呼吸着他的气息,心中突然便安定了下来,开口道:“终于舍得回来了?”她还以为他明日生日不会和她一起过呢,不过总算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苏牧锦用手又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徐朗月听出了某人话里的酸味,还有那隐藏的思念,这些日子以来的忙碌与疲惫瞬间就一扫而空,怀里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深爱的女人,双手不由紧紧的抱了抱苏牧锦,便拉开了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细细的看了几遍才松了一口气,随即眉头又一皱,那腰上怎么感觉瘦了一点了呢。

“嗯,回来了,这下有时间可以陪陪你了。”徐朗月想着他已经把晋城那郊外的徐家别苑从新装饰了一番,以后他们就可以一直在这里生活了,再不像之前京城待半年,再回这东溪村待半年,苦的还是他,好不容易娶个媳妇,竟然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不在自己身边,有哪个做相公的人有他这么悲催的呢,不过现在就好了,等他再给她一个惊喜,铁定会开心死的。

苏牧锦自是不知道徐朗月的这个打算,脸上除了莫名的笑意,再没有其他。

院子里就这一对刚相见的夫妻叙旧,而小苑老早就在徐朗月抱住苏牧锦的那一刻,就溜出了院子,人家好不容易团聚,她又不好做个电灯泡,索性也去找她家相公罢了。

一夜浓情,让月亮都羞红了脸。

第二日,徐朗月想起了今儿个是自己的生日,但看某人一点表示都没有,不由的心中有点不爽,人家妻子都送夫君礼物的,见苏牧锦依旧是那副懵懂的样子,莫非是她忘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看这情形,还真有那可能。

“锦儿,我今天生日?”徐朗月紧跟在苏牧锦的身后,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提醒她,这意思就是要礼物。

“所以呢?”苏牧锦眉头故意微皱,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还要这样不要脸的黏着她几年,虽然成亲了,但是总得让她休休假吧,尤其是某人过度的需求,当真是让人吃不消。

“我要礼物。”徐朗月邪魅的嘴角微微上扬。

“好”苏牧锦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忽的抬起拳头,对着某人的俊脸砸了过去!

然而,苏牧锦挥过去的粉拳被他轻而易举地截住,徐朗月便将人往怀中一带,修长的食指轻划过她的面颊,挑起她的下颌,“此礼果然特别,我也回你一礼如何?”

“什么礼?”苏牧锦挑眉。

“来而不往非礼也,当然是……”顿了顿,而后徐大少爷俯身在她耳畔道,“非礼你!”

言罢,张口咬上那粉嫩的耳垂。

“变态,松口!来人啊,非礼了!”苏牧锦的脖子通红一片,喋怪的狠狠的瞪了瞪徐朗月。

徐朗月这个偷香成功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爽朗的笑声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愉悦的氛围。

突然苏牧锦用手勾起徐朗月的脖子,掂了掂脚,靠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只瞧见徐朗月的脸是从未见过的震惊,随即脸上又是笑,又好像要哭的样子,倒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

“送你一个孩子。”苏牧锦是这样说的,那脸上是充满着无限的母性光辉。

徐朗月总算是平静了他的心,但想着昨晚他貌似有点粗鲁了,心又给提了起来,直接就拦腰抱起了苏牧锦,道:“嗯,赶紧去休息休息,不能乱动了,等下我要亲手给咱们孩子做衣服,不过,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最好是女孩子,像你一样,古灵精怪的,多好。”

“不行,我得吩咐徐叶一步不能离的跟在我们身边,必须确保你们的平安。”

徐朗月想想,又喃喃的道:“还有营养,一定要补最好的,待会列个清单,我要亲手准备。”

苏牧锦看着做了准爸爸的某人,那一番自言自语,心中终是感到特别的幸福,便把头深埋在了他的怀里,这个生日礼物对于他来说,当真是最好的!

“我爱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