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凤倾城之王爷纵宠 > 妖孽番外 红衣如火

凤倾城之王爷纵宠 妖孽番外 红衣如火

作者:沐音雨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6:19

章节名:妖孽番外 红衣如火

风,冷得刺骨,他目光空洞地站在悬崖边。

没有她的地方,连空气都是窒息的。他曾经极力想要脱离她,然而如今他发现他们的性命连接在一起是幸福的,至少,他们可以同生共死。

夜洛陡然扬起浅浅的笑容,他望向悬崖下,那无法见底的深渊似是他的归宿,因为那个地方,有她的存在。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一身红衣飘扬,风中而立。

倾城,我来陪你。即使你不需要我,但我也会永生永世缠着你。

他的命与她的相连,她不在了,他很快也会不行了,但他希望能与她长眠在同一个地方,有她的地方才是天堂。

“夜洛,你不能跳。”身后倏地传来一道声音,秦姜焦急地看着这艳红的身影,他的目光落在那地上的晶石上,眸色微闪了一下。

夜洛缓缓睁开双眸,转首看着秦姜,眼底一片沉痛,黯淡无光,似是世界都是灰暗的,“我要去找她。”

“如果你是为了倾城,你就不能跳。”秦姜叹了口气。

他拧了拧眉,“什么意思?”

“我可以帮你延长你的生命。”秦姜说完顿了顿,“这一次是倾城的劫难,若你为了她好,你就必须留着你的性命去帮她,她有她的责任,百年后,她依旧要担起统一天下的责任,但那时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你必须帮她。”

思绪婉转,夜洛凝着神色道,“你是说倾城她还有机会活?我要怎么帮她?”

“百年后她的转世会重新回到这个大陆上,但她自小便被下了胎毒,你要做的,便是如今帮她夺到解药,那解药实属不易得到,那解药需要经历极大的痛苦才能够得到,若待她百年后自己夺得解药,恐怕夺取解药之后却没有命服下。”

夜洛抿着唇,眸中流光微转,“解药如何能够得到?”

秦姜面露难色,“这是我自私的想法,夺得解药必须要承受极大的痛苦,你确定要去吗?”

“确定。”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

“解药必须由荧冰珠,七绝花,蓝魄草以及飘尘水制作而成,你必须得到这四样东西。”

“这些东西在哪里可以取得?”

秦姜沉重着脸色,“四样东西都难以取得,你想要得到这四样东西不容易,我也只是让你去拼搏一下,记住,若你撑不下就不要勉强。”

他将四样东西的图样交给他,并告诉他注意的事项,旋即望向地上已然蒙尘的晶石,他道,“必须要去崖底将这晶石放在他们身上然后埋葬,否则倾城百年之后无法回到这个大陆来。”

夜洛的目光转移到那晶石上,他俯下身子拾起碎裂的晶石,他的手不由地用力地抓紧了一下两个晶石,“我知道了。”

“一切小心,四样东西若得不到立刻回来,不要死撑。”

见夜洛点了点头,秦姜在他身上点了点穴,旋即施针,以延长他的生命。

夜洛抿唇垂下眸子望着手中的晶石若有所思,旋即去找了绳子绑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头则绑在悬崖边的石头上。

他拉着绳子轻巧地攀岩下去,落到了崖底下面,他寻找着两人的躯体。

崖底一片朦胧,霍地他看见不远处的两抹白色身影,他缓缓走近,却见两人即使生命流逝,但依旧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他上前将两人拉开,然而他们似是有意识般紧紧相拥,给人一种天崩地裂都永不分开的感觉。

他抚上她的脸,低哑的声音溢出,“倾城,为什么在我向你透露心迹的时候你却要离开我?这一世,你爱上了他,那下一世,你可否给我一次机会。”

他似是在等待她的回答,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冷风的呼啸声,他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下辈子我会让你回答我的,若下辈子我遇见了你,我不会放手。”

他望着她的脸庞许久,旋即才将两人埋葬,因为两人紧紧的相拥,所以便把他们葬在了一起。

“倾城,你等我,我会帮你夺得解药,帮你扫除你的障碍。”他站在她的坟墓前缓缓开口,旋即转身,抬步离去。

他上到了崖上,冷风萧瑟,他迈着步伐向死亡森林走去,然而经过了一处地方,却令他顿住了脚步。

那是一片花海,而特别之处就在与,那花海是由“倾城”两字组成。他诧异地瞪大了眼眸,眸光灼灼地望着在风中摇曳的花,他涩然一笑,怪不得她会爱上那人,那人为她付出的太多。

他敛起了自己的情绪,走进了森林里。

秦姜说过,四样东西都放在这死亡森林里,首先他要取的就是荧冰珠。

荧冰珠在森林的尽头,阴森冰冷,四处都透着诡异的气息。

夜洛四处环视着,蓦地发现不远处升腾着雾气的泉水。在泉水中间正有一颗珠子在大放异彩。

他的眸子霍地一亮,抬步走了过去,然而还未走近,便已经感到了蚀骨的寒意,他浑身颤了颤,然而毅然决然地走了过去。

想要得到荧冰珠,必须经过这刺骨的冰冷之气,这片泉水特殊的地方就在于温度极低,看上去很温暖,然而真正下去之后,不过几秒便立刻结冰。

即使如此,他的脸上也没有退缩之意,他提起内力,用内力提高自身的温度,以极快的速度下了泉水。然而即便如此,身子还是感到那冰冷彻底的寒意,他的唇瓣已然褪换成紫色,浑身在颤抖,牙齿也在打颤。

他咬着牙迈着一步又一步走到了荧冰珠旁,从腰间取出锋利的刀在手腕上割开,鲜血流了出来,他将手放在荧冰珠上,任由鲜血浇灌在上面。良久,他的脸色渐渐苍白,荧冰珠的光芒亦然消失,他才伸手去取。

荧冰珠常年被这里冰冷的泉水浇灌,只有用鲜血才能祛除寒意,否则一旦触碰自己便立即成了冰人,永远都无法得到。

他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泉水,运功片刻,旋即又往万蛇窟走去。

若想得到七绝花便必须要经过万蛇窟,而经过万蛇窟的唯一方法便是心无旁骛地直线走过去,且脚步不能停下。

他走到了万蛇窟,望着那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的蛇,杂乱无章地爬着,只是看着那百万条蛇便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他抿着薄唇径直走了进去,滑腻的蛇一拥而上,攀爬上他的身子。

“嘶”数条蛇吐着艳红的信子,绿眸炯炯有神地闪着亮光。

他只感到浑身传来痛苦麻木的感觉,五彩的蛇张着尖锐的牙在他身上啃咬,他的额上滑下了许多冷汗,然而身上无论有多大的疼痛,他都径直往前。

步步艰辛,步步艰难,只要停下一步,那便只能丧命于此。

秦姜说过,在万蛇窟切莫停下一步,否则就会被万蛇啃咬而死,只有不停地往前走,夺得七绝花,才能有救。万蛇窟的蛇不怕硫磺,它们的使命是守护七绝花,夺得七绝花的人便可活着出去,熬不住,便是死。

万蛇啃咬,毒素在身上翻腾,苦不堪言的痛楚却没能让他停下一步,终于接近了七绝花,他颤抖着手摘下,终于浑身攀爬的蛇在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他扬唇一笑,然而此刻的他已然脸色惨白得很,他摘下七绝花的叶子服下,解了身上被毒蛇咬的毒素。

小心翼翼地将七绝花放到怀里,他踉跄着脚步走了出去。

还有两样东西,只要夺到了,倾城便能够完成她的任务。

他走到了万蛇窟的后山之中,那里有一块大片的熔岩,蓝魄草熔岩之中。

那滚烫的熔岩在翻滚,中间去有一抹蓝色的光芒。夺得蓝魄草很简单,只要伸手下去便可以,然而这滚烫的熔岩却可以瞬间将人的手侵蚀融化,千百年来没有多少人敢尝试,想要夺得蓝魄草便相当于毁掉一只手。

他望着火红的熔岩,脸上被照得殷红,他的眸中划过一抹势在必得,他戴上了特制的手套伸了下去,然而熔岩的高温不是浪得虚名,片刻便将手套融化。

他的手被滚烫的熔岩覆盖,手上的炙热疼痛蔓延到了全身,他一举将蓝魄草拔根而起,旋即抽回了手。

他望着自己的手已然不能形容,整只手都是通红的,且起了大泡,那么的不堪入目。他忙将秦姜给他的药涂了上去,才感到一片冰凉。

然而此刻他的手已经没有了痛感,想必是灼伤了神经,连痛感都没有了,这只手,可以说是废了。

他苦笑了一下,将蓝魄草收起。他不想再看到她在他面前死去,这一世已经够了,下辈子,他要她好好活着,必须好好活着。

还有最后一样,飘尘水。

飘尘水必须要在那毒草上得到,这森林里有一种毒草,上面的露水便是飘尘水,他要做的,便是将露水一滴滴收集在瓶子里。

毒草上的露水不是平凡的露水,而是由人的鲜血灌溉从而产生的。

夜洛在夺得荧冰珠时便损失了不少鲜血,如今他又要从手上割一刀,血如泉涌般流下。毒草如同不知餍足的吸血鬼般吸食着鲜血,然而久而久之才渗出一滴露水。

整整一天,才盛满一瓶水,而他的血,也流了整整一天,虽说在期间他一直有吃着补血的药丸,但失掉的血却不是能够一下子补回来了,如今的他已然虚脱,浑身无力。

然而他盖上了瓶子,惨白的脸上露出浅浅地一笑,终于齐了。

他脚步紊乱地走出了森林,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到暗宫,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渐渐流逝。失血过多,再加上身上的毒素未全部清除,能够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

他的眼前一片朦胧,身子骤然倒下,恍惚间,他看到一个人走来。

“公子,这位公子,你怎么了?”那人焦急地问。

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回到暗宫,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他从怀中掏出一些银子给那人,“我撑不了多久,求你帮我个忙。”

“你说。”那人望着他手中的银子,心中微微一动,说道。他家里穷,需要这些银子,所以这人让他帮忙他必定会帮他的。

他舀出怀中的四样东西,气若游丝地开口,“将这些东西保管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百年后交到凤主的手里。”

暗宫的位置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无法告诉此人暗宫的位置,唯有将这些用命搏来的东西交给此人,他只能拼一拼,希望能够传到她的手中。

即使传不到,她也无需那么艰难地到这森林里取。所有的苦与痛,他都一一替她承受了。

那人猛地点头,“好,好。”

“倾城,这些东西可以帮你解毒,只有解了你的毒你才能够完成你一统天下的任务。”夜洛迷离地望着天空,嘴中喃喃道。

“公子,你还好吗?我扶你回去吧!”那人开口道。

夜洛陡然笑了起来,推开了那人,身子摇晃着站了起来,“倾城,我来陪你。”

那人抿着唇望着他越走越远,想起家中还病着的孩子,忙拿着银子回去买药。

本来他没有银子,听说这片森林有草药才冒险来取,却没想到碰到这样的公子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必定会帮他完成他的心愿的。

然而这虽是他的愿望,却被他的后人一一败光,卖了出去,散落在各处。至于夜洛的话,也只有其中一个买家世代传了下去,但有没有依照着话做便不得而知了。

夜洛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凤倾城跳崖的悬崖上,他撑着身子在悬崖边轻笑出声,“倾城,我可以没有顾虑地来陪你了。”

他的声音轻如羽毛,虚弱无力的身子能够支撑他来到这里完全凭靠着他自己的意志力。

无论如何,他都要与她在一起。

同生共死,是他唯一的愿望了。

他撑起身子轻轻一跃,一抹红影坠落而下,如同坠星陨落,那般轰轰烈烈,又如同飞蛾扑火,一生只为寻找心中的光芒,不顾一切甚至是耗尽生命。

倾城,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同生共死。这一世我不能让你爱上我,下辈子,我要先遇见你,你说,那时候你爱的会不会是我。

答案他不知道,但是无论答案是什么,他都不会后悔,因为她是他的牵绊,生生世世的命与心的牵绊。

从他被下了血契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纠缠。

倾城,你无法摆脱我了。

我说过,我会等你,会等你爱上我,我们下辈子再见。

百年以后,大陆已然焕然一新,传闻西岚国的夜太子从出生以来便喜欢红衣,红衣如火,永远是他的标志。

只是没有谁会知道,他从出生开始,便有一个莫名的念头,他要着一身红衣,要等她,等她嫁给他。

人人都说夜太子如妖孽,四处留情,极度风流,迷惑万千少女。然而谁都不知,他四处奔走,寻寻觅觅,找遍了大陆,只为找到那个让他等待的人。

直到那一日,那张绝色的脸庞闯入自己的视线,他才明白,原来她就是他要等待的人。

红衣妖娆,他的一身红衣只为等待她所穿,两世以来,他只想她说一句愿意嫁给他,然而等了两世,缘起缘灭,她爱的人终究不是他。

褪下红衣,着上龙袍,接手万里江山。这是她所愿,两生两世,他从未逆过她的意,这一世也不例外。

既然这一世他未能令她爱上他,他只能用这种方式去爱她,治理好这万里江山,给她一个干净的世界,留一片安谧的净土予她。

呜呜,写得音雨都心疼死了,幻希,快快将你家妖孽领回去我好舍不得妖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