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嚣张郡主狠狂妄 > 131大结局

嚣张郡主狠狂妄 131大结局

作者:朦胧月光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6:52

宫琉月很平静地将事实说出来,在夏候明轩那里掀起轩然大波。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玉妃是父王的妃子,怎么可能和太子有染?而且他已经是太子了,皇位迟早都会是他的,他为什么还要让玉妃毒害父皇?”

对太子尊敬有佳的夏候明轩不断地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宫琉月绝对不拿这种事情信口雌黄,可就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因为太子无意中听到你母后与你父皇商量,想要废除他,立你为太子。”

又是一记重弹抛出,夏候明轩身体一震,眼底布满不可置信的神情。

见夏候明轩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宫琉月也不着急,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等着夏候明轩回过神来。

狭窄的密室,时间慢慢地流淌,一个时辰过去了,夏候明轩终于冷静下来,接受了这个事实。

“琉月,你既然早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把真相说出来?”冷静下来的夏候明轩眼底闪烁着睿智着光芒,望着宫琉月问道。

“你还记得我离开澜城前,在明月楼的包间问过你的那句话吧?”宫琉月抬起头,清亮的眸子平静地望过去。

“记得。”夏候明轩脸色微变,点了点头。

“你说你没有兴趣当太子,我听过之后,原本打算永远不说出这个事实的,可是太子夏候明煜却不肯放过我,去年在我从清凉寺回澜城的路上派杀手劫杀我,我大难不死,逃过一劫,而从小陪伴我一起长大的碧珠和碧玉却死了。”想起碧珠和碧玉的死,宫琉月眼底浮现一抹悲伤,接着又道:“这过去的事情我本来打算不计较,为了避开危险,我都离开澜城,去了千里之外的昆仑山定居,可是太子还是不放心,不肯放过我,尽然派人张铁带着杀手去云月山庄暗杀我。”

“原来你突然离开澜城是为了躲避太子的追杀。”夏候明轩这才恍然大悟她匆匆离京的真相。

“夏候明轩,我现在告诉你这个事实,并不是因为我害怕太子,想寻求你的保护或者让你帮我报仇,我只是想告诉你,太子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善良。只要你的母后一天有想让你当太子之心,夏候明煜迟早有一天总会对付你的。”宫琉月神情平淡如水,不高不低的说。

她的话并无道理,夏候明轩听完之后,思索了片刻,眼底浮现出一抹坚定之色。

“你现在跟我一起进宫,将这个事实禀告给父皇。”

“你别着急,此事事关重大,没有任何的证据,光凭我一面之词,万一你父皇不相信怎么办?”宫琉月拉住准备往密室外走去的夏候明轩,分析道。

“那怎么办?”得知真相的夏候明轩受到了刺激太大,脑子都糊涂了,没有主见地问道。

“我倒是有个想法,如果行得通的话,我们就这么办吧。”宫琉月将与云墨白商量出来的办法一一说给夏候明轩听。

“好。”夏候明轩点了点头。

三天后,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

轩王府的逸轩阁。

今天晚上这里将举办一场小小的宴会。

宽敞的大厅,分左右摆放着两张席位,正中的位置,是一块巨大的大理石屏风。

“皇弟,给你,你的生辰礼物。”太子夏候明煜一身华贵的锦袍,将手里的一个锦盒递给夏候明轩。他面上笑容看似温雅,却不达眼底,反而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谢谢太子。”夏候明轩同样是皮笑肉不笑地接过那份礼物,“太子请。”

两人走进了逸轩阁的正厅,一前一后地落坐。

“皇弟,你们轩王府莫不是穷得连烛火都点不起,光线怎么那么暗淡?”环视着昏暗的宴会厅,夏候明煜取笑道。

夏候明轩笑了笑,并没有接话,而是朝着外面吩咐道:“来人,让酒菜。”

一声吩咐落下,逸轩阁正厅的大门被推开,冷风呼呼地吹进来,厅中那摇曳的烛火突然之间诡异般全部熄灭。

在烛火熄灭的那一刻,一股轻烟在厅中弥散开来,一切都变得朦胧而不真实起来。

朦胧间,一披头散发,却身穿华服的女子手里抱着一个特别逼真,却十分恐惧的布做的人偶,呜呜咽咽地飘了进来。

而此刻,逸轩阁的大门“砰”的一声,诡异般关上,厅内的视线更加的暗淡。

隐约间看着那身熟悉的衣裙,正是玉妃生前最喜欢穿的那套衣服,夏候明煜心头一阵恐慌,站起来,看向那披头散发,好似鬼魂般不断飘来飘去的女子。

“你是谁?”夏候明煜声音透着一丝颤抖地问道。

“煜,你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我是玉儿,你最爱的玉儿啊。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还没有机会看一眼这个世界就死了,而且是死在他亲生父亲的手里。”前一刻还温柔似水的嗓音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陡然之间变得幽怨而森寒无比。

那女子猛然抬起头,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庞,那双幽怨而充满恨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夏候明煜,眼角下挂着两行血泪,嘴角处同样渗出一线殷红。

暗淡朦胧的光线中,这副样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不过,夏候明煜也不是被吓大了,他虽然害怕,双腿止不住地打颤,可是脑海中还是保持着一丝清明。

“你到底是谁,敢装神弄鬼吓唬本太子?”夏候明煜冷眉一挑,厉喝道。

突然,那披头散发的女子好像一道幽灵般飘到夏候明煜的面前,纤长的手臂一伸,一把掐住夏候明煜的颈项。

随着她的动作,无数的藤蔓从手腕之中飞射而出,朝着夏候明煜的身体紧紧地缠绕而去,缠得他动弹不得,根本无法挣扎。

“夏候明煜,你还我命来,还我孩子的命来。”阴森森的愤恨之声好像怨灵在哭泣般,幽幽回荡在烟雾弥漫的厅中。

对上那双阴森恐惧,充满仇恨的目光,再加上死亡离他如此之近,夏候明煜的心止不住地害怕,脑海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完全被恐怖之感给占据。

“玉、玉儿,是我不对,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对你,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你不肯打掉孩子,马氏那个贱人又天天给老东西吹枕边风,要废除我的太子之位,我要是不狠心一点,到时候我们俩就会一起完蛋。玉儿,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夏候明煜苦声求饶道。

“煜,你还记得这个瓶子吗?只要你喝下瓶子里的药,我便放过你。”

一根刺藤托起一个瓷瓶悬浮在虚空之中,那个瓶子正是夏候明煜交给玉妃,然后被云墨白潜入琼玉殿给换出来的。

“贱人,我就知道你没有给那老东西下药,不然那老东西怎么会活到现在还好好的?”看到那个瓶子,理智崩溃的夏候明煜怒声喝道。

喝声落下,逸轩阁的正厅之中,蓦地一亮,天澜帝一身明黄,面染怒色从厅中的那块大理石屏风后面走出来。他的身后跟着景王宫岳山,还有刚才转身藏入屏风的夏候明轩。

而夏候明煜身上的藤条在烛火亮起的那一刻,诡异般消失。

“父、父皇……”看到天澜帝,夏候明煜怔愣在了原地。

“逆子,不但勾结后宫妃嫔,还妄想毒害朕,企图谋夺朕的皇位,朕要废除你的太子之位。”

愤怒的声音送进耳朵,回过神来的夏候明煜立刻双膝一软,跪倒在天澜帝的脚边,“父皇,儿臣冤枉,这些都是皇弟设的局,想要害我,夺取我的太子之位。”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朕刚才可是亲耳听到你亲口承认的。”天澜帝低下头,无比痛心地望着太子,看了夏候明煜一眼,抬起头,朝着门外吩咐道:“来人,将太子押回宫,朕要亲自审问。”

话声落下,立刻有二名侍卫走了进来。

“父皇,儿臣错了,你就原谅儿臣这一回吧。”看着渐渐走近的侍卫,夏候明煜抱住天澜帝的腿勤,苦声哀求。

天澜帝腿用力一踢,一脚踹开夏候明煜,冷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太子押走。”

两名侍卫伸手去抓太子,谁知,夏候明煜突然站起来,发疯般朝着扮成玉妃的宫琉月冲了过去。

“宫琉月,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我的,我要杀了你。”

宫琉月足下一动,身形灵巧地一闪,冲得太猛的夏候明煜一头竟然撞在了她身后的柱子上。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夏候明煜额头鲜血直淌,止也止不住。

“太医,快传太医。”

终究是自己的儿子,天澜帝还是不忍心看着夏候明煜死在自己的眼前,他焦急地喊着,立刻有人去请太医。

半个时辰后,太医来了,替气息微弱,面色苍白如纸的夏候明煜把了把脉,摇头说道:“皇上,太子殿下失血过多,恐怕是回天无乏术。”

“下去吧。”看着呼吸越来越弱的夏候明煜,天澜帝声音显得有些无力,挥退大医。

“来人,将太子抬回东宫。”

两名侍卫抬着一张担架进来,将止了血的太子抬上担架,往轩王府大门口走去。

还没到东宫,夏候明煜就咽了气。

东宫,心情沉重的天澜帝坐在夏候明煜的床边,看着血迹已经擦拭干净的夏候明煜,伤心之余还觉得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犯了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行,真要让他下旨处决,还是有些不忍心,现在夏候明煜自己撞死了,他反而觉得这样对夏候明煜是最好的。

天澜帝还是下了圣旨,以太子礼仪下葬。

三个月后,天澜帝下旨,册立夏候明轩为天澜国太子。

而宫琉月和云墨白再夏候明煜死去的第二天,告辞了景王爷,回到了云月山庄。

三个月后的盛夏时节,宫琉月坐在满树绿叶的木棉树下吃着西瓜,突然胸口一阵泛酸,弯腰干呕起来。

“好端端,怎么突然不舒服起来?”云墨白手里拿着一根牙签,刚插了一小片西瓜准备递给宫琉月,就看到她呕吐的样子,吓得他赶紧扔掉手里的牙签,轻轻地拍着宫琉月的背。

“傻瓜,亏你还活了一百多岁,连自己要做爹了都不知道。”呕吐完,宫琉月嗔了云墨白一眼,笑着说。

听到这个消息,云墨白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捧起宫琉月的脸,在她的脸上用力地亲了几口,然后就是狂喜大叫。

“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

看到云墨白那一副快要乐疯了的样子,宫琉月也露出一抹愉快而幸福的笑容。

“月儿,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做给你吃。”一阵狂乐之后,云墨白满脸是遮掩不住的笑意,他坐在宫琉月对面,体贴地问道。

宫琉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人是乐傻了吧,她可是半个时辰才吃过午饭,哪里有这么快就饿了。

不过,为了不打击云墨白那高昂的兴致,宫琉月还是佯装思索了片刻,黑如点漆的眼睛闪动着狡黠的光芒,微笑着缓缓地开口道:“好久没有吃你做了桂花糕了,我想吃。”

一听,云墨白顿时傻眼了,如今可是盛夏,桂花可是要到十月份才开花,这让他去哪里找桂花做糕点啊。

“月儿,要不你换一种糕点?”

“可是我就是想吃桂花糕。”宫琉月笑得好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她是压根就不饿,这才故意为难。

“那你等我,我去去就回。”

话落,只见云墨白念力一动,眼瞳紫芒大放,整个人诡异般消失。

半天的时候过去,夕阳西下,云墨白还没有回来。

宫琉月坐在院子里,看着那渐渐西沉的太阳,心是不免担忧起来。

突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吓得宫琉月赶紧护着肚子后退。等到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是云墨白。

“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才回来?”宫琉月微微埋怨道。

“你不是想吃桂花糕,我差不多逛遍了半个天澜国,才在北边的一座小岛上看到一株提前开花的桂花树。”

说完,脸带倦意的云墨白打开拎在手中的布包,阵阵桂香随风浮动。

“你这个傻子,我不过开玩笑,你还真去找了。”宫琉月感动得眼泪控制不住地滑落。

“别哭,你要是哭的话,万一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也是个爱哭鬼怎么办?”云墨白抬手,轻柔地拭去宫琉月眼角的泪水。

“我就是要生个爱哭鬼,天天闹你。”宫琉月破涕为笑道。

“调皮。”云墨白捏了捏宫琉月的鼻子,“我现在就去给你做桂花糕。”

说完,他便往厨房快步走去。

“天都黑了,明天再做吧。你奔波了一天,一定又累又饿,我让厨房给你留了饭菜,赶紧去吃吧。”瞧着云墨白满脸倦容,宫琉月哪里忍心再折腾他。

动用了一天的异能,云墨白体力的确有些透支,他吃了饭,洗完澡便早早睡下。

时光飞逝,眨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

宫琉月产下一名女婴,取名云歌。

在云歌出生的那一天,云月山庄的木棉花一夜之间全部开放,而昆仑山顶,九转玲珑开启,云墨白带着老婆孩子进入九转玲珑阵,回到了他离开已经久的家乡——星宫,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