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耽美同人 > 有请神上身 > 92番外二 前因后果下

有请神上身 92番外二 前因后果下

作者:恺撒月 分类:耽美同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7:28

单致远悚然一惊,睁开双眼,直勾勾瞪住头顶蔚蓝无尽长空。

两只仙鹤一前一后,正仙姿飘渺飞过青空。

正是午后时分,夏日斜照,映得白石刺目,绿叶如翠,奇荟谷深处仍是一片荫凉。瀑布哗啦啦流淌,激起成片水雾。

他正躺在树荫下,头枕着勾陈大腿,神智半醒,另一半尤沉在青雄峡浓雾中,与万千怨灵作战。

阿桃正伏在他身侧纳凉,吐出半截赤红舌头,眼睑半垂,遮挡眼中金光,结实长尾时不时一摇摆,轻敲在他小腿上。

单致远微微向后抬头仰望,男子端丽面容便倒映在眼中。

容姿昳丽,神情端肃,湛蓝长衫有若清晨时分的晨雾,柔软散开在绿茵之上。勾陈正倚坐松树下,一腿留给他权充枕头,一腿曲起,专注看手中卷宗。

单致远并未领受召神仪式,素来以凡人自居。如今点滴忆起圣阳往日种种作为来,却仿佛水到渠成一般自然。

宛如拾起不知何时遗落在角落的信函,展开一阅,竟然是自己往昔所书后转眼即忘。如今看来,即有新奇,又觉熟悉,更觉理所应当。

更是忆起身旁此人,千百年岁月里,始终不离不弃。

如今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勾陈见他静静醒转,一言不发,目光专注卷宗之上,只抬手轻轻在他头顶摩挲。

单致远只觉头顶温热柔软,不由低声长叹。惟愿此刻永驻,长长久久,莫要有人打扰才好。

这念头堪堪升起时,头顶柏树枝叶一阵窸窣,便自浓密树荫中探出颗毛茸茸灰褐小头颅来。

那小松鼠眼神灵动,动作轻巧,望向树下青年时,眼中泛起一抹依恋,与寻常松鼠尤为不同。

单致远便微微一愣,神色复杂,眼看着勾陈手掌扬起,那小松鼠顿时眼睛一亮,摇晃着蓬松大尾巴自树梢窜下来,轻盈一跳,落在勾陈掌中。小小兽爪里捧着颗金光灿灿的松子。

奇荟谷自当初单致远埋下灵脉,又经数次改造,已成了钟灵毓秀,灵气充盈的宝地,那松鼠所捧的松子也不知是何处的灵松机缘巧合,结出的先天真气之种。灵兽食之,大有裨益。

这松鼠修得灵智斐然,分明知晓先天真气的好处,却宁肯将其献给勾陈,足见其心赤诚。

单致远坐起身来,不免心中有些吃味。

那松鼠却依旧眼巴巴望向勾陈,又努力踮高后腿,将两爪捧高一些,极力炫耀那金光灿灿的果实。

单致远眉心微蹙,仍是开口道:“想不到勾陈大人风姿,竟引得个小畜生也拜倒在袍角下……别人一片心意,你千万莫要拒绝。”言语之间,却尽是一派埋怨与落寞。

勾陈眼帘半垂,淡淡一扫,便将那松鼠塞进他怀里,又将卷宗卷成一条,在单致远头顶不轻不重一敲,冷嗤道:“身为元婴上尊,竟沦落到同一只松鼠争风吃醋,成何体统。”

单致远脸颊微红,低头看怀里松鼠。那小兽安静依偎在怀里,两眼黑溜溜一转,犹豫看眼勾陈,又小心翼翼,将那金灿灿松子讨好递给他。

更叫青年生出些惭愧,轻柔抚摸那松鼠头顶,毕竟昔日曾借它躯壳,令魂魄得以栖息。也无怪它对勾陈身躯有眷恋意味。

这般吃味,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单致远便柔声道:“这灵种对我等并无大用,你只需留了自用,好生修行便是。”

小松鼠似懂非懂,单致远又移动坐姿,往勾陈肩头一靠,将那松鼠送回勾陈手中。

阿桃见状,不甘示弱挪了过来,将下颌放在单致远膝头。

这二人二兽安静坐在树下,又是一派祥和。

勾陈便伸手揽住他肩头,“昔日你一身剑气不懂收敛,进御园时连妙音鸟也被惊吓得噤声。如今却转了性子。”

单致远零零散散,忆起圣阳那炽烈性子,不由低叹一声,“彼时年少,难免……气盛。”

勾陈轻轻捏住他下颌,仔细打量,“可是又记起来了?”

单致远微微一点头,昂然道:“零零碎碎,不足为虑。圣阳也好,单致远也罢,你既同我结为道侣,就休想再反悔。”

勾陈视线自他嘴唇往下徐徐游移,哑声道:“如今食髓知味,怎舍得反悔?”

单致远腰身一僵,嘴角微微一抽,怒道:“太羽!”

勾陈终究嘴角上扬,露出浅淡笑容,拇指贴在单致远唇上轻轻摩挲,“谁说只有太羽在时才能调戏?”

单致远虽同他日日同榻而眠,耳鬓厮磨,若换了太羽尚好,素来刻板的勾陈也不知何时习得了这些伎俩,倒叫单致远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付。

千百年威严积存,他被勾陈训斥惯了,习惯成自然,如今勾陈乍然一改,竟奏了奇效。

故而竟一味面红耳赤,嗫嚅了半晌方才转过头去,看向瀑布轰鸣时,水雾上隐隐显出的七彩虹光,低声道:“莫非、莫非只为了……长相思不成?”

勾陈不答,只将那松鼠,站起身来,朝瀑布潭边行去。

单致远本是满心失落,却见勾陈挺拔背影停了下来,转过身唤道:“随我来。”

他立时起身跟去,二人一前一后,顺着那广阔深潭行了几步,远离瀑布后,潭水渐渐平静,只随山风轻拂泛起些许涟漪。

勾陈立在潭边,碧绿潭水有若一面明镜,倒映出二人身影。

单致远见他神色凝重,不由得心中忐忑,更隐隐生出几分不祥预感,轻声唤道:“勾陈?”

勾陈似是难得为难,思索了许久,方才伸手在手上一抹,取出一枚古朴玉符。单致远眼尖,便认出正是他往昔数次把玩,却从不肯让他查探的古玉符,心头又是一阵狂跳,哑声道:“我、我不曾追问过那玉符是何物……”

勾陈又习惯性把玩,顺着那玉符纹路反复摩挲,沉声道:“早晚要让你知晓,择日不如撞日。”

那神明也难得有这般犹豫踟蹰神色,却仍是注入法力,玉符顿时自内而外,濛濛亮起莹润白光。随后脱离勾陈手中,悠悠漂浮在水潭上空,朝水面打下一道柔亮光芒。

碧绿水面上,便浮现出一片繁华景象,高楼林立,雕梁画栋,华美尊贵,隐隐竟是座人间宫殿。

随即水面景象一转,正落在一个神色紧张、小心翼翼站在成排人群中伺候贵人的青年脸上。

单致远只觉那人眼熟异常,却一时有些怔愣,迟疑道:“此人怎会同我长得一个模样?”

勾陈道:“此人正是你——是圣阳投胎人间的第一世。”

单致远大惊失色,又牢牢盯着那青年看去。那青年一身锦袍布料寻常,花色却皆是宫廷制式。此时正手捧盛装瓜果的托盘,送入凉亭之中。

凉亭内有两位宫装丽人正襟危坐,容姿娇妍,楚楚动人,鬓边插了支凤凰展翅金步摇,想来极为受圣上眷宠……

单致远终于看得明白,悚然惊道:“我、我第一世竟然是个内侍?”

勾陈语调却波澜不兴,应道:“正是。”

他又轻轻扬手,宽阔袍袖悬空扫过,水面又变了模样。

三清道观,香火鼎盛,正是一年一度的天帝圣诞、祈福大典。

一名不过十岁的道童一身雪白道袍,手持三柱香,一本正经向天帝像跪拜。

众多百信与一干道士皆随那道童一丝不苟动作,虔诚跪拜。

单致远见那小道童虽刻意板起脸来,却稚气未消,脸颊轮廓同他亦是有九分相似,不由再叹息道:“这莫非……”

勾陈眼神中浮现几分愉悦,欣然道:“你第二世,乃是大昌朝玄素圣观的灵童,终生侍奉天帝。”

单致远眉心微蹙,“侍奉天帝的灵童……岂非……”

勾陈颔首:“终生皆要保留童子之身。”

单致远心中五味杂陈,仍是紧盯水面不放。

第三世,他总算生自公卿之家,做了个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幺子。不料却因母亲早产,导致先天不足,体虚气弱,故而拜了个修士,勉强炼气锻体保住性命,却仍是终生未曾娶妻。

第四世,他身为凡界一个弹丸小国王子,家国被强敌覆灭,便立下誓言,大仇不报,无以家为。随后一世奔波,从不曾沾染半点男欢女爱。复国之后,孤身含笑而逝。

第五世……

第六世……

第七、第八,第九十九世、第一百世……

莫不是孤独终老,令人无限唏嘘。

单致远不愿再多看,喟然长叹,问道:“我——圣阳投身化生池时,曾下令绝不许去寻他,你却将天帝遗命置若罔闻了。”

勾陈道:“我同你有誓约在先,无论何时何地,要陪伴你身边。既同天帝郑重起誓,这效力却是优先于那道口谕。”

单致远以手扶额,勾陈素来思虑周详,哪里有他能寻到的破绽?

过了片刻,他见那水面景象依旧转换,方才又问道:“我如今……是第几世?”

勾陈道:“第一百零七世。”

水面涟漪轻漾,便显出了单致远幼时模样来。

大约七八岁模样,虽身着葛布短衫,却依旧掩不住面目清秀,正被岳掌门打了手板,裂开嘴哭泣。

单致远便忆起往事。那却是师父唯一一次打他手办,只因他一时贪玩,同胡满仓跑去后山捉野兔,忘记看守灵田,一群灵鼠趁机闯入田中,将半熟的灵谷偷吃得干净。

岳仲心疼灵谷,又恼他顽皮,竟破天荒动了手。单致远彼时不过幼年,又痛又怕,自是嚎啕大哭,凄惨无比。

如今想来,却当真是惭愧。这一幕竟全然落入勾陈眼中。

单致远顿时面红耳赤,掌中灵力一吐,将那玉符卷入手中握住。顿时光芒散去,水面景象自也随之消失。

勾陈却意犹未尽,“若再多等片刻,便可见到你在后山迷路,被两只野狐追得漫山逃窜。这等好戏,当真叫人看得欲罢不能。”

单致远侧过头狠狠瞪他,恨不得将手中玉符捏碎,又怒道:“你竟一路袖手旁观!”

勾陈却依旧泰然自若,“凡界人轮回之事,我等神明绝不可插手。”

单致远冷笑,“信口开河,小爷我整整单身一百零七世,莫非只是时运不佳不成?”

勾陈握住他双手,顺势将玉符收回,却是沉声道:“一百零六世。如今这一世,你有我。”

单致远本有满腹怨气待要宣泄,被勾陈简单一句,竟一时愣了。再要发作时,怨气散得干干净净,却反倒觉出一股暖意徐徐散开。

他一百零六次转世,次次孤独终老,虽有勾陈动了手脚的缘故,却也多少出于自愿。

独守千年,也只为一人。

单致远同勾陈两手相握,十指交扣,掌心贴合,温热有若絮语一般。

再抬目望去,同那神明视线胶着,只觉深邃清澈的双瞳之内,竟一眼间道尽千言万语。

他独守千年,勾陈又何尝不是?

“勾陈……”单致远柔声道,上前一步,将那神明紧紧拥在怀中。

勾陈只任他环腰,手掌轻轻抚摸那青年浓密黑发,又低声道:“你我结局早已注定,长相思,不过意料之外。”

单致远埋头在他怀中,嘴角克制不住上弯,却也只低低应了一声。那些郁结、不甘、疑惑,刹那间便如烈日融冰一般散得干干净净,分毫不留。

幸臣同天乙捧了卷宗候在云头,看了半晌,见那两条身影一青一白,全然没有要分开的打算,反倒愈演愈烈,勾陈更扬手布下禁制,隔绝了窥伺的神识。

幸臣自是猜到了那二人情浓缱绻,不敢打扰,只得看一眼天乙,叹息道:“过几日再来罢。”

天乙亦是满脸无奈,捧了卷宗折返,“这一次却不知要几日。”

幸臣轻咳一声,终究不敢多议顶头上司的家事。

两位星官一路交谈,步履轻松,回天庭复命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