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凤惊天:毒王嫡妃 > 第100章:大结局

凤惊天:毒王嫡妃 第100章:大结局

作者:夜轻城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7:46

是夜,烛火摇曳,萧倾城静静的站在窗前,小翼夜半起来,瞧着她一个人站在窗前静思,走上前替她披上长衫,喃声说道:“姐姐,你可是在担忧皇宫里的事情?”

萧倾城拍了拍小翼的手,“小孩子家家,不要管那么多的事情,赶紧回去休息吧。”

小翼呶了呶嘴,看着萧倾城,“姐姐,萧莫翼不是小孩子,我是一个小大人,之前还一直保护着姐姐,姐姐不可以拿这样的眼神看我。”

“是是,姐姐的小大人,你赶紧去休息吧。休息好了,你才会有精神来保护姐姐,对吗?”萧倾城轻点了点他的眉心,满满都是宠溺的味道。

小翼深思了一会儿,这才勉强的回到发榻上去休息。可是他的屁股刚落到床上,大院那边就来了消息,说是大公主薨了。可是大将军和少将军却都不知道,只好来找了这位尊贵的荣郡主。

萧倾城没有一丝的意料,平静的踏进大院,锦娘瞧着她,双眼里透着浓浓的恨意,“萧倾城,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定会夜夜让你不得安宁!”

话音刚落,萧倾城未回应,她已经一头狠狠地提在石柱上,随夏侯芸而去。当真是一个忠心的老奴,对夏侯芸居然这般的忠心。

站在萧倾城身后的侧夫人慕容凝瞧着这样的画面,掩面低声说道:“这老奴未免也太莫名其妙,敢情伤害大公主的是荣郡主,这不是污蔑吗?”

萧倾城听着慕容凝的话,蓦地转身,凝着她,随后勾起嘴角一笑:“庶母,看得可真是透彻,比倾城还要透彻几分。若是查出嫡母的死与倾城有关,庶母可要帮着倾城说说好话。”

慕容凝比起夏侯芸,从作为上来说,要弱很多。可毕竟也是大宅子里长大的,怎么可能是一盏省油的灯,这么多年的蛰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可小瞧……

“那是自然,郡主行事光明磊落,那是众人皆知的,不止庶母会替你说话,在场所有的人都会替你说话。”慕容凝有点小聪明,知道将这事揽到所有的人身上,即使将来有点什么,也不能怪她一个人。

萧倾城只笑不语,对着园子里的老嬷嬷吩咐,“将锦嬷嬷的遗体收拾收拾,按着礼节葬了吧。好歹也是一个忠奴。”

话落,她步至内堂,一股浓浓的药味袭过来,她的心不由得一紧。躺在榻上,已经去了的夏侯芸,表情狰狞,没有一丝的安宁。

她嘴角的笑意冰冷,如此又能怎么样,你还能爬起来掐死她萧倾城吗?这一切不过是你罪有应得,若不是你无情在先,她又怎会对你下手。

萧倾城正开口准备让人准备一下,外面就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转眸,萧天敬,萧莫寒,步履匆匆的归来。她的心不由得漏跳一拍,事情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本来她想着在两人回来之前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她失算了。

萧莫寒箭步奔至夏侯芸的跟前,抱着她的身体,一声一声的低吼:“娘亲,不要走……不要这么残忍的抛弃莫寒,娘亲……”

萧天敬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悲伤,但是 不浓,看得出来。对于他来讲,夏侯芸不过是一颗棋子,攀爬权利的棋子再者他心里也十分的清楚,夏侯芸渐渐的失势,不再像以前那般的有用。即使察觉到她的死,非同寻常,也不会把事情闹大。

萧莫寒把 了把夏侯芸的脉博,眼眶微红的看着萧天敬说道:“父亲,娘亲的死有蹊跷,她的体内有毒,根本不是正常死亡。爹爹,这件事必须上报圣上,彻查此事。”

萧天敬拍了拍萧莫寒的,亲自把了夏侯芸的脉,随后沉重的说道:“这不是毒,早些年你娘亲为了修炼以音驭兽,所以一直在偷偷的服食一种天散的药物,来帮助自己,却没有想到这是慢性毒药,在一点一点的腐蚀着你娘亲的身体,而以音驭兽也并未学习成功。”

以音驭兽,再次听到这四个字,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夏侯芸定不只是因为萧天敬才对娘亲下手的,应该还有那驭兽谱的原故。

本来那东西在大晋就稀有物,对权势那般渴望的夏侯芸,会不想得到它?

萧莫寒质疑的看着萧天敬,随后看了看周围,却未看到锦娘,激动的拽着其中一个下人问:“锦嬷嬷呢?她去了哪里,把她给我叫来。”

慕容凝惋惜的开口,“少将军,不要再寻了。刚刚公主前脚刚走,锦嬷嬷就随了去。在园子里撞了石柱,我们大伙儿可是亲眼所见。”

萧莫寒的脸色一沉,那么多的巧合在一起,就不是巧合。手暗暗地握在一起,冷眼扫过一直没有开口的萧倾城,未开口,萧天敬说道:“莫寒,不要拿这种质疑的眼神看你的妹妹。她现在权势地位都有,会心胸狭窄的对付你的娘亲吗?而且她口口声声一个嫡母,关切还来不急。”

“父亲,莫寒有说娘亲的死与妹妹有关吗?”他是亲眼见识过萧倾城的手段,所对绝对不可能相信这件事与她没有一丝的关系。

萧倾城抬起头,长舒一口气,“哥哥会误会,那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倾城娘亲的死与嫡母有关,所以哥哥才会如此的误会吧。”

她的声音说得很小,几乎只有萧莫寒一个人听得到,他不相信的瞪大双眼,退后数步,警惕的瞪着她,随后碍于在场的人过多,没有出声。

他不是不清楚自己娘亲是什么样的人,手上沾了多少的鲜血,这也是为什么和夏侯芸怎么也亲呢不起来的原故。一直以来都是淡淡的母子情,一直到今日的彻底分离,他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过多的表情。

萧天敬让所有的家眷都回去休息,只留了萧倾城和萧莫寒二人,冰冷的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倾城整理一下,明日将这此事上奏皇上,而且皇上有令让你明儿早进宫一趟。莫寒你就准备一下,将你的娘亲风光大葬吧。然后你随为父来,有些话要对你说。”

“是!爹爹。”两人异口同声的应下声。

萧倾城离开之时,只是平静的扫过萧莫寒,说了一句:“上一辈的恩怨,无须牵扯到我们的身上来。再就是做错了事,一定要负责的。这是我的原则……”

萧莫寒没有出声,只是怔怔的看着榻上去得不安宁的夏侯芸,随后去了书房。

萧天敬看着萧莫寒进来,将一叠东西放到他的跟前,“这是皇上今日给为父的,你瞧瞧吧。”

萧莫寒打开折子,在看到折子上的内容之时,双眼瞪得极大,不可思议的后退,“不可能!娘亲,绝对不会如此的做,爹爹,你不相信吗?”

“相信?你以为为父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若不是萧倾城提前处理了一切,今日遭殃的就是我们。”萧天敬严词说着。

萧莫寒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你娘亲太有野心,当年她对倾城的娘亲下手,为父却什么也做不了。今日她死在萧倾城的手下,那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萧倾城出面解决了,不会遭殃到我们。若是萧倾城再无情一些,她定会让你的娘亲最后的名声,甚至是萧家都灰飞烟灭。”

“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萧莫寒痛楚的靠着墙,无法说清心里的苦涩。对这个娘亲不亲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娘亲的手上沾满了不少的鲜血,连那么恐怖的想法都有。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你还是那个少将军,父亲还是大将军,我们萧府还在,那么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许和倾城作对,明白吗?”萧天敬在收到那折子之时,冷汗淋漓,立马交出了所有的兵权。

得到真相,更是惊讶。

丞相那么大棵树居然可以被萧倾城扳倒,而且皇上将他们父子俩拉进来,无疑就是杀鸡儆猴,让他们清楚的知道,忤逆皇帝,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满门抄斩。

那夜的动荡何其惊心。

丞相的大公子收到原帝放出的假消息,进行逼宫,一出兵,就坐牢了判贼的罪名。祸及全家,再加上又有顾修平的口供,还有弩族小兵的口供,足够瓦解掉丞相这颗大树。

丞相的门生,心腹在一夜之间被罢免,随后莫名死亡。丞相一家出事,几乎没有一丝的外援,即使有那个心的人,也会退步。

因为七扇门的杀手出动,所有的人都望而止步。

昨晚刚刚掀起过一场腥风血雨,今日京都依旧繁华。萧倾城静静的坐在马车里,撩帘看了看大街上热闹的场景,心里是五味杂陈。

马车停至明月楼,萧倾城刚进了中庭花园,一抹红袍飘摇,来人一把揽住她的纤腰,拥她入怀,低笑出声:“怎么呢?事情达到了你想要的,为何还是如此的闷闷不乐。”

中庭花园里的栀子花开得正艳,淡淡的清香撩人,却仍旧不及萧倾城身上的香气动人,她轻勾住夜刹的脖子,轻抚过他俊美无暇的五官,轻挑起下颔,喃声问:“夫君,你可以告诉我,为何你长得如此的妖孽,活像一个美人儿!真是动人……”

“告诉你可以,但是有一个要求!”夜刹搂过萧倾城的身体跳至秋千上,高高的荡起来。

“说。”

“给我传宗接代吧!那样子,我就可以完美的诠释一个完美的宝宝是如何造就的,怎么样?考虑一下吧。反正你已经属于我的人。”夜刹托头,眨巴着那狐狸般的眸子,勾魂的说着。

萧倾城一巴掌覆在夜刹的脸上,抿唇,“这种事待考虑,你知道的。要讲究缘分的。你们事情过了那么久,孩子还是没有来,足够证明我们和宝宝没有缘分的。”

夜刹苦涩的拧着一张脸,他能说那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吗?那样,这个女子会不会扒了他的皮?为什么要扒了他的皮,因为他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他们之间有什么,是她自己在误会。

“喂,你想什么呢?我来是和你说谢谢的,上次的事情多亏你帮忙,否则我不会这么成功。然后一起用午膳吧。我还要进宫。”萧倾城想着重要的事情还得进宫看看,这次的事情有没有留下什么把柄。

夜刹可怜兮兮的看着萧倾城,“难得一聚,这么快就要走。晚上在这里用晚膳,如何?我等你,我们有好些日子没有一起用膳,我还有惊喜要给你。”

“好吧。那用午膳吧。我晚上再过来……”萧倾城托着夜刹的头,在他的脸上烙下一吻,随后纵身跃下秋千,像一个精灵般动人。

夜刹绝魅的抿唇一笑,真是一个调皮的小妮子……就是要怎么才能把她吃了,彻底的。

在明月楼简单的用过午膳之后,萧倾城就马不停蹄的进了宫。却不想她刚刚迈进皇宫,就感觉到一股不好的气息。在御书房的门口,恰巧碰到夏侯琉,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

“怎么呢?琉?”萧倾城疑惑的问。

夏侯琉紧紧地握着萧倾城的手腕,“不要进去,不要接受他的赐婚,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安过好心。倾城……你……绝对不可以被人摆布命运。我会帮你的……”

萧倾城的眉紧紧地拧在一块儿,那股不好的预感,真真的很浓烈。从夏侯琉的表情上,更是看得一清二楚,“我出来再说吧。相信我……”

夏侯琉未出声,只能无奈的看着她进去。

步至御书房,李安一瞧着她进来,立马狗腿的打了一个千儿,“郡主万安,皇上早在这里候着您了,老奴下去给您准备一些糕点。”

“嗯。”她淡淡的应一声,随后步至原帝的跟前,看着他,“倾城见过父皇。”

“想必琉儿已经告诉你一切了,朕要给你赐婚,你会拒绝吗?”原帝的眼神锁在萧倾城的身上,看着她认真的问。

萧倾城的唇 紧紧地抿在一块,呆呆的看着原帝,思索了半响,她应该能早料到这个结局,枪打出头鸟,一点也没有错。

“倾城没有资格拒绝。”

“好!果然是朕的好女儿,朕的三子夏侯懿,虽然天生残废,相貌却是绝世,而且他有一颗七窍玲珑心,配朕的倾城,不委屈吧。”原帝看着萧倾城一字一句的说着。

夏侯懿!

三个字若是针一般的扎进她的心脏。

有些密密麻麻的痛。

她轻咬唇,心脏跳得十分的快,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久久都说不出话来,可是一向学着敛性子的萧倾城,又岂会将这一切流露在外。

她平静的半倾身:“倾城多谢父亲赐婚,怕是倾城高攀了煜王。”

“不高攀,也不委屈,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至于琉儿的无理要求,朕是不会同意的。他那里,还需要你去安抚安抚。”果然帝王最是无情,他为了压住她的气焰,将她赐给一个残废!

呵呵。

早就应该料到的结局。

“多谢皇上赐婚!”

原帝立马从御椅上起来,扶起她的手背,语重心长的说道:“懿儿会是一个好相公,会给你一个平静的人生。这次的事件很是完美,倾城你果真是一个才女。”

萧倾城微微的勾起嘴角,“那都是托了皇上的福,倾城只是尽了微薄之力。时辰不早了,倾城不打扰皇上批阅奏折,先行告退。”

“嗯,下去吧。”

“是!”

步出御书房,萧倾城的心没有想像中的难受,只是有些不甘。过河拆桥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的手紧紧地捏在一起。

有一日她誓要在万人之上!

“荣郡主……”

一个轻盈的女声缓慢的响起,打扰了萧倾城的思绪,她抬眸看着眼前着宫服的女子。她的眉眼间与萧家的几个姐妹都有些相似。再瞧了瞧她身上的宫服,尚宫局的尚宫大人。

萧家的四小姐萧素素。

“原来是四姐……”

“我很少回宫,却不想妹妹还记得姐姐,这真是让姐姐受宠若惊。”萧素素上前一步,亲呢的握紧了萧倾城的手腕,像是十分熟络的亲人。

萧倾城只是轻勾起嘴角,“一起长大的姐妹,岂有不认识的道理。近日府上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四姐会回去吧。”

“嗯。明日便会回府参加嫡母的葬礼。真是没有想到一别之后,竟是永别。妹妹倒是变化大,以前迷迷糊糊的,现在精明多了。在宫里也听了不少你的事迹……”萧素素的话里没有一丝的攻击,全是柔声细语,两姐妹之间的情深。

萧倾城淡笑而过,没有出声,看了看日头,“四姐定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倾城要去皇宫娘娘那里一趟,四姐自便吧。”

“嗯。”

萧素素站在原地看着萧倾城的背影,嘴角轻轻地扬起,对着身后的婢女说道:“把这个交给娘亲,知道吗?就说事情成功了!”

“是,尚宫大人。”

婢女离开之后,萧素素这才离开。

一直坐在假山后贪凉的皇后红唇微扬,“真是看不出来,这萧倾城的敌人挺多的。这一次她可是失算了,不过也好,压压她的气焰。她是去了琉儿的太子宫吧?”

“回娘娘的话,郡主确实去了太子宫。”

“再坐一会儿,我们也过去吧。”好好的利用这个消息,拉拢一下子儿子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萧倾城刚刚至太子宫,夏侯琉就冲了出来,激动的问:“怎么样?你拒绝了吗?父皇怎么说?有没有强逼着你嫁给三哥。”

“我没有拒绝,他是皇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郡主,我没有资格拒绝。再者煜王是一个好男人,温润如玉,萧倾城配他,不算吃亏。”萧倾城说得十分的潇洒。

夏侯琉一听这话,气得要冒火了,瞪着萧倾城,“萧倾城,你是脑子有问题吗?三哥他……他可是一个残废,再怎么好,那也不能给你一生的幸福,既然你不能拒绝,我替你去处理。”

语伦立马冲了出来,拽住夏侯琉的衣摆,“琉哥哥,你不能去,你这头刚刚得到父亲的欣赏,非要去惹他生气吗?倾城姐姐都已经接受了,你就消停吧!”

夏侯琉瞪着语伦,生生的推开她的手,“喊她一声倾城姐姐,你真的有为她考虑过吗?这事与你无关,我自己会处理。”

萧倾城拦不住夏侯琉,无奈的摇头。却不想夏侯琉步至园子里,皇后刚刚到。她凛着一张脸,“隔老远就听到你在吼叫,你能有一点太子的风范吗?”

她的儿子不是这样的,只要一遇到萧倾城,就像一个疯子般,完全不能自拔。

夏侯琉瞪了一眼皇后,欲撞过她的身体离开之时,萧倾城快一步的带过他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我已经领旨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倾城……”

“好了,倾城已经答应,那么就到此为止。倾城,你过来,本宫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皇后看着萧倾城,亲呢的挥了挥手,温柔的说道。

萧倾城平静的颔首,便随了皇后一起进入内殿。

皇后亲自拉过她的手落座,淡声说道:“皇上给你赐婚的事儿,本宫知道了。你没有拒绝,这倒是让本宫很惊讶,一向轻狂的荣郡主为何突然如此的平静呢?”

“这是倾城的事儿,皇后无须担心。”萧倾城不想与提及这事,成为别人的笑料,那是她不能接受的事实。

“本宫没有取笑你的意思,虽然三皇子残废,可是天生绝颜,睿智,那是人人皆知的,而且他淡泊名利,不外乎是一个好男人,再就是有的事情本宫必须要提醒你,这件事绝对不是皇上想起的,而是有人故意提起,是谁,你应该知道吧?”皇后点了点萧倾城,希望她能明白。

萧倾城听着,双眼微微的瞪大,思索了半会儿,随之淡笑的勾起嘴角,“多谢皇后提点,倾城明白了。”

在回宫的路上,萧倾城的心一片混乱,一是嫁给夏侯懿,二是关于府上的事情。真是没有想到这二夫人如此快就出手了。

萧倾城的马车还未到萧府,夏侯懿这边已经派了人将她半路拦截,她直接拒绝,并没有答应过去。她此时不想面对夏侯懿。她倒是在踌躇着要如何去面对夜刹。

他和她已为夫妻,那是铁一般的事实,现如今她又要嫁给他人,这于他而言,怎么着都是一种刺激吧。可是按着他的性子,收到消息不可能还那么的冷静,没有一点消息。

疑惑之际,更多的是纳闷。

回到萧府,整个萧家上下泛着一股怪异的味道。走进园子,恰巧和二人人碰了一个正着。她瞧着她从宫里回来,走上前,笑盈盈的说着,“郡主今日红光满面,看起来是有喜事。”

这二夫人胆子大得光明正大的取笑她,嘴角微微的勾起,笑得很是冰冷,“看起来庶母早就知道倾城有喜事了,真是多谢了你的关心。”

二夫人用手绢拭了拭额头的汗,淡声说道:“如此客气做什么,你既然唤我一声庶母,我自然要有一个庶母的样子。我可不像大公主,明里暗里对着你下毒手……”

还真是自打嘴巴,这么快就演戏了。

倾城看下去,越是觉得恶心,也不想和她多说几句,径直以疲累为由。回到了园子里,她刚进园子,白曦就忍不住说道:“主子,只要你发话,白曦一定会替你解决你想解决的人。”

倾城按住白曦的肩,“你觉得她这样的人值得我去动手吗?一个小角色而已,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现下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白曦替您去寻盟主吧。”

“不了,我还是亲自去找他吧。”

“是。”

萧倾城回去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明月楼,可是在那里根本没有碰到夜刹,连掌柜也没有夜刹的消息。后面寻了不少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夜刹人。

他是真心要躲自己吗?

越是想,越是觉得奇怪。

事情一直拖下去,接下来的几日,萧倾城都没有见着夜刹。好像凭空的消失了一般。萧府上下不停的张罗着她的婚事……

原帝果然是一个无情的帝王,她嫁给残废煜王的事情众人皆晓,几乎……现在满京城的话题无非就是她,她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小翼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生生的将那些手剪的喜字撕下来,“姐姐,你不能嫁给那个残废,那个人配不上你。姐姐,我帮你吧。”

萧倾城看着小翼那急红的小脸,轻抚了抚他的发丝,“不要说这样的话。煜王虽然残废,但是他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岂有配不上之理。”

这个男人的睿智,她亲眼所见。所以她的观念里,没有配不上这一说。若是她没有嫁给夜刹,她会坦然的嫁给夏侯懿,但是……

事情越想越是纠结。

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没有找到夜刹的下落,连夜无冥也没有办法寻到。最后她只能安然待嫁,平静的接受那一切。

原帝的赏赐很是丰厚,毕竟从明儿个开始,她就是他的儿媳了。坐在菱花镜前,萧倾城的笑容有些微微的苦涩。

次日。

清晨。

整个京都一片沸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萧倾城将要嫁给当朝残废煜王为妃,场面盛大,召告天下。

萧倾城静静的坐在花轿里,她双眼微垂,她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终究是没有出现。夜刹,你去哪里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她动用了那么大的关系,却仍旧没有找到她,她慌乱了。完全的……

到煜王府,经过复杂的礼节,最后送入洞房。因为夏侯懿的身子不是很舒服,所以宾客并没有强迫他喝多少酒,很早他就回来了。

是轮椅的轱辘声,她准备掀起盖头的时候,他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还是我来揭吧。”

“好。”

令她惊讶的是,他没有坐着轮椅过来,而是踩着红靴步至她的跟前,轻挑起盖头,笑靥如花,俊美如厮的容颜上绽放着一抹欣喜。

萧倾城呆呆的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不相信的看着他,忽而抿唇,一把拽住他的衣裳,“你在骗我……”他的腿是好的,她觉得不惊讶,因为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说明了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可是他居然是他!

这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不是有意要骗你,而是没有动时机,不过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如此一来,不是两全其美吗?”夏侯懿轻卷了发丝,笑得灿烂无比。

萧倾城真想撕了这张虚假的脸, 冷冷的哼一声,“夏侯懿,说吧。你要怎么死,你自己选择。”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兜兜转转,他还是他,她嫁的人还是他。

夏侯懿吹灭了烛火,轻搂过她的纤腰,“那今夜就让为夫来侍候夫人吧。”

“好。”

红烛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

夜半。

她躺在他的身侧,有一大堆的疑惑要问:“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身份,还有你怎么会是弩族首领,这个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夏侯懿神秘的勾起嘴角,“这个嘛,与你的身世有关。”

“你和我?”

“第一次见你,我就已经怀疑了,没有想到你真的是素姨的女儿。素姨和我的娘亲亲如姐妹,都来自弩族……后面听你提及以音驭兽,我可以更加的确定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们的缘分是天注定……”

萧倾城听闻,不禁靠紧了他的胸膛,“或许吧。”

那种安稳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那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萧倾城是天下最可怜的人,却无人知晓她是天下最幸福的人。这个玄冥大陆最优秀的人都成为了她的丈夫。

两人执手相伴一生……

五年后。

原帝驾崩。理应由太子夏侯琉继位,他却毅然退位于自己的三哥,携语伦远走高飞。直到那一日她也才彻底的明白,他不是原帝的亲儿子。

他不会接受皇家的任何身份,包括王爷。

他对语伦也是千百般的好,说不上爱,也算是感动吧。至少让语伦可以一生幸福,相伴。

夏侯懿继位,封萧倾城为后,同时召开天下,此生不再纳妃,后宫永远只有一人,那就是萧倾城。引得朝野上下一片动荡,却无人敢吭声。

在位期间,他收复弩族,天下一片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