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一等农女 > 第四十八章:大结局

一等农女 第四十八章:大结局

作者:岁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8:11

章节名:第四十八章:大结局

要不是他的身体能够将树树拯救并且让它更上一层楼,言媚现在就把他弄死了!

“啊!小杂种!啊”言媚尖声叫了出来可却没有下一步行动,显然对口中的小杂种很是忌惮。

夜叶和萧北煜对视一眼,暗叹那个“小杂种”难不成是小皓,或者还有别的人,一时之间几人犹豫起来,是该立刻出击杀他个措手不及还是静静等待。

最终几人达成了共识,接着看下去。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少,夜叶几人只看见言媚突然间冷静了下来,接着不知盘坐下来做了什么,痛苦的表情一下子就不见了,整个人精神抖擞似乎刚刚吐血的根本不是她。

言媚嘴角含笑站了起来,哼!小杂种,跟她斗,她还嫩了点!

笑着笑着言媚的嘴角僵硬了,一个刚刚进去的小杂种能有什么本事,难不成是有人帮助他,这人是?

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身影,言媚暗道一定不是那个人,她自己都快消磨殆尽了怎么还顾得上对付自己!

那么,究竟是谁?言媚妖媚的双眼扫视着周围,在某一处停了下来,那里

夜叶皱眉:被发现了吗?

萧北煜给了夜叶一个安心的眼神:不要中计。

夜叶点了点头,放下心来,顺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原则,再说凭她的自信他们三个人怎么说也对付的了一个老女人。

果然,言媚向夜叶三人的方向盯了一会儿就撤去了视线,转而望着战国龙脉,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

看得出来,她要动手了,夜叶双手紧握,准备行动,

就在这箭在弦上的一刻,言媚忽然之间又痉挛了起来,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夜叶疑惑地看了一眼萧北煜,这老女人又怎么了?

萧北煜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不过那老女人能这样他很高兴,最好能多吐几次血,直接失血过多而死。

“啊啊”

夜叶看了一眼看戏看得开心的萧北煜,那嘴角能不能拉得再大点儿,那眼里的幸灾乐祸能不能再明显点儿呢,不过,似乎自己也是这个样子的。

言媚在惨烈地吼叫,暗道:小杂种,等老娘收拾了龙脉再来收拾你!

终于好不容易平息下去,言媚衣襟上全是鲜血好不狼狈,可是此刻的她却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反而将视线再次对向龙脉,对于它,她势在必得!

啪嗒,嘴角的鲜血滴在了地上,言媚笑了笑,这一笑在此刻却倍显狰狞。

没有人能够拦得住她,谁都不可能,言媚一步一步向龙脉走去,仿佛下一刻那东西就成了她了。

看见这一幕,夜叶忍不住走向前去却被战皇拦了下来,看见战皇对她摇头,夜叶虽有疑惑但还是没有动作。

想来一方龙脉,就算能轻易看见也不容易被取走,不然战皇不会这么安心。

果然,在言媚伸手想要碰到龙爪时,龙骨表面自动散出一道光芒将言媚弹了出去,顺势那老女人喷出一道血雾,接着砰的掉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埃。

夜叶嘴角一抽,这人果然喜欢上了喷血,短短时间内光她看见的就有三回了。

言媚爬了起来,本来早有准备龙脉不会乖乖就范但还是贪婪占了大头,一时头昏脑涨竟直接碰了上去,白白受了重伤。

看来还得用她的宝贝为好,想着言媚从怀中掏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那东西在言媚掏出她的那一刻似是不情愿地闪了一下,夜叶揉了揉眼睛她没有看错吧?

冰冰看着那东西突然之间有点发怔,等到缓过神来连忙对夜叶传音。

“姐姐,那东西,那东西人家见过!”

“哦?你见过?哪里见过?”

冰冰仰起小脑袋瓜子想了想,直到夜叶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才不确定地道:“那,那好像是咱们空间里边的东西,好像是一个树精灵,好像用处蛮大的,就是不知道怎么跑到了外边,哎呀哎呀忘了忘了!”

知道了言媚手中那宝贝的来源,夜叶松了一口气,怕就怕在那宝贝是不知名的东西,陌生的东西往往带给人更大的恐惧感。

既然是自己空间的东西,只要变化不是太厉害应该就会与自己有联系,毕竟自己现在是空间的主人,夜叶吸了一口气,尝试联系那个东西。

这边,萧北煜看见夜叶眼神一片呆滞就知道她一定在做别的事只好将夜叶揽紧了些,一副保护的样子。

一旁的战皇见此眼神有点小嫉妒,他已经失去了心爱的女人,这种肆意保护着心爱人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

那边,言媚已经开始行动了,虽然手中的宝贝控制起来有些阻塞,但言媚也没有多想将这一切归结于那小杂种小皓的捣蛋。

龙脉就在眼前怎么还能想别的呢!

就因为这个她也就没有看见手中引以为傲的宝贝已经变了味儿。

那球状宝贝在碰到龙骨的那一刻言媚并没有被再次击飞,见此她彻底放下了心,开始控制着宝贝一点点吸取龙脉,虽然这个办法有点笨拙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看见龙骨上的雾状物被缓缓吸入宝贝中,言媚大大松了一口气,眉色中难掩欣喜,精神上也放松不少,这一切让她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龙脉虽然被吸得缓慢但也该看得出在渐渐变少,可是没有!龙脉依旧是那个样子。

一开始的时候,言媚还没有注意到这些,当她注意到这些的时候已经太迟了,眉心急速跳动却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只得耗尽力气继续操控宝贝。

原本宝贝的操控她就有些力不从心可好歹也能将就,可是今日那宝贝显然更加不听话了,竟然越来越难以控制,言媚脸色渐渐苍白,力气一点点流逝,纵然吃了许多丹药补充体力但仍旧耗不过宝贝的消耗,言媚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里面的小杂种还在闹腾,然最让她生气的是大半天累死累活的龙脉竟然没有半点变化,这是怎么回事?

言媚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可却没有办法半点头绪,明明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呀!

那的女人生的小贱种的势力也被她弄得伤筋动骨再无翻身之地,甚至她还联系了那些蠢货准备给战国送上一份大礼,还有她吩咐手下的人做的那一件事,哼哼!这每一件都是好事啊,都够战国喝一壶的。

明明只要她从这里出去就会让那些人死的干净,可为什么她会有一种掉进坑里的感觉,是错觉吗?

手中的东西越来越不受控制,等到言媚下定决心收回暂时不准备吸收龙脉的时候那东西竟然飞了出去,向着透明的空气飞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不见了!言媚顿觉不可思议,哪里会不见了,这里明明没有别人,焦急之下开始朝着那处乱砍乱打,可是刚刚控制宝贝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就连所有的丹药都没有了,更可况,她最大的依仗已经彻底不见踪影,一下子,言媚的心凉了一片。

萧北煜已经现身攻了上去,战皇虽然也想出手,可是儿子对于那老女人的仇恨并不比他少,况且要是妻子知道这种事他跟儿子争的话一定会揪着他的耳朵不让他进房的,于是也只能无奈一笑,看着儿子将所有的怒气尽数发泄出去。

言媚看见萧北煜出现先是一惊接着大怒,这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隐藏在暗处坐收渔翁之利,看着她一次次受伤耗尽力气,一片狼狈才出来,果然狡猾至极!

当年那个女人就处处光芒耀眼,出族更是遇见了一个肯为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男子,那个男子虽然只是俗世中的男子但是却是地位最高的男子,可偏偏没有看上更加娇媚可爱的她,偏偏看上了长得在她看来尽是平凡的言!

言!她不止一次在梦中叫着这个女人的名字,不知思念而是痛恨!

凭什么,她一直都在想着是为什么,直到她发现了那女人身上的宝贝,直到她施加手段夺来,直到她将那女人的残魂绑在那宝贝里只为宝贝甘为自己所用!

如今,那贱人的儿子竟然如此卑鄙奸诈,哼!可恨她已经没了后手,不!她还有,嘿嘿嘿,这小杂种亲自发明的东西,听说还靠着这东西打败几国呢,如今不如让他尝尝这东西的滋味?

萧北煜知道面前的人已经没了力气只在苟延残喘,可是依着这老女人的卑鄙狡诈,他不得不怀疑这老女人是否藏有后招,也只能小心应对。

多少年了,他一直想要将这女人手刃甚至切成一片又一片,如今真的有了机会他只想让她尽快死去,一刻也不想闻到她存活在世上的气息。

利刃冲锋而去,萧北煜已经想到了那老女人死去的场面有多么大快人心可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是他不常露出的笑,那么残忍,那么冷冽!

只有这一次了,他想,大仇得报,他只想和娘子好好生活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

哦,还有两个小鬼!

可就在这时,变故出现了,那老女人竟从怀中取出了几粒让他十分熟悉的东西,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研制出来的东西,印象中好像还有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脑海中闪现的场面竟有些让他呆愣,也因此错过了瞬移逃走的最佳时间。

当微型炸弹直直向萧北煜冲来的那一刻,他忽然间只想扭头看向娘子,只看那么一眼,可是时间好像并没有给他多少宽恕。

“不!”萧北煜只听见一声凄厉的叫声,就陷入了昏迷,他分辨得出来,那是娘子的声音,该死,又让娘子担心了!

空间,一片浓密的森林中突兀的展现出一片土地,土地中央似乎埋着一个人形物,只是刚刚半截儿,看来剩余的半截儿埋在土里。

“麻烦你了。”一道女声淡淡地传来,让人听不出里面的意思。

“主母,这是属下该做的。”一道男声传来,一眼望去,这出声的男子正是那年夜叶救的男子许飞,如今许飞将血滴在人形物四周的土地上,似是在浇灌。

“属下告退!”

夜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而打量被她像种子一样埋在土里的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萧北煜。

那个时候躲避已经来不及,况且萧北煜也不忍让娘子和父皇担心,索性自己抵挡了炸弹的大部分威力,当夜叶将其拉到空间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惨不忍睹,她的养不知为何用处已经不大,没有治百病的效果,她担心急了,原来是因为萧北煜体制异于常人既然能在炸弹中留的一口气自然不是那么好治的。

到了后来还是一群兽兽们出了主意,让她以生命本源的方式将残败不堪的萧北煜种在了土里,每天输养,再滴加许飞的鲜血,萧北煜整个人才渐渐好了起来。

唉,不提也罢,说起来时间也已经过去两年了,两个儿子自那件事以后也不调皮了,很是后悔对他这个爹不客气。每天看见两个儿子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夜叶也有些心疼,可是萧北煜却漠视这些,只是自己睡在那里,不理任何人包括这个他宠着的娘子。

这个大坏蛋,夜叶暗骂,整个人陷入了回忆没有发现身旁的人眼皮动了动。

两年过去了,自然很多事都发生了改变。

比如说,战皇宫内随着慈安宫的突然倒塌,太后不幸驾崩,战皇顺应天命,让太后永眠慈安宫下。

比如说,凤、唐二国突然之间联手进攻战国,却反而被打败并签订了永久和平的条款。

比如说,战国最大的河流渭河突然之间决堤,一时之间洪水泛滥成灾,灾民流离失所,天上却突然降下无数瓜果蔬菜,粮米鱼肉,一下子解了急,百姓大呼农神万岁竟连皇上也不管了,更邪乎的是,战皇对此没有半分恼怒,反而很是欣喜。

比如说,消失二十几年的皇后竟然出现了,战皇为红颜散尽后宫三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比如说,宣国皇帝禅位于一普通皇子,反而很是得宠的一皇子,战王妃的同胞弟弟被打入天牢以造反罪治罪。

比如说,宣国两个公主共侍一夫,搞的那个国家乌烟瘴气。

比如说

百姓知道的事很多,但同样不知道的事也很多,一年前,言傲取了几片言媚的残余尸骨回了石溪准备回族处理这件事,当然也为了清算族中与言媚私自联系的族人,走得时候带着他的那个傲娇表弟,听说是夜叶救了他的表哥,言朔表示以后有什么困难的事可以找他,他一准儿帮,但是当他“无意”中知道是言媚将自家表哥弄成了那几年病怏怏的模样,在回族的路上他悄悄将几片残余的尸骨丢到了山涧里喂狼。

还有,冉魂那厮在说了好多次萧北煜不会醒来,让她改嫁给他,而且不介意夜叶带着两个小鬼的话后被战皇整了很多次,之后终于放弃了。

其实也只有他才知道让他放弃的不是战皇的作弄而是夜叶坚定的心。

小皓他们也长大了不少,阿佑已经将那个昏庸的父皇拉下皇位了,当然他并不喜欢当皇帝反而扶持了一个性子很好的皇子,虽然讨厌宣皇但是阿佑很喜欢宣国,那是他长大的地方。

他还准备当大将军呢,就等萧北煜这个偶像的指点。

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母后复活了,获得了母后的残魂之后,夜叶干脆将那本属于空间的宝贝与萧北煜的母后言融和在了一起,以此获得她几十年的寿命,对此,夜叶并不后悔,因为萧北煜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另外,自己和木头的属下都已经有好多凑成一对了,就等木头醒来和她一起做主婚人,说是缺了其中的一个他们都不成婚了。

“你耽误了那些下属这些多年,那些大男子好不容易有了娶妻的心思,就差你了,不要做千古罪人哦。”

想着想着,夜叶忍不住呢喃了出来,虽然无殇公子已经破格为萧北煜卜过一挂说他一定没事,但夜叶还是忍不住担心,当真是关心则乱。

“娘子~”

夜叶脑袋瞬间当机,这是木头的声音,她不是听错了吧,无外乎夜叶这么想,实在是一年的时间内她不知道错听了多少回,但这一次她还是将目光瞬间投到了萧北煜身上,在看见那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的那一刻,夜叶突然间泪水横流。

“娘子!你怎么啦,谁欺负你啦,木头去揍他!”从土中拽出一只手,木头脸上气哼哼的,一副我要打人的模样。

夜叶也没顾得上擦眼泪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试探着叫出了声:“木头?”

“嗯嗯嗯,娘子,木头就是木头,你叫出来干什么?娘子想木头了是不是?”

听见熟悉的声音,夜叶愣了很久但还是忍不住抱住眼前的人,不管木头究竟是不是又把他们之间的一部分记忆丢掉了,他永远都是自己的木头!

将木头从土中弄了出来,看着面前这个笑得傻兮兮的男人,夜叶忍不住将手伸了过去摸着那个熟悉的耳朵,突然觉得手有点痒,正在这时,面前“傻兮兮”的男人说了一句令夜叶目瞪口呆的话:“娘子,人家都晕了那么长时间了,要是没这个事儿肯定乖女儿就生出来了,赶紧的,现在咱们就生吧,抓紧时间!”

夜叶有点迷惑了,这男人到底是失忆了还是想起以前的一切了,难不成是装的!夜叶怒不可遏,顿时林间一片鸡飞狗跳。

只听得:“娘子,痛啊,痛痛”

“叫你还装,不知道我多么担心吗?就拧你!拧死你!耳朵不想要了是不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