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佛王妃 > 1.鬼瞳篇

佛王妃 1.鬼瞳篇

作者:圣兰苗苗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28:31

章节名:1.鬼瞳篇

虽是冬季,波斯却一点都不寒冷,那围绕在国家四周的沙漠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向城中喷薄着热气,冬夏在这里并不十分明显。波斯的正中心,也是权力的中心波合娜耶宫,鬼瞳便住在这里。

与天朝相比,波斯着实小了一些,说白了,波斯不过是天朝两三个郡的大小。鬼瞳站在八层的望月楼上,便可以将小半个国家尽收眼底,加之远处的黄沙掩埋,让波斯如今看起来如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一身白纱的鬼瞳倚着花纹繁复的栏杆,略带着惆怅地望着东方,这一整年……他都没有来。

鬼瞳似乎也有些惊诧,从何时起,等待百里失笑的到来成了她唯一的希望?

她仍记得当年的他第一次出现在波斯时的场景。

那是大沣十六年秋末冬初时节,她带着自己的三十亲卫队深入到天朝去帮助佛王妃,才刚刚从天朝回国不过月余,便接到消息有人擅闯她的波合娜耶宫。

那一身火红的衣衫站在高耸入云的白玉石柱之中,竟也丝毫不显渺小,他整个人骄傲挺直地站在那,仿佛也要站成一根石柱一般。

鬼瞳穿着白纱,从彩色琉璃屏风中缓缓走出,一双碧蓝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人,还不等她开口,便听他朗声问道:“你是谁?”

他冒着生命危险,就只是来找她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鬼瞳不禁失笑,并未回答。

“他擅饮圣水!”“他擅自摘下了女人的面纱!”“他损毁了普拉穆那神像!”……波斯有它自己的语言,除了少数一些翻译,几乎很少有人懂得汉语,那押着他的两名勇士用波斯语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各种罪行,显然,他已经在波斯“作恶”许久了。

听着身后两个人叽里呱啦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百里失笑不禁皱紧了眉头,很不屑地挣开两人的束缚,上前两步走到鬼瞳面前,直直地盯着她那双碧蓝色的眼眸,不知道为何,看见她的眼眸,他会有一种被钝物重重撞击在心头的感觉。

这也是他会抛弃一切千里迢迢跟着她一路到波斯来的原因,他相信,她对于他而言一定是不同的。

百里失笑站在离她不过两尺的距离,极正式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鬼瞳抬眼,也正色地看着他:“擅闯我的领地却反而问我是谁?据我所知,天朝可没你这么没规没距的人!天朝人,没人告诉过你么,我是这波斯的圣女,玛索。”鬼瞳那碧蓝色的眼睛中是满满的权威和自信,若不是她那双蓝色的瞳仁,百里失笑一定会以为他面对的是乐璇。

“我问的是,你是我什么人!”百里失笑咬着牙,仍不肯死心,她一定是与他相关的,而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与他失去的记忆有着莫大的关联。

鬼瞳抬起她勾人摄魄的蓝色眼眸,微微勾起一抹浅笑:“关系?也许,我会是你的统治者!”鬼瞳的眼中是满满的控制欲,“擅闯波斯的异教徒,在波斯便是最低级的奴隶。”

鬼瞳抬头,看着大殿上那两个勇士,用波斯语冷冷开口:“将他押下去,给他装上镣铐,明日起,安排他去后山参与伊特莎大殿的建设!”

两个勇士齐齐应声,便上前去将百里失笑押住,百里失笑抬头,眼中是满满的倔强:“少吓唬我,我看得出,你知道答案!不问出个结果,我是不会走的!”

看着百里失笑被押了下去,鬼瞳那满身的刺才缓缓收回,那碧蓝色的眼眸也不知何时涔满了泪水,为何他分明已经把她忘记了,却还有傻傻地一路追来?

她已经做好了与他相忘于江湖的准备,他为何又要来苦苦纠缠?

守护波斯,已经成了她血液里与生俱来的责任,新推选出的小圣女接班人才刚刚满百天,她还有太长的孤独路程需要走!

可是看见他,她还是会心痛啊!

鬼瞳回头,便看见了始终站在她身边的清风,鬼瞳微微咬了咬唇,清风姑姑是知道她所做的一切的,当然也包括她让菲比洗去了百里失笑的记忆,却没有洗去她自己的。

“玛索,整个波斯,会感激你的。”清风又何尝不知道玛索的苦痛,为了做好这个波斯的圣女,维护波斯好不容易才维护起来的安稳,玛索已经付出了太多了!

鬼瞳深深吸气:“姑姑,让他在石场受两天苦头,便找个出路把他引出波斯吧,他分明已经不记得了,一时的好奇,过一阵子也许就忘了。”

与鬼瞳所料想的似乎有些不同,清风将百里失笑逐出了波斯以后不过才两个月,他便又找了回来,再逐出,又找回,无法,清风将百里失笑亲自交还给天朝皇后,可他仍是隔了不到半年便又来波斯,九年间,他竟出出入入波斯二十几次,似乎整个波斯都已经被他摸索了个遍。

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如此毅力。

可是今年一整年,他都不曾出现。

鬼瞳微微叹气,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么?还是,他有了更适合他的女人?

“玛索,你又在发呆?”小圣女伊芙已经十岁了,有了她自己的思维和想法,鬼瞳也开始教会她去处理一些简单的事务,那稚嫩的脸庞上,却有一双超过她年纪的成熟眼眸。

鬼瞳回头,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东方有这么有趣吗?所有人都和那个红衣服叔叔一样有趣么?从小到大,我总能看见你在遥望着那里!”伊芙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看见玛索每日心心念念地想着东方那个叫天朝的地方,她便更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

鬼瞳浅笑:“红衣服叔叔有趣么?”

伊芙点头:“有趣啊,几乎我从小就在等红衣服叔叔来啊,每一次他来,整个波合娜耶宫就变得格外热闹,好像那雪白的柱子都被照亮了一样!可是今年叔叔都没来!”

鬼瞳无奈:“也许他找到他的妻子,就不需要来这里了吧!”

“胡扯!”伊芙一点也不含蓄,撇撇嘴道,“他来见你比礼拜都积极,谁看不出来他喜欢你啊!当我还是小孩子呐!”

鬼瞳不禁微怔,连伊芙这个小丫头都已经看出了百里失笑的意图么?鬼瞳微微咬了咬嘴唇,略惆怅地瞧了瞧眼前的伊芙,她已经十岁了,再等五年,她就可以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了!可是百里失笑呢?

鬼瞳皱眉:“可是他终究没有等到我功成身退的那一天啊!”

伊芙微微撇撇嘴,怎么看着玛索的样子,好像等她长大是一个这么为难的事儿呢?伊芙回头瞧了瞧周围的环境,才神秘地探寻:“偷偷问你哦,你也很喜欢红衣服叔叔吧?你们……是旧情人么?”

鬼瞳微怔,伊芙还当真是在她不经意间便长大了,如今已经赫赫然来与她谈论情感话题了么?似乎鬼瞳也觉得告诉伊芙并不是什么太出格的事,便微微摇头:“不是,我们没有做过一日情侣。我爱他时,他不爱我,他爱我时,我又不能爱他。”

鬼瞳的眼眸是平静的,仿佛是在说上一世的故事,将他与她之间的爱恨纠葛缓缓说给伊芙听,伊芙已经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权利,去了解所谓的爱恨情仇。波斯对圣女那种禁欲式的管理,只会让她们更加企望爱情,甚至中了爱情的圈套,就如同上一任圣女菲比。

鬼瞳不希望这种悲剧再次发生在伊芙身上,所以,她宁愿伊芙早早便了解各种情感,反而更容易取舍。

鬼瞳缓缓将她的故事说完,还没等问伊芙若是她会如何选择,便听见身后一阵得意的浅笑:“哼,我就说你全知道!”

鬼瞳回头,便瞧见了那一身红装的百里失笑。虽然两个人始终是在用波斯语交谈,但经过多年出入波斯的经验,百里失笑早已经可以听懂她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鬼瞳皱眉,扭头又瞧了瞧伊芙,难以置信地瞪着她得意的神色:“你居然帮着外人套我的话?”

伊芙耸肩浅笑:“有什么关系,我这是在帮你敞开心扉,要不然就凭你的性格,十五年过去了你也不可能跟红衣服叔叔说真话!”伊芙一脸“我太了解你了”的表情,丝毫没有愧色。

鬼瞳咬牙,她怎么教出这么一个自作主张的小丫头!

伊芙自然不会说,红衣服叔叔为了巴结到她,花了整整一年时间采集了天朝从南到北的所有花卉制成凝露送给她,她才勉强答应来套玛索的话,当然,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和红衣服叔叔一起来的英武小哥哥……

谁知道她这么听话,才两三句就把一切全招了。

伊芙似乎在等着看两个人袒露心声的好戏,却不知被谁一把捂了口鼻,便被从楼梯上一路给抱了下来。

伊芙回头,便看见了那英俊深邃的眼眸,这个叫玄垣的男孩儿虽然跟她同岁,却比她的眼睛更加神秘幽深,让伊芙看得也有两分呆了,才娇嗔地用生涩的汉语开口:“你干什么?我要看呢!”

玄垣也微微皱起剑眉:“你有没有点眼力见儿啊,别人谈情说爱的时候其他人是要回避的,你爹娘亲亲我我的时候你也趴旁边看?”这是他哥哥姐姐教给他的话,虽然他还有些不太懂,但仍认真遵照。

听说百里失笑要周游天朝还要去波斯,心野的玄垣便偷偷潜入了百里失笑准备装花蜜凝露的大箱子,一路跟着他离开了京城。京城有川川哥哥就足够了,他根本就不需要学什么治世之道!

还是外面的大千世界有趣,可以见识到各种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伊芙听了玄垣的话,却微微失落地沉了沉眼眸:“伊芙……是圣女,不能有爹娘。”

玄垣不禁也有些怔忪,他成日里与月月姐姐抱怨和父皇抢母后好累,并且不止一次想换个爹爹,可看伊芙的样子,没有父皇母后,才是这世上最悲惨的事吧?

玄垣微微伸出手,握住与他一样肉乎乎的小手,试着用川川哥哥的语气开口安慰:“失去是为了更久的拥有,你一定能获得你想要的!”

可是与两个孩子所猜测的完全不同,鬼瞳与百里失笑站在栏杆旁,竟谁都没有向谁靠近,两个人仿佛站成了守门的石雕,风吹日晒,却一动未动。

到底是百里失笑沉不住气了,上去两步便掐住了鬼瞳白皙的脸颊,这十年,鬼瞳已经褪去了所有的婴儿肥,变成了一个格外有韵味的女子,百里失笑的手指触到她细腻柔软的脸颊,不知为何竟真的跳乱了心跳。

原来即便他什么都不记得,内心的感觉也不会被遗忘。

鬼瞳竟没有动,任由着百里失笑掐着她的脸颊,凝视着百里失笑那狭长的眼睛,那里面满是炽热的神情,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又是一阵沉默,鬼瞳也不知如百里失笑这般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此时会想些什么,是在气恼她的刻意隐瞒?还是在盘算她究竟值不值得他继续等?亦或者,本就是在思考他当年究竟是怎样的不开眼,才会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喜欢她?

百里失笑的眼眸微动,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不等鬼瞳反映,百里失笑便已经将她的红唇紧紧吻住,鬼瞳被吻得失神,一时吃痛,才惊觉自己已经被他咬破了嘴唇。

“百里失笑!”鬼瞳猛地推开他,伸手去抹她嘴唇上的血迹。

“盖了我的大印,就是我的人了!”百里失笑伸手去抹鬼瞳嘴角的血迹,仍是妩媚浅笑:“吻你,是感激你为我一个人隐忍坚持了这么多,咬你,是罚你居然敢擅作主张抹去我对你的记忆。你一定不知道,我两年前就记起来我们之间的所有故事!”

百里失笑两年前患了一场恶疾,却不知是不是因祸得福,反而在一个月的高烧中记起了他与鬼瞳的一切,便寻了乐璇将一切问清,才知道也许连鬼瞳都已经忘记自己。

可她的眼睛告诉他,她是记得他的。

所以他花了两年时间去“买通”伊芙,便是希望弄清楚,鬼瞳究竟是不是为了不让他为爱苦守而撒谎忘记。

如今看来,他还是猜对了!

鬼瞳略有些不解地看着百里失笑,她不太懂得百里失笑的话,两年前,百里失笑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啊!

百里失笑轻轻掐了掐鬼瞳的下巴,宠溺开口:“十年都等了,五年还多么?这五年,我就在波斯陪你熬!”

“那怎么行,波合娜耶宫不准男人留宿!”鬼瞳不禁瞪大了眼睛,正色道。

百里失笑妩媚地牵起一抹红纱,冲着鬼瞳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道:“那我便留在波合娜耶宫做女人喽!”

做女人喽……

女人喽……

鬼瞳彻底抓狂:“百里失笑!”

波合娜耶宫,竟也传出了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

不知道为何,波斯的市民都发现,最近的圣女和小圣女都开心了许多……

抱歉啦,苗苗忙成陀螺,把番外一拖再拖,今天终于更新啦,鬼瞳的故事也happyendding了,亲们想看谁的故事,赶快留言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