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锦衣扬明 > 第一百四十章 邋遢和尚 (恕罪,恕罪,今日起恢复更新)

“爷爷也跳,爷爷也跳!”

几个小家伙见爷爷高兴,一起拥上来拉他起身。

“哈哈哈,好好好,老夫跟你们一块儿跳!”

商辂爽朗地大笑着起身离席,跟几个小孙子、小孙女一块儿走到了宴席中间。

乐曲早就换了极欢快的舞曲,轻脆悦耳的鼓声咚咚咚地响着,商辂扭身扬臂、袍袖甩动、旋转腾踏起来,竟是别有一种潇洒飘逸的味道。

别看他年事已高,动作缓慢,舞姿的动作完全是按照比鼓声慢两拍的节奏起舞的,因为身材较胖,更难展示优雅的身姿,可是他举手投足,偏偏就有一种潇洒的味道。

商辂是官宦世家子弟,这舞蹈自幼就熟悉的,跳起来优美的很。

一时之间酒席之间觥筹交错,杨明不敢多饮,这几日为了小皇子的出生费尽了他的心力,他是粒米未进,在商阁老这里也不可能放开手脚大吃大喝,最后杨明小酌几杯之后就拱手告辞。

商辂倒是豪爽的应允了,杨明走出商府之后,对着身边的唐四笑道:“这些天没怎么弄些好的吃食,你可知道京师当中有什么地道的地方饭馆?”

在来自温柔富贵之乡的杨明看来,北京人是不讲究吃的。就拿南北方都擅长的面条来说吧,做来做去,也不过清汤面炸酱面打面,指可数的几种。可在杨明的江南绍兴家乡。走进随便一家面馆,墙壁悬挂的菜名牌上,单面条就有几十种,看人眼花缭乱,直恨自家嘴长少了,无法一一品尝。

当然京里是不乏美食的,因为但凡王公贵族聚集的的方,也是天下名厨聚集的的方。只过这些名厨都是外省来的,本的土著却寥寥无几。

所以一随口言,在唐四来却是他嫌弃北京菜,吃外的厨子做的外的菜。唐四心道为什么要地方特色的菜馆,京师的特色菜依旧是上等美味的,便道:“非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北京菜。”

唐四便将杨明带到了门外大栅栏一带,这里自来便是北京城最繁华的地段,无数店家商铺酒楼茶肆开设于此,其中不乏百年以上的老字号。

比如他俩进来的这间远客来,古色古香的三层建筑。绿字古铜底的对联,发白光的老桌椅,上了年纪的老堂倌。一进去就让人感受到岁月的深厚沉淀,对它能奉出什么样的菜,也不期待起来。

此时尚未到时间,唐四要楼上临街的雅座老堂倌便将他俩领上去。泡一壶毛尖,又问客观点什么菜。

唐四嘿嘿笑道:“你跟厨师说,咱们公子是从江南绍兴来的,颇为不适应北京的本地菜,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杨明苦笑道:“却没有这样编排的。”但也没有阻止,而是带着好奇心,想要看看对会端出什么的菜品,杀杀自己的威风。

不一会儿,简简单的四菜一汤端上来,吃得他无话可说。以至于许多年后,还会经常来这家店里,吃那用肉丝粉丝葱丝等做馅裹上鸡蛋皮,油煎的香脆焦熟,甜面挟小葱,包进巴掌大的薄饼里的五桶丝;汁水晶透,味道醇厚的肥肠;别具风味的锅烧鸭,还有那冬瓜丸子锅肉丸子,细腻简直入口即化,在舌头上还没来及打个滚呢。

吃过极为满足的一顿饭,唐四的意笑道:“服不服?”边上上菜的堂倌也站住了状做经意的望着他。

杨明伸出大拇哥道:“服了,真服了。”

“他说他服了。”唐四对老堂倌道。

老堂倌的老脸早笑成了菊花。这一刻,仿佛他们才是同仇敌忾的伙伴似的。

笑完了,老堂倌收下杯盘,擦干净桌子,再奉上两碗奶白色,加了各种干果的八宝酪道:“本店奉送。客官慢用。”

这引起上一桌人的强烈不一拍道:“奶奶个熊。凭什么送他们不送俺?”引得两个侧面一看,竟然是个络腮胡子的和尚。

那堂倌赔笑道:“这位道爷,敝店规矩,消费一碗,奉送一碗。适才那二位大爷用了二十二两的饭菜,然有的送了。”

“这样说,俺就更来气了。”和尚怒道:“俺在你这二十多天饭,统共也花了二十二两吧?为什么还不给俺?”

“没有这样算账的啊。”堂倌苦笑道:“您每顿一碟花生米,二两猪头肉,三个大头,四两老干才一百文,我们这个八宝酪也是一百文。若是免费送您,岂不是让你白吃了饭?”

“俺又不是顿顿要你送。”那邋遢和尚怒道:“别以为俺是外乡人,就好欺负。”最后那堂倌只好去又拿了一碗给他,才息事宁人。

“俺也不是要你这东西,俺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们京城人,太瞧不起俺们外乡人了。”那和尚一边大吃着乳酪。一边气哼哼道。

见没有热闹看了,两人便收回目光,舀一勺软滑可口的奶酪,杨明轻声道:“锦衣卫一大堆事情,你该去干正事了吧?这半天都过去了。”

我可以不干活,因为我是老大,但是唐四和路鲁青峰如今一个统领南镇抚司,一个统领北镇抚司,可不能偷懒的。

唐四推开窗,笑道:“这就是正事的的方。”往窗外一看,到一条张灯结彩的胡同。他虽然不是本地人,却也知道这是一条烟花之所的街道,杨明不由笑道:“难道满朝的公卿大臣,常年盘桓于此?”

唐四点点道:“这里是勾栏胡同。其实满朝的文武大臣,除了顶尖的那么几个之外,几乎天天都要请同僚朋友在这里寻欢作乐,一则是为了结交其他勋贵大臣,二则是为了和熟识之人打好关系,所以一月里倒有宿二十天要宿在里头,天一亮就去各自衙门上工。”话音未落,见一个脚步虚浮的浪荡公子,在两个下人的陪同下,从胡同里晃悠悠走出来。

果然是灯红酒绿,**堕落,唉,大明承平日久,人们已经开始忘记盛世之下隐藏的危机了。

天天流连于烟花柳巷,敢问这些大臣靠微薄的俸禄能支撑得起这笔如此大的开销吗?于是一批一批的人慢慢被腐蚀,大明的蛀虫越来越多,终有一天,即便是擎天柱也有轰然倒塌的一天。

唐四笑嘻嘻的看那锦衣公子一眼,随即就挪移开了视野,压低声音道:“咱们锦衣卫的帮闲和低级士卒大部分就暗中隐藏于这烟花巷陌之中,大人你看那个招呼客人的龟公,其实就是咱们锦衣卫的人,还有那个姐儿,也是被我们锦衣卫收买监视大臣的……”

“所以大人,但凡朝中大臣家中有什么私密,只要他一说出口,咱们锦衣卫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这都能打听?”唐四瞪大眼道。

“大人你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唐四得意的道:“上次商辂大人的儿子商良臣和抚宁侯朱永的女儿私通款曲,可不就是咱们这么打听到的。”

杨明便明白过来道:“原来如此。”

杨明接着道,“你说,要是按照陛下的首席道长李孜省的说法,修道可以采阴补阳,嘿嘿,要是陛下来这等场所,我看不出三年,就能得到升天了。”

杨明说得不错,李孜省作为一个不普通的道士,之所以比别的道士的宠,跟他擅长采阴补阳之术,会练壮阳丹药离不开了。

“嘘。”唐四紧做出噤声的手势道:“大人,哎,咱们乡间野外说的荤话,可不能在京城里乱说,好在咱们就是做这行的,不是要倒大霉的。”说着自己也小声笑道:“不过确实这么回事,但是也不能大意啊,大人忘了此间还有东厂的番子啊。”

杨明笑而不语,只是心思到了李孜省这些霍乱宫廷的李孜省身上,按照李孜省等人的理论,养生是不必节欲的。相反,如果掌握了房中秘术,还能起到采阴补阳,延年益寿的作用,这实在是太对皇帝的胃口了。

毕竟长寿固然重要,但如果必须禁欲,活那么长又有什么意思?所以道教战胜佛教及其它养生流派,成为成化帝的独宠,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么李孜省为什么还没成仙呢?”杨明转头问唐四道。

但对于的问题,唐四也没法回答,只能推测道:“也许小李没有认真练功吧。”杨明微微点头,没有答话。

唐四以为他失去了谈性,便也闭上嘴,他却不知道这个截搭题高手,已经跳跃性的想到了嘉靖帝头上。

皇上为了早日让万贵妃诞下他们的皇子,自然是要苦修房中术的,既然皇帝修炼房中术,所以才会重用李孜省,于是乎,现在的陛下花钱犹如流水,大肆用于炼丹修道,此外修建道观,收集催情丹药的材料,倒不是这些钱都被花在了这上面,大部分是被李孜省和梁芳内外勾结,中饱私囊了。

杨明想通了此中关节便轻松了许多,李孜省,梁芳,陛下为何会宠幸这些人,倒是佞臣蛊惑,还是皇帝昏庸,杨明不得其解。

转头一看,只见方才那位和老汤馆争论买一赠一的光头和尚上前搭讪一位锦衣公子,“公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全当贫僧是放屁吧!”却是那和尚不知何时离开座位,正在一脸谦卑的向这位公子道歉,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与他那粗豪的外表形成强烈反差,让人看着就可笑。

但公子却不觉着他可笑,恼火道:“你这人烦不烦啊,再敢纠缠我,我……就要报官了!”他边上两个随从却没有像想象的那样,起来恶狠狠道:“小子,想找事儿是吧?”

而是老神在在坐在那里吃饭,连头都不敢抬,仿佛怕极了那邋遢和尚。

但邋遢和尚又怕富贵公子,只听他那道歉之词滔滔不绝,说的极为顺溜,显然是熟能生巧了。

这公子郁闷之极,却又拿他无可奈何,竟然堵着耳朵跑掉了,两个伴当赶紧跟上去。老堂倌在后面问道:“还记账么?”

“记账,记账。”楼下来不耐烦的回答。

老堂倌点点头,看一眼桌还剩七七八八的饭菜,再看一眼邋遢和尚道:“还打包么?”

邋遢和尚本追了两步,闻言颓然的站住,郁闷道:“打,不打我吃什么?”那老堂倌便将留下那桌的饭菜,收拾出来,装到邋遢和尚随身的饭钵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