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无良闺秀之田园神医 > 番外 光阴似箭

无良闺秀之田园神医 番外 光阴似箭

作者:浮绿迢迢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0:11

章节名:番外 光阴似箭

洛阳

几大古老经久不衰的生意,其妓院就是各种翘楚,位于洛阳烟花巷子里的飘香院名头最大,开的时间不长确是这烟花街上生意最好的了,姑娘妩媚又拿捏得了身份,小倌清秀又机灵,特别是那句,不管男客女客都接待且为有需要的客户保密。

更是无数深闺怨妇,以及家有河东狮吼的有钱人的最爱。烟花街的特色是白天冷清晚上热闹,哪怕飘香院白天还挂着一个说戏唱戏的招牌,也不可能让生意多么火爆,可不是么,正经人家真要看戏还是会选择类似云卷阁,名头都好听些,至于心怀别样心思的,大白天的来这里又有个什么趣味。

可今天飘香院门口有无数的人装模作样地驻足。

今儿当然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但是却出现了让人难以忘记的人。洛阳的刘煜太子殿下知道吧?就是那位被立被废,然后在对蛮夷的战争中立下大功重新变成太子的大人物。了不起的大人物啊,绝对的下一任皇帝啊!

他的夫人知道吧?

什么?不知道?

这是哪里来的小瘪三啊,这都不知道?

咳咳,赶紧给科普一下,林二公子林子墨知道吧!就是那位给洛国带来无数祥瑞,比如造纸术,土豆什么的,解决自古以来最大的吃饭问题,被无数百姓敬若神明天上文曲星的林公子!

他,就是这位太子殿下的太子妃。

说起来太子妃娘娘真是了不得啊,女扮男装弄出无数祥瑞,引起太平盛世,弄出一个全国连锁书局,让无数贫困学子能够勤工俭学,弄出医科战地护士,让无数战场老兵得以生还,甚至还敢单枪匹马地与蛮夷大汗谈判,成为洛国战争的决胜关键!

本事大得不得了啊!

犹记得几个月前,太子妃又有了身孕,整个洛国算得上普天同庆了,可是……

明明该在家里养胎的太子妃,为什么会携同太子一起出现在这烟花街上?而且还是从飘香院里面走出来!

好吧,就算是传说中最专一最老实的太子,忍耐不住寂寞出来寻欢作乐了,可哪有带着自家夫人大白天来寻欢的?

特别是太子脸上表情还很肃穆?

等等,该不会是太子妃出来找小倌,然后被太子给抓了个正着吧!

一时间,无数不管是来装模作样的顾客,还是街坊邻里,一个个都将注意力放在这对夫妻上。

要知道这两位牛人结成夫妻后,最高兴的不是两位的亲友父老,而是洛国最为朴实的老百姓。

你说为啥?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一个国家安稳了强盛了,老百姓才会过的舒坦,这么有能力的太子夫妇,代表着未来几十年的生活安稳,你说老百姓开心不?这么有能力的夫妇万一闹矛盾了,代表着以后生活的不稳定,你说老百姓们担心不?

刘煜是武功高强之辈,哪会感觉不出有多少视线投在自己与林蕊蕊身上,甚至连他们心中的念头都能猜出一二,原本按他的性子,不说血腥镇压,起码也会将这些看热闹的人赶走的,只不过看到旁边身子已经显怀的林蕊蕊,他到底还是将比较暴戾的念头压制下去。

老话怎么说来着,惜福。

其实今日夫妻两会这么高调地出现在飘香院门口,真不是林蕊蕊与刘煜心血来潮想要逛妓院,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白沫,晁诺,刘煜和林蕊蕊,四人在不远处的酒楼雅间进行最后的友好会谈,聊着聊着在林蕊蕊的提议下就开始玩游戏了,玩的正是林蕊蕊提供的真心话大冒险。这不,刘煜被抽中了,白沫非常没好心设了一个局,要么太子夫妻从暗门绕进飘香院然后走出来露面,要么他和林蕊蕊约会一天。

听到这么一个大冒险,刘煜当时气得头发都红了,要不是林蕊蕊打着哈哈过去,只怕三人又会重新斗殴起来。

在关乎到夫君面子的时候,林蕊蕊还是很会看脸色的,当即主动扯着刘煜出门,说着俏皮话顺毛,这才让炸毛的凶兽平息下来。

这也是广大群众瞧见这一幕的由来。

“转了一圈了,”刘煜只能干巴巴地冲林蕊蕊委婉地表达想离开的意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蕊蕊的肚子。

林蕊蕊轻轻捏了刘煜的腰一下,低声道:“不生气了,嗯……”

最后那个嗯字说得极其缠绵。

刘煜微微额首,不过转瞬,他的脸色又阴沉下来,说道:“真没想到,他们还敢出现。”

林蕊蕊轻轻瞥了他一眼,说道:“有什么不敢的?一个偷袭敌军,在战场立功的世家子,一个是卧底匈奴数年的精明内应。怎么就不敢了?”

刘煜的眼角抽了抽,暗叹,自己夫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心软了!

不就是因为与白沫与晁诺曾经相识一场么,不就是曾经交好一场么,不就是因为他们对夫人有过恩吗?!

至于现在帮这两个叛逆小贼收拾尾巴吗?!

什么偷袭敌军在战场立功的世家子!

这说的是晁诺吗?

当时的情况明明是晁诺跑到蜀城附近试图拉拢赵将军,打算协同赵家军出征,抢夺他在匈奴那里杀出来的胜利果实。结果却因为夫人与赵家将军有救命之恩,赵家将军感念恩人,最终晁诺的打算偷鸡不成蚀把米。要不是夫人顾念旧情,只怕晁诺此刻已经在牢房里面蹲着了,哪里还有可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洛阳,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另外一个就更搞笑了,什么卧底匈奴数年的细作!

啧啧,宣传的好像是一个悲情的民族英雄一样!

这说的是白沫吗?

这说的是那个阴险狡诈犹如独狼一般的人物吗?!

当时的情况明明是白沫连同三皇子一起,引狼入室,企图逼宫谋反。却因为仓促起事,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在夫人与他大婚的时候,白沫与三皇子逃到匈奴的地界,并且火速组织起几十万大军,试图翻盘。若不是在战场上,夫人用计谋烧了他们的粮草,策反了匈奴贵族,以及又一次救了白沫一命。只怕白沫在最后也不会对匈奴军倒打一耙,不甘不愿地将功赎罪。

思及此,刘煜在心底再一次叹了一口气,蕊儿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又太心软了,白沫与晁诺不过是对她有过恩,她就一直记着,一定要回报过去。

回报就回报吧!

他们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

居然还敢威胁他说,只要林蕊蕊愿意离开,他们就愿意抱回家捧着!

晁诺利用世家子的身份,干脆利落地进了御史台,有事就抨击抨击他的行为作风,没事就借口视察太子礼仪,跑到王府来。

白沫倒是不敢出现在朝堂上,不过摇身一变成为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镖行,大商贩,没事就借着讨论生意经的理由进洛阳找林蕊蕊。

要不是这两人一直不敢真正的越礼一步,哼,他也不是好惹的。

“阿煜,”林蕊蕊神色淡淡地看着刘煜,温情地抚摸上自己的肚皮,“好歹他们也救了我,救了我儿子。”

这个世道从来都是不太平了,哪怕胜仗归来,家里也没有姬妾争宠,但照样有一些不长眼的人试图挑衅林蕊蕊与太子,毕竟他们两人带给无数人利益的同时也会触犯无数人的利益,诸如窦思琪、成家等人,偏偏有一次还差点让她们成功了。若不是白沫与晁诺,只怕林蕊蕊的第一胎,也就是未来的太子,只怕生不出来。

“……”刘煜轻轻呼了一口气,“我知道。”

这才是,刘煜忍受白沫与晁诺活着的真正理由。

“回吧,继续喝践行酒!”林蕊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二楼,一直关注着这边的白沫与晁诺趁机冲她举杯。

“喝过了,”刘煜自然也看见了,硬巴巴地说道。

“阿煜,他们难得过来一趟。”

“难?半年前才见过一次!”刘煜冷哼一声。

林蕊蕊轻轻地瞥了刘煜一眼,说道:“阿煜,他们两人这次都被明升暗贬的外派。起码三五年回不来。”潜台词:这都是你做的。

刘煜暗暗咳嗽一声。

“父亲,……母亲,”由远及近,一声呼唤从上空飘过来。

林蕊蕊与刘煜同时一愣,抬头看,入目的就是展翅估计有十几二十米的金雕稳稳当当地飞过来,金雕在瞧见林蕊蕊后欢快地呼唤几声,额头的三根金色羽毛都颤了颤,不过哪怕再激动,金雕依旧飞得极其平稳,又或者说飞得极其小心翼翼。仔细一瞧,只见它的身上坐着一位约莫五六岁穿着明黄色衣服的小男孩,小男孩脸上笑容灿烂,隐隐还能听到“咯咯咯”的笑声,在见到林蕊蕊与刘煜后,还不忘挥挥手示意。

旁边的围观群众均是倒抽一口凉气:

“这小太子殿下就是不一样般啊!上回我还听着小太子能驾驭白虎巡街呢,我那时还不信,今日我算是服了,白虎算什么啊!这还能驾驭金雕呢。”

“是啊,骑白虎不算什么,飞在空中才厉害呢?!怪不得说是紫微星下凡,可不是么,一般人能驾驭白虎和金雕么!”

“啧啧啧,有那么厉害的父母,小太子以后肯定大有出息啊!”

“是啊是啊,以后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

周围一大群拍马屁的高兴的声音。

唯独刘煜和林蕊蕊的脸色一片漆黑,刘煜还好,他的眼中好歹还闪现出一点赞赏勇气的目光,林蕊蕊的眼中就完全是怒气值爆棚了!

“给!我!下!来!”林蕊蕊怒气满满地瞪了自家儿子以及金雕一眼,若不是顾忌在外面,只怕林蕊蕊就要化身咆哮马,大声怒吼了。

低吼完毕还不觉得解气,林蕊蕊怒起,在刘煜身上狠狠地掐了一把,低声:“你教的好儿子!当初就不该听你的早早将儿子放出去,以后儿子我要亲自带!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刘煜面不改色,却又有些宠溺地看着林蕊蕊,低声道:“阿蕊,你是我的!”

“嗯?”

“不可将视线过多放在别人身上!”刘煜的态度很明确,儿子嘛,确实重要,但是和自家老婆比起来,那就什么都不是了!他可是会吃醋的!

“滑头!”虽然这话听过不少次,但林蕊蕊依旧俏脸一红,怒气没那么大了,不过还是瞪了自家儿子一眼,转身离开。

“叽叽叽……”金雕一见正主子不高兴了,非常通人性地往下飞,小眼珠里尽是慌乱的神色。

“母,母亲……”小太子刘明哲调皮归调皮,甚至敢揪传说中暴戾爹的头发,但是对于他的母亲,刘明哲可是一点触怒都不敢啊!

这个家庭的组成就是,奶爸与虎妈!

见着自家虎妈头也不回地向着不远处的酒楼走去,哪怕得到自家偷偷奶爸回头那一瞬间地“安心”暗示,刘明哲心里依旧充满了不安,都等不及金雕停下来,屁颠屁颠地一路就小跑着跟过去。因为白白胖胖的五短身材,小太子这么跑起来倒是像是一个移动的大包子,很是可爱。

坐在雅座的白沫突然冷冷地嗤笑一声:“这就是你的好干儿子?”

“嗯。”

“小短腿的自己跑什么,不会让侍卫抱着走么,憨得很。”

晁诺略显宠溺地看了刘明哲一眼,说道:“无妨。”

“啧,帮刘煜养儿子就那么高兴?”白沫充满恶意地开口道。

“呵,你明知道为什么,”晁诺淡淡地笑道。

说起他们的关系也奇怪,从最初的莫逆之交,然后莫名其妙地因为错认性别而成为情敌,再到如今的难兄难弟,他们一方面同情对方的遭遇,一方面又恨不得对方的遭遇更加糟糕一点,好衬托着自己不是最惨烈的一个人。

毕竟,虽然在明面上他们是被抹平了,但晁诺与白沫实际上做过的那些离经叛道的谋逆事情,几位大佬心里都有数,要不是种种突发状况,只怕这两人早就没命了,哪里还能活蹦乱跳的。不过就算活着,这两位曾经狠狠得罪皇家的人是不可能有嗣子继承财产的。

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他们之所以现在还敢没事刺激刺激刘煜的神经,并不是对林蕊蕊爱得多么痴狂,无非是不怕死,后代都不可能有了,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口头上花花几句又何妨?!

而刘煜之所以还愿意忍耐一下,承认他们的干爹身份。一是因为林蕊蕊重情义;二是因为这两人确实有大才,做事妥当又能赚钱,反正他们最终的财产会归属于洛国皇室,有个干爹的名头,一个可以有合理送终的后背,一个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众口收敛财产,这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

“……”晁诺非常淡定地拿起茶杯,“我打算继续申请当干爹。”

白沫手一抖,顿了顿,故作不在意地开口道:“干女儿是我的。”

晁诺嗤笑一声,不再说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一次沉寂下来。

包括番外也完结了。番外我犹豫了很久要怎么写。想过写配角的心路历程,但到底抛开的时间久了点,以前的想法淡了。

不过不要看这个番外小,信息量还是蛮大的,起码几个人物的未来还是理出来了。

下一篇争取更好,握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