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夫君来袭之娘子别跑 > 番外抓周记

夫君来袭之娘子别跑 番外抓周记

作者:七宝儿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0:49

章节名:番外抓周记

“小宝贝!饿了没有?”心宝笑着逗弄着怀中孩儿。

“咿咿呀呀!”女婴小嘴一张一阖,似乎饿了想要寻奶吃。

“别急啊,娘亲马上给你喂饭吃!”

心宝坐在床上,背靠在床杆上,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怀里抱着女婴儿,衣襟半敞开,正在给孩子喂奶,素净的面颊微酡,眼宇间竟然流露着浑然天成的魅力。

本来她不打算给孩子喂奶的,但是不知怎的,两个孩子竟然都不愿意吃奶娘的,像是知道她不是亲娘似的,喂进他们的嘴里竟给吐出来,多塞几次就大哭起来。

心宝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亲自喂奶,但也奇怪,心宝的奶水不多,两个孩子吃不饱,但是他们吃了心宝的奶水之后,又愿意再吃奶娘的,这让心宝他们疑惑不已,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一次以为是偶然,二次,三次就不是了,几次之后,心宝也就不管了,自己喂就自己喂吧,但她决定只喂到三个月,三个月过后就不让他们吃了,让他们几个爹去想办法。

轩辕玉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怀里抱着另一个男婴儿,那个男婴儿显然已是吃饱了奶水,正神情慵懒地躺着酣睡,轩辕玉的目光不时落在另一个吃奶的女婴上,表情柔和,目光充满温暖。

看向心宝,虽然已经习惯看到她喂奶的模样,但每次看到后,还是不自觉地面容泛红,就算因为这样,每次的目光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深深凝视着她喂奶的样子,每次看着,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她在这个时候是最美的时候。

感受到轩辕玉异样的目光,心宝抬头对他粲然一笑。

目光相碰,两人的心中似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心宝立刻垂下眸子,身子微微侧了过去,面上有一丝窘红,精致美丽的容颜,带着淡淡铅华。

每次喂奶时她想避人的,但是他们说她全身上下都看遍了,还躲什么躲,被说了几次,心宝也懒得再让他们离开了,大方地面对他们,但是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那女婴吃饱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还在流的奶水。

轩辕玉看在眼里,咳了咳道:“今天的奶水还满足的嘛。”竟然两个都吃饱了,都不用奶娘再喂一次。

心宝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一手抱着女婴,一手拢好衣襟。

“既然吃好了,就该睡觉了!”

“好!”心宝微微弯下腰,把女婴交给轩辕玉,小家伙立刻瞪着圆溜乌黑的宝石眼睛好奇地望着他,轩辕玉一见她这可爱的样子,心中顿时柔软不已,对她笑笑道:“乖宝贝,睡觉了啊,看看哥哥,他早就睡着了,你也快睡吧。”

小家伙似乎听懂他的话,在他话音刚落,一脚踹向旁边的哥哥,将睡着的哥哥踹醒了。

“哇哇!”

心宝连忙接过,哄着,“宝宝乖啊,不哭不哭,妹妹不是故意的,乖,继续睡觉啊!”

心宝瞧了一眼妹妹,却见她听到哥哥的哭声竟然还呵呵直笑,让轩辕玉和心宝哭笑不已。

心宝哄了半天,哥哥还是哭个不停,这时轩辕玉将妹妹放在床上,让她自个儿玩,随后从心宝的手中接过哭闹的哥哥,抱在手上摇晃了几下,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见一会儿,哥哥就不哭了,眼里含着眼泪对着轩辕玉笑。

此后,两个小家伙都不消停,胖胖的小脸泛着粉嫩的光泽,红润的小嘴微微张阖,咿咿呀呀,就是不肯睡觉。

初为人母,心宝真心觉着真是不好当的,他们太闹,而且又听不进话,她想睡的时候,他们就闹,他们要睡的时候,她又睡不着了,真是让她无语,后面只好让冷血轩辕玉他们几个帮忙带人,几天下来,这两个孩子似乎对轩辕玉更亲密一些,而一看到自己,便只知道张着小嘴吃奶,心宝觉着自己就是两个小家伙的人用厨房。

“宝宝,乖啊,很晚了,赶紧睡觉吧。”心宝哄着他们道,但他们一个吸着手指吃得起劲,一个啃着脚丫玩的起劲。

她努力哄着小家伙睡觉,却越哄越清醒,无奈只好向轩辕玉求助道:“玉,他们还是不睡,怎么办?”

“我来!”轩辕玉脱鞋上床,跟心宝隔着两个小家伙,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嘴里唱着儿歌。

心宝是第一次听到他唱歌,他的歌声很好听,声音低低,韵律旋转,萦回缥缈,带着悠悠的清韵。

两个小家伙睁着圆圆的眼睛,听了一会儿,不由地打了个哈欠,通通地眯眼睡了过去。

心宝伸手逗弄着男婴的嘴唇,这都一个多月了,小家伙虽然长的很好,但就是还没长开,还看不出是像谁的,不知道哪个人是他的亲爹。

也是,两个小家伙太小了,日子还短,估计再过一个月后就会长开的。

“宝儿,你看,小家伙长的越漂亮,以后啊定是个大美人,哎,到时求亲的人得踩坏咱们家的门槛,不过,我是不会答应让小家伙那么早嫁人的,我要多留她几年,让她多挑选挑选,如果不挑的话也没关系,大不了全部收了。”话落瞥了她一眼,那眼神似说向她一样。

心宝无语,小家伙才多大啊,就担心她要嫁人了。

不过,她不赞同他的话,人多了也不好,她希望小家伙能找一个最疼最宠她的人,过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

她的目光落在两个小家伙的身上,觉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怎么看怎么可爱,忍不住用手摸摸他们的脸颊道:“玉,你说这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你们到底将名字想好没,每天宝宝宝宝的叫,他们都还不知道我们叫哪个呢,不如我们先取个小名吧,这两个孩子长得这么漂亮,哥哥的小名就叫帅气,妹妹的小名就叫可爱,怎么样?”

轩辕玉闻言,面容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不好吗?”心宝目光流转,见他不语,抬头看向人,发现他似乎在嗤笑她取的名字,肤色上不由渗出一种鲜艳得好象胭脂般的红色,在淡淡的阳光下面,显得青涩而妩媚,与她怀孕前清冷的模样判若两人。

看到她这般模样,轩辕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微妙的神色,晶莹的瞳仁中透出诚恳的光芒:“不是不好,我怕他们长大后,会嫌弃这个名字。”就算不是大名,小名叫多了,被很多人知道,他们长大后肯定会哭的。

“那你说要叫什么?”

“还是等他们将名字想出来再说吧。”

“那你们也得快点,两个名字想半个月,而且还是八个人一起想,还真是服了你们。”心宝唇角上挑,唇边微微闪过一丝愠色。

“好,是我们的错,我会催催他们!”轩辕玉说不赢她。

“本来就是你们的错。”心宝瞟了他一眼,但是那一眼的风情却让轩辕玉一时情动起来。

“来人!”

“轩辕公子!”

“将小公子和小小姐抱出去,轻点,别吵醒他们了。”轩辕玉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睡着的小家伙递给两位奶娘。

待他们出去之后,他缓缓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心宝。

“宝儿……”

“怎么啦?”

轩辕玉不回她的话,径自脱下身上的衣服,动手很麻利,几下就脱光了,这下,心宝不明白也要明白他要做什么了。她怀孕和坐月子期间,确实让他们憋久了,自从她坐完月子后,他们这几人就像刚从牢里放出来似的,见到她就想着那事,幸好这些日子两个小家伙呆在她身边的时候多,而且动不动就哭着找她要奶喝,也没分个日夜,不然她得又在床上呆些日子。

她不是不愿意给他们,但也不能不让她下床吧,她都在床上坐了一个月的月子了,不能因为这事还得呆在床上,所以她也乐意让两个小家伙缠着她,眼馋死他们。

不过,这也导致一旦有机会让这些人得逞,心宝就得做好受罪的准备。

轩辕玉扑上床手法巧妙地退去她的衣衫,冰肌玉骨的美展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眼底顿时闪过一道炙热的光芒,“宝儿,给我。”

心宝没有拒绝,出月子这么久了,轩辕玉还是第一次找她,看着眼前眼神迷离的他,她无法拒绝,甚至主动顺着他的动手抬手抬臀。

这让轩辕玉更加忍不住了,动手有些粗鲁起来。

“宝儿……”

一室春光,情义绵绵。

……

清晨,柔和的阳光从窗棂透了进来,院内鸟儿的啼鸣欢唱如歌!

轩辕玉一早就醒了过来,得到一次舒缓后,他的神情彻底放松了下来,一手撑着头,一手摩擦着怀里人儿光洁的背,狭长的眸子半眯着,一直注视着怀里沉睡的人儿,透出说不出的慵懒情思。

他突然看到心宝的眼皮动了动,知道她将要醒过来,连忙放下撑着头的手,也停下摩擦她背的手,利落地躺下去,装睡。

心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不用费力便看到眼前抱着自己的男子斜飞入鬓的剑眉,狭长而迷离的凤眸,如雕如塑的鼻子,棱角分明的薄唇。正可谓是俊美如斯,优雅如斯,但想起昨夜两人那意乱情迷的癫狂,她的面容霎时间变得绯红!轻轻蜷起双腿,体内黏黏湿湿的感觉令她极不舒服,昨夜两人折腾的有些厉害,都累不住休息了,两人的身体都没有清醒的。

她掀开被褥一角,准备起身,却没想到这时身后男子突然伸出左臂绕住她玲珑纤细的腰身,将她禁锢在他的怀中,温暖的手掌顺着她的秀发柔柔抚摩过,将她垂落额头的发丝拂到耳后。

“昨晚喜欢吗?”轩辕玉话落,他的吻也随之而来,触到了她的耳际,在她耳畔软润的敏感之处用舌尖撩拨着她,自从知道她的耳垂极是敏感,此处便已成了他专爱挑逗的地方。

“昨晚很好!”心宝满面通红,一想到昨夜两人疯狂的画面,她就不想再呆在床上,连忙推开他的胸膛,准备坐起身子。

“今晚我们接着继续,保证不再让你晕过去。”轩辕玉不让她离开,用手拉着她的手臂,眯着眼睛看她,深情地看着她,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

“今晚我要和宝宝们睡,他们昨晚没找我,肯定想我了,我要陪着他们,你的事改日再说。”心宝见他这么不正经,狠狠地瞪了瞪他。

“你要跟他们一起睡没关系,我就让他们睡在旁边,我们轻些便是了,不影响。”轩辕玉无所谓地道。

闻言,心宝翻了个白眼,发现男人不论平日里多么温雅、羞涩、正经,只要尝过那滋味,在晚上做那事时,立刻食髓知味,翌日就会变成一副死乞白赖的模样,于是,忍不住斜睨他一眼:“起床吧,时辰太晚了!我们也起得太晚了。”

“嗯,是有些晚了!”轩辕玉睡眼惺忪,还带着些没睡醒的困顿,但只是伸了伸懒腰,还是没起床的打算。

心宝起身擦拭着身体,接着穿戴好衣物,抬头望向还躺着不动的轩辕玉,见他那张清丽绝艳的脸上带着迷离,唇角缓缓勾起,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与昨日羞涩的模样判若两人,本以为他与凤阳冷血他们相比是个脸皮薄的,没想到居然是一丘之貉,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言诚不欺人也!

她不由扶额叹息一声道:“你怎么还不起床?”

轩辕玉神色淡淡道:“昨夜有人采阳补阴,我有些累了!”

“噗!”心宝听到这话,顿时噗出一口口水。

采阳补阴?

亏他说的出来。

“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早膳时被他们围攻。”穿戴好衣衫心宝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轩辕玉恨恨地道。

轩辕玉笑笑地看着她,无赖地说道:“要是你每天跟我一起睡,我情愿每天被他们围攻。”

回首间却瞥见心宝脸上的那一抹尴尬,两人四目相交,彼此流露出了只有彼此明了的眼神,顿时让她想起昨夜的不知节制,想起春宫图里面的百般花样,想起他带给她欲仙欲死的感觉,心宝立刻红着面容恨恨地道:“随便你起不起,我去看小家伙了,你就赖死在床上吧。”说完,转身就要走人。

“别啊!”轩辕玉见她真的生气了,连忙拉住她,笑道:“这么不经逗啊,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这么放不开啊。”说完,微笑地起身。

心宝也只是一时尴尬,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些放不开,也是,她都已经有八个男人了,跟他们睡觉都不只一次了,孩子都生两了,怎么还对这个这么敏感啊,她应该学他们一样,脸皮厚点,别动不动就脸红,让他们更加喜欢逗她。

想通后,心宝便恢复脸色,正常地帮轩辕玉穿衣,待一切弄好后,两人一起去看两个小家伙,然后才去侧厅用早膳。

……

正在侧厅等着两人已用膳的其他几人看到两人出现,特别是看到轩辕玉那春风得意的样子,让凤阳冷血他们几个顿时牙痒痒,握在手中的筷子也是直响,就差没上前揍他一顿。

这啊,不能怪他们这副表情。

他们啊,也有与心宝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有脱衣上床的时候,但是往往做到一半时就被那两个找娘的小家伙给打断了,那吃到一半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如果是别人敢这么待他们,那还不是找打的节奏啊,但是面对两个哭哭闹闹找娘要奶吃不能打不能骂的小家伙,他们真心地只能忍着。

有时,他们忍不住想点小家伙穴道时,还没下手就被心宝一顿痛骂不说还被她给赶了出来。

心宝坐完月子也就十来天,他们不是天天可以与她睡在一起的,只有那么几次机会,但是,就这么点机会也被人给破坏,那种滋味真心地难受。

昨天见轩辕玉亲自找上门,他们乐意让他享受一次,也不争夺,暗地里还在打赌他会在哪个时辰里被“赶”出来,可谁知道他们守在院外一整晚,竟没听到两个小家伙的哭声,也没见他被心宝赶出来,到了快天亮时,顿时明白了,个个无精打采地回房休息那么一两个时辰,然后起床在早膳时堵轩辕玉,他们要找他谈一谈。

他们是自作自受,这有什么好谈的,现在看到他个个眼红的要命,可谁让两个小家伙喜欢他呢,愿意让他享受呢,这点差别对待更让他们恨得牙痒痒。

“哟,都在呢,看着我做什么,我的脸色很好吗?也确实,有宝儿的相陪,不好也不行啊!”说着还摸了摸满脸春光红透透的俊脸。

看着他那副欠扁的表情,听到他们几人拳头握得骨头直响的声音,心宝都懒得瞟轩辕玉一眼,他自找罪受她都懒得说,随便他们。

轩辕玉也知道他们不会让他好受的,反正都会围攻他,何况让他们更气气,气死一个算一个。

他们虽然都接受对方跟着心宝,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经常打打闹闹,不要太过分就行。

其实男人间的感情是打出来的,越打感情越好。

他们几人虽然看对方不顺眼,经常打打闹闹,但从来不用真功夫,而且一旦有外敌,他们就会团结一气,一致对外,不留任何一人男人接近心宝,也不让他们这个大家庭任何一人受气受伤。

凤阳突然道:“冷血,你的手痒不?”

“痒!”很痒,看他进来的第一眼他就想揍人了。

正坐下用膳的轩辕玉闻言立即防备,生怕他们突然出手。

可他早防备也防备不了,谁让他只有一人呢,他防备着冷血和凤阳,却没料到赤乌子麟对他出手,顿时,其他几人也全部攻了上去。

心宝知道他们不会出重手也就随他们去,自顾自地坐下吃饭,昨天被他折腾了几次,她现在饿极了,而且她呆会还要去看自己的两个小宝贝呢,刚刚去看他们,还在睡,过会要醒来,估计就得要吃奶了。

就在心宝吃饱了,擦着嘴巴准备离席时,一直打斗不停的几人突然打完了,个个倏地一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饭,脸色也恢复正常了,也不再咬牙切齿吃不下饭了。

心宝转头看向还没落坐的轩辕玉,见他肿着脸拐着脚一步一步地往桌边靠,她轻笑一声,咳了两下,道:“既然你们打完了,那正好,我有件事要说一下。”

众人一听,顿时停下吃饭的动作,侧耳静听。

“两个小宝贝都已经满月了,可到现在呢,还没一个名字,我想,既然你们做爹的不愿意给他们取个名字,那我这做娘的就给他们取了,儿子叫冷大,小名宝宝,女儿叫冷小,小名贝贝,意思呢,很简单,他们是我的大小宝贝。行了,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以后就照这名字叫吧。”说完,起身走人。

心宝离开了,留下被她刚才丢的炸弹炸的到现在还没回神的八个人,愣愣地坐在位置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样。

“冷大?”

“冷小?”

“已经取名字了?”

“这名字能叫出口吗?”

“宝贝们长大后会不会想哭啊?”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看了一眼,同时起身,朝着心宝追了出去。

“宝儿,别啊,儿子女儿不能叫这个名字啊。”

……

“咿呀……呀……”小宝贝晃着手抓着心宝的发梢玩着,玩着玩着就咯咯笑起来,似乎很开心。

最纯真的笑容就是不懂世故的孩子的了。

心宝笑着逗弄怀里的小家伙,“贝贝,你现在有名字了,叫冷思心,哥哥叫冷思情,这是你的几个爹爹取的,你的几个爹爹啊,就是太拖,不逼着啊,估计你们到了一岁了,还没个名字。”

人啊就是太多了,取个名字都争来争去的,嫌你的不好听,嫌他的笔画太多,不好写,总之一堆的借口,八个人取的名字都成堆了,可没一个让他们都同意的,如果不是她早上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下,估计他们还没取好名字。

她一想到轩辕玉早上那表情就好笑,昨天说好让他催的,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下让他一下子懵了,再加上一脸上青青肿肿的痕迹,太搞笑了。

心宝伸手温柔的捏着女儿的嫩嫩的脸蛋,又在小家伙脸上大大地亲了一口,随后将她放下,抱起儿子,先亲了一口,道:“宝宝,你喜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啊,思情,好听吗?呵呵,笑了就是喜欢了,是吧。宝宝,你是哥哥,哥哥就要照顾好妹妹,知道吗?妹妹要是被别人欺负了,你可得欺负回来,你可是男子汉喔,男子汉就应该要保护好妹妹的,对吧。”

母子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视无语之中。

当然,两个小家伙现在才多大啊,一个多月,听得懂啥,他们只是单纯的好奇地看着眼前的面容,时不时伸手抓几把。

忽然,思情宝宝扭动着身子不乐意起来,心宝疑惑地查看了一下,小家伙顿时哭闹了,奶娘听到声音走进来,见此情况,轻声道:“夫人,小公子可能尿湿了,由奴婢来换吧。”

心宝拦住她,笑道:“不用,我来吧,你告诉我该怎么弄就行。”

奶娘惊讶的看着她,见夫人很是认真,便应了下来,先跟她讲一遍怎么做,然后让夫人做她在一边看着,不对就说。

心宝很是认真的帮思情宝宝换新的尿布,她没换过,但是平日里有看奶娘们怎么换,而且现在又有奶娘在旁边看着点,她做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一点也不慌乱。

弄好之后把孩子抱在怀中,点了一下他的鼻子,道:“小家伙,尿尿了喔,幸好给你垫了尿布,不然就尿了娘亲一身了。你这个坏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啊?”

“呵呵!”小家伙像能听懂似的,呵呵笑了起来。

心宝见状,抱着他亲了几口,随后将他抱在怀中,闭眼幽幽一叹,他们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啊,是这个世上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

关于心宝第一胎生下的两个小家伙父亲究竟是谁的问题,如今连冷血、墨白、连浩和心宝都不确定了,原因无他,单从外貌上来看,越长大越不像。之前小的时候,心宝还以模样没长开待到长开了就知道是谁了,可是现在,都已经五六个月了,两个小家伙已经完成长开了,可是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哪一个。

令人头痛的是,说不像吧可又不是,不像中偏又有那么一点像,而且不光是之前连浩算出日子有关的那三个人有这种感觉,其他五个也有这样的感觉,加之两个小家伙长得圆滚滚胖嘟嘟,委实可爱无比,越长大越爱笑,还不爱哭,可称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至此八个男人每次见到他们心中都像猫挠一般,恨不能天降神谕,说自己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倒不是有多介意自己是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就不疼了,而是因为如果能冠上这个头衔的话,他们也就了无遗憾,后继有人了,更可以比其他几人有立场逗孩子玩,也可以借着孩子找心宝陪他们了。

到了两个小家伙八个月大的时候,子麟最先按捺不住,提出要滴血认亲。

心宝一听一脚就将他踹到了一边,对着其他几人留下一句话,就抱着两个小家伙走人了。

“谁要敢碰我的宝贝们一根汗毛,我就让他从此不举,不近我们三人身!”

从那时起,众男对此事便噤若寒蝉了,并且个个向心宝保证,不再研究这个问题,都将两个小家伙当亲生的看待,特别是被心宝冷眼相待的子麟,更是对着心宝发誓。

他已经被心宝冷眼相待几天了,如果他再不有所行动的话,估计他都还得有阵子才能碰心宝母子三人。

……

一转眼两个小家伙一周岁了,扶着手的话能踉踉跄跄地走几步,不过他们貌似还是更喜欢爬,爬起来飞快,对此,心宝很苦恼。

她是励志将思心当淑女培养的,不要让她朝着女汉子步伐前进,可是被他哥哥这男子汉带坏了,一点淑女样子都没,捣蛋地厉害。

今天这里钻钻,明天将那个打碎。

今天捉弄这个,明天将那个打哭。

心宝真心想哭,烦死他们了,但每次忍不住想打他们时,不等冷血凤阳他们几个阻拦,只单单对着心宝甜甜一笑,心宝就下不去手,只能放下一句,“下不为例!”但往往都下次照样。

眼看着一周岁了,轩辕玉他们想弄得隆重些,但心宝不准,简单点最好,她又不是决定不生只有这两个小家伙了,如果每次都大搞的话,他们不烦,别人已经烦了。

普通人家的孩子周岁会安排抓周,放上印章经书笔墨算盘之流让孩子抓,目的是看看孩子将来前程如何。

这两个小家伙有这么八个爹,无论怎样都是不用担心前程的,但是这风俗不能改,还是让他们抓抓看的。

九月十五,两个小家伙周岁生日这天。

凤凰山庄的正厅内,地上铺着昂贵的长毛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如履云端,两个小家伙爬在上面也不会伤到。

凤凰山庄平日里都是很安静的,他们不喜欢有人到访,一律拜贴的人都是由轩辕玉他们出去解决的,尽量不让他们往家里来,之前是因为心宝怀孕要静养,现在有了两个小家伙,更是要尽量的保持安静,然而今日却破例了,格外热闹。

正厅里不只有轩辕玉他们八人,今天还来了钱蓉,她是来的最快的一个,来的人还有血刹盟的几人,子澈,于勤,唐傲和君千琪,还有没跟他们回来在京城追妻的李昊天,他不仅自己来了,而且将他的心上人也带来了,正是之前他救的相府千金。

皇上没来,但他让李昊天捎来了礼物,两块金灿灿“如朕亲临”的金牌,让子麟他们一收到就挂在了两个小家伙的腰上。

该来的都来了,十几人在厅中远远地坐成了一个圆形,看着地上摆成一圈各式各样的物品,这些抓周东西是在场之人每人准备一样,这是心宝要求的。

有书、笔墨,代表书法家,文人;算盘、钱币,代表以后会是商家或生意人,一生富有;印章,代表官位或权势;乐器,代表以后会懂音乐;筷子、鸡腿,代表以后会是厨师或擅长厨艺,像心宝,有福气,一生将不愁吃穿;刀、剑,代表以为成为冷务赤乌一样的人,杀手;葱,代表聪明;医书,这是连浩放的,代表以为会跟他一样是一代神医,这是他所希望的;最后不知道是谁放了一串佛珠,代表潜心修行,当和尚或尼姑,这个放在最角落,心宝他们一时没有注意,不然肯定会收起来。

抓周物品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差两个小家伙没来了。

不一会儿,心宝一手抱着一个小家伙过来了。

她轻轻地将两个小家伙放在软软的地毯上,对他们耳语,让他们在这么多东西之中选一下。

两个小家伙一被放下,坐成一圈的十几人顿时蹲了下来,每人拿一样东西,吆喝着,让两个小家伙爬到自己的面前。

“思心,过来,到姨姨这里拿,姨姨手里拿的可是好东西喔,拿到这个,你以后就能娶到好多美男。”钱蓉不知何时手上拿了一块玉佩,看那质地,是个精口中的极品。

心宝看了看那之前没有的玉佩,又听了她的话,便知道那是什么了。

钱蓉早就将她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那块玉佩代表的就是她的身份,拿到了这个,以后她的地下王国就是属于思心的了。但是她不想让思心收下这个,她的几个爹都争他们继承他们的东西都已经争个不停,现在她来参一脚,到时要是被他们几个知道她要思心接下她的位置那还不得打起来啊。

“蓉蓉!”心宝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

钱蓉不说话,对她笑了笑,然后继续对着思心吆喝着。

“宝儿,怎么啦?”离心宝最近的墨白问道。

心宝收回目光,摇摇头道:“没事。”那是蓉蓉保命的东西,她信任自己才告诉自己,但那秘密自己就是烂到肚子里也不能讲出来。

钱蓉吆喝的很卖力,但可惜思心宝贝根本不买账,瞅都不瞅她一眼,跟在她哥哥的屁股后面爬,她哥哥停一下她也跟着停一下,她哥哥继续爬她也继续爬,反正就是跟她哥哥一样的动作。

钱蓉见此情形,不吆喝思心了,叫起思情的名字了,但是思情也不给她面子,爬了几下后,像是爬累了,就坐在地上玩他妹妹的手指,还抓进嘴巴里吸着,而思心也学她哥哥,但吸的却是自己的手指,两人自娱自乐玩的很起劲。

拿着点心的子麟顿时笑了,随后看着手上的点心,连忙叫道:“思情宝贝,思心宝贝,快到爹爹这里来,爹爹这里有吃的,你们饿了吧,赶紧爬过来,爹爹手上的点心可好吃了。”

两个小家伙像是有吃货属性,听到吃这个字,手上嘴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看,似乎在找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宝贝,这里,爹爹在这里,赶紧爬过来。”见有动静,子麟叫的更起劲了。

其他几人见此,不乐意了,特别是一直跟子麟不对头的赤乌,他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道:“他们还没长牙呢,吃不了。”随后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对着思情道:“思情,过来爹爹这里,爹爹这剑好玩吧,你喜欢吗?你要是抓到它,爹爹以后教你武功,教你杀人”

“赤乌!”杀人两字刚落下,心宝赶紧喝斥道。

两个小家伙还这么小,你就教他们杀人,长大了那还得了。

赤乌也顿时明白过来,小孩子不能听到太血腥的字眼,便不再说话,只一个劲地挥舞着手上的短剑,眼睛发亮地看着他们两个。

其他人也各显神通,每个人都卖力地想吸引两个小家伙,但是片刻时间过去了,两个小家伙瞄都不瞄他们一眼,自顾自地吃着脚丫子。

心宝见状,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将他们背靠背坐在中间,哄到:“乖,去抓一个,随便抓着什么就是什么。”

背对着的两个小家伙脚丫子吃不了改成吃着手指头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到处看着,看着这个,看着那个,看着他们使劲卖弄着手上的东西,估计也觉得甚是有趣,一边啃着胖乎乎白嫩嫩的手指头一边时不时地咯咯直笑,口水横流,可就是没有爬向谁的意思。

就在众人满头大汗,干着急的时候,思情动了,开始爬了,众人一看也高兴了,可是,等看到思情手中抓到的东西后,众人快要哭了。

那不知道是谁放在角落里的一串小佛珠被思情抓在了手中,还很感兴趣地吸着小珠子,一边吸一边口水横流。

心宝还没反应过农副业,子麟和墨白已冲了上去,一人手小家伙,一人扯过佛珠,子麟道:“思情,你怎么能抓这个呢,这个不算,我是怎么也不会让你去当和尚的。”

墨白拿着佛珠看了一圈众人,沉声道:“是谁将这个放在这里的?”潜在意思是:是哪个家伙找死,敢将这个东西放在抓周物品旁边,现在害他儿子抓到了,以后如果他儿子要是真的当了和尚,他会找他拼命。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摇摇头。

就在众人互视想找出“真凶”的时候,没人注意的思心爬了爬,爬到子麒和凤阳的前面,手抓着算盘就要去吃上面的珠子。

这两兄妹还真是亲的,很像,喜欢吃珠子。

思心咬了咬,可是没牙齿,咬不动,不止这样,还磕疼了牙龈,顿时大哭起来,“哇哇!”

众人听到哭声,连忙将注意力转到了思心的身上,见到她手中的算盘,让两个人顿时高兴了。

子麒连忙抱起思心,哄晃道:“宝贝,怎么哭了?”

这时,也奔到旁边的心宝看到算盘珠子上的湿印,顿时哭笑不得,两个小家伙怎么这么喜欢珠子啊,拿到就哭,思心估计就是被珠子给磕到才哭的。

众人都围了过来,凤阳这时看到思心手里的算盘,顿时笑道:“抓到算盘了,不错啊,不愧是我的女儿,以后就继承我的生意了,柳花阁以后也交给你打理了。”

“不行!”抱着小家伙的子麒反驳道,“思心以后是我的继承人,她以后要继承我的生意,再说你的柳花阁怎么能让思心去打理呢,那是她进出的地方吗?”

“有什么不行的,宝儿能进的,她怎么就不能进的?”凤阳不服气。

子麒怒道:“你无耻狡辩,宝儿不算,反正思心不能去那样的地方,更不能接手,她要是被你带坏了,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凤阳一本正经道:“我怎么无耻了,心思怎么就不能进那样的地方了,我还就得带她去呢,就让她从小接触这些,以后才不会吃亏。”

“你……”

“我什么我。”

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思心见状呵呵笑了起来,两人一听互视一眼,哭笑不得,他们争夺半天,她却看了好笑。

“行了,这次的不算,重来一遍。”心宝可不想她的儿子以后去当和尚。

众人见两个小家伙抓的东西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特别是思情抓的佛珠,他们可不想他以后去当和尚,当然这些人中除了子麒和凤阳,他们可是欢喜思心抓到算盘的,以后好接手他们手中的生意。

心宝这么说了,大多数人当然同意,便将两个小家伙重新放在毯之中间,将东西都摆好,这次不让这些人拿了,直接摆在地上,任他们抓哪个是哪个。

虽然不能拿着东西吸引他们,但是他们照样兴致高高地指着地上的东西吆喝着,一时大厅里又热闹非凡。

这次两个小家伙不再是坐着不动了,笑眯眯地在地上爬来爬去。

“思情,思心,过来。”轩辕玉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小家伙转头看他,然后掉转身子向他的方向爬去,两个小家伙小屁股一扭一扭,很是可爱,萌得不行。

其余之人见状,顿时大急,但是未待他们做出反应,两个小家伙在中途中路线一改,朝着墨白爬去,这让墨白顿时高兴极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带着一脸惊喜的表情正待张开手臂迎接两个小家伙的投怀送抱,殊不知两个小家伙爬到他跟前,又同时头一扭,绕过他朝着另一方向爬去,似乎是耍着他们玩似的。

接二连三的转变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待他们回神时,却见到他们两个小家伙爬到了他们娘亲的怀里,对着众人咯咯直笑,似笑他们傻、笨。

心宝抱着他们坐在毯上,也笑得眯起了眼,对着怀中两个小宝贝各亲了一口,爱死他们了。

轩辕玉走了过来,点了点思心的鼻子,笑道:“小坏蛋,这么欺负爹爹啊,让爹爹的心都碎成渣了。”

“就是,这么小就耍着爹爹玩,太坏了。”墨白也跟着投诉道,但是脸上却是满脸笑容,满脸自豪,自己儿子女儿这么小就这么聪明,以后肯定不会吃亏。

“那现在算什么,抓到宝儿是算抓到什么。”李昊天看了看众人问道。

李昊阳面无表情地抛出两个字,“美女!”

众人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哭笑不得。

……

离周岁过去了一个月了,两个小家伙经过一个月的“训练”,走起路来不再是踉踉跄跄,但也不是很麻利,只能算是比以前好点,但这已经够让心宝无语了。

以前会爬时他们就经常躲着让他们找,现在会走了更是不得了,每天经常丫鬟们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满房间有时是满院子找他们。

这天,连浩听说两个小家伙惹事了被宝儿罚着产准出屋子,也不准别人跟他们玩,便想着找个新玩意吸引他们,让他们别惹他们的娘亲生气了。

刚进房间,便看到他们坐在地上自顾自地玩耍,便晃了晃手上的东西,叫道:“思情,思心,看爹爹给你看拿什么东西了。”

“咯咯……”

“呀呀……”

两个小家伙一看顿时都被连浩手中的新鲜玩意给吸引了,站都不站起来,直接爬到他身边,然后才抓着他的手臂站起来,想要抢玩意。连浩看着大乐,小心的抬高手,得意的挥着手里的小玩意:“来来,站得再直一点,小手伸得再高一点点,快,就快要拿到了!”

“呀呀……爹……”

什么?

他刚才听到什么了?

他没听错吗?

连浩顿时傻了,怔怔的看着思情小家伙,半响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思情宝贝,你刚刚喊我什么?”

“爹……爹……”

“哈哈哈……好,思情真是聪明,我就是爹爹,叫的真对,来亲一个,爹爹真喜欢你!乖,思情真乖,来来,这两个玩意都给你!”

“啊……啊……”思心小家伙见状不乐意了,将哥哥一推,伸手就抢,很霸道地就将两个铃铛手链抓到手中,抓到手之后还不忘跟哥哥示威。

思情小朋友被妹妹推倒没哭,但瞧着自己眼到手的玩具被妹妹抢走了,顿时小嘴一撅,哭了起来,“哇哇!”声音很大,顿时吓得连浩将他抱了起来,搂在怀中哄道:“思情,乖啊,不哭不哭。”随后对着思心温柔道:“思心乖啊,给哥哥一个,你有两个呢,给哥哥一个吧,你看,哥哥都哭了,你们是兄妹,要团结友爱的,知道吗?”

思心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看看左手又看看右手,最后很坚难地做出一个决定,递出左手,“呀呀!”意思是说:给你。

“思心真乖,真是爹爹的好宝贝。”连浩连忙接过让思情拿在手中。

“咯咯……”思情小家伙得了一个铃铛手链,他也知道是摇晃才能听到声音的,顿时兴奋地摇晃起来,听到声音,咯咯直笑,顿时满足了。他坐在连浩的身边颇有一种老气横秋的气势,朝着妹妹挥舞自己的玩意,似乎在得瑟他会玩。

思心见此,很不乐意,你的玩意还是我给的,给了你竟然还向我得瑟,简直找死。一把向他扑了过去,压着身,伸手就去抓,连浩看得愣了,喃喃道:“不得了,这么小就会抢东西?”

连忙扶起思情,对着思心道:“思心,你不能抢哥哥的东西,知道吗?你自己也有,哥哥的是他的,你不能抢,但是哥哥要是给你,你可以要,但不能抢哥哥的。”

“咯咯……”思心抢到手了便笑了起来,根本不听连浩的话。

思情小嘴又撅了起来,连浩眼看他快要哭了,但又跟思心讲不通,有些哭笑不得,这么丁点大的孩子,还不会说话呢,抢啥啊!站都站不稳呢!

不过,刚刚思情喊的那一声爹,让他心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激动、兴奋,还有一种新出芽的慈爱。

“爹……爹……”

思情被抢得有些落败了,撅着嘴看向连浩,张口就喊爹,连浩立时偏向了他,抱起他,连忙哄道:“思情乖啊,不跟妹妹争,爹爹再给你去拿啊。”说着便让丫鬟再去拿一个,反正这东西家里多的是,当初他拿两个过来是想着一个一个,可谁想思心这么霸道,一个都不给思情。

连浩在等待的同时,抱着思情有些傻笑,越看觉得越顺眼,越看越觉得他是自己的儿子,嘿嘿!思情喊他爹呢!第一个喊他呢,怎么不让他高兴呢!

就在连浩抱着思情傻笑,而思心在一旁玩着两个铃铛时,心宝和其他几人从门口走了进来,看到连浩傻呵呵乐哈哈的样子很是疑惑地道:“连浩,你怎么啦?怎么这么傻呵呵的样子,刚刚不是思情哭了吗?他怎么啦?”看向他怀中的思情,没哭啊,那刚才他们听到谁的哭声了。

连浩听了心宝的话,一愣,摇摇头,“刚才思心抢思情的玩具,现在他没哭了。”

“那你傻乐些啥啊?”冷血道。

连浩闻言,又呵呵笑出声,“思情喊人了。”

“啊?喊谁了?”

“喊我爹啦!”又笑眯了眼。

什么!

众人一听,顿时将两个小家伙围了起来。

“思情宝贝,叫我爹爹!”

“思心宝贝,我是爹爹,快叫啊!”

“宝贝,我才是爹爹,叫爹爹,乖啊!”

心宝抿着唇,嘀咕道:“我跟他们相处的最多啊,怎么就没有听到他们喊我娘呢?”

连浩闻言更高兴了,“呵呵,宝儿啊,这还是思情第一次喊爹呢!”

“就思情喊了?”

“是啊。”

心宝连忙从人堆里挤了进去,从凤阳的手中抢过思情,笑眯眯的诱哄道:“宝宝,来,喊娘亲,喊了给你糖吃!”

思情瞧着心宝,伸手抓她头发,咯咯的笑起来,欢快不已,就是不开口喊娘。

心宝不满了,抱着他坐椅子上,让他站在自己的腿上,哄道:“思情,乖,喊一声娘亲啊,来,就喊一声,喊一声给你糖吃。”

思情就是不给他面子,不开口喊娘。

心宝见思情不喊,又将他往冷血的怀中一塞,又从子麒的怀里抢过思心,诱哄道:“贝贝,你最乖了是不是,你最爱娘了对不对,来,喊一声娘,乖啊,喊了娘带你出去玩。”

思心不叫,自顾自地玩着手上的玩具。

“贝贝,乖,来,别玩了,喊了再给你玩,乖,跟着娘,喊一声娘,娘就给你,乖啊!”

“哇哇!”思心被抢了玩具,顿时不高兴了,大哭了起来。

额!

心宝内心泪流满面:为啥她生滴小子不第一个喊她?她生滴闺女也不喊她,太不给她面子了!纠结一下,转向思情,晃着手上的铃铛,笑得更柔和:“宝宝,乖,你喊一声娘,娘就给你玩具玩。”

思情看了看那叮当作响的玩具,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心宝一眼,又看了看连浩一眼,最后小嘴一撅,喊道:“爹……”

心宝黑线了,她是娘不是爹,好不,小子,认清楚了再叫。

将思心递给轩辕玉,从冷血的手中接过思情,哄道:“宝宝,乖,我是娘,不是爹,来,跟着娘喊一声娘。”

“爹……”还是爹。

心宝听了顿时气得将思情塞回去给冷血,“坏家伙,不喊一声娘,娘以后再以不抱你们了!”

众人见心宝这副跟小孩子置气的样子,顿时都别过脸,在一旁憋着笑,宝儿这样子也太逗了,跟孩子斗气什么啊,会喊一个已经是很稀罕了,还想他一下子学会喊两个,再过两月,肯定就能够教的会喊不少人了。

现在这会儿对他们而言还有点难度,还不到时候嘛!

可就在心宝跟两个小家伙置气的时候,抱着思情的冷血突然叫了起来。

“宝儿,宝儿,快来看啊,思情……思情是我的儿子,哈哈,思情是我的儿子,我有儿子了。”

墨白听了不服气,道:“别瞎说啊,思情怎么会是你的儿子呢,他是我的儿子还差不多。”

冷血不生气,将思情抱到心宝的面前,撩开思情耳后的头发,指着耳后的一颗红痣,道:“宝儿,你看,这颗红痣跟我耳后的一模一样,不只位置,连颜色都是一样的,思情就是我的儿子。”说完,还空着一只手撩开自己耳后的头发,将那颗红痣显现在众人面前。

心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思情那痣,还真是一样啊,同在耳后,又都是红痣。

思情他……该不会真的是冷血的儿子吧。

“快,看看思心耳后有没有?”心宝连忙对着轩辕玉道。

众人也连忙将视线放在思心的身上,见轩辕玉撩开思心耳后的头发,那里面白嫩嫩一声,什么都没有。

这时,墨白叫了出来,“看看身上,把衣服脱下来,看看身上有没有胎记。”

心宝闻言,顿时想到墨白腋下有个小三角形的胎记,是灰黑色的,当初她也是无意中注意到的,因为那地方不注意去看,而且墨白的腋下还有毛,将胎记遮住了,如果那次不是她帮墨白擦洗身子的话,估计不会发现。

“看腋下有没有胎记?”

轩辕玉听心宝的话,连忙抬高思心的手臂,看向那里,众人一看还是白嫩嫩一块,啥都没有。

墨白有些失望,“竟然没有。”

这时,子麟的声音响了起来,很是兴奋。

“大哥,思心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我有孩子了。”一把从轩辕玉的手中抢过思心,激动地无以言语,只能在思心的脸上使劲地亲吻,“思心宝贝,我是爹爹,你是我的女儿。”

思心思情也很乖,被这些人抢来抢去,弄来弄去,思心更是连衣服都被脱光了,竟然都没有哭一声,还以为他们是在跟自己玩耍,时不时地咯咯笑出声。

子麒见弟弟这么说,顿时兴奋地道:“难道,难道思心的身上也有……”

“对,大哥,你看。”将思心的肚子对着子麒,指着肚脐旁边一块肉色的地方,用刚才咬破手指的血再染了一遍,道:“看到没,跟李家的印记是一样的,只能用血可以看出来。”

心宝看了看,抬眸道:“我怎么没听你们讲过。”

“你没问。”两兄弟同时道。

心宝默默点头,确实,但她不知道用血才可以看出来的,她要怎么问啊,难道直接问他们向上有没有胎记吗?鬼才问这个呢。

“呵呵,这是我的乖女儿,哈哈,我真是太高兴了。”

心宝见冷血抱着儿子,子麟抱着女儿,两人都是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样子,让心宝哭笑不已,但又同时感到高兴,终于让两个小家伙有属于自己的亲爹了。

她不经意地回眸看了一眼站在她旁边神情羡慕又沮丧的墨白,想起自从与他相处以来的日子,想起自己失忆他细心照顾的那段日子,想到他对自己的深情表白,顿时心中怦然一动,悄悄地握住他垂在裤边的手,双手交叉,十指相握,低声道:“虽然这两个孩子没有一个是你的,但是日后我会给你生孩子的,保证你有一个!”

“如此先多谢了!”墨白顿时不羡慕了,转头对着她翩然一笑,在众人不注意时,对着她那红润的红唇亲了一口,算是安慰他刚才失落的心情。

那个,七宝要去旅游了,自从写这本文以来,整整七八个月没出去玩过,现在完结了,刚好出去散散心,好好地玩一下,番外还没写完,回来会继续写的,希望喜欢的妞们不要下架,等着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