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嫡本妖娆:傲倾天下 > 第109章:大结局(完)

嫡本妖娆:傲倾天下 第109章:大结局(完)

作者:禾小唯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0:58

回到叶府,叶双便日夜不停的翻找着医书,查看着是否有狐族毒咒的解法,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宝儿的气息越来越弱,直到现在,短短的十几天里,宝儿已经需要外力给他支撑,所以这些天里,人人都累得不成人形,不是为了宝儿找解毒咒的方法,就是为了宝儿输送灵力。

而这其中最拼命的莫过于叶双与龙沧月了,看着他们,众人叹气却也无奈。

“这么下去肯定不行,他们一定会倒下去。”南宫烈焰担忧的道。

欧阳行飞:“可不是,我们只是给宝儿输灵力就很累了,可是他们,灵力要抢着给,可是却不好好休息,他们能撑几天啊?”

慕容言翔叹气:“宝儿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可是宝儿就是他们的宝儿,意义非凡,跟亲生儿子没什么差异。”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紧张,不着急。

“哎~”众美男又是一阵叹息。

“对了,沙宫云去哪了?”欧阳行飞突然问道。

“谁知道呢!可能是回巫族了吧!”南宫烈焰莫不关心的道,完应天的事刚完结,身为尊者的第一大弟子,他也该回去看看。

“哦!走得可真潇洒。”欧阳行飞扑哧一声,同是双双的丈夫,他们都没回去看看家里如何,沙宫云倒好,一声不吭就回去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师兄才不是回巫族了,他是去了师傅那里。”听见他们的话,凤鸟忿忿不平的道。

“还不是一样?巫族在山下,尊者在山上,不都是一样吗?况且你师傅难道就不是巫族的人吗?”欧阳行飞看了凤鸟一眼,懒懒的反驳。

“你……”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他回去也是应该的,如果家里人都不去关心,那还算家人吗?”叶双的声音突然出现:“你们也该回去看看,四大家族的元气刚刚大伤,你们顺便把回灵丹带回去,让他们都好好调养。”

龙沧月扶着叶双过来,他们也都闭上了嘴巴,其实他们也就那么说说,并没有真的责怪沙宫云,毕竟就如叶双所说,完应天这一闹,家族里里外外都元气大伤,是需要处理。

而他们不过是杖着家里还有弟弟或者是父亲看着,所以才没回去,但沙宫云不同,他是尊者的大弟子,尊者的命令向来都是由沙宫云去做,他不回去也说不过去。

“这些天辛苦你们了。”见他们一个个瘦了一圈,叶双说道。

“双双,这是我们该做的,也是我们自己愿意做的,不用跟我们道谢。”南宫烈焰淡淡的说着,心里却不免感伤,名义上,他们都是她的丈夫,丈夫为妻子分忧,那本是他们该做的事,可是她的客气总让他觉得见外生分。

“双双,有些事也急不来,我们知道你担心宝儿,可是你……”欧阳行飞说着抿了抿唇,又道:“人都得休息,你看看你们,照你们这么下去,我怕宝儿没事你们都倒下去了。”

叶双疲惫的笑了笑,又指了指一旁石桌上的书籍:“你们不也是如此?”

三个美男儿闻言,顿时困窘的摸鼻,搔脑,要么就是东张西望。

“我知道你们都是心疼我,谢谢了!”叶双又道了声谢,她真的很想感谢他们,如果不是他们从旁帮着,就凭她与龙沧月,他们恐怕顾不过来。

“都说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我们是一家人啊!一家人哪有那么多的规矩。”南宫烈焰又道,欧阳行飞与慕容言翔也点点头,宝儿平日里对他们是有点淘气,可是宝儿还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叶双的孩子,他们也会爱屋及屋。

叶双淡笑,不再多语。

“双儿,你先去休息吧!本宫想去看看宝儿。”龙沧月悠悠的道。

“一起去吧!我也想去看看他。”

看着他们离开,欧阳行飞突然丢出那么一句话:“有没有觉得我们有点多余?”

慕容言翔一声叹气:“双双没有恢复记忆,龙沧月在她心里已经是特别的,现在……”

“现在更不用说了。”南宫烈焰接过慕容言翔的话。

说完,众美男又是一阵叹息,这些天叶双虽然没有跟他们说起以后的事,可是她的态度很客气,客气得让他们感觉有些疏离,而她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

盘云山上,沙宫云来到老者的跟前,立即不发一语的跪下。

老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无奈一叹:“你可知道有些决定一旦下了,就无法改变,这么做,值得吗?”

“师傅,宫云知道。”

“算了,为师早就看出来了,你呀!早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说着,老者手掌缓缓向上一翻,两个小小的瓷瓶立即出现在他的手上,他大手一挥,瓷瓶便向沙宫云飞去。

接过那两个小瓷瓶,沙宫云立即恭敬顿首:“谢师傅成全!”

“走吧!再晚,他的小命就不保了。”老者挥挥大手,人也消失在沙宫云的眼前,沙宫云看着那两上瓷瓶,想也没想就打开其中一个,把里头的灵丹吃了下去,至于另一个瓷瓶……

沙宫云看着剩下的那一个,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弧度,有些东西或者会失去,可是值得。

叶府。

叶双与龙沧月来到宝儿的落院,可是他们还没进门,春儿就已经从里面冲了出来,看见她,春儿立即惊喊:“小姐,小少爷他……您快去看看他吧!小少爷他可能不行了。”

“宝儿~”闻言,叶双惊慌的往屋里冲,龙沧月也赶紧跟上。

宽大的床上,宝儿小小的身影静静的躺在那里,面如死灰,苍白无血。

“宝儿,你别吓/唬娘,娘已经再想办法了,你再等等,你再等等好不好?宝儿,不要睡,不要再睡了好不好?宝儿~”叶双哭喊着,龙沧月红着眼,站在一旁。

被派来看着宝儿的春夏秋冬见状,她们莫不是心疼的红着双眼,看着凄凉,在她们的眼里,叶双从来都是强大的,可是现在的叶双,她就是一个伤痛的母亲,看着让人心酸啊!

而门口,刚赶回来的沙宫云也正看到这一幕,他赶紧拿着小瓷瓶递给了她:“双双!”

“你?”突然伸来的手,还有那小小的瓷瓶,叶双一时忘了要哭,她缓缓的抬头,看着沙宫云:“这……这是?宝儿吗?这东西可以救宝儿?”

说到最后,叶双已经有些激动,这个时候,沙宫云突然给她这个,他是不是要告诉她,这里头的东西可以救宝儿?

沙宫云微笑的点点头。

叶双赶紧伸出了手,可是到了半空,她又愣住了:“宫云,你告诉我,这东西是哪来的?”他们几乎翻遍了整个南城都没有找到毒咒的解药,可是沙宫云又是从哪拿来的?

他如果早就知道解药,又为什么没有早点拿出来?

“在我师傅那。”

“你师傅?尊者?既然你早就知道有解药,你为什么现在才去拿?你是不是又跟尊者做了什么交易?”叶双突然想想沙宫云为了自己喝下忘情水的事,这次为了宝儿,他是不是也答应了什么?

沙宫云笑了笑:“也不算什么交易,其实有些东西我早就不想要了,要了也是束缚,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赶紧给宝儿服下吧!再晚,宝儿就不保了,而且另一瓶我已经喝下了,所以现在不管宝儿喝不喝,有些东西还是会失去。”

“你……”叶双生气又愧疚,她生气他不懂自爱,可是也愧疚他为宝儿,或者是为了自己所失去的一切,“待会再跟你算帐!”

没办法,叶双只好先给宝儿吃下解药,不一会,宝儿便悠悠的张开了疲惫的眼睛,幼嫩的声音小小的:“娘~我累!”

叶双含泪的笑了:“娘知道,你睡吧!娘会一直守着你。”这次,她安心的让他睡了,也不再担心他一睡便不再起来。

对于沙宫云的事,后来叶双问他会失去什么,他却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只是可以像平常人一样生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他总是问而避答,叶双最后还是尊重他的意思,并没有再多问,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沙宫云没有了预知能力,就连他最擅长的金龟术,也是十算九不灵,这就是他所说的‘平常人’。

***************************************************************

清晨,柔和的阳光照在窗前,万里碧空,今早的太阳特别的绚丽柔和,像是将它一身的金光尽情的抖落了下来,让整个南城镀上了一层圣洁美丽的光辉。

“娘,娘~”宝儿冲进了叶双的落院。

“怎么了?”她慈爱一笑,对他扬着温柔的笑容,看着健健康康的宝儿,真是好啊!

“娘,他们都说你想起了以前的事,那你是不是要跟父亲和好啊?”宝儿挨着叶双,乌黑的大眼满满的是期待,他讨厌父亲跟娘亲分开,这样的话他不是要想着父亲,就是要想着娘,所以他一点也不喜欢,他喜欢跟父亲跟娘住在一起。

“……”叶双一阵哑言,对于宝儿的问题,她也问过自己好多次,可是……

她身边还跟着几个男人,龙沧月又怎么可能会答应?而且那几个男人也是问题,他们为了自己一心一意的,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爱过他们,对他们,她有感激,有感动,有亲情,有友情,但就是没有爱情。

至于龙沧月,在没有亚酥的记忆时,她就已经爱上了他,现在的心中更是满满的爱,可是有时候的爱情也是无奈的,她想要一心一意,可是又似乎不行。

就在叶双想得出神的时候,她心里想到的曹操都来了。

“双双,你叫我们过来有事吗?”这是南宫烈焰的声音,叶双顺着他的声音看去,只见南宫烈焰,慕容言翔,欧阳行飞,沙宫云,还有龙沧月都到了。

“我?”她什么时候叫他们过来了?叶双一脸的疑惑。

“娘,他们是我叫过来的。”宝儿微扬着小脸道。

“你叫他们过来干嘛?”叶双感到好笑,这宝儿,身子才刚好,他不会又想整人了吧?

宝儿不答,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们,直言的道:“我娘要跟父亲在一起,你们有没有意见?”

闻言,叶双一愣,然后龙沧月,又看了看宝儿:“宝儿,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一个孩子掺和什么啊?”宝儿这口一开,有些问题就算她想拖着,这群男人恐怕也不会肯。

“我倒是觉得宝儿问了个好问题。”沙宫云淡淡的笑道。

“可不是,有些问题躲得一时,躲不了一辈子。”这是欧阳行飞的话,至于南宫烈焰与慕容言翔,他们只是看着叶双不语。

龙沧月沉默着,他似乎在等叶双的话,又似乎有别的想法。

“你们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叶双叹气。

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恋人的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它又是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里的蜜糖。

她与龙沧月现在或者就是如此,明明爱着彼此,可是却只能远远的看着,无法再进一步,她不想辜负他,却又不得不辜负他。

“当然是真话。”欧阳行飞道,假话或者好听,但假话可不是他们要的,他们就想听听她心里的想法。

“在我的眼里,爱情是纯洁的,爱情里面若是搀杂了与它本身无关的东西,那就不是爱情了,可是我的爱情……”叶双说着顿了顿又道:“我的爱情已经多了你们,你们说,我是要留着爱情,还是留着你们?”

闻言,众人都沉默着,见状,叶双又道:“你们放心,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休了你们,你们是怎么对我的,我很清楚,所以我也不是无情的女人,只是有些东西我给不起。”也许正因为她不是无情的女人,所以她为难了。

站在感情与感激之中,她不想伤了谁,可是一切都早已经注定,她还是会伤了一方。

“有一件事我或者应该说清楚。”欧阳行飞一阵长长的呼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跟双双其实并没有圆房,那天的事是长老安排的,本来我也没想放过那天的机会,可是……我舍不得让她哭,所以,我跟她还是清清白白的。”

“你……”叶双一愣,看着他,欧阳行飞说出此事,他是要放弃她吗?

欧阳行飞回她一个淡淡的笑:“如你所想。”

一个不能爱他的女人,虽然他很爱她,可是看着她为难,看着她困扰,他决定放弃,当然,这并不是他不爱她了,而是他更爱她了,因为他见不得她脸上挂着忧愁。

“哎!弄了半点,我们一个个都还只是挂名的丈夫。”南宫烈焰无奈一叹:“可是那天早上……你们明明都承认了。”

“其实那天之前,双双就已经收到完应天的信,为了宝儿的安全,所以双双才决定将计就计,因为她知道,只要她说要跟我们成亲,龙沧月就一定会带着宝儿离开。”欧阳行飞又解释道。

“原来如此!”慕容言翔淡道。

听着他们的话,龙沧月眼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原来……原来双儿还是他的,她还是他一个人的。

“既然都说开了,其实有件事我也想说说,双双并没有怀孕!”沙宫云也说出了某件事,原以为他们的反应会很大,不料,他们却平静的点点头。

“猜到了!”南宫烈焰与慕容言翔同时说道。

知道叶双‘怀孕’后,南宫烈焰与慕容言翔便一起去问了大夫,怀孕的女人喜欢吃什么,或者忌讳什么,不料,他们发现叶双除了那天夜里‘吐’了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孕妇该有的症状,所以他们早就怀疑叶双是不是为了逃避跟他们圆房。

可是怀疑毕竟是怀疑,沙宫云都说她怀孕了,他们也只能将怀疑放在心里,并没有将心里的怀疑说出去。

沙宫云淡淡的耸了耸肩:“那当我没说。”

“你们两个……”慕容言翔左右看了看他们,似乎已经猜到他们的用意:“一个个暗地帮着,现在又把事情说出来,你们这是要退出?”

“拜托,你们别那么自私好不好?”欧阳行飞一手拍着慕容言翔的肩膀,一手拍着南宫烈焰的:“双双跟他有千年的感情,我们有吗?我们有的,只是逼婚再逼婚,你们别忘了,我们走到这一步都是谁的‘功劳’,我们知足吧!够了!”

他们的梦想,与这个让他们爱得心痛的女人成亲,虽然他们只是挂名夫妻,可是也总归是梦回一场,也该醒了。

“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你要双双在感情与爱情之间选择?选择我们?她快乐吗?选龙沧月?她心里不会内疚吗?所以……我们选是最合适的。”沙宫云也合着欧阳行飞加入了劝说。

要离开一个自己喜爱的女人,虽然很难,也会痛,可是比起这些痛,他宁愿看着她快乐,所以放手,那是他们最好的结果。

听着他们的话,南宫烈焰与慕容言翔最后都沉默了,其实他们说的,他们都懂,只是不舍得而已。

“走,我们去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归!”欧阳行飞拉着南宫烈焰与慕容言翔往门外走去,而沙宫云则释然一笑,然后也拉着宝儿离开:“宝儿,走,宫云叔叔带你去逛街。”

聪明的宝儿贼贼的看了叶双与龙沧月一眼,然后笑嘻嘻的跟着沙宫云离去,独留下叶双与龙沧月相对而站着。

“你……”

“我……”

两个一同开口,然后都笑着同声道:“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龙沧月道。

“有没有发现,其实他们都挺可爱的。”叶双笑说着,虽然当初是他们逼着自己成亲,可是他们还是善良可爱的。

闻言,龙沧月唇边的笑容顿时扯了下来:“怎么?他们都放手了,你不舍得啊?”

酸酸的语气,叶双勾起了红唇,在他身上嗅了嗅,呵呵一笑:“我怎么闻到那么大的醋味啊?”

“谁让你心里还有他们的位置。”龙沧月越说越是觉得酸,不是他要吃这种干醋,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虽然没有爱情,可是他们在双儿的心里却是有一定的位置,否则她也不会在选择的问题上为难。

叶双故作一声叹气:“没办法,谁让他们都对我那么好,他们一心一意的对我,又一心一意的帮我,我也不是木头。”

这话她倒没有说假,如果她的心里不是装着一个龙沧月,她或者会被他们真情感动。

“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们了吧?”龙沧月眼底闪过担忧,心中幽怨了。

“那得看你以后的表现了。”叶双乐呵呵的点点他的额头,转身,跨步,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

身后,龙沧月一愣,片刻便笑着追上来:“双儿,你放心,本宫会好好表现,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觉得他们比本宫好。”

叶双猛得回头:“他们有一点的确比你她。”

“什么?”

“他们在我面前不会自称本族长,或者是本少主,可你……”

“我,是我,以后我改。”不待她把话说完,龙沧月立即改口并保证道。

叶双柳叶眉儿一挑,红唇微微一勾:“这还差不多!”

“那你有没有爱我多一点?”龙沧月伸手亲妮的搂着她,口吻类似撒娇。

“呵呵,不告诉你!”

“真的?”龙沧月邪魅的看着她,下一刻,他突然对叶双展开了攻击--搔痒!

“哈哈~你……你小人,哈哈~你给我住手……”叶双被他搔得哈哈大笑,一边躲着,一边笑骂着。

“你说不说,说不说?”

叶双装傻道:“说什么啊?哈哈~别挠了~”

“就说三个字!快点!”

“好好好!我说!我说,别挠了。”

龙沧月停了下来,等着她的话,可是……

“我饿了,要吃饭,拜拜!”叶双一溜烟的跑了,龙沧月咬牙切齿,气得牙痒痒,这女人,她竟然骗他……

他非要她说那三个字不可。

于是乎,为了那三个字,龙沧月卯上了某个女人,吃饭的时候,问他,她拒说,查看工作的时候,他问,她还是拒说,闲着喝茶的时候,他问,她还是拒说,就连……

“龙沧月,你给我出去!”真是过分了,她在洗澡,他也硬要跑出来问她,那三个字真有那么重要吗?说与不说不是明白就好,他干嘛非得要她说啊!

那么肉麻的话,她还真说不出口。

“……”龙沧月一愣,似乎也没想到她正在洗澡,可是一愣过后,他又扬起了狡黠的笑容,眼底火辣辣的:“我们那么熟,我不介意的啦!”

叶双白眼一翻,他不介意,她介意好不好。

“我们一起洗!”不等她说话,龙沧月又瑟瑟的道,说着已经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衣袍。

“龙沧月,你……”叶双又气又羞,可是看着他那精壮的身/子,还有那深情的眼眸,她竟然把嘴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有些时候或者会感到羞涩,可是她是现代人,她不迂腐,所以她并不讨厌如此。

窗外,几个头颅聚集在一起,耳朵高高的耸起,在那悄然的夜里,似乎还混夹着一两句轻轻如风的话。

“父亲终于把娘搞定了!”

“宝儿,你父亲也太逊了,要是我,我早就直接以男人的本色让她开口。”

“就是!一个女人,三个字,他也能墨叽半点,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你们那么行?”幼稚的声音问道。

四个男人顿时点头:“当然!”

“那你们为什么跟我娘成亲都那么久了,你们都没有跟我娘圆房?”宝儿眼底闪烁着小恶魔的光芒,眼角含笑,这些叔叔们,他们都当他这孩子好骗吗?

“……”

“宝儿,这个父亲告诉你,因为他们比你父亲我还要逊,所以……哎!以后别学他们。”龙沧月突然打开了窗,他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好看的剑眉轻挑。

见着龙沧月,众人顿时一阵干笑,异口同声:“呵呵~沧月(父亲),你接着忙!我们走了!”

看着逃似的几人,叶双无奈的摇头,下一刻,她的身子却猛然被身旁的男人打横抱起,她被小吓一跳:“啊~龙沧月,你干嘛!”

“他们叫我们‘接着忙’!”

“……”

“我们再生一个像宝儿那样的孩子,让他们都羡慕死,看他们到时候还说不说我太逊了!”

“……”

“要不生一个女儿,像你一样可爱又好看,我一定会像爱你一个爱她。”

“……好!”这次,叶双微笑的回答,其实生男生女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说他爱她。

轻沙帐暖,美人在怀,情朗在身,春风荡漾,幸福美满!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