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悠然田居札记 > 110V章

悠然田居札记 110V章

作者:鱼丸和粗面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06

长生自马上下来,入正门一路脱着自己的衣裳。从冠冕到方心曲领的朝服,到达正房时,他只剩里面薄薄的常服,胳膊手却是抓满了。

璐姐儿站在门边,接过他的冠冕和朝服,又递给他一件干净的常服。

“竟是连着几步路都忍不住?”

长生摇头:“忍不住,朝服穿着倒是好看,不过从上到下硬邦邦的,还不如盔甲舒坦。”

璐姐儿望着他脸上那道不再明显的疤,还是心有余悸。本以为平定了北夷,将他们赶去与罗刹国作伴,大越就再无后顾之忧。

哪曾想,北边安生了,东边不安生。

大越东边靠海,从西南腹地到海岸线,这一片自古来说着一样的话,用着一样的文字,就连更朝换代也未曾有过独立。凭借着大海,千年来大越东边并无大敌。

可谁能料到,弹丸之地的东瀛倭寇这几年竟然连番侵犯。而刚通过武举的长生,则被分到了做云州监军的姐夫名下,被带去前线。

那年两人已经定亲,她挥泪送别未婚夫,再回来时,等来的却是一杆满是血的红缨枪。再与倭寇交战时,长生冲入敌军生死不知。

娘和宜悠姐都劝她改嫁,可她却不信邪,披麻戴孝苦等着,没过几个月,前方传来好消息。东瀛国内战乱,都城平安京一排排的木房子,被长生烧得渣都不剩。

再回来时,他脸上就多了这倒疤,用太刀留下的疤。

“又走神了,我不站在这,不会再添疤痕。”

成亲五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已经四岁,长生也因为屡次立功而被拔擢为京官,跟在裴将军手下,颇得其信任,可她还会时不时从噩梦中醒来。

“我没事,只是想着二弟今年大婚,该选哪家千金?”

长生系好最后一颗扣子:“这事得看娘和姐姐,依我看,娶媳妇不能娶太高门第的。”

“哦,你还对娶媳妇很有想法?”

“那是自然……哦,我的意思是说,娶妻娶贤惠,就得以夫人为榜样。”

璐姐儿开心的笑起来,虽然长生跟个木头似得,而且还是武痴,太听他姐姐的话。但宜悠姐对她也很好,这点并不矛盾。

最重要的是,他并无一般朝廷命官那种“全家我最大”的臭脾气,他会温和的顾及家中每一个人的情绪。人常到严父慈母,到他们家正好反过来。他从舍不得对任何一个孩子发脾气,没办法她只得担当起教导孩子的责任,拉下脸训斥。

“恩,我也找了下各家小姐,到时我听娘和姐姐说,若是漏掉什么再补上。”

“你看着办就是。”

虽然这般说,但这天下午两人还是去了不远处的主宅。这些年常逸之的生意越做越大,不过他从不吝啬于银钱,每次都把赚得一大半无偿献给朝廷。

不仅献给朝廷,每次他找得理由还特别恰当。比如感激圣上出兵,保云州免受倭寇侵犯啦;再比感激圣上仁厚,官道通畅造福天下万民啦。

总之就是边拍马屁边网上献,得了银子又听到夸奖的圣上能不高兴?起初他还当常逸之如此做,是为被他一贬到底的常家开脱。后来见常家三顾茅庐,他都死活不回族谱,圣上也只觉得此人格外解风情。虽然不能授予常逸之官爵,留下卖官弼爵这让人诟病的话题,但他对常逸之身边的人却十分信任。

比如穆然,做为常逸之的大女婿,他就被圣上信任有加,等廖其廷再次晋升后,空出来的职位便给了他。再比如长生,战功卓著,又有常逸之在刷存在感,他的仕途很平顺。

当然其中受益最大的要数穆宇,虽然陈、王、常三家权贵下去后,寒门开始抬头。但平心而论,寒门艰苦的环境,与大家族里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从小泡在文化人里长大的还有差距。

穆宇很聪慧、读书很用功,可他缺少了前辈的指教,最终堪堪列一甲最末。但考得好,官不一定当得好,穆宇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他长得好文采也可以,凭借那张脸,他以二十五岁的幼龄坐上了中书舍人的位置,那可是如今下放做巡抚,眼瞅着熬到年龄就能入内阁的裴子桓曾做得位置。

兜兜转转,一家子人都有了各自的归属。几股势力拧成一股绳,在这越京城中不算显眼,但也无人可欺。从农耕家族到官商新贵,别家三辈子不一定能忙完的事,这两家不到二十年就全数做到,当真印证了那句:

“乱世出英雄。”

宜悠脱口而出,三十多岁的她受到了时光的格外优待。与李氏不同,她受得苦要少很多。而且日子好的时候她还年轻,各种药膳方子补着,如今她整个人容光焕发,身材因多次生产而丰腴些,简直让穆然爱到死。

“冻龄”的宜悠这些年没有横向发展,纵向以她的年纪也不可能,她往深了看。在做官太太后,她没有整日沉浸在喝茶赏花中,而是常去铁先生家串门,跟着她学习各种古籍。

开始还枯燥,后来铁先生给她想出个法子:看话本小说。不单单是《西厢记》那种爱情话本,更有《三国演义》、《世说新语》等长短篇的故事。腹有诗书气自华,她美艳依旧,可多添了一份雍容。

一天几个小故事,学好了后她回府讲给孩子们听,母子四人就这样一般成长。至于四人?是因为除了胜哥儿之外,她又生了一儿一女,是对龙凤胎。这对龙凤胎,堵住了那些要往府里送丫鬟的人的嘴。

“姐姐,你说我是英雄?”

虽然在外面沉稳,但是宜悠面前,长生还是那个孩子。

“我说的是穆大哥,我觉得弟弟的亲事不宜太高,再高点咱们就太显眼。不如就章家二房的这闺女吧?”

章家向来出文官,章家二房并不袭爵,也无大官员。虽然常逸之是个商户,可满京城谁不知道,人家家风好,还有钱,更有一大堆人帮衬,儿子还帅!

所以李氏与常逸之生下的小儿子,是许多人眼中的乘龙快婿,甚至比宜悠的大儿子胜哥儿抢手。

“好。”

李氏当场拍板,本想速战速决,可云州传来消息,老太太死了,沈福祥也跟着去了。宜悠再次赶回去,沈家如今不同于往日,宜悠偶尔帮下忙,族中的祠堂也越修越好。

在二叔公口中,她听到了事实。沈福祥是后悔了,可他还是割舍不下亲娘。老太太死后他情绪爆发,多年劳作,一口气没上来就去了。

“求仁得仁,既然他为人孝顺,这般做我看不过眼,于他而言却不一定。”

沈福祥的一生为老太太二活,如今随老太太而去,总算是上天全了他这般母子亲情。至于他的后悔,宜悠不知道。在他死后,宜悠求得知州大人同意,将他的名姓记录在云州孝子贤孙簿上。没有过分美化,也没有说什么不好听的。只是真实的记录他这个人的生平,至于众人理解或鄙夷,那却是她无法预料之事。

办完这一出后,未过几个月,赶在年前,新娘子进了门。喧天的锣鼓声中,宜悠与穆然住在客房内。

“二十年前,也是这天我嫁给了穆大哥。”

“一眨眼都二十年了,我老了,宝贝儿却是一点都没变。”

穆然搂住小媳妇,宜悠突然在她的发丝间找到一根白发,捡起来她挑出穆然的一根白发,缠在一起打个结。

“白头偕老,恩?”

“恩。”

视线淡出,四合院内一片红红火火,锣鼓喧天中透出出一个家族的生机勃勃。

未来谁都无法预料,飞黄腾达或乡野村夫,都是一种人生。锦衣玉食和粗茶淡饭也都是存活于世,活得高兴不高兴,在于你有没有遵循自己的本心,有没有为了心中的理想而努力。

这一世的宜悠却可以肯定地说,她努力了,与身畔白头偕老,是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