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耽美同人 > [快穿]正攻总是不出现 > 65男神不好当(十二)

[快穿]正攻总是不出现 65男神不好当(十二)

作者:叶微青 分类:耽美同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15

音乐,掌声,璀璨的灯光,喧闹的人群。

同样的场景下,每个人却各怀心事。

陵安炎坐在VIP席的角落,看着眼前这一幕,却仿佛置身事外一样。

没错,他要的结果就是“无法离开”,似乎已经实现了,可是为什么,不仅没有一丝丝高兴的感觉,反而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眼前这个人,五年前就开始用各种方式接近他,买房子会在他附近,设计学院也拼命地上了同一所,甚至就连成为设计师,可能都是为了他。只是,这些付出都是静悄悄的,毫无声息,让人难以察觉。可是,即使察觉了又怎样呢?像他这种人从来是不屑于这种关切的目光,根本毫不在意。

反正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他主导的游戏而已,让他如何认真得起来?

陵安炎有时会极度反感自己的这种能力,因为它让一切都变得唾手可得,极度乏味。但同时他又极度自负,因为一切又在他的掌控之中,毫无例外。

包括这一次,“无法离开”的结果也实现了,但是却没有了想象中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实现的同时,他也彻底失去了他。

他一直觉得大多数人都是愚蠢可笑的,所以在心底总是暗带嘲讽。但现在,他发现他错了。

试图掌控一切,一旦有了这个念头,那便从一开始就错了。

陵安炎低下头,眼底的光华明明灭灭。

许久,他缓缓叹了一口气,朝台上的人看了一眼,推开椅子,穿过喧闹的人群,走了出去。

裴清看着他的背影慢慢远去,眨了眨眼睛,什么都没有说。

陵安炎的脚步刚刚踏出这个大厅,身后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巨响,伴随着这种声响,里面的灯也忽然熄灭了,像是所以的灯泡突然一起坏了。人群传来一阵惊呼,陵安炎听到这种声响,立刻转身折回去。

巨大的玻璃映光灯,头顶的华丽吊灯,包括装饰用的小灯全都熄灭了。

灯火通明的大厅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陵安炎皱起眉,这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都开始慌乱,惊惧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而负责人更是急得满头大汗,只好拿着话筒大声宣告:“只是线路暂时坏了,大家不要紧张!”

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分开去安抚躁动不安的人群。

与慌张失措的其他人相比,裴清非常淡定,他早就料了今天大概不会很顺利,但是陵立琛还在他身边,对方微凉的掌心还贴在他手背,所以,他有什么好怕的呢?

而陵立琛就更是镇静了,似乎从来不会有什么事情可以真正惊扰到他。

裴清在他耳边低声说:“我要去找一个人。”

陵立琛点点头,松开了手。

裴清说:“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然后飞快地走到台下去了。

很快,应急的壁灯就亮起了,光线有点暗淡,豪华的大厅虽然没有了之前的明亮,但是也比一片黑好多了。慌张惶恐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只不过很多人都开始离场了。

裴清先是催促工作人员赶快把主线路修缮好,然后往后台走。

遇到这种突发事件后,助理都催促模特们赶去后台了,人少,不混乱。裴清过去的时候,模特们正在微弱的灯光下换衣服,各在各的化妆台那里,看起来井然有序。

训练这些模特的时候,公司也注意他们的素质,所以他们的应变能力比较强,遇到这种事情并没有慌张,而是像如常一般。补妆、卸妆、调整造型、换衣服等等都不耽误。

裴清看到眼前的景象,松了一口气,他在人群里逡巡了一群,却没有发现他要找的人,顿时手心就汗湿了。

他拉住一个女模特问道:“希亚在哪?”

女孩摇摇头,“不知道,裴先生找她有事?”

裴清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通了,但是一直无人接听。

旁边一个波浪卷发的女孩走过来说:“之前还和我们在一起来着的,应急灯开了之后反而没看到她了。”

另外几个女孩听到这话,想了想,疑惑地说:“好像……还真是这样,希亚上哪去了?”

“会不会是回家了?”

“这么快?她该不会是穿着礼服出去的吧。”

裴清听着他们对话,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他怕自己心中一直担心的真的成了现实。他逼着自己先镇定,向那群女孩子问道:“你们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

长发的女生想了想,说:“灯停的前一刻还看到她啊,当时她还抓着我的手,然后我们一群人一起往化妆间走啊,人太多,说不定那时候就走散了……”

其他女生也迎合道:“应该就是挤来挤去的时候。”

裴清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晦暗不明,黑耀耀的眸光隐隐闪动着,在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竟莫名有些让人害怕。

离他最近的女模特感觉到了,本能往后缩了缩,裴清突然拽住了她的衣袖,把对方吓了一跳。

裴清问她:“希亚到底去哪了?”

那女孩似乎被他这个样子吓到了,当下就愣住了,嘴唇微微颤抖,但就是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裴清又催促道:“你快说啊!”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女孩子被他一追问,小脸吓得苍白,“明明之前还在的……”

旁边几个人见这气氛不大对劲,赶紧劝着裴清,“您别担心了,希亚对这里很熟,又不会遇到危险……”

裴清没有回话,而是沉着脸继续拨打电话,可回应他的永远是那句冷冰冰的话语,“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裴清低低地咒骂了一声,简直想把手机摔出去。

化妆室里的各种各样的目光都集中在裴清那边,多数人都不明所以,凑着脑袋聚到一起,小声地议论纷纷。

季霄站在另一边,自然也看到了裴清那边的状况,他皱着眉头大步走过来,低声在裴清耳边提醒了一句,“你这是干什么?”

裴清烦躁地回了一句,“希亚她有危险!”然后推开季霄,烦躁地走开了。

季霄跟了上去,“你要找希亚?我似乎看到她去了里面的试衣间。”

裴清立刻顿住了脚步,“你确定?那是在什么时候?”

“灯快亮的时候,有个人撞了我,就是希亚,我以为她是要去换衣服。”

裴清问他,“那就是在里面的换衣间?”

季霄点点头,“有可能……”

闻言,裴清立刻往里面的大套间走去,季霄问他,“到底怎么了?”

裴清的脸色很凝重,沉声说:“你不要过去了。”

季霄皱起眉头,“我……”

裴清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帮我的。”

他是担心季霄也牵扯进来,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东西”,很可能不是人。

这句话听起来很疏远的话,让季霄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我帮的也不是你……”

裴清只能苦笑一下,“我知道,但是你真的不要跟过去了。”

季霄冷冷地看着他,用沉闷的语调说:“我要保护的也不是你。”

“……嗯。”

季霄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努力压抑着某种情绪。裴清轻轻说了声“对不起”,便继续往里面走,季霄再也没有跟上来了。

整个后台非常大,但是为了节约空间,在建造的时候,房间是一个套一个的,其实还算是一种特色,但是此时,反而显得很碍事了。

裴清只好不停地往里面走,一边喊道:“希亚,希亚,你在吗?”

里面挂着很多衣服,全都密密麻麻地挂在一起,非常阻碍视线,地上还有很多双鞋子,原本是摆好放在一边的,但是还没有人收拾,于是就凌乱地堆放在地上,裴清走得很急,被横在中间的高跟鞋绊了一下,“啪”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裴清双手撑着地面,正想重新站起来,一抬头,眼前飘过一样东西,在他额头上轻轻拂过,柔化丝质的触感。

这里光线有点暗,就这么一下子其实难以看清那是什么,但是光凭借着这种触感,就已经证实了裴清心底的担忧。

就是那件黑色的丝质长裙。给久久不愿离去的亡灵。

这是裴清亲手弄出来的“怪物”,一旦穿上去的,那就必须是亡灵,如果不是,它就会让那个人变得是!

意识到希亚可能有危险,裴清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心跳得飞快,他嘶哑着嗓子喊了几声:“希亚!希亚!你在哪?”

回答他的,只是一片黑暗的死寂。

裴清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隐隐约约的,他看到了一些摇晃的黑影,他猜测那可能就是来找希亚索命的亡灵。在那一瞬间,裴清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害怕。

裴清继续往前走,猛地踹开了面前的一扇门,那是一间很狭小的试衣间,穿着长裙的女孩背靠着墙,坐在冰冷地面上。

那不就是希亚了。

对方毫无生气的样子让裴清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他把希亚扶起来,低声问了句:“没事吧?”而女孩的身体却无力地倒下去了,裴清看到她阖上的双眼,顿时感觉置身冰窖。

他想去探一探希亚的呼吸,但是身体却颤抖得厉害。

一股寒意从骨子渗出来,向四肢百骸蔓延,裴清缓缓低下头,片刻后,他对着虚空的黑暗说:“为什么……要这样?只是不小心……”

声音极度疲惫,正如他此刻绝望的心境。

入殓时,奉献给亡灵的“停歇”,这名字就如同契约,一定订下了就必须执行。

“为什么要冲着她来……”裴清的声音有点哽咽,他闭着眼睛,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架起对方的胳膊,想把昏死的希亚带走。

可是,当他拖着女孩,迈步走出狭小的单间时,那些潜伏在四周的,无数的黑影,它们的轮廓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往裴清这边飘荡过来,发出低低的哭泣声音。他们身体的轮廓酷似布制的玩偶,而面部却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人,裴清甚至认出了其中的一两个。

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咬咬牙,当做没有看见,架着希亚,继续往外面走。

脚步迈得越来越艰难,那些黑影扑上来,冰冷的寒意和惊恐袭来,裴清手上失了力,拽着女孩胳膊的手松开了……

“给我滚……”裴清咬牙低喝,头痛欲裂,像是有无数的触手伸进了他脑子里。

“哗啦”一声巨响,裴清直接把一个大大的化妆柜整个撞翻了,玻璃瓶迸裂的响声在这里显得异常清脆。

头很痛,裴清跌跌撞撞地往外面走去,可是黑影却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贪婪地伸出手,像是也要把他带走。

路程并不长,但裴清却感觉走得特别累,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可能出不去了。

拐角处,一个身影出现在裴清面前,在他来不及有所反应时,对方就拉住了他的手,动作很快,但是力道很温柔很轻,然后带着他拐到了通道的另一边。

这一系列动作的完成不过几秒钟而已。

裴清抬起头,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正想说些什么。陵立琛却做个一个嘘声的手势,裴清微微一怔,而后木木地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了。

在这样阴森的环境下,裴清倒是一点都不害怕了,甚至还分心去想,陵立琛居然也会做刚刚那个手势……

对方把他搂过来,让裴清的脸埋进自己的怀里,不让他看到那些汹涌地袭上来的怨灵。

那些黑影逼近了,经过了,裴清能感觉到那股瘆人的寒意,身体不由得轻微地颤抖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陵立琛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低声说:“我在。”

裴清的眼眶有点红,微微喘`息着,然后将脸埋进他怀里。

几分钟后,灯光突然亮起,那光芒在一刹那间实在太过刺眼,裴清反射性地紧紧闭上眼睛,脸埋在对方怀里,不起来。

陵立琛也没出声,就这么由他赖着。

如果不是因为有一群保安冲了进来,裴清很可能会直接在对方怀里睡过去。

他太累了。

坐车回去的时候,裴清靠在陵立琛身上,小声问了句:“你干嘛也去?很危险,毕竟是我自己搞出的祸端,总得我自己来解决,万一你……”裴清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你要是出个什么事,可就是抱憾终身了啊。”

如果陵立琛真的因为他而出事了,那时候,才是真的无法离开这里了。

“我没事。”

于是俩人一阵静默。

过了一会儿,陵立琛低声说:“别担心,那首钢琴曲是为她做的,引渡。”

听到这句话,裴清顿时坐直了身体,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不可置信地问:“你……你把她的灵魂……”

陵立琛点点头。

“那她的灵魂还在是吗?”

“嗯。”

裴清心上的包袱终于稍稍卸下了一点,否则那种愧疚感简直要逼得人窒息了。

“那她还能……还能再活过来吗?”语气仍然很艰涩。

陵立琛沉默了一下,才说:“我正在尝试,归还灵魂。”

裴清仍然感觉很疲惫,但至少希亚不再是亡灵了,在曲子里停留总比在那种阴冷的鬼地方呆着好。

裴清突然苦笑了下,“我现在终于能懂得你的感觉了。”

对方没有说话,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裴清闭上眼睛,阻止眼泪漫出眼眶。

过了很久,他声音沙哑地小声问了句,“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猜到了,”陵立琛缓缓开口,“那天晚上,我看到了那个女孩的脸。”

裴清正色,“那天晚上?”

“钢琴曲。”

一经提示,裴清就立刻回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似乎是看到了被锁在曲子里的灵魂,大概就是那些白色的影子吧,但是他却并没有看到希亚。

“那次,我看到了你曲子里的……”想到这里,裴清恍悟了,不禁笑了笑,“难道我们是相互才能看得到?”

陵立琛想了想,“有可能。”

“你……你当时就看到希亚了?”

陵立琛“嗯”了声,“听人说,希亚穿错衣服惹你生气,就大概猜到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裴清笑了起来,“听人说?听谁说啊?还有,你怎么就猜到了?”

于是陵立琛没有回答。

裴清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继续追问,“难不成,你还专门派人关注我在公司的一举一动?”

对方轻轻咳了声。

裴清突然握住了他的手,凑在对方耳边轻轻低语,“没关系,反正我也让小颜盯着你,这下我俩正好扯平了。”

不知是因为呼吸的热气吹入了耳朵,还是因为别的,陵立琛把脸微微侧过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