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水临天下之魅女回归 > 水临天下,魅女回归

水临天下之魅女回归 水临天下,魅女回归

作者:筱娅樱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26

章节名:水临天下,魅女回归

三个月之后。

这天地间,忽然,多出一个人,一个发狂的人,看不清样貌,他在天地间行走,似是在寻找一个人,然,他每次见到女子,都会上前抓住她,仔细看上一番,待确定不是自己找的人之后,被人暴打一顿也无所谓,因为他这般的受气,就被人当做是好欺负的人,有一次,一个人看着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就觉得他好欺负,所以,在骂他的的同时,连带着他要找的那个人一同骂了,只是,这一次,可是踢到铁板了,那原本在地上的生无可恋的人瞬间跳了起来,那人一下子被打倒十米之外,直接,吐血而亡,那浑身浓郁的高位者的威压,和满满的灵气,让所有的都跪了下去,动弹不得,自此,这才被人知道,原来,他是一个强者,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这一天,同样,又是一个看不清长相的人走了出来,在大街上,只要一看到女人,就要看清她的相貌,每一天,进行着同样而简单的动作,街上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颓废的走着,心里悲伤,到想要杀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有些害怕,他会变成杀人狂魔。

现在的耳朵里,依然回荡着,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帮助天下间的灵物生活,所以,他对那些人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但是,现在,他真的支撑不住,他不知道他忍受自己的脾气多长的时间,他都开始绝望了,他知道,她喜欢和平的生活,但是,他害怕,失去她的痛,会让他忍不住毁掉全世界。

他没有任何生机的走着,一旁的路人说的话他都自动屏蔽,听不见也不想听。

“哎,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妖王茌要成婚了。”路人甲这样说道。

那人本想屏蔽掉,但是听到茌,他要成婚,他的心里越发的悲哀,连茌这样的只忠心于水灵的人都要成婚了,呵,真是……

他摇摇头就要走,耳朵却是不受控制的继续听着,潜意识里,在听着。

“怎么可能,妖王不是有喜欢的人,据说他喜欢的人已经死了,怎么会成婚。”路人乙不敢相信的说道。

那人听到这话,嗤笑一声,引起两人的注意,本来,两人还在在意是谁敢笑他们,但是,一看是这个人,瞬间就歇菜了,只能继续话题。

“听说,妖王这次娶得,就是他喜欢的人,我还听说那女子长得绝美,尤其是那水蓝色的头发……”路人甲还在痴迷的说着,就像是他见过一样。

那原本就想要走的人,却因为这一句话瞬间移动到路人甲的身边,抓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你说什么?”

路人甲恐惧的看着那人,口齿间有些结巴不敢说话:“我说…妖王要成婚。”

那人恼怒的摇了摇他的身子,就像是要把人给摇的散架,但,路人甲不敢多说废话,他可是惜命的很。

“我问你那女子长什么样!”低声的吼着,带着上位者的威压,把路人甲的心肺震的一颤。

“她,她长得绝美,听说,是一头水蓝色的头发,很美。”路人甲看着那人,结结巴巴的说着,很恐惧,很无措,吓得半死。

这一次,终于确定了,这个消息,对那人来说,却是最好的消息。

他甩开手中的路人甲,站在这街道上,回想着当初他奔溃的样子质问茌的时候,他的不知道,可笑,当真可笑,大声喊道:“茌,你该死!”

重重的,回荡在这片天地的上空,久久不能消散,很久,很久。

路人乙扶着路人甲连滚带爬的逃离这里,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发疯。

这一刻,一阵飓风来袭,吹散了那人的头发,露出的绝美俊容,鹰眸里一道嗜血闪过,俨然,就是本该在灵夕大地的岑汐。

妖界,妖王的寝宫,现在一派红色,很喜庆,茌依旧是一身的红色,同样的美,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一样的无所谓,而是心底开心到爆,他站在大殿上,胸前挂着大红的团花,身旁一群宾客,同他,一起静静的看向门外,等着,静静的等着,心里的悸动跳的不停。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的吵闹,带着一声声的喜声,茌本就长得绝美的脸庞上,挂上一阵的喜悦,大步,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那被众人搀扶过来的女子,曼妙的身姿,和那红头巾下的水蓝色的及腰的长发,散发出点点的光晕的美,痴迷了他的眼。

只是,在这时,远处一个黑色的不明生物飞来,将他心心念念的爱人劫走,就要离开。

茌眼神发狠的看着那人,右手一挥,所有的侍卫出现,将人团团围住。

他大步走上前,刚想问这人是谁,只是,却在靠近的瞬间明白,心里冷笑,高傲的开口:“岑汐,放开本王的王后。”

原本混乱的场面静了下来,岑汐,天主,怎么会这样一幅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岑汐没有理他,掀开新娘的盖头,同样的样貌,同样的眉心的水滴,同样的绝美,只是,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他猛然松开手中的女子,低声呵斥道:“你是谁?”

那女子一笑,起身,向后飞去,直直的落在茌的身边,妖娆的靠在茌的身上,理了一缕头发,笑道:“岑汐,好久不见。”

岑汐仔细感觉着,双眼里散发出点点的幽光,他冷冷的说道:“水灵。”

水灵突地一笑,她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就这样猜到,看来,他对她还是很熟悉的么,只可惜,他的心里有了别人,要不然,现在,就该是他们的婚礼了。

“你真聪明。”水灵不屑于赞美别人,所以,她夸奖岑汐,脸上带着妖娆的笑容。

岑汐眼睛一眯,看了看嚣张的茌,再看看妖娆不复之前的稳重端庄的水灵,而且,她的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种属于韩若的气息的感觉,以及那实实的影子,他浑身冷气暴发,宛若地狱的修罗一般,双眼里释放出仇恨的目光,“你竟然夺舍!”

“哇偶,岑汐,你真聪明。”水灵夸张的捂住嘴巴,没有一点的害怕,对于岑汐的回答很是兴奋,脸上笑得更开了。

“把韩若还给我。”岑汐眼神狠戾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水灵,他扑向水灵,他不想知道为什么水灵会出现,韩若会消失,只想要把水灵的灵魂夺出来,让韩若回归,但是,现在的水灵已经回到了之前的最佳的状态,可以勉强和岑汐打个平手,她一下就躲过了岑汐的攻击,站在一旁看着岑汐的垂死挣扎,她嘲笑,堂堂天主,现在,像什么样子。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吗?”水灵笑着问道,眼里那诡异的样子,暴怒中的岑汐一点都没有发现。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岑汐低声吼道,看着水灵,这个他曾经以为最好的伙伴,却杀了他最爱的人。

“但是,我想说给你听呢!”水灵微微的撒娇的说着,一边和岑汐过着招,一边不在意的开口。

“当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灵夕大地吗?”水灵开口道。

“我不想知道。”岑汐狠狠的劈向水灵的腰际,大声吼道。

水灵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说着,顺便躲过了岑汐的招数,“因为我的真面目被秩沂发现了,所以,他威胁我,让我离开的。”

岑汐的动作一顿,继续攻击着。

“知道我的真面目是什么吗?就是不爱你的真面目,其实把,我过是不爱你而已,秩沂竟然害怕我会伤害你,要挟我离开你,你说说,他怎么可以这么可恶。”水灵气鼓鼓的说着,一边躲着,一边很无奈啊。

岑汐的心里激起阵阵的恼意,即使,现在的他不喜欢水灵,但是,却没有想到,之前的爱情,却被人这样耍,而且,这个人的真面目还是这样的,岑汐心里殇,还为他对秩沂的误解而伤心,但是,动作依旧,不说话。

水灵真的很佩服岑汐的耐力,无奈的叹一口气,看着他,在次开口:“后来说什么我爱上炽郁,不过是秩沂为了让我离开你所做的假象,但是为了我自己之后的前途不被他打破,我的名声不被他坏掉,我只能同意了,所以,你为了我怪他,甚至杀了他,我很开心。”

水灵到最后就嗤嗤的说着,对着秩沂很不满意的说着。

这一次,真的刺激到了岑汐,他眼神发红,定定的看着一脸盎然的水灵,宛若雄狮一般的低吼道:“啊!”

带着猛烈的灵魂的撞击,将水灵生生的撞后了几步,只是,她依旧是一脸的笑意看着岑汐,似乎很满意自己让岑汐的变化。

再一次,对着水灵,发出最为猛烈地攻击,只是,这一次,她再次躲过了。

岑汐的心里有所顾忌,他面对的可是自己最爱之人的身体,这让他,怎么可能下狠手。

岑汐有顾忌,但是水灵可没有顾忌。

这些年里,一直装着大方,装着柔弱,她可是装够了,所以,现在,她现在就想要恢复自己最原本的面目。

“你知道为什么我原本只是灵魂的状态,现在却出现在我的本体之内吗?”水灵带着诱拐的看着岑汐。

岑汐没有说话,也没有理她,他怎么知道,现在的水灵已经呈现了一种病态,所以,他不理会她。

岑汐想的没错,现在的水灵,已经被之前亿万年里的性格给压迫的迫不及待的就想要恢复自己的真正的情况,不再那么简单的让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的存在,而是想要伤害别人,而岑汐,恰好出现,很悲剧的,就成了出气筒。

只是,这个问题恰好是他最关注的,所以,他即使不说话,耳朵却在一瞬间开始向着水灵那边。

相处亿万年,水灵怎么会不知道岑汐是怎么回事,她诡异一笑,灼灼的看着,轻声说道:“因为,这具身体原本和韩若契合的很好,但是,却被她送给了我,她说是她欠我的,你说说,她是不是傻啊。”

水灵说完,还笑了几声。

听到这样的情况,岑汐眼睛骤然发红,死死地盯着水灵,现在已经怒火中烧,他真的没有想到,真正的水灵,竟然是这么自私的人。

他可怜的韩若,竟然就这样,为这么一个没有良心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是为了你,你竟然这样说她!”岑汐咬牙切齿的说着,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像水灵这样的人。

水灵好笑:“谁让她这样对我了,把秩沂消灭了,就算她不同意,我也会强行夺舍的,她以为她是谁,我还需要她的让步?”

这话一出,岑汐彻底暴走了,浑身散发着全部的灵力,飓风在他的身边呼转,俨然就是进入走火入魔的前兆。

岑汐原本这些时间就是因为找寻韩若而没有时间休息,所以灵力有些不稳,现在更因为气息不稳,直接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

水灵一笑,看着他变成这样,她很开心,现在,对岑汐很有强的报复感。

一旁的茌一直都没有说话,他眼神复杂的看着这样的水灵,因为岑汐的变化而开心的水灵,已经没有他喜欢的性格了,他喜欢的水灵,是以天下的人为己任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真正的水灵却是讨厌他喜欢的性格,而是这样的自私,这样的让他讨厌,第一次,他在怀疑,他之前的时候,做得事情到底还对不对。

岑汐在一旁,已经到了神智不清的地步,他浑身散发着戾气,转过头,看着那个他最讨厌的人,不论如何,就对着她开始进行最猛烈的攻击,似是要把她给铲除,连带着的,将妖王的宫殿,也将所有的器物全部带起,全部向着水灵儿去。

水灵嘲讽一笑,还想像之前一样就那样简简单单的躲过去,但是,入魔的岑汐,俨然不是水灵能够对付的人,只一个瞬间,她就被岑汐困在他的禁制里,很难受。

她心底里有些害怕,急忙看向茌所在的方向,眼神里有着祈求,很恐惧,只是在生命消逝之前对生命的珍惜。

茌看着她眼里的恐惧,心里很烦躁,在他的认识里,他喜欢的水灵,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看看那个站在一旁已经神志不清的人,再看看这个贪生怕死之人,第一次,茌面对水灵的求助选择逃离,选择躲避,而不是立马去救她。

然,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水灵绝望了,她一直以为把他掌控的很好,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选择视而不见,她绝望,眼里迸射出狠毒,心里不断地诅咒茌,诅咒他,不得好死。

茌这会,幸好不在这里,不然的话,他又怎么会知道,他心心念念的最爱的人,竟然因为他没有救她而这样的诅咒。

这里,杂物乱飞,整个飓风的包围圈里,只有岑汐和水灵两个人,这一次,岑汐是用全部的灵力想要同归于尽,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知觉。

就在岑汐不要命的一直加着所用的灵力的时候,仿佛上天,也回应了他的疯狂。

“嘭”一声巨响,妖王的宫殿被毁,夷为平地,而那原本站着的两个人,也消失不见,茌呆呆的看着那平坦的地面,久久,没有说话。

似乎心,也不是那么痛。

现在,不再和自己有任何关系,他,还是好好地做他的妖王吧。

心放下了,也就轻松了。

此时,灵夕大地,三人面对面而站,一人单独站立,一人扶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很爱护,很心疼。

“到底怎么回事,我应该叫你祈还是该叫你天道。”岑汐疼惜的抱住韩若,眼底闪着厉色看着对面的人,心里恼怒。

刚才,在他们浑身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时刻,他,出现了,带走了他们的灵魂,救了他们,而后,他又带着他们来到这里,这片大地,除了他和水灵,只有一个人能够随意的进入,天道。

而且,原本,他就是六亲不认的状态,却在简简单单的一下子,就被治好,这世间,也只有天道,才能这样的简单。

祈无所谓的一笑,只是定定的看着岑汐怀里的人儿,不说话。

现在昏迷在他怀里的人,是韩若,他分得清,况且,岑汐本就不会喜欢祈,无论他是天道还是水族长老,现在这样看着他吃醋的更厉害,紧紧的护在胸前。

“叫我祈吧,这是她给我起的名字。”祈痴痴的看着,傻傻的,不肯移开眼睛。

岑汐皱了皱眉,很不悦,但是,没有说话,他即使讨厌祈,却不得不承认,若不是他的话,现在的他们早都已经魂飞魄散,而现在,他们还有修炼成人的机会。

“在你的认识里,我是天道。”祈肯定的说着,却没有看向岑汐,仿佛,他在看那段寂寞的时间。

岑汐没有说话,继续看着他。

“事实上,我不是,韩若才是,我,是她创造出来的。”

这一下,给岑汐放置下一个惊天大雷,他难掩惊讶的看了看怀里安稳的就像是婴儿一般的韩若,再看看那沉稳的祈,他不敢相信。

而且,他说的是韩若,是韩若,而不是水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若,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天道,她原本,掌管着天下间所有的事物,包括夸父,同样,也是她创造的,她一直在享受这个世界,但是,随后,她发现不行,不能让世间这么安静,她又创造了我,所以,这天地间也就只有我们三个人,整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然,韩若又怎么会是安于现状的人,她发现,这样的生活让她养成了一个很诡异的性格,会毁了世间万物,所以,她决定,要培养一个可以创造世界的人,而你,就是那个人,我,则成了天道的选择人,在你出世的那一瞬间,她化作刚刚出生的人,在你身边,希望你能够压抑住她最为恐怖的性格,但是,最后,没有想到,非但没有压抑住,反而更加嚣张,就变成了这样的场景。”

“她既然是天道,为什么会让她的生命这么悲伤。”岑汐没有纠结他的地位低韩若好多头,他只知道关心韩若。

祈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开口:“她为了防止她是天道的记忆被那种性格给霸占,从而酿造天下的祸事,所以,寄放在我这里。而且,所有的你们之间的纠葛,都是自由的发生,我无权参与。只是,还是很开心,她,回来了。”

说着,拿出一个混沌状的东西出来,在岑汐措手不及的时候,打向韩若,带着满心的爱恋,和放手的悲伤,随后,消失不见。

他知道,在韩若恢复这段记忆之后,他们就会恢复原状,不再是灵魂的状态,这样,他该是在韩若的面前守着她,恭喜她,但是,他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他们将会生生世世的生活在一起,而他只能一辈子独守,永远的一个人。

岑汐担忧的看着韩若,哪里还顾得上祈,现在,他总算知道了,从头到尾,他喜欢的,就只有韩若一人,水灵,不过是一个影子罢了。

他抱住韩若,满心里都是对韩若的疼爱。

然,不等他做出什么动作,就被自动弹开,心里有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不,是对韩若找回记忆后的决定的不确定的感觉。

在不远处,水蓝色团团的包围成一个人形,散发着独有的光芒,照耀的岑汐睁不开眼睛,片刻间,光芒消失,在那片苍茫中走出来一个人。

向着他走来。

看着韩若慢慢的向自己走进,眼里满含着欣然和思念,岑汐,终于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在他充满渴望的眼神下,她开口:“夫君,我回来了。”

这个补充,也算是对于那些不喜欢悲剧的妞们的一个交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