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妻为上之嫡女惊华 > 【070】幸福的味道(大结局)

妻为上之嫡女惊华 【070】幸福的味道(大结局)

作者:雪颖碟依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30

章节名:【070】幸福的味道(大结局)

江南城下

清流河水上一叶扁舟,风起珠峦。

刘雨歆靠在窗子口前,视线落到了窗口波光粼粼的水面。

萧锦天站在她身后,拥着她的细腰,一同看着清风浮动的水面。

“萧锦承又在催着你回去了?”

“恩!来江南已有半年有余,母后已经闹了半年了。”

刘雨歆不置可否,歪着头在他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轻声道,“我不想回宫。”

“恩,那就不回!”

刘雨歆嗤笑,“得了,这话被你母后听见了,吃亏的还是我。”

萧锦天一声闷笑,只是佣紧了怀中的人。

张远从外头进来,手中拿着一根细长的竹子,有他两个高。“王妃,您看这根如何?”

刘雨歆从萧锦天的怀中出来,看到张远手中的竹子后,无语了,“太长了,去,砍了一半。”

张远纠结了,“砍了一半?”

萧锦天也上前,看向刘雨歆。这个竹子是晨间他们来湖上时,歆儿要的,至于要来做什么。

不懂!

刘雨歆接过他手中的竹子,给张远比划,砍了上面的一小段。“砍好了后,你让船上的人先行离开。”

张远应声后,就离开了。

萧锦天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自顾的给自己倒茶水喝,没有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歆儿要办的事儿,他向来不过问。

刘雨歆斜眼挑眉,拉开他的手坐到他的双腿上,“你不问问,我要干嘛?”

萧锦天摇头,“总会知道的。”

刘雨歆不满的掐了掐他的脸,“真是没情趣。”

萧锦天难得挑眉,情趣这是什么东西?

张远很快就又进来了,竹子修理得很整齐,光滑。刘雨歆让张远将竹子放下后,张远就离开了。

刘雨歆起身,将竹子往萧锦天面前一放,暗自嘀咕一声道,“没有固定的钢管,这竹子勉强能用吧?”

萧锦天没出声,听着她的话,只是心念一动。

刘雨歆微用力,将竹子插入了摆好在一旁的凳子中,形成了一根旗杆。

萧锦天只坐着,看她要如何做。

刘雨歆朝他眨眨眼,然后进了珠帘内室,在出来时。身上换了一套超短白纱裙。

萧锦天喝茶的动作直接静止了。

面色渐渐的沉了下去。

刘雨歆眨眼,朝他抛着媚眼,“不好看吗?”

萧锦天拍的一声,将手中的茶杯给捏得粉碎。

刘雨歆呵呵一乐,慢悠悠的朝他走去,“这可是我做得最好的一条裙子了,你不知道,这裁剪的功夫有多费时间,缝了快半个月从弄好的。”

萧锦天不为所动,皱着眉头看她露在外的雪嫩肌肤,“不好。”

刘雨歆懒得揪他,动了动身上的裙子,走到竹杆前,“那,萧锦天,你不是一直都想看我说的钢管舞吗?”

萧锦天,“……”

刘雨歆单手抓过竹子,试了试竹子上的稳定性,然后双腿一缩,整个腰身借力往上,腰身贴合着竹子

冰凉。

又热火!

萧锦天的呼吸瞬间重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刘雨歆微微仰头,身子软而无骨,如蛇搬在竹子上风动。

甩头,挺胸,扭腰,旋转,下蹲,双腿交叉倒挂……动作刚柔有劲,眼神媚眼勾人

整个房间,瞬间充满了艳情香色。

萧锦天脸色阴沉,眸光炙热,“……”

张远出来后傅左就窜了上来,逮着张远,目光猴精的往船舱看,“小远子,王妃这要跟竹干去干嘛?”

张远黑着脸拍开他的手,让船上的侍卫都离开,然后拽过傅左的后衣领,直接朝外拖着。

“走了。”

傅左戳了戳自己的头发,伸长了脖子要看,张远为了避免血案的发生,硬是将他一同拖走了。

两人在岸上拉拉扯扯。

日落西下,船舶靠岸。

岸上一头,行色匆匆的走来个家仆,看到张远和傅左两位大人在岸,脸色一喜。

几步朝他走去。

“两位大人,可算是找着你们了。”

张远让傅左看着湖中的船,回头看,是冷府中的家仆,二夫人院中的下人。

“怎么回事?”

家仆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两位大人可见着我们家小姐了?我们少爷今儿个都闹腾了好几回了。”

傅左道,“公子哥就是麻烦。”

家仆只能干笑,他哪能说,少爷向来胆小性子软弱,又将小姐粘得紧啊。

张远看了眼湖中船舶,将那家仆给打发回去了,“你回去跟夫人说,王妃在日落前定会回府,让她无需担忧。”

家仆暗道,可不是我们夫人担忧,是少爷可劲的找我家小姐啊。

不过,他可不敢将这话说出口。

家仆又急匆匆的跑回去了。

傅左道,“该回去了?”

张远摇头,他可不敢打扰倒船上的一对儿。

等回去冷府,刘雨歆直接被抱着进了房间,将她抱在床上歇息后,他才出了房门,来到偏厅。

刘启胜,刘振西,二夫人端正的坐在桌上,看到萧锦天出来,除了二夫人外,刘启胜,刘振西的脸色都是僵硬的。

犀利的目光如鹰。

萧锦天目不斜视,朝三人行了礼,现在他的身份不是王爷,而是他们的女婿,行礼是礼数。

刘启胜哼了声,刘振西的面色渐渐的平复下来。

二夫人轻笑,朝萧锦天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天儿,今日可是去哪里游玩了?歆儿玩过头了?”

今日的萧锦天整个人身上都没有了平日里的冷冽,身上透着一股满足的神色。

刘启胜,刘振西两人瞬间又瞪着他了。

萧锦天对二夫人如待他母后,声音柔了下来,“娘,歆儿累了。”

二夫人微微皱眉,这丫头还是玩起来就疯了。

“你也别总是惯着她,都嫁人了,还是小孩子心性。”

萧锦天还没回答,刘振西就不爽了,一巴掌拍在桌上,怒,“嫁什么嫁,他们还未拜堂成成亲,不作数。”看着萧锦天的目光,都能将他给活吞了。

他好好的一个孙女,没有三姑媒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跟了这个臭小子,他真是皮厚了。

要不是看在死去的老哥面上,他早动手将这臭小子给丢出去了。

刘启胜帮腔,瞪着虎眼,“我的歆儿,不嫁给皇宫贵族,你小子,哪来的回哪去。”

老将军驰骋沙场多年,虽然近几年隐秘归园修身养性,但身上的煞气一出,威严自在。

萧锦天也没冷脸,只朝刘启胜,刘振西道,“师父,师兄,歆儿若是不喜,天儿自不会再回皇宫。天涯海角,有歆儿,已足够。”

对这答案,刘启胜,刘振西虽然满意,但是。两人的脸色依然没有好看,沉着脸瞪他。

二夫人也愣了下,女人总是考量的比较多一些,“可是,你不回宫,那你皇兄,母后那边?”

“娘放心,天儿自有安排。”

二夫人还能说什么呢?这是她乐于看到的,她此生在不想跟朝廷有任何的牵扯。

当年好不容易逃出来,和她公公相公重逢,如今歆儿也回到了她身边,她此生已经在别无所求,只想和自己最爱的人安慰的过完下半生。

萧锦天来这的主要目的是跟他们辞行的。

算算来江南城也有两月有余,找到冷府,歆儿一家后,这两个月,他们都在冷府中陪着刘启胜,刘振西,二夫人和歆儿弟弟。

也是时候离开了。

不然,宫中的那位只怕也是坐不住的。

二夫人将手中的筷子摔在桌上,震惊的看着萧锦天,“明,明天?”

萧锦天点头,“我和歆儿商量了,明日便启程。”

二夫人不舍,“可、可是”

刘启胜道,“今日该走的路想好了吗?”

萧锦天轻笑着摇头,“并未曾,歆儿说,大丈夫者该以四海为家,心中有家何以为天下。”

刘启胜点头,“心中有数方可。师父也不过多阻扰和叮嘱。只是有一样你需记着,无论何时,这里都是你们的家。”

萧锦天嗯了声,他对师父刘启胜比父亲还要敬重。

刘振西说,“既然决定了,宫里头也得有个安排,你母后那边定是要时常捎个信回去,免得让她担忧。”

接下来都交代了许多的事情,萧锦天都一一答应着。

吃过饭后,二夫人去了房间看熟睡的刘雨歆,目光全是不舍。

萧锦天被刘启胜,刘振西叫到了书房。

说了整整一夜的话!

第二天破晓的时候,张远,冷右,傅左已经备好了马车,刘雨歆已经醒了,但是浑身酸痛,不想动。

赖在萧锦天的怀中。

她没有跟她爹娘,爷爷和小绍儿告别,因为怕看到他们不舍的目光。

而且她只是出去游玩,并不是不回来了。

晨曦破晓时分,马车就晃悠晃悠的上路了。

起身的,只有管家相送。

刘启胜,刘振西,二夫人都只在房间,未眠。

萧锦天拥着刘雨歆,将下颚放在她的头顶,哑声道,“很不舍?”

刘雨歆打了个哈欠摇头,“也不是,只是在想,一年后,能不能给你那个好哥哥送去一个小鬼啊。”

萧锦承今生不能有子嗣,这秘密又只有他们几人知道,要不是萧锦承催得紧,她才不想这么早就便宜了萧锦天,生个小屁孩出来呢。

萧锦天呼吸一紧,将刘雨歆楼得更紧了,“歆儿”

刘雨歆无力翻白眼,“得,你想都不要想。”

萧锦天沉默了一秒后,朝低声道,“若是昨日并未怀上呢?”然后,双手就松开了力道,开始不规矩起来了。

刘雨歆一愣,对啊,要是没怀上?

萧锦天看她松动,再加再励,“歆儿也不想皇兄催的急是吗?”

刘雨歆斜眼挑眉,“所以呢?”

萧锦天,“……”

不说只做!

迷迷糊糊中,刘雨歆想,这人貌似还没跟她求婚晚婚滴吧?

虽然说,他早就是她的人了。

在他们的马车晃悠到了河边,上了船后不久。冷府哒哒哒的停下来四匹骏马。

萧睿率先下了马,王猛,王娉婷随即翻身下马走到冷府大门前,敲响了大门后。

三人自报家门,上门后跟刘启胜,刘振西二夫人等人行了礼后,朝说明了来意。

二夫人正在哄着刘雨绍,知道姐姐刘雨歆离开府上后,他就开始闹腾了。

二夫人被他闹得头疼。

如今听到他们三人的来意后,果断将儿子丢给刘振西,揉了揉太阳穴。

尤其是看着萧睿,牵着他的手就不放了,直说,要和他好好说说贴心话。

问着他爹娘这些年好不好。

萧睿乖巧的回答了,然后重点还是在刘雨歆身上。

二夫人又头疼了,怎么都是来找歆儿的?

只能交代一声,歆儿出门散心去了,归期不定!

萧睿,王猛,王娉婷就坐不住了,急急的告辞离开。

刘雨绍哭个不停,什么都没听明白,就听明白了他们要去找姐姐歆儿,于是跑上去拉住萧睿的裤脚,不松手。

任由二夫人怎么劝怎么拉,他就不松手,要去找姐姐。

无奈之下,三人又带走了一条小尾巴!

刘雨绍高兴了,二夫人,萧睿脸色难看了。

刘雨绍笑得傻傻的,“表哥,绍儿会乖乖听话的。”

萧睿黑着脸,“……”

王猛&王娉婷,“……”

春夏秋天,日夜星辰。

又是一年梅子雨时分。

悬崖谷上,风景如画,景色宜人。

飞禽走兽欢腾而闹,雪兔儿在树梢飞驰而跃。

悬崖岩洞石凳上,白衣胜雪。

刘雨歆将手中分好的花瓣送到旁边妇人的手中,轻声道,“师父,这些花瓣齐了吗?”

宦碧珊摘下了面纱,右脸颊上有个小小的瑕疵,但一点都不影响它的美感,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更为迷人。

“齐了。”

刘雨歆将已经弄好的瓶子收起来,归类的放在一旁,“哎呀,终于给弄齐了,整整花了一个月呢,不容易。”

宦碧珊只是微笑,并未接下她的话!

身后有风在动。

刘雨歆回头,是萧锦天抱着啊郎从崖上下来了,啊郎一到地上就朝刘雨歆和宦碧珊跑去,“啊娘,姐姐,你们看啊郎带回来了什么?”

宦碧珊朝他招手,看他脸上都是汗水,给他擦了擦,点了点他的额头,“又跟你大哥哥去崖上玩儿了?”

啊郎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萧锦天坐在刘雨歆身边,目光就落到她的脸上,不舍得移开半分。

宦碧珊轻笑。

啊郎窝在她怀中朝大哥哥,和姐姐羞羞脸!

刘雨歆斜眼过去,目光有些哀怨,“送去了?”

萧锦天只是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嗯。皇兄和母后都很高兴。”

刘雨歆悠悠道,“我不高兴!”十月怀胎九死一生生下的儿子,就这么白白送人了。

这尼玛的坑蛋!

萧锦天在她脖颈上吹了口气,轻笑道,“我们在要一个。”

刘雨歆忙将他推开,坐到宦碧珊身边,“你自个生去。”她才不要现在就跟他好呢。

儿子都让他给送人了。

虽然送的人是他亲哥亲娘,但,这也不可原谅!

萧锦天也知她脾气,自然的转移话题,“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睿儿和绍儿。”

刘雨歆当即有兴趣了,“他们还不死心呢?”

萧锦天点头,迟疑了下,“歆儿,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吗?”

刘雨歆暗自瞪了他一眼,“我警告你,你别去通风报信哈,不然,下半辈子,你就跟你的枕头过去吧。”

萧锦天无奈,只能答应!暗想,不知,睿儿,绍儿得在外游荡多少年,朝能找到他们。

不过,这问题,也不是他该关心的了。

宦碧珊道,“歆儿,就是性子野了些,没事喜欢看着他们乐。”

萧锦天完全同意。

啊郎又开心的笑了,看到雪兔儿跳了上来,忙跑过去抱着它,一起玩。

刘雨歆刚要反驳,三人身后就传来一道低沉稳重的声音。

“该吃饭了。”

三人一同转回头,看着温和儒雅的男人双手抱胸,依靠着一旁的悬崖壁上,目光温和,笑意暖暖的看着宦碧珊。

刘雨歆一阵恍惚,即使了过了快一年了,每次看到现在的他,都很难让人想到,眼前这个人,是当年跟着她后面,抱着一柄剑披头散发的疯子!

宦碧珊起身,拉过啊郎,朝他走起,“回去吧。”

男人接过啊郎怀中的雪兔儿,宠溺的看着这对母子。

萧锦天也搂过刘雨歆的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亲吻了下,低声道,“过段时间,我们就偷偷地将儿子偷出来,回江南冷府看爹娘可好?”

刘雨歆心中一动,但是面色仍然平静道,“你说的?”

“我说的!”

刘雨歆松开他的手,迫不及待的跟在宦碧珊的身后,兴奋的说道,“呵呵,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等吃完饭后,我们去找绍儿吧,一年多没见他了,还挺想念他的。”

萧锦天,“……”他是不是不该有这个提议的啊?

身后一阵清风吹来,将石桌上的花瓣香粉吹散一地,香味宜人!

那,

是幸福的味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