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宅门锁清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宅门锁清秋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作者:指上落沫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34

两人怔住,温柔的眼神随即变得凶狠,也不再掩饰,狠狠的看着面前的赵老夫人道:“我是说谁如今已经不重要了,如今你只需将手中的织绣图交出来便是。”

老夫人眼中的怒色早已被泪水掩盖。笑着道:“怜儿,为什么……告诉母亲,你为何要这样做。”

那声音温柔而绝望,文熙怜不由的微微一怔,心中挣扎片刻,心中的天平终究还是偏向了另一侧,眼眸中掠过一抹狠色。

冷冷的看着老夫人道:“我说了,你若想活命便将东西交给我。”

虽然如今老夫人的脸颊早已挂满了泪,脑子却并不糊涂。这么多年来,面前这个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终究是用了心的,怎么能说没有感情呢?

如今却要这么对自己,甚至不惜要了自己的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来自己一生攻于算计,却没想到如今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算计了。莫大的悲哀便是如此吧。

老夫人放声大笑,灰暗的眼眸满是落寞之色。

而文熙怜虽然说是从小便受赵家的恩惠,但是究其过去十几年的光华,最快乐的日子却不是赵府给予的。最大的恩人亦不是这个看上去对自己很好的赵老夫人。

没错,自从那个男子将她救下以后,那一刻她便发誓,来日即便是倾其一生的东西,也要报答他。

不论是自己的身子,还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她能做到,她便给。

龙生九子,人人都想称王称帝,招兵买马,是需要真金白银堆砌的。聪明的人,在战乱之前便会为自己做好打算。

而控制赵家,便是掌握这全国经济命脉的最后一步。他要称帝,她便助他一臂之力。不过是一张云锦织绣图,不过是一个老太婆的命。

在这世上,在她心中,唯一对她好的人便只有那九皇子。

没错,这么多年来受尽委屈,也仅仅只是为了她那个心心念念的男子。潜伏在赵府这么多年,时机总算是到了。昔日赵书蝶对她所有的愁,亦可以报了。

荷花池畔断桥之事,不过是还给她最轻的惩罚。

大概没有人会想到,她才是这府中藏得最深的人。如今赵书蝶已疯,对这赵安阳和赵老夫人的打击不浅。加之瑞云绸的竞争,内忧外患,打击要趁早。

断断不可以放过这绝佳的机会。

将图拿到以后,便可以离开这个不值得一丝留恋的地方。

文熙怜一想到这里,心中的坚持又坚定了几分,相处十几年,虽然心中还是会有不忍,但毕竟孰轻孰重还是懂的分辨的。

将手中的匕首一扬,语气冰冷的道:“这些年来,你对我终究是有养育之恩。不管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如今我却是不想要你命的,你又为何这般执着不肯将图交给我?”

赵老夫人听的文熙怜这么说,心中一颤,喉咙涌上一股甜腥,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果真是自己养出来的好女儿啊……

最后一层玻璃纸既然已经被捅破,二人便再也没有佯装的必要。

既然知道了来人是谁,老夫人心中的畏惧感一瞬间好像减少了几分,似乎不太敢相信向来性情乖张的文熙怜会真的要了自己的命。

云锦织绣图是何等重要的东西?怎能叫她拿了去?即便是自己视为亲生女儿的人,也绝对不行。况且如今还是一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怎能不叫人寒心?

“怜儿,你莫要一错再错。别说我不信你会真的要我的命,即便你最后真的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我……亦不会怪你。只是我希望你放过书蝶。”

文熙怜背脊一抽,心里好像被什么压住一般。何必说这样动人肺腑的话,何必在这种时候还这般的虚情假意?

没有人能逃过自己的宿命,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

文熙怜逃不过的,面前这个人也逃不过。九皇子给的时间并不多,今日再拿不回图,便再也没有脸面向他交代了。上一次被顾清秋突如其来的介入搅坏了,现在绝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二人争执不下。

院子中的十分的寂静,屋子中的动静亦渐渐隐去。

房门随即被打开,一道娇弱而微跛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院子中。

次日清晨。

天刚蒙蒙亮,宫中便下来了一道旨意。

佟佳贵妃身边的红人夏公公亲自过来宣的旨。

宣过旨意,院子中跪下的一众人中,无一不惊讶。

顾清秋为贵妃娘娘所做的衣裳,颇得赏识,不动声色中便悄悄的为赵安阳解决了这个困扰已久的问题。

宫里来的赏赐,让府中上下满是欢心。一朵朵的笑颜绽放如初。

主子有福,下面的人自然是会跟着沾光。本就是京城第一的皇商,如今刚刚转型的织衣铺却又受到贵妃娘娘的赏识。听来宣旨的夏公公说,贵妃娘娘心中欢喜,皇上龙颜大悦,特地找了如意馆的画师为佟佳贵妃描摹了一副人像。特地赐予了赵府准许挂在店铺之内,这样的金字招牌,自然是比什么都受用。

府中上下自是无人不欢喜。

老管家将众人散去,便躬着腰走到赵安阳与顾清秋面前为二人道喜。只是说来也奇怪,这么大的喜事,两人脸上皆是一副淡漠的表情。

久经世道的老管家自然看出了些端倪。只是二人心中有事挂念,便知趣的退到一边。

却不曾想刚刚退下,角门便匆匆跑进来一个丫鬟。

一边喊,一边面色焦急的冲着赵安阳和顾清秋喊:“少爷,顾姨娘!不好了!不好了!”

老管家心底一沉,正想责罚这个不懂事的丫鬟,大清早的明明是好事儿却偏偏给两位主子触霉头,这不是找罚么?

走上前去刚想斥责,来报的丫鬟却在赵安阳面前重重一跪道:“少爷,您快去看看!老夫人出事儿了!”

顾清秋也顾不得心情如何了,与赵安阳相视一眼,二人便快步朝着老夫人房中走去。

还没走进房门,便被眼前的情况怔住了。

痴呆的赵书蝶满手是血的站在门口,伸着两只手,脸上乐呵呵的一会儿朝着旁边的丫鬟小厮挥一挥,一会儿又朝着赵安阳与顾清秋走来。好像当手上的东西是什么好玩的玩意儿似的。一点也没有意识到那是血,玩儿的不亦乐乎。

赵安阳快步走上前去,拂袖怒斥道:“大小姐手上的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

赵书蝶却一点也没有感受到赵安阳脸上的怒意,依旧一脸傻笑的看着赵安阳道:“哥哥……你别恼,你看蝶儿手上红红的,多好看!母亲也是这样的……”

赵安阳心中一顿,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一把捏住了赵书蝶的手,压抑着愤怒却又不能大声斥责的道:“蝶儿,告诉哥哥,你手上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赵书蝶将手一拂,笑着道:“哥哥喜欢么?母亲身上很多啊……走,蝶儿带你去看看!”说罢,便想伸手去拉赵安阳。

顾清秋脸色突变,神色一怔,看着面前赵安阳身子有些微微颤抖了,只见他拉住赵书蝶便快步走进了房门。

屋子中的丫鬟小厮们跪了一地,面上全是惊恐之色,瑟瑟发抖的将头埋得低低的。好像即将面临什么惊涛骇浪一般。

进屋的三个人,此时除了赵书蝶,赵安阳与顾清秋二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得怔住了。老夫人的脖颈是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赵书蝶手上的血,想必就是从那里来的!

“怎么回事?有没有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安阳攥紧的拳青筋暴起,脸上的暴怒之色看的叫人背脊发麻。眼中却仿佛充满了悲伤,高大伟岸的脊梁好像在这一刻再也撑不起身体的重量,跌跌撞撞的走到了老夫人身边。

双手发抖的将老夫人抱起来,看着她紧闭的眼睛,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啊……”痛苦的一声咆哮。

屋子中随即便是无法压抑的哭泣声。

唯有不谙世事的赵书蝶在一旁傻傻的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哥哥,她大概不知道她的母亲为何会睡着,她的哥哥为何会泪流满面。

有了见过赵安阳哭么?大概从来没有……只是现在看见在他怀中的老夫人惨死的状况,却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悲痛。

“府中下人为何不报?身子冰凉,究竟是何时发现的!何人所为!”

赵安阳通红的眼怒不可揭的扫视着屋子中的人,他要一个回答!否则在场的所有人就等着给老夫人陪葬吧!

跪在地上的下人没有一个人敢回答,脸上都是死灰一样的惨白。并不了解情况的人,这个时候怎么敢跟赵安阳胡说八道?

“你们是聋了还是哑了!说话啊!再没有人回答,我便将你们在场的人统统拖出去,各自一百板!”

赵安阳心中沉痛,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面前的每一个瑟瑟发抖的人。

这时一个稍微大胆一点的丫鬟跪走上前来,将脑袋埋得更低了。颤颤巍巍的道:“奴婢,奴婢今日一早进来便瞧见了这个场景。是……是大小姐一直赵老夫人身边。大小姐手中还一直玩儿着一把匕首……我,我不知是何人所谓!我只看到了这么多!少爷饶命!刚才我们听说宫里来了旨意,不敢将老夫人的事莽撞告知。怕徒生事端,毕竟事情牵连大小姐,还请少爷莫怪!”小丫鬟带着哭腔总算是将事情说清楚了。

顾清秋脸颊上的泪水却早已模糊了双眼。

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一幕,昨日与老夫人发生的种种还历历在目,现在却是这样一幅光景。是赵书蝶做的么?真的是这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孩子一般的赵书蝶做的么?

顾清秋心中一阵绞痛,看着赵安阳痛苦的样子,心里更是压抑的难受。

今日注定又是一个不太平的日子。

老夫人的死来的蹊跷,在顾清秋的劝说下,好不容易将赵安阳安抚住。悲痛之余这才开始命人准备老夫人的身后事。

踏出老夫人房门前,赵安阳紧紧的凝视着赵书蝶沾满鲜血的手,又看了看她丢在地上的匕首。眼神中只是的灰败与绝望,这个睿智的男人一瞬间好像变了一个人。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赵府都是一片沉寂。

老夫人出殡的日子,灵堂之上却少了一个踪影。二小姐文熙怜的去向,自从老夫人死的那日便无人知晓。

府中流言,二小姐文熙怜一身敬重老夫人,老夫人身前染病她愿意不惜一切为她吃斋念佛求平安,如今老夫人已去,二小姐悲痛至极,说不定已经在看不见的地方随着老夫人没了。也许时间最爱重的人不在了,早已看破红尘,削发为尼。

随后的几个月,赵安阳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赵书蝶依旧是那般模样,绸缎庄的担子一瞬间便压倒了顾清秋的身上。

来不及顾及赵安阳与苏白樱的往事,一门心思的将赵府的家业放在首位,赵安阳不能倒,赵家不能倒。

绸缎庄所有的大小事宜,顾清秋皆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竟然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短短数月,京城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安阳之妾,顾氏,巾帼不让须眉,乃天赋异禀,经商奇才。

日子就这么撑过去,唯独一件,确是她不能解决的。

昔日便从赵安阳口中得知,瑞云绸的老板陆之平心狠手辣,如今一番较量之下,才知道这样的评价果然不是道听途说的。那个野心勃勃的男人现在不仅想抢占江南一带的生意,甚至还想涉足京城。

饶是顾清秋使劲浑身解数,也只能是与其周旋到底,打个平手,造成了针锋相对,各不相让的局势。面对这样诡谲的人,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就在赵府面临着这样的危机之时,锦绣罗裳却遭遇了巨大的变故,进贡皇室的成衣一夜之间全数被毁,店铺中的熊熊烈火烧了一天一夜。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等着赵府的是什么。欺君之罪?满门抄斩?

若是赵安阳再这般放任不管,那赵府上下上百条人命,便真的就要随着锦绣一起葬送了。

只是这些日子生的变故让顾清秋知道,他们之间的嫌隙越来越深了。

老夫人的突然离世,不得不说让苏白樱有了可乘之机,在赵安阳无心料理绸缎庄的时间里,顾清秋再也顾不得儿女私情,她不愿意看到赵安阳苦心经营的成果毁于一旦。

苏白樱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再住在过去的浣纱居终究不便,赵安阳终究是将她接了出来。顾清秋心中悲苦,却无处诉说。不闻不问,不听不看。尽量将心中的情绪压抑住,他们之间有多久没有见过了,她也不知道。

但凡她能做的,她都做了,只是希望有一天等他振作起来好好的将锦绣完璧归赵。

关于他与苏白樱的事,度过眼前的危机再说吧……

赵安阳情绪低糜,本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这些事。

但是现在看来是不的不说了,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毕竟她的肩膀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如今这个家,她真的扛不起了。

一路往日,回到院子之中。

行色匆匆,亦如他过去眉头紧锁那般。经过这几个月的变故,府中的上上下下早已在心中将她当做了支撑赵府的主心骨。

只是没想到的是,回到府中见到的便是赵安阳与苏白樱紧紧相拥的场景。

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他好像在醉酒之余便是抚摸她肚子,将那肚子里的孩子视为他最大的乐趣。毕竟母亲已经没有了,孩子……算是唯一的寄托了吧。

远远的便看见了眼前的场景,心中一颤,眼前一片水雾,原来心还是会痛。

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吧。顾清秋忍住自己的心痛,走上前去,将赵安阳拉到一边。

一阵清脆的巴掌声让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赵安阳,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如今赵府已经大难临头,你若还是这般,赵府的命数就到头了!是不是要所有的人都一起死了,才能明白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只能好好活着的道理?”

顾清秋从始至终没有看过苏白樱一眼,毕竟她和她无关,他们和她无关。现在最重要的只有眼前这迫在眉睫的危机了。

生平的所受的第一个巴掌,赵安阳能不能被打醒,便是赵家的命了。

顾清秋说完这番话以后便扬长而去。

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没有对他提及半分,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只怕赵安阳早已忘记了两人之间的承诺,苏白樱终究会是他们之间的鲠吧。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赵府终究算是度过了这一劫。

重新振作回来的赵安阳,果真还是让人不能小瞧了的。

被烧毁的衣服,来自瑞云绸的危机最后总算是在他的筹划下,一一化解,赵府好像已经回府了往常的生机。

顾清秋总算能将肩上的重担放下,该做的总算都做了。家业她为他守住了,在最困难的时候,在他与别的女人耳鬓厮磨的时候,她却没有一句怨言。

只是现在,是时候离开了吧。

毕竟苏白樱的肚子已经打了,在她的世界,爱情应该是一对一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该散的终究是该散了吧。

待赵府一切安定以后,顾清秋想向赵安阳提出索要一纸休书。

两人这几个月来说经历的,仿佛比一生还要长,清醒过来的赵安阳好像明白了那些日子都做了什么混事。

人在颓废的时候,是不是都不能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或者说是对于自己做的事没有一点的是非观?

在她为了他奔波在外的时候,他却听信了苏白樱的谗言,将她接回了府中。终究是伤了她的心吧。

这一别,他心中大乱。

没有她,就没有今日的赵府。自己终究不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女人,况且她是那么的爱她。

二人约定一月之期。

恢复昔日脾性的赵安阳,一点一点的看清自己的心。苏白樱终究是个魔障。

不动声色的将她遣出了府,一声不得再踏足京城半步。

虽然两人之间的鲠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有的事终究是错过。所谓破镜难圆,覆水难收,便是这个道理吧。

一个愿走,一个却强留。

富丽堂皇的宅门,锁住她的人,终究锁不住她的心。

两年后。

在赵安阳第一千一百次被拒门外,第一千一百次午夜时分站在她的门口凝视着她,第一千一百次半夜进门悄悄的为她掖被,第一千一百次不动声色的默默的在背后为她做事,无一例外的被拒。

最后,终于换来了一个屋内摇曳的烛光与她渐渐敞开的心门。

爱则信,信则不疑。

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有的人一旦错过,便再也没有了。没有人会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珍惜现在,珍惜当下。便是最大的幸福。

数载的时光过去,顾清秋终究是没有身孕,老夫人当年备下的菜早已伤害了她的机理。

以后不可能在有孩子。

后来,鱼初告诉她,当年逐浪为了报答她对小冬瓜的疼爱,不惜舍弃自己的性命帮她度过一劫。

胖厨娘依旧照顾着小冬瓜,只是这个没有父母的孩子终究是需要更多的人疼爱的。

顾清秋与赵安阳达成共识,将小冬瓜收养做自己的孩子。教他读书,教他习字,教他所有她所知道的。

小冬瓜的小银锁很灵验,在这宅子中会平平安安的长大。看着他无忧无虑的成长,想必天上的逐浪会很欣慰吧。

赵书蝶却还是过去那般模样,只是现在仍是小孩子一般的心性,与小冬瓜倒是玩儿的很开心。

这样也好,过去喧嚣弥乱的宅子,如今好像变得很平静,很美好。

沈孟娴在文熙怜消失后越发沉静了,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亦如没有人知道她与文熙怜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微妙关系。

而君妤雪却在与苏白樱的明争暗斗中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有的时候爱的太过执着,似乎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终究伤害的是自己。

(全文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