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溺爱逆天邪凤 > 第四十五章 大结局(下)

溺爱逆天邪凤 第四十五章 大结局(下)

作者:陌上无花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37

章节名:第四十五章 大结局(下)

“听说了别说,三公主突发暴病没了。”

“不仅如此,我还听说珍妃娘娘爱女心切,现在也处于弥留之际了。”

“不仅如此啊,我听说五公主现在的身体也是一落千丈呢!”

“唉”

朝堂上现在可谓是愁云惨淡,现在的皇族还真是多事之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公主一个个的不是死了,就是病的快死了,甚至连后宫的嫔妃也是如此。这怎么能不让人惶恐,不让人担忧呢!

“皇上最近如何了?”这个问题绝对是所有人都关心的,只是对于纳兰闫旭的身体状况,就连太医都不清楚,小道消息更是一个也没有,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万分的惶恐了。

“这个不清楚啊!”

“也不知道这个二公主是怎么回事?好像从她回来之后皇宫就成了监牢一般,什么消息也得不到了。”

“嘘,你不要命了,这话也敢乱说吗!”

……

邪宝儿此时坐在梁上,听着下面的一轮,手托着下巴,看来纳兰羽裳对于大臣的控制力并不怎么高吗,瞧瞧这一个个八卦的水平,啧啧,她是真的为自己的这位姐姐担心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的,竟然想堵住人的嘴!不知道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吗!

舆论自由的重要性,看来自己的这位二姐并不了解吗!那自己是不是要给他们加把火呢!

不过想到自己的那几位姐姐,邪宝儿只能报以无奈了,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脑残还是怎么的,明知道纳兰羽裳是一个什么人,还不赶紧的躲出去,竟然还妄想着什么从龙之功,什么成龙之路,切,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她们镇得住吗!

不过邪宝儿倒是佩服纳兰蝶衣,这个七姐真的是太果断了,只怕自己临到这事儿上都得好好地考虑一下,可是自己的这位七姐竟然直接出了宫,让纳兰羽裳无可奈何了,不得不说,纳兰蝶衣很聪明,所以她能活下来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可能的事情。

“诸位大人请回吧,陛下身体欠安,今日的早朝免了!”

一个很年轻的公公倨傲的说道,说完直接转身走人,也不管这些臣工是不是有紧急事务要处理,看的邪宝儿忍不住的摇头,纳兰羽裳若是想当上皇帝只怕很困难了,瞧瞧那些臣工的脸色就知道了,对于如此一个不喜朝政的人,能有人支持才是怪事呢!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个小小的太监都敢如此无礼,真是真是!”左丞相气得脸色发白,对于这个小太监显然他是愤恨到了极点。

“老左行了。”右丞相脸色一变,今天本来是宫中传出纳兰闫旭要临朝他们才来的,可是没想到又是白忙一场,也不知道陛下现在怎么样了?希望这场暴风雨快一点儿过去吧,要是在这样下去,只怕龙庭就真的完蛋了。

“太女殿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唉”遇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太女能怎么办?真是让人头疼呀!

邪宝儿眉头挑了挑,怎么又扯上她了呢!不过邪宝儿看到旁边竟然有人目含杀气的看着这个左丞相,她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手中一枚银针直接刺了过去,无生气的了解了这个暗卫的生命。

“太女殿下肯定是有事,她一定会回来的。”右丞相很自信的说道,对于邪宝儿他们这些人都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在龙庭,你可以不信任陛下,但是却不能不相信太女殿下,因为陛下不能解决的事情到了太女殿下手中,那就变成不值一提的小事儿了。

“只是现在这国家的局势”

“啪”

左丞相看到自己眼前的这个瓜子壳,脸色微微一变,他想大吼,什么玩意儿,难道以为老子这个左丞相是白当的吗!

只是右丞相不是一般人,他抬头看到了邪宝儿那笑盈盈的脸,眼中闪过了一抹狂喜,立刻拉住了想骂人的左丞相,而两个人离开之后,那个瓜子壳立刻散开,成为了粉末,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邪宝儿拍了拍手,直接一个飞纵离开了,接下来这里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自己可绝对不会在给任何人机会了!

邪宝儿冷笑了一声,对于自己的那个二姐姐,她可是太清楚不过了,这几天的调查也很清晰地显示了,这位二姐可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有这样的本事的,竟然能够将那么多人勾到自己的身边,虽然是用身体,但是这也是一个非常牛的事情!真的没想到呀,她们纳兰家这十个姐妹中,自己是无可奈何逼上梁山的,纳兰雪那是明目张胆结果把自己玩进去了。但是这位二姐吗,就算是所有人加起来那也没办法跟她相提并论,这简直就太牛了,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这纳兰羽裳到底有什么异能力,竟然不管是老少都能被她勾引到手,啧啧,真是让人失敬呢。

“殿下,已经准备好了。”虎贲军统领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一年他真的是憋着一股气,现在知道陛下已经没事了,自己要是不好好的出出气,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虽然说现在皇宫中的能人很多,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些能人还能跟太女殿下相提并论吗?别说自己看不起这位吃里扒外的二公主,实在是她的手段不行呐。

他可是已经侦查清楚了,现在皇宫中最厉害的了一个也不过是青阶,还是初段的,连杨少(杨皓月,从他跟邪宝儿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是杨少了!)都已经是蓝阶了,更何况是太女殿下这个紫阶呢!

当然,知道邪宝儿紫阶这个消息的人还是非常非常少的。

不过虽然这些都是理由,但是让这位虎贲军统领一定要尽快行动的还是,纳兰羽裳现在竟然丧心病狂的开始对付自己的姐妹了,大公主疯了,三公主已经没了,四公主那更不必说,早就在七公主出宫的时候就已经香销玉殒了,八公主现在也是生死不知,五公主则直接得了重病,在这样下去,龙庭国的几位公主殿下不是都完了吗,这可不是他能够担负的起的责任。

“我知道,现在宫里的情况已经弄清楚了吗?”邪宝儿明白这位虎贲军统领着急的原因,话说,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急!在这样下去,他可以直接去吃牢饭了,作为保护宫中安全的人,竟然让这么多的公主没了,他真心的负担不起这个责任呀!

“已经查清楚了,我们的人也安排进去了。”虽然世外之地的人很多,但是跟世俗比起来那还是太少了,更何况这些年因为有太女殿下的培训方法,虽然彩虹阶的不常见,但是也有那么小猫两三只,但是天阶的可是一抓一大把,那些神秘之人又如何,太女殿下可是将它们的活动规律,甚至长相,实力都打听的一清二楚了,现在可以说,想要拿下这些人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七公主那里有传来消息吗!”邪宝儿明白虎贲军统领的意思,不过这事他也同意,毕竟这不是小事,而且自己家的老头子只怕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她说已经开始行动了。”虎贲军统领早就接到了这个消息,不过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听到邪宝儿问,立刻回道,不过那眼神还是一样的迷糊。

邪宝儿点头,纳兰蝶衣说行动了不假,但是只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等回头阎罗殿的消息来了后,自己才能够确定是不是真的行动了。

“接下来,你去保护没出事的几位公主。”邪宝儿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个问题也挺难的,现在没出事的也只剩下六公主了,至于七公主那根本就不用人保护,纳兰羽裳只要脑袋没坏掉,绝对不可能对纳兰蝶衣动手的。

“那”其实虎贲军统领还想问问,五公主的病有没有治。

“我没办法,纳兰羽裳只用一种毒,可是现在解药必须给父皇用,你懂吗?”邪宝儿这话的意思很明白,虽然她有药,但是药不多,自然要紧着皇帝使用了,至于说这位五公主,这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这件事告诉父皇吧,让他也有一个心理准备。”若是这些皇家公主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家中,肯定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下场的,可是人心不足,她们总是想再进一步,结果这前进的一步就是深渊,怪不得谁。

“是。”虎贲军统领明白了邪宝儿的意思,这件事自然有人抗,他不用担心,而且看样子皇上也不可能计较的,想想也是,这些女儿都造老子的反了,只怕皇上对她们最后的一次仁慈也被她们自己消耗殆尽了吧。

“另外,你要小心一点儿,别让纳兰羽裳发现了。”那个女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隐藏二十多年而不被人知道,这样的实力邪宝儿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具备,对于如此牛的一个人,小心肯定无大错。

“臣明白。”虎贲军统领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他已经有些浮躁了,不过现在听了邪宝儿的话他就明白了,现在不是自己松气的时候,至少在京城的局势没能安稳下来,自己这口气就要一直提着。

“殿主,边境开打了。”一个黑衣人跪在地上,说完就消失了。

“行动!”邪宝儿眼睛一亮,自己直接穿上了太女的朝服,其实这身衣服她只穿过一次,不过现在看来只怕以后要总穿了。

“是!”还没走的虎贲军统领立刻明白了邪宝儿的话,眼中精光暴闪,看来他大展宏图的时刻到来了!

而此时的皇宫中一个幽静的角落,几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的人眉头紧锁着,氛围有些凝重,他们彼此看了一眼,随即低声说道:“我听说海家少主,闻人家少主回来了,这个时候你们知道吗?”

说话的人看到其他人的眼睛阴沉了下来,立刻明白了,怪不得这几个人这几天心神不宁呢,原来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了,估摸着就等着自己说出口了。

“我还听说,龙庭的太女纳兰昭阳也回来了。”一个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只怕他们都没能预料到,谁能想到手眼通天的纳兰羽裳承诺的事情竟然也没有做到呢,不过这也幸好没有做到,要不然海家少主和闻人家少主还不得撕巴了他们!

“听说那就是一个妖孽,现在她什么实力?”这才是大家关心的重点,要是实力比较高的话,他们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估摸着这凤凰大陆都容不下自己了。

“这个不清楚,但是那个杨皓月心中已经是蓝阶中段了。”她男人都这么厉害了,更何况是这个妖孽呢!说话的这个人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算不是紫阶,那肯定也是蓝阶巅峰,肯定不是他们这些小喽能够对抗的。

听了这话,这里的人几乎都有些脚软,欲哭无泪,他们真的是被纳兰羽裳这个死女人害死了!

果然是红颜祸水呀,要不是为了贪图这些女色,荣华富贵,他们怎么可能会犯这么大的错误,甚至可能会被一个妖孽盯上,这妖孽科比他们年纪小得多,若是她真的有心惩治他们的话,那他们肯定是逃不过的!难道真的要离开凤凰大陆吗?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现在邪宝儿的势力可不仅仅是在凤凰大陆,其他的大陆上虽然比不得凤凰大陆这么的壮大,但是也不小呢!最起码弄几个人是绝对没有任何难度的,甚至都不用邪宝儿亲自出手,就她身边那几位就能整的他们欲仙欲死的!

虽然现在的龙家已经彻底的没落了,但是成功的男人可不是继承家族的威严的,比如龙千山在炫龙大陆,那就不是龙家给支撑起来的,那完全就是自己的实力闯出来的。

而在其他的大陆上,这些男人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既然自己的女人都这么的厉害了,要是自己没点儿实力的话,那以后都不能直起腰板说话,这对男人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可不是他们这些骄傲的男人不能接受的。

“那、那咱们怎么办呀?”越说越怕,这些人真的是后悔,可是现在就算是后悔也晚了,因为这位妖孽可不会给他们后悔的机会!

“赶紧逃吧,这个妖孽一回来,若是反应过来只怕咱们连逃都是不可能的!”第一个开口的人这个时候咬了咬牙,虽然很无耐,很丢人,但是这个时候若是不说的话,那也绝对不行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好不容易修炼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怎么能还没有享受就死掉呢!

“那我们在其他地方准备的人呢?”一个人有些迟疑,眼下这个大好局面可是不容易办到的,就这样的放弃了,他真的是舍不得。

“命都没了,你还想这些做什么!”第一个人忍不住的跺脚了,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的,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说这些没用的,管那些人做什么呀,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

“只是”

“你爱走不走,你不走我走!”这个人决定再也不拖拖拉拉了,要是继续这样拖拉下去的话,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如何呢,这年头早走一会儿是一会儿,兴许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让自己走不了了。

“啪啪啪”

孤单的掌声响了起来,这里的人却没有一个觉得这个夸赞自己的,相反,他们都觉得这是死神在敲门!

“说得好,只是你们既然来了,作为龙庭的太女,本宫没能好好地招待各位,实在是心中有愧呀,所以各位还是留下来吧,而且相信本宫的二皇姐肯定也不希望诸位离开的。”邪宝儿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

而随着邪宝儿出来的,那肯定不在少数了,几乎在一瞬间这些人都能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住了,而且至少在同一时间有两到三个跟自己同级的高手盯着自己,这可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这说明今天的这位龙庭太女是有备而来!

而让他们心往下沉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预料到眼下这个局面,龙庭太女的手中竟然掌握着如此庞大的实力,这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大世家,甚至那些大世家都拿不出这么高段的战力出来!

“太女殿下,虽然我们知道我们这次的行为是很让人愤慨的,但是太女殿下,我们也是被人请来的,所以”

“话不是这么说的,正因为你们是本宫的二皇姐请来的,本宫才要好好的代替二皇姐照顾你们呀!带走,好好地伺候着!”邪宝儿的脸色一变,对于这些人,邪宝儿是绝对不会有半分的心慈手软的,因为她老子就是因为这些人差一点儿就救不回来了!

“是!”那些人不由分说的将这些人锁了下来,而这些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不敢有半点儿的挣扎,他们就怕这位小祖宗一个不高兴,直接在这里让自己脑袋开花,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接下来本宫就要好好地会会本宫的这位二皇姐了!”将纳兰闫旭的女儿几乎一网打尽的收拾掉,不管怎么说,邪宝儿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反正让邪宝儿做,邪宝儿是绝对不会这样的心狠手辣的,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亲人,哪怕是有些冤仇,但是血脉亲情大于一切不是吗!

霓裳宫中

纳兰羽裳突然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眼前这突然断裂的杯子,惨淡的一笑。

“公主殿下,您这是”旁边的心腹宫女看到纳兰羽裳这个样子,心忍不住的打了一个突,二公主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笑的这样的让人胆战心惊呢?

“没事。”纳兰羽裳突然笑了起来,该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做了,就算是现在失败了又如何,反正这个国家已经不可能存在下去了。只是当她看到那慢慢向自己走来的人的时候,纳兰羽裳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二皇姐,真是好久不见呐。”邪宝儿淡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个二皇姐,纳兰羽裳,说实话,纳兰羽裳并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给人很惊艳感觉的美人,相反,她是一个带着江南烟雨一般温柔如水的女子,这种娇小温柔型的女子是属于耐看型的!

而邪宝儿一直以来就非常的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因为她是属于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妩媚型的美女,虽然也非常的耐看,但是相比较而言,比之眼前的纳兰羽裳还是少了一股很温柔的韵味。这也是为什么龙千山他们能够非常的认同邪宝儿身边有别的男人存在的原因,实在是就是从长相上看,这么霸气妩媚的人,也不是他们任何一个能够驾驭的了的。而纳兰羽裳吗,还是不说了。

“是啊,我以前应该没见过小皇妹吧?”纳兰羽裳脸色恢复了,虽然很惊讶,但是这也没什么,眼前的这个女子就如同别人所说,就是一个妖孽,妖孽做出什么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似乎也是能够被人接受的不是吗!

“本宫能问一句,二皇姐跟其他的皇姐有仇吗?跟父皇有仇吗?跟龙庭有仇吗?”邪宝儿坐了下来,看着那裂开的杯子,嫣然一笑。

“为什么这么说?”纳兰羽裳很诧异,这人是不是太聪明了一点儿?

“若是没仇的话,二皇姐为什么要对皇家之人赶尽杀绝呢!甚至还想毁了龙庭!”这要不是她回来了,只怕龙庭还真的就完蛋了,甚至纳兰蝶衣此时此刻也完蛋了。

这就让邪宝儿不得不怀疑一件事了,纳兰羽裳的目的就是毁了龙庭!因为她的所作所为都不是要成为龙庭的帝王,相反,这个推论才是成立的。

“为什么这么说?”纳兰羽裳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淡定的几乎喝着自己的茶。

“二皇姐跟那么多的国家勾结,跟世外之地的人勾结,甚至做的那些决定,每一样都是将龙庭推往万劫不复的深渊,这可不像是一个想继承皇位的人会做的。”邪宝儿也不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在这一刻看上去这两个人一点儿也不像是敌人,倒像是彼此聊天的闺蜜来着。

“小皇妹真的很聪明。”纳兰羽裳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毁了龙庭。”

“为什么?”邪宝儿真的不懂,纳兰羽裳这样的行为让她很不解,而且她问过纳兰闫旭了,老头子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儿,但是也从来没有说对这个女儿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想法,因为这个女儿总受欺负,他还曾不止一次的表达过自己的善意,要不然纳兰羽裳是不是能活到现在都没人知道。

“你知道我娘是什么人吗?”纳兰羽裳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邪宝儿诧异,不过这个问题邪宝儿倒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她不是从宫中长大的,恐怕就算是从宫中长大的也不见得知道这么久远的事情了。

“我的母妃是前朝公主的孙女,我是前朝后裔。”纳兰羽裳语气带着几分凌厉的说道。

“所以呢?”邪宝儿还是不甚明白纳兰羽裳这话的意思,什么意思啊,前朝不前朝的跟纳兰羽裳有什么关系吗?她娘是前朝公主的孙女又如何?话说这年头公主的孩子还能做什么县主什么的,但是公主的孙女可就不算是什么了,更何况是到了孙女的女儿这一辈上,别告诉她纳兰羽裳就因为这么狗血的理由要毁了龙庭,那她就完全的是猪脑子了。

“我答应过母妃,一定会灭了龙庭,而且这些所谓的姐妹,当年欺负我的少吗?”纳兰羽裳想到当年的事情就不能释怀,所以这些公主的死,他是一点儿也不后悔,这些人都该死!

邪宝儿彻底的无语了,这叫什么,为了拿所谓的前朝而灭了自己的国家,邪宝儿真的不知道该说这位二皇姐脑抽还是脑残了,这种事情除了脑抽或者脑残的人,只怕没谁能做得出来了吧!

“你脑残的境界很高,来人,带下去吧。”邪宝儿直接站起了身,“不过你也算是害苦了你的儿女了,朝晖县主他们以后的日子只怕会非常的痛苦的。”

“小皇妹,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为难我的孩子们,他们是无辜的!”虽然纳兰羽裳不是一个好人,但是却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好母亲,知道自己的计划不可能成功了,她所担心的也只有自己的孩子而已。

“这我不能答应你,要看老头子的打算了。”邪宝儿绝对不会大包大揽的,不说别的,她敢说现在二公主的那三个孩子只怕将自己恨入骨髓了,虽然不在乎,但是邪宝儿也不会去帮助这注定是敌人的人,她也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可能将这样的危险人物留在身边呢,万一到时候伤到了自己的孩子,邪宝儿哭都找不到坟头。

“小皇妹”

“带走!”邪宝儿不想再听什么,反正纳兰羽裳这件事自己不会使什么绊子,但是也绝对不会帮忙,一切都看纳兰闫旭要怎么做了。

对于纳兰羽裳的判决,邪宝儿并没有关注,不管怎么说,纳兰羽裳也是纳兰闫旭的女儿,作为另一个女儿,邪宝儿知道纳兰闫旭此时心情是多么的不好,任何一个父亲,哪怕是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亲自去处决孩子的时候这心情也不怎么好的!

而邪宝儿能做的就是将纳兰念仁,纳兰萱以及小胖子纳兰紫夜放到了宫里,相信有孩子们的插科打诨,纳兰闫旭的心情一定不会太过低落了,至于她吗

邪宝儿看着手中的这份战报,眉头紧锁着。

“宝儿,怎么了?”杨皓月看着邪宝儿,忍不住的有些心疼了,这段时间因为纳兰羽裳以及之前那个纳兰子琪的胡作非为,邪宝儿每天几乎都没有多少休息时间的去处理政事,而且还要给纳兰闫旭调养身子,偶尔的还要应付那三个孩子,她真的很累了,杨皓月真的是想替邪宝儿分担一下,但是也许是自己能力真的是不足吧,这些事情自己每次已处理都乱七八糟的,让陛下都无语了。

“没事。”邪宝儿笑了下,“小叶子没跟你一起过来呀,那小子不是平时最不喜欢跟在他皇爷爷身边吗!”邪宝儿笑着说道。

“那小子现在可是迷上下围棋了,你呢,最近是不是事情有些难办?”杨皓月最关心的还是邪宝儿,因为他觉得邪宝儿这段时间都瘦了。

“是吗,真的没想到这小子比我还强,我小时候可是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的。”邪宝儿失笑说道,至于那些烦心事,邪宝儿一句话也不想说,她还需要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亲自去边关,而自己去的话,这个胜算有多大。

杨皓月看到邪宝儿真的不愿意说,也不再说什么了,相信这件事一定不是特别的严重,要不然她也不会不跟自己说的。

而在第二天,邪宝儿就彻底的坐不住了,走到了纳兰闫旭的寝殿之中。

“出什么事了?”看到女儿的脸色这么的难看,纳兰闫旭只能叹一口气,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有事情就说嘛,为什么要摆出这样一副表情来呢,真是让他无语到了极点,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了,纳兰闫旭对邪宝儿还是多了几分的包容的。

不对比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身边的人是多么的好,跟那些女儿比起来,纳兰闫旭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邪宝儿的这份喜爱真的是太对了,要不是因为有邪宝儿,只怕现在他真的没脸去见列祖列宗了。

“你们先把孩子带下去。”

杨皓月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拉着三个不怎么乐意的孩子下去了。

“出什么事了?”纳兰闫旭不解,孩子都还不懂是,这丫头用得着这样的防备吗?

“我要去亲征,你这身体现在也没问题了,只要不是太劳累的话肯定不会有事的。”邪宝儿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时候走?”纳兰闫旭也没问为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自己当初的不忍心吗,可是看着邪宝儿那青春美丽的容颜,纳兰闫旭真的觉得不好受,女儿这些年就没有安心的过过一天的日子,现在甚至连战场都上了,纳兰闫旭真的觉得自己这个父亲是世界上最失败的父亲,说疼爱邪宝儿,可是带给这孩子的永远都是最烦累的生活。

“马上就走,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孩子们。”邪宝儿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若是告诉那几个孩子的话,只怕自己就走不了了。

“那好,你放心,我会帮你瞒着孩子们的。”纳兰闫旭明白邪宝儿的意思,其实这次是应该自己去的,只是自己的这个身子,唉,人不服老是不行的。

“你放心,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到时候还要看着仁儿他们成家立业呢!”邪宝儿看着有些落寞的纳兰闫旭心中不忍的说道,这次经历了内廷之乱,纳兰闫旭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般,那股子老人才有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重了。

“你先成家立业才是真的!”纳兰闫旭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丫头也真好意思说,孩子都这么大了,可是她还不肯定成亲,难道要让那些男人等老了,她才肯给他们名分吗!

“咳咳。”

邪宝儿不说话了,主要是这个问题自己没办法说,怎么说怎么错,谁让自己心虚呢!

“行了,你去吧。”纳兰闫旭大手一挥,直接将这件事放过去了。当然,他心里打的小九九,邪宝儿是绝对不知道的。

“那我先走了。”邪宝儿松了一口气,随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当纳兰念仁他们知道了邪宝儿离开的消息,哭的稀里哗啦的,而虽然杨皓月他们猜到了,这个时候心情也不好受,只是纳兰闫旭的一句话,让这些人都忍不住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们这群笨蛋!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利用吗?”纳兰闫旭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宝儿若是在京中,你觉得你们有机会准备成亲的事宜吗?可是现在她去前线了,你们也知道她的本事,胜利绝对是指日可待的!那等她回来,肯定是心情最松懈的时候,咱们来个生米煮成熟饭,直接拜天地不懂吗!要不然你们觉得你们这辈子还有可能让宝儿那妮子点头吗!”

听了纳兰闫旭的话,在场所有的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他们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呢?

纳兰闫旭看着这些女婿的样子,嘴角带着几分的笑意,这件事自己计划了很久了,虽然上一次被纳兰子琪和纳兰羽裳这两不孝女打断了,不过现在总算是弥补上自己的缺憾了,哈哈,宝儿,你等着接招吧!

刚出京的邪宝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殿下”身边的副将有些担心,太女殿下不会是累到了吧,话说这京城的事情还真的是不轻,太女殿下被累到也是有可能的,就算是一个大男人也应付不来,更何况是太女殿下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呢!

“本宫没事,加紧行军!”邪宝儿高喊道,随即纵马向前赶去。

凤起五年秋三月,凤女帝亲赴边关,军情高涨,一战胜。然,故大将军萧元稹与女帝意见相左,不愿出兵,女帝怒,拿下故大将军萧元稹,亲自带领三万亲兵追击,大胜。一月后,收复龙庭失地五城。

故军中有人进言,请女帝归京。女帝怒,言:此形势千载难逢,怎可轻易退兵。

此人怀恨,出逃,然被女帝千里追击,杀之。

随后三月,人言严冬不可用兵,然女帝用兵如神,每战必胜,于不可用兵处用兵,连下敌国三十二城,直逼敌国核心,然此期间,与民秋毫无犯,军纪严明,每至一处,百姓跪迎女帝。据闻,此国君主昏庸无道,强征暴敛,每户皆挂缟素。

其后半月,女帝直取敌国都城,随后转道,继续攻击其他在此五年间攻击龙庭之国,用时三年,统一整个凤凰大陆。

三年后,邪宝儿带着大军回到了久别的龙庭国都,此时此刻的邪宝儿已经完全不是三年前那个还带着几分稚嫩,虽然聪慧却总有着几分女子天生柔弱的太女殿下,她已经是整个凤凰大陆上被高歌欢送的战神,唯一的战神!

因为这在三年间,世外之地那两位紫阶高手因为害怕邪宝儿的统一,前来行刺,只是被已经修炼到返璞归真境界的邪宝儿在三百回合之内拿下。不过邪宝儿并没有杀他们,只是用药物封印了他们的实力,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殿下。”亲随看着目光中带着几分感概,似乎有些近乡情怯的邪宝儿,忍不住关心的问道。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都知道今天的主题可不仅仅是他们的回归,最重要的是,今天是新国成立的日子,是太女登基的日子,更加是太女殿下成亲的大日子!不过这三喜临门的好日子,亲随可不敢说出来,万一太女殿下发现了什么的话,那自己不是要被陛下撕巴了吗!

“走吧。”邪宝儿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性的小女孩子,自然知道军纪严明的重要性,更何况事情已经说出去了,自己还能出尔反尔不成!

盛大的欢迎仪式让邪宝儿还是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看着那些洋溢着幸福笑容的面容,邪宝儿的心中却带着几分的满足,自己想做的不就是这样吗,让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让每个人的生活都幸幸福福的,人生至此,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不过当他们来到皇宫前的时候,邪宝儿看到这火红的景象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宫里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邪宝儿问着自己的亲随。

“属下也不是很清楚。”亲随一问三不知,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说知道,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女,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亲随能够得罪的。

“行了,本宫知道了!”邪宝儿深吸一口气,反正自己经历了这么多,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当纳兰闫旭的圣旨在大殿上响起的时候,邪宝儿彻底的傻眼了,不是吧,让自己成亲!而当看到那些穿着新郎服的男人时,邪宝儿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她现在晕过去可不可以,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所以邪宝儿被逼着去换了新娘服,而当拜完堂,即将送入洞房的时候,纳兰闫旭的第二道圣旨宣读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纳兰氏闫旭即位四十有一年矣,海内不曾河清,天下不曾太平,民亦无所安,万邦不服。吏治不曾清明,朕德有辱先圣,功无遗后人。皇太女昭阳,人品贵重,功盖宇内,才冠古今,坚刚不可夺其志,巨惑不能动其心。朕欲传大位于太女昭阳。诸宗亲当戮力同心,共戴新君。重臣工当悉心辅弼,同扶社稷。钦此!”

“臣等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殿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因为谁都知道这件事,嗯,除了现在的准新娘,新君不知道之外。

“新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纳兰闫旭!”

邪宝儿抓狂了,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木已成舟,邪宝儿在愤怒又如何呢?

而此时京城的街道上,纳兰闫旭带着三个孩子浏览着。

“皇爷爷,你这样算计母皇,她会不会生气呀!”

“对呀对呀,皇爷爷,母皇生气好可怕的!”

“笨蛋!”

“放心,你们的母皇现在没工夫生气。”纳兰闫旭哈哈大笑着,能算计到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真的是让他非常的开心。

“皇爷爷,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皇爷爷,我好崇拜你哦!”

“白痴!”

……

一阵清风吹过,桂花香隐约传来,为这片土地蒙上了丰收的色彩……

全文完

终于完结了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