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青妃传 > 番外——尾声

青妃传 番外——尾声

作者:十一公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1:48

冗长而繁杂的事务终究尘埃落定。

第二年的六月初八,溯溪皇宫举行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

当日,吉时已到,慕英帝身着龙袍,送凤舆出宫。

待接过新后,经东门中门午门进得中庭。

瞻礼人员自溯溪皇宫门入,宗亲、王公、遗老、官员不计其数,皆身着朝制礼服依次而立。

由新帝赐“金册”、“金印”于后,钟鼓轰鸣,器乐承响。

王公大臣依此三跪九叩,礼成乐止。

又经送亲等诸礼,十六人抬新后凤舆方于此时送入帝王寝宫东暖阁帝后新房。

自然这是正史记载,据某人‘慕英帝香艳野史传’透露,当日那状况,岂可一语道尽。

皇宫开设流水宴,宴开千席,宾客如云,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迎娶这位来头甚重的皇后。

无数声名显赫的贺客汇聚一堂,溯溪一国众多世家均有到场,更是涵盖南陵在溯溪富商贵客,谁也不愿错过这场空前盛宴。

各路车驾雍塞数街之远,观者如云,鼓乐动地,贺礼堆积如山。新娘妆奁之盛,仪仗之华,皆令人叹为观止。

负责送亲的乃是南陵丞相,女方身份是南陵皇帝的皇妹‘华音公主’。说来,这可是百年来头回两国结亲,而女方直接入主东宫,母仪天下。

自慕英帝登基以来,这是宫中第一次有这样盛大的庆典。

正殿外,红绸从地上直铺到殿门前。百官分列在台阶两侧,礼乐在上空盘旋不散。

层层白阶如天梯,台阶高处,慕英帝站得笔直,阳光落在他眼前垂着的珠玉上,莹莹地摇晃出耀眼的碎光。远远的,宫门方向驶来了御撵。

御撵由八匹骏马拉着,驶过长长的红绸,隔着三层三叠的台阶,在下方停住,纱帘轻舞,映出里面端正坐着的红色人影。

除了百官,还有许多应邀而来参礼的宾客,场面热闹而喜气。

众人视线都落在御撵上,然上面的人却没有动作,在前方负责送亲兼具引路之责的淳于庚含笑看向高阶之上的人,朗声道:“久闻慕英帝英明神武,才智卓绝,在这举世共贺的喜庆之日,不知群臣诸位是否有幸请慕英帝应诺献上求娶华音公主之礼。”

既有嫁妆倾城之盛,自然当初也有聘礼连绵十里,而淳于庚所说之礼,难避刁难之嫌,尤其一词‘求娶’,这求用的甚妙。等同于昭告天下,溯溪国求亲,南陵国下嫁公主。

乐声骤息。

有宫人抬一架古琴而上天阶,摆放于慕英帝跟前。

大红的喜服宛若天边晚霞,龙冠下的发丝简单地垂在肩后,随着衣袂在风里翻飞时,张扬浓烈,像是浓墨在红绸上泼出的山水,而他本人恰是这世间最为惊采绝艳的一笔。

拂袖而坐,目不斜视,望向御撵上的那抹红影,眼光悠远深长,嘴边带着一抹笑意,低调而淡然。

琴声铮铮,情意深深。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一曲凤求凰,歌尽衷肠。

曲罢,在众人视线下,夏侯霂颀长的身姿像是挺立的劲松,他脚步轻缓而沉稳地迈下阶梯,走近御撵,而后递出手。

帘幕掀起,所有人望过去,鲜红的嫁衣繁复华美,纤腰楚楚,细步盈盈。

在这样的场合,淳于音也难掩女儿家姿态,略有些拘谨的将手交予夏侯霂。

古老的周礼乐章铮铮流淌,二人相携着朝上走去,巍峨的宫殿前,高不可及的台阶上,留下两道并肩的红色背影,钟声袅袅中气势凛然,威严庄重,端不可侵。身侧之人与他并肩共行,偶尔彼此对视一眼,紧握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百官恭然下拜,慕英帝的大婚至此才算正式开始。

此后江山大好,一生荣光,与子共享……

大礼终成,红烛高燃,回归平静的殿内,

淳于音在床上等了又等险些睡去,终于等到了脚步声来,醉醺醺的人被人扶进来坐在她身侧。

流光溢彩的凤冠下,她眉心贴花钿,雪腮绘妆靥,再无半点冷色,娇羞新嫁娘。

夏侯霂望之,顿觉比饮了佳酿更醉。

等人都散去,门一合上,淳于音想起身为他倒杯茶醒酒,刚一动,手腕被人一带,整个扑上了他的胸膛,俊颜笑吟吟的望着她,明亮的眼睛一无醉色。

“你没醉?”身上明明有浓重的酒气。

“不过是装装样,这么好的日子,我怎么舍得醉。”拥着人翻了个身,替她取下沉重的凤冠,黑发如水披散,红衣丽颜。

华宴乐声不断哗笑喧然,红烛高烧丝幔低垂,盛装浅笑的佳人在怀,竟像是梦中的场景。多年追逐一朝得至,竟忘了言语。

“阿音?”

“嗯?”

“音音?”

“嗯。”

“小妞妞?”

“……嗯……”

修长的手捧着娇颜,笑容越来越盛。

愣愣的望着亮如星辰的眼眸,渐渐红了眼眶,抬手解开束冠,漆黑的长发相混,缠绵纠结难分,纤指挑出一缕打了个结,温柔羞涩的一笑。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嫣婉及良时。

龙凤花烛静静燃烧,映照着案上一对空空的酒杯。

夜色深浓,春意盎然,鸳鸯帐内自有情致无边。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而这份寂静中,粗沉的呼吸渐渐便得可闻。

“阿音。”过得半晌,夏侯霂唤了一声。

“嗯。”

“那个,我是说,那个,你……明白么?”

“我……”

“你……别怕。”

“我、我不怕。”

龙床上,一阵响动。

夏侯霂再一翻身,压在淳于音的身上。她的身子有些发僵,而他僵中还带了灼热。

“音音……”夏侯霂又唤了一声。目光落在她盈盈如波的双眸,如雪染烟霞的脸颊。

“嗯。”

“我是,第一回,可能……但我会尽量小心。如果……”

他忍了忍,终是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湿软的感觉,霎时间点燃了肺腑。

夏侯霂压低的沙哑的声音像在努力自持:“如果弄疼你了,你别忍着,告诉我……”

“……”

尾声

当所有人都以为慕英帝娶了皇后,从此可以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时,而他却只觉得,自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得从有了儿子开始说。

不管怎么说,他这好歹是个皇帝,要处理一国大大小小的事务,所以,待得他拼着命把该忙的都忙完了,正想同淳于音好好诉诉衷肠,缱绻温存一番,以解这蓄积了许久的念想,却蓦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宠了!

如今,最得宠的是那个叫蔻蔻的臭小子!

才多大点的孩子,可却偏偏长得与小时候的夏侯霂如出一辙,毫厘不差,活脱脱一精致小包子。

好吧,不仅仅是模样,就连那撒娇卖痴的调调都是一样的。

一整天腻着淳于音,时时刻刻形影不离,甚至连睡觉也定要同淳于音一起时,夏侯霂恼了。

好不容易有一夜,蔻蔻睡得早些,淳于音和衣躺在床上,夏侯霂只以为得了个好时机,便去搂了淳于音,掰开蔻蔻那紧抓住淳于音裙角的手,打算一路将淳于音抱回自己寝殿去,好好温存一番,却不料,他抱了淳于音才刚离开床榻,蔻蔻就醒过来——

那小兔崽子,平日里言行举止乖巧听话,此时却偏偏装得极为无辜与委屈,扁着嘴,含着泪,字字都是控诉:“母后有了父皇,不要蔻蔻了……”说着说着,带着点鼻音,嘴轻轻一撅,眼看着泪水就啪嗒啪嗒滴落下来!

当初蔻蔻出生委实艰险,孩子一出生就差点没保住,所以淳于音十分疼宠,对他近乎是百依百顺。如今,眼见着这心肝宝贝哭得如此伤心委屈,淳于音这个做娘的又怎么会不心疼?!

在夏侯霂的目瞪口呆之中,淳于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陪蔻蔻一起睡,将夏侯霂给晾在一边!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一次又一次……

夏侯霂彻底吃醋了!

为了把这最黏人的蔻蔻搞定,夏侯霂决定要让大女儿蕥蕥帮忙。

而笼络女儿,夏侯霂也不得不作出牺牲,许之随意出宫,并且把她看中的侍卫,也就是自己最忠心的‘小西瓜’也出卖给她了。

这样,蕥蕥才算是与他结了盟,一起“对付”蔻蔻。

之后,蕥蕥就常常约了蔻蔻一起玩游戏,名字叫‘谁先动谁输’,比试谁更有定性,而裁判正是淳于音。那所谓的比试开始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夏侯霂便瞅着时机,不声不响地将淳于音给硬是掳走了。

好一会儿之后,蕥蕥甩了甩酸了的小胳膊,贼兮兮地偷偷望了望四周,这才戳了戳仍旧规规矩矩坐着的蔻蔻,小声道:“母后被父皇带走了。”

“我知道,”蔻蔻毫不意外地应了一声,他面上并没有笑容,可眉梢却有着狡黠的,只是将话说得轻描淡写:“古人云,凡事过犹不及,咱们不能让他一回都不得逞。”

蕥蕥闻言笑眯眯地向蔻蔻道谢:“蔻蔻,来来,给你,这回父皇给我的出宫令牌,还有我终于把小西瓜收了,还得多谢你。”

蔻蔻捏着令牌,笑了,露出一对小虎牙:“你客气了,还有要劳烦你帮忙的时候……”

言语间极为老成,谁能想象这站起来还没凳子高的小孩子,能做出这事?

蕥蕥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花儿,那讨喜的脸儿粉扑扑的,拍着胸口信誓旦旦:“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只管开口!”

“那好,下一步,我们就计划出宫找外公外婆吧。”

“好呀好呀,你这招是不是外公写信告诉你的呀?”

“哼,不告诉你。”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