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少主滚开别挡老娘的道 > 第五十九章 还会有相遇的一天(大结局)

章节名:第五十九章 还会有相遇的一天(大结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朝百官跪拜在地上,等候皇上出来,每每这个时候,皇上在听到他们的朝拜声就会出现,然后坐在上位的龙椅上,这是平时都会发生的事。

但,今天明显不是这个样子,上面空无一人,也没有乾清皇帝的声音,他们一时间视线交错,他们今天都收到乾清皇帝要上早朝的消息,但是直到现在连人影都不见,他们不由得着急起来。

就在他们浮想联翩的时候,宇文灏就带着元敏皇后出来,元敏皇后虚弱的身子靠在宇文灏身上,面无血色,仿佛是经历了一番大变。

众百官面面相觑,能让一贯以清冷面容出现在百官面前的元敏皇后脸容色变,究竟是发生了何时。

同时,他们脑中响起了一个信号,乾清皇帝,怕是不行了。

“昨晚,本宫去侍候皇上时,皇上已经毒害身亡,驾崩了!”

元敏皇后悲痛欲绝,眼泪滑过脸颊,年仅三十五的她,保养得像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一样,此时她哭得梨花带泪,早已成了一个泪人。

满朝百官瞅着她的样子,想起皇上这么多年独宠元敏皇后,也让元敏皇后为他诞下孩儿,足以证明他们感情很深,无论是谁,都无法撼动他们深厚的感情。

瞧着宇文灏极力隐忍的悲痛,他们也知道,元敏皇后说的话是真的,皇上他,真的是驾崩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高呼一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个消息对他们实在是太打击了,原本以为皇上的病情一会会有好转,谁知道,这个病情非但没有好,还因凤箫离的问题而加重,这个人,一定不能留,不杀了她,难泄心头之恨!

“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太子是皇上亲封的太子,那么依照淮京的组训,太子就是今后的皇上!”

元敏皇后悲痛的神情早就已经轻轻减了几分,灏儿登基才是大事,那老不死死不死,关她什么事,当然,还是死了好啊!

“没错,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先皇已经驾崩,这个皇位就应该由太子坐,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左丞相向前踏了一步,对着宇文灏行了一个大礼。其他人见左丞相已经表态,都纷纷出来表态,新皇上任,对不服自己的人肯定实行一个政策,那就是杀无赦。

元敏皇后满意的点点头,她也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容易解决,她以为还是费一番波折才能扶宇文灏上皇位,她赞赏的看了左丞相一眼,左丞相不愧是扶持起来的人!

“平身吧!”

宇文灏颇有一国之君的威严,很快就适应了这个转变,不过只因扶着元敏皇后虚弱的身子,才没有坐上龙椅。

“皇上,毒害先皇的那个女子该如何惩罚?”

元敏皇后可没忘记凤箫离,之前怒扔圣旨起了不少风波,扫了皇家颜面,连累了她的灏儿,在公在私,她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凤箫离。

“没错,皇上,这个女子太狠毒了,连皇上都毒害,绝对不能留于世上!”

左丞相也出来附和道。他并没有因为凤箫离是岳晚晴的好友而出口求情,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面,他不可能因为岳晚晴而放过凤箫离,一想到凤箫离多番闯入府中,后掳走岳晚晴多次,他就气上心头,这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面。

“于你们所言,该如何是好?”

宇文灏并不急于下决定,他倒想看看,这些人会有何打算。

“微臣认为,应该处以极刑,五马分尸这样的死对她来说太容易了,应该处以凌迟,一刀一刀割下她身上的肉,慢慢痛苦,享受挣扎!”

左丞相思虑一番,方才开口。

“左丞相不认为这样的做法太过狠毒吗?”

沈玉沉适时开口,并没有人知道他心中想法。

元敏皇后不露痕迹的蹙眉,这个沈玉沉,怎么这个时候开口,她不是自己的人吗,怎么还和左丞相作对?

“狠毒,毒害先皇的人才狠毒!”

左丞相冷哼了一声。

“紫凛不是在寻找证据吗,左丞相连这一丁点时间都等不了?当时皇后娘娘可是金口一开,左丞相,莫不是你要违抗皇后娘娘的命令?”

沈玉沉寥寥几句话,就将左丞相带进去另外一个局。

“不敢不敢,微臣不敢违抗皇后娘娘,只是看不过凤箫离的所作所为!”

左丞相不敢对上沈玉沉的眼眸,他一直觉得沈玉沉这个人就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你不招惹他没事,但一旦你招惹了,那么你就离死不远了。

“不敢,本相看你可是很敢呢!”

“是啊,左丞相可真煞费苦心,又五马分尸又凌迟,我凤箫离似乎没有得罪你吧,我最多掳走晚晴好几次,除此之外我貌似什么都没有做吧,还是,左丞相本来就是元敏皇后身边的一条狗,不断打压我吧!”

凤箫离从金銮殿的大门进来,身穿一身大红罗裙,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件罗裙用金线绣上牡丹,白皙的皮肤和大红的罗裙相得益彰,像是天上下凡的九天玄女,不同以往的打扮,她这次可是让人精心打扮了一番,盛装上金銮殿,头上也不只是插着一支简单的白玉簪子,上面以罗扇型的样子排列,上面再戴上些许的珠花,整个人都光彩夺人。

众人心里惊叹,想不到这个女子打扮起来一点都不输于元敏皇后,气势上还隐隐有压过元敏皇后的趋势。

但是,众人不过是惊艳了一番,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们都清晰认知一点,凤箫离不是呆在天牢里面吗,怎么会出现在金銮殿?

“好你个凤箫离,竟然逃离天牢!”

左丞相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

“左丞相,一个天牢还困不着我凤箫离,我想什么时候离开就离开,还有,我不是逃离的,我是光明正大离开的!”

凤箫离翻了一个白眼,想岳晚晴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不过,凤箫离眸底的光一时间失了光彩。

“人来,给我捉着她!”

元敏皇后大喊,这个时候凤箫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理应在天牢里呆着,见惯了大场面的元敏皇后立马回神,马上吩咐皇室隐卫捉着凤箫离。

“我见,该捉的人不是我,而是皇后娘娘你吧,你竟然敢咀咒当今皇上驾崩,可想而知你有何居心!”

凤箫离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弹一样散发开来,众人疑惑了,呆滞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元敏皇后道驾崩了,凤箫离又说没驾崩,究竟谁真谁假。

“皇上的毒早就解了,何来驾崩一事!”

“既然皇上的毒已经解了,怎么今天不上早朝?”

一名大臣出来,捉着疑点问道。

“你傻啊,这招叫做请君入瓮,我们这是叫放长线钓大鱼,让你们这班老臣子知道,元敏皇后是怎么一个恶毒女子,别被她的表象欺骗了!”

凤箫离瞅着元敏皇后的表情,更加得意道。元敏皇后,你想不到吧,想不到发生这样的事,我要在众人面前,将你的假面具一层一层剥落。

“阿离,既然你说皇上并没有驾崩,那么你就应该带皇上出来,而不是在这里妖娆惑众,你以为你说这样的话就能将你毒害皇上的事掩盖掉,本宫是多想保你,此刻都无能为力了!原本,本宫还以为你是本宫的儿媳妇呢!”

元敏皇后痛心疾首,一脸愤恨说,当真是为凤箫离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而感到伤神,可谁又能想到,元敏皇后掩面那一刻,她是在冷笑?

她非常肯定,任神医在世,都不可能解救一个已经断了气的老不死,那毒药分明融入了乾清皇帝的口中,鼻息分明全无,说他活着,鬼才相信,她一点都不会相信凤箫离的鬼话,只认为她在鬼话连篇。

凤箫离和元敏皇后同样的心情,先让你得意一会儿,一会儿保证你笑不出来,别人做不到的事,你以为我凤箫离还真做不出吗?

“元敏皇后,那你别眨你的眼睛,好好看一看,究竟他是谁?”

凤箫离轻轻让过身子,只见宇文澈扶着乾清皇帝进入金銮殿中,乾清皇帝此刻身体虚弱无比,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进食,但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王者之气,这个人,是乾清皇帝没错了。

“父皇,你小心点!”

宇文澈心疼的看着父皇,父皇这段日子,消瘦了很多,若不是这个女人,父皇不会变成这样,她当父皇是他夫君吗,没有,在利益面前,元敏皇后仅余的善良已经抹杀掉。

“澈儿,父皇没事!”

宇文澈的眼睛一下子通红了起来,他更加不能放过元敏皇后,这个连亲人都能下手的女人,她有什么事还不能做?

“皇后娘娘请问你还认得这个人吗,朝中大臣,请问你们还认得这个人吗?”

凤箫离清冷的声音在金銮殿上传出来,慑人心魂。

“这个人,肯定是假扮的!”

元敏皇后摇头,否定道。

“但是本相认为,这是皇上不假!”

沈玉沉只需瞥了一眼,就知道这个皇帝是真是假,他没有一定能力,还怎么当上丞相这个位置啊。

“皇后娘娘真好眼力,竟然和皇上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连皇上都认不出来,我还以为元敏皇后有多爱皇上呢,原来不过是蒙骗人的伎俩,如果你真的爱皇上,无论这个皇上是真还是假,你都应该欣喜,而不是否定!”

如果否定,那就证明你心中有鬼,元敏皇后,我这一步棋,高吗?

此时,让元敏皇后大为震惊的是,宇文灏竟然放开元敏皇后,慢慢从高位上下来,走到乾清皇帝面前,半跪在地上,道:“皇儿让父皇受惊了!”

“灏儿,你怎么回事,灏儿!”

元敏皇后不晓得宇文灏那话的意思,但她感觉到事情并不随着自己预期发展,脱离轨道。

“皇后娘娘,你到现在都看不到吗,我们这几个人,设了一个局给你!”

凤箫离离开目前这个位置,徐徐往前面走着,话并不停:“当我和紫凛离开淮京的时候,你就开始密谋杀害皇上,你拉拢了你的儿子,也就是宇文灏去插手这件事,她作为皇上的枕边人,让皇上昏迷是件容易事,不过,这个局仅仅开始了一半,另外一半,自然需要我来进行。

你命令皇室隐卫去监视着整个淮京的一举一动,只要我和紫凛立即回淮京,马上进宫禀报,当时城门离别院约莫一个时辰左右,你趁着这个空档,立即下懿旨,立即让我前往皇宫为皇上治病。

你不是看中我的医术,而是看中我这个人,你目的是为除了我,顺便,除了皇上。

我和连公公合作,将那天晚上给他的药方下面再添了一味药,丁温草,这种草若然单独使用效果很好,但是,如果和百葵草一起使用,就会有截然相反的药理,没错,那就是中毒!

原本你想嫁祸于我,可没想到,我竟然自己嫁祸于自己吧,我先你一步,在药方上加了一味药,再先你一步,在煎药的时候加丁温草,而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制造皇上中毒的现象。

你不会想到是我自己嫁祸自己,虽然你不知道究竟是谁先你一步去做这种事,但无论是谁,你都会很高兴,因为,他们做了你想做的事。

第二天的晚上,你马上传召我进宫,立马兴师问罪,审也不审,马上安一个罪名给我,皇后娘娘,谁都知道你心中有鬼啦,你还以为你真能解决我吗,我进天牢不过是让你放心,好揪出跟随你的小尾巴。

那晚,你拿出了证据,拿出了药方,也拿出了药渣,当然,你没想到我会写两份药方,我当时让金凝回去别院拿,这正好遂了你的意,其实我是故意让金凝回去,我要给个机会让你们动手脚对吧,金凝果然没让我失望,在药方上面动手脚,你说是吧,金凝!”

凤箫离冷笑的瞥了一眼被紫凛扔进来的人儿,紫凛一点都不会怜香惜肉,痛得金凝叫出声音,看着金凝这个样子,凤箫离一点怜悯都没有。

自作孽,不可活。

话,并没有完。

金凝先晾在一边,等下在和你慢慢算。

“第二张药方是金凝动的手脚,这是毫无悬念的事,而我,顺理成章的进了天牢。不过这事情没有完的,皇后娘娘,还记得那国花吗,那花,是我派人折的,想想那花,生生折了,真是可惜,不过不这么做,怎么引蛇出洞,你说是吧。

然后命人制造言论,言论一起,淮京必乱,你原本想压制言论,可惜事情根本不向你的预期发展,你深知这并不是杀害皇上的最好时机,但你心浮气躁,已经等不及,携宇文灏出现在帝寝殿里面,给皇上服了一颗毒药,不过,你还真以为这是毒药吗,这只是一颗假死药!

其实我不得不佩服,你能让皇上独宠了你这么多年,肯定是有你自己的手段,不过,你千算万算,都算漏了一点,你没算到宇文灏和宇文澈并没有听从于你,所有人都背叛你,我们这么精心炮制的一部戏,你是否满意?

对了,我还忘记说一句,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和紫凛离宫后去了哪里,我告诉你知道也无妨,我是折返宫中不错,不过我去替皇上解毒,所以方才你和宇文灏说的话,都一字不差的落在皇上的耳中!”

最有爆炸力的话莫过于这句话了,亲耳听闻,乾清皇帝对她再有更多的情,此刻也断了,帝王最恨无非三样,枕边人背叛,儿子谋皇位,外戚争权,元敏皇后的做法正踩在乾清皇帝的雷区上。

而凤箫离并没有将君莫辰道出来,一国皇子不能牵扯到其中,其中的利害她还是懂的。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灏儿,你这是在骗本宫,是不是?”

“母后,回头是岸啊!”

半跪在宇文灏冷冷的说了这一句话,母子之情,不过而已,回想起母后的所作所为,他便觉得悲凉。

“灏儿起吧!”

宇文灏从容的站起来,立在乾清皇帝一旁。现在只剩下只单孤影的元敏皇后一个,她失声大笑起来,她并不是从多年起就精心布的局,而是半年前,皇上寿宴那天,乾清皇帝在看到凤箫离的容貌后,平静的心一下子起了波澜,她知道,这是因为凤箫离的容貌和那贱人的容貌一样,所以钱清皇帝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暗中想要除掉凤箫离,但每一次的暗杀都被阻拦,该说凤箫离命大还是有人暗中帮助,这使她对凤箫离的恨意再次多上一分。什么皇家颜面根本就比不上自己对凤箫离以及那个贱人的恨。

为什么,众人只能见到那个贱人的好,连同只会见着贱人的女儿的好,她究竟有什么好,用得着你们团团围在她身边吗?

“贱人,你这个贱人,你和你娘一样是贱人,你怎么和你娘一样贱,都要从我身边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皇上是如此,连灏儿和澈儿也是如此,你这个贱人,怎么不去死!”

元敏皇后说得声嘶力竭,反正凤箫离将所有事都说出来,自己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皇后娘娘,你以为只有你对我有恨,我对你没恨?我当然知道你从小恨我,而我,从我出世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恨上了你,娘亲的死骗得了别人,可惜你骗不了我。

那名产婆,是你的人吧,但是娘亲在分娩的过程中,那名产婆将硬生生的将胎儿推进去,原本娘没有多少力气,根本经不起这样一推,于是,难产了。

那时,娘亲才知道,原来那名产婆是你的人,于是她想也没想,徒手一挥,那名产婆就死了,可是,生产还是要继续的,没了产婆,那可怎么办,难产,那可怎么办,皇后娘娘,你说,那可怎么办?”

凤箫离忽然笑了一下,笑得元敏皇后心里很怕,凤箫离是知道的,凤箫离看得一清二楚,她什么事都知道!

“接下来的事,你根本就猜想不到,为了让胎儿顺利生产,她硬生生在自己的肚皮上开了一刀,开膛取婴,胎儿是保住了,可是,娘亲却永远不在了,苦于爹爹,对外人宣称,王妃是难产而死,其中的猫腻,有谁清楚!

只是,皇后娘娘,你真狠的心,你从一开始自娘怀了孩子后,你就没打算放过我和娘亲,你在娘亲身上下了毒,通过娘亲传给我,你当时是想,一尸两命,可是,你没想到,娘亲硬是用内力护着自己,保护胎儿,否则,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具死尸!

在十三岁以前,这种毒还没有发作,但是十三岁以后,我开始频频吐血,爹爹得知我情况后,马上将我送上雪雾山让雪雾老头救我,在雪雾山下跪上七天七夜,雪雾老头终于答应救我,这五年,我一直呆在山上养病,不过,皇后娘娘,你可真厉害啊。

你找了一个和我身影容貌声音相同的人代替我活着,享受着我本该享受的幸福,而雪雾山上的我,只需派个人,上来杀了我即可,可惜,那个人一直没有寻到机会,晚晴,你说对吗?”

震惊,再次震惊,连紫凛都挑了挑眉,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凤箫离,朝中的人都知道,岳晚晴是凤箫离的闺中密友,两人感情很好,只是现在

凤箫离不喜不悲,吐出来的话都好像千年寒冰一样,她继续说:“不过事情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你没想到你手上的棋子,不听你的话,你原本想将那棋子许配给宇文灏,但是却没想到,她根本就不喜宇文灏,她想嫁的人是宇文澈,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违例你一次,敢怒扔圣旨,离家出走,刚好那个时候,我从雪雾山回来,宇文澈从大街上寻到我,而我,做回了淳亲王府小姐,至于那棋子,当然是躲了起来,不躲,就会被你杀了。

皇后娘娘,你以为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中吗,我可以清楚和你说,这是一个局,这是一个玩死你的局,你原本想操控那名棋子,让她永远活在淳亲王府里面,好让淳亲王爷,去疼惜一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你要每一个和娘亲有接触的人,都要忍受痛失挚爱的痛,唯有皇上,你不忍伤害,因为你爱他,你爱他的一切,但是,他一直都不爱你,他最爱的人,是我娘!

皇后娘娘,听到所有事情的真相,感到震惊吗?”

凤箫离笑眯眯的望着她,元敏皇后这一次是真正的感到恐惧起来,这个看起来不足畏惧的女子,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大魔头,这么多年,她原以为她一直在算计着凤箫离,其实不然,是凤箫离一直算计着她,从她出生起就开始算计她,真的是,很恐惧!

凤箫离这一番话很平常,似乎在说一个平凡的故事,但是内容真的让他们震撼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子,竟然背负这些东西,一个十七岁的女子,竟然运筹帷幄!

连紫凛,都看不懂凤箫离了,他自以为很了解她,原来连她一丁点毛皮都了解不到,他原以为自己身上背负了很沉重的包袱,原来她才是那个举千斤顶的人,他好想,狠狠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对她,不怕,一切有我。

但他知道,事情远远还不止这样。

凤箫离走到金凝面前,开始和她算账了。

“金凝,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皇后娘娘的人,你演戏演得太多了,太过了,连宇文澈,都在怀疑你的身份了,一个侍女,再怎么胆子小,在面对主子的时候,也不应该胆子小,因为,说到底,我也是和你一起长大的,你不可能,胆子小这么多年吧,在面对宇文澈能这么淡定,在面对我就这么害怕,金凝,你在骗谁呢?”

凤箫离托着金凝的下巴,金凝的脸色苍白起来,她感觉到下巴快要被捏碎了,凤箫离也没有要放手,难道自己今天真的难逃一死,小姐,这么多年的情谊,你也不管了?

“金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小姐,起码我并没有害过你!”

“没有吗,你确定我十三岁那年引发我中毒的人不是你吗?”

凤箫离冷笑,那毒需要引子才会毒发,这毒便会一发不可收拾,金凝,你这叫没有害我吗,好一句没有害我啊!

金凝被堵得说不出话,那年的事,的确有参与,但是她事后也后悔了,不应该这么做,但是,一切都迟了,凤箫离不是圣母玛利亚,有人背叛她她就不会心慈手软,她松开捏着金凝的手,放在她的脖颈上,只听“咔嚓”一声,金凝的眼睛已无生气。

这么多年的情谊,就留你一条全尸吧。

凤箫离拍了拍双手,站在紫凛旁边,紫凛其实知道她心里难过,就像是亲手杀了最亲近的人,那丫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陪伴了凤箫离十多年,没有感情是假的,但是,她必须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任何人,做错事,就要去承担责任,刚刚金凝就要被她背叛凤箫离而承担责任。

她瞧了一眼金銮殿上,只身一人出了金銮殿,她回头对欲上前关心的紫凛说了一句:“女人之间的战争,是男人就不要来!”

女人之间的战争,紫凛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不好开口,他隐隐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无非是要和岳晚晴算账。

而此时,元敏皇后还在狂笑,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了,现在连儿子都离开自己了,真的应证了那一句话,夫离子散。

“皇上,臣妾问你一句话,你老实答臣妾好吗?”

“好!”

乾清皇帝点点头,元敏皇后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他没必要骗她。

“皇上,你曾爱过臣妾吗?”

元敏皇后的眼角笑出了眼泪,她自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她很想知道这么多年,乾清皇帝到底有没有爱自己。

半响,久到元敏皇后以为乾清皇帝不说话的时候,乾清皇帝这才说:“元敏,对你,我只能说,我曾经爱过!”

乾清皇帝不是用朕,而是用我,元敏皇后忘记了哭泣,望着乾清皇帝,愣愣得说不出话。

“元敏,当紫连选择淳亲王的时候,我就已经死心了,所以我决定爱上你,好好珍视你,让你成为我唯一的妻,皇宫的女人,多是朝中大臣送来的,这么多人,我只独宠你一个,难道你真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可是,我真没想到,你对紫连的恨意这么重,这十多年来,你依然不放过阿离,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吩咐产婆去做这些事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很震惊,极端的爱真的能扭曲一个人的心灵,元敏,你变得,你变得不像你自己,所以,我慢慢收回我对你的爱,我要用我的余生,来好好保护紫连唯一的女儿。

同时,给你我一个机会,我希望,你能认清,我对你的爱,但是,我没想到,你越陷越深,几乎疯狂,我心里不断和自己说,这真的是你吗,这真的是你原本的样子吗,我等了十多年,终于等到疲倦了,我对你的爱,也不复回来了。

元敏,我对紫连,不再是男女之情,有的,也只是朋友之情,为何,你看不到我对你的情谊,难道你真的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乾清皇帝激动的说,奈何身体虚弱,刚刚扬声说上几句的时候,就不断咳嗽,一下子脸色苍白起来,但是,他的话并没有完。

“元敏,你难道就这么恨我,你连我们的儿子都忍心伤害,你的心里面,真的连一丝善良都失去吗,那可是我们的儿子啊,你为了报复我,这么多年,你一直让他们明争暗斗,丝毫不阻止,你的心,就真的这么狠毒吗,幸好,儿子不像你,他们都有颗善良的心,知道你其实是在利用他们,但也不忍心伤害你,元敏,你告诉我,你的心在哪里?”

乾清皇帝的心真的很痛,他爱的女人啊,一直不断伤害他最关系的人,元敏,为何你要变成这样,你知道我的心真的很痛吗?

元敏皇后泪如雨下,乾清皇帝的自白一时间让她招架不住,这么多年了,因为紫连,连同恨上乾清皇帝,还伤害了她的两个孩儿。

“皇上,你说,你真的爱过臣妾?”

眼角的泪像断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滑,滴落在地上,妆容早已花了一片,不过目前这个形势,所有事都顾不上了。

“元敏,这么多年来,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这些年我只独宠你一个,皇宫中的女人我连碰都没有碰过,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就是我心中有你,你私自调动皇室隐卫,去追杀阿离,这我也算了,我一直在等,等你回心转意,等你回头一望,就能发现,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张开双臂,迎接你回来,变成最初的最善解人意的元敏!”

乾清皇帝推开扶着自己的宇文澈,一步一步走向元敏皇后的身旁,众人瞅着他的背影,感觉无限沧桑与苍凉,除下那一身龙袍,其实乾清皇帝和所有男人一样,有个温柔蜜意的女人在自己身后就行,若说不同,只能说他身上多了一份责任,比任何人都来得重的责任。

泪眼早已模糊的视线,元敏皇后勉强支撑自己身子,睁大眼睛望着乾清皇帝,他走到离她一步之遥,缓缓张开手臂,就像是刚才他所说的一样,他在等待着她跃入自己的怀抱中。

元敏皇后摇摇头:“皇上,臣妾已经配不上你了!”

“元敏,人谁无错?”

“我的心有就因为自己的恨意而扭曲,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这些年来,皇上,臣妾要多谢你一直照顾我,如今,该是离别的时候了!”

在电光火石时刻,她在自己的怀里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往自己的喉咙一割,如此惊变,乾清皇帝一步跨上前抱着元敏皇后,口里一直大叫传太医,传太医。

元敏皇后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去下这一刀,事情败露,即使乾清皇帝原谅他又如何,第二天一早,弹劾她的折子多不胜数,她不想乾清皇帝难做,只要知道,乾清皇帝是爱她就好。

这一刀,也是咎由自取的,那么多年的恨意,睡着这一刀烟消魂散,紫连啊紫连,死前你折磨我那么多年,死后你还是折磨我这么多年,原本该恨你的,但如今细想,你还有什么值得我恨,你死了,我竟然还恨上这么多年,报复了这么多年。

“元敏,别怕,太医很快就来了!”

伤口不停冒血,没有要止的趋势,元敏皇后半张着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她感觉自己提不起一丝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眼,她的意识很涣散,看不见面前的容貌。

她看到,紫连在向她招手,紫连啊,你是不是原谅我的所作所为啊,所以前来迎接我,紫连,紫连

她感觉手上传来紫连的温度,紫连微笑,和初见时一眼,目光清澈,如出淤泥不染的莲花一眼,圣洁高雅。

渐渐地,元敏皇后最后的焦距也消失了,她永远离开乾清皇帝。

感觉到元敏皇后的异常,乾清皇帝忽然高喊:“元敏!”

爱情可以让一个人变得美好,也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扭曲,这取决于,你怎么去爱这个人。

元敏皇后的爱是极端的爱,直到死那一刻,才明白乾清皇帝最爱的人是她,紫连不过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只在他的心里稍稍留下痕迹,乾清皇帝对元敏皇后的爱是包容的,她一直伤害阿离他也没有计较,他相信元敏皇后能够回头是岸。

元敏皇后最后能悬崖勒马,可是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自古帝王无情,可是这个帝王多情。

紫凛转身,这里的戏完了,他要去找离儿。

“紫凛,你要走了?”

宇文灏低声询问着,见着元敏皇后死去,他的心情很难过,他早就已经猜想到元敏皇后最后的结局难逃一死,但是绝不是元敏皇后自刎。

“我去看看离儿!”

这边完了,但离儿那边没有完。

凤箫离它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御花园,御花园的花很漂亮,果然是皇家花园,可是这些漂亮的花都勾不起凤箫离沉重的心,有些事,该是了断的时候了。

她勾嘴一笑,轻笑道:“晚晴,我知道你在这里!”

头顶黑影一扫,一个身影纤瘦的女子出现在凤箫离的面前,她黑衣劲装,脸上没有蒙黑巾,眼眸如星,眉如柳,这不是晚晴,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不同于以往的嬉皮笑脸,她目光清冷,脸容肃杀,周身戾气外泄,说出来的话如千年寒冰不会融化,让人感到三分寒意。

“我猜的!”

凤箫离轻轻笑出声,丝毫不害怕岳晚晴的戾气和眸底里没有加以掩饰的狠辣,对岳晚晴的一身装扮并没有感到丝毫惊讶。

“凤箫离!”

“我知道晚晴,不!”凤箫离一下子收了笑意,“我应该是叫你墨晴才对,皇室隐卫之一,墨晴!”

岳晚晴握剑的手紧了又紧,如同被窥探了秘密的人一眼,想立马杀了凤箫离。

“不过我还是喜欢叫你晚晴,晚晴晚晴,多好听啊,你说是不?”

岳晚晴继续不语。

“晚晴,要不我们来打一架吧,我们今天,铁定要分出一个胜负!”

见岳晚晴不语,凤箫离继续自顾自的说话,说到打架的时候,明显在活动筋骨,岳晚晴也同意凤箫离的话,她们之间,是时候要分出一个胜负。

“要打也行,先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

“我们的事,例如,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

岳晚晴很想知道,凤箫离是如何得知她的身份,她自认为,她隐藏得很好,那五年来,她一直和凤箫离打好关系,顺利成为闺中密友,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

“唉,既然是晚晴问,那么我就告诉你吧,一般人问,我还不告诉她呢!

让我想想,从何说起。

我是什么时候知晓你的身份,一年前?两年前?三年前?哦都不对,是五年前才对!”

凤箫离渐渐的也严肃起来,收回笑意。

“实际上,我从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元敏皇后身边的人!”

无视岳晚晴的震惊,凤箫离继续说:“晚晴,如果你不是元敏皇后派来的人多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成为真正朋友,但是事实表明,你的的确确是元敏皇后的人,而我们的关系,注定是敌对的!

第一次见面,我就被你明亮的笑容吸引了,我当时在想,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吸引人的笑容呢,完全没有一丝杂质,自然而然的,真好啊。

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对自己说,这个朋友,她交定了,不为别的,就为你那一抹笑容,我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份,忘记你从何而来,大家从头开始吧。

可惜,那个时候的你,无论伪装有多好,笑容有多灿烂,我都能捕捉到你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晚晴,我不傻,我不天真,我不可爱,我清楚发生什么事,但我甘愿沉沦在这个漩涡中,永远不醒来,只可惜,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我那时在想,如果减少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你就没有机会杀我了,我想得很简单,很美好,我想啊,只要拖延时间就好,其他我真的不强求。

而一拖,就过了五年。

那时,你开始急躁了,隐卫啊,杀手啊,最忌讳急躁,我那时候想啊,五年过去了,你的杀意还是这么浓,作为朋友,我应该制作机会给你啊!

于是,我偷偷下雪雾山,也带上你,这样一来,你就有机会杀掉我了,不过,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去,我一死去,这个游戏就不能继续下去了,例如,今天的事,是最后的结束。

呵呵,我说什么呢,还是说说半年前的事吧,你是皇室隐卫,消息很灵通的,你早就知道宇文澈在寻我,而那名棋子已经出了意外,于是,该是我上场的时候了。

你从雪雾老头的口中得知,因为中毒,我十三年前的记忆全没了,剩下的就只有雪雾山那一段记忆,你恰恰利用了这一点,所以出现在淮京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

而你更加不知道,这是雪雾老头和我布的一个局。

随后的日子,我都在想,如果晚晴舍弃了隐卫这个身份,我会毫不犹豫的原谅你,淫威,我真的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但出了向怜的事后,我的想法就改变了,我记忆中的晚晴,真的存在于记忆中了。

向怜和你关系很好,我第一眼就得出结论,你和她的感情比我和你的感情还要,起码你们之间没有冲突,但是,向怜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你陷害了她,让她背上毒害天尚皇子的罪名。

我曾经去天牢看望向怜一次,她那时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说啊,她不怪你,每个人都有选择命运的权利,既然你选择了背叛,忠于元敏皇后,那么她只能尊重你。”

说到向怜的时候,凤箫离顿了一下,岳晚晴的身影自然也僵硬了,怎么把向怜也牵扯上了?

向怜,一直是她心中的病。

“你还记得那天临走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吗,她说,让我小心,她让我小心你啊,晚晴。

晚晴,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陷害向怜的事你不过是被迫,隐卫只有听命的权利,哪有选择的权利,但是啊,晚晴,若我是向怜,一定会好心伤,因为,在向怜出事的时候,你根本不是被左丞相锁在房间里,而是自愿呆在房间里的。”

凤箫离的每一句话都敲在岳晚晴的心上,此刻她无话反驳,因为她说的是真的,自从向怜出事后,她让左丞相派人监视自己,做出不是自己不想去救向怜,而是有心无力爱莫能助。

可怜向怜,还等着岳晚晴的搭救,可怜向怜,还处处为岳晚晴着想。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岳晚晴,不过是选择了她最佳选择,根本就不能怪她。

岳晚晴肃杀的脸容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皲裂,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无论我多想和你做朋友,都不可能了,连十三年的朋友向怜都能算计,更何况是五年的‘朋友’,从那一刻起,我对你的情也就变了。

我设局,让你去紫坡岭,让你得以机会监视我和紫凛的一举一动,汇报给元敏皇后知道,让你们得以机会布局杀我片甲不留。

不过你们没有想到,我和紫凛竟然将你们看得如此清楚,人心,往往是最厉害的东西,稍微得到甜头,就会疏于防范,今天,如果如无意外,元敏皇后就会毒害皇上成功,而你出现在这里,其实就是静候元敏皇后的命令,因为该做的事都做了,剩下的,只有登基。

或者,元敏皇后应该是许诺你什么,只要你做完这一次,就能脱离隐卫这个身份吧,晚晴,你想得太天真了,元敏皇后不会让你活在世上的,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不,她答应我,只要我将所有事都处理好,顺利将宇文灏登上帝位,她就会放过向怜,解放向怜质子的身份!”

岳晚晴疯了一般说出来,凤箫离挑挑眉,心里狠狠触动了一下,原来替元敏皇后做事只为解除向怜质子的身份,而不为别的,这一次,她还真的算错了。

“不,你错了,她不会放过向怜,她压根就没有想过放弃向怜,她只是用向怜的性命来要挟你!”

凤箫离摇头,岳晚晴说得并不对。

“你说谎!”

“我有必要说谎吗,那天,向怜回去天尚的时候,铺天盖来的杀手席卷前来,你以为元敏皇后真的会留下向怜的性命,她是玩你的,要不是我去救了向怜,她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了!”

“什么,你救了向怜,你救了向怜,她现在在哪里!”

岳晚晴嗜血的眼神望着凤箫离,不断摇晃着凤箫离的肩膀。

“她就在你的身后!”

凤箫离内力凝聚,逼退了岳晚晴的钳制,岳晚晴猛然往后一看,果然发现向怜的身影,惊喜的叫了一句:“向怜!”

“晚晴,别来无恙啊!”

向怜一身墨绿色纱衣,带着些许的笑容,出现在凤箫离和岳晚晴的前面。岳晚晴惊喜的抱着向怜,她感觉,幸福来得太不容易了。

“向怜,是你,真的是你!”

“晚晴,我快透不过气来了!”

“呃”

岳晚晴松手,向怜赶紧呼吸,刚刚岳晚晴的熊抱差点闷死她了。

“向怜,你没有事,实在太好了!”

岳晚晴一激动,又熊抱了向怜,这一次,向怜的手顶在岳晚晴的胸前,岳晚晴一愣,问道:“向怜?”

“晚晴,皇后已经死了!”

向怜语气淡淡,看不如任何情绪,对于一个想要指她于死地的人,更是没有任何好感。

“她死,迟早的事!”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向怜惊讶,她是用局外人的身份去看这件事,还没有岳晚晴看得清楚。

“也不算是知道,我也是猜的!”

如果凤箫离“自愿”进大牢,她还想不到其中有联系,冥冥中,有人引了一条线,自己就追着那条线一直奔去。

“元敏皇后死了,我也活不长了!”

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凤箫离不会留她一条性命在此。

“嗯!”

凤箫离淡淡应了一句。

“那现在?”

“我猜,你应该是想见向怜的,就带向怜过来了,你这个人,有多无情都好,对向怜,倒是真心实意!”

凤箫离不是盲的,自然看出岳晚晴对向怜情谊不一般。

想了想,眸底黯然一片。

“谢谢!”

片刻,岳晚晴道了一句谢。

“你不用说谢,大家都是老相识了!”

凤箫离笑了,却有点伤感,岳晚晴望了一眼,觉得心里好像堵了一眼,不顺畅啊。

“阿离,就不能留下晚晴的性命吗?”

说到底,她还是于心不忍。

“向怜,你问问,如果此时她是我,她做的决定会不会和我一样?”

凤箫离挑眉,不答向怜的问题,反而将问题抛给岳晚晴,她相信,岳晚晴一定会解释得很好。

“向怜,她说得没错,如果我处在同样的立场,我的决定,一样如此!”

“为什么,不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吗,怎么就不行?”

向怜眼泪抑制不住,狂流出来。

“向怜,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该残忍的时候就残忍!”

凤箫离摇摇头,向怜不愧是皇宫出世的女子,思考问题这么单纯。

“向怜,你什么时候才能认真记下我的话,对人不能这么仁慈,更何况,我曾经害过你!”

因为岳晚晴曾经害过向怜,对向怜多少都有点愧疚。

“我早就原谅你了!”

“不是你说原谅就原谅了,你可以原谅我,可以不计较我害过你,但这是事实,有你原谅如何,我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我根本无法原谅自己!”

那件事一直是岳晚晴心中的一个坑,向怜能原谅她,不代表自己就能原谅自己。

“说吧,怎么死?”

岳晚晴掠过向怜的身子,来到凤箫离的面前。

“晚晴,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

“你有当过我是你朋友吗?”凤箫离眼光灼灼,“哪怕一次也好?”

半晌,也得不到预料中的回答,她微微垂下头,有些答案,该是明了,自己和向怜一样,想要掩埋的事实,却要一层一层挖出来,伤的是自己的心。

“你向前走一百步,左转,再走大约五十步,右转,就会见到有一座宫殿,里面放置了一条三尺白绫,放心,那条白绫很坚固,不会断!”

“”

岳晚晴的脸色黑了。

“不喜欢?没事,这里有一瓶毒药,是剧烈的毒药,是我让雪雾老头给我,一瓶毒药足可以让你封喉,死的时候不怎么痛苦,不用经历那些肠穿肚烂的折磨过程,保证你一命归西!”

凤箫离扔了一个瓶子过去,岳晚晴嗅了嗅,果然是毒药。

“”

“还是不喜欢,那没法了,用你身上的那把刀自行了断吧!”

语毕,凤箫离移开头,不去看血腥场面,反观,向怜一直紧盯着岳晚晴的剑,生怕她立即自刎。

“唉,这样的血腥场面我就不看了!”

凤箫离大步离开,冷不防,撞上一个温暖的胸膛,闻那气息,是紫凛,没有想那么多,紧紧抱着她的后背,埋首在她的胸膛里面。

“离儿?”

“只是不想看她而已,你知道,我讨厌死她了!”

紫凛瞅着地上那一抹倩影,那把剑正插在岳晚晴的心上,这一刀很决绝,也表明了她的决心,不会留在这个世界上。

刚刚,凤箫离有一句没有说出来,岳晚晴,是无论如何都要死,这些年,在元敏皇后手下办事,手上早就已经沾满鲜血,其实,不应该让她死得这么痛快,但是,这一次,凤箫离于心不忍。

“嗯,我知道,我也讨厌她!”

紫凛感觉到,胸膛感觉到了一片湿意。

紫凛立马将凤箫离带离这里,见不到了,就不会伤心了。

“左丞相怎么样了?”

凤箫离无聊问问,彰显她八卦本色。

“还能怎么样,抄家灭府了,发配边疆,这对他,已经是最好了!”

“嗯!”的确是最好了,左丞相是元敏皇后的人,出了这样的事,应该全杀了。

他们就这样从下午坐到晚上,晚上温度下降,怀中的人儿忽然向她怀里缩了缩,他问:“冷了?”

“一点点。”

“那带你回府!”淳亲王爷应该在别院等候了。

“不,先去那人府邸里逛逛。”

不一会儿,紫凛和凤箫离有正门不走,偏偏要翻墙进来,还好不好,让府邸的主人发现了,正站在离墙几米外浅笑盈盈的望着他们。

“呵呵,右相大人,别来无恙啊!”

凤箫离挥了一下手掌,算是打了招呼。

紫凛挑眉,这两个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瞧瞧,那人露出四分笑容,比平时多了一分。

“阿离,怎么叫得这么生,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叫的!”

沈玉沉瞅了瞅一旁的紫凛,心里不免得意起来,有种想玩玩紫凛的心。

“哦?那我是怎么叫的?”

“你以前是沉哥哥沉哥哥这样叫的?”

凤箫离凌乱了,拜托,沈玉沉,没看见我家男人脸色比墨还要黑吗?

“离儿,这是?”

某人很不爽的问。

“没有,紫凛,不要管他,他这个人就是有点抽风,就像女人每个月都要来月事一样,不抽一抽他就很不爽,这样说,懂不?”

这样说,紫凛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可是,到沈玉沉的脸色黑了。

紫凛一下子搂着凤箫离的肩膀,旁若无人的走进去,吩咐道:“离儿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进食,麻烦右相大人吩咐厨房熬点粥!”

沈玉沉的嘴角狂抽,有你这样的客人吗?

“离儿,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对我说?”

紫凛瞅着凤箫离那慌张的小脸,恐吓道。

“我以为凭借你的聪明才智,你会知道呢!”

原来你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你不是很聪明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某人歪着头很鄙视的瞥着他。

“离儿!”

“我在!”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不是很恨沈玉沉的吗?

刚刚放下茶杯在凤箫离面前的沈玉沉一惊,怎么躺着又中枪了,他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

不过,很快,沈玉沉神色一转,笑嘻嘻的搂着凤箫离的肩膀,亲昵到紫凛想杀人。

“你看,我们这是什么关系!”

凤箫离无奈的摊开两手,示意这真不关自己的事。

某人的怒火一下子往上刷刷刷的升起来了。

凤箫离见不妙,马上推开这个在看好戏的身玉沉,一下子变成温顺的小猫亲昵的在紫凛的胸膛里蹭了蹭,某人的怒火一下子灭了,高挑的瞥了沈玉沉一眼。

“紫凛,都是我不好,别恼别恼,是她勾引我,可不是我勾引他,你要明鉴!”

“噗!”

沈玉沉的水一下子喷了出来,凤箫离,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我勾引你,别说笑了!

紫凛的脸色好看不少。

“那么你更应该跟我说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紫凛得到了便宜,还不忘心中的疑问。

“他啊,我同门师兄,就是雪雾山上的师兄!”

紫凛挑眉,凤箫离的话,可信程度很低呢!

“是真的,沈玉沉,你快说话!”

“我能说什么呢,我一说话,你那夫君眼里快要喷火了!”

“还有呢?”

紫凛的话轻飘飘,凤箫离更加害怕。

“还有,就是,雪雾老头是当今皇上!”

紫凛的眼眸抬了一下,更加不可信。

“唉,我说了,你怎么都不相信,我不说了!”

凤箫离赌气的转过身子,留下一个背影给紫凛。

这一来,紫凛就不依了,一下子抱着凤箫离,柔声道:“离儿说的话我都相信!”

“哼!”

不给你颜色你看看还以为自己没有脾气呢!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沈玉沉是你师兄?”

这一次,凤箫离还没有开口,沈玉沉就打断了她的话,道:“才不是,那个笨蛋,真是太笨了,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她师兄,如果不是那次遇险,她阴差阳错的住到我府邸,她还不知道我是她师兄呢!”

凤箫离嘻嘻一笑,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可是,紫凛捉到一个重点:“那次,操纵狼群,不是你吗?”

沈玉沉冷汗狂下,现在这个时候,要推责任了:“呵呵,这是一个局,这是一个局!”

忽然,三个人同时没有声音,紫凛瞪着凤箫离,瞪得凤箫离心慌慌:“离儿,你算计我?”

“哪有!”

凤箫离立马拍台而立,但很明显,底气不足。

“有没有?”

“有!”

“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说说,我全说!”

紫凛满意的笑了一下,凤箫离对紫凛并没有什么保留,将这几十年的事都说出来,包括岳晚晴和元敏皇后之间的关系,向怜,凡牵扯上的,没有牵扯上的,都说了,紫凛也紧紧的听,不打断,最后,凤箫离才说到沈玉沉,还有一个快要忘记的名字,琉芜。

“那天,沈玉沉掳走我后,不断变相折磨我,你也是知道的,无非,让我想起在雪雾山上,也有这么一个人变相折磨我,而我,也就知道沈玉沉的身份了。

在雪雾山上,每个人都不是用真实容貌,每个人都披着一个人皮面具在雪雾山上生活,按雪雾老头的说法,保持神秘感!”

这时,沈玉沉就插了一句话进来:“真是个矫情的臭老头!”

“我除外,我不喜欢那层皮,所以我就不戴了,所以,这就是为何沈玉沉认得出我,而我认不出沈玉沉。

至于琉芜,就是过来看看她的实力如何!我老早就知道她已经来了淮京了!”

“那么你觉得实力如何?”

紫凛好奇问道。

“一般般,不,连我都比不上!不过,沈玉沉刚刚有句话说得没错,我们是布了一个局,算计了你算计了琉芜算计了算计了元敏皇后,元敏皇后一直都派人监视着沈玉沉,所以啊,我要让那些隐卫知道,并禀告给元敏皇后,你已经救走了我。让琉芜来对付我,好让她坐收渔翁之利。”

“完了?”

“完了!”

“就这样?”

奶奶的,凤箫离想爆粗了,刚才是谁要自己说的,现在说了,这厮一点反应有没有,可恨,可恨!

“小姐,粥上来了!”

若兰拿着一锅粥上前,微笑的放在桌子中央,她揭开盖子,用勺子舀了一碗满满的粥给凤箫离。

凤箫离见是若兰,眼前一亮:“若兰,沈玉沉有没有欺负你?”

“离小姐说笑了,主子怎么会欺负我!”

凤箫离用手捅了捅沈玉沉,那意思:沈玉沉,你这么久还没有搞掂若兰,若兰是个好女人,还是你诚意不够?

沈玉沉挑眉,托着下巴,歪头,那意思:不关我的事,我已经尽力了!

尽力你妹,尽力了还不掳得美人归?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你妹,你没见到若兰一直有意无意的望着你吗?

什么,有吗?

凤箫离扶额,这是什么世道。

紫凛鄙视的望了沈玉沉一眼,那意思:真没用,连个女人都搞不掂。

忽然,他感觉到肩膀一重,下意识转头,只见凤箫离枕在他的胳膊上,他宠溺道:“离儿,别睡了,先吃点粥!”

可是,没反应。

“离儿?”

紫凛惊恐了,沈玉沉马上抱着快要落地的凤箫离,探上她的脉搏,此时,凤箫离的脉搏很混乱,他医术浅薄,没能探出点什么,紫凛更加不可能探出来了。

“马上进宫,快,找老头子!”

紫凛也感觉到事态严重,马上从沈玉沉怀里抢凤箫离,足尖轻点,马上施展轻功向皇宫奔去,沈玉沉连忙跟上,他心里隐隐不安。

“雪雾老头,快来看看阿离,她的脉搏好乱!”

沈玉沈大叫来到椒房殿,望着乾清皇帝还在抱着元敏皇后的尸体,顿时噤了声。

“怎么回事?”

乾清皇帝倒没有计较沈玉沉刚刚的话,一脸沉重的望着紫凛怀中的人。

“马上送去偏房!”

紫凛将凤箫离安顿在偏房后,马上替她把脉,拧成川字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

“紫凛,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沈玉沉一听,忽然变了脸色:“师父,难道”

乾清皇帝点点头。

“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我只想知道,离儿有没有事?”

“事情不好说,你也知道,元敏当年可是对紫连下了毒,这毒也就到了阿离身上,十三岁以前,阿离都是相安无事的,但因为金凝,阿离第一次毒发,她就去了雪雾山解毒,可是这毒不可能很霸道,一直不能完全清楚,过了五年,这毒就更加猖狂了!”

“你是说,现在离儿是毒发了?”

“是的,这毒会一直蚕食她身上的细胞,知道阿离死亡!”

“该死的!”

他真想将元敏皇后挫骨扬灰,有这么恶毒的人吗?

“逝者已逝!”

乾清皇帝叹了叹气,也不说了,错的是元敏皇后。

“有没有什么办法?”

“只能看阿离了!”

从那天起,紫凛也住在皇宫里,方便乾清皇帝向凤箫离把脉,他每天,带着凤箫离去御花园看牡丹,看菊花,看锦鲤,每天,他都会轻声对凤箫离说上一句:“离儿,太阳都冲东边升起来了,你怎么还不起来,你是想我打你PP吗?”

“离儿,我真的很想你,你快点醒来,好吗?”

“离儿,你什么时候醒,我求求你了,你快点醒吧!”

每个经过御花园的宫人,听到紫凛深情的话,都抹了一下眼泪,祈求上天,快让离小姐醒吧。

可是,凤箫离还是初时那个样子,一直在睡着,任凭谁来叫唤她,她都一如既往的沉睡。

而忽然有一天,乾清皇帝如往常一样,替凤箫离把脉,他惊叹道:“阿离,有了身孕!”

而随后的日子,紫凛在凤箫离的耳边,都添上了一句话:“离儿,你还不醒来,宝宝不开心了!”

乾清皇帝瞅着紫凛的样子,有些说话,藏在心里。

再后来的日子,凤箫离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她终于醒来了。

“你们,怎么了?”

接踵而来的,是紫凛的拥抱,他说,离儿,你醒来了,以后,我们再不分开,好不?

凤箫离说了一句,好!

乾清皇帝半张着嘴,还是没说什么。

沈玉沉终于看出乾清皇帝的不对劲,他带乾清皇帝去了一个隐蔽地方,然后神秘兮兮道:“师父,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许久,乾清皇帝叹了一口气。

“师父,是阿离吗?”

沈玉沉试探性的问。

“阿离的孩子,不能要啊!”

沈玉沉震惊得说不出话,他问,为什么啊?

“是啊,为什么?”

隐在暗处的凤箫离摸着肚子,转眼已经三个月了,但是,她感觉不安,因为,她知道乾清皇帝对她有所隐瞒,每每在她面前,都欲言又止。

“阿离,朕什么都没有说!”

“阿离,我什么都没有问!”

“不是的话,我马上离开皇宫!”

一句话,让乾清皇帝妥协了,因为他很担心凤箫离的身子。

“阿离,孩子不能要,否则,你身上的营养全去了孩子那里,你就没有力量去对抗那毒!”

“总会有办法的,是吗?”

凤箫离沉默一下,才说出了这句话,不能要孩子,那么,从今以后,都不能要孩子吗,这是她的孩子,她不忍心打掉。

她深知那毒的霸道,或许,不要孩子是最好的做法,可是,她不愿意,她死活都不愿意打掉孩子。

她说:“这件事,不能让紫凛知道!”

可是,沈玉沉这厮怎么可能看着凤箫离去死,他找了一个机会,将这件事告诉紫凛知道,紫凛马上冲到凤箫离面前,对他说:“离儿,孩子不要了,好吗?”

纸包不着火,他已经知道了。

她笑着摇头,拒绝道:“紫凛,我不愿意!”

这是他和她的孩子,她怎么忍心打掉,她失去的,是一个做母亲的权利。

她不愿意。

“离儿!”

“如果你不想让我离开,就让我将孩子生下来!”

“离儿,我最舍不得的人是你,我不想你离开!”

“紫凛,如果我不在了,帮我好好照顾孩子!”

紫凛眼红了,甩手就走,两个月,都不理会凤箫离,除了每天晚上相拥而眠,紫凛不再对凤箫离说什么,他是恼怒,他是无声的抗拒着。

凤箫离笑了,紫凛,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忽然有一天,凤箫离说了一句话:“孩子踢我了!”

再怎么坚硬的心,听到这句话,都不由得软了下来,他轻轻走到凤箫离面前,拥着她,眼泪拥了出来,浸透在她衣裳上,他说:“是啊,孩子踢你了,疼不疼?”

话说,男子有泪不轻弹,他,终究是为了她落泪了!

凤箫离的身子一天天虚弱下来,脸色很苍白,快到临盘的日子,凤箫离几乎想不来,紫凛急在心头,找乾清皇帝过来,还是当日那句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看着日渐消瘦的凤箫离,紫凛又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在凤箫离的怀里哭了起来。

“紫凛,快要做爹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

紫凛:“”

==

听着“咯咯”的笑声,紫凛永远也忘不了,曾经他的生命中,出现了一名女子,这名女子,在生命弥留之际,带给他一个孩子,孩子很可爱,很像她。

他摸着女儿的脸颊,柔声说:“离儿,我知道,我们总有一天,还会相遇,我说,对吗?”

全文完

还有番外!

明天还会有翻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