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朱门庶女谋 > 番外篇 活着

朱门庶女谋 番外篇 活着

作者:醉无欢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3:31

初夏的上午,阳光明媚。

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上,风儿吹动着青青的草地,像是海浪一般缓缓地翻滚。早晨的阳光照在这片土地上,温暖得让人心里甜甜的。

“哈哈哈哈……”忽然一阵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从草丛里传出来,接着便是她上气不接下去,娇声娇气的声音道,“讨厌!到哪里都能被你找到!不要舔了!”

回答她的是“汪汪”两声狗叫。

小女孩原本躺在草地上,此时只好爬起来,将一旁的框背了起来,瘪了瘪嘴道:“我只是歇一下,又没有偷懒。”

她的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被阳光晒了的结果。看模样大概还不到十岁,穿着一件老百姓常见的水红色交领长衫,下身是一条同色系的长裤,脚上踏着一上灰色的布鞋。

“亮亮别跟着我了,草药的模样我认得。”小女孩随手扯了一把草药,用那红润的嘴唇咬住,接着脚步轻快地跑了起来。

“汪汪!汪!”身后一身白如雪团的小狗儿也跟着跑了起来。无论小女孩跑到哪里,它都紧随其后。

最后,小女孩放弃了,冷哼了一声,粗粗地喘着气。

忽然听见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小女孩顿住脚步,向那远方看过去。

两匹马,一黑一白,迅速地向她奔过来了。这小女孩没见过什么生人,稍微有些怯意,微微地往后退了一步。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那只见亮亮的小狗也跟着躲在了她的脚边,等那两匹马在他们面前停下来,它就“汪汪”叫了两声。

“小姑娘,问一下,这附近有人家吗?”坐在黑马上的男子歪了歪头,轻声问道。他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圆领箭袖长衫,秀发只随意竖了一半,额前散落了几根碎发,斜飞入鬓的剑眉下,是一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

小女孩往后缩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念儿,有人家了。”青年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向一旁身着白衣的另一位公子道。

小女孩不由得又像白衣公子望过去,接着目光便定格在了他脸上,半日也未曾收回来。大致是她一直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生活没见过世面,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美男”。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家住这里吗?”美男子开口问道。

小姑娘点点头,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轻声道:“嗯,我爹爹在家里。我叫苏无怨”

这美男子正是外出游玩女扮男妆的秦知念,听到她的名字稍稍挑了挑眉,道:“承戈,她的名字好特别。无怨……”

宠承戈听了应道:“那把咱们儿子宠靖恒的名字改成‘无悔’怎么样?宠无悔?”

“难听!”秦知念一脸鄙视,又向苏无怨道,“这位叔叔在这里迷路了,你能能带我们上你家去?”

苏无怨看着如此赏心悦目的两个人,忙点了点头。

秦知念便向苏无怨伸出手,道:“你过来,坐我的马。”

没想到苏无怨往后一退,指着宠承戈道:“我要跟这个大哥哥坐。”

宠承戈闻言大笑,伸手将苏无怨拉起来,从在自己身前,笑道:“有眼光啊……大哥哥和你一起回家,哈哈……”

秦知念扶了扶额,轻声嘀咕道:“儿子都八岁了,好意思让人家叫你哥哥?那靖恒岂不是要叫她姨了?”

宠承戈明明听见了,却装作没有听见。顺着苏无怨的指的方向策马而去。秦知念看了一眼跑在马儿后面的那只小狗,不由得挑了挑眉。多年以前,她似乎见过一只和它长得特别像的。

“架——”一夹马肚子,秦知念的马儿紧随其后。

苏无怨的家并不远,一眨眼功夫就已经到了。这是一间非常普通的农院,院外不远处有几只牛羊,应该就是这家人养的。苏无怨下马,推开了院门,宠承戈与秦知念尾随进来。

院子里很平常,但收拾得十分干净。

“爹爹……”苏无怨往屋里叫了一声儿。

里面一个温柔的声音应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草药都采完了……来客人了?”

房门被缓缓打开,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青年男子。

秦知念目瞪口呆,就连宠承戈也微微地张大了嘴。

“爹爹……来了两个好看的大哥哥。”苏无怨看到自家爹爹有些雀跃,同时也有些自豪地欣赏着秦知念与宠承戈的表情。因为她爹爹也非常好看,每次有人来借宿,第一眼瞧见模样,都会吃惊半天。

秦知念半晌说不出话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溢满了眼眶。轻声唤道:“苏……可诺……”

虽然换了装束,连发式也不再是汉人的模样,但他的脸,他的神情……秦知念怎么都不会忘记。

对面的青年先是一愣,接着向前走了两步,轻声问道:“我们认识?”

宠承戈挑起剑眉,双眼微微瞪大地看着苏可诺。

“你……不认识我们吗?”秦知念向前一步,仔细地看着苏可诺的脸。这明明就是自己少年时期所认识的苏可诺,怎么……

苏可诺眨了眨眼,摇摇头道:“不,我不认识你们。”

宠承戈向前一步,小声道:“念儿,你说……会不会是苏可诺的哥哥?”

苏可诺曾经有一个哥哥,十岁那年狩猎从悬崖上摔下来了,从此以后被新的苏可诺替代。但却无人知道他的生死。

秦知念微微地眯了眯眼,忽然一把拉起了苏可诺的裤腿。那膝盖上面,赫然有一个暗色的伤疤。

这就是她所认识的苏可诺。

“公子……”苏可诺忙把腿缩回,皱起了眉头。

秦知念抬起眼,泪水就忍不住落了下来,“你是苏可诺……你……”

“公子认识我?”苏可诺上下打量了一眼秦知念,似乎在搜肠刮肚地想哪里见过秦右念,可最后却是脑海一片空白,“对不起,我实在记不起来了?咱们什么时候见过?”

“我们……”

“念儿!”秦知念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被宠承戈拉住了手,接着被拉到了一边,宠承戈轻声道,“他不记得就不记得了罢了,难道你希望他都想起来?”

秦知念不解地看着宠承戈。

宠承戈的声音更小了,“念儿,我认为,对他来说……那些事忘记了,是最好不过的。你何必非让他想起来?”

秦知念微微地放大了瞳孔,顿了半日才反应过来——没错,对于苏可诺来讲,以前的事统统不记得,那才是最好的结果。可是……

宠承戈拍了拍秦知念的手,回过头来向苏可诺道:“萍水相逢而已,我们迷了路,可不可以……”

苏可诺摊了摊手,指了指西边的客房道:“请自便。”

他在这里住了这些年,已经不知道接待了多少迷路的游客或是路人,所以长期备着一间客房。

秦知念在这里住了一天,第二日早上问明白了方向,便与宠承戈一起离开了。

虽然在这里呆了一整天,但苏可诺直到他们离开,都再未曾从屋里出来过。院子里的清洁,厨房里做饭,牵着牛羊吃草,甚至外出采药,都是这个叫苏无怨的小女孩在忙活。

秦知念二天离开时,希望苏无怨去请他爹爹出来,可苏无怨进门以后走出来,带回来一句话。“一路顺风,走好。”

两人只好策马离开。

一路上,秦知念的心情都像是荡秋千一般,忽上忽下。思考了半日,终于忍不住向宠承戈道:“承戈,我觉得……他的模样不像是忘记了。”

宠承戈听了只是微微扬了扬嘴角,没说话。

秦知念分析道:“你看他那只狗,与多年前的那只照照多相似?他的女儿叫苏无怨,这个名字……如果一个人真的全部忘记了,应该连同名字也忘记了。他未曾忘记自己的名字,也未曾忘记自己曾经的爱狗。我觉得……”

“你觉得这重要吗?”宠承戈叹了口气,道,“念儿,既然他说不记得,你当他不记得就好。不管是真还是假,如今能有何意义? 我想,无论他记得不记得……他都宁愿不再记得。对我们来说,能够知道他如今还活着,并且活得好好的,就已经是上天给的一份大礼了。”

上天……给的一份大礼。

秦知念顿了顿,好半晌,才轻声道:“是啊……他还活着……真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