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耽美同人 > 离婚夺子 > 76二包二包

离婚夺子 76二包二包

作者:锦重 分类:耽美同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3:33

方安一直处于睡不醒的状态,直到第三天——

“什么!你大前天的意思是我肚子里有娃了?”

冬简正在看婴儿床,淡定地点了点头。昨天方安还表情凶残地感叹了下前天的早饭太辣,前天感叹大前天路不好走什么的。方安反应变得异常的慢,很多事情都不走心。一孕傻三年什么的……

方安暴走了。有了冬咚之后,他跟冬简被折腾了好几年,一心盼着冬咚健康成长,谁也没想过再要孩子。冬简看他情绪不对,知道他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虽说孩子生病的概率并不大,但是一旦有过个身体不好的孩子,作家长的再要孩子,都免不了几分担心。

“你别担心,不一定会……”

冬简还没说完,方安就暴躁道:“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应该补充营养,而不是每天都在睡睡睡!”

“三天前就告诉你了,你还是整天睡。”冬简也很无奈。他就此事跟罗伯特联系过,罗伯特说怀孕的时候跟平常肯定是要有些不一样的,女人都会,更何况是男人。如果嫌弃方安整天睡没意思,可以选择郑徐家的那样,整天暴躁发脾气。

冬简想了想,还是让方安睡觉吧。

“你去,安排最好的医院,不不不,咱家那么有钱,不去医院了,买下邻居的房子,改造成医院,把王医生从香港接回来。”方安爽快掏出一张卡,“拿去花。”

“等等,不用邻居的房子吧,这里的房子近千万,你确定?”冬简拼命忍着笑,“你奋斗十年,才有可能买下一栋。我的钱我是肯定不舍得。”

方安怒了,身体前倾,两只手快速摆动:“大-气-点好么?”

“不好意思,现在我掌权,我就不大气。”冬简笑着给方安拿出果盘。他知道方安在担心孩子,方安还从来没这么大气过。他虽然也担心,但他不能在方安面前表现的太明显。如果他真的大张旗鼓把邻居的房子改造成医院,那么方安只会认定孩子会出事,除了更担心,没有其它的好处。

现在能做的,就是把王医生调到本市的医院来,有事就过去问问。至于罗伯特的盛情邀请,他还是拒绝了。跟罗伯特关系好是一回事,但他还是介意别人把方安当做实验体。问都不问一声,只是报复被人怀疑,就让别人怀孕,正常人都干不出这事!以后必须让罗伯特远离方安。

两人的担心并没有减少对孩子到来的期盼,反倒是化作了满满的爱,使这份期盼变得更加厚重。

为了防滑,家里铺了厚地毯,所有家具都改成圆形,或者把边角磨圆,不必要的家具通通撤掉。方安走路时还有个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专用小拐棍——冬咚,随叫随到,喊一声立马跑过去握住方安的手。

冬简也化作全能小保姆,不但学会了做各种菜,还成了小半个营养师,快把方安和冬咚给养成个球了。

终于在某天的清晨,某个小家伙扯着嗓子打破了宁静。王医生把小家伙抱去检查,冬咚小尾巴似的跟上去。折腾了一夜的方安累的睁不开眼睛,身上的衣服和床上的被褥,全让他的汗给打湿了。

冬简心疼的不行,柔声劝他睡会。方安不肯,掐着手心不肯睡,冬简就拿出个助眠的香水要偷偷喷在周围。方安知道他那点心思,怒骂:“你他妈这次敢不让我等,那咱俩就离婚。这次我说到做到。”方安吼得力气太大,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咳死。

冬简喂方安喝水,半响不说话,却把香水瓶给收了起来。虽然他知道依方安的身体不能等,但他这次是真怕了方安,他不怕方安跟他离婚,他怕万一有点事,方安以后会恨他,这件事会成为他俩之间迈不过去的坎。

王医生足足四个多小时才回来,方安的手心都快给掐烂了,人也晕晕沉沉的,靠着冬简的肩膀打盹,冬简时不时叫醒他。

“一切正常,并且罗伯特他们的技术更厉害了。小家伙继承了你们最好的基因,相信会是个漂亮聪明的孩子。”王医生知道他俩担心,拣好听的说。反正小家伙是健健康康的,这两人也该高兴高兴了。

方安听到医生这么说,带着笑容彻底昏睡过去。

***

十个月后。

“混蛋,你能不能在垫子上待一会,我要玩游戏,没时间满屋子跟你串!”冬咚吼弟弟。

弟弟冲他:“啊啊啊啊啊!”就不,有本事咬我呀!弟弟亮了亮自己的两颗洁白小门牙,震慑了下哥哥,就开始撅起屁股,笨拙地为爬行做准备。

“别撅,再嘴啃泥可不关我的事啊,记吃不记打,今天都摔两次了。”冬咚嘚瑟地翘起二郎腿,继续玩游戏。爸爸们有事忙,让他看半个小时弟弟什么的,简直太可恶了。

弟弟把屁股撅的不能再高,两只小肉腿都蹬直了,左手掌向外撑着地,右手掌向内撑地,手臂微微弯曲,似乎在攒劲,小脸憋得通红。他试着抬起左手往前,刚一抬起来,平衡被破坏,脑袋直接着地。

“哇!”弟弟趴在地上大哭。冬咚认命地跑过去把他抱回垫子上。弟弟对毛毯地毯都过敏,只能把家里的地毯全撤了。

“好了,乖乖坐着,再爬我揍你。”冬咚扔下弟弟,又跑去玩游戏。弟弟坐在垫子上,一边哭一边发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在那儿。他一歪身子,双手着地,继续往前爬。他右脚能使劲,左脚在爬行中还不会使劲,只能拖着走。

好半天才爬到卫生间门口,还没等爬进去呢,弟弟终于忍不住了,哇哇大哭起来。冬咚以为他又摔了,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尿尿了,还把自己给泡进去了。冬咚嫌弃地把他抱起来,拿花洒给他冲了个澡,卷吧卷吧扔回垫子上。

弟弟举起小拳头抗议:“啊啊啊!”他爬到冬咚身边,想扶着冬咚站起来,但是冬咚不理他,他站不起来,最后一着急,对着冬咚的膝盖就啃。

“就俩牙,咬的太挺疼。”冬咚顺手拿过旁边的磨牙饼干,递一根给弟弟,“是不是饿了,给你先吃着这个,等爸爸回来让他给你冲奶粉。”

弟弟湿漉漉的眼睛看了眼饼干,犹豫着想吃,但是再看哥哥可恶的脸,还是决定继续咬哥哥的膝盖。

冬咚看着他好玩,就吃着饼干逗他玩,一会就把弟弟的磨牙饼干全吃完了。

***

弟弟从小就犟,要是不愿意吃什么,大脑袋跟拨浪鼓似的,一摇起来冬咚都担心他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住这个大脑袋的晃荡。

弟弟的身体很好,方安和冬简也舍得放手让他自己去多接触这个世界。小家伙比哥哥活泼多了,自从会爬后,就满屋子晃悠。在还不会走路的时候,竟然还妄想去爬楼梯,吓得方安用两个行李箱把楼梯口给堵住了。弟弟从楼上往楼下走,那就不是爬,而是滚了。

送弟弟去幼儿园的第一天,旁边的小妹妹想要吃弟弟的棒棒糖,弟弟非常没风度,不但不给小妹妹,还把当着女孩子的面,把棒棒糖给了和他一起玩橡皮泥的男生。

因为这事,虎牙和冬咚没少骂弟弟。冬咚甚至还想把弟弟和小女孩凑一对,让方安给骂了一顿,老实了。

同样因为这事,弟弟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说什么也不肯去幼儿园。方安送他过去,到门口他就抱着方安不肯松手。有一次,在方安离开之后,弟弟甚至还自己从大门的栏杆钻了出来,迈着小短腿走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回家,后来被人送到警察局,这才给送回家。

鉴于弟弟性子太犟,方安不敢违拗弟弟大人的意思了,给弟弟换了家幼儿园,弟弟还是不愿意去。方安只好请了老师在家里教弟弟。冬简还记得王医生说弟弟继承了他和方安最优秀的基因,所以对弟弟的教育上特别严格,每天的课程都排的特别紧。

弟弟由家教老师带了三年,五岁的时候,让冬简给送进了方安的小学。第一天拿到教学书,弟弟白天把数学的课后题全部做完,晚上熬通宵把语文的课后题全部写完,第二天拿给老师检查。一年级的女老师哭着找方安,要求方安给弟弟跳级,不要让弟弟刺激她班里的其他学生。

方安看了看课本,也觉得这对弟弟来说太简单了。他这里一年级才开始正式学英语的音标,弟弟的英语口语已经非常流利了,甚至还能用英语写个小段子。

他拿出二年级去年的期末试卷让弟弟填,三门主科全考了,弟弟不到两个小时就全交卷了,满分!

三年级的试卷弟弟用了三个小时,还是满分。

方安颤抖着拿出四年级的试卷,弟弟画了五个小时,数学九十七,语文九十五,英语一百,满分都是一百,这样的成绩在上次的期末考试排名中是第二。

正好冬简来接他们,见了弟弟的成绩,很高兴,想让弟弟直接跳到五年级。一向喜欢稳扎稳打的方安当然不同意,当场就跟冬简吵了起来。方安吵架的功力没有冬简高,但是他会吼啊,他把冬简摁在老板椅上,一边骂,一边把老板椅转了上百圈,等冬简晕了之后,他就占了上风。

本来已经确定好不送弟弟去五年级了,谁知道四年级二班的班主任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脸兴奋地跑进来:“听说弟弟成绩很好,想要跳到五年级?”不等方安回答,班主任着急地说,“不如让他来我们四年级二班吧。”

原来四年级二班有个跳级生,才七岁,跟周围十岁多的哥哥姐姐们玩不到一块,虽然成绩好,可性格越来越内向,在学校的时候,除非老师提问,否则一句话也不说。班主任很担心他的情况,听说了弟弟的事,就想把弟弟拉到他们班跟这个跳级生作伴。

五岁跟七岁虽然也差了两岁,可都是小弟弟,应该比较容易亲近。

“就把弟弟给我吧,要不然我都该考虑给我们班那个小胖子找心理辅导老师了。正好小胖子是去年四年级期末考试第一名,弟弟是第二,凑一块准能玩到一起。”班主任又道,“去年就因为他的性格,他爸妈强迫他重读四年级,本来还想要他去读一年级呢,小胖子死活不肯,就又留我手里了。”

七岁上四年级,还蹲过一年。方安终于不再觉得自己儿子是聪明的小怪物了。像这种小怪物很少见,拉来给弟弟做个伴也好。方安同意五岁的弟弟去上四年级。反正学校是他的,弟弟不适应,大不了再回去读一年级。像弟弟这个年纪,公立小学的一年级都上不了。

冬咚从被弟弟的优秀里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拉着虎牙发狠考上了本市最好的中学,之后又直升高中,后来被首都某名牌大学录取,这是后话。

单说弟弟被老师领到四年级二班,他被安排坐在一个个子将将比他高出半头的胖子身边。他知道这个小胖子就是三门主科全满分的跳级生,简直优秀的快要追上他了。弟弟用高傲的鼻孔跟小胖子打了个招呼,小胖子下巴的肥肉颤了颤,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一下课,小胖子就从抽屉里拿出三四包零食要吃,弟弟霸气侧漏,直接夺走,还嘚瑟地说:“知道我是谁吧。全校都管我叫弟弟,为什么,因为我爸爸是校长,我老爸是董事,我哥是太子,我是小王子!你以后所有的零食都得孝敬我。”

“你……”小胖子要哭。

弟弟冷哼他:“除非你考试成绩比我好,否则你这辈子的零食我都替你吃了。”

说到成绩,小胖子挺了挺胖胖的肚子:“我考试向来是第一。”

“有了我就不会了。”

十五年后。

小胖子从体重秤上下来,欲哭无泪:“我一米八的个子,竟然只有一百三十斤,班上一米六的女同学都比我重好么?”

弟弟哼哼:“谁让你从小到大都没赢过我,活该你瘦。”

“还有最后一次,我们比博士论文谁写的更优秀,这次院里只有一个优秀名额。”小胖子握紧拳头。

“算了吧,我已经对零食提不起兴趣了,懒得跟你比。”

小胖子差点要跪下:“求你了,再比一次,最后一次了,让我赢一次吧。”

弟弟斜扫他一眼:“真比?”

“比。”

“那这次赌注要新鲜点的。”

“我什么都赌,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要不然我走出学校没法抬头做人,我分分钟跟学校养的没毛孔雀一起跳湖自尽。”

那没毛孔雀是小胖子最喜欢的动物。

“赌人。”

“?”

“你输了,把你交给我,我输了,我把我交给你。”

小胖子想了想:“听上去很公平,但其实不公平吧。”结果都一样啊,老大!

最后论文夺了优秀的依旧是弟弟。小胖子抱着没毛孔雀要跳湖,弟弟在一旁悠悠然钓鱼。小胖子舍不得死,跑过去跟弟弟横:“学校成绩算个毛啊,咱们比谁在社会上混的好啊!我告诉你,我现在只有二十二岁,但我三年前就开始养家了,我自己开了个网站,上个月刚有大金主开价,说要花一亿买下来。”这要是都输给弟弟,他就真跳湖了。

弟弟白他一眼:“我七岁的时候,我爸爸身价两个亿,我老爸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前二十,我哥和他朋友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童星,他们三都得听我的,我是一家之主。至于我的事业,啧啧,怎么说呢,上个月开一亿买你网站的那个大金主就是我,欢迎你跟我的公司合作。”

弟弟伸出手,小胖子果断抱着没毛孔雀跳湖,在不及腰深的湖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哀嚎半天,引来了一大群毕业生跟他一起开嗓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