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萌宝宝:娘亲有怪兽 > 大结局

萌宝宝:娘亲有怪兽 大结局

作者:苏色暖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3:38

天空之中的漩涡越来越深,漆黑之间亮起了一点红光,随即天空像是要撕裂了一般一个虚幻的人影从那裂缝之中缓缓的出现。

见到那虚幻的人影,苏卿卿整个人便是愣在了原处,她看着那模糊的五官,脑海之中去世出现了一张清晰的脸。

这种感觉十分的怪异,那张脸似乎早就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所以此时此刻看到轮廓一下子就能够想起来。

轮廓渐渐的清晰了起来,一张绝色的容颜出现在了苏卿卿的眼前,虽然那张脸显得有些陌生,但是苏卿卿却是知道那张脸和她此时此刻的脸几乎一模一样。

苏狂看着云层之中的那张脸也愣到了,他看了看那个女人又看了看苏卿卿一时之间有些混乱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娘,你认识那个人吗?”

苏卿卿对于苏狂的话置若罔闻,她只是看着云层之中那张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眼中的神情渐渐的变得愤怒了起来,她的拳头渐渐的握紧了。

云层之中的女人,秀眉微蹙,薄唇紧抿,看起来也并不高兴,在那云层之中,整个人都透着冰冷的气息。

“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呢?”

良久,那云层之中的女子缓缓的开口,目光冰冷的注视着苏卿卿。

苏卿卿整个人一颤,一些遥远的像是几辈子之前的记忆在脑海之中复苏!

“好久不见了,姐姐。”

苏卿卿轻声地开口,最后的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苏狂彻底的乱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的确好久不见了,可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我们两个人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

云层之中的女人看似缓缓的行动,但却仿佛只是一瞬间就已经站到了苏卿卿的面前。

两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站起一起就像是照镜子一样,只是两个人的气质截然不同,一个如同冰,一个如同火。

天空之中的异变并不是只在这一片空间之中产生,夜冥天他们正在打牌,见到天空之中的突变便是一下子紧张的站了起来,手中的牌都随意的丢在了一边。

看着那云中的女人,黄泉的身体猛的颤抖了起来,他伸出虚幻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喉咙间不停的发出难听的声音,却是偏偏一个清晰明了的字体都无法说出。

“你怎么了,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看着黄泉这副模样,图斯赶忙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天,天道,那女人便是天道!”

黄泉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夜冥天和图斯都惊讶无比,天道应该是虚无缥缈的才对,像是规则,亦或者是某种无法形容的神秘力量,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一个人,哈市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

“你在开玩笑吗?那分明是一个女人啊。”

图斯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天空之中的那个女人,良久良久的无法回神。

“天道出现了,是不是那个天命者也出现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夜冥天此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要赶紧过去看个清楚才行,那种感觉十分的微妙,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必须要过去,一定一定要看个清楚明了。

三个人飞快的想着发生异变的地方冲去,此时此刻天地棋盘之中的能量并没有再影响他们了。

苏卿卿这边,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只是虚幻的,此时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是真实存在。

远古时代,众神乃是天地之间的主宰,天地初开,盘古以身体化作世间万物,同时酝酿出了一对双胞胎。

这是两个女孩子,这对女孩生来便天生拥有神力,有着能够操控一切的力量,但同时有一个诅咒伴随着两人一同到来。

双胞胎之中只有一人能够成为至高的主宰,而且只有一人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两个人的关系便是此消彼长,若同时活着,最终只会导致两个人一起死亡的结局。

刚开始姐妹两人都不相信这个传闻,可是一次一次的事情都证实着这个诅咒。

每一次谁获得什么机遇的话,对方便会遭遇惨况,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妹妹突破修为的时候,姐姐大病了一场,几乎要了她的命。

在一次次的危险之中,姐妹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微妙了起来,谁都不想成为死去的那一个。

事情越发的严重,最终姐妹两个人约好了来一场决战,一战决定生死。

这本是一场极为公平的对决,姐妹两人的实力也相差不多,只是最终这场战斗并没有进行。

在决战前一天,妹妹突然遭到了暗杀,死在了自己的房中,她的魂魄被禁锢了起来,压在天之极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姐姐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这方天地的掌控者,只是另一个预言又开始传播。

会有天命者出现,毁了这个世界。

姐姐的心中自然有些担心,她违背了诺言用力暗杀的手段,她总觉得自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对于这个所谓的天命者更是讳莫如深,这些预言不知道是从何处而来的,但每一次都准得离谱。

不久之后,天之极的魂魄消失不见了,传闻更是开始如同像是雪花片一般的传来,姐姐的心终于是无法安静了,为她阻隔这个所谓的天命者的到来,她将所有的人全都屠杀干净,然后重新制造一批人类,这样一来,她的心才会安宁一些。

只是平息不过数万年的光阴,类似的传闻再次出现,这一次她依旧用了同样的办法,于是像是一场轮回一般,这个世界便是形成了一个新的轮回规则,没到一定的时间,这个时间便是会迎接一场毁灭,直到如今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生生死死了。

“很遗憾吧,我又活着站在你的面前了,姐姐。”

“是啊,不过是最后一次了,如今的我并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这么久了,就让我彻底的杀死你吧,命中注定我们之间只能够有一个人活下来。”

两个人说着话,能量波却是已经撞击了起来,这是一场看似安静的较量。

苏狂在一边看着,他的头有些疼,如今的情况他都弄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狂挠了挠头,眼前的两个女人已经打了起来,缠成一团他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这边战的正欢,夜冥天和图斯也赶了过来,三个见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正在厮杀,全都愣在了当地,特别是黄泉,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居然是真的!”

黄泉喃喃自语,苏狂立刻便是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你说什么是真的?”

之前并没有人注意到苏狂,此刻苏狂突然出现,图斯立刻便是皱起了眉头。

“狂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叫你呆在仙界吗?”

苏狂见到图斯,立刻有些窘迫看了一眼正和那个奇怪女人缠斗的苏卿卿,一时之急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看你们好久都没出来,我实在是有些担心,所以就来找你们了,一来便是到这里了。”

苏狂的话并不算的撒谎,只不过是有所选择的说了一些罢了,眼前的情况还不清楚,他可不想告诉夜冥天,那个女人就是苏卿卿,免得他这个爹爹又不顾一切的上前去。

“对了,你还没说什么是真的呢?”

苏狂又看向黄泉,一来是真的好奇,二来也是想着要转移话题。

“传闻,天地初开,盘古化作天地万物之后,天地之间孕育出两个神女这一对神女生来便是有掌控万物的神力,只是这对姐妹却是相生相克此消彼长,两人之间只有一人能够存活,生来是最亲密的人,却也是宿命的敌人,传闻这个世界曾被毁灭过九次,每一次都是有类似的预言出事,天道灭世应该就是为了防止她这个姐妹的再次出现,如今看来却最终没有能够防止。”黄泉知道的还算详细,也几乎说出来事情的真相。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那那对姐妹还真是可怜,至亲又是敌人,我想他们的心中一定也很难过吧。”

“夜冥天你这个家伙真是可爱的紧啊,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自私的世界,当初指不定为了活下去各耍手段呢,哪有功夫心痛难过,你当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感情用事吗?我记得你以前似乎不这样啊。”

图斯仍不住笑了起来,夜冥天真是变得越来越可爱了。

“我要去帮忙。”

夜冥天看着空中交战的两人,他的心突突的跳动着,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白衣女子明明是极为陌生的人,他却是生出来一种熟悉感,那人的所有动作他都觉得熟悉,甚至于蹙眉,眨眼的样子都熟悉极了。

这并不是一种错觉,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是真实而强烈的。

“对,的确应该去帮忙,只有灭了天道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至于那另一个那要看她的心态了,若是她想要成为另一个天道,只怕也留不得。”

黄泉阴测测的看着天道,似乎已经将她牢牢的捏在掌心之中,随时都能够掐死一般。

“老头子,你说话还挺张狂的,也不怕闪了舌头。”

苏狂哼了一声,那可是他娘亲,哪能让这个老家伙这么说呢。

“小鬼,看在你刚死了娘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还是离得远远的别影响我们。”

“你妈才死了呢,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苏狂顿时怒了,这个老家伙说话真是一句都不中听。

看着两人似乎要打起来了夜冥天赶忙拦住了,虽然黄泉的话的确是让人生气,可眼下并不是内讧的时候。

“有事等以后再说吧,现在要做的是打败天道,而不是吵。”

“夜冥天说的对,我们还是团结一点吧。”图斯也帮着劝解,苏狂这次松开了手。

“我之后在找你算账,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放了句狠话,苏狂便是冲上去帮苏卿卿,见到苏狂就这么去了,夜冥天图斯黄泉也冲了过去。

苏卿卿正和天道大战,她明显的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差别,虽然以前的记忆已经复苏,可无论是这些记忆还是这身体之中的力量一切都还有些陌生,所以,操控起来也不太顺畅,自然是比不上天道。

苏卿卿有些难以招架的时候,夜冥天等人便是出现了,虽然他们的实力在天道的面前十分的弱小,但是有些时候一根稻草也足以压死骆驼。

苏卿卿见到夜冥天,心中有些激动,有很多的话想说,可是此刻显然不是时候。

“哼,你们以为人多就能够赢吗,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

天地仰天大笑,看着夜冥天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群死物一般。

“有一句话叫做人定胜天,我们是不是蝼蚁并不是你说了算的,所以你也不用太过得意,能不能赢试试才知道!”

苏狂哼了一声,对于他这个姑姑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天地看了一眼苏狂,嘴角的笑意变得十分的古怪。

“哼,小杂种,你倒是会耍嘴皮子,我倒要看看,到底有没有用!”

天道双掌结印,底下的大海顿时便是掀起了巨浪,一头远古巨怪从海浪之中咆哮着出现。

血盆大口之中发出难听的啸音,一对鳍用力的拍打着水面。

夜冥天等人,被海浪掀翻,完全就像是不堪一击的凡人一般,半点也看不出古神的勇猛威风。

“弱者,你们就好好的品尝一下我这水怪的滋味吧。”

天道大笑了两声,又将目光看向了苏卿卿,她的对手就只有她一个人罢了,只要杀死了她,今后她就能够安心的活着了。

“夜冥天,小心啊。”看着夜冥天被巨浪掀翻,苏卿卿想要过去救他,天道却是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小泥人就是你相好的吗,身为神,你居然和这么个东西在一起,还生了个小杂种,还真是丢脸啊。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们死在一起的,你们就当个鬼鸳鸯吧。”

天道阴阴的笑着,完全将苏卿卿的路挡住了,让她只能够和她在这里缠斗。

让苏卿卿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对了还有她的小杂种。

“你个卑鄙小人,你以为你能够杀死我吗,这么多年了,我哪一次真的死过,命中注定我们要活着彼此折磨的,所以我这一次也不会让你如愿。”

苏卿卿拼尽全力,即便是真的要死,她也要天道跟着扒一层皮才行。

浑身上下已经全都是伤了,苏卿卿的样子狼狈极了,她多次想要突破天道的防线去帮夜冥天他们,可是每一次都只是换来一处伤口罢了。

“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中,所以去死吧。”

天道已经怒了,苏卿卿身上几乎没一处好肉了,可她居然依旧不死去,这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她是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什么时候有事情超出她的意志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森森白光在天道的掌心酝酿而成,她的手掌向着此刻已经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的苏卿卿劈去,这一掌足以要了苏卿卿的命!

白光亮的如同白昼,周围的海水都被照亮了,天道的笑声响彻天地,她已经感觉到了体内源源不断的能量在产生了,只有苏卿卿死了她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白光渐渐的退散,天道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因为苏卿卿此刻并没有死亡,她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她小腹处亮着光芒,一个稚嫩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不许欺负我娘亲。”

稚嫩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一开口,天地的能量便是向着苏卿卿的小腹聚集而去,而后便是向着天道轰击而去。

天道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耳边传来了稚嫩的声音。

“欺负我娘亲就去死吧。”

一股强大的能量将天道包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消失。

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言出法随,这才是神!

“我居然败给了一个孩子,命,这就是我的命吗?

天道的声音缓缓的消散在了空中,她居然就这么死了,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只有苏狂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我的天哪这小子是怪物吗?”

呆愣了好一会儿,苏狂才想到冲向苏卿卿那里,苏卿卿看起来伤的很重,要赶快救治才行。

数月之后。

戒指空间之中,苏卿卿躺在一张躺椅上,一旁夜冥天和苏狂举着扇子正在煽风,两个人的脸上都是露着极不情愿的表情。

苏卿卿眯着眼睛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她伸手在自己的小腹上缓缓的抚摸着,这娃娃可真是个宝,说的话全都能够成为真的,简直就是神的法旨。

“儿子,让你爹爹给我们跳段舞乐乐呗。”

苏卿卿小声的说着,夜冥天的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还没等他来得及抗议,稚嫩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爹爹跳舞。”

夜冥天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了起来,当着苏卿卿的面便是难看的舞动了起来,偏偏这个时候,一大群人向着这边走来。

如今三界重新组合,一切都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之上,苏卿卿说要搬到这片空间之中来隐居,谁知道一大群人都闹着要过来,原本的二人世界就这么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偏偏这帮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宰他如此狼狈的时候来。

夜冥天好恨啊,该死的命运!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