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邪凤妖娆大小姐 > 第三十六章 大结局

邪凤妖娆大小姐 第三十六章 大结局

作者:惆怅客果果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4:23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大结局

远远的,一袭青色衣袍的男子款步而来,墨发披肩,面如冠玉,星辰般的眸子落在玉皇身侧的凤幽幽身上,眼中闪过惊艳。

“臣宁青参见陛下,拜见公主殿下。”青衣男子走近,对着玉皇陛下恭敬一拜。

“哈哈,起身吧,这是孤的女儿幽儿,你们两个年轻人多处处,顺便带她到处逛逛,朕还有事儿,先回宫处理一下。”玉皇陛下大袖一挥,示意宁青起身,唇角扬起狐狸般的笑,随后便匆匆离去,不负责任地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外人。

凤幽幽眨眨眼,愕然地瞪着玉皇消失的方向,怎么看都有点儿落荒而逃,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一股算计的味道。

“既然陛下有事儿,那么接下来就由在下为幽儿领路吧。”刚刚还公主殿下,现在就变成幽儿了?

凤幽幽挑眉,目光审视地落在来人身上,青袍玉带,墨发飞扬,五官精致,面如刀刻却又不失柔美,黑玉般的眸子清澈潋滟,含着浅浅的笑,似美玉雕成,静身而立,浑身透着一股空灵与优雅。

凤幽幽心神微晃,还以为是玉衡的弟弟站在面前呢,虽然不及玉衡的出尘气质,却也绝对优秀。

不过,他来这里绝对不是巧合吧。

凤幽幽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打量着她,看着她皱着眉头,一脸狐疑纠结的小样儿,不由笑了出来。

“怎么,难道幽儿公主还怕我会吃了你不成?”宁青勾唇,笑得如沐春风,浑身洋溢着令人舒爽的气息。

“怕倒是不怕,只不过在想你们之间有什么阴谋而已。”见别人如此坦荡,凤幽幽也就释然,管他呢,她是她,玉皇是玉皇,到目前为止他们也不过是有着一层血缘关系而已。

“呵,大概也只有幽儿公主敢如此猜测陛下吧。”宁青挑眉,唇角勾起一抹玩味儿,眼中的光芒更盛,只觉面前的人儿是他见过的最可爱的。

不说一般人不敢背后议论陛下,眼前的女子甚至揣测陛下有什么阴谋,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要领路就赶紧的。”凤幽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她可不想在这无聊的问题上和他继续讨论下去。

一路观赏,走走停停,配上宁青优秀的讲解,凤幽幽对这玉族宫殿再次有了深入的了解。

难怪叫玉族,整个皇宫里里外外全都由玉石打造而成,另外还有专门的玉矿玉山,具体形容,应该是整个玉族被群山(玉山)环抱,是凤倾大陆最具灵气的地方。

这里的确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呢。

也难怪玉族上下个个修为不凡,在整个大陆而言有着绝对的优势。

“今天就逛到这里吧,幽儿公主若是还有兴趣,宁青明日再陪你可好?”眼看时间不早,宁青止步,目光落在凤幽幽身上征询地问道,若不是怕引起玉皇陛下不满,他还真想一直这么陪她逛下去呢。

“逛得也差不多了,是该回去了。”凤幽幽点点头,景色虽好,但一直逛下去也显得无趣,正好打道回府。

“你……”看着凤幽幽转身准备离去,宁青蹙眉,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儿吗?”凤幽幽狐疑地问道。

“我送你吧。”宁青摇摇头,心中不由叹息,从来不知自己也有如此急切的一天。

“那,明天见!”绯玉宫殿前,宁青清绝俊逸的面上扬起一抹暖暖的笑,对着凤幽幽轻声告别。

“嗯,你回去吧。”凤幽幽点点头,头也不回地消失于绯玉宫殿之内,逛了一天,她现在有好多话要和玉衡讲,嗯,顺便看看他如今的修为恢复得怎么样了。

一进入殿内,凤幽幽挥退婢女,闪身进入玉灵空间。

迎面凉气扑来,说不出的舒爽,玉灵空间半空悬浮着一层层绿色的雾气,散发着浓烈的生机。

一眼望去,鲜花锦簇,河水哗哗,小河对面大片大片的果树,树上挂着累累果实,果香飘散,芳香迷人。

勤劳的小蜜蜂嗡嗡飞个不停,各色蝴蝶扑扇着翅膀,小鸟啾啾,风吹树枝摇曳,一派丰收景象。

玉衡一袭白衣,悬空而坐,以他为中心,空气中荡漾着层层波纹。

如墨长发随风而动,衣衫鼓鼓,剑眉斜飞入鬓,俊逸清绝,和周围的环境融洽,美如画卷,凤幽幽一时不由看得痴迷,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呢。”凤幽幽呢喃一句,取了一些蜂王浆,便闪身出了空间。

晚餐桌上自然出现了凤幽幽取自玉灵空间的蜂王浆,当是礼尚往来,毕竟灵膳可比这宝贵千倍。

玉皇龙心大悦,抱着蜂王浆宝贝得不得了,乖乖,这可是他宝贝女儿孝敬他的。

“臣宁青,斗胆请求陛下赐婚,定不负幽儿!”玉殿之上,一袭青色官袍的宁青双膝及地,当着众臣的面请婚。

殿内一时间寂静无声,众人瞪大眼,一脸惊讶地看着殿堂中间的宁青,或赞赏,或嘲讽,或羡慕。

玉皇陛下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在宁青再次请求之后,终于认清眼前的事实,他刚刚找到的女儿,甚至还没彼此混个熟悉就被人惦记上了?

玉皇陛下目光一沉,脸色难堪至极,一边骄傲自家女儿优秀无双,一边责怪宁青不知好歹。

哗!寂静过后,场面终于躁动起来,众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嘿,宁青这小子倒是打得好主意,幽幽公主天资卓绝,能够娶回家,实乃八辈子积来的福分。”年龄稍长的老臣摸着胡须,满脸促狭之色,主意倒是打的好,只可惜未必会如愿,毕竟幽幽公主可不是一般人。

若是继承玉族之位,以后可是高高在上的天女,谁有资格娶回家?笑话,恐怕到时候只能成为公主后宫的一员。

“看陛下的样子,显然是不愿意这么早嫁女儿,幽幽公主才貌双全,举世无双,宁青虽优秀,但难保陛下会千挑万选,择最优秀之人成为公主殿下的夫君。”

“哈哈,你们莫不是忘了,宁家和皇室向来有结亲之约。”

“陛下纵有不舍,但约定始终有效,只怕最后还是会将公主殿下下嫁于宁青……”

……

“朕也是刚刚才认回女儿,宁爱卿纵然情深,相信也不愿意朕的宝贝女儿还没好好熟悉玉宫便出嫁吧,至于这婚事儿,若你能够取得幽儿的满意,未尝不可?”

玉皇凤眸微敛,眼底划过一缕精芒,虽然舍不得宝贝女儿,但她始终要出嫁,还不如选个知根知底的,有他在,谁还敢欺负了她不成?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必须幽儿首肯才行,毕竟宝贝女儿不喜欢,他是不会同意的,他可不想幽儿受到哪怕丁点儿的委屈。

作为当事人的凤幽幽此时正在绯玉床上睡得香甜。

“公主殿下,宁青大人拜见!”吃完午餐,凤幽幽正寻思着是炼丹,婢女传话道。

宁青,他来干什么?

凤幽幽挑眉,起身迎了出去。

宁青一袭青袍,单膝及地,手捧鲜花,清水般的墨瞳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灼热、期许、紧张,燃烧着令人陌生的情愫。

凤幽幽心中一跳,下意识想要拔腿走人。

“请让我把话说完”,宁青似乎看出凤幽幽的意图,立马阻止道。

“虽然不知道你对我感觉如何,但我今天必须把话说完,宁氏与皇族向来结亲,而我原本以为会逃开这场千年的约定,但不可否认,只一眼,你便进到我心中。”

“骄傲、美丽、灵动,除了你,宁青再无喜欢之人,唯愿娶你爱你,护你生生世世……”

……

宁青目光炙热,神情真挚可谓情真意切。

凤幽幽杵在原地,只觉头皮发麻,尴尬无比,乖乖,能不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昨天才见面的人,今天就跑来对她表白?

别说这是什么狗屁的一见钟情。

“本尊的女人,也是你可以窥视的?”就在凤幽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时,一道威严霸气的声音响起,金属质感的嗓音此时在凤幽幽听来简直是天籁之音。

话落,一道红色的身影迅速逼近,宁青身体一颤,强烈的压迫袭来,胸口一阵窒息。

凤幽幽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收敛,腰间一紧,下一秒被男人揽进怀中,熟悉的冷香飘来,弥漫鼻尖,沁人心脾。

“呵,本尊离开几天,幽儿就被人惦记了?”妖邪低头,下巴搁在凤幽幽头顶,凌冽的目光仿若刀刃,狠狠射向对面的宁青。

似自语,又似在询问怀中的小女人,语气含着一丝危险。

凤幽幽扯扯嘴角,心中颇是无语,怎么感觉有种捉女干的节奏?

“你是谁,放开幽儿。”宁青额头细汗渗出,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蹙眉瞪着突然到访的男人。

红衣似火,邪肆妖娆,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漂亮得过分的男人。

“忘了告诉你,幽儿也不是你能叫的。”妖邪目光一凛,大袖一挥,一道凝实的光线射出,直逼宁青脖颈。

“呃……”宁青脸色骤红,一副痛苦难耐之色,气愤地瞪着妖邪,奈何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你对他做了什么?”凤幽幽狐疑地看向身后的男人。

“不过毁了他声带罢了,胆敢窥视我的女人,这只是小小的教训。”妖邪妖孽般的容颜划过一抹狠厉,冷哼道,要不是怕污了幽儿眼睛,他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谁说我是你女人了!”凤幽幽怒。

“难道你要嫁给他?”妖邪凉凉地瞥了她一眼,厌恶地看着那被宁青捧着的鲜花,这种小玩意儿也好意思拿出来。

意念一动,那捧无辜的鲜花顿时化作碎片,纷纷飘洒。

“额……”凤幽幽默,这跟嫁给他没关系吧。

“你怎么上这儿来了?”这个男人,不是有事儿需要处理么,怎么又找上来了。

“再不来难道等着你被人抢走?”妖邪心中气愤,一来就碰上这档子事儿,是不是他不在的时候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的?

“原来你这么自卑啊!”凤幽幽戏虐地笑了,哈哈,这个男人原来吃醋了。

“自卑?要不要检查一下本尊是否自卑?”妖邪眯眼,周身寒气四溢。

凤幽幽心中一惊,完了,把这家伙儿惹毛了。

却觉眼前一暗,压迫性的气息袭来,眼前的光明悉数被遮挡,温凉的唇瓣就那样覆了上来。

宁青瞪大眼,又气又恨,这个男人,竟然,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欺负幽儿。

挣扎着想要上前狠狠揍他一顿,奈何浑身痉挛,覆在身上的那层压力猛然又重了几分。

“大胆狂徒,还不快快放开我女儿。”玉皇暴怒,挥袖便朝妖邪的后背拍去。

凌厉的气势排山倒海一般,空气撕裂,令人发自灵魂的颤栗。

妖邪挑眉,揽着凤幽幽轻轻一转,带离危险区,伸手,玉指抹去小女人唇边的水渍,这才抬头看向扰事者。

“妖邪,暗界之尊,拜会岳父大人!”妖邪轻轻拱手,算是对这未来的岳父大人行礼。

玉皇眉毛狠狠地抖动了几分,脸色阴沉得吓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宝贝女儿的清白岂能容你任意践踏?”

“除了本尊,幽儿还想嫁给谁?”妖邪直接无视玉皇的话,低头望向怀中的女人,潋滟凤眸深邃多情,声音温柔得似能掐出水来,偏偏凤幽幽感觉到其情绪的波动。

只要她敢说出另外一个男人,等待她的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惩罚。

“既然幽儿只能嫁给本尊,那么这声岳父大人你当是不当?本尊可是知晓幽儿不光有你一个父亲。”威胁,**裸的威胁。

玉皇看向凤幽幽,恨其不争,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出去就帮着外人,早知如此,他应该早点儿撮合她与宁青的。

凤幽幽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还真会捏人痛脚。

“本小姐可不吃你那套,想要我嫁给你,没这么简单,堂堂暗界至尊,先追到我再说。”正在妖邪得意之时,怀中的凤幽幽微微一晃,脱离开去。

对着玉皇眨眨眼,便朝半空掠去,银芒浮动,刹那消失无影。

“幽儿别跑!”妖邪反应过来,纵身追了出去。

红衣似火,邪肆妖娆,刹如烟花绽放,镌刻成永恒画面。

【我只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任何地方,只要有你便会有我的足迹,你的人生便是我的追寻,我,一定会追上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