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 > 大结局

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 大结局

作者:雨樱婲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5:18

章节名:大结局

萧遗墨接话道:“关于这点我之前问过庆王了,那南宇泰早些年前就与朝中的一些官员相互勾结,所以想要彻底将其铲除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

欧逸轻挑眉:“看来朝中发生了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事。”

夏临炎点头:“跟南宇泰关系最为密切的便是那柳丞相,庆王将其身边的一些心腹给拉拢了过去,掌握了跟丞相相关的所有罪证,包括那大家比较熟悉的张云松,所以这一次丞相锒铛入狱,朝中受牵连的官员就有一大批,正好加上我们的人手,才得以顺利的一次性将他们清除了。”

欧逸听后沉默的点了一下头,再度道:“别的人都随便你们处置,那南宇泰父子必须交由我来处理。”

夏临炎与萧遗墨两人对望了一眼,而后齐齐点头。

“临炎兄,可有查到我爷爷跟北山颜的消息?”萧遗墨故意跟他们说了还需要一些时日,其实便是想要在京中再等上一些日子,最好是能等到爷爷将北山颜带回来的那一天,不然师父表面上看似云淡风轻的,其实心中一定很在意。

“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不过有人看到你爷爷跟着一个人从皇宫中出来,那已经是昨日的事了,你们若是不急着离开就再等等吧,应该要不了多少时日便会有结果出来的。”夏临炎淡淡的神色,在想到某件事后,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可是有何不妥?”萧遗墨很少见他出现这样的神情,不免有些在意。

“并没有,只不过子情原本应该一直在京城中的才是,这段时日倒是有好些时间没有看到她了,若是你们在京中待的时间过长,到她忽然又出现了的那一日,恐怕会给你添麻烦。”夏临炎抛下了心头那些不安,表妹自上次从百兽谷离开之后,就一直情绪低落,前段时间终于有所好转了,人又不见了踪影,但愿她不要那么早的归来才是。

萧遗墨不以为意的浅笑:“临炎兄多虑了,无需在意那种小事,何况她或许也没有那么的喜欢我,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

夏临炎苦笑了一下道:“在我看来,也确实如此,不过要劝她放弃,可是不容易的。”

萧遗墨斜睨了一眼欧逸的方向,笑道:“我忽然觉得欧谷主你跟那夏子情可是极其般配的呀。”

“夏子情?谁啊?不过你应该知道我对喜欢他人的女子不敢兴趣的。”欧逸淡然出声。

夏临炎与萧遗墨两人齐齐轻笑了一下,都不再谈论此事。

几日后,未等到夏临炎这边的消息,倒是等到了萧意派人送来的口信,说是已经将那北山颜抓住,在回百兽谷的途中,让他们也尽快离京。

苏小凡见萧遗墨与萧远秋的伤势也几乎好完了,觉得要回默城也并无不可,便前去贾傲青的院中问他要何时启程。

“凡儿,你们先行回去,我还要在府中住上一段时日,等确定京中确实安定下来了再回去默城。”贾傲青压下了眼底的复杂神色,虽然夫人死去一事,最终草草了事,但是身为她的夫君,着实无法就这样离开,无论如何也应该在这冷清的府中多住上一些时日。

“好,我们会在默城等外祖父归来的,之后表姐的婚期确定下来了,我们会让人来通知你们的。”苏小凡也并不急着要他随自己一同回去,反正之后不久,表姐大婚之日,他们也是一定会出席的。

“好,我就不去送你们了,你们一路小心。”贾傲青捋了胡须,沉沉出声。

返回默城的途中,苏小凡与众人一同绕路去之前选定好的那几个店址查看了一番,发现在萧长富的操办下,各家酒楼基本上都已经要完工了,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自己去操心的地方。

一通折腾下来,回到默城的时候,天气都已经变得极冷了,亦或者是在奔波的途中都没有查到到气温的变化。

“凡儿这一次出去回来怎么瘦了?”贾氏笑着打量了她一番,虽说的确是比出门之前清瘦了一些,这气色倒也是不差的,人也显得格外精神。

“旅途奔波,可能是真的有些劳累了罢,娘放心,无碍。”苏小凡浅笑回话,眉眼弯弯的靠坐在屋内的软椅上,绕了一大圈回来,发现还是自己家中住的最为舒服,连空气都格外的清新。

“那就待家中好好的休息几日吧,我去给你们准备些吃的。”贾氏起身出去。

苏小凡坐直了身子,从一旁刘嬷嬷的手中接过了苏小轩,乐呵呵的逗开:“来,轩儿,叫声姐姐来听听。”

苏小轩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姐姐。”

苏小轩乐的合不拢嘴:“真乖,轩儿快些长大就好了,日后这家中所有的事可都要靠你来操持了。”

“小小姐说这话,是要回山谷中居住吗?”刘嬷嬷还以为她会一直在这家中生活下去来着,忽然想到日后她可能要长时间的都不回来,竟生出了一些不舍来。

“那是迟早的事,我也不能一直在外经商,等乐乐大一些了,我会花多些时间去每日陪着他的,而且现如今生意也差不多稳定了下来,有富叔他们全力帮忙,基本上不需要我操心了,我便可以将时间都留给墨跟乐乐。”苏小凡原本也是打算一直努力下去的,将自己的目标实现之后再放下来休息,只是忽然发现如今就算自己不一直拼命奋斗,在旁人的帮助下,那目标也是迟早都会实现的,现如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只想要好好的过过踏实的小日子。

“那样也好,可不要忘了偶尔回来这里住住。”刘嬷嬷舒心的笑了笑。

苏小凡点头:“如何能忘,这里可是我的家,我会经常回来的,日后墨跟乐乐也会经常回来的。”

刘嬷嬷眼眸转了转,思量了片刻才出声:“小小姐,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

苏小凡惊讶的眨了一下眼,刘嬷嬷她可是素来想到什么就直说的呀,何事让她变得这般犹豫不决的了:“刘嬷嬷直说吧,没关系的。”

“这你二叔家最近的情况不是很好,那些借他们家银两的人不时上门逼债不说,你二婶也经常跟你二叔吵闹,都被村中的人拿来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刘嬷嬷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出手去帮助那苏二夫一家人,跟小姐提起过几次,她都因为担心小小姐会不愿意,而什么也没做。

“是吗?我抽空去看看好了。”苏小凡揉了揉眉心,想起跟二叔家相关的一些事,就觉得心情不好,之前回来的时候经过鱼塘也有让师父顺便去帮忙查看了一下,之后墨也随师父他们回了谷中,只自己一人执意要先回来看看娘亲,才没有随他们一同入谷的。

“好,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家人,现如今村中所有的人日子都变得越来越好,唯独他们一家还将日子过成那样,这旁人看了去,总归是要说闲话的。”刘嬷嬷也是担心日后村中的人说小姐与小小姐的坏话。

“恩,刘嬷嬷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苏小凡捏了捏苏小轩的脸颊,忽然有后悔执意留在村中了,若是随他们一同入谷,这会儿抱在怀中的可就是乐乐了呀,心中思绪翻滚,翻来覆去的想了几下后,便将苏小轩抱了起来对刘嬷嬷说:“我们一同去二叔家看看吧,之后回来的时候娘也差不多将饭准备好了。”

刘嬷嬷点头。

苏二夫家院门前,苏小凡拧眉不悦的盯着里面发出的一些吵闹声,这老远都能听到二婶粗粗的叫骂声了,真是的,也不知道收敛一些,这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她是不懂吗?

“少夫人,将小轩给我抱吧,我们在外面等你。”水媚也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叫骂声,这么小的孩子抱进去了说不定会被吓到,而且那院子里应该是没有能伤到她的人才是,也就没有跟进去的必要了,有刘嬷嬷陪同进去就好。

“恩,也好。”苏小凡笑着递了过去,而后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臂,时常不抱小孩子就会生出这样的情况来,明明才没抱多大一会儿,就觉得酸痛不已了。

“苏小凡?你来我们家做什么?”

这边苏小凡与刘嬷嬷才刚一进入院中,就听到了李氏的大吼声。

苏二夫瞪了她一眼,有些神色不自然的对苏小凡道:“小凡几时回来的?之前听你娘说,你们去了京城中。”

苏小凡接话道:“刚刚才到家一会儿,听闻你们家出了点状况,所以我便过来看看情况,这没事吧?”

“唉,最近家里出了点问题,二娃整日吵着闹着说要去邻村提亲,这说起来他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了,只不过家里目前是一点多余的闲钱也没有,这不,你二婶为了这事一直在闹啊闹的,让人不安生。”苏二夫说话间,愤愤的瞪了李氏几眼,眼下这样的情况若是她在继续胡闹,自己也是不可能继续让着她了。

“是吗?你们家的鱼塘怎么样了?”苏小凡淡淡的出声,当初自己刚来的时候家里的情况可是比他们如今遭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家四口,个个都身强体壮的,连个糊口的办法都想不到,着实叫人看不下去。

“别提了,都是当初想着要弄那个鱼塘,才变成如今这样的情况的,说到底这都是你二婶的错。”苏二夫转头瞪了一眼那正准备走出来的苏二娃,见他又退回了屋中脸上才挂上了丝丝略显尴尬的笑意来。

“别将过错推到我的头上来,当初我说要弄鱼塘的时候,你也是答应了的,而且这一切可都是她苏小凡的错,若是她早早的收了我们家的鱼,又怎会变成如今这般田地。”李氏不依不饶的出声,最近已经受够他人的指责了,不管是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旁人议论纷纷的声音,大多言论都是指向自己来的。

苏小凡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转身就想离开,这苏二娃当初作出那样的事,自己也都咽下那口气了,事到如今都落到这般地步了,还理直气壮的指责他人,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就算是跟奶奶承诺过要照顾他们,这会儿也完全的不想出手。

在她转身之际,苏二虎忽然从屋内奔了出来,急急的道:“小凡姐请留步,我娘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别跟她计较。”

苏小凡还未接话,李氏又嚷嚷开了:“你这孩子怎么说你娘呢?合着我这十余年养了一只白眼狼出来?”

苏二娃见苏二虎出来了,也就跟了出来,在他身后说到:“可不就是一只白眼狼吗?”

“小凡姐,你别理他们,我们家的那个鱼塘,当初跟村中承包的是十年,也去了不少的银子,毕竟占地面积大,小凡姐能不能帮我们问问村长看,能退掉吗?”苏二虎无视自家娘跟大哥投射过来的目光,直接说出了自己在心中想了许久的想法。

“退掉啊?”苏小凡拧眉。

“恩,我想着若是能拿回来一部分的银两,或许就能先还大家一部分的钱。”苏二虎目前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已经跟爹决定了过几天就出去做事,之前也出去了几天,只不过娘跟大哥受不了村中的人不停的上门来逼债,硬是跑去将自己跟爹找了回来。

“那能全部还掉吗?”苏小凡松展开拧起的眉头,这苏二虎素来不爱说话,今日居然会主动来找自己说话,看来是被现如今他家中的情况给逼的吧。

苏二虎认真的寻思了一番,而后摇头:“起码能先还给大家一部分。”

苏小凡轻叹一声,看向李氏道:“之前你家二娃对我做的事,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如果不想要我给他宣扬出去,就停止你那让人作呕的吵闹。”

李氏张嘴正准备反驳,就被她身旁的苏二娃给拽住了,若那是传出去了,就算日后自家的条件又变好了,也肯定没有姑娘愿意嫁给自己了,可不想一辈子独身过下去,那样不知道会被旁人说成什么样。

“二娃做了什么?”苏二夫满脸疑惑的出声问起。

“没什么大事。”苏小凡在院中找了一根凳子坐下,打量了苏二娃几眼后出生道:“二婶婶,我跟你做个买卖。”

“买卖?”李氏与其淡淡的,心中却忽然生出了一些期许来。

“恩,将你家二娃交给我一年,这一年中不管我对他做什么,你们都不许过问,然后我就帮你们处理好鱼塘的事。”苏小凡浅笑着出声,若是对他们不管不顾,就算不看在奶奶的份上,就娘那边来说,她也会过意不去的,而无端端的帮助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得好好的磨砺一番那苏二娃才行,说不准日后他还有可能洗心革面。

李氏眯了眯眼:“你想要对我家二娃做什么?”

苏小凡笑:“我说了吧,不管我对他做什么,你们都不能过问,但是一年后,我保证能还你们一个健健康康的苏二娃。”

“不行,交到你手上叫我如何能放心。”李氏未多思考就出声拒绝了。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我先告辞了。”苏小凡起身快速的走了出去,不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娘,我觉得姑且可以一试。”苏二虎低低出声。

“你就那么见不得我好吗?要是我落在那苏小凡的手上,肯定会被她折磨死的。”苏二娃激动的吼出声。

苏二虎白了他一眼:“小凡姐不是那样的人,你看之前四庆去她家待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现如今跟三叔一起在外面做事,新进门的婶婶也将家里料理的很好,你若是去小凡那边待上一年回来,肯定也能脱胎换骨的。”

苏二娃坚定的道:“我是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苏二虎朝着他走进屋内的背影耸了一下肩:“我倒是想去,可惜人家要的不是我。”

“要不,二虎你陪二娃一块儿去吧?这样你娘也能更放心了。”苏二夫也觉得苏小凡的提议不错,就二娃目前的情况来看,若是不让他转转性子,就算日后有钱帮她说了媳妇儿,恐怕也是没人愿意嫁过来的。

“……”李氏沉默的瞪着他,虽然想说不愿意,只不过眼下的情况,容不得自己继续坚持下去。

“娘若是没意见的话,我就出去跟小凡姐说了哦。”苏二虎笑着跑了出去,完全不给李氏后悔的机会。

苏小凡与刘嬷嬷出了院子,本就走的不是很快,这跟水媚又说上了几句话,还未从他家外面走开就见他跑了出来。

苏二虎见她还在,清秀的面容上浮现些些欣喜之色,将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之后,就略显紧张的等着她的回答。

“你要去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这你跟你大哥都走了,你爹娘两人在家中,应付那么大一个鱼塘,吃得消吗?”苏小凡的确是有办法帮他们解决了那个鱼塘的,只是从那鱼塘的面积来看,那可不是两个人就能解决的工作。

“这点小凡姐你不用操心,你别看我娘她总是说人坏话,也得理不饶人固执己见,做起事来她还是很有干劲的。”苏二虎随意的编了个借口应付下去,就该让娘累一累才是,不然她会永远都活在自己的见解中,永远都不会有所改善。

“那好吧,你回去跟二娃准备一下,然后来我家。”苏小凡点头应下。

苏二虎愉快的跑了回去。

回家的途中,水媚终于是忍不住道:“少夫人,你要如何安置他们两人?”

苏小凡答:“据闻百兽谷的那个山上都是习武之地吧,让他们两人上去磨练一番,或许等下来之后,心性就会跟如今大不相同了。”

水媚拧眉想了想,而后出声:“倒也是可以的,将他们带上去之后,让他们日后靠自己的本事下来,不然就让他们一辈子在上面待着。”

“恩。”苏小凡笑着点头。

回到家中跟贾氏说了一番,随意的准备了一下,等苏二虎两兄弟来了之后,苏小凡就带着他们两个人去了村长家,然后通过那条密道进入了百兽谷中。

苏二娃一路上都不满的黑这一张脸,将手中那盏不甚亮的煤油灯摇来晃去的。

苏小凡好心提醒道:“这前面可还要走上好几个时辰啊,若是你手中那盏灯熄灭了,我们可就要摸黑前行了,在这坑坑洼洼的密道中,你说不定会摔的鼻青脸肿的。”

苏二娃甩着灯的动作一僵,极不情愿的停止继续摇晃它的想法。

走了三个多时辰才到出口,出去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了,七弯八绕的到了水烟儿的房中,见她正在跟两个小丫鬟一起跟小小的水无邪一块儿玩。

“小凡,你们怎么进谷来了,墨哥哥之前还说,你会晚几日进来的。”水烟儿惊讶的起身迎了上去,狐疑的看了几眼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人。

“恩,想乐乐了,所以就提前回来了,之后再出去。”苏小凡道摇篮边上看了那水无邪几眼,而后不满的皱皱眉:“似乎越来越像那张云松了,但愿日后不要是个坏人。”

“小凡放心吧,我会好好教育他的,一定不会是坏人,小无邪很可爱啊。”水烟儿满脸都是幸福的笑,现如今完全将曾经那段绝望的日子给忘记掉了,即便不是自己所生,也体会到了那种乐趣。

“恩,辛苦你了。”苏小凡莞尔一笑,孩子如今被烟儿养的白白嫩嫩的,四喜也应该能安息了吧,而且之前庆王说了,张云松已经处置了,至于究竟是怎么处置的,自己也没有去细问的打算。

苏二虎犹豫了几下,才问到:“他莫非是四喜的孩子。”

苏小凡并未出声,只轻点了一下头。

苏二虎有些激动的走过去端看了几眼,然后拉过一旁的苏二娃说:“哥,你看,四喜的孩子,生的多俊啊。”

“那是肯定的,你看人家张云松就生的很体面啊,不然苏小凡她当初怎么会因为退婚就伤心欲绝的去跳崖自尽呢?”苏二娃不以为意的出声,满眼不屑的瞪了一眼苏小凡,虽说她如今的夫君比那张云松体面了不知多少,也完全改变不了她曾经很喜欢那张云松的事实。

“就你这样的,连个看上你的姑娘都没有,你也好意思在这里嚷嚷。”水媚忍不住的伸手在他脑门上戳了几下。

“哼,迟早会有的。”苏二娃转身站到了门外边去。

“媚儿你带他们两人去那边吧,我一会儿直接回家。”苏小凡笑着出声,又看向苏二虎道:“之前还没来得及跟你说,那上面是学武的地方,若是你不想学就在旁边看着点你大哥,不要让他生出什么事端来。”

苏二虎依言点头,听了要去学武之地后,就隐隐有些兴奋了起来。

水媚道:“少夫人别担心,这苏二虎绝对会没有事的,至于那苏二娃嘛,哼哼,我会要他为之前他自己对少夫人你做出过的那事付出代价来的。”

苏小凡轻声笑道:“恩,别太过了就行。”

送走三人,苏小凡就迫不及待的跟水烟儿告辞回了府中。

对上忽然回来的她,幕心芍略微有些惊讶的出声:“凡丫头怎么就回来了?原本我们还想着明天就将小乐乐带出去找你的。”

“嘿嘿,想他的紧了,就跟回来了,来娘抱抱,哎哟,可想死你了。”苏小凡咧嘴笑笑,从何彤的手中抱过萧启乐,来回的在房中晃了几个圈,才又说到:“小家伙最近重了不少啊,奶奶你们辛苦了。”

“这孩子长的本来就快,当年墨儿也如他这般,几日不见就变上一个样,这如今小乐乐我可要天天盯着他长大。”幕心芍一张老脸上都笑开了花,话语中也透着满满的暖意。

“恩,我也打算之后留在谷中陪着他,不然若是日后他不与我亲近可该如何是好。”苏小凡略显不安的皱皱眉。

“少夫人放心吧,不会的。”何彤笑着接话。

“对了,尤大姐呢?”苏小凡在屋内看了看,没见到那尤绿柳的身影。

何彤道:“她应该是到夫人的园子里去帮忙了。”

苏小凡点头:“最近她没事吧?”

何彤轻蹙眉头:“具体的说不好,不过就这样看过去,的确是没什么事的,她自己心中到底有没有事,就不清楚了。”

“小凡你也累了,去歇着吧,墨儿他们应该在书房中。”幕心芍又从她的手中将萧启乐接了过去,她那满脸的疲惫之色是那样的明显。

“好,我去厨房准备些吃的,晚上大家一块儿吃饭吧,等吃了之后再休息好了,反正我决定好好的在谷中休息上一段时间了。”苏小凡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走了那么久的路,现如今有种压根都不想动了的想法,但是好久没有回来了,这一定得跟大家一起吃一餐饭才行,不然这一睡下去,肯定起来就是明天了。

幕心芍点头,将萧启乐交给何彤,然后跟她一同去了厨房中。

一通忙活,天黑的时候才将饭菜准备好。

“我去叫他们吃饭。”

听了苏小凡此话,那一旁原本想要前去叫人的丫鬟就退到了一旁去。

书房中,众人都各自沉默的坐着自己的事,好半晌没人开口说话了,苏小凡敲门进去,不免疑惑出声:“你们大家这是怎么了?”

萧遗墨抬头,盯了她一眼就起身将她揽了过去:“怎么忽然回来了?前面问你的时候不是说要在村中陪陪你娘的吗?”

苏小凡轻声道:“我想乐乐了,不行吗?”

“呵呵,说想我多好。”萧遗墨宁宁眉头,见她面色微变又才快速的出声:“这都各自在做事,所以就没人说话了。”

“哦?做什么啊?”苏小凡拎过一旁他之前在看的书瞄了几眼,发现是一些密密麻麻的账本。

“这些是淋雾谷的账本,除去京城中他们的产业之外,别的城市中也有不少他们的产业,临炎跟欧逸他们在想办法注意清除,然后我将这些账本带了回来。”萧遗墨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这回到谷中后,就已经看了好几个时辰了。

“你们看人家的账本干什么?”苏小凡立刻将账本放回了原处。

萧翎也略显疲惫的抬起头,出声道:“想要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或许就能找出南漳跟南宇宵的藏身之地。”

苏小凡惊,扭头再度看向刚才放下的那个账本:“从账本中能找出藏身之地啊?”

萧翎轻笑出声:“也并不是直接的找到藏身之地,就是想要看一看是否还有被我们遗漏掉的地方还有他们的产业,那个地方说不定就会是他们的藏身之所。”

苏小凡这才领悟过来,轻点了一下头:“好了,明天再看吧,我是来叫你们吃饭的。”

“小凡你亲自下厨了?”萧远峰兴奋的出声,见苏小凡轻点了一下头之后,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饭后,萧遗墨与苏小凡一同回了房中,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正准备歇下,就见苏小凡一脸疑惑的轻抚着她自己的肚子出声:“说起来,之前在京城的时候我们也做过吧,为何没有怀上孩子呢?”

萧遗墨挑眉:“凡儿你还想要孩子?”

苏小凡摇头:“目前倒也还不是很想要孩子,毕竟乐乐还那么小,只不过有些奇怪罢了,明明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的才对。”

萧遗墨抿嘴笑道:“我是不打算要孩子的,看你之前生孩子多痛苦,我们两人有乐乐就够了,这之后不会有孩子的。”

“为什么啊?乐乐若是有个弟弟妹妹也不错的呀。”苏小凡问出声之后,才发现自己纠结错了对付,要问的明明应该是为何他能那么肯定的说不会有孩子呢?说起来,自己也完全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要如何避孕之类的呢?莫非师父他老人家再这方面也有秘方?

“弟弟妹妹?这谷中日后的同辈都会是他的弟弟妹妹呀,想要多少都会有的,你看我身边不是就有一群人吗?”萧遗墨做了个最直接的比喻,直觉若是不想办法让她打消了再要孩子的这个念头,日后肯定还会再提起这件事的。

“也是啊,那么就以后再说好了。”苏小凡觉得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在谷中度过了十余天最为平静的小日子,苏小凡觉得自己都快要变懒了,整天就是陪着乐乐玩了,小小的他还不怎么会玩,基本上也就是坐在一旁看着他,晃眼间过去了好些天才想起来,应该要去表姐他们那边看看,之前来的时候听墨说他们在忙着弄家里的东西,就还一直没有过去打扰他们,现如今自己陪乐乐也陪够了,就该过去他们那边看看情况了。

临出门前,萧遗墨扔给她一个披风道:“外面有些凉了,坡上,免得着了凉。”

“恩。”苏小凡点头,而后独自一个人出了门,慢悠悠的走在那些田间小道上,看着周围时不时经过的一些忙碌的人们,忽然才发现,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独自一人在谷中行走,看来如今的百兽谷真的是很安全了,不然墨是不会放心让自己一人出门的。

到了萧玉书家府门外,被一个家丁领去了后院中,上官紫韵一个人坐在后院的石桌前在绣着什么东西,苏小凡好奇的凑了过去:“表姐,你原来还会刺绣啊?”

上官紫韵被突然出现的她一惊,手中的针就那样刺进了肉中,慌忙将手含入口中,口齿不清的出声问:“凡儿,你什么时候进谷来的啊?”

“来了好几天了,据说你们在忙,也就没有过来打扰,你家玉书呢?”苏小凡四下望了望,原本还以为她两人肯定会在一起来着,而且这府中的下人似乎也没有多少,没有爹他们府中的一半。

“跟他手下几个管事的去田间了,据说我们这一支的地最近出了点状况,不过已经快要处理好了。”上官紫韵放下手中那被自己绣的歪歪扭扭的东西,一脸的苦恼。

“表姐你绣鸭子做什么?”苏小凡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了片刻,好不容易分辨出来她绣出来的那个东西,像级了一只丑小鸭,可不是会变成天鹅的那种,就完完全全的是一只货真价实的丑小鸭啊,不管从什么角度都看不出来一点儿美丽的地方。

上官紫韵咬唇:“人家绣的那明明就是鸳鸯,怎么能说是鸭子呢?”

苏小凡讶异的眨眨眼,表情夸张的放慢了语数:“鸳鸯啊?原来鸳鸯长这样啊?”

“好了,你就别打击我了,我这也是头一次碰刺绣这玩意啊。”上官紫韵红着脸出声,原本是打算亲手绣一个出来,留着大婚的时候用来着,照如今的情形看来,那是完全不可能拿出来用的东西啊。

“以第一次来说的话,其实绣的不错了,我要是来绣,肯定还达不到表姐你的水准。”苏小凡赞赏的朝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别贫。”上官紫韵埋怨的拍掉了她的手。

“我说的可是真的,我可是曾经连十字绣都没有绣过的人啊,怎么可能绣得出来。”苏小凡完全就不能理解她为何会忽然想要来刺绣,这种东西想要的话买一个就好了吧?

上官紫韵一脸不相信,虽说不懂她说的那十字绣是什么东西,还是闷闷的道:“凡儿你若是来做,肯定做的比我好的啊,你平时做的饭菜中那些精雕出来的摆花就很好看啊,我可是弄不出来的。”

苏小凡笑:“拿菜刀我是在行啦,拿针可就不行咯。”

之后两人又随意的闲聊了一番,苏小凡就返回了家中,见天色还早就晃悠去了书房中,对上依旧在忙碌翻看账本的众人问:“之前忘记问你们了,那初香呢?之前舅舅他们的人围剿那地宫,可有将初香也……”

萧遗墨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意思,出声道:“初香应该是跟南宇宵一块儿逃了。”

“是吗?在那种情况下,南宇宵为何还要带上初香一块儿逃走?莫非初香对他来说还有别的用处?”苏小凡满心的疑惑。

“这个我们目前也不知道,不过初香她跟南宇泰父子之间的关系都不同寻常,说不定跟那南宇宵也有着复杂的关系?”萧远秋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想那么多干嘛,等找到那南宇宵也就能将她找出来了。”萧远峰烦躁的摔了一下手中的账本,再看下去,眼睛都快要直了,还是一点儿端倪都没有看出来,似乎大家这几日的忙碌都是白忙活一场了。

“默城中似乎也有淋雾谷的产业……”

听着花飞尘喃喃自语一般的声音,一群人都瞬间放下各自手中的账本围了过去,就苏小凡一脸淡然的站在一旁。

萧翎仔细的看了几眼花飞尘手指着的地方,而后点头:“似乎的确是,我让展良展辰他们去查看一番,若是能顺利找到那南漳等人,可就再无后患了。”

苏小凡瘪瘪嘴,看着他兴冲冲地跑了出去,扭头问萧遗墨:“爹这般兴奋是为何?”

“你还不知道,爹之前跟娘说好了,要解决掉所有的事,然后跟我们一块儿去百花谷参加紫韵她们的大婚。”萧遗墨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终于是有眉目了,不用再继续翻看这些账本了,这可是从京城地宫中搜出来的。

“是吗,表姐说婚期定在春夏交接的季节,还有好几个月呢,慢慢来吧。”苏小凡伸手打了个呵欠,就转身走了出去。

数十日后,苏小凡跟上官紫韵两人兴冲冲地说要出去默城了,在谷中待上了好些日子,将一些从前没有走到过的地方也都去看上了一遍,现如今也该出去各家酒楼中看看情况了,然后也得回去好好的陪陪娘才行。

萧遗墨原本是要陪她们一起出去的,只不过南宇宵这边的事才刚刚有了一些眉目,就依旧让了水媚跟萧隆陪她们出去,临走前,苏小凡去山顶看了看苏二娃跟苏二虎。

见到苏小凡,苏二娃就苦着脸凑了过去:“苏小凡,你将我带到这里来,是想要杀了我吗?”

苏小凡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脖子上倒是真的有不少的乌青,不知道身上怎么样,不过虽然看起来有点惨兮兮的样子,精神倒是不错的,随即笑道:“杀人哪能用这样的方法啊,直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是更加的快吗?”

苏二虎接话道:“小凡姐你别听我哥说的,我们在这挺好的。”

“那就好,我要准备出去了,然后会将你们家的鱼塘处理好的,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待着吧,过段时日我还会在回来的。”苏小凡在山顶上四周看了看,头一次来这个地方,不过站在这上面看整个山谷,感觉还真是不错,花了十余天的时间,也未将整个山谷走遍,看来这个山谷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的大,人也要多上许多。

“恩。”苏二虎笑呵呵的点头,见苏二娃还准备说些什么,就拉了他跑开了。

“话说,师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水媚压低嗓音询问身旁的水媚,之前从京城回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师祖的才对,而且这回来好些日子了,除去见了师父几面之外,爷爷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跟老谷主一同回来的,他之前回了花家后,就也跟老谷主一起去跟踪那北山颜了,最近老谷主带了北山颜在尘师父的密室中定居了,说什么不等到北山颜改过从善那一天,他就不从里面出来,这偶尔师祖也是会进去待上几日的。”水媚对此完全不能理解,老谷主跟那北山颜之间的感情不可能深厚到那个地步的才对。

苏小凡拧眉道:“这样啊,难怪没看到他人。”

出谷时,对上几个手执通透的夜明珠,在密道中忙碌的人,水媚再度为苏小凡解惑道:“日后这条通道要作为经常进出山谷所用,所以想要将它修理平整了,这样一来,往后我们出入的时候就不用走了,可以直接乘坐马车。”

苏小凡拽了上官紫韵的手,笑道:“那样可好了,经常出入也方便多了。”

“是啊。”上官紫韵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怎么了?今日你家玉书没有跟你一同出去,莫非是你们两人闹矛盾了?”苏小凡拧眉想了想,觉得这个可能似乎不大,毕竟他们两人一直都相敬如宾的,从未争吵过一句,想到争吵这也才发现,自从跟墨成婚之后,也还从未争吵过来着。

“不是,只是我原本想说带上玉书一块儿去百花谷那边住上几个年头的,只是……玉书他最近一直都好像很忙的样子,我开不了口。”上官紫韵蹙眉。

“这个事啊,你不用太过着急了,玉书他如今刚刚接手掌管原本应该由他爹来管理的那些事务,会忙一点也是肯定的,而且来日方长,往后你们还有大把的时间,何须急于一时。”苏小凡轻声笑着。

听她这样说,上官紫韵也就稍稍释然了。

出了密道,在家中休息了一晚,隔日一早,苏小凡就去了苏二夫的家中,将从师父那里讨来的一些药物交给了他们。

“这是什么?”李氏满脸不悦的出声询问,她这一走就是二十余天,几乎都要让人盼白了头。

“这是药,之前回来的时候,路过你们家的鱼塘,我有让师父去帮忙查看过一下,然后他跟我的看法是一样的,你们那些个鱼塘从前都是别人家的地,因为常年使用各种灭虫的药剂之类的东西,导致那一片的土壤中都带有毒素了,你们将那鱼塘中的鱼都清理了,去药房中配这个药物回来,然后撒入那水中,越浓越好,浸泡个十余日,让药粉渗透到泥土中去,之后再想办法换一次水,就不会有问题了。”苏小凡说完又从荷包中掏出了两张银票:“这个给你们,当是借给你们的,日后你们的鱼塘经营好了,再还给我,再有往后若是你们养出来的鱼都健康无一点问题了,我也是会买下的,但是……”

李氏原本眉开眼笑的表情,在她最后看向自己的时候僵了一下,随即接话到:“你放心吧,我会试着改改的性子。”

苏小凡挑眉:“哼,能改掉是最好,不然我也不介意给二叔找一个新妇。”

李氏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弟妹那边的事我也就不说了,毕竟要说起来,她也的确是做了许多过分的事,但是我这除去偶尔说话难听了些以外,可还没对你们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来。”

苏小凡无言:“在二婶婶的心中,究竟什么样的事才算是过分呢?我也并非真的有意要给二叔找女人,我又不是媒婆,不过是想给你提个醒,这做人不要做的太绝了,给自己留个退路,不然某一日你若是将自己逼到了毫无退路的地步,可是没人会怜悯你的。”

李氏神色复杂的止住了声音,好半晌才问:“二娃跟二虎他们两人可好?”

“你放心,我说过会让他们健健康康的,他们自然是不会有事的,顶多吃点皮肉苦。”苏小凡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在她走后,苏二夫才沉沉出声:“你还不快去办正事,将那些要死不活的鱼都给我弄出来,我去城里买药回来。”

李氏见他说话的语气一反从前,虽然有些不满,却还是乖乖的听话去办正事了,他态度上的转变肯定是因为之前自己无意中说出了二娃之前对小凡做出的那件事,然后他就认为是自己平日里将二娃惯成那副德行的,此刻自己也是有所察觉到了,毕竟若不是当日二娃做了那样的事,说不定小凡她早就说出了鱼塘有问题这一件事了,自己家里的情况也不会拖延至如今这般境地。

从苏二夫家离开后,苏小凡顺带着去苏三夫家中晃了一圈,没有看到外出做事的苏三夫跟苏四庆,倒是看到了在院中忙忙碌碌的彩娟。

“小小姐,紫韵小姐,快请里面坐。”彩娟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去招呼两人。

“你就不用忙碌了,我们也就过来看看的。”上官紫韵连忙出声,如今从辈分上来看,她也算是凡儿的婶婶,太过客气了倒是反而显得有些怪怪的。

“恩。”彩娟嘴上应着,人却奔进了屋内去,端出了一些糕点茶水之类的东西。

“最近,你们过的可还好?”苏小凡朝屋内看了几眼,没有看到那疯癫的孟氏。

彩娟站在一旁点头:“挺好的,包下来的那片山虽然还没有什么起色,不过他们两人都有出去做事,家里也空出了一些闲钱来,能时常帮姐姐买一些药回来。”

苏小凡拧眉:“你叫她姐姐吗?给她买什么药物?”

彩娟神色闪烁的答:“她毕竟也是相公的结发妻子,叫姐姐是肯定要的,虽然她神志不清,却总是嚷嚷着身子不舒服,这带去找大夫看了,吃了那个药,她就会变得稍微清醒一些,虽然比不得正常人,不过也不会苦恼,只会安安静静的待在房中。”

“是吗?如此也好。”苏小凡心中略微有些复杂的情绪闪过。

从苏三夫家走出来后,苏小凡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上官紫韵忍不住出声道:“凡儿你也别想太多了,那都是她罪有应得。”

苏小凡沉默的点了点头,而后咧嘴笑开:“好了,我们去酒楼中看看吧,然后去看看灵儿,问问她年后可要随我们一同去百花谷参加你的大婚。”

上官紫韵面上一红,支支吾吾的道:“其实原本应该在玉书家中举办婚礼的,弄到百花谷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江湖中人不会在意那些小节的,在哪里成亲不都是成亲吗?不会有问题的,你就放心吧。”水媚出声安慰道。

只二号店中住上了几日,又去默城别的店查看了一番,期间还去飘香酒肆玩了几次,之后几人就前去了慕容浅华的家中,途中苏小凡遇上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而后停下马车,追了上去:“是宜嬷嬷吧?”

被苏小凡叫住的人,慌慌张张的回头,对上苏小凡跟上官紫韵后,眸中闪过一丝想要转身逃走的情绪来,片刻后又镇定了下来,僵在原地,等着她们走过来。

“你为何会在这里?”上官紫韵因为知道了之前是她给外祖母下毒,致其死亡的,此刻对上本人,心中就生出一股想要让其以命偿命的想法来。

“老奴如今在附近生活。”宜嬷嬷说话的同时四周看了看,在这附近自己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罢了,周遭的人对自己也颇为照顾。

“呵?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事到如今想要过平凡的生活了吗?”上官紫韵愤恨的出声职责。

“要说起来也的确是这样没错。”宜嬷嬷懊恼的垂首。

苏小凡将情绪激动的上官紫韵拉到了身后,打量了一番宜嬷嬷身上的穿着道:“现在的日子过的不容易吧?”

宜嬷嬷感概的点头:“的确是不容易,也很辛苦,但是却很充实。”

“那就好好活着吧。”苏小凡转身拉了上官紫韵就准备走。

“等等。”

宜嬷嬷出声叫住了准备走的两人,见她们停下脚步才又继续问起:“为何你会就这样放过我?”

苏小凡平静的回头:“我放不放过你那是另外一件事,虽然你选择了过平静的生活,却还是没有忘记从前的一些事,所以光是那些回忆就能折磨你一生了,根本用不着我们在做些什么。”

“是啊。”宜嬷嬷尝尝的感叹了一下,而后继续道:“之所以选了离你们最近的默城附近住下,就是想着或许某一日还会再见到你们的。”说话间,伸手到破旧的衣襟中掏出了一张地图:“这个是默城他们所在地的图,交给你们把,当是我想要让自己过的更安心一些。”

苏小凡伸手接过,平静的目送她走远。

上官紫韵原本激动的情绪也渐渐沉淀了下去,因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现如今的宜嬷嬷跟自己记忆中那个总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宜嬷嬷完全不一样了。

苏小凡思索了片刻,将那个交到了萧隆的手中:“隆,将这个给墨他们送回去,媚儿陪我们前去灵儿家就好了。”

萧隆沉默的接过,快速的离开了。

到了灵儿家之后,见她现如今似乎生活得很好,小脸红润润的,苏小凡也就放下心来。

“我也想跟你们一块儿去,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我就不方便出门了。”水灵儿蹙眉,自己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临盆,肯定是不方便外出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别太在意了,等你方便的时候,我们再陪你一块儿去玩。”苏小凡记得墨说过,百花谷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恩。”水灵儿眉眼弯弯的点头。

在水灵儿家中住了两三天,才回到默城二号店中,见所有人都从谷中出来了,此刻聚集在二号店中,让原本偌大的包厢都显得有些拥挤。

苏小凡眼尖的看到了角落里的水初香,惊讶的张了张嘴,只是最终什么也没询问出声,静静的走到萧遗墨的身旁去坐了下来。

萧遗墨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问:“路上可累坏了?”

苏小凡摇头:“我们走的很慢,又不赶时间,倒也不觉得累。”

“恩。”萧遗墨这才又转头看向水初香。

萧翎沉声发问:“初香,如今南宇宵已死,南漳落入了我们的手中,你要何去何从由你自己决定,但是百兽谷你是回不去了。”

水初香咬了唇瓣,那一日在侍卫攻进地宫的时候,自己都一度认为,绝对死定了,没成想却被南宇宵给救了出来,但是他在将自己救出来之后,就一命呜呼了,临进入密道的那一刻他被敌人的箭给射伤了,那上面淬了毒。

“将她送去淋雾谷吧,水爷爷不是还在那里等她吗?”苏小凡想起在雾城客栈见到的那个老者,不禁满心的感概,那么大年纪了,还要为后辈的事担忧。

“好,就这么决定了,秋哥你让人去办一下。”萧遗墨起身拉了苏小凡下楼。

萧玉书也起身随着上官紫韵一同走了出去。

进入后院中,苏小凡才出声:“靠宜嬷嬷给的那个地图,将他们抓住了吗?”

萧遗墨点头:“恩,之前南漳就派了很多人去我们百兽谷周边找麻烦,通过各种手段想要进入谷中,也有那么几个人真的成功闯了进去,不过都被爹的人截下来了,就差他跟南宇宵没有下落,现如今听闻南宇宵早就死了,就他跟初香两人毫无目的的待在地图所指的位置,毕竟那南漳一直以来的都是按南宇宵的吩咐来办事的。”

苏小凡听后陷入了沉默中,这就意味着往后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纷争了吧?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萧遗墨看穿了她的心思,柔柔出声。

“恩。”苏小凡抿嘴笑着点头,听了他的话才能彻底的放下心来。

“还有,有关那个尤奶娘的事……”萧遗墨一句话还未说话,就对上了迎面走来的尤绿柳。

尤绿柳在听到他口中的话之后就停下了脚步,满脸期待的等着他接下去的话。

苏小凡见他说话的口吻似乎有些奇怪,不似从前那般直接,就出声问:“可是有何问题?”

萧遗墨点头:“据我们询问初香的结果来说,当初想出利用奶娘来陷害我们孩儿的就是南漳,不过秋哥倒是认为这或许就是初香想出来的办法。”

“恩,的确吧,一般男子不会用这么拐弯抹角的办法去对付他人才是。”苏小凡拧起了眉头,忽然想着或许不应该就这样放那初香走才是,只是不这样放她走,又能对她怎样呢?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水爷爷悲痛的模样。

“然后尤奶娘的那个孩子,在南漳的人当初从她家中带走之后,就下落不明了,要么已经死去了,要么就是被送到了别人家,有拜托临炎兄在那附近一带多查查看,毕竟雾城也有他们百花谷的人。”萧遗墨见那尤绿柳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身形摇晃了几下,几欲瘫软在地,最终都坚强的支撑住了。

“尤大姐……”苏小凡有些替她担心,同为人母,多半能体会她此刻的心情。

尤绿柳强忍住严重的泪滴,低头道:“少夫人不用替我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先去忙了。”

苏小凡拧眉看着她转过身去后那微微耸动的肩头,心中无端的生出一些痛楚来。

“凡儿,别人家的事,你那么伤心做什么?”上官紫韵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所说自己也是有些动容的,却也不是太过严重。

“毕竟是自己身边的人,多少是会有些难过的吧,我原本还想着,若是能顺利的帮她找到孩子,她肯定是会很开心的来着。”苏小凡咧嘴略显无奈的笑了一下。

“唉,世事无常,说不定日后还会找到她的孩子呢?”上官紫韵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人会对那还未满月的孩子下手,不过那么点大的孩子也是很脆弱的,没有父母的呵护,应该很容易就会死去吧。

隔日一早,尤绿柳就收拾好了几件随身的衣物,去向苏小凡辞行。

苏小凡有些担心,却又没有留下她的理由:“尤大姐你回去之后,若是在雾城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就去之前我们住的那个客栈中落脚吧,掌柜的应该会收留下你的,然后若是有了你孩子的下落,他们也好有个地方找你。”

尤绿柳感激的热泪盈眶,哽咽着道:“多谢少夫人。”

将其送走,苏小凡就开始去酒楼中忙碌了,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理酒楼中的生意了,只不过在福叔的管理下,二号店的业绩一直都有蒸蒸日上的趋势,完全用不到自己去操心,看来之后想要放下来去休息的想法也是可以的了。

时光如梭,转眼间,几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距离上官紫韵与萧玉书的大婚也已经时日无多,苏小凡等人也安排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动身去百花谷中,因为是紫韵成亲的缘故,多年未离开默城的贾氏也打算随同大家一同前去百花谷中。

“娘能去真是太好了,我原本还想着若是这一次出门的时间过长,又要将你一个人晾在家中了。”苏小凡兴奋的笑着。

“恩,你之前说了从百花谷出来后,要跟姑爷一块去别的地方玩玩的吧?”贾氏在她脸颊捏了一下,明明都已经是当娘的人了,笑起来的时候还跟哥孩子一般。

“是啊,路线我都已经决定好了。”苏小凡一脸兴奋的点头,这几个月啥也没干,几乎就在研究地图了,然后将各个城市风景好的地方都做了记录,同时也准备再自己路过的地方若是有发现适合的城镇就标注下来,然后让富叔前去查看查看情况,增加一些能开酒楼的地方。

“我啊,也无论如何都想要去看看妹妹她爱上的是怎样一个男子,同时也想要替她看着紫韵出嫁。”贾氏感概的抹去眼角溢出的泪滴,从凡儿的口中听闻了跟芷霜相关的所有事之后,就没来由的替她心疼,进宫那原本是自己要经历的人生,却歪打正着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娘别太伤感了,说不定哪一天姨娘真的能从宫中出来呢?”苏小凡已经习惯了将事情都往好的方面去想,毕竟世事总是不完美的,遇上一些不如意的事,就只能怀抱美好的期待一直期待下去了。

贾氏点头,开始忙碌的收拾那些亲自为紫韵挑选出来的大婚礼物,虽然算不得什么好的东西,却都是自己亲手缝制出来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上官紫韵从外进入房中:“凡儿,你们准备好了吗?玉书他们过来说,随时可以出发哦,而且不知为何,百花谷那边的人传来消息说,大婚的日期要提前几日,这说不定我们刚刚一赶过去,就要马上准备大婚的事了。”

苏小凡挑眉,在心中寻思着,莫非是之前选定的日子不好?

“正好,紫韵你来看看这些东西你可喜欢。”贾氏指了指床上的新嫁衣。

“姨娘为我准备的吗?”上官紫韵上前伸手小心谨慎的一样样抚摸过去,最终拿起那红盖头,上面的鸳鸯绣的就跟活的一般,自己苦练了几个月绣出来的也完全无法跟手中的这个相比。

“恩,当初凡儿出嫁的时候都没来得及给她准备这些东西,如今你娘也身在宫中,无法亲自给你准备这些物件,我这个当姨娘的自然是要为你操操心的,只不过……不知你可喜欢,或者已经准备好了。”贾氏懊恼自己在要为她准备之前没有实现跟她说一声,这若是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自己这可就白忙活了。

“没有,就等着姨娘你帮我做呢。”上官紫韵笑着点头,眸中泛起丝丝雾气,虽说自己的确是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宁愿不要用之前准备的那些。

前去百花谷的途中,因为时间紧迫,一行人,基本上都没有怎么休息,一路上都在不停的赶路,紧赶慢赶的总算在大婚之日的前两天到了百花谷外,跟别的三个谷不同,百花谷处在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几乎没有设置什么障碍物,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无论是谁都能走进去一般。

萧遗墨在一旁看着她们几人在花丛中乱窜,直到她们都跑累了停下休息才出生道:“这片花海看起来似乎平淡无奇,但是若是没有熟悉的人带路,就走不到百花谷中,无论你在那里面如何走,最终都会走到这里来的。”

苏小凡眨眨眼:“这般神奇?莫非是那传说中的阵法之类的东西。”

萧遗墨抿嘴笑而不语,也不打算去跟她解释,毕竟就算详细的做了说明,她也未必就会懂的。

一行人还未逗留多少时间,就看到了出来迎接的夏临炎。

萧遗墨笑道:“还真是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面子,劳驾你亲自来接,随便让个人来接不就好了吗?”

夏临炎摇头:“紫韵妹妹回来,爹早就交代了,一定得我亲自出来迎接才行,旁人换了谁来他都不放心。”

上官紫韵有些不习惯他口中的妹妹称呼,但是因为他在妹妹二字前面加了紫韵,也就还好了,毕竟就事实上来说,自己的确是得唤他一声哥哥。

“唉,你们百花谷的这些花是不是都没有从前好看了啊?”萧远峰无限唏嘘的看着周边的那片花海,幼时跟墨哥一同来的时候,明明觉得这些花美好的不似人间该存在的东西。

“变的永远不会是这里的景致,是看花的人心境变了。”夏临炎苦笑着摇头,魅惑的眼眸中噙着满满的笑意,除去紫韵他们之外,今日谷中还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爹说了,要在他们大婚的那一刻才让他们见面,到时候的场面一定会很美好的。

“说不定真是。”萧远秋也有同感,因为想着入谷就要面对一众想要与自己成亲的女子,心头就生出了一些烦乱来,明明前一次来的时候,自己并未做出什么太出众的事情来才对,为何就那么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呢?

进入谷中,大家都被安置在一个花香四溢的别院中。

苏小凡与上官紫韵两人闭了眼,躺倒在院内的一处草坪上,草坪便上就是一丛丛的花簇。

“好美啊这里,要是能一直生活在这里肯定很幸福。”上官紫韵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全然不去在意周围是不是有人在看着。

苏小凡也学着她的动作,翻滚了几下,然后接话:“表姐你就在这里住下吧,然后我会时不时来看你的,说不定我也会爱上这个地方的。”

上官紫韵愉悦的笑出声:“呵呵,好啊,可以考虑啊。”

“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一直躺着了,这地上湿气可是很重的。”贾氏担忧的在一旁出声,同时在心中感叹,年轻真好,若是当年芷霜与自己来到了这般美好的地方,也肯定会如她们一般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恩,娘别担心,偶尔沾染一些湿气反而更好。”苏小凡躺着就压根不想起来了,一来躺在这花香四溢的地方晒着暖暖的太阳着实太过舒服,二来这一路奔波,也着实累坏个人了,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两日后的清晨,苏小凡在睡梦中被人吵醒,皱皱眉正准备再度睡过去,忽然想起今日是表姐的大婚之日来着,而且这两日自己也都是陪着表姐睡觉来的,恐怕此刻这吵杂的声音就是那些来为她梳妆打扮的人发出来的,起身掀开床帘看出去,果真如自己所猜想的那般,五六个丫鬟婆子正忙碌的在为紫韵梳妆。

上官紫韵端坐在铜镜前,任由摆布,察觉到苏小凡已经醒来了,就笑着道:“凡儿你可以再多睡上一会儿,时辰还早。”

苏小凡柔柔睡眼惺忪的眼,迷迷糊糊的起了床:“还是不要了,万一我睡过头了可如何是好啊?”

“怎么会,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你就算是想要睡过头,我也不会答应的。”上官紫韵加大了说话的音量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嘿嘿,表姐别紧张,其实结婚也就那么回事。”苏小凡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结婚的情形,似乎跟表姐如今的情况有些许的不一样,毕竟当初结婚的时候还不知道墨原本是大人,所以并未往别的方向去想,若是情况换一换,自己肯定也是会紧张不已的。

“恩,虽然话是那样说……”上官紫韵已经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了,这昨夜基本上就没这么睡着,早在这丫鬟婆子前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醒来了。

一番收拾,整理好天色就已经亮了,然后苏小凡悠闲的坐在桌前吃着东西,看着上官紫韵一脸紧张的坐在床上等着吉时的到来。

贾氏原本也是想要早早来帮忙的,不过想着凡儿在这边,也还有那么的丫鬟婆子打理,也就没有过来添乱了,此刻才前来将苏小凡给拉了出去。

苏小凡手中的一块点心都还未吞下,一声问:“娘,这忽然之间的是怎么了?”

“我刚似乎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但是有无法确定。”贾氏满脸的紧张夹杂着兴奋,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是却几乎可以肯定那一定是自己曾经见过的人。

“是吗?”苏小凡眨眨眼,这百花谷中,娘会有什么样的熟人啊?顶多她也就认识一起前来的大家。

“紫韵准备的怎么样了?”水云姬打着呵欠走了出来,进入百花谷后就跟翎一块儿在四处游玩,这两日可是累坏了,加之昨夜又没怎么睡好,此刻可谓是困的不行啊,但是又不能继续睡下去。

“都准备好了,不知道他们山谷中成亲的习俗跟百兽谷会不会一样?”苏小凡觉得结婚这种事还是简单一点的好,若是太过复杂的话,可累人了。

水云姬点头:“据我所知道的来看,其实是差不多的,不过或许因为今日结婚的紫韵,所以他们准备的有些太过隆重了。”说完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道:“这里是夏深渊的一个别院,据说为了紫韵的大婚,他特意命人用最短的时间修造了一个府邸出来,要不我们先去那边等她吧,等下会有花轿会将她抬过去的。”

苏小凡闻言,有些闷闷的点了一下头,进入屋中跟上官紫韵说了一番就随大家去了那所谓的替萧玉书准备出来的府邸。

进入府邸后,苏小凡惊道:“真不错啊,一点儿都不像是临时赶出来的样子,四周装饰的都很精美。”

水云姬也兴奋的点头:“是吧,等回去之后,也将墨儿跟你的住所重建一下吧。”

苏小凡摇头:“不用了,就竹屋住着挺好的,而且家中的房子也那么大,何须再浪费人力物力去建新住所,这钱倒是次要的,主要是我们基本上都不会去住呀。”

水云姬赞同的出声:“仔细想想的话的确是这样没错。”

“你们怎么这么早过来,原本还以为会跟紫韵一块儿来的。”萧遗墨满脸笑意的站到了苏小凡的身边,习惯性的就揽上了她的腰肢。

“好了,站好。”苏小凡拧眉拍掉了他摆在自己腰间的爪子。

“怎么了?这是。”萧遗墨挑眉,似乎能从她的身上察觉到一些不高兴的气息来。

“哼!”苏小凡冷哼一声,转而站到了贾氏的另一边去。

贾氏与水云姬也都是一脸的疑惑,完全不知道她这是闹的哪一出。

幕心芍领着何彤抱着萧启乐一同走了过来,对上在闹别扭的苏小凡,笑着询问:“这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墨儿惹凡丫头生气了?”

萧启乐朝着苏小凡伸出了双臂,奶声奶气的撒娇:“娘,抱抱。”

苏小凡掀唇笑着抱了过来,在他滑嫩的小脸蛋儿上蹭了蹭:“乐乐,我们去那边玩。”

萧遗墨拧着眉盯着她走远,之前拗不过她,答应了她偶尔要抱抱乐乐的请求,不过看着还真是不爽,不过,此刻那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她刚才究竟是因为什么不开心了?这两日应该没有做出惹她不高兴的事来才对。

总也想不出结果,就抬脚跟了上去,在她身旁问:“凡儿,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啊,我好好的。”苏小凡见到萧启乐那一刻心中的不爽都尽数消散了。

“这会儿的确是好好的没错,刚才你见到我的时候那浓浓的不高兴是怎么回事儿?”萧遗墨挑眉,不问明白了心里就会一直惦记着这事。

“哦,你说那个啊,也不是冲着你去的,我就是突然心情不好了,你别在意。”苏小凡扭头看了看那些不时经过身边的人,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估计都是这百花谷中的人吧,今天这样的日子,肯定会来很多人的。

“我能不在意吗?”萧遗墨心急不已,又没别的办法逼她说出来。

苏小凡幽幽叹息了一声,感概道:“真没什么呀,你不用在意,不过是觉得跟表姐的大婚比起来,我们当时可是太过草草了事了,一点儿都不美好。”

萧遗墨拧眉:“不美好吗?我觉得很好啊。”

“唉,算了,这快到时辰了吧,什么时候才开始拜堂呢?”苏小凡见着院中几乎都挤满人了,若是再来些人,估计得站不下去了。

“快了吧。”萧遗墨随意的应着,从苏小凡的怀中将萧启乐接了过来。

“我要娘……抱抱。”萧启乐不满的撅着嘴抗议。

“不行。”萧遗墨拧眉,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苏小凡苦笑不得的看着他们,一个满眼怒火,一个满眼泪水,正准备接过乐乐安慰一番来着,就听到了外面说花轿来了的声音。

萧遗墨一手抱着萧启乐,一手拉了苏小凡说:“我们进去吧。”

苏小凡点头,沉默的跟了进去。

只是才走到大堂门口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似乎还听到了一些从里面传出来的低泣声,而那声音很熟悉,明显就是出自娘的口中,情急的挤进去,看到了此刻站在娘身边的那一个笑盈盈的女子后,呆愣的回不过神来。

“你们来了,入座吧。”夏深渊满面春风的招呼着萧翎等人入座。

“恩,你去招呼别的客人吧,我们这边不用你忙活。”萧翎也笑着回话,多少年没见到他如此轻松的笑脸了,等了这么个年头,终于让他盼到了这一天的到来,自己都几乎要如他一般的兴奋了。

“娘,今天这大喜的日子,你得控制着点才是。”苏小凡很快的镇定了下来,她们这姐妹说起来也有几十年没见了,会情难自控自是可以理解的,一会儿表姐若是见到了姨娘肯定会更加激动的。

“恩,也对。”贾氏努力的止住了哽咽声,随苏小凡一同坐到了一旁。

夏深渊拉了贾芷霜一同坐到上方,情绪激动的等着一对新人的进场。

为了不让其乐融融的大婚现场陷入一片哭声中,被搀扶进来拜堂的上官紫韵极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直到进入了新房中,盖头一掀开就立刻控制不住的扑进了贾芷霜的怀中,大哭不止。

“好了,韵儿你也为人妻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贾芷霜笑着伸手不断的擦拭着她眼中溢出来的泪滴。

“父皇……他放你出来了吗?”上官紫韵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边上的夏深渊,见他听了自己此刻的话并未出现什么异常的神色,才放下心来,其实有想过的,既然永远的离开皇宫了,自己的姓氏也该改一改了,然后也得改口叫他爹,只是一时之间还有些无法叫出口。

“恩。”贾芷霜含笑的眼眸中隐过一丝歉疚。

苏小凡拉了萧遗墨的手离开新房,出了府邸,去周边的草地上走了走。

萧遗墨随手摘了一朵花给萧启乐玩耍:“凡儿,打算在这里住几日?爹娘他们恐怕要住上一阵,然后玉书他们刚刚完婚,恐怕也是要住上一阵的,至于秋哥他们,我也想让他们在这里多待上一阵,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心仪之人。”

苏小凡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最终笑道:“你决定就好,这里虽然是很美,别的地方肯定也会有很美的地方,将我们之前选出来的那些地方一一游玩过去,然后再回谷吧。”

萧遗墨笑着点头,见萧启乐将花塞进了嘴里,原本想要给他抽出来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甜吗?”

萧启乐点头,然后从嘴里将花瓣抽出来,塞进了萧遗墨的嘴里:“给你。”

苏小凡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两父子,好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父子,偶尔因为自己的事争风吃醋的时候那可就是一对冤家。

“还是凡儿你来决定吧,只要是你想要去的地方,我都会陪你去的。”萧遗墨含了几下那片花瓣,然后吐了出去。

“好,我觉得只要一家三口在一起,去哪都可以啊,不过还是照着选好的地图来走吧。”苏小凡用力的呼吸了几下,这含着浓浓花香的空气让人眷恋,不过再美好的风景,也比不过自己身边的两个人来得重要,想要陪着他们去许多地方,看许多美景,吃许多美食。

想要做的事,似乎排的满满的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