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国色 > 108有新增内容

国色 108有新增内容

作者:梦溪石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5:25

永泰十五年的春天,草原一如既往的生机勃勃,一眼望去绿茵遍地,与尽头的蓝天衔接在一处,仿佛就像传说中那样,只要你走到草原的尽头,就能看见美丽的天女从天而降,将你接引到美妙的极乐上国。

栾提乌牙对这种哄骗小儿的故事没什么兴趣,他之所以站在这里,像其他人一样望着天边的白云发呆,是因为今日他们要迎接两位尊贵的客人——这句话源于他的母亲之口,而她现在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阿合,你在想什么?”母亲开口道,喊的是他的中原名。

不错,栾提乌牙是匈奴名,而刘合,才是他的中原名,相比起来,自从刘合记事起,他的母亲就更喜欢称呼他的中原名。

母亲对他说,刘合这个名字,才是他的根,如果没有根,一个人只会像草原上的蒲公英一样,四处飘零。

“没有,阿母。”母亲说的是中原话,他便也用中原话来回答。“我在想,你说的客人为什么还没到?他们到底是谁,现在还有什么人值得我尊贵的母亲亲自站在这里相迎呢?”

他的母亲笑了起来,刘合很喜欢看母亲这样的笑,他记得自己还很小的时候,母亲是很不爱笑的,眉间还伴有化之不去的哀愁,不过近两年来,母亲的笑容是越发多了,看上去简直年轻了许多岁。

“他们啊,是你的姨母和姨父,镇国长公主,和濮阳侯。”

对濮阳侯,刘合还很有印象。

他记得永泰十一年的时候,中原与匈奴发生了一场大战,匈奴战败,他的父亲冒顿单于也死于这场战争之中,而战争的另一方主帅,就是濮阳侯陈素。

当时他还只是父亲众多儿子之中不太起眼的一个,当时父亲那些年长的儿子们,以及父亲原先的大臣,个个都挑出来想要争夺单于之位,最后却是在中原人的大力支持下,他的母亲以单于阏氏的身份最终掌握了草原,而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新的单于。

母亲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收拾那些不听话的人,又开通了匈奴与中原之间的互市,这两年间,陆续有不少中原百姓北迁雁门关外,又有不少匈奴人南迁关内,虽说其中不乏矛盾摩擦,可是在母亲与中原那边的齐心协力之下,这种迁居的趋势固定下来,许多匈奴贵族喜欢中原丰富的物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安稳居住在华丽的大房子里,而非在草原上餐风饮露,中原的漂亮丝绸,花样百出的烹调方法,甚至是高明的医术,都受到了匈奴贵族的追捧,当然也有不少匈奴人反对母亲的做法,说母亲这是“打算将匈奴人拖入毁灭的深渊”,不过随着母亲的权柄越来越稳固,这种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

其实细说起来,中原人还是刘合的杀父仇人,但是他从小跟父亲就不亲近,父亲有太多的儿子,分到他身上的注意力少之又少,是母亲手把手教他读书习字,又教他文明礼仪,在他心中,母亲比父亲要更加重要许多,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中原的繁荣,但是得益于母亲的形容,他对这一切充满了向往,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亲自到天下闻名的咸阳城去,见一见外祖父曾经一手打下来的江山。

当然作为半个游牧民族,刘合觉得自己也是很喜欢草原上的生活的,尤其是骑着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驰骋的时候,弯弓射下天上飞翔的雄鹰时,那种快乐的感觉,又是读书习字所不能赋予他的。

就在他的思绪还在四处飘荡走神的时候,母亲一声惊喜的“来了”,顿时将他拉回眼前。

在视线所及的另一头,远远地,出现一个小黑点。

小黑点慢慢变大,刘合才发现那并不仅仅是一个小黑点,而是一大队人马。

渐渐地,刘合看清楚了,为首的是两匹并行的马,上面分别坐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

那对男女慢慢行近,母亲也喜不自禁,牵着他的手迎了上去。

“阿姊!”他听见母亲这么喊道。

刘合吃惊地扭头去看母亲,他从未见过母亲如此激动过,即使是在父亲死后,母亲面对他那些如狼似虎,想要抢夺单于之位的兄弟们的时候。

“阿妆!”为首的女子下了马,同样朝母亲跑过来。

背着光,刘合看不清她的长相,只瞧见那颜色鲜艳的披风随着她的动作而飘扬起来,像一面旗帜,又像雄鹰的翅膀。

十分美丽。

母亲松开他的手,同样跑了过去。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许久许久也没有松开。

刘合看了看她们,又瞅了瞅同样从马上下来的男人,对方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朝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你就是刘合吗?”

刘合点点头,他认出了男人的身份,同时按照母亲的教导,行了个中原的礼节:“姑父好,我是刘合。”

母亲这才从激动中分出一点注意力给他,介绍道:“阿姊,这就是阿合!”

“这就是阿合吗?”那女子也露出同样和善而慈爱的笑容,握住他的手,一只手则放在他的头顶上,轻轻摩挲了两下,然后说了一句话:“果然长得像我们刘家人,眉宇之间还有阿父当年的影子呢!”

母亲听了这句话,似乎高兴得不得了,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

然后她也说了一句话:“即使离开中原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忘记过我姓刘。”

姊妹二人再次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刘合离得近,这一回他看清楚了,他这位第一次谋面的姨母是个很漂亮的女子,按理说年龄应该比他的母亲大,可看上去也只有二十七八的模样,刘合还记得刚刚她将手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感觉。

很温暖。

——————

刘桢正在细细打量刘妆,就如同对方也正在看她一样。

离别太久,十五年的时光,足以让记忆变得陌生起来。

刘妆远嫁匈奴的时候,还是十几岁的豆蔻年华,如今眉目早已消退了昔日的青涩,那些羞怯,内向,统统不见了踪影,唯有举手投足之间,依稀还能辨认出旧时的一点痕迹。

草原上的风沙终究不如关内的河水养人,匈奴人虽然也不如中原人那般精细,但权力斗争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刘妆纵然身份尊贵,也几次险死还生,她从一个乡野出生的小丫头,变成一国公主,又身负重命远嫁匈奴,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从冒顿的众多妻子之一,变成如今草原上的实际掌权者,其中种种险恶,旁人难以想象,是以虽然她只比刘桢小了两岁,但眼角已经隐隐可见细纹。

当年那双明澈清亮的眼睛,终究沉淀为沉静幽深的潭水。

然而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她们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如果说当年刘妆总是躲在刘婉身后,羞羞怯怯不敢表达的话,如今姐妹二人相见,却完全没有被时光冲刷的隔阂感,留下的只有久别重逢的激动。

“阿姊,大兄他们还好么?”刘妆迫不及待地问。

这些年虽然无法见面,但是刘楠对这位远嫁匈奴的妹妹没少照顾,尤其是在冒顿单于死后,当时匈奴内部为了争夺单于之位,斗争接近白热化,冒顿的子女众多,除了刘妆所出的刘合,还有周边各个部族的贵族女子所出的儿女,刘妆的出身在弱肉强食的草原完全派不上用场,幸而这个时候大乾已经打败了匈奴,在强大的天、朝武力支持下,刘妆收拾了一干兴风作浪的人,大力提拔愿意效忠于她的匈奴贵族,终于将这支剽悍的游牧民族牢牢掌握在手里。

此时的刘妆,已经成为这片草原上最有权势的女人,匈奴人尊称其为撑犁阏氏,撑犁是匈奴语,意思就是天。

但是刘妆自己并没有被权势冲昏头脑,她依然保持了冷静和精明的判断,刘妆很清楚,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来自于大乾的强大。

只有一个强大的大乾,才能为她撑腰,让她成为草原上的雄鹰,否则单凭他们母子二人,是绝对不可能从冒顿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子女中脱颖而出的,是以这两年她掌权之后,一直配合乾朝那边的来使,尽可能让华夏文明慢慢渗透这片草原,几年下来,已经初见成效。

这个融合的过程注定漫长,也许需要十年,也许需要二十年,也许是上百年,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有一天,匈奴人就会完全被中原人所同化,到那个时候,匈奴就不是中原的威胁,反而也许会成为北方的屏障了。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匈奴人生性悍勇,逐草而居,与生活在丰饶平原,天性温和的华夏民族不同,他们骨子里崇拜强者,崇尚掠夺,而且草原上恶劣的环境也注定他们要不断掠夺才能生存。

草原上的特产,除了战马之外,其它东西以往并不被中原所喜欢,因为这些都不是中原人的生活必须品,但是相反,中原生产的绸缎和粮食,却恰恰是匈奴人需要的,这正是两边资源不平衡所导致的战乱根源。

但是既然打又打不过,只能试着和平相处了,在接连经过数次大规模战争,最后连冒顿单于都战死,匈奴实力被大幅削弱之后,被打疼了的匈奴人终于放弃了在短期之内跟中原王朝抗衡的打算,匈奴内部出现分裂,一些不愿服从刘妆的匈奴贵族逐渐往北或往西边迁走,另外一些人则留了下来。

今年是双方开通互市的第三年,一些匈奴贵族已经慢慢发现互市的好处了,他们只管饲养战马,剔除羊毛,制出奶制品,按照中原人的要求采集各类草药,其它事情自有每年前来草原收购的中原商贾去操心。能坐着数钱,谁愿意拿命去搏?

“他们都很好,”刘桢笑道,“大兄还说明年想来探望你呢,若是能成行的话,至多明年你就能看见他们了?”

刘妆很吃惊,她并不认为堂堂天、朝天子竟能在不是打仗的情况下跑到北方边境来。

刘桢看出她的疑惑,就道:“等明年太子满二十行了冠礼之后,阿兄也许就要退位了。”

刘妆这下子更吃惊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桢:“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兄的性子,他说,观前史,王室之中,因为王位而父子兄弟相疑者比比皆是,他不愿意重蹈覆辙,所以准备提前退位,周游四海。”

刘妆毕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吃惊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她露出一个笑容:“这确实是大兄会做的事情,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没有变过。”

刘桢笑道:“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是我们的大兄啊。”

当年白白嫩嫩的小刘予,如今也长成顶天立地的英俊少年了,他的性情沉稳更胜其父,却又继承了来自父母的仁厚,作为看着他长大的亲人,没有人比刘桢更加了解他的秉性,在刘予的治理下,可以预见经过休养生息的大乾,兴许将会迎来真正繁盛的时期。

刘妆点点头,想起这些年刘楠对她的照拂,心中不乏暖意:“阿姊说得是。”

不待她追问,刘桢又主动说起刘婉等人:“阿婉跟驸马过得很好,虽然这么多年了,两人总是打打闹闹,你也知道她那个性子,三天不找人吵架就难受,亏得找了赵俭,倒也打闹不乏恩爱,孩子都生了三个了,还成天闹到宫里去找大兄主持公道。”

刘妆噗嗤一笑:“二姊姊还真是本性不改!”

刘桢无奈:“开头我还会劝一劝,后来也就索性不管了,反正他们再怎么吵也吵不出一朵花来。至于阿槿呢,他也很好,虽然膝下只有阿珉一个儿子,不过阿珉也是个懂事听话的,没怎么让人操过心,我去年才去看过他,如今阿弘当了他的国相,二人交情还是如同小时候一般,如胶似漆。”

刘远本身并不是什么痴情种子,但奇异地,刘家这几个子女,却大都从一而终,即使是贵为帝王的刘楠,自登基以来也只有发妻范氏一人,在刘予之后,范氏又生了两个女儿,不过刘楠却不以为意,也没有往后宫塞女人的打算,正因为如此,他与范皇后的感情,这么多年来依旧恩爱如初。

刘槿与宋弘也差不多,两人都只娶了一个妻子,膝下儿女也不多,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许这样对他们来说反倒是最好的,兄弟姐妹大都幸福,也正是刘桢所乐见的。

“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刘桢道,“你若想回中原,我可以安排。”

刘妆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么一问,摇摇头:“多谢阿姊的好意,不过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在草原的生活了,而且现在我也过得很好,若是早几年,你不说,我也要哭着求你带我回去,但是现在,你便是说,我也不想回去了。”

她的语调轻快,听得出并无勉强之意,刘桢却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这些年苦了你了!”

刘妆轻轻拍着长姐的后背,反过来安慰她:“阿姊,我并不苦,若说苦,这世间比我苦的人多得是,莫说是我,当年宫变的消息传过来,我听了都心惊胆战的,你身在咸阳,指不定比我更加难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我如今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身边还有阿合在,怎么能说苦呢?是我自己不愿意回去,并不是回不了,这其中的差别是很大的。”

刘桢见刘合坐在旁边,安静而好奇地听着她们说话,忍不住拉过刘合的手:“阿合,你愿意随姨母回咸阳住一段时间吗?”

刘合眼睛一亮,看了看笑吟吟没有表示反对的母亲,最终还是摇摇头:“不了,我要留下来陪母亲,母亲需要我。”

他很懂事,却更让刘桢觉得怜惜,正想再说什么,却见陈素掀了营帐进来。

陈素见他们三人抱作一团的模样,不由失笑:“昼食准备好了,还是先吃完再聊罢。”

刘桢嗔道:“你也不晚半个时辰再进来,这下阿合回过神,只怕就更不愿意随我去咸阳了!”

陈素闻言,只得露出无奈而歉意的神色。

刘妆远在草原,也听说她这位姐姐早年经历过婚约解除的波折,原还有些担心,想问问她这些年过得可好,不过此时见到他们夫妇二人四目相对,眼神流转之间,自有一股温馨而默契的情意,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必多此一问了。

韶华易逝,许多人与事兜兜转转,早就不是最初的模样。

但很庆幸,她所珍爱的人,都有了适合自己的归宿。

岁月静好,现世太平,我心安处,便是故乡。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天行其道,盛极必衰。

数百年后,乾亡,后人修其史,载曰:

长安公主,讳桢,字仁静,太、祖长女也,孝德皇后所生。幼即聪慧,姝秀仁厚,帝尤爱之,倾诸子女。初,太、祖得关中,项羽令退,主自请留守咸阳,太、祖允之。越三年,太、祖以其守城之功,加尊号曰长。六年,安正内与陶氏谋,诱太子入,主以奋武军相救,事定,增号镇国,入朝议政。永泰三年,濮阳侯陈素尚之。主在朝逾二十年,前有克定之勋,后有佐政之功,时人多有称颂其德者,谓四百年间,诸公主中,以功入朝者,独长安公主一人。

——————

片断1

自从刘桢被诊出身孕之后,陈素就变得有点奇怪。

作为陈素最亲密的人没有之一,刘桢最先发现他的异样。

譬如说早起用朝食的时候,眼前分明摆着陈素最喜欢的萝卜丝饼和鸭肉羹,然而他吃着吃着,忽然就扭过头捂嘴作呕吐状。

刘桢:“……”

陈素也只是干呕几声,回身准备用饭,结果一闻到那碗鸭肉羹的时候,又忍不住脸色一青。

刘桢关切道:“是不是不合胃口,我让人重新做过罢?”

陈素只是摇摇头,然后……

起身呕吐去了。

太医被十万火急地召过来,仔仔细细地诊脉之后告知刘桢,驸马一点毛病都没有。

刘桢蹙眉不掩担忧:“近来驸马吃饭都没有胃口,而且经常吃完就吐,这怎么会没事呢?”

太医也很为难,思忖半晌,只能开上几幅中正平和的方子以作调理。

不过方子没什么用,陈素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刘桢怀孕三个月后。

反观刘桢,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丝毫没有被怀孕这件事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听话乖巧得不得了。

片断2

刘桢怀孕已经五个月了,小腹微微凸起,不过穿着改装之后的襦裙,倒也看不大出来,反而是陈素紧张得要命,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跟在她身边。

今日原本该是奋武军操练的日子,若是早点出门的话,晚上就可以回来了,陈素离开公主府的时候却一步三回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出门十天半个月。

刘桢简直哭笑不得。

片断3

刘予对刘桢明确提出要求:“姑姑,我想要一个阿弟。”

刘桢摸摸他的脑袋:“这种事情不是姑姑说了算啊,再说阿妹也不错嘛!”

刘予摇摇头:“阿妹太吵了,我要阿弟!”

范氏不久前才刚刚生下一个女儿。

刘桢逗他:“不管是阿弟还是阿妹,小时候都是一样吵闹的,再说你姑父喜欢的是长得像姑姑的女儿,那可怎么办呢?”

刘予道:“阿母也刚生了个阿妹,他们都说像姑姑,那就把阿妹送给姑父,然后姑姑再生个阿弟就可以了。”

刘桢:“……你都已经安排好了。”

四个月后,长公主产下一对龙凤胎,于是皆大欢喜。

片断4

许多年后,长公主夫妇恩爱,儿女双全,彼时民风开放,陈澄自小在京城长大,见惯了达官贵人们三妻四妾,左右拥抱,即使身份尊贵的女子,也不乏私下蓄养男宠娈童一类,唯独长公主与濮阳侯多年来恩爱如初,不曾改变,她心下好奇已久,寻了个机会,便私下询问父亲濮阳侯,问他是不是因为母亲的身份才不敢拈花惹草。

濮阳侯失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一直以来我便暗暗倾慕你母亲,只是当时她有婚约在身,未婚夫与我也是朋友,我不能因情失义。”

陈澄追问:“那后来阿母婚约解除,阿父你就趁虚而入了?”

濮阳侯颇是神秘地摇摇头:“后来是你母亲对我说了句话。”

陈澄:“什么话?”

濮阳侯:“她说,子望,你暗中倾慕了我那么久,打算什么时候才说呀,你如果再不说,我就让别人娶我啦!”

陈澄:“……我才不信,阿母那么稳重的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阿父你死缠烂打罢?”

濮阳侯回以神秘一笑,任由陈澄再怎么追问,都不肯开口了。

此事被列为陈澄一生中十大不解之谜首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