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毒压六宫之鬼医邪王妃 > 第九十章 结局篇(简洁大纲版本)

章节名:第九十章 结局篇(简洁大纲版本)楚翘离开千岁王府之后,找到了拜幽人的落脚点,与此同时,皇宫侍卫继续寻找楚翘,却被楚翘陷害落入拜幽人手中。李泫得知消息,以为她被拜幽人抓住,最终不顾楚国公一干人阻拦,亲自带兵马来救人。

楚翘见到了景忧、祁邶、晏夕长老等人。晏夕长老说,虽然楚翘的处子血给了千岁王,但她本身仍有很大用处,祁邶因此想要囚禁楚翘将她带离云溪国,景忧反对。景忧问楚翘为何要找来,楚翘说不怕他们抓她,她反而是为了助他们离开帝京才来。

景忧十分高兴,想让楚翘跟他走,楚翘却说出此心只爱楚绯夜一人,至死不渝的话,景忧甚是心痛。

他二人月下谈心,景忧告诉了楚翘一些秘密。云潇潇偷偷撞见,黯然神伤。楚翘通过景忧的述说,才知道原来贱民村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前拜幽帝后,预知拜幽国将逢大难,难逃一劫,唯一的希望便是太子景忧,因此两国交战之时,才决定将年幼的景忧送往赤泽之地的贱民村。年幼的太子孤苦伶仃,靠他自己的双手生存下来,但实际上,背地里,仍有拜幽鹰卫照看着,不到危险时刻,万不得已不准露面出手相助。景忧以为自己被家人抛弃,勤加苦练,数年后,景忧才得知自己被送到贱民村的真相。

原来,哥哥祁邶是为了保住他的性命,也是为了让他肩负起天下重任,唯一解救亲人,恢复拜幽荣耀的办法,那就是他必须找到千古帝陵!

拜幽国之所以遭逢灭国,不是因为‘野蛮民族’这个烙印,而是因为拜幽皇室掌握着千古帝陵的秘密,这个秘密,被拜幽皇室守护了千百年,外界无人知晓,但被诸葛青莲发现。诸葛青莲因此才发动了当年的战争。

族老告诉景忧,千古帝陵就在赤泽之地,住在贱民村的那些年,景忧时常借打猎为由进入赤泽森林,为的就是寻找帝陵之谜。景忧找到了帝陵所在方位,但要真正开启帝陵,却不是那么容易。

这个关键,就在摇后转世的女子身上。以及开启帝陵必要的三样宝器。

楚翘自甘为人质,助景忧和祁邶他们离开帝京,李泫为护楚翘安危,下令楚国公撤回兵马,全然不知楚翘的欺瞒。

云潇潇想揭穿楚翘,被哥哥云枕浓教训,云潇潇十分沮丧。楚翘问云枕浓为何要背叛自己的国家,云枕浓苦笑,告诉她,云家祖先和拜幽皇室有个契约,云家必须誓死守护拜幽皇室,共同守住帝陵之秘。

景忧和祁邶等人成功逃出帝京,但离开前,姒雪留下一封信走了。祁邶握着信,沉痛的唤回了景忧派出找寻姒雪的人马,祁邶似乎隐隐发现了姒雪也许喜欢上了诸葛青莲。

楚翘安然归来,李泫欣喜若狂,一面带楚翘回宫,一面下令全军追击逃走的拜幽人。而与此同时,楚绯夜亦派出兵马追拿景忧等人。双方战火一路蔓延。

李泫下令斩了煦妈妈和梅香,楚翘仍不开心,李泫要将楚瑶仙打入冷宫,楚翘阻拦,并说一切都是楚瑶仙身边何嬷嬷在怂恿使坏,李泫颇喜楚翘的‘善良’,最后下令将何嬷嬷当庭打死,整个皇宫再无人敢小看楚翘。

楚瑶仙问楚翘为何放过她,楚翘笑着说,姐妹一场,我可没姐姐那么狠心。

但楚瑶仙怀疑的看着楚翘,觉得楚翘根本不安好心。何嬷嬷的死,更让楚瑶仙忌恨在怀。

李泫完全盲目,将三千宠爱集于楚翘一身。却不知每每夜晚,楚翘承欢之人不是他,而是他最最痛恨的千岁王楚绯夜。

楚翘问楚绯夜,为何没有阻拦她帮助景忧逃出帝京,楚绯夜回答她,景忧不顾一切前往情人坞救她,他只是不想她欠着景忧一份情,所以才放他们出帝京。楚绯夜又说,放他们离开帝京,不代表他会放过他们,他已派出青南、青北二将全力捉拿,景忧最终能否回到国家还不一定。

楚翘仗着李泫的宠爱,大肆为国公府,以及众位叔叔亲戚们牟取利益,这让楚国公等人十分不解。李泫却为楚翘支持国公府而感到高兴,认为翘和他是一条心。

楚瑶仙屡次提醒李泫,李泫不知警醒,反倒认为楚瑶仙是在诽谤,对楚瑶仙越来越厌恶。

朝堂上的非议声越来越多,都说楚家仗着得宠的宸妃娘娘,而开始肆意妄为,众家子弟也开始横行霸道,楚国公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这一切,都是楚翘刻意所为。为的就是败坏楚家名誉。

家宴上,楚瑶玉当众羞辱楚翘,楚翘佯装生气三日不食,要李泫拿楚瑶玉问罪,李泫顾忌国公府身份,楚绯夜出现,讥讽李泫连女人都保护不了,李泫一恼之下,要斩杀楚瑶玉,楚绯夜却说楚瑶玉罪不至死,只缝了楚瑶玉的嘴巴就好,李泫下令,楚瑶玉惨被缝嘴。

此事震惊整个楚家,甄氏大哭大闹,劝说皇帝不要听信宸妃,污蔑宸妃和千岁王同流合污。

李泫震怒,亦将甄氏打了二十大板!

帝京城爆发霍乱,情况紧急,楚绯夜和楚翘齐心齐力,查出霍乱实则是由毒引发,为拜幽人捣的诡计。为的就是让云溪国内乱,自顾不暇。而正与云溪大战的拜幽人,则能从中博取更多时间。

楚翘带领太医局救治染上霍乱的百姓,楚瑶仙收买郭淮通弟子陈洋,暗中陷害楚翘,诬陷楚翘是放毒的帮凶。

楚绯夜察觉,楚翘建议将计就计,楚瑶仙事情败露,李泫废楚瑶仙妃子名号,并将楚瑶仙脸上烙下‘妒妇’烙印,逐出皇宫。楚绯夜记着楚瑶仙暗算楚翘的仇,将楚瑶仙扔入军营,楚瑶仙惨被强暴。

楚国公和众兄弟,开始筹划除掉楚翘和楚绯夜。

楚翘与楚绯夜强强联合,一计连着一计。楚翘以美人计,诱使李苏上钩,得知李苏想染指楚翘,李泫勃然大怒,李苏入狱,双腿被废,其父昭贤王李照也被连累,其妻楚瑶宁成为罪妇。楚国公前来求情,李泫不为所动,楚翘跪了一夜,恳求李泫网开一面,饶恕姐姐楚瑶宁一家,李泫答应不杀,但罢黜昭贤王事务。

楚国公对楚翘和楚绯夜深恶痛绝。宫里宫外,风言风语,都道楚翘为妖妃恶妇。

楚绯夜继续刺激李泫,李泫力排众议,偏宠楚翘,楚翘离间李泫和国公一党的关系。楚家人接连爆出丑闻,贿赂,鱼肉乡里,开设赌坊,买官卖官等等事情,李泫对楚家人的好感彻底消亡,并猜忌楚国公有恃权欺君的嫌疑。

与此同时,云溪和拜幽的战火持续了两月,景忧和祁邶带领着拜幽人一路南下逃亡,战争不断,誓夺城池,但仍未能顺利回到拜幽。

得知帝京情形,太皇太后回宫,然而刚刚回宫的太皇太后却突然暴毙。原来是太后诸葛静伙同那道姑毒害了太皇太后。

事情不料暴露,诸葛静将责任推给楚翘,李泫将信将疑,但面对压力,也只得将楚翘关押,同被连累的人还有太医局等人。楚家人趁此时机对楚翘下毒手,楚翘为保全全本万,中了楚家人的计,性命垂危。

楚绯夜雷霆震怒,闯入国公府,与兄长国公爷对打一场,国公爷惨被打败。楚绯夜冷魅道:你若伤她一根毫毛,我必倾我之力,血洗楚家,连只鸡也不放过!

楚绯夜救下楚翘,并设下一计,扭转局面,太皇太后之死直指向楚家!

李泫正懊悔将楚翘关押,险造成她的身亡,得知楚家阴谋,李泫痛恨不已,再加上楚绯夜从旁暗中推波助澜,李泫试图碾压楚家势力,楚家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同时,诸葛静发现了楚翘和楚绯夜的秘密私情,诸葛静想让诸葛青莲杀了楚翘,诸葛青莲没答应,说楚翘是开启帝陵的关键,暂时杀不得。

云溪和拜幽的大战如火如荼展开,楚翘建议李泫亲自出征,击败拜幽人,如此可以收回国公一党的军事权力。李泫听从楚翘的计谋,亲率出征。

与此同时,楚绯夜亦率军而来,同率军马的还有海苑王的兵马。

一场大战即将展开,关乎着景忧和皇兄能否重建拜幽王朝。

各路兵马相聚在白马城,双方交战十日难分胜负,祁邶战争之王名不虚传。阿栀公主恳求楚翘放她离开,楚翘放走阿栀。谁知阿栀偷走军事布阵图,紫溟主动领命抓回阿栀,但紫溟无法下杀手,反落入拜幽人手中。

阿栀内心挣扎许久,还是把偷来的军事图交给了哥哥祁邶。祁邶拷虐紫溟,阿栀知道后竟心痛不已,恳求祁邶手下留情,祁邶却不予理会,说,阿栀,对待敌人,不需心软。难道你忘了是谁让我们拜幽千万子民饱尝痛苦?

阿栀想偷偷放走紫溟,被景忧发现,景忧并未阻拦。这一幕同样被祁邶看见,祁邶暗自叹气。发现景忧身为太子,心地过于仁慈,祁邶暗生一个想法……

双方的交战,拜幽因得到了云枕浓云家的支持,而顽强的坚持下来。

李泫听从楚翘计谋,一步步打压楚家,收拢兵马权力,当楚家败得一塌糊涂之时,李泫才发现,他所得的权力,都到了千岁王的手中!

李泫败了,同样败得彻底。

面对被楚绯夜揽入怀中的楚翘,李泫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楚翘对李泫漠然一笑:皇上,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李泫狂吐鲜血,发疯大笑。

拜幽人吃了一记败仗,发现阿栀拿来的军事图是假的,原来是楚翘有意而为。祁邶率军让出白马城,退走‘落梅城’,祁邶对景忧说:她对付我们,毫不留情,难道你还要顾念着她吗。景忧,醒醒吧,她早就是千岁王的人!

临冬又是一场恶战,拜幽人再次败退,此时,景忧得到落梅城被楚绯夜屠城的消息,景忧大惊,策马入城,看着满城烟火,遍地拜幽子民的尸首,以及那无处不在的鲜血,景忧跪地恸哭,胸中的恨火燎原一般疯长,并且夹带着他那浓浓的嫉妒之情。

景忧丝毫不知,这场屠杀是他哥哥祁邶所为。

同时,楚绯夜也得知了落梅城被屠的消息,楚翘头一回和楚绯夜起了争执,认为既然战胜了,便不该屠杀毫无反击之力的百姓,还是如此血腥的屠杀,楚翘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楚绯夜争执中无意间伤了楚翘,楚翘离开。失意的楚翘遇到了悲恸的景忧,景忧说,楚绯夜的残暴嗜血,配不上楚翘。

楚翘说,或许我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我永不会背叛他,永不会离弃他!

景忧心中嫉妒之情更浓烈了,景忧担心楚翘,并不信任楚绯夜如此残暴之人会疼爱楚翘。景忧誓言复国,让自己强大起来,夺回楚翘。

疯癫师尊出现,楚翘向景忧介绍师尊。师尊把景忧当成楚绯夜,景忧意外得到了师尊传授的三分之一功力。师尊临死前意识变得很清明,直说这是命中注定。

诸葛静以第五梦为诱饵,想毁掉楚翘,楚翘为了楚绯夜心中的夙愿,而甘愿冒险。楚绯夜在危机关头找来,一怒之下,废了诸葛静的武功,诸葛静变成废人一个。

楚翘告诉楚绯夜:她不怕自己爱的人是个暴君,她只是怕他孽债太多,死后不得安宁。

楚绯夜亦告诉楚翘:梦姨只是恩情难舍,而她,胜过他的性命。

两人风雪中,在山洞相拥而眠,过了几日与世无争的日子。楚绯夜敞开心扉告诉楚翘,他所有的残暴,冷血,都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过诸葛青莲,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与之对抗。

他看透诸葛青莲的熊熊野心,诸葛青莲在一日,天下便不会安宁。诸葛青莲恶,他便要比诸葛青莲更恶。

楚翘这才知道,原来楚绯夜并没有毁灭拜幽的心,甚至一直以来,除了暗中阻碍诸葛青莲的壮大,还在暗中帮助拜幽人。比如祁邶,比如阿栀,甚至他早就知道景忧住在贱民村,却封锁了消息。

楚绯夜说,天下大势如此,还不到云溪一朝称霸的时候。只有让拜幽重新站起来,才能免除天下的一场更大的灾难。只有三国互相抗衡,才能免却百姓苦难。天下一统,只有当合适的明君出现,才有可能,但绝不是现在。

楚翘说:你,足以堪当这个明君。

楚绯夜低笑:本王太懒,我只要你一个。

楚绯夜公然抢走翘,安排了一场大婚。

大婚上,诸葛青莲以第五梦为要挟,让楚绯夜取消大婚,楚绯夜说,天下再没有任何事,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娶她为妻,包括你,诸葛青莲!

楚绯夜最终给了诸葛青莲一样宝器,诸葛青莲拿了宝器,看似妥协,却是扬袖黯自离去。

大婚之夜,景忧秘密送来结婚礼物,楚翘发现,礼物盒里只是一张字条,景忧告诉她,要想解开楚绯夜的‘魂灯蛊’,唯一的办法,就在拜幽。

回想这一路走来,楚绯夜的这个弱点几次被人利用,险害得他落入险境。楚翘一直耿耿于怀,若不是她,也不会害他弱点被人发现。她更不愿意再看到楚绯夜受到那种非人的折磨。

思索再三,楚翘选择前往拜幽。

景忧怀着满腔仇怨,以他傲人的能力,终于携手哥哥祁邶重建了家园,重建了拜幽王朝。

景忧继位称帝!哥哥祁邶辅政。

拜幽强势崛起,王朝中充斥着一股‘黑暗’的力量,这股力量就是落梅城死去的成千上万亡魂尸体,被南疆巫蛊之术幻化而成的‘血鹫之鹰’。

云溪、燕回、草原八部、甚至一些小国都纷纷大军压境而来。

楚翘随景忧、云枕浓、云潇潇等人来到拜幽南疆寻找解‘魂灯蛊’的法子,路遇险境,楚翘救下云潇潇一命,日久相处,云潇潇对楚翘的隔阂完全消失,云枕浓为报答,告诉楚翘一个秘密,原来那副画卷当中,藏着一样宝器。

云枕浓没有告诉楚翘,很久以前,当他每每看着那副画卷,就已经深深爱上了画里的人。

云枕浓觉得自己爱上楚翘是命定的事,但他始终没有说穿,因为他觉得,他和楚翘永不会有结果,只会错肩而过……

南疆族里,景忧以解蛊之法要求楚翘改嫁与他,楚翘十分失望,唾弃景忧的行为,景忧怒而强行吻了翘,楚翘对景忧说,过去的幽原来早就已死,她又冷道,若要选择背叛来救阿夜,就算阿夜解开魂灯蛊,他也不会高兴,我,不想他不开心。

景忧压抑的满腔愁怨和痛苦终于在这刻决堤,他流着泪痛笑起来,无限哀叹的说,他也许早已经不是贱民村的那个幽,但在她面前,他始终如一,从不会伤害她。刚才的自私只是最后的情不自禁。景忧把解蛊的东西交到楚翘手上。

楚翘怔怔的看着景忧,心底某个地方滑过一丝心疼。

就在这时候,晏夕长老、景忧的师傅、以及其他南疆族长老纷纷出现。原来,长老们早就谋划好引楚翘来到南疆。长老们说,他们有一个方法,能够使楚绯夜得到的那朵‘九瓣重莲’渡到景忧的身上。

楚翘惊觉这是个陷阱,自知楚绯夜必定赶来,心中忧急如焚。

景忧完全不知情,为此感到愤怒,长老们说,你已身为拜幽皇帝,凡事要以大局为重,只有你得到帝陵,拜幽才能够打败强敌,真正的重振雄威。

楚翘、景忧、云枕浓和云潇潇等等人均被困南疆族,南疆族的巫秘之强大,让楚翘甚为担忧,为了阻止楚绯夜投奔陷阱,她想尽办法,甚至不惜牺牲自己。

景忧与云枕浓等人也同样暗中施计,这才挽救了楚翘和楚绯夜一行人的性命,但楚绯夜仍旧为救楚翘而受了重伤,不巧的是,魂灯蛊也同时发作,而解蛊的东西被晏夕长老毁掉。

诸葛青莲赶来,告诉楚翘一个法子,要想救楚绯夜,除非她愿意真的牺牲自己。

楚翘毫不犹豫的答应,将蛊引渡到她自己的身上销毁,但楚翘同样要遭受那焚心噬骨,全身碎裂的非人折磨,楚翘躺在那里,一夕白头。

景忧知道了落梅城的真相,和祁邶大吵一架,景忧痛苦道,哥哥,为什么重建了家园,我们拥有的痛苦变得更多了?我们最初的真心又去了哪里。

祁邶苦涩,无言以对。

云枕浓以他高绝的医术,救活了楚翘。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从今以后,每逢七七四十九天,云枕浓就要承受一次噬心之痛。原来为了救活楚翘,他取了自己一碗心头血做药引。

只有楚绯夜发现了这个秘密,楚绯夜答应云枕浓,不再追究云家背叛国家的责任。云枕浓却说,云家的确有罪,所以他愿意把所有财富都交给楚绯夜,云枕浓说,只有你,才堪当云溪之皇。

原以为一场劫难结束,可云枕浓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是楚翘怀孕了。

坏消息是,楚翘体内有一种毒,命不久矣。

楚翘最终告诉他们,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体内的毒乃家族长辈所种,原本还剩下一颗解药,上次和诸葛静争持中毁掉了。景忧告诉楚绯夜,要留下翘儿和孩子,只有找到帝陵。

众人齐心协力,为了楚翘和孩子寻找帝陵,神秘的帝陵终见天日,一个惊天的秘密也浮现出来。

楚翘和楚绯夜、以及景忧都看见了千年前的自己,原来楚翘和楚绯夜便是扶帝和摇后的转世,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就像是一个魔咒,将他们两个即使隔着时空,也能够最终重聚。

而景忧竟是千年前紫扶大帝的亲弟弟,痴爱摇风皇后而不得。千年前的景忧,才是帝陵的建造者。那句‘守护永生永世’便是他注定的宿命。

楚翘被帝陵中的漩涡召回现代,归来的楚翘,解开了家族之谜,也解了身上的毒,铲除了家族中所有顽固派,挽救了楚家的未来。

楚翘尝试各种办法穿回古代,对楚绯夜日夜思念。

她偶然从那几本医经秘典里发现了秘密,族中一位老人告诉她,有穿越回去的办法,但有风险。楚翘大着肚子,不惜一试。结果没想到的是,她穿到了另一个女子的身上,并且忘记了之前的记忆,只记得自己是要来找一个人。

楚翘遇到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楚绯夜。而她是他的姨,第五梦。

成为第五梦的楚翘,对眼前的孩子有种莫名的心疼。楚家发现了楚绯夜男儿身的秘密,并将令公之死怪责在楚绯夜生母第五萝的身上。楚家人发现,原来第五萝是荒国十七峰被驱逐的部落神女。荒国之人,从来被视为下等蛮人,不吉之兆。楚国公等人,打着替父报仇的口号,将阿萝迫害致死。

可是让楚家人耿耿于怀的是,楚令公留下的遗言,竟然是要让这个男作女养的幼儿,来继承他的爵位。楚家人排挤楚绯夜,众兄弟想除掉这个弟弟。

楚绯夜被亲人残忍迫害,一次次暗中追杀,穿为第五梦的楚翘保护着楚绯夜躲过一次次灾难。但楚绯夜还是被楚家人抓住。楚家人视他为妖子,将他囚禁起来,进行非人的折磨。被囚禁期间,楚绯夜意外遇见了疯癫的师尊,疯癫师尊没有救走他,但却教了他武功。

第五梦想尽办法,终于救出楚绯夜,带着他逃亡,可惜楚家势力太大,楚绯夜再次被抓回,楚家将他卖到了地下赌场。第五梦逃脱楚家的迫害,找到了阿夜,却发现楚绯夜被诸葛青莲带走。

时空隧洞启开,楚翘被迫离开,永远‘沉睡’的第五梦便成了诸葛青莲用来要挟楚绯夜的筹码。

楚翘穿越回来,忆起了一切,泪落满面。原来她就是第五梦。

穿越回来的楚翘发现,她离开了数月,可是这里的时间却只过去了数个时辰,大家仍在帝陵里。

楚绯夜、景忧、云枕浓等等人,大家看着已经大着肚子的楚翘,均有些不可置信。

楚绯夜如获重生,命令楚翘不许再离开他。

楚翘流泪告诉他,她就是梦。

与此同时,诸葛青莲等人为了各自的贪婪,而来到帝陵,一场激烈的争端展开。

祁邶和长老等死于诸葛青莲之手,景忧发动‘黑暗之鹰’,想要与诸葛青莲同归于尽,关键时候,姒雪为救诸葛青莲牺牲了自己,诸葛青莲癫狂大笑,抱着永远不会醒来的姒雪离去,再没人见过他。

楚翘、楚绯夜和景忧偕三人之力,摧毁了整个帝陵。

帝陵不复存在。

楚绯夜带着妻儿回到云溪,称帝封后。云枕浓将云家财富悉数献给朝廷,便隐遁而去。

景忧拒绝了云潇潇,终其一生未娶,用他所有精力重建了满目苍夷的拜幽王朝,二十年后,景忧独自回到了贱民村,贱民村已在他管制下焕然一新,这里民风淳朴,生活富足。

景忧化名幽,交付了朝政,思念着楚翘的一切,默默孤独终老……

看到这里,亲们想飞起一脚踹鱼的屁股上吧……

好吧,一章就囊括了后面所有的情节,看在这么紧凑富有节奏的份上,请温油地轻踢!TT……

跟文的亲们都知道,鱼的妈妈癌症复发,母亲大过天,做为家里的支柱鱼的压力很大。原本想把文暂停,等挨过这坎再继续写完。鱼也答应过大家,会把文写完。好吧……(可以再踹我一脚)

可是编辑说,暂停太久,网站会要求解禁,解禁就是把VIP章节全部开放免费。鱼不介意后面免费写给你们看,可是……编编说这样会留下记录(相当于案底!)那鱼以后就不能用这个号写文了,会有影响。鱼很喜欢潇湘,今后肯定还要再开文的。

因此,只能择权宜之计,将内容紧凑在一章,做个交代。

鱼已尽量把所有情节都写进来了(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