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悍妻上位 > 第一百三十章 回家

悍妻上位 第一百三十章 回家

作者:两生花开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5:59

林可馨继续道,“他之前和那个人就生活在那里……”

林子萱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个在某个角度和林可馨惊人相似的人,活在别人的影子下,林可馨爱的也真卑微……

这样一想,看着她的目光不自觉地就多了几分同情。

“你现在去看,说不定还能看见他狼狈的样子,”林可馨嗤笑道,讽刺地看着林子萱,“你不会以为我还喜欢他吧?别搞笑了!这样子我就不会把金堂的文件给你了,相信我,我比你更希望看见他狼狈不堪的样子!”

林可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笑中带泪,竟带着某种自虐的快感。

林子萱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离开了林氏办公室,她本来想把手中的股份卖给林可馨,把林家的股份卖给林家人,也算是结束自己对林家的牵扯,看林可馨现在的模样也不像是有购买打量股份的能力,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以后可能也没有必要说了……

林子萱打车回去方宅的时候,看着白纸上写的地址,直到把它看得烂记于心,这才把白纸撕碎扔到车窗外,看着飞扬而起的纸屑,林子萱眼里的茫然也逐渐被某种坚定所取代。

林子萱回家的时候,周从琴刚好熬好汤,看着林子萱,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眼里就是掩也掩不住的笑意,“这个是我最近新学的,今天第一次炖,你尝尝味道……”

汤刚从砂锅里盛出,还冒着浓浓的热气,周从琴的目光热切中带着某种希冀,林子萱顾不得烫,吹了几下就就往嘴里送,伴随着鸡肉本身带着的香味,还有红枣枸杞的浓香,鸡汤是甜的,但并不腻,林子萱听说过甜鸡汤但还是第一次喝,感觉还不错,朝着周从琴竖了竖大姆指。

“你喜欢就好了,我之前还担心你不喜欢……那个人说这东西很补,但喝太频繁了又不好,以后我一个月给你炖一次,”周从琴紧绷的神情总算松懈,像是总算攻克了一道一直解决不了的难题,看看林子萱,又看看她的肚子,尽是满足。

在这个家,最关心林子萱生活起居的人恐怕就是周从琴了,真的是做到了只要关于林子萱的事都亲力亲为,甚至比起卫荷那个亲妈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是因为这个未出世的孙子给了她太多期盼,又或许如方逸轩所说,她当年差点难产出不了产房,经历过那种痛苦,现在便希望给林子萱最好的,希望她在最后的关头能够轻松一点,现在面对周从琴的目光,她心里却格外的不是滋味。

佛语有云:种下什么因,就得什么果,一切皆有因缘果报。

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林子萱两辈子,除了当初不听卫荷林远山劝告固执己见跟着杨弘纬跑到T市,这件事就是她做过的最后悔的事了。

没有造成任何伤亡,可戳破一个老人满心期盼,这比任何事都残忍。

但这件事却又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她想,今后她可能都再没有颜面见周从琴了,不,不仅仅周从琴,还有卫荷林远山,林启文,方逸轩……

她利用所有人的关心和爱护,设计了一个阴谋发泄心中的不满,阴谋一点都不复杂,挥霍的却是那些爱她的人给她的爱,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作茧自缚,狼孩子尚有三次机会,她这种程度的欺骗一次便足以让他们敬而远之……

心里突然涌上一种根本无法言说的寂寥,或许不久之后她就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久之后她也将成为真正的一个人,看着周从琴,心里不免就多了些感触,“妈,谢谢你……”

周从琴一愣,大概没想到这个在家里并不善言辞的儿媳妇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反应回来后,又觉得有些好笑,手摸着林子萱的头顶,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们是一家人,还要说什么客套话?”

周从琴手掌不大,却很是温暖,林子萱像一只大型宠物一样眯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抚慰,在她身上,她总能感觉到那种和卫荷特别相似的温暖,林子萱想,人和人之间或许是真的讲究缘分的吧,闻宛莲对她也很和善,可她就没有在闻宛莲身上有过类似的感觉……

“妈,我想出去走走,”林子萱道。

“这不是刚从外面回来吗?你今天不睡午觉?”周从琴惊讶地开口,按照林子萱如今的生活规律,不管什么时候出去,每天她都会固定时间赶回家喝汤,之前在外面没睡觉的话,喝了汤以后也会去小憩一番。

“嗯,又彤找我玩,她好像碰到一点事心情不好,我想去陪陪她……”林子萱有些惆怅地说道,陆又彤Wisky还有孙书琪三个人,因为之前是伴娘,周从琴认识,尤其陆又彤,婚礼的时候幸亏有她出来解围,再加上也算是公众人物,但很低调,周从琴对她很有好感,基本知道林子萱去找他们,也会彻底放心。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晚饭要不要帮你准备?”周从琴沉吟了一下,意料之中没有拒绝,比起朋友心情不好需要安慰,睡不睡午觉那都算是不足一提的小事了。

林子萱最喜欢周从琴这种深明大义,她爱护林子萱的身体,却又不会一味因为她的身体就限制她的自由,她会站在她的角度最大程度帮她考虑,她慈爱、宽容,且有着丰富的生活阅历,和这样子的人生活,就像是在翻一本书,不会感觉厌烦,反而能够学到很多没有学不到的做人处事的方法。

“晚饭……再说吧,刚才汤喝的有点多,可能到了晚饭也不会饿,”林子萱道,“现在让司机送我去,等会就不要麻烦司机了,让逸轩下班直接过来接我吧。”

周从琴点了点头,觉得林子萱说话有道理就没有拒绝。

司机在市中心某家咖啡厅前把林子萱放下,林子萱并没有立刻进去,看着车子并入车潮之中,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往郊外驶去。

近郊公寓是密码锁,按照林子萱平时了解的方逸轩设置密码的方式,先是把他的生日、身份证尾号、手机号码尾号全部试了一遍,发现一直提示密码错误后,额头冷汗开始往下滴了,密码锁密码错误有次数提示,五次错误后,为了保护住户,密码锁就会直接进入锁定状态……

林子萱想了想,试了一下自己的生日,竟然又是密码错误的提示,最后一次机会了……

深吸一口气,抱着碰运气的状态再输了另外一个生日,“滴”一声,门竟然开了。

密码竟然是她上辈子的生日……

林子萱揉了揉脸,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打开空调,躺在沙发上,左翻右翻却又觉得怎么样不舒服,干脆把肚子上的东西拿了下来,这是一个肉色的硅胶,平时除了洗澡外一直戴着也没觉得,一拿下才觉得浑身轻松,她记得,当初定做的时候那人说这个东西有足足两公斤……

她竟然戴着这东西过了整整一个月……

那东西现在就扔在地板上,看着真的像是个肚子,林子萱却越看越心烦,拿起来扔进黑色垃圾袋提着直接扔到了垃圾堆里。

眼不见心不烦!!

可真的扔掉时,林子萱又后悔了,躺在沙发上更是翻来覆去不舒服,只是一个硅胶,她却觉得自己身体某样东西也跟着那个黑色垃圾袋被自己扔掉了。

这种感觉让她很难受,却又备感恐慌,她总想抓住游离在身体的那丝不安,可每次都只是徒劳,直到——

“滴”一声门被从外面推开。

林子萱知道是谁来了,下意识地举动竟是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拿起旁边的抱枕遮住自己的肚子。

方逸轩:……

林子萱:……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方逸轩眼里流窜着的深意,让林子萱备感心虚,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住面前的抱枕,虽然她心里很清楚,这个动作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方逸轩突然笑了起来,关上门,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林子萱这才发现方逸轩手里提着的东西,看包装还有点眼熟。

“要不要喝一点?”方逸轩假装没有发现林子萱的异样,打开袋子,拧开其中一瓶东西的瓶盖,去厨房拿了杯子,倒满递给林子萱,“你喜欢的酸梅汁。”

林子萱接过来,却没喝,看着方逸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是上次Y市你喝过的酸梅汁,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吗?现在天气凉下来了,我特地吩咐人联系的邮过来的,弄好了渠道,下次你要是还想喝的话,应该会方便很多……”

林子萱依旧没有回话,方逸轩却不在意,把另外一瓶冰到冰箱里,自言自语道,“要不要我去买点东西,或者我们一起出去吃?你想吃什么,火锅?烧烤?要不我们一起去夜市吃小吃?”

林子萱讶异地看着方逸轩,听着他嘴里淡然地吐出那一连串东西,愣了愣,突然惨兮兮地笑了起来,“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吧?”

“知道什么?”方逸轩装傻,擅自往外面走去,“你准备准备快出来,今天破例让你吃一次那些垃圾食品,下次就不允许了。”

他神态自若,看不出半点破绽,林子萱却越发肯定他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不用特地出去给我准备时间了,那东西我刚才一僵扔了。”

林子萱说着,扔掉身上的抱枕,从沙发上站起来,宽大的孕妇装,越发凸显平坦的小腹。

方逸轩脸上的笑容蓦然一僵,扔了,竟然扔了……

真的就一点退路也不留吗?

“你果然知道……”方逸轩脸上没有任何惊讶,更是确定林子萱的猜想,她果然是太自以为是了,“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方逸轩不语。

“从我回C市就知道了是不是?”林子萱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方逸轩,她以为,是她把所有人耍的团团转,结果,有一个比她更厉害,把连带着她的所有人都骗过了。

方逸轩依旧抿唇保持沉默。

林子萱唇瓣翕动着,面上已经是一片颓败之色,“为什么不拆穿我?为什么明知道我的计划还要举办婚礼?你就真的这么喜欢这个人?喜欢到即使知道身体里已经不是她了还义无反顾为她铺路?”

方逸轩终于有了反应,眼睛沉了沉,突然伸手一下擒住林子萱的肩胛骨,“你可别太没良心!”

“难道不是吗?”林子萱笑道,笑容里讽刺,“难道单单一个林染,你会这么倾其所有?你了解过我吗?除了我的上辈子,你了解过我的其他事吗?你认识我的时候,以为我是林子萱才接近我,你和我在一起,也是用一种弥补林子萱的方式对我无底线的纵容,方逸轩,恐怕连你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你到底爱的是林子萱和林染了吧。”

方逸轩面色有些苍白,胸口剧烈起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你别混淆视听!”

“我说错了吗?你心里一直爱着林子萱,但是你爱着她,她未必就爱你,纵使你们高中大学有过一段美好的恋爱史,可她订婚之后,你就没感觉你们之间相处的变化?恐怕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是个备胎,可还是飞蛾扑火义无反顾是不是?”

林子萱,哦,不,林染笑,笑容里十足的讽刺。

“某些事情,我们的两性格甚至都惊人的相似,我们同样固执,同样在某些时候爱耍小聪明,同样有着不愿面对的过去,不同的是她用光鲜的外表包裹自己,我用冷漠包裹自己,她在面对强大的敌人时选择退缩妥协然后养精蓄锐给人狠狠一击,这也是你最讨厌她的地方,我却不一样,我自己不舒服别人也休想过得好,哪怕丢了自己半条命也要让别人断条腿,这就是不是你一直没在林子萱身上找到的东西吗?

而且我对感情比她专一,她明明爱上习暮云,却还和你藕断丝连,你也明知应该切断这种关系却又舍不得,但我不一样,我即使不爱习暮云,在打算和他结婚好好过日子的时候,还是跟你斩断了关系,你一直痛恨她因为习暮云抛弃你本结果就假戏真做真的爱上了习暮云,这不也是你没在她身上找到的东西吗?

更重要的是,我长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你现在难道还敢信誓旦旦地说你帮我就没有半点林子萱的原因吗?”

她说道,这还是方逸轩第一次听她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不由觉得有几分好笑,“你果然是辩论好手,怪不得当初在T市能在那么短时间内白手起家且小有成就,可是,这么一番长篇大论,你想证明什么呢?”

林子萱一愣。

“你想离开是不是?”方逸轩一句话戳破她心中所想。

“你想离开多简单,中国那么大,只要你想,现在你就可以走人,且可以随时消失地彻彻底底,让我一辈子也找不到,你约我来这里跟我说这么一长串的话的用意又是呢?”

方逸轩靠近林子萱几步,他气势逼人,不过几步,林子萱就退无可退,一个踉跄,直接跌到在沙发上,方逸轩撑着胳膊把她围在沙发和他胸膛之间,笑眯眯道,“林染,你爱上我了是不是。”

“你其实一点都不想离开对不对?可你又害怕爸妈发现你没怀孕,对你彻底失望,所以只能选择消失是不是?”方逸轩道,明亮的琥珀色眸子像是一块晶莹剔亮的水晶,能够透析人心中一切的想法。

“我没有!”林子萱反驳,脸颊憋得通红,“你别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吗?之前是,现在就未必,”方逸轩笑得玩世不恭,欣赏着林子萱脸上不过短短几秒钟却千变万化的神情,“你是希望我对你彻底死心然后在你离开之后展开新生活吗?可是,很抱歉,没有让你达成目的,我对自己的感情很有信心。”

“你是你,子萱是子萱,你虽然住在她的身体里,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没有把你们两个搞混过,”方逸轩笑着道,低头吻了吻林子萱已经近乎苍白的唇瓣,“可能你以为林子萱是我心里得不到的红玫瑰,可能以前也是……可是那两年,我和她的感情已经被她的行为消磨光了。”

唇瓣上传来温软的触感,林子萱有些不自然的撇开脸。

方逸轩却不放过她,掐着她的脸颊,逼迫她直视她的眼睛,“你知道按照林子萱连林建章都不敢明着反抗的能力,她是怎么请到Wisky的吗?”

林子萱眨了眨眼睛,恍然之间突然想到什么,方逸轩已经继续开口,“对,是我帮她联系的,这是……分手礼物。”

分手礼物……

那这个分手礼物未免也太奢侈了。

似乎看清她心里所想的,方逸轩突然讽刺地一笑,“她就是这样的人,是你把她想的太美好,她懂得利用自己一切资源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呵,你还真以为我们两年藕断丝连还就一定是爱情了?”

他需要她弥补初恋的遗憾,而她在被习暮云冷落后,同样需要一个强大的后盾,仅此而已。

林子萱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好像跟她调查的有些不太一样……

方逸轩却觉得好笑,林子萱能调查到的以前的林子萱和他纠葛都是他刻意放出的消息,当初她失忆,性情大变,让他又想起大学时的她,不过一时起了玩心稍微刻意地引导一下,把自己塑造成为偶像剧深情苦等的男配,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当真到现在……

看着林子萱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方逸轩更是好笑,“你还真以为这个世界上谁都跟你一样吗?”一副强悍的模样,实则好骗又心软。

感情,利益,商人们最喜欢模糊两者之中的定义,所以现在各种商商结合,商政联姻层出不穷,可实际上,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两者之间的界限。

林子萱没想到,不,或者该说是根本没有考虑到方逸轩会辩驳,还是这么坚定的辩驳,早已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方逸轩掐着他的脸颊,对上他深邃却又满是深情的眼睛,就跟被烤熟的龙虾一样,每隔几秒脸上的红晕就加深几层。

方逸轩见状,更是好笑,低着头在她唇边印着细碎的吻,“我爱你,所以,别再走了,留下来陪我,别再让我一个人……”

吻并不深入,只是一个又一个的轻吻从唇瓣往上移,任谁都能感受到其中包含的感情,林子萱嘴唇动了动,似想无奈的叹息,却又没发出声,眼皮动了动,原本抗拒地杵在两人胸膛的手拐了一个弯,环住方逸轩的腰肢。

方逸轩身子猛然一僵,停下所有的动作,满脸震惊地看着林子萱,林子萱没有丝毫躲避地回望他,眼里尽是坦然,方逸轩只觉得自己脑中有几秒钟空白,反应回来后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先是在脑中泛滥,最后过电般传到四肢百骸,他紧紧拥抱着林子萱,强悍的力道,像是要直接把林子萱揉碎在怀里似的。

他不是在做梦!!!

两人相对无言,却又能清晰地感觉彼此的情绪,感受着方逸轩满足的模样,林子萱眼里一闪而过的纵容,原本环着她腰肢的手移到他的脖颈,微微仰起身子,在他唇瓣点了点。

方逸轩已经完全被喜悦冲昏头脑,感受到唇瓣短暂的温暖,那些失控的情绪总算慢慢恢复,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看着林子萱,眼里迸发出燎原大火,突然又坏坏地一笑,手钻进林子萱的衣服摸着她温暖的肚子,十足地流【氓样,“不想让爸妈太失望,我们就应该好好努力,将功补罪才对……”

------

严打和谐期间,拉灯

-------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室阳光明媚,方逸轩一脸餍足的神情撑起身子,看着另外半边床,伸手摸了摸,一点都不意外那半边冰凉的温度。

摸了摸下巴,眼里尽是意味深长,这个别扭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呢?

明明就是舍不得走……

算了,就把她的别扭当成夫妻间的情【趣好了。

反正他早就料到这一天,有了之前一次的经验,这次准备更是充足。

跃下床,打开窗户,秋叶飘零,金黄色的叶子铺满街道,树干光秃秃的,虽然萧索,满地落叶却又有一种别样的浪漫,以前竟都没发现这样子的美景……

或许是工作太忙了吧,总是忽略身边的美景,嗯,再过几年,是不是应该跟父亲一样考虑考虑退位然后带着林子萱去世界各地走走呢?

不,再过几年肯定不现实,方鹏云现在和周从琴完全是迷恋上了旅游,这次是他结婚还有林子萱怀孕才会在国内停了这么久,不然一般除了除夕,他们在家里最久也呆不了三个月,没办法让方鹏云回去上班,公司一年半载交给别人也不放心,自己儿子的话……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不行,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真的应该抓紧时间把人抓回来努力才对!最好能生个天才儿童……

就是电视上经常报道的,双Q两百什么的,如果实在没办法,那高智商低情商也行,反正他不怕儿子娶不到老婆,只要有能力把公司管好就够了……

方逸轩沉浸在未来美好地蓝图构画之中,对于自己的儿子更是赋予种种期望,恨不得直接把他塑造成上帝,头上长个光环就能冲着天上飞,可他要是知道,以后自己儿子不仅仅智商不怎么高而且又呆又蠢还有恋母情结要跟他抢人的话……嘿嘿嘿。

-

林子萱到伦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找了一家酒店住下,第二天又坐飞机往威尔士赶,虽然这次路途并不算长,但两天的飞机颠簸,加上前一晚又没睡好,林子萱到威尔士的时候,甚至都来不及欣赏那里的自然风光,先是在机场吐了一次,因为没吃东西,吐出来的全是酸水,嘴巴苦地像是吃了黄莲一样,打车去酒店,叫了餐躺在床上休息,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竟然发起了低烧。

林子萱从没来过威尔士,这里的英文还有口音问题,林子萱本就不擅长英文,这么一折腾,人生地不熟加上语言问题,更是不愿意迈出酒店,没想到一直在酒店闷着竟还把病闷好了,虽然病好了,可折腾了三天,再照镜子,人瘦了一圈不说,脸色也没有来之前的光鲜,整个人看着都憔悴了不少。

吃力地在网上找攻略,林子萱又花了两天时间研究路线,她已经没办法想象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是多可怕。

更可怕的是,林子萱完全没办法适应这边的饮食,饮食不合导致晚上饿得睡不着,吃不好睡不好,直接导致来英国的一个星期,她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迅速消瘦下去,有时候也想直接打道回府,可随即想想,都到这里了,不去看看习暮云,她自己都对不起自己。

结果她又失算了,就跟她没想到自己一个人来一趟英国会这么吃力一样,抱着来看习暮云狼狈的心思来,没想到习暮云过的和过去根本没有什么两样。

威尔士地理位置极好,有着不受污染的自然美景以及千变万化的地理景观,首府加迪夫更是交通便捷,可比起英格兰的繁荣和都市化,他的自然景致、风土民情及语言文化就显得格外淳朴。

更何况,习暮云不缺钱,即使远在半个地球之外,依旧是住别墅吃大餐用最好的东西,偶尔还打打高尔夫钓钓鱼,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惬意,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这个别墅偏僻,基本和外人没有什么接触。

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习暮云一点都没有林子萱想象之中的狼狈,更要命的是,在习暮云的帮助下,林子萱总算在英国吃了第一顿饱饭,捧着热乎乎的米饭,看着面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常菜,狼吞虎咽,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最开始来的目的。

习暮云也觉得好笑,他只是出于礼貌客套性的表现一下,这还是那件事发生后两个人第一见面,他以为按照林子萱的脾气怎么也会拒绝,说不定还要唇枪舌剑一番,没想到最后竟发展成这个局面。

林子萱吃完后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明明是来嘲讽人家的,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别坐着发呆了,”习暮云把一块手帕递到林子萱面前,“我现在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想问就问,你不问的话我就问了。”

林子萱接过手帕,擦了擦嘴角,雪白的手帕顿时多了一团亩鳎醋抛郎媳蛔约航饩龅牟畈欢嗟奶谴子悖澄⒑欤拔乙丫恢酪凳裁戳耍阄适裁淳臀拾伞!�;;;;

“那件事是你做的吧?”习暮云单刀直入。

林子萱微楞,尔后点了点头,“是。”尔后,又补了一句,“但这是你应得的。”

“应得的?呵……”习暮云扯动唇角,也说不起到底是自嘲还是如何,“那你满意现在看到的否?”

“虽然和想象之中有点入差,但挺满意的,”林子萱点了点头,直言不讳,“不管你现在过得多好,但你注定只能一个人呆在这里,虽然我知道,中国法律现在仍有漏洞,你的家里人可能会利用各种关系在合适的时机把你立案销毁,等到二十年后过了追诉时效你就能回去,可那时候你还能做些什么呢?”更何况,已经立案就不是那么容易销毁的……

中国的法律虽然有漏洞,但在一次次改进之中,总会越来越全面,二十年……谁能知道这二十年会发生什么?

习暮云果然脸色一变,林子萱什么都没做,可只是几句话,就说中他心里最担心的。

他不在意自己过的好不好,也不在意究竟要等多久,他就怕,自己好不容易恢复自由身,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他的一席之地,或者他就这样呆在这里碌碌无为一辈子……

这两者,无论前后,都是他无法接受的,看着林子萱,竭力保持着笑容,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有几分狼狈的味道。

这个报复……

不见血,可杀伤力未免也太大了!!

抓蛇要抓七寸,这个方法林子萱用的可谓是得心应手。

林子萱此刻也恢复了正常思路,看着习暮云,从凳子上站起身,“看到了我该看到的,谢谢你的招待,我也该回去了。”

走了几步,随即又想起,转过身,说的一本正经,“放心,今天见你的事情,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门外,阳光明媚,习暮云看着林子萱背影消失在刺眼的光线之中,突然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他也刚从威尔士回来,刚刚给他最爱的女人进行一场低调的丧礼,还没从伤心中抽回神,闻宛莲拿着一叠照片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所有和他年龄适合的所谓名媛,照片分为两叠,一叠是门户相当的,一叠是家业差距比较大但也可以接受的,闻宛莲说,这就是他们能给他最大的慷慨,他的伴侣,就算没有足够完美的家世,那也应该从小接受良好的礼仪教育能够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而不丢份,而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司机的女儿都可以。

她这句话意有所指,习暮云想起她连化为骨灰都不愿意回国,悲从心底而来,不过几分钟的出神,闻宛莲便以为她看中照片里的人,开始联系对方家人安排见面,在一旁的习老太太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殊不知,就是那几秒钟的愣神,竟直接改变了他们一串人的命运……

另一边,林子萱正顺着路边走,秋风吹来,她下意识地拢了拢衣裳,不知道是不是前些日子生病的错觉,她总觉得这里的风都带着一股阴冷……

是不是应该准备订机票回国了呢?

可是回国后去哪呢?

再去一次Y市?

冬天到了,南方的冬天不下雪,但总会湿冷地让人受不了,还是来年春夏再去吧,反正她现在时间多得很……

就是不知道一个人会还会不会跟上次一样好玩?

裹着衣服,一边思考一边往前走,好像要下雨了,天上乌云都吹在了一起,风也越来越大了,余光不小心撇到一家小店,外面挂着围巾帽子,旁边还有一块小黑板写着“Umbrella supply”(雨伞供应),正打算过去买东西,肩膀一重,一件外套就这样盖在自己身上,熟悉的体香顺便包裹自己全身,林子萱一愣,突然笑了起来,“二货,这么大的衣服,风呼啦呼啦从两边往里灌,别以为从电视上学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动作我就会感动地稀里哗啦跟你回去!”

她扭头,果不其然,寒风中,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人站在风中,笑得鬼畜无害,亦如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站在马路中间,哪怕面对飞驰而来的车子,脸上依旧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回家吧……”

他轻笑,直直走过来,握住她冰凉的手,紧紧包裹在手心。

“不!”

甩了甩手,却没甩开,反而被他握地更紧,凉风阵阵,相握着的手心却是微微发汗。

其实……过马路的时候有人牵着的感觉真不错啊!

林子萱感慨万千。

所谓幸福……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吗?

哪怕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也能毫无顾忌地把手叫道对方手中。

又是一阵秋风,缱绻起满地落叶,诺大的城市,有人行色匆匆急着下班回家,有人双目放空早已被生活的压力剥去所有的情绪,但也有人蹦蹦跳跳地跟同行小伙伴谈天说地,有人满脸甜蜜的煲电话粥,也有人十指紧扣地漫步在街边……

世界很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遇见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故事。

亲爱的,你遇到那个让你心甘情愿分享所有故事的人了吗?

【正文完】

-

-

-

这本文完结其实还是有挺多话想说的,虽然内容精简了很多,但完结了也属于意料之外,最后,谢谢大家两个月的陪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