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 可能存在的番外二

烈焰天狂:逆世大小姐 可能存在的番外二

作者:梓云溪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6:03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烈焰:……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这几个孩子,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忘了跟你们说了,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你看,这不是杯具了嘛。”

三男两女:呜呜呜呜……

小半个时辰后,破驴车总算再次上路,烈焰抱过火儿,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儿子,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

“我把三个大叔的衣服剥下来了,待会儿去城里卖了,换银子买好吃的。”

“火儿你好聪明!”豆包一听到吃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烈焰:……

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那崩溃的眼神,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给途经此处的路人,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烈焰:……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这几个孩子,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忘了跟你们说了,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你看,这不是杯具了嘛。”

三男两女:呜呜呜呜……

小半个时辰后,破驴车总算再次上路,烈焰抱过火儿,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儿子,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

“我把三个大叔的衣服剥下来了,待会儿去城里卖了,换银子买好吃的。”

“火儿你好聪明!”豆包一听到吃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烈焰:……

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那崩溃的眼神,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给途经此处的路人,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烈焰:……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这几个孩子,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忘了跟你们说了,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你看,这不是杯具了嘛。”

三男两女:呜呜呜呜……

小半个时辰后,破驴车总算再次上路,烈焰抱过火儿,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儿子,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

“我把三个大叔的衣服剥下来了,待会儿去城里卖了,换银子买好吃的。”

“火儿你好聪明!”豆包一听到吃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烈焰:……

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那崩溃的眼神,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给途经此处的路人,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烈焰:……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这几个孩子,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忘了跟你们说了,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你看,这不是杯具了嘛。”

三男两女:呜呜呜呜……

小半个时辰后,破驴车总算再次上路,烈焰抱过火儿,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儿子,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

“我把三个大叔的衣服剥下来了,待会儿去城里卖了,换银子买好吃的。”

“火儿你好聪明!”豆包一听到吃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烈焰:……

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那崩溃的眼神,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给途经此处的路人,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烈焰:……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家这几个孩子,被人吵醒了之后就会发点小脾气。忘了跟你们说了,惹谁都不要惹我的火儿,你看,这不是杯具了嘛。”

三男两女:呜呜呜呜……

小半个时辰后,破驴车总算再次上路,烈焰抱过火儿,好奇地瞅了他一眼,“儿子,你刚才又折回去做什么?”

“我把三个大叔的衣服剥下来了,待会儿去城里卖了,换银子买好吃的。”

“火儿你好聪明!”豆包一听到吃的,眼睛就闪闪发亮。

烈焰:……

三个仅穿一条小裤衩的男人被绑在树干上,那崩溃的眼神,涕泪横流的苦逼样儿,给途经此处的路人,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象……

林子前的树干上,绑着两个惊恐莫名的女人,嘴里一条宽布条半塞着,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你们系系又干系米……”

小胖扑腾着翅膀,使劲扇了扇其中一个女人的脸,“让你打坏主意!让你半路抢劫!”

“娘亲娘亲,这些人的包袱里穷的要命,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豆包衔着一颗三两重的金元宝欢腾着跑到烈焰身边。

烈焰正轻戳着火儿的脑袋继续教育,“娘亲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你以为你很厉害嘛?就这么指甲大点儿的人,坏人把你一掐,你就倒了!你说你刚才危不危险!”

火儿一个劲点着小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娘亲,我念了师公教的狂化咒,又在双手附上冰灵,你看那两个坏人,到现在还被冻着没醒过来呢!”

“总之娘亲没叫你动,你就不可以乱来。”

“噢……”

烈焰无奈地翻了翻眼,豆包却迫不及待地咬着金元宝扑上来,“娘亲娘亲,这些人穷死了,挑来拣去,只有这个最值钱。”

绑在树上的两个妇人都快哭晕了,她们是来打劫的啊,为什么反而被人打劫了呢?那金元宝还是她们前几天,坑了一个路人得来的呃!

“豆包,抢劫是不对的,小朋友不能这么做,知道不。”身为孩子们的娘,烈焰义正言辞地教育了一番,随手将金元宝塞进自己怀里,“娘是大人,娘可以。”

三个娃:……

两个妇人差点气晕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这时,三个倒在地上,被捆得跟咸鱼一样的男人醒了过来。

“二弟二弟,你没事啊?二弟!”

火儿一看三人醒了,高兴地跳过去,伸出一根小脚踹了踹其中一人,“喂喂,你们这些坏人,会不会抢劫啊?一点都不专业!个个都是笨蛋蠢货,连抢劫都不会抢!从新来!再抢一遍!”

烈焰抽了抽嘴角,“儿子,别玩儿了。咱们得上路了。”

“娘亲,娘亲,等一下。”火儿不依不饶,踹着他们三,“从新抢,快点!别耽误我们上路。”

“就是就是,磨叽死了,快点抢!快点!”小胖扇着翅膀,停在一人的鼻子上,用力踩了两脚。

“快点!”豆包举四只脚表示赞同。

一炷香过后。

累得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三只“粽子人”,摇着头直嚷,“亲爹啊,特么这已经是第五遍了啊,放了小的们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