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萌兽为夫 > 第152章大结局(下)

萌兽为夫 第152章大结局(下)

作者:冷香凝影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6:07

章节名:第152章大结局(下)

来到堕落深渊的城墙外,她纵身跃了上去,然后向城主府的方向掠去,大街上的人只觉得一阵轻风拂过。

城主府府门口,

大门两侧的守卫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绝美女子,讶然的交换了一下视线后,眼前的这个女子身上散发着尊贵的气息,面容庄严而肃穆,让人生不出亵渎之心,

更让他们生出一种不由自主的想要跪下来膜拜的冲动。

其中一个门卫上前一步,躬身行了一个礼,恭恭敬敬的问道:“冕下大人,您是来见城主的吧,您在会客厅稍等,小的这就进去通报。”

说完,他冲着另外一个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一见,向内奔去,去汇报主管大人了。

那人离开后,他又叫来一个人,引着她向会客厅走去。

水霖灵静静打量着这个朴实无华的会客厅,随便挑了一把椅子坐下,紧跟着,就有侍女为她送上茶水。

她伸手摸着杯沿,半阖着眼眸,静静思索着什么。

半晌过后,一个眼熟的人走了出来,他看到坐在那里的人后,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心虚,无声哀号,真想转身离去,可却有心无胆,他硬着头皮,挤出笑容,打着招呼:“大人,你怎么来了?请进,快请进!”

水霖灵看到来人,一些以前想不明白事,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答案,她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男子,淡然的问道:“龙山,他在哪?”

这个男子,就是冥天的手下,龙山,他听到水霖灵的话后,心神一颤,心想着,这位大人,几年不见,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吓人了,可是再一想到自家冕下,他索性装起了糊涂,故作不解的问道:“大人,您是说谁?您难道不是来拜访城主大人的?”

其实他这话已经透露出现在城主府当家作主的人是谁了,可是水霖灵却没听懂他的暗示。

“龙山,你觉得我像傻瓜吗?趁着我还有耐心的时候,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水霖灵一个冰冷无比的眼神扫向他,冷声威胁道。

龙山被她的眼神一扫,后背冷汗真流,身体直发颤,他不由得苦笑在心,冕下,你可害死小的了,你说你这是何苦来着,唉,不能怪小的出卖你,这位大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小的还想多活几年,所以,对不住了,他心一横,犹如壮士扼腕般,指着厅外的某处,说道:“城主大人,在那里。”

“很好,不错。”水霖灵眼底精光一闪,站起身来,越过他身边之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意味不明的话后,就向外走去。

顺着龙山的所指的方向,她信步前行,结合刚刚龙山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怕是他早就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了,也将整个堕落深渊掌握在手中了。

反正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那就不着急了,看看一下城主府的景色,也不错,嘴角扬起浅笑,一路向前,可是越往前,她的心越是酸涩不已,在心里咒骂道,胆小鬼,居然有心无胆,躲在这里,一会非要你好看。

原因无它,而是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亭一阁,一山一石,每一处景色,都似曾相识,这里的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按照龙城龙家府邸建造的。

穿过一段林荫小道,一个凉亭出现在她的视野内,当她看到凉亭中背对着他的人后,不禁加快了脚步,快步上前。

走到凉亭外时,她看着他的萧瑟背影,红了眼眶,强忍住泪水,迈步上前。

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池塘的冥天,看着池中游来游去的鱼儿,嘴角扬起浅笑,似乎在想着什么好事情,他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后,没有回头,淡然的问道:“龙山,是谁来了?”

身后的人并没有答话,他没有在意,继续说道:“看来是不重要的人了,打发了就是了。反正永远不可能是她,她怎么会来这里呢?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说到最后,他自问自答起来。

水霖灵听到他这么说后,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她清了清嗓后,说道:“谁说我不会来。”

听见身后人的声音后,他的身子一颤,然后像是慢动作回放,慢慢的转过身来,当他看见意料外的人儿后,蓦地睁大了眼睛,眼里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脸上的神情似惊,似喜,似乐,似悲,瞬间就转换了好几种,不知他又想到了什么,眼里的亮光一下子黯淡了,他看着她,面色平静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创世神大人!”他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他一想到他死而复生之事,心里最后的希冀也熄灭了,他不想让她看出他的脆弱,只好在言语跟她拉开距离,同时也在维护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水霖灵看到他生疏无比态度,再听着他冷冰冰的话后,心被刺痛了,他就这么不想见到她吗?以为她是来找他算帐的,原来他是这样想她的,她越想越生气,所有的理智都不翼而飞了,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报复回去,嘴角扬起一抹喜悦的笑,说道:“我要成亲了,日子定在一个月后,如果城主大人有空,可以来观礼。”

冥天千想万想,独独没有想到她来的目的,居然是来通知她要成婚的,还邀请他参加,她怎能这么残忍,怎能毁掉他心里最后的一点奢望,他面色瞬间苍白如雪,脸上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强忍着心痛,哑着嗓子说道:“是吗?那,恭喜了,我会尽量抽空出来的,大人,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就请离开吧。”

他不想再看到她脸上幸福,喜悦的笑,那对他来说,是无数把刺入他伤痕累累的心的钢刀,他不敢再看她,他怕再多看一眼,他就会失控,所以,他不再看向她,而是僵硬无比的转过身去,继续看着池水。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渐行渐远,终于消失了,再次恢复了平静,他再也撑不住了,颓然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身子蜷缩在一起,泪水夺眶而出,单手成拳,放在嘴边,止住了即将溢出声的呜咽。

水霖灵看到他这样后,再也无法对他生什么气了,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心也跟着揪痛起来,她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后,伸出双臂,将他拥入怀里,轻声说道:“诺诺,你这个大笨蛋,傻瓜,难道你以为之前,我所说的都是骗你的吗?我刚醒过来,就来找你了,可是你呢?胆小鬼。”

正沉浸在悲痛中的冥天,感觉到身后传来熟悉的香气,他身子微不可查的轻颤了一下,自问道,她没走?她回来了?她没离开,这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我,我是不是可以奢望她刚刚说的都是骗我的,想到这里,他死寂的眼睛里,燃起点点亮光,他忙不迭的转过身,将身后的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哽咽道:“灵儿,你刚刚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没有要成亲,对不对?灵儿…”

被他拥在怀里的水霖灵听到他惶惶不安的话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诺诺,我是真的要成亲了,不过…”还没说完,话就被打断了。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我…”冥天逃避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眼里带着浓浓的哀求,说到最后,他再也无法说下去了。

见状,水霖灵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浅笑,“傻瓜,我想说的是,我还缺一个新,而这个新非常不听话,躲了起来,不敢见我,为了不让我一生一次的婚礼开天窗,我只好来找他了,可是他非常可恶,久别重逢,没有拥抱,没有笑容,只有冷冰冰的话语,我很生气,所以故意没有将话说完,谁知这个胆小鬼,居然不问我新都有谁,就要赶我走,赶走我后,还躲在这里哭,为了不让我的新郎,哭肿了眼睛,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又回头来找他了,可是我话还没说完,他就不敢听下去了,你说,他是不是个胆小鬼?”说着,她拿开了他捂住双耳的大手。

冥天将她说的字字句句,都听在了耳里,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屏住呼吸,问道:“你…你是说,我也是新郎?你没骗我?还是我产生幻觉了,你根本就没来过,根本就没说过那些话,唔…”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就被堵上了。

水霖灵看到他这副不自信的样子,卑微的话语,她不想再让他胡思乱想下去了,既然她说的,他不相信,那就用行动来表示吧,她的嘴贴上了他的唇,亲口勿着他。

被堵住嘴的冥天,瞬间呆滞了,眼睛也睁的老大,看向在他唇上肆虐的人儿,半晌才回过神来,他伸臂将她抱入怀里,加深了这个口勿。

良久过后,二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气氛分外和谐。

水霖灵轻笑着说道:“诺诺,这下你相信了吧,你愿意成为我的新郎吗?”她郑重的问着他。

“我愿意,一百个愿意,一万个愿意,灵儿,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冥天再次拥她入怀,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轻声呢喃道。

“诺诺,对不起,你受苦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水霖灵郑重的向他道着歉,许下了承诺。

“不要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冥天轻声应道。

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过后,水霖灵想起了心中的疑问,退出他的怀抱,眼睛紧紧盯着他,不容他逃避,阴恻恻的问道:“诺诺,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死而复生?还有这堕落深渊究竟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有冥神才有的武器?还有我母亲的魂魄是不是你找到的?”她抛出一大串问题。

这些疑问早就盘桓在她心中了,对战之时,她见到他手里的武器时,就起了疑心,后来,他受了重伤,而她所炼制的丹药,居然对他不起作用,还有龙山见到他身陨,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执意要将他带走,当时的她只顾得悲痛,忽略了很多细节,白白浪费了许多相守的时间,不过,好在一切都来得及,他还好好的活着,可是该弄清的疑问,却一定问个清楚,她不喜欢被蒙在鼓里。

冥天闻言,眼神有些游移起来,不敢跟她对视,可是半天过后,他发现她的目光依然盯着她,显然是不得到答案,势不罢休,见状,他轻叹了一口气,不再回避,开口说道:“这里是冥界,至于‘堕落深渊’这个名字,只不过,是我的父亲觉得这个名字比较威风,故意起的,我父亲是上一任冥神,也就是死神,我继承了他的位子,我根本不想坐上这个位置,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你的身份,为了配得上你,我最终接受了,成了新一任死神,我的身体早就在继任之前,就被重新塑造了,剔除了凡骨,成为神了,所以你的丹药,对当时受了重伤的我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成为冥神后,一般是受不了伤的,当时的我,一心求死,那些伤,是我故意放任的结果,为的就是让你原谅我,为我自己曾犯下的错负责,如果我受伤了,就必须回到这里,浸泡‘幽冥**’才能痊愈,可是必须是在我受伤的12个时辰之内,所以当时,龙山才会着急带我回来,他怕我真的身陨,我痊愈后,不敢去找你,更不敢见你,我怕你生我的气,所以,我一直逃避,龙山见我一直闷闷不乐,就将龙城龙家府邸里的一切都搬到这里来了,为的就是一解我的相思之苦。为了让你高兴,所以我让龙山找到了你母亲的魂魄,给你父亲他们送去,让她复活。”

水霖灵听了他的话后,抚着他的脸,埋怨道:“笨蛋,你这个大笨蛋,白白让我流了那么多泪,我以为你真的身陨了,为了救活你,我努力修炼,最终成为合格的创世神,我来这里之前,还在想着,你的肉身要是不存在了,为你找一个什么样的身体比较好呢,结果,你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灵儿,都是我不好,当时的我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不想让你恨我,可是除了死在你的手上,我找不到其他能让你原谅我的方法,所以只好破釜沉舟,我想着,只要我死了,你就不会再恨我了,我祈祷着,如果一切能重新来过,我一定好好爱你,不会再伤你的心了,幸好,终于让我等到了。”冥天此刻无比庆幸,能拥她入怀,成为她的夫君之一,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他愿付出所有,换得她的一个回眸,一个浅笑,一丝的爱意。

“傻瓜,诺诺,你这个傻瓜,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而我能为你做的却那么少,我何得何能,能得到你毫无保留的爱,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患得患失了,所以,我慎重的请求你,成为我的夫君之一,你愿意吗?”水霖灵执起他的手,柔声做出承诺,郑重其事的征得他同意。

“我愿意!只要能身边有你,我愿意跟他们一起爱你。”冥天终于相信了,他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坚定的回答道。

经过了时间的考验,经历了重重阻碍,他最终拥有了他心之所系的爱人。

天外天

婚礼当天,大殿里外,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意,而大殿后院的某处,两只兽兽,却无比懊恼,一只红,一只白,这两个小家伙,正是久未化为人形的火儿和宝宝,它们也想成为她的夫君,可是再一看自己的兽形,就丧气无比的垂下了头,长吁短叹着。

就在两个小家伙,沉浸在颓丧的氛围当中时,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殿内四处挂着喜庆的红绸,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地毯,触目所及,都是红,昭示着喜事的来临。

白虎他们一干人等,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幸福笑容,穿着大红的新郎服,站在门口迎宾。

而水霖灵则是身着一身红色的新娘服,坐在新房内,任她的母亲为她打扮,着装,这新娘服是她根据21世纪的婚纱做成的,贴身的设计,领口,肩部,腕间,裙摆处,都点缀着红纱,她像是被包裹在重重红云之中,而这些红纱让映衬着她的皮肤更加白,这红色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这袭新娘服将她的娇好身材全部展露了出来,一头乌丝盘在脑后,鬓角两侧各插着簪尾处雕刻着红莲的发簪,簪尾处垂下红色的流苏,她的额间画着莲花的花钿,更为她增添了几分风情,脸上扑上了淡淡的脂粉,鲜艳欲滴的红唇,柳眉如黛,这些淡妆将她衬得更加绝美了。

徐水倩看着即将出嫁的女儿,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道:“我的灵儿,就要嫁人了,可是我…”

“夫人,你应该高兴才是。”一旁的喜婆出声提醒道。

“良辰到,新娘上花轿。”

听到外面的声音后,徐水倩忙放下女儿头上蒙着的红纱,然后扶着她的手臂向外走去。

坐上花轿后,轿夫们抬着新娘向正殿的方向走去,来到正殿后,徐水倩和喜婆分别上前掀起轿帘,将她搀扶了出来,然后喜婆从一旁的侍女手里,拿过一根红绸递交在她手里,红绸中央的部分结成一朵大红花,而另一头则分为了十一股,这十一条红绸分别握在白虎、青龙、朱雀、玄武、金寂、夜魅、银翼、蓝若、水蓝、冥天、红鳞这十一个长相非凡的男子手里。

踏在红色的地毯上,水霖灵和白虎他们十一个人,向喜堂走去。

凤鸣涛和水天墨做在大厅的主位上,笑看着他们,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不住的点头。

这时新娘和新郎们已就位了,司仪高声喊道:“吉时到,新郎们,新娘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经过简化了许多步骤的婚礼仪式,水霖灵终于又回到了房间,而白虎他们在掀开她遮面的红纱后,白虎他们看见略施脂粉的人后,眼露惊艳,心神荡漾,恨不得立马将那些碍事的人赶走,可是迫于规矩,他们不得不在,喜婆说了一大串吉利话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大堂敬酒去了,而徐水倩则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被喜婆强行拉走了,本来房里还留有几个侍女的,可是她不习惯有人在身旁,就打发她们到外面去了,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坐在床沿上。

见人都走光了,水霖灵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将脸上的脂粉洗净,再次坐回了原位。

就在她等得昏昏欲睡时,喜房的门,被人推开了,接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来人进来后,看到坐在床沿上的佳人后,眼里闪着惊艳,脸上带着笑,可是这笑怎么看,都有些诡异,可是坐在那里的人儿,却没有察觉,一方面是因为太累了,另一方面,则是无聊所致,所以闭目养着神,可这一闭眼,就不小shui过去了。

二人小心翼翼的靠上前去,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喃喃道:“姐姐,我们喜欢你很久了,可是,你为什么不再多等等我们呢,我们也要成为你的夫君。”

靠在床沿上的水霖灵感觉到面上传来的温热后,警觉得睁开了双眼,疑惑不已的看着面前这两个少年,一名少年长着一张娃娃脸,很是可爱,另一个少年,面容精致的不像真人,俊美无比,二人看到她醒来后,笑着说道:“姐姐,你醒了。”

“你们是?火儿,宝宝?你们居然能化成人形了,太好了,不过,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水霖灵从二人的眼睛颜色上认出了他们,她嘴角扬起喜悦的笑,高兴过后,她突然想起,这里是新房,他们不该出现在这里。

火儿和宝宝相视一眼后,火儿先开口说道:“姐姐,你把我和宝宝都收为夫君吧,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把你带到宝宝的领域里去,直到你同意为止。”

水霖灵闻言,嘴角轻抽,看着面色坚定的二人,非常头痛,她试着他们讲道理,“火儿,宝宝,我已经有了白虎他们了,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了纷杂的脚步声,接着,门就被推开了,白虎他们回来了。

白虎眯眼看着站在床前的两位少年,不悦的说道:“火儿,宝宝,你们两个跑到这里干什么?”

火儿和宝宝有些畏缩的缩了缩身子,面上闪过一抹坚决,大喊道:“我们也要成为姐姐的夫君,我们喜欢姐姐。”

朱雀和金寂不乐意了,上前提住宝宝和火儿的脖子,直接而干脆的将他们两个扔出了门外,然后将门闭上,再抬手布了一个结界,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被扔出门外的二人,互看了一眼后,眼里燃起浓浓的斗志,他们决定,不管怎样,一定要让姐姐将他们收为夫君不可,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水霖灵的耳边就再也没有清静过,经过二人毫不懈怠的纠缠,最终,他们得偿所愿,成为了她的夫君之一。

新房内,水霖灵看着一同进来的十一位美男,不禁头大了,这时才想起,她居然将最重要事忘记了,那就是洞房,谁让她嫁了十一位夫君呢,这下,有得头痛了,至于洞房那晚究竟谁先谁后的问题,嘘,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N年后,天外天的花园里

午后,花间的躺椅上躺着一位身怀有孕的绝美少妇,她身穿宽松的衣服,身旁环绕着十一位,不是十三位美男,他们为躺在那里的人儿,端茶送水,剥皮喂食,忙得不亦乐乎。

水霖灵轻抚着高耸的肚皮,突然,“啊”了一声后,忙坐起身,揪着白虎的领子,急切的问道:“说,孩子生出来是人形,还是兽形?”

白虎语带宠溺的答道:“灵儿,我们现在的修为已经到达了最高境界,所以,孩子肯定会是人形。”他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不能怪他不老实,而是这不能怪他,他们四方神兽和五爪金龙,是需要传承的,想当然,他们一出生,肯定是兽形,然后,他们遇到自己命定的主人之后,才能化为人形,关于这点,他也很无奈。

三个月后,水霖灵经过四个时辰的阵痛后,终于生下第一个孩子,可当她看到孩子后,她愤怒的声音响彻云宵,“白虎,你这个骗子!”

再过了N年后,白虎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血脉,四方神兽,五爪金龙,后继有人了,冥天也有了继任者,于是他们一干人等,将身上的重担抛给了自己的孩子,四处云游去了。

而当时跟火儿和宝宝的说话的人,也被水霖灵揪出来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创天,逮到他人后,白虎他们将他狠狠的痛扁了一顿,然后,划破时空,将他直接踢到别的时空去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回来,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全文完)

各位亲,最后一章奉上,凝影经过再三思量,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写番外,所以决定食言而肥,不写番外了,请各位亲们见谅。谢谢各位亲们,一直以来对本文的支持关注!凝影作为一个新手来说,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将此文写好,结果就不在我的预期之内了。最后说一声谢谢,凝影马上要开新坑了,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关注一下。简介过两天奉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