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异域大陆的魔法新贵 > 第一百二十五章结局和番外

异域大陆的魔法新贵 第一百二十五章结局和番外

作者:土匪狼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6:35

章节名:第一百二十五章结局和番外

玉虚宫,元始天尊、九天玄女、太上老君及燃灯道人围坐一堂,大家都没有说话,虽然异域大陆的一战有了最终的结果,但是几个人却不知道该如何了结。

关于宫紫窈与张子房最后的处理意见,每个人都保留着看法。就连一向主张强硬对待的太上老君,此时也变得惜字如金、高深莫测,一直不肯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很多不可预知的后果。

“既然大家都不肯说,那老君还是先将崆峒印还给我吧!”燃灯道人忽然开口道“我只是答应借给你们玉虚宫崆峒印,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也要回崆峒山了!。”

老君指着放在元始天尊面前的桌子说“法宝都在这里,你要就自己拿吧!”

燃灯道人对着元始天尊说“道兄,我可以拿走崆峒印吗?”

“好!”元始天尊吩咐伺候的童子,将崆峒印交给燃灯道人,伏羲琴送给九天玄女,自己则收起昊天塔。

燃灯道人看着元始天尊说“如果没有事,我想回崆峒山了。”

看到燃灯道人和九天玄女离开后,元始天尊对太上老君说“师弟,现在就剩下咱们俩了,他们的事情该怎么解决,你有没有想法呢?”

“要不我们禀报恩师吧,也许老师能给我们一个好的建议。”老君说道。

元始天尊叹息着说“好吧!”

宫紫窈与张子房并没有关在一起,她被困在斗兜宫里。斗兜宫外有老君设置的禁足符,只要她不打算私逃,她在宫内的行动并没有什么限制。

斗兜宫里还是老样子,除了终年不息的丹炉外,宫内空无一人。原本留在斗兜宫伺候的童子、仆人们,都被老君特意的安排到其他的岗位。

宫外的大门处,有几个机灵的门童守着,如果宫紫窈需要清水或者什么生活用品,门童们都会为她一一端上来的,除了不能离开斗兜宫外,宫紫窈的行动并不会特意的限制。

宫紫窈对于滞留在斗兜宫里并没有更多的抗拒,虽然两军对垒时,她还能与老君继续的战下去,但是战场设在异域大陆,对于自己苦心经营的地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顾忌。

凤轻与她合体后,她又一次领略到实力无限的膨胀,而且这种提高绝不是几倍,而是无限。

她盘膝坐在斗兜宫,消化着实力增加带来的好处,她能感受到自己,以及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那是一种接近恐怖的改变。

‘砰!’一阵剧烈的响声过后,宫紫窈看到一团浑浊的气体在眼前分开了,轻的那部分慢慢地升高形成了天,而残屑发沉的泥沙则下落,变成了大地。

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位手持盘古斧的壮汉,壮汉的身子很健壮,仿佛开天辟地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我很强吧!”壮汉朝着她问道。

宫紫窈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壮汉竟然是张子房。

眼前的画面逐渐的变化起来,似乎场景将二人的位置转移。她看到张子房每天早上都要外出,不是扛着农具下地农活,就是呆在院子里做一些杂活儿,狩猎、晾晒收获。自己找来了很多质量极好的泥土,坐在家里的炕头上。拿捏着,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小人儿,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这些小人儿真好看!”张子房憨笑着说。

像是在演电影一样,一切很美好的片段,又慢慢地进入了一段新的画面。她看到地里劳作的张子房,正与一位相貌姣好的女子欢笑着,俩人亲密的接触着,似乎并没有在意旁人的眼光。

女子是谁?

这种疑问很快的有了答案,当她做出了很多的小人,并赐予他们生命的时候,那个女子竟然驾着一只凤鸟来到她的家里。

“我叫晒月,是天宫仙女。”女子微笑地说。

宫紫窈看着女子冷冷的说“你来我家有什么事情吗?”

“真君开天辟地,是天下间一件大事,三界的众仙人都推崇他的丰功伟绩,家父想要嘉赏一下他。”晒月仙子说。

宫紫窈说“我们都是普通人家,对于令尊的好意心领了。”

“嫂子不用担心,真君已经去领赏了。”晒月仙子说。

宫紫窈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她似乎听不清楚晒月仙子接下来的话,只觉得眼前发黑,莫名的火气就要迸发而出。

“嫂子身体有恙,那小妹先走了。”晒月仙子说完,骑上凤鸟飞走了。

那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在宫紫窈大口喘气的过程后,慢慢地消散了,她不知道这种不适究竟是怎么了。

眼前的画面又如同湖水波动,一道道水文将画面变得模糊起来。模糊渐渐消散,画面再一次清晰起来,她看到一座很气派的城堡,一位器宇轩昂的老者,正和蔼的打量着张子房,并与他交心说着贴己的话。

“小兄弟,没看出你人品真不错,老夫能认识你,实在三生有幸。”老者笑着说。

张子房抱拳说“您太客气了,在下不过是一个村夫,大字不识一个,要不是贱内不断教授与我,恐怕这些规矩,我还不太明白。”

“小兄弟,你就这么一个媳妇吗?”老者问道。

“是呀!”张子房回答。

老者哈哈一笑说“英雄在世,那个不三妻四妾,我看你很不错,愿意将小女嫁给你,不知道你愿意不?”

“老人家,在下已经有妻子了。”张子房说道。

“没关系,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老者说“再说小女又不和你妻子争位置,她只是仰慕英雄罢了。”

“这样不好吧!”张子房说“我没和贱内提起。”

“你是男人,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做不了主张呢?”老者拍了拍张子房的肩膀说“你的功绩很大,不仅改变了原先混沌的世界,还生成了三界,这样的功劳就是让天下女仙都嫁给你,都是应该的。”

“真的吗?”张子房吃惊的说。

“当然,老夫还能骗你不成吗?”老者说“你的功劳很大,不过你为人憨厚老实,小女喜欢你这样的英雄,因此希望你不要推脱。”

张子房想了想说“我能和贱内先说一声吗?我怕她会伤心。”

老者脸色微怒说“你这人怎么不开窍啊,难道小女嫁给你,你还不知足吗?”

“不是,老人家,在下没有见过令爱,仓促决定会不会不妥?”张子房说。

老者摇头说“谁说你俩没见过,你俩不是见过很多次吗?”

后堂门帘挑起,晒月仙子由打后面走出来,她的脸上红扑扑的,似乎很羞涩。张子房看着她傻傻的说“原来是你呀!”

老者说“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画面又一次模糊,宫紫窈心里生出厌恶的感觉,原来她一直不清楚自己与张子房的熟悉在哪儿,如果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张子房也太渣了吧!

画面又切入自己住的院子,她看到一脸醉醺醺的张子房踉踉跄跄的走回来,嘴里还哼唱着山村的小曲。

看到院子里的宫紫窈,张子房脸上似乎一顿,但表情却没有变化,他傻笑着说“娘子,我回来了,我要告诉你两件事,你是想知道好消息呢?还是坏消息?”

“你会有好消息吗?”宫紫窈说。

张子房嘿嘿一笑说“为什么我就不会有好消息,你选哪一个?”

“你觉得我会选哪一个?”宫紫窈反问道。

“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想先知道坏消息。”张子房坐在院子中的水井边沿说。

“那你说吧!”宫紫窈看着他。

张子房故作沉思说“天界的大人要纳我为婿!”

“这应该是好消息呀?”宫紫窈冷冷的说“大人的女儿那么的动人,配你这样的英雄不是很般配吗?”

“可是我已经有妻子了。”张子房说。

“坏消息,你难道要休妻娶她吗?”宫紫窈问道。

张子房摇头说“大人虽然是这个意思,可我们是结发夫妻呀!我不忍心那么做!那样太对不起你了。”

“你还知道对不起我吗?”宫紫窈质问道“你们俩在地里偷偷摸摸的,当我都不知道吗?”

张子房脸色有些尴尬说“娘子,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对不起你!”

“那就是说,是她当小三了?”宫紫窈说道。

“当小三?什么意思?”张子房莫名其妙的问道。

宫紫窈说“是她勾引你的,对不对?”

“不能算勾引,我们其实很清白。”张子房支支吾吾的说。

“不是勾引是什么?你可是有妇之夫,难道她勾引你,不知道吗?”宫紫窈大声地说。

张子房打了一个酒嗝说“小声点,让邻居听到不好。”

“你还知道害怕了吗?”宫紫窈问道。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张子房说“你相信我吧!”

“大人选你为婿,你也没答应吗?”宫紫窈对张子房说。

张子房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是不是真的?”宫紫窈说“坏消息是你打算休妻了?”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张子房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宫紫窈追问道。

张子房指着井口对宫紫窈说“我真的没有休了你的打算,即便大人想让我娶他的女儿,我也绝不会变心的。”

“真的吗?”宫紫窈问道。

“当然是真的,如果有半分假话,让我掉进井里,身子化成大山,魂魄四散如何?”张子房发誓道。

“你哄我吧!你怎么可能,你去哪儿了?”宫紫窈本来想顺着张子房的话继续的说下去,却看到他身子一歪,滑进井里。

院子的水井直通凡间,她看到醉醺醺的张子房像一块烂泥巴一样飞向凡间的大地。‘轰’的一声,他的身体摔得粉碎。过了一会儿,他的头化作了东岳的泰山,他的脚化作了西岳的华山,他的左臂化作了南岳的衡山,他的右臂化作了北岳的恒山,他的腹部化作了中岳的嵩山。

‘原来他说的都是假话呀!’宫紫窈自言自语道,但是当她细细琢磨的时候,她又觉得张子房的话好像还有另外一层的意思。

“大嫂在家吗?”一个男声从院子外传来,大门推开,一个穿着破道袍的男子走进来。宫紫窈看了过去,来的人竟然是太上老君。

老君看到宫紫窈,双手抱拳说“大嫂,请问大哥回来没?”

“没有。”宫紫窈说。

“大哥一向不能喝酒,今天却被灌醉,希望他不要有事。”老君说道。

宫紫窈说“他就要当新郎了,多喝几杯算什么?”

“当新郎?当什么新郎?”老君有些诧异,他看着宫紫窈说“大哥难道没有和你说吗?他拒绝了大人纳婿的提议,之前我们几个关系不错的死党,在村东头喝的小酒,没想到大哥竟然先找借口溜掉了。”

“啊!”宫紫窈吃惊的看着老君“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了,我马上要下界走一趟,所以大哥出钱买酒,专门请我吃一遭。”老君解释道“凡间有一对夫妻,一直戒守清德,当年小弟与他们夫妻有缘。现在他们五十多岁,一直没有儿孙,因此我要下凡还他们这个缘果。”

宫紫窈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她本来张子房掉下去摔碎,全是说谎所致,没想到却是旁生枝节。

“你们在一起保不准都是骗我!”宫紫窈看着老君说。

“冤枉呀,嫂子。”老君从怀里掏出一张绢布递给宫紫窈说“你看,这是我们喝酒的凭证,你不信可以去村口老母家问问。”

“哦。”宫紫窈点了点头,她发现自己误会了张子房。

老君等不到张子房,便转身离去了。

第二天晒月仙子又来了,她拎着一个竹篮子。

“嫂子,为什么大哥不肯收了我?”晒月仙子看着宫紫窈说“我不要名分,只是喜欢英雄气概的男子。”

“天下英雄的男子有很多,不一定就是拙夫一个人。”宫紫窈说“你还年轻,长的又很端庄,一定能遇到一个好男子的。”

“不,我不要!”晒月仙子摇头说“既然做不了大哥的妾室,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他的女儿。”

看着晒月仙子执着的样子,宫紫窈实在不好说什么,本来她觉得张子房既然掉入凡间了,自己也会回到原先的地方,没想到却见到如此痴情又有些傻的女子。

“我帮不了你什么,以后的事情,现在说都太早了。”宫紫窈看着晒月仙子说。

晒月仙子有些伤感,她看着宫紫窈说“那我走了,我真的很羡慕你,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做你。”

看到晒月仙子走了,宫紫窈像是被拍醒了,她环顾着周围,发现自己又来到那个神秘的界面里,而那个本位的女子正坐在她的对面。

“你都看到了?”女子问道。

宫紫窈点了点头。

“有何感想呢?”女子又问。

“你是指哪方面?”宫紫窈看着女子说“张子房没有背着你随意的纳妾,你误会他了,他魂魄被摔碎了很冤。”

女子微微一笑说“那又怎样?他要是没有勾勾心,人家会上杆子找他吗?俗话说苍蝇不挑无缝的鸡蛋,万事都有其原由。”

“你就不能原谅他吗?”宫紫窈问道。

女子看着宫紫窈说“我要是没有原谅他,怎么会赞同你和他在一起呢?”

宫紫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她的耳里又响起女子熟悉的口气了‘你就是我,所以我希望你能找到快乐。’

快乐在哪儿呢?

“醒醒,你怎么了?”

宫紫窈睁开眼睛,她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正是自己的好朋友凤轻。她双手死死的抓住凤轻的胳膊“你不要走!”

“我不会走的,你这是怎么了?”凤轻关心的看着她说“为什么会倒在花园里?难道是中毒了吗?”

“花园?”宫紫窈迷茫的朝着自己周围看去,此时的她坐在草地上,周围种着很多花草树木,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凤轻伸手揉了揉她的膝盖,又捏了捏她的脚说“刚才看到你跑进这个院子里,没想到我一来就看到你昏倒在地上,你是怎么啦?”

宫紫窈终于记了起来,这是她穿越到异域大陆的那个花园,她不是获救住进了医院吗?为什么又出现在这个花园里呢?

“你不是摔傻了吧?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呢?”凤轻说道。

“你才摔傻了!”宫紫窈白了凤轻一眼说“你是怎么来了?”

“签售结束了,今天活动进行的快,所以我就跑出来了。”凤轻笑着说。

宫紫窈把着凤轻站了起来,她的脚好像扭了。

凤轻喊来一辆出租车,本来想送宫紫窈去附近的医院看一看,但是却被她拒绝了,她怕一切又如同做的经历一样,再次的演绎一边。

“书销售的好吗?”宫紫窈问道。

“还行!”凤轻说道“你在出租车上说的话是真的吗?你真的是为了一本书摔倒的吗?我好感动啊!”

“你不信吗?”宫紫窈对凤轻说。

“信,我信行吧!”凤轻指了指宫紫窈的脑袋说“真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宫紫窈说“你总叫我去医院,为什么呢?”

“书上不是总说,脑袋摔坏了就能拥有异能。如果你摔得能有异能了,那咱们就不用为钱发愁了。”凤轻认真的说“你确定没有异能吗?”

“没有!”宫紫窈摇头说。

“今晚双色球是多少号,你说一注,我去买。”凤轻笑着说。

宫紫窈纳闷地说“你不是不信那个吗?为什么要买呢?”

“这不是你摔了头吗?”凤轻解释道“人倒霉的时候,往往她的朋友运气会特别的好,我觉得能中五百万!”

“你做梦啊!”宫紫窈对凤轻说“双色球要是真的这么有规律,那么满街的人都要摔破脑袋了。”

“你真的不说吗?”凤轻说。

“没有!我不说!”宫紫窈大声地说。

凤轻嘴一厥说“绝交!你这个没良心的,想独吞呀!瞅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有异能了。”

“我说没有,你真的是一个财迷啊!”宫紫窈对凤轻说。

“好、好、好!没有算了,晚上你请客。”凤轻说“这是你欠我的。”

宫紫窈觉得这样的发展,才应该是她的生活,她的世界应该没有奇异的事情,也没有异能的元素,一切都是平淡的进行,也许这样的日子会有更多的憧憬,那些有激情的时光,毕竟不适合她。

番外篇

画卷再一次被打开的时候,混沌中的女子,凝视着大地的某处街角,那里有两个嬉笑的女孩。女子望着她俩微笑着,然后将一团气体投进画卷里。

鬼屋里,一切都是寂静的。

青色的气体从角落里渗出、凝结,越来越浓厚,最后形成一个女娃子的模样。女娃子的岁数不大,高挑的身材上长着一张圆圆的脸。

她的笑容很灿烂,如果不是因为墙上挂着的镜子显现不出她的真容,一定是会留下美好的东西。

女娃子环顾了一下房间,她自语道“姐姐,我回来了。”

‘铃铃’鬼屋的门铃响起。

女娃子从房间里飞出来,她飘到了楼下,从门镜里看到大门外,站着一个面色煞白的男子,男子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

大门被打开,男子看着女娃子说“我叫路易斯,请问你的房子出租吗?”

“进来吧。”女娃子说。

男子走了进来,他打量着里面的结构,然后对女娃子说“我是一个吸血鬼,但是我不会随意伤害人类的。”

“哦。”女娃子指着大门玄关的位置说“这里有一个古董的瓶子,你把租金扔在里面就行了。”

“我明白。”路易斯点头说“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可以吗?”

女娃子指着一楼左手的房间说“你住在那间屋子里,没事请不要随意上楼,我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接触。”

“知道。”路易斯有礼貌的点头。

女娃子对他说“我叫澜兰。”

路易斯住下了,他经常晚上出门,用他的话说,他喜欢夜生活。澜兰对于路易斯的习惯没有觉得不好,因为她自己一到晚上,也感觉精力十足。

而到了白天,澜兰更喜欢在房间里呆着。

路易斯给的房租很多,足够他在鬼屋住十几年,澜兰本以为他不是一个挑剔的人,没想到这个吸血鬼却要求她买一张檀香木的棺材。

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因为澜兰是一个鬼魂。鬼魂在大白天是不能在外面溜达的,而且购买棺材这种高级的东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好,路易斯并不要求澜兰购买的时间。澜兰知道路易斯睡觉的方式比较特别,他喜欢双腿挂在横梁上,倒挂着睡觉。

正当澜兰发愁的时候,鬼屋迎来了第二个房客狼人卡特。

卡特住在一楼右手的房间里,路易斯想要的棺材,也是卡特买的。卡特是个善解人意的男子。

他外出的时间不固定,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他都会出去一趟,澜兰感激卡特的帮助,因此就没有管太多。

卡特和路易斯好像很熟,虽然彼此不怎么说话,但细心的澜兰能感觉到,他俩一定是很好的朋友,起码曾经是。

这样的组合住了半年,鬼屋里又来了两位新房客。

两位房客并没有与澜兰多说什么,她们自己打开了房门,然后住了进来,每月她们都会按时的交纳房租。虽然新房客的行为比较奇怪,但是澜兰并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鬼魂。

新房客住了一个月后,卡特来找澜兰,希望知道新房客的事情,因为他不喜欢冷漠的邻居。

澜兰硬着头皮找到新房客,虽然自己是一个鬼魂,但是新房客好像能看到她。

“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岁数大一点的房客问道。

澜兰说“本来我不想管事情,但是楼下的房客觉得你们住进来这么久,他觉得应该知道你们的情况,所以就委托我来了。”

“我叫无极。”岁数大一点的房客说“这座鬼屋曾经是我租用的,后来我有事情离开了,你是她的朋友吗?”

澜兰点了点头。

无极指着隔壁说“她叫水千澈,也是这里的房客。”

“我知道了,希望你们能住的愉快!”澜兰说。

澜兰将二楼的两位新房客的名字告诉给卡特,然后说“她们都是这座房屋的老客了,比我住的还久。”

卡特笑笑,并没有再问什么。

澜兰很想她的‘姐姐’,可是却一直也找不到姐姐的踪迹,仿佛这个人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她在鬼屋里住着,几位房客都很平静,整座鬼屋也没有因为多了几个房客,而出现任何的问题。

本来一切都很自然,起码澜兰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又来了一个人,一个内裤外穿,披着一件红斗篷的男子。

男子要找无极。

澜兰本来想拒绝,但是红斗篷的家伙能看到她的行迹,而且他的速度也非同寻常,澜兰知道自己的实力,没办法与红斗篷叫板,因此答应了他的要求。

无极不在鬼屋里住,澜兰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水千澈虽然住在无极的隔壁,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红斗篷似乎不太相信澜兰的话,要求也住进来,专门等候无极的返回,这时候澜兰知道红斗篷叫做克拉克。

克拉克是个很幽默的人,喜欢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虽然澜兰没有见识过,但是她一点也不傻,她知道克拉克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

卡特看着克拉克的眼神有些不同,这是澜兰看到路易斯的愤怒才发现的,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路易斯对于克拉克却极为的不喜欢。

水千澈是个很清秀的女子,澜兰觉得她的身形与姐姐很像,但是她俩却是两种不一样的人。

无极仍然没有回来,这是克拉克住了一年的结果。

“你该交房租了?”澜兰对克拉克说。

克拉克表示听不懂。

澜兰比划着说“你住在这里,吃喝都要花钱消费,如果没有钱,请你离开这里,我供不起你。”

“多少钱一个月?”克拉克问道。

住在鬼屋里,究竟需要多少钱一个月,澜兰也不知道。卡特和路易斯交纳的房租非常的多,实在是太吓人了,那么克拉克应该比照他俩吗?

正当澜兰犹豫的时候,鬼屋迎来了新的房客小丑和蝙蝠侠。

这是一对冤家,起码在澜兰看,俩人从出现开始,就不停的斗着嘴。虽然是俩个大男孩,却表现的既亲密又很幼稚,叫澜兰不清楚二人是不是正常。

克拉克好像与蝙蝠侠很熟,他俩交流上也很默契,在澜兰看来,他俩一定是非常不错的战友。小丑好像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

他不停的咳嗽着,又或者用手揪着头发,他紫色的衬衫被小丑整的皱皱巴巴。蝙蝠侠好像注意小丑的动作,他皱着眉头说“和老朋友说一会儿,你也吃醋啊!衬衫好不容易洗干净了,熨平整了,这不又要重整吗?”

“那怪谁?”小丑嘟着嘴说。

“怪我,怪我!”蝙蝠侠自责道。

澜兰感觉有点冷,身上会看到一层的鸡皮疙瘩,也许她的修为是要进化了,看来多接触外人,尤其是蝙蝠侠和小丑这对外人的时候,对于一个有节操的鬼魂是有好处的,可以快速的进化。

鬼屋其实不大,澜兰和水千澈住在二层,其他几个人住在一楼。虽然一楼有很多的房间,但是澜兰知道,那其中有不少是交过房租,却临时不住房客的房间。

本来以为用房租可以赶走克拉克,没想到其貌不扬的蝙蝠侠,却将克拉克的房租也交了。虽然小丑极度不满,但是那个花言巧语的蝙蝠侠,却哄得小丑开心,愿意为克拉克分担,这叫澜兰很佩服,要知道这种不要脸的本事,可不是普通人能学会的。

澜兰再不想关心房客的事情了,因为她忽然感觉到姐姐的味道,虽然那种感觉很淡,但是已经让澜兰惊喜不已了。

电话响起,澜兰接起来,看到电话视频里出现了一张满脸横肉的脸。

“你找谁?”澜兰问道。

“我找你!”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澜兰说。

“我叫岳不群,是警察局的,你的房屋是不是出租给一个叫路易斯的年轻人?”

“是,他怎么了?”澜兰小心的问,她一向对于警察很惧怕,虽然现在已经是鬼魂了,但是她见到大盖帽,还是很打怵的。

岳不群张开镶满金牙的嘴巴说“你带着赎金来警察局吧,路易斯在夜店发疯,把一个小妹的小狗害死了。”

“啊!”澜兰惊讶的看着岳不群。

“那可是一只名贵的哈巴狗啊!”岳不群说“据说能值一百元日币,听说是和岛国的人配的种。”

“警官大人,我没钱肿么办?”澜兰小声的说。

“没钱也没办法了,既然是初犯,就让那小子在看守所刷一万遍马桶吧!”岳不群说道。

“谢谢警官了。”澜兰感激的说。

“不客气!”岳不群摆了摆手说“等路易斯出去了,你别忘了带个口袋来,我怕他把去年吃的饭吐出来。”

“知道了。”澜兰说。

“嗯对,还有个事要和你说。”岳不群对澜兰说。

澜兰看着岳不群说“什么事?”

“最近提倡仪表美,你们房客里不少穿的奇形怪状的,你和他们说一下,上面要派砖家组来视察,希望他们配合一下,不要被发现。”岳不群说。

“明白。”澜兰说。

路易斯终于回来了,澜兰没有看到他的脸色,反正他一进门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几天都不出来了。

无极没有音讯,姐姐也再没有任何消息,澜兰终于突破了鬼魂,进入到鬼体的境界。房客们并没有什么变化,该住的还在住,想蹭的还在蹭。

虽然澜兰很想赶走某些房客,但是考虑了考虑,还是决定放弃了,直到有一天,小丑来找她。

“我们要走了,这些日子麻烦你了。”小丑说道。

“没关系,希望你们还会来。”澜兰说。

小丑摇了摇头说“恐怕不会来了,我在老家买了房子,等蝙蝠侠生完孩子,我们就安安稳稳的住在老家了。”

‘噗’澜兰感觉自己的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了。

“你也要注意身体!”小丑不合时机的说“其实我知道你的看法,但是这样的事情不算什么,我们俩斗了一辈子,所有的人都喜欢我们俩斗来斗去,其实斗着很累,因此我们俩也该修成正果了。”

澜兰感觉一头的黑线。

蝙蝠侠和小丑走的第三天,克拉克终于要走了,他决定不再等无极了。看着克拉克收拾好行李,澜兰说“你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克拉克回答。

澜兰说“如果无极回来了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了,我要回我的星球。”克拉克说“在外面飘荡久了,就想回家吃麻麻做的面条。”

“你有麻麻?”澜兰问道。

“当然,没有了。”克拉克大喘气的回答“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怎么会有麻麻这种高级的神器呢?”

“那你还要回去?”澜兰说。

“不回去不行啊!”克拉克说“我和我兄弟好不容易来到你们的星球,现在能量消耗的差不多了,再不回去,恐怕会挂在这里,那就不好了。”

“你还有兄弟?”澜兰惊奇的问。

克拉克拍了拍胸脯说“那是当然了。”

“乃的兄弟叫什么?”

“都明俊西。”克拉克很认真的说。

“得,你赶紧走吧!”澜兰推搡着将克拉克送到大门外。

“狗头白!”克拉克最后道别了,一个高儿飞走了,像一艘快没动力的火箭,朝着他的星球飞去。

澜兰送走了克拉克,看到卡特背着包袱站在她的身后。

“你这是要做什么?”澜兰问道。

“我也要走了。”卡特说“本来我想过完十一完结,现在要看世界杯了,所以收收心,赶紧该干嘛干嘛。”

“好,就你自己走吗?”澜兰说。

“路易斯已经走了,他上次马桶刷多了,一去WC就想蹲来下收拾,现在他已经回家了,他家没有马桶,肯定能改掉这个习惯的。”卡特说。

澜兰点头“希望他能忘记夜店的事情,重新做人!”

“一定会!”科特说。

路易斯抱头痛哭起来,他的妹妹安慰道“哥哥,你咋了,刚回家就伤心,在外面玩野了吗?”

“妹妹呀!”路易斯可怜的看着罗兰说“为什么咱家也换上马桶了,我好恨啊!”

“这不是你上次写信说习惯了外面的马桶,叫我们都换上吗?”罗兰说“有了马桶,真方便啊!”

半夜,路易斯冲进WC,抱着马桶大叫道“马桶在,我也在,我与马桶共存亡!”

澜兰的房客都走了,那个叫水千澈的妹子也走了,她临走前没说什么,只是留下了一本书。

那本书的包装很精美,当澜兰翻开书的时候,从里面飞出来一张粉红色的便笺。那张便笺像是有了生命,忽忽悠悠的飞出了房间,飘到一处院子的墙上。

澜兰叹了一口,将自己房间的窗户合上了,她知道自己如果沿着便笺追下去,也许会和姐姐一样,有一段**的经历,但是她和姐姐不同,因为她是一个鬼。

鬼屋又变得平静下来了,澜兰忘记了自己住了几年,还是几十年,反正姐姐是再也没回来。

有一天早上,澜兰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变了。模糊的身影变成了实质的形体,她站起来看见墙上的镜子里,照出了一位秀丽的女孩。

“轻轻,以后我嫁人了,你做我的伴娘吧!”

“不要!”

“那我嫁给你吧!”

“好吧!”

“真的假的?”

“你说呢?”

“哈哈哈哈哈哈!”

澜兰推开了窗户,看到外面的街上出现了一对阳光女孩,她们相互嬉戏着,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姐姐,我来了!”《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