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 > 【终】这样就算私定终身了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 【终】这样就算私定终身了

作者:妃陌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17:37:52

妖皇娶亲,自然非同小可,作为妖族最尊贵的女子,新娘子的身世,就算不是魔族公主妖族圣女,至少也该有个千儿八万的道行修行吧?可偏偏龙皇陛下要娶的,竟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凡人,虽然服了圣石得到了不死之身,但却半点儿妖灵力都没有。

按说这不合规矩的事儿在妖族是不该发生的,可偏偏龙皇陛下的婚礼还真如他回妖族时所说的那样,在三天后如期举行,还盛况空前隆重过以往每一位妖皇娶亲,据说,这是他给他凡人小妻子的承诺。

龙皇陛下从来都是是说一不二的,他的决定连老太后都无法改变,那些执拗的长老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于是,大长老便提出了为妖后占卜,若她会给妖族带来灾难,则不能母仪天下,做妖族的后,若是她是吉人之相,那么他们就不承认这个妖后。

可龙九夙一句“迟迟不为后,本座终生不娶,妖族从此便没有妖后”,愣是吓住了几位长老,但为了妖族的前途命运,占卜是必须的,以往这也是妖后成亲前必须有的过程。

占卜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位凡人妖后不但不可能给妖族招致祸端,反而会是妖族的福星,因为她并非普通的凡人,只是占据了一具凡人的躯体,灵魂却是凤凰九灵转世,也就是人间传说中的凤凰女,这样的女子得之乃大幸。

龙九夙听了这消息并不吃惊,生死簿和三生石上不曾记载,他的迟迟怎么可能是寻常人?小朱雀甘心熄灭周身神火做她的坐骑,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小祸身上的圣石,不然祁瑞山庄那么多人,神鸟为何独独选了她?

于是,原本反对的众妖,也因占卜结果对这位神奇的凡人妖后好奇不已,纷纷希望在龙皇大婚之日一睹这位不凡的凡人风姿。

没想到龙皇陛下竟然不遵循祖制,擅自改了迎娶妖后的规矩,原先是龙凤游街让众妖族臣民看清妖族女主人的容貌,而此次却遵照人间的娶亲方式,游街时新妖后带着紫色面纱坐在王的软轿里,若隐若现什么也看不清,这也就算了,之后更是盖上了盖头,连那双美丽的眼睛也不曾露给众人看。

至于是这位凡人妖后的别出心裁,还是龙皇陛下的占有欲作祟,就不得而知了。

是夜,妖族君臣同庆,热闹非凡,妖宫更是灯火通明,美艳的宫娥,醉人的美酒,或妖媚或放肆的笑声,让这座弥漫着神秘与诡谲的宫殿现出奢靡之气。

凰小祸坐在宫殿高高翘起的房檐上,周围的夜空中飞舞着好几个侍女,面上皆是小心翼翼的担忧,不为别的,只因这小祖宗不知何时在婚宴上偷喝了酒,醉醺醺的不听劝,竟然跑到这房顶上来了,这要是有个闪失,龙皇陛下那边她们如何交代?

小公主殿下没有小皇子的资质和天赋,体力也大大不如,是以小殿下在众长老的施法救治下,不但恢复了灵气,甚至在被救的过程中吸取长老们的灵力,不足三个时辰便妖力大增,从幼年孩童直接长成了十**岁的少年模样,也就是别人八百年的修为,那绝美的容颜,光是想想,就让人神魂颠倒……

“小公主,您该就寝了。”说话的女子是凰小祸宫中的女官,她年纪也不过百岁,模样也是个孩子。

“青衣,我不要睡觉,我要去找娘亲,我已经一整天没看见娘亲了,哥哥不是说娘亲盼着嫁给父皇吗?难道她嫁给父皇就不要小祸宝宝了?”凰小祸抱着横梁,撅着屁股蹭着自己的小手臂,表情好不可怜。

“公主,您是妖族殿下,要自称‘本宫’,”凰小祸回妖族也就三天,不管青衣等人提醒多少遍,就是记不住自己高贵的身份,反观龙闯闯,那妖族皇储的姿态愣是不可一世得让人不敢直视,“还有,殿下现在不能去找后。”

“后?我……本宫不找后,找娘亲!娘亲是父皇的迟迟,哥哥的笨女人。”因为醉了酒,凰小祸的脸颊红彤彤的,可爱得不得了。

青衣闻言,立刻跪下,这是妖族听到陛下与皇储名讳时的礼节,她不敢直呼花云裳的名讳,便说:“公主殿下,后就是您的母后。”

还好小祸水明白了她的意思,可平日里的小家伙就难缠的很,喝了酒更是迷糊,“我为什么不能找娘亲?”

“公主,您应该自称……”

“本宫为什么不能去找母后?”凰小祸鼓着腮帮子,不高兴地说。

“因为……”青衣犯难了,关于成亲这个范畴,未满百岁的妖,即便出身和地位较高,也无法解释清楚。

“因为王和后在洞房。”红袖年长些,已有一百二十岁。

“洞房是什么?”凰小祸迷茫的问道。

“就是雌雄相拥阴阳调和。”红袖说,公里的老人就是这么教她的。

凰小祸听不懂,歪着脑袋想了想,“那我去找哥哥,他一定知道!”

想起龙闯闯每每红着脸给她讲解各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凰小祸就咯咯地笑了,拍了拍手,从房檐上飞下去,可小家伙并不知道,她如今身体元气尚未复原,小翅膀时隐时现,她这么纵身一跃,胖乎乎圆滚滚的小身子就直直的坠落了下去。

“哇!”

“扑通”一声,吓得几个伺候的侍女花容失色,急匆匆地飞下去,却听到她们的公主殿下小白痴一样的傻笑:“哎呀,你这人怎么躺在地上睡觉啊?娘亲说了,睡在地上会着凉的,你快……”

“滚开。”夹杂着愤怒的声音虽然故作深沉,但听得出来还是个孩子。

几个侍女定睛一看,方才发现小公主殿下正趴在一个少年身上,傻呵呵的笑着,当看到那人模样,她们顿时大惊失色。

且不说她们家小殿下砸到人,光是砸到人不起来还说别人自己躺在地上的这一点,她们就担待不起,因为被小公主扑倒的这位,是随母妃一起前来参加婚宴的贵宾,天界之主最疼爱的小孙子,离岚亲王。

“你挡着我的路了,我怎么滚?”凰小祸嘟着嘴,双手撑着离岚的肩膀,完全当趴着的自己就站在他面前了,“而且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打滚给你看?”

离岚皱眉,妖族真不是个好地方,他不过随便走走,竟然碰到这么个小疯子。

不过,这个小疯子长得还过得去,比皇祖父给他指婚的那几个天女龙女还好看那么一点。

“嘻嘻,你长得没有哥哥好看,你快让开,本宫要去找哥哥,让他告诉我什么叫做洞房。”凰小祸丝毫不认为这话从三岁模样的她口中说出来,是有多么的惊世骇俗,更没发现被她压住的小亲王已经黑了脸。

他没有她哥哥好看?他是天界最好看的孩子,皇祖父和母亲都这么说的,所有人都这么说,这个小疯子什么眼光!

“你想知道什么是洞房?”离岚突然就笑了,这个在天上就以美貌著称的殿下,笑起来自然不同凡响,凰小祸本就是个小花痴,一见他这笑容,跟着也笑了。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谁说我不知道,洞房就是雌雄相拥阴阳调和……”

“呵,那你可知这是何意?”离岚笑问。

凰小祸老实的摇摇头,“所以小祸宝宝要去找哥哥,他会告诉我的。”

“你叫小祸?”凰小祸么?妖皇的小女儿,他离岚记住了,“你不用去找你哥哥,本王可以告诉你。”

“真的啊,那太好……唔!”

才从呆愣中反应过来尚且不知所措的侍女们再次呆若木鸡,离岚亲王吻了她们的小公主殿下!

据说这位亲王今年只有十七岁,按天界的年龄来算,根本就是个奶娃娃,而凰小祸公主殿下的年纪,还得按天来算……这两个小祖宗这是要私定终身吗?

“这叫亲吻,也可说就是雌雄相拥了,至于阴阳调和,等你长大了嫁给本王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凰小祸愣愣的点头。

目睹了这一幕的妖宫侍女们再次静默了,果然,是私定终生了呢。

***

王储龙戈墨的宫殿里,大长老正襟危坐,与首位上那个看似有八百岁少年容颜实际上出生不过数月的皇子,竟然有些紧张,他与生俱来的傲气,仿佛真能目空一切,不愧是预言中能引领妖族走向鼎盛的王。

“所以,长老的意思是,娘亲虽然是借圣石得到了永生的凤凰女,但却活不过百岁?”龙闯闯皱眉,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占卜的结果,的确如此,”大长老说,“虽然王对后呵护备至,他们之间百年如一日恩情不变,可是,王作为妖族统领,也不可能寸步不离的守在后身边,九十九年后,后的生命迹象将会衰弱,直至消亡,而终结她生命的,正是王的黑色葬溟兽。”

“小七邪?”龙闯闯冰蓝色的眸间迸发出些许杀意,大长老见了,忙道:“殿下,万万不可起杀念。”

“哦?”他挑眉,已有了不符年纪的沉稳,“为何?”

大长老叹息一声,道:“若杀了小七邪能化解此劫,老臣早禀告王了,就是知道王得知此事定然会勃然大怒,宰杀了黑色葬溟兽,老臣才来找殿下。”

顿了顿,大长老又道:“小七邪前身乃是地狱地藏王的小儿子,因为擅闯天宫被打入凡尘九世为奴,后经炼妖炉与小九丸一起重生,这也是他最后一世,地藏王盼着与小儿团聚,已经多次不惜触犯天条与其见面,若是此时杀了葬溟兽,势必会引起地藏王的不满,更有甚者会与地狱结仇,这对妖族而言,无疑是百害无利,所以,小七邪杀不得。”

“伤我母亲者,便是与地狱乃至整个苍穹为敌,我亦饶他不得。”龙闯闯说,浑然天成的霸气,恍若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

“殿下有此孝心,老臣敬畏,只是杀了葬溟兽,只怕地藏王不会罢休,到时候对妖族不利,后也难辞其咎,还望殿下三思而行。”

“长老既然瞒着父皇私下找本宫,想来是有破解之法的,您不妨直说,不必绕弯子。”

“殿下聪慧过人,实乃我妖族大幸,”大长老欣慰的笑了,“老臣的确有更好的办法,只是要劳烦殿下,不知……”

“长老但说无妨,为了母后安危,便是龙潭虎穴本宫也定闯不惧。”

“只怕龙潭虎穴也未必有这样危险,殿下还是想清楚。”

“长老既然来了,也是希望本宫去的,不是吗?”龙闯闯笑了,冰蓝色的眸如水荡起涟漪,美得如痴如醉,“到底是什么办法,长老还是直说吧。”

大长老说:“只要化解了葬溟兽对后的仇恶,便能化解后的劫难。”

“如何化解?”大长老是妖族的老人,所见所闻自然非寻常人可比,连他都觉得是难事,龙闯闯也不敢再轻视。

“颠倒时空,扭转乾坤。”

“颠倒时空?”龙闯闯微讶,“长老的意思,是要本宫扭转时空去小七邪的前世,化解他对凡人的厌恶?”

“正是。”大长老满意的点头,殿下比他预想的还要睿智。

“据我所知,小七邪之所以憎恶凡人,并非前世所遇,而是他此前的主人洛北亲王因爱上凡间女子而烟消云散。”

“非也,非也,”大长老摸摸雪白的长胡子,意味深长的说,“葬溟兽跟随洛北亲王时,尚未进入炼妖炉,可算作是前世,那时他虽为妖宠,却能化为人形,洛北亲王所爱慕之人,恰恰也是他心念情牵之人。当年洛北亲王曾经回妖族数月,因不放心那凡人女子,便让七邪相伴保护,妖宠日久生情,之后那女子却爱上凡人,后洛北亲王也为她而死,求而不得的七邪才恨女子薄情寡义。”

“原来如此,这么说,本宫穿越时空,是该让洛北亲王活下来,还是让七邪与那女子成眷属?”

“缘起缘灭,本非你我能定,冥冥中一切皆有定数,轮回本是无可逆转,你若回到过去,时空自然会有所变动,会发生什么事,谁也预料不到,凶险也未可知,也正因如此,老臣让殿下三思,切莫冲动。”

“长老的意思是,或许我什么也不做便能化解,也或许我竭尽全力,也化解不了?”

大长老点点头,“老臣可以借星轨之力,打开时空之门,送殿下回到八百年前的夜国,但要怎么做,全靠殿下自己。”

“茫茫人海,本宫何处去寻?”龙闯闯这才有些犯难,他是不畏惧凶险,可要在偌大的时空完成一个未知的使命,的确很难。

“老臣所知,洛北亲王和葬溟兽爱上的凡间女子,最后是因为爱上了当年灭了云国的夜国国君夜千睿,此人一生只有一位皇后,但是否就是那名女子,老臣也不得而知。”

“夜千睿吗?有个目标总比没有的好,既然小七邪爱上了那名女子,本王只需要找到她,不让葬溟兽和洛北亲王与她相遇相知,定能化解此劫。”龙闯闯说,“长老打开时空之门吧,本王即刻启程。”

“殿下不与王与后告别?”大长老惊讶的问,“此去不知需要多少年岁,虽说殿下回来的时间老臣可以设为今夜,王和后亦不会察觉,只是殿下免不了要受相思之苦。”

“不用了,本王很快便会回来。”龙闯闯淡淡道,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舍,他怕他见了他的笨蛋娘亲傻瓜小妹,会舍不得离开……“本王如何知晓化解了劫难,又如何回来?”

“星轨有记录,老臣看到后的百岁劫难化解了,自会施法让殿下回来。”

“如此甚好。”

时空之门就像一个漩涡,龙闯闯甚至不曾看清它是青色还是蓝色,便被一股奇怪的力道拉扯了进去,然后耳边呼啸着风声,眼前也白茫茫一片,在之后便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了。

“殿下,保重。”大长老对着那抹越来越淡的冷蓝色人影,幽幽的叹了口气。

“大哥,为何不告诉殿下,若是他不能改变后别葬溟兽刺杀的命运,星轨将不会停止运行,殿下也就永远回不来了。”

一道青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在大长老身边,此人正是与他一起占卜一起看星轨的另一位长者。

“魔旋,星轨不会错,殿下将是妖族最伟大的王,而能成为他良配之天女,就在云国被灭的那个时空,我若不孤注一掷,如何使妖族进入全盛之期?”

“可是,只有九十九年,殿下若回不来,妖族将失去这位难得一见的奇才。”

“他一定会回来的,更完美的他和他完美的后,将带给妖族无上的荣耀与辉煌,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但愿如此。”

(全书完)

呼呼~文在这里终于告一段落了,虽然闯闯和小祸的故事刚刚开始,但迟迟和夙已经得到幸福了,妃觉得他们圆满了,原本有一段虐,想了很久还是没忍心发出来……不发了,让傻傻的迟迟直接傻傻的幸福~

因为妃的个人原因,这文一路走下来实在不容易,感谢还一直追文没有放弃妃的亲们。(亲一大口~木马~)

最后呢,闯闯的故事已经在存稿了,女主也是个穿越女,比起花云裳就强势很多,闯闯还是霸气加傲娇,聪明的亲们应该猜到了,文中会有很多美男,洛北亲王、夜千睿等等,应该还是值得期待的。

在那之前,希望亲们支持妃的新文《我曾待你如初恋》,现代言情,很温暖的文文,正好献给毕业季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