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彪悍人生 > 【大结局】不哭了,咱们回家!

彪悍人生 【大结局】不哭了,咱们回家!

作者:撸主本尊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1:49

逃亡的日子很心酸,但好在有这么多朋友彭陪伴着,所以我也不觉得孤单,只是每当静下心来想想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似乎有点过于自私了,自己倒霉就算了,却还要连累这么大一帮人,这简直就是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只是我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办法,除了带着大家拼命跑路之外我还能干什么?

一路奔波来到上海这边已经是我离开龙门县的一个星期后了,我们一大堆人在黄浦区这边找了两套公寓住下来,七个人刚好入住,只不过房租价格贵的咂舌,不过这些对现在的我来讲完全就是小意思,因为在两天前徐紫烟已经往我银行卡里转过来了将近两千万,再加上当初走的时候从迷情夜总会卷来的两三百万,可以说我现在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钱。

人生便是如此,许多的无奈和许多的心酸。

但我们始终都要成长,为了梦想为了自己心里那点不为人知的野心。

----------------

2013年8月,立秋,上海复旦。

在学校后街最繁华地段的一间咖啡厅内,两个女人在靠窗的位置面对面而坐,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人来人往的大学生们,有互相搂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情侣,有独自一个人走在街头抽着闷烟的学长学弟,也有背着背包穿着裙子漂亮的学姐学妹,还有很多很多人,他们默默的擦肩而过,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次擦肩的机会了。

可是,那些我们觉得已经渐行渐远的人和事其实都没有走远。

一辈子只钟情马尾辫的齐小蛮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眼神迷离的望着窗外开始落叶的梧桐树,坐在她对面的彭梅却拿着一个勺子轻轻搅拌着自己的咖啡,所有的心事似乎都写在脸上了。

这一年,是齐小蛮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复旦的第三年。

这一年,是彭梅不顾家里人反对死活要进入复旦的第二年。

两个本来毫无交集的女人却因为一个男人坐在了一起,这个男人是章小洛。

“小蛮,听说你前段时间有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外企拉你去他们公司上班,你怎么拒绝了呢?据我所知,这家外企对员工的福利在整个上海都是屈指可数的,只要你坚持个一两年,我觉得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是可以做到拿年薪七位数的。”最先开口的是这几年变化最大的彭梅,她微笑着抬头,像是跟老朋友聊天一样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齐小蛮回过头,轻声说道:“他说不让我去的。”

彭梅微微讶异,疑惑道:“是章小洛吗?”

齐小蛮点了点头,“对啊,所以我就拒绝了,一点都没觉得可惜。”

很快心知肚明的彭梅哦了一声,突然感慨道:“我好像有将近一年都没见到他了,记得刚来上海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在街头瞎混的小混混,谁能想到他现在可以在上海只手遮天?不过也是,以前我跟他同班同学的时候他也是那么默默无闻,结果后来他的转变震惊了所有同学,有时候想想,我其实挺佩服他的,真的。”

齐小蛮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彭梅转头望向窗外,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你知道他最近去哪里了吗?”

齐小蛮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回道:“金三角那边,一年没回来了。”

微微讶异的彭梅或过头很不解道:“他怎么会去那边?”

齐小蛮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不想告诉我的事我从来不问。”

彭梅笑了笑,叹气道:“其实我也挺迷茫的。”

齐小蛮放下手上的咖啡,说道:“听说你要准备入党了?”

彭梅点头道:“入党申请书已经递交上去了,咱们学校的刘院长帮了我不少,多半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其实我家里早已经帮我把所有路铺好了,当初我来复旦他们死活不同意,要不是我以死相逼的话我现在肯定是去北京那边了,不过目前来讲也没啥区别,一毕业之后我还是得去考公务员,运气好可能回去能捞个什么好的职位,但能爬到哪个位置我不敢想。

齐小蛮轻笑一声,“你的情况我听小洛跟我说过,反正他是觉得你挺适合在体制内上班的,说不定以后就会成为共和国的第一位女总理,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能,你看这才三年,大家都变化了这么大,十年二十年之后谁能预料得到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于齐小蛮这番恭维的话,彭梅苦笑一声,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齐小蛮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得等小洛回来替我做决定。”

彭梅似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又问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齐小蛮嘴角微翘,很幸福的笑道:“三年来我一直都相信他,所以我一直过的很好。”

被她这么一说,彭梅略微觉得有点尴尬。

两人沉默许久后,这次是齐小蛮先开口说道:“你喜欢章小洛吗?”

彭梅猛然抬头,一脸茫然。

齐小蛮微微一笑,叹气道:“你能骗得了别人,但肯定是骗不了我,我也是个女人,所以我大概也能明白你心里在想着什么,从你那时候执意要来复旦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三年了,你为什么就不敢大胆的去追求?”

彭梅瞬间红了眼睛,只顾着摇头。

齐小蛮有点心疼,接着又说道:“作为女人,其实一开始我们就输了,这三年来我一直在想着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了,但想来想去却始终脱离不了那个家伙,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自己改变不了,比人就更改变不了了,所以我觉得咱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去争取,结果什么的反正我认为都不重要了,不过好在他对我一直很照顾,我真心觉得满足了。”

彭梅最终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一坚持,就是三年。

最后齐小蛮也没再跟她说什么了,同为女人,她觉得自己可以去心疼谁,但绝对不能去同情谁,这句话是章小洛以前跟她说过的,她一直记在心里,并且发誓会一辈子记着。

又是沉默了许久之后,彭梅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轻声道:“我也比较佩服你,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齐小蛮哑然失笑,“可能是我们两个的生活成长经历不同,如果换成我是你的话,我也会跟你一样迷茫的。”

彭梅苦笑,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走的时候,齐小蛮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跟她说道:“小洛后天回来。”

她说完这句话,毅然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外面阳光灿烂,身为复旦第一校花的齐小蛮默默穿梭在人流中。

渐行渐远。

---------------------

第二天,一趟从云南飞往上海的班机缓缓降落。

两位丝毫不起眼的年轻男子从机场大厅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那位年轻男子身穿一套浅蓝色的迷彩服,他带着一副墨镜,剪着一个干练的平头,可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个年轻男子竟然两鬓发白。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一位不高不矮的小胖子,同样是身穿浅蓝色迷彩服,但并没有戴墨镜,那张稍显稚嫩的脸庞看起来有点憔悴。

艳阳高照,天晴。

两位年轻的男子在走出机场后,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坐机场大巴离开,那位剪着平头的年轻男子站在前面的广场上狠狠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一屁股坐下了花池边上,双手略微有点颤抖的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包烟。

小胖子就嘿嘿傻笑着坐在他身边。

没过多久,在平头男抽完第三根烟的时候,一辆车牌号挂满8的黑色大奔不顾机场工作人员的阻挠强势开进了人来人往的广场里面,最终停在了刚刚这两位年轻男子的面前。

很快,车门打开,一位同样很年轻的男子走下车,他打开后车门,鞠楼着身子恭敬的跟地上那位平头男说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欢迎章总回家!”

小胖子一脚踢过去,大骂道:“我操你大爷的杨奇,老子等了三个小时了。”

事实上他们连三十分钟都没等到。

但这位叫杨奇的年轻男子却也不敢开口说话,只顾着傻笑去了。

平头男站起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坐进了奔驰车的后排。

小胖紧随其后,在车子开出机场这边后,平头男轻声说道:“先不回家,去一趟外滩!”

杨奇点了点头,立马在前面掉头直奔上海风景最漂亮的外滩。

没过多久,车子很快到达,平头男率先下车,她站在栏杆边望着黄浦江对面的高楼大厦,大声说道:“三年来第一次来这里,像条丧家之犬,可谁能想象得到,三年后的今天整个上海滩都是我说了算?”

站在平头男左边的杨奇依旧傻笑,他只觉得自己的这位老板很霸气。

旁边的小胖却很煞风景的对着来来往往的大腿美女吹口哨。

平头男从袋子里摸出烟点了一根,但因为河边风太大,却怎么也点不着烟,最后是身边的杨奇伸手帮他挡了一下风才勉强把手里那根廉价的香烟点着,平头男狠狠吸了一口,像是自言自语道:“跟穆云清回到金三角那边,却还是没能见到她父亲一面,据说是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尽管最后我把那个害死她父亲的家伙给大卸八块了,可我这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愧疚于她,不就悔了一桩婚姻吗,至于这么狠毒吗?”

“她姐姐穆云燕三番两次的想置我于死地,其实我知道她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因为有很多次机会对我下手她都没能够忍心,说来说去我觉得她也挺可怜的,小时候就被自己的父亲训练成一位强势的女人,这些年她过的肯定很不简单,如果她有机会来上海的话,我一定会让她过最好的日子,让她享受女人该享受的生活。”

“要说可怜的话,穆云清不可怜吗?好不容易看着我一步步成长之后,却在最关键的时候传来她父亲去世的消息,我永远记得那天晚上她狠狠扇我一巴掌时候的表情,她说她会恨我一辈子,对,我确实该恨,如果早在一年前我就带着她回去的话,那她父亲怎么会死?她那么一个大家族怎么会说垮掉就垮掉?也不知道这娘们还会不会再来上海,如果来的话,我会完成约定的娶她为妻,如果她不来,那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平头男说着说着,不经意间竟然红了眼眶。

杨奇一直站在他身边安静的听着,始终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很无趣的小胖脱掉自己的衣服,跟平头男笑着道:“小洛哥,我去拉个屎!”

平头男伸手擦了一下自己模糊的双眼,接着又说道:“齐小蛮要去国外留学两年,她不敢跟我说,其实我都知道的,而且这还是我替她安排的,以前说要让她过最好的日子,我做到了,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亏欠她,因为我没法给她戴上那枚神圣的戒指,只希望她在国外的这两年里能够过得开心,也希望两年之后她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孩,虽然我知道这有点不可能。”

“彭梅的入党申请书听说已经交上去了,这可是个好事,以她家的背景再加上我在背后推她一把,相信等几十年后,咱们国家大概会真的出现第一位女总理了,不过这傻丫头在感情上还真是傻到家了,上次给我发信息说喜欢我,她竟然说发错了,那我还能说什么?”

“胡娜那娘们终于放下心中的仇恨了,但也彻底离开了我,估计这辈子应该很难遇到了,以前说让她做我的女人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不过这样也好,祸害了这么多女孩子我真心不敢再祸害下去了,祝她幸福!”

“徐紫烟上次给我打电话还在问我她哥是不是我害死的,我没敢说话,后来她自己就把电话给挂掉了,结果第二天这娘们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我,呵呵,老子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强悍的魅力,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来上海帮我一把,我甚至不介意她拿刀给我砍几刀,明年清明节,我打算去一趟龙门县给他哥上个坟,就当是赎罪了。”

“不得不提到的是蔡季节这娘们,上次来上海我都把她压在床上了,可最终我还是没敢对她做什么,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挺害怕的,害怕这心狠的娘们会怀恨在心,只是后来,她却告诉我,当年把我赶出龙门县其实是我大哥刘凤年的主意,还真他妈狗血啊!”

“对了,我大哥好像还在那旮旯村子里面,据说娶了老婆生了小孩了,皆大欢喜啊!”

“唐宇唐疯子两年前就主动跟我认输,估计以后他也不敢出现在我面前了。”

“秦相如爬到市局长的位置后再也爬不动了,当然是我限制了他的成长。”

“叶正林那家伙还在瞎混,说是要过来帮我做事,以前没答应,下次他找我干脆答应算了。”

“余祥高中毕业之后就跟他老子做生意了,明年应该会过来帮我。”

“罗涛跟周勤豪这两混小子太不讲义气了,说是打死都不来帮我,还说什么没脸见我,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敢见我,因以为当初我离开龙门县之后,这两家伙立马就跟我撇清关系了,不过好在他们虽说跟我撇清关系,但后来他们依旧还是挺照顾齐小蛮的,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份情谊,所以当年的那点事情我早就看淡了。”

“陈成去年来上海在我面前喝酒,哭的稀里哗啦,说是老婆给他带了绿帽子,我没怎么同情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爸说一辈子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但我知道他其实挺以我为荣的。”

平头男说了很久后突然就不开口了,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他人生的女人。

杨奇跟他提醒道:“章总,五点了,咱们该回去了,集团还有个会议等着你主持!”

平头男深吸一口气,丢掉手上那根早已熄灭的烟头,笑道:“走吧!”

只是他才刚转身,眼角余光猛然撇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饿小胖大喊道:“小洛哥,你看我把谁给你喊来了!”

眼前那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人除了秦晴之外还能有谁?

三年没见面了,很多东西已经物是人非了,可有些人始终还是在原地苦苦等候着。

章小洛泪如雨下,这三年里没流过一滴眼泪的他这一次哭的稀里哗啦。

站在秦晴面前的是长高了很多很多的小萝莉,他兴高采烈的跑过来一下子抱住了章小洛的大腿。

紧接着,秦晴也慢慢朝他走了过来,三人拥抱在一起。

秦晴伸手帮他擦掉眼泪,微笑道:“不哭了,咱们回家!”

(全文完)

ps1:没有完本感言或许就是最好的完本感言。

ps2:很感谢那些可爱可敬支持了我整整两年的朋友,再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