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以爱暖婚 > 番外 三七二十一年

以爱暖婚 番外 三七二十一年

作者:夏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17:51:50

乔二办了婚礼,空前盛大。当主持人问他追了聂婉箩多少年时,他回答说是14年,在场的亲友无不唏嘘感叹。而我,说真的,嗤之以鼻又羡慕无比。因为算起来我对一个女孩已经坚持了二十一年。

这个数字毫不夸张,那个女孩自我6岁时走进我的心里,就再没走出来过。

我马上27,那个女孩比我小一岁。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跟她的哥哥们扮演着公主选驸马的游戏。她是公主,她的哥哥们充当了来自不同国度的王子。

“你来自哪个国家?会对本公主忠心到底么?”她抬着头,对着脚下的一个王子说道,精致的小脸上有不加掩饰的高傲。

“我来自波里波里,我一定会对公主忠心到底。”王子回道。

“波里波里?”她皱眉疑惑,跟着傲慢道:“你的国家太小了。我要大国家,以后要做皇后。”

“公主,我的国家大。”另一名王子谄媚说道。

她瞟王子一眼,踱着步子坐回自己的公主宝座,说道:“你不忠诚,你已经有一个王妃了,我才不要你。”

“公主,你就挑一个吧。我们的膝盖都跪痛了。”一个早被淘汰的王子说道。

“没点诚意。”她嘟嘴,目光扫过脚下的一群王子,然后抬了抬手,正想说什么时看到了跟着她大哥一起进门的我。

“我的大驸马回来了。”她立即蹦跳着过来,她大哥将她抱起,她在她所谓的大驸马脸上夸张地亲了一口,笑得花枝乱颤。

“尊敬的公主殿下,这是麻里哄国的三王子。赵远航。你有兴趣让他成为你驸马的储备人选么?”大驸马大她十岁,是我们这一辈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老重而沉稳,在长辈眼里是十分合适的接班人选,但在她的面前,他甘作她公主梦里的一个角色。他应该很疼她,所以向她这样介绍了我。

她搂着大驸马的脖子,居高临下地看了看我,然后问道:“麻里哄国大吗?你有没有王妃?”

我白白她,我早就不玩这种无聊的白痴游戏了。

她见我白她,立即发起了公主脾气,冲着大驸马道:“给我灭了他,他对公主不敬。”

大驸马一笑,将她放下,对我说:“三,你配合下,这是我妹妹。一年难得回来一次。”

我哼哼,看在大驸马的面子上,又多瞅了她几眼。没错,是几眼。因为她很漂亮。

哪知她又不干了,对那群王子们说道:“他看不起你们的公主,快帮我灭了他,我让你们都做我的驸马。”

她这样一说,王子们都过来了,但没有人动手,大家只是看着我们嘻笑不止。她不知道我对秦家来讲是熟人,那群王子跟我比跟她更熟。

嘻笑中,她脸上一阵比一阵看堪,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冲到我跟前,在我脚上狠狠踩了一脚,然后半哭着说:“我再不会给你机会当我的驸马了。”

我当时真心无语,她以为我稀罕?

但我没想到,我后来会如此稀罕,稀罕到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卑微可怜。

尽管她不给机会,但我还是被秦家的这群王子们排进了驸马的队伍,做了她编外的小驸马,也是她唯一没有血缘的驸马。

我真正在意起这个称号时,是在她即将回去的前一天。我去找大驸马,她当时就在大驸马怀里哭得昏天暗地。

大驸马手足无措,安慰了许久都不见效,终于忍不住发了火:“你到底哭什么?再哭,你就出去,再也别来找我,我没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妹妹。”

她一愣,跟着哭得更加厉害。

大驸马气极了,实在没招伸手拎起她,将她丢到了房门外,甚至连门口的我也一并被关在了门外。

她在门口哭了一阵,见没人哄自行安静了下来。回眼,她凉凉地望着我,片刻后说:“你其实也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公主,所以才看不起我的,是吗?”

我未吭声,她说自己不是公主,可这公主脾气倒是不小。我真不屑搭理她。

她见我未回答,小手擦干了眼泪强调道:“你不许这样看我,我是公主,是公主。你记住了。”

她说完跑下了楼,颠三倒四地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我很快弄懂了她这话里的意思。

她是秦老爷子抱养的孙女。

这是我奶奶在晚饭时无意间提起的。她说:“陈语苓这几年倒是教人刮目,对待秦小七也算是视如己出了。话说回来也奇怪,难道还真有谁养像谁的说法?你看那小七跟秦四可真是越来越像。”

“小七不是秦四叔的女儿?”我惊奇了,然后想起了她的那句‘你不许这样看我,我是公主,是公主,你记住了。’

莫名的,我有点难过。因为,在我印象里,大家族都是十分注重血脉的。而她今天之所以会哭,会跟我强调自己是个公主,大概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的心内难免恻隐,我想起了自己伪驸马的身份。这一刻,我真心希望她是个公主,真正的公主。

公主就这样走进了我的心里,一年一现,越成长越美丽。她正式回到秦家,成为圈里的一员,是在她十二岁那年。

我意识到自己会对她的回归感到无比的欢喜和期待的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别样的心思。这个心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它比较乔二的14年一定要长。

乔二。

说真的,这个人后来之所以会成为我讨厌的人,跟她绝对脱不了干系。

原因很简单,她喜欢乔二,喜欢了十三年。

但说起来,很可笑,尽管她后来死不承认,但我一直认为她是被乔二那年的那串星星给征服的。但她不知道,其实那天我同样也给她准备了星星。

十二颗星星。代表她十二个生日。装在水晶盒里。但是直到现在已累计到了二十五颗,我依然没有送出去。

起初是不屑,因为知道她看中的是那一串星星,而不是我手中的这十二颗。

后来是因为什么,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每年她生日的那天,我都会在纸上写好‘公主,我是来自麻里哄国的三王子,我国地大物博,我没有王妃。’然后折成星星,放进盒子里。

我也曾问过自己,这算什么玩意?

我也曾回答自己,这什么玩意都不算。我就是喜欢这样做。

喜欢看她笑,也喜欢看哭。

去年夏天,是她哭得最狠的一次,也是我看得最开心最畅快的一次。

乔二秘密结婚了。据说对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任何身家背景。曾以为为她而建的摘星馆成了乔二和那个女人的家。

那晚,她哭到再流不出泪,然后醉到倒地不起。我看着却着实痛快。

事后,她骂了我,跟着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我告诉你,即使这样我也不会爱你,不会爱你,你记住了。”

她说完走了,一如那年她说自己就是公主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我却还是从中看出了她类似于当年的那种强装的坚强。

乔二在S市时,曾跟我说过,摘星馆不是替小七准备的。喜欢小七就要努力去争取,而不是想着怎么破坏他的婚姻。

对于这个,我当时只想骂一句,擦!尽说废话!我要能争取得到,还会站在这里吗?

但事后,这句废话提醒了我。似乎一直以来,我没有正式地努力地争取过她。我就是因为知道她知道我喜欢她,而她喜欢乔二,所以放弃了追求她的实际行动。

我对于她的感情,更多的那部分被埋藏在心里,她也许根本不知道我其实爱了她很久,很久。

她彻底失恋的标志是她宣布永久性退出娱乐圈。那也是我打定主意重整旗鼓的开始。乔二生日的那个晚上,我跟着她离开了聚会现场。

“你别以为我现在很脆弱。告诉你,我很好,很好。”她转身回来冲我叫。

“我没说你不好,……”

“那你跟着我干嘛?”

“我只是觉得跟着你会更好。”

她嘴角抽抽,大概觉得跟我不在同一个频率上。

我笑了笑,又认真说道:“我是说,跟着你,我会更好。”

她眼里似乎有一丝动容,我忙上前抱住了她,把脸埋进了她的卷发里,我说:“我昨晚跟人打架了。”

“关我P事。”她说着用力推我。

我把她抱得更紧:“是不关你的事,我是为我的王妃在战斗。”

她愣了下,明显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赵远航你真可笑,当自己是王子呢?放开我!”

我松开手,她钻出去,看到我眼里得逞的笑意,恨恨一声踩在了我的脚上,然后警告道:“离我远点!”

我不觉好笑,人的记性真的是这样吗?她忘了自己曾是公主,却没忘记自己的公主脾气。

公主,你真当麻里哄国的三王子是糯米团子吗?大驸马不在,你觉得这样欺负一个仰慕你的王子真的好吗?

当然不好,因为我用强吻惩罚了她。

她从起先的抗拒到后来的哭泣再到最后的回应,这一整个过程,清晰地昭显着她内心的脆弱,她内心的孤独。

之后,她坐进车里,一语不发。

我在送完她回家之后,回想起这一吻不禁后悔自责起来,我蹉跎了太长时间,让我的公主孤独了太久。

那之后,我从她的身后站到了她的身旁。在她犯错令乔二失去了孩子的那个晚上,我比任何人都心疼她。

事后她跟我说对不起,说不该打我。

我说:“没事,你让我打回来就扯平了。”

她看着我,愣了愣,在我扬起的手落到她的脸上之前,她的眼里突然渗出了泪,我一笑,捏着她的脸说道:“我怎么舍得打你?”

结果她哭得更厉害了。

我又一次吻了她,我说:“小七,我爱你。”

她说:“可是我爱过乔能。”

我说:“那没什么,我还亲过聂婉箩。”

她看了看我,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不介意吗?”

我一笑,想了想说:“他是个有了王妃的王子。公主是个善良的人,之前是不知情才会爱上他,现在知道了,就她不会了。”

她也笑了,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老提公主王子?你难道是回幼儿园教小朋友去了?”

“那倒不是。”我笑了笑,望着她漂亮的眉眼说道:“我是小时候听一个女孩这么说起过。她说不要一个已有王妃的王子做驸马。但是你知道吗,她自己却很霸道地想要收很多王子做驸马,而我那时就是来自麻里哄国的三王子。”

我说完停下来看着她,她的双眼里又一次蓄上了泪水。

我说:“智星,跟我交往吧。”

她望着我,我伸手抱住了她。

今天,我与她共同站在这对新人的身边,当乔二说起14年时,她的脸上还有着得体的笑意。可当她转头看到我时,那笑意瞬间变了模样,有淡淡的心疼,替自己,也替我,更替我们蹉跎过的漫漫岁月。

番外小剧场

聂婉箩就要抛捧花了。

对于这个环节,我可是卯足了劲,志在必得,什么男人不能抢都统统靠边。我要拿下这花,当场送给小七,公开我们已在交往的消息。

我朝聂婉箩使了个眼色,她笑了笑,背过身去。

花束飞出来时,我夹杂在一群女人当中冲了上去。幸不辱命,我接到了。可没等到完全抓稳,凭空又伸出了一只有力的手,花束便被我和他一起抓紧了。

我这才看清,是乔能的哥哥,乔行。

“哥,是我接住的。”我说。

“现在我也接住了。”他说。

“我要送给小七。”

“我要送给我女朋友。”

“我追了小七多少年,你不是不知道。”

“就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你不介意再追一阵子。你等我结婚,我直接把花塞你怀里。”

“想得美,你觉得妹妹嫁人,智星做姐姐的没嫁还要继续等着,不难受吗?”

“说得好,那你觉得,乔能结婚,我这做哥哥还单着,这样又好了吗?”

“你是男人,智星已经26了,我不能让她等了。你的女朋友才18岁。”

“你怎么不说我已经31了,你才27?”

我无语,白眼:“哥,这是我的番外,你这样抢镜真的好吗?”

他哼哼,不要脸般淡定:“没办法,谁叫死夏想雪藏我。三,对不起了。”

我能打过两个乔二,但就算是两个我也决不是乔老大的对手。我唯有对着夏吼:“这样你开心了?我二十一年容易么?给我这个结局你真的觉得很好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